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二十三章 对信仰的信仰

授权和转载须知

每个人都想要将绳子系在石头上绕住J·K·罗琳。

——————————

“然后,珍妮特是一个哑炮,”一名矮个子的带着镶金边的帽子的年轻女子的画像道。

德拉科把它记下来。虽然只有二十八个,但已经到了回去找哈利的时间了。

英语改变了很多,所以他得请其他的画像帮忙翻译。但最古老的画像所描述的一年级咒语,听起来和他们现在所学的那些非常像。德拉科认出了其中的大概一半,而另一半听起来并没有更强大。

每一个答案都让他越来越反胃,直到他再也受不了了。他离开之后向其他的画像打听起了哈利·波特那个关于哑炮婚姻的奇怪问题。前五个画像不认识任何哑炮,最后他不得不请求那些画像,去问问他们认识的人是不是认识什么人,终于找到了一些愿意承认自己与哑炮是朋友的。

(那名一年级的斯莱特林解释道,他正在与一名拉文克劳研究一项重要的课题,而那名拉文克劳告诉他他们需要这些信息,然后没有说为什么就跑掉了。这引来了很多同情的眼神。)

德拉科的脚步沉重地走在霍格沃兹的走廊上。他应该跑起来的,但好像失去了力量。他一直在想,他不想知道这些,他也不想跟这个扯上关系,他不想承担这责任,就让哈利·波特做这个吧,如果魔法正在衰退,那就让哈利·波特去处理这个吧……

但德拉科知道那是不对的。

寒冷的斯莱特林地窖,灰色的石墙,德拉科平时很喜欢这气氛,但现在它看起来太像是在衰退了。

他抓住门把手,哈利·波特已经穿着他的连帽斗篷在里面等着了。

“古时候的一年级魔咒,”哈利·波特道,“你发现了什么?”

“它们并不比我们现在使用的魔咒更强大。”

哈利·波特的拳头用力砸了一下桌子。“该死。好吧。我自己的实验是失败的,德拉科。有个东西叫梅林禁令——“

德拉科意识到这一点,不禁捶了一下额头。

“——它禁止任何人从书上获得关于强大的魔咒的知识。即使你找到了强大的巫师的笔记,读起来也会像天书一般,这些知识必须从一个活着的思想传给另一个。我找不到任何我们有说明、但无法施用的强大的魔咒。但是,既然写在书里也没人能看懂,那么对于无法施放的咒语,自然也没有人会费力把它口耳相传地流传下来的。你收集到哑炮夫妻的数据了吗?”

德拉科正要把将羊皮纸递过去的时候——

哈利·波特举起了一只手。“科学的法则,德拉科。首先,我告诉你理论和预测。然后,你再把数据给我。这样,你就知道我并没有为了符合数据而编造一个理论;你就知道是那理论提前预测了数据。既然我要向你说明我的理论,我就必须在你给我看数据之前作出说明。这是规则。所以,穿上你的斗篷,坐下来谈吧。”

哈利·波特坐到一张桌子边,桌面上放着撕开的纸片。德拉科从书包里拿出斗篷穿上,并在哈利对面坐了下来,疑惑地看着这堆纸片。纸片被放置成两行,每行大约有二十张。

“血统的秘密,”哈利·波特道,脸上显现出紧张的神色,“是一种叫做脱氧核糖核酸的东西。你不能对科学家以外的人的提起这个名字。脱氧核糖核酸是告诉你的身体如何成长的配方,两条腿,两只胳膊,身高矮小或是高大,瞳色是棕色还是绿色。这是现实存在的东西, 如果你有显微镜的话就可以看到它,——显微镜就像望远镜,只是它看的是非常小的东西,而不是非常远的。这个配方总是一式两份,这样即使其中之一损坏了也没有问题。想象成这长长的两行纸。在每列中都有两张纸,当你生孩子的时候,你的身体随机地从每列中选择一张纸,母亲的身体也是一样,所有东西都有两份,一份来自母亲,一份来自父亲,这样孩子就得到了每个位置上的两张纸。而当生孩子的时候,他们会从在每个位置上得到父母的随机一份。”

哈利一边说一边指着那些配好对的纸片,说“来自你的母亲”的时候指向了一对里的一张,说“来自你的父亲”的时候指向了另一张。当哈利讲到随机挑选一张纸的时候,他的手从他的袍子里边拿出了一个纳特,抛了一下;哈利看着硬币,然后选了靠上的一张。完全没有停顿。

“那么,像是在决定高矮的时候,配方中有很多的地方会造成很小的差异。所以,如果一个高大的父亲娶了一个矮小的母亲,孩子就会得到一些写着‘高’的纸片和一些写着‘矮’的纸片,通常孩子会长成中等体型的。但并非总是如此。运气好的话,孩子可能会得到许多写着‘高’的纸片和少数写着‘矮’的纸片,长大以后就会相当高。可能一个高大的父亲有五张写着‘高’的纸片,一个高大的母亲也有五张写着‘高’的纸片,靠着惊人的运气,孩子得到所有十张说‘高’的纸片,最终比他们两个人都高。你明白了吗?血统是不是一个完美的流体,它不能完美地混合。脱氧核糖核酸是由许多小碎片组成的,像一玻璃杯的鹅卵石,而不是一杯水。这就是为什么孩子并不总是精确地在父母的中间。”

德拉科听着的时候大张着嘴。梅林啊,麻瓜们是怎么发现了这一切的呢?他们能看到配方?

“现在,”哈利·波特说,“假设和身高一样,在配方里有很多的小地方上面分别写着‘魔法’或是‘没有魔法’。如果你拥有足够的写着‘魔法’的纸片就会成为一名巫师,如果拥有很多的纸片就会成为一名强大的巫师,如果纸片数量过少就会变成麻瓜,在两者之间就是哑炮。那么,当两个哑炮结婚,大部分时候孩子们也应该是哑炮,但偶尔孩子会比较幸运地得到大部分父亲的魔法纸片和大部分母亲的魔法纸片,强大到了足以成为巫师的程度。但可能不会是很强大的巫师。如果一开始有很多很强大的巫师,并且他们总是内部通婚,那么这种强大就可以保留下来。但是,如果他们开始和勉强有魔法的麻瓜出身的巫师结婚,甚至和哑炮结婚......你明白了吗?血统不会完美地混合,就好像一杯鹅卵石,而不是一杯水,因为血统就是这样。如果有人偶然得到了很多魔法纸片,那么仍然会产生强大的巫师,但他们还是比不上古代最强大的那些。”

德拉科缓缓地点了点头。他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解释方法。它有着一种令人惊讶的美,因为它极为精确地符合一切。

“ 但是,”哈利道,“那只是一个假设。假设,相反地,配方中只有一个地方决定你是否是巫师。只有一个位置,只有一张纸上可以有‘魔法’或‘没有魔法’。而所有的纸都有两个副本,和之前一样。这样的话,只有三种可能性。两个副本上都是‘魔法’。一个写了‘魔法’,另一个写了‘没有魔法’,或两个副本都写了‘没有魔法’。巫师,哑炮,和麻瓜。有两份‘魔法’,你可以施魔咒,有一份,你仍然可以使用魔药或魔法器具,而一份都没有意味着你可能连眼皮底下的魔法都会视而不见。麻瓜出身的巫师不会真的是被麻瓜生出来的,他们是被两个哑炮生出来的,生长在麻瓜世界的父母双方各有一个魔法副本。现在想象一名女巫嫁给了一名哑炮。无论如何,每个孩子都会从母亲那里得到一张写着‘魔法’的纸,随机选出的是哪张并不重要,因为两张上都写了‘魔法’。但是和掷硬币一样,孩子有一半的可能性会从父亲那里得到一张写着‘魔法’的纸,有一半的可能性会从父亲那里得到‘没有魔法’的纸。女巫嫁给哑炮的时候,并不会生出一堆有魔法但很弱的孩子。一半的孩子将是和他们的母亲一样强大的巫师和女巫,另一半的孩子将是哑炮。因为如果在配方中只有一个位置决定你是否是巫师,那么魔法就不像一个玻璃杯中的鹅卵石那样可以混合。它就像一个神奇的鹅卵石,一个魔法石。”

哈利将三对纸片并排而放。在一对上,他写了“魔法”和“魔法”。在另一对他仅仅在顶部的纸片写上了“魔法”。而第三对他则留下空白。

“在这种情况下,”哈利说,“要么你有两块石头,要么你没有。或者你是一个巫师,或者不是。强大的巫师通过努力学习和更多的练习而强大。如果巫师们本身就越来越弱,不是因为咒语没能流传下来而是因为人们无法施展它们……那么也许他们吃错了食物或者有别的什么原因。但如果它在八百年间持续地变得糟糕,那么这可能意味着魔法本身在淡出世界。”

哈利将另两对纸片并排而放,拿出一支羽毛笔。很快,每对都有一张纸上写着“魔法”而另一张纸空白。

“接下来就是我的预测:”哈利说,“当两个哑炮结婚后会发生什么事情。硬币抛两次。它的结果可以是正面和正面,正面和反面,反面和正面,或是反面和反面。因此,四分之一的时候你会得到两个正面,四分之一的时候你会得到两个反面,有一半的时候你会得到一个正面和一个反面。两个哑炮结婚的时候会发生同样的情况。四分之一的孩子会拥有魔法和魔法,成为巫师。四分之一会得到没有魔法和没有魔法,成为麻瓜。另一半会是哑炮。这是一个很老很经典的模式。它是由格雷戈尔·孟德尔发现的[3]——他永远不会被人类遗忘,这是有史以来关于配方如何工作人们得到的第一条线索。任何对血统科学有所了解的人都会在瞬间认出这种模式。数据不一定很精确:就好像你连续掷两次硬币,重复四十次,不可能总是正好掷出十次双正面。但如果四十个孩子中有七名或是十三名巫师,那就是一个强有力的线索。这就是我让你做的实验。现在让我们看看你的数据。”

在德拉科可以思考之前,哈利·波特已经将羊皮纸从德拉科的手中拽出来了。

德拉科的喉咙很干。

二十八个孩子。

他不太确定确切的数字,但他敢肯定大概其中四分之一是巫师。

“二十八个孩子中六名巫师,”过了片刻,哈利·波特道,“嗯,那么,就是这样了。而一年级学生发出的魔咒和八个世纪前的同样强大。你的测试和我的测试都指出同样的结果。”

教室里出现了长时间的沉默。

“然后呢?”德拉科低声道。

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这不是绝对确定的,”哈利·波特道,“还记得吗?我的实验失败了。我需要你来设计另一个实验,德拉科。“

“我,我......”德拉科道。他的声音破碎。“我做不到,哈利,这对我来说太难了。”

哈利的样子十分严厉。“是的,你可以,因为你必须这样做。我在发现了梅林禁令之后也想过这个问题。德拉科,有什么办法能直接观测魔法的力量?某种与巫师的血统或者我们学习的魔咒都无关的方法?”

德拉科的脑子里只是一片空白。

“任何影响魔法的东西都会影响巫师,”哈利道,“但我们无法判断是巫师的因素还是魔法本身的因素。有什么魔法影响到而不是巫师的东西吗?”

“神奇生物,很明显,”德拉科想都没想地道。

哈利·波特慢慢地笑了。“德拉科,这真棒。”

这是那种只有你被麻瓜养大才会问的愚蠢的问题。

然后在德拉科的胃里的感觉更糟糕了,他意识到如果神奇生物确实越来越弱了意味着什么。他们会确定知道魔法正在消亡,而德拉科的一部分已经确定这正是他们会发现的事情。他不想看到这个,他也不想知道……

哈利·波特已经在通往门口的半途中了。“ 来吧,德拉科!这里不远就有幅画像,我们就请他们去找些更古老的,然后马上找出答案吧!我们穿着斗篷,如果有人看到了我们,我们跑掉就是了!咱们出发吧!”

——————————

这之后没用多长时间。

这是一幅很宽的画像,但三个人还是看起来有点挤。其中有一名来自十二世纪的中年男子,他穿着黑色长条裹布。他把话说给了一名来自十四世纪的忧伤少女听,她 的头发一直卷曲着,好像是有一个静电魔咒给她充电一样。她把话说给了一名来自十七世纪,看起来很有威严的干瘪老头听,他戴着纯金色的蝴蝶领结。而他的话他们 能听懂。

他们询问了关于摄魂怪的情况。

他们询问了关于凤凰的情况。

他们询问了关于龙、巨怪和家养小精灵的情况。

哈利皱起了眉头,指出需要最多魔法的生物可能已经完全灭绝了,并询问起了已知的最强大的神奇生物。

在名单上没有什么不熟悉的名字,除了一种叫做夺心魔的黑暗生物,[1]翻译者指出那最终被哈洛德·谢灭绝了,而那听起来还没有摄魂怪一半可怕。

看起来神奇生物们和过去同样强大。

德拉科的胃的恶心感得到了缓解,而现在他只觉得困惑。

“哈利,”德拉科在老者翻译着眼魔的全部十一种力量的单子的中间说道,[2]“这是什么意思?”

哈利举起一根手指,等老人完成单子。

哈利感谢了所有的画像的帮助 —— 德拉科几乎是下意识地也这样做了,并且更加优雅——之后,他们回到了教室。

哈利拿出原来写着假说的羊皮纸,开始涂写。

现象:

巫术没有霍格沃茨的成立的时候强大了。

假说:

1. 魔法本身在消亡。
2. 巫师与麻瓜和哑炮的混血。
3. 施放强大的魔咒的知识正在被遗忘。
4. 巫师在小的时候吃了不相宜的食物,或者由于其他非血统的问题,使他们在成人的时候变得比以前弱了。
5. 麻瓜科技干扰了魔法。(从八百年前就开始了吗?)
6. 强大的巫师子女比较少。(德拉科=独生子女?查一下三名强大的巫师,奇洛/邓布利多/黑魔王,有无任何子女。)

测试:

A. 有没有我们知道的但是无法施展的魔咒(1或者2),或者,有没有失传了的魔咒(3)?结果:由于梅林禁令而没有结论。没有已知的无法施放的魔咒,但可能那些魔咒根本没有被传下来。

B. 古代的一年级学生是否学习同样的魔咒,效果是否也和现在差不多?(在1和2当中倾向于1的不充分证据,不过血统也有可能只是在强大的巫术方面变弱了。)结果:第一年的魔咒当时和现在处于同一级别。

C. 另一个测试,用关于血统的科学知识区分1和2,稍后再解释。结果:在配方中只有一个位置决定你是不是一名巫师,或者你有两张纸说“魔法”,或者你没有。

D. 神奇生物们正在失去他们的力量吗?区分1和(2或3)。结果:神奇生物似乎是和从前同样强大。

“A失败了,”哈利·波特说,“B是1好于2的不充分的证据。Ç否定了2。D否定了1。4不太可能,而4也与B不相符。 5不太可能,而D也不支持它。 6和2一起被否定了。这就剩下了3。无论有否梅林禁令,我没有真的发现任何已知却无法施放的魔咒。所以,当你把这一切叠加起来后,看起来像是知识正在被遗忘。”

陷阱啪的一下合上了。

恐慌一消失,在德拉科理解魔法并没有消亡之后,他只花了五秒钟就意识到了。

德拉科猛地推开桌子站起来。他的椅子蹭过地板的时候发出了很大的噪声,然后翻倒在了地上。

“这么说,这一切只是一个愚蠢的骗局。”

哈利·波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仍然坐着。当他说话时,他的声音很平静。“这是一个公平的测试,德拉科。如果出现了不同的结果,我会接受它。我永远不会在这上面作弊,永远不会。我做出预测的时候还没有看你的数据。我直接告诉了你梅林禁令让第一个实验变得无效——”

“哦,”德拉科说,愤怒开始在他的声音中显露出来,“你不知道整个事情的结果?”

“我不知道任何你不知道的事情,”哈利说,依然平静,“我承认我曾经疑心过。赫敏·格兰杰太强大了,她应该只是勉强可以施展魔法,而她不是。一个麻瓜出身的女巫怎么会是霍格沃茨最好的施法者呢?而她的论文也取得了最好的成绩,一个女孩既在魔法上最强又在学术上最强实在是太过巧合了,除非这两者有相同的原因。赫敏·格兰杰的存在指出让你成为一名巫师的只有一件事:你要么有,要么没有,而力量的差异源于我们知道多少,练习多少。而且他们并没有为纯血统和麻瓜种安排不同的课程,等等。如果你是对的,世界上就会有太多的事情不该是看起来这样。但德拉科,我没有看到任何你不能看到的东西。我没有进行过任何没有告诉你的测试。我没有作弊,德拉科。我希望我们一起找到答案。而且在你说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魔法可能会淡出世界。那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可怕的想法。”

“不管结果如何,”德拉科说。他非常努力地控制自己的声音,而不是开始对哈利尖叫。“你说过你不会跑出去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任何人。”

“不会不咨询你就告诉别人的,”哈利说。他恳求般地摊开了手。“德拉科,我尽我可能地对你好,但实际上世界不是那么回事。”

“好吧。那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了。我要一走了之,忘记掉这发生过的一切。“

德拉科转过身,感觉受着喉咙里的烧灼感,那种被背叛的感觉。这时他意识到自己真的曾经很喜欢哈利·波特,但他没有因此放慢脚步,仍然大步流星地走向教室门口。

哈利·波特的声音又传来,而且更加响亮,还带着忧心:

“德拉科......你忘不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你的牺牲。”

德拉科停下迈开的脚步,转过身来。“你在说什么?”

但一阵冰冷的寒意已经爬上了德拉科的脊椎。

他在哈利·波特开口说出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成为一名科学家所需要的牺牲。你质疑了你的一个信念,不只是一个小的信念,而是对你有重大意义的信念。你做了实验,收集了数据,结果证明那信念是错误的。你看到了结果并理解了它们的意义。”哈利·波特的声音颤抖了起来,“记住,德拉科,一个正确的信仰是不可能这样被牺牲掉的,因为实验将会证实它,而不是推翻它。你成为一名科学家的牺牲是你错误的信仰,关于血统混合会导致巫师变弱的信仰。”

"不是这样的!” 德拉科道,“我没有牺牲那信仰。我仍然相信它!”他的声音越来越响,而身上的寒意越来越严重。

哈利·波特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很低。“德拉科......对不起,德拉科,你不相信它了,你再也不相信它了。”哈利的声音再次升高。“我会证明给你看。想象一下,有人告诉你他们在房子里边养了龙。你说你想看看它。他们说,这是一条隐形的龙。你说好吧,你会听它移动的声音。他们说,这是一条无声的龙。你说你会扔一些面粉到空气中,去看龙的轮廓。他们说,面粉是会穿透龙的身体的。问题在于,他们预先就能准确地知道,自己必须给什么样的实验结果做出解释。他们知道一切实验结果都会和没有龙是一样的。他们事先知道自己需要准备什么样的借口。因此,也许他们说有一条龙。也许他们相信他们相信有一条龙,也就是所谓的对信仰的信仰。但他们实际上并不相信。人是会搞错自己到底信仰什么的,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信仰和觉得自己应该信仰之间存在着区别。”哈利·波特现在已经从桌前站起来了,并且朝着德拉科走了几步,“德拉科,你不再相信纯血主义了,我会证明你不再相信了。如果纯血主义是真的,那么赫敏·格兰杰就不合理,所以该怎么解释她?也许她和我一样是被麻瓜养大的一个巫师的孤儿?我可以去找格兰杰,要求看她父母的照片,看看她和他们长得像不像。你期望她会长得不像吗?我们要不要去做这个实验?”

“她会被交给亲戚抚养,”德拉科说,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们看起来仍然会很像。”

“你看。你已经知道了你必须得解释的实验结果。如果你仍然相信纯血主义,你会说,当然,让我们去看看,我打赌她不会像她的父母,她太强大了,不会是一名真正的麻瓜出身的女巫——”

“ 她会被交给亲戚抚养!”

“科学家们有一种测试可以确定某人是否是父亲的亲生子女。如果我付她的家人足够的钱,格兰杰可能会同意这样做的。她不会害怕结果。所以,你预测那实验结果会显示什么?你只要开口,我们就会做这个实验。但你已经知道了检测的结果会说什么。你永远知道。你永远不会忘记。你可能希望你相信纯血主义,但你所预想到 的仍然是如果只有一个因素决定你是不是巫师的话会发生什么。这就是你成为一名科学家的牺牲。”

德拉科的呼吸有些紊乱。“你意识到你做了什么吗? ”德拉科冲向前,抓住哈利的衣领。他的声音已经变成尖叫,在封闭、安静的教室听起来响得让人难受。“ 你意识到你做了什么吗? ”

哈利的声音颤抖着。“你有一个信仰。那信仰是错的。我帮你意识到了这点。事实已经客观存在了,承认它不会令它变得更糟——”

德拉科的右手攥成了一个拳头,垂下,然后势不可挡地向上猛击,狠狠击中了哈利·波特的下巴,让他摔向桌子,然后倒在了地板上。

“ 白痴! ”德拉科尖叫,“ 白痴!白痴! ”

“德拉科,”哈利从地板上轻声道,“德拉科,我很抱歉,我以为这件事还要过几个月才会发生,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觉醒成为一名科学家,我以为我会有更长的时间让你做好准备,告诉你一些技巧,让你承认错误的时候没这么痛苦——”

“那父亲怎么办?”德拉科道。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有些不稳。“你是要为他做好准备,还是你只是根本不关心在这之后会怎样?”

“不能告诉他! ”哈利说,他有些警惕地提高了声音,“他不是一名科学家!你保证过的,德拉科!”

有那么一会儿,父亲不知道的想法对他是一个安慰。

然后真正的怒气开始上升。

“所以说,你打算让我骗他,告诉他我仍然相信,”德拉科声音颤抖地说,“我必须永远骗下去。现在我长大之后当不了食死徒了,可我甚至不能告诉他为什么。”

“如果你父亲真的爱你,”哈利低声从地板上道,“即使你不想成为一名食死徒,他仍然会爱你,听起来你父亲确实是真的爱你,德拉科——”

“ 你的继父是一名科学家,”德拉科说。话说出来的时候,字字钻心。“如果你不成为一名科学家,他依然会爱你。但你对他来说就没那么特别了。”

哈利退了一步。他张开嘴,好像要说“对不起”,但好像又改变了主意,把嘴闭了起来,不知道是机灵了一下还是碰巧蒙对了。因为德拉科可能真的会杀死他的。

“你应该警告我的,”德拉科道。他的声音变尖。“ 你应该警告我的! ”

“我……我警告过你了......每次我告诉你力量,都告诉过你它的代价了。我说过,你必须承认你错了。我说过,这将是你最艰难的路途。这是任何人要成为一名科学家而不得不付出的牺牲。我说过,如果的结论和你家人和朋友告诉你的不一致——”

“ 你把那个叫做警告? “德拉科现在开始尖叫了,“ 你把那个叫做警告?我们举行的仪式要求了永久的献祭! ”

“我……我……”躺在地板上的男孩咽了一口唾液,“我想我说的可能不够清楚。对不起。但是,可以被真相毁灭的东西都应该被真相毁灭。”

看来光揍他不够。

“你弄错了一件事,”德拉科说,他的声音充满杀意,“格兰杰不是霍格沃茨最强大的学生。她只是在课堂上取得了最好的成绩。你马上就会发现区别所在。”

哈利突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想要迅速站起身——

但为时已晚。

“ 除你武器! ”

哈利的魔杖飞到了房间的另一边。

“ 高姆刺! ”[5]

一股墨色的黑暗击中了哈利的左手。

“这是一种折磨咒,”德拉科道,“这是用来拷问信息的。我会把它一直留在你身上,临走的时候锁好门。也许我会让锁门咒在几个小时后失效。也许直到你死在这里,它都不会失效。好好享受吧。”

德拉科稳稳地向后走去,魔杖还指着哈利。他用手向下探起书包,魔杖的瞄准一点也没有动摇。

哈利波特开口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显示出了疼痛。“我猜,马尔福家的人不受未成年人使用魔法条例的约束?你很强并不是因为血统,而是因为你练习过了。一开始你和我们同样弱小。我的预测错了么?”

德拉科握魔杖的手已经发白了,但他的瞄准仍然稳定。

“顺便告诉你,”哈利咬着牙说,“如果你说我错了,我会听。如果你向我证明我错了的话,我永远不会折磨你。而你会 证明我错了的,总有一天会的。现在你作为一名科学家已经觉醒了,即使你你再也不去学习如何使用这种力量,你也永远会,”哈利气喘吁吁地说,“寻找,办法,测试,你的,信仰——”

德拉科后退的动作现在不那么流畅了。他加快了一点速度,而且在用手摸向身后开门的时候,他费了些力气才把魔杖对准哈利。然后他退出了教室。

然后德拉科再次关上了门。

他使用了他所知道的最强大的锁门咒。

德拉科等到听见哈利的第一声尖叫之后,才使用了无声无息。

然后他走开了。

——————————

“啊啊啊啊啊!咒立停!啊啊啊啊! ”

哈利的左手好像被按进了沸腾的油锅,而且拿不出来。他已经把所有的力量都放到了咒立停上,但还是没有用。

有些恶咒必须使用特定的解咒才能解开,也可能只是德拉科实在特别强。

“啊啊啊啊啊! ”

哈利的手实在疼的不行了,而且已经阻碍到了他正在尝试的创造性思维。

不过惨叫了几声之后,哈利还是想到了他应该做的事情。

不幸的是,他的莫克袋在他的身体的另一边,他扭了好几次之后才把手伸了进去,特别是他的另一条手臂还在因为条件反射而不停地想要甩掉痛苦之源。当他最终拿到袋子的时候,那只手臂已经又一次把他的魔杖扔掉了。

“治疗啊啊啊啊包!治疗包!”

在地板上,绿灯的光太暗了,让人难以看清。

哈利无法站立。无法爬行。他只好向着自己觉得魔杖所在的方向滚了过去,但它不在那里。他努力用单手把自己撑起来一点,才看到他的魔杖,他又滚向那里,拿到了魔杖,滚回打开的治疗包旁边。整个过程中伴随着好一阵尖叫,他还吐了出来。

哈利失败了八次,才成功地施放了荧光闪烁。

然后,好吧,那包装并不是被设计成用一只手就能打开的,因为所有的巫师是白痴,这就是为什么。哈利不得不用上了他的牙齿,过了好一会儿才哈利终于把麻醉布覆盖在了他的左手上。

在他左手的感觉终于完全消失之后,哈利让他的头脑放松,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哭了一会儿。

嗯,当哈利的大脑恢复到了能够用语言思考的程度之后,它默默地对自己说,这值得吗?

慢慢地,哈利能动的那只手抓住了一张桌子。

哈利撑着站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

呼气。

微笑。

没有太明显的笑容,但它仍然是一个微笑。

谢谢,奇洛教授,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就没办法认输。

他还没有拯救德拉科,还差得远。与德拉科自己现在可能相信的相反,他仍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食死徒的孩子,还是一名成长过程中一直觉得“强奸”是酷酷的大孩子才做的事的男孩。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哈利不能声称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一切都是随机应变的结果。按计划,这件事要在十二月左右,等哈利教会了德拉科看到证据时不去否认的技术之后才会发生。

但他看到了德拉科脸上恐惧的表情,意识到德拉科已经开始认真对待备择假设了,[4]并且抓住了机会。真正的好奇心在理性主义中与真爱在电影中拥有着同样的救赎的力量。

现在回想起来,哈利曾经给自己规划了几个小时来做出魔法史上最重要的发现,却给了自己几个月的时间来打破一名十一岁的男孩的未经开发的头脑上的障碍。这可能表明,哈利在估计任务的完成时间上有某种重大的认知缺陷。

哈利会为他的所作所为掉入科学地狱么?他不知道。他设法让德拉科的注意力集中在魔法正在消亡的可能性上,确保了德拉科会进行似乎一开始在指向这个方向的实验。他一直等到解释了遗传学之后,才诱导德拉科去考虑神奇生物(虽然哈利想到的是分院帽这种任何人都无法复制,但仍然在发挥作用的古代魔法宝物)。但哈利并没有夸大任何证据,没有扭曲任何结果的意义。当梅林禁令让应该是决定性的测试失效的时候,他直接告诉了德拉科。

至于这之后嘛……

但他并没有真正骗德拉科。德拉科相信了它,所以它就是真的。

必须承认,最后的结局,真是相当糟糕。

哈利转过身来,摇摇晃晃走向门口。

到了测试德拉科的锁门咒语的时间了。

第一步是直接去转门把手。德拉科可能是虚张声势。

德拉科没有虚张声势。

“ 咒立停。”哈利的声音十分沙哑,而他能感觉到咒语没有成功。

所以哈利又试了一次,这次感觉上成功了。但再转一次门把手的结果表明它没有成功。没什么可奇怪的。

该是出大招的时候了。哈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是他已经学会的最强大的魔咒之一。

“ 阿拉霍洞开! ”

哈利说完后有点踉跄。

但教室的门依然没有打开。

哈利震惊了。当然,他并不打算接近邓布利多下了禁令的那条走廊。但用来打开魔法锁的魔咒看起来总能派上用场,所以哈利还是学了。那条走廊的安保措施连德拉科都不如。难道邓布利多打算用那条走廊去吸引一些连这点都看不出来的蠢货么?

恐惧爬回了哈利的身体。医疗包里的小牌子上写着,麻醉布只能安全地生效三十分钟。之后它会自动地掉下来,24小时之内无法重新生效。现在是下午6时51分。他大概是五分钟前把麻醉布贴上去的。

因此,哈利退了一步,打量着那扇门。它是由一整块黑色橡木制成的,上面只有黄铜的门把手。

哈利不知道任何爆炸、切割或是粉碎效果的咒语,变形出炸药会违反不能把变形出的东西烧掉的规则。酸是液体,会放出烟雾……

但是,这对一名创造性的思考者不够成任何障碍。

哈利将他的魔杖对着门的一个黄铜铰链,专注于脱离了任何实在的棉花的作为纯粹的抽象的棉花的形式,以及纯粹的实在而非形式的的黄铜铰链,然后将这两个概念放在一起,将形状强加于物质上。这一个月里每天一小时的变形术练习已经让哈利进步到了可以在不到一分钟内变形五立方厘米的物体的程度。

两分钟后,铰链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设计德拉科的锁门咒语的人一定也想到了这一点。或者,门是霍格沃茨的一部分,而城堡是免疫变形术的。

看一眼就知道墙壁是坚实的石头。地板也是。天花板也是。你不能单独变形一个整体的一部分;所以哈利就得变形整面墙,就算他能做到,也得连着努力几个小时甚至几天。要是这墙和整个城堡的其他部分算作一体的话……

哈利的时间转换器直到晚上九点才能打开。那之后,他可以回到门被反锁之前的下午六点。

折磨咒会持续多长时间?

哈利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液。泪水又进入了他的眼睛。

哈利出色的创造性思维刚提出了一个天才般的建议:他可以用莫克袋中工具箱里的钢锯。显然会很疼,但和德拉科的折磨咒比可能会好很多,毕竟神经都没有了,而且治疗包里也有止血带。

而显然这也是个会让哈利之后后悔一辈子的蠢到家的想法。

但哈利不知道他能不能在折磨中撑过两个小时。

他想离开这个教室,他想现在离开这个教室,他不想在可以使用时间转换器之前在这里尖叫着等上两个小时,他需要离开,找人来移除他的手上的折磨咒……

思考!哈利对自己的大脑尖叫着。思考!思考!

——————————————

斯莱特林的宿舍几乎是空的。大家都在吃晚饭。不知道为什么德拉科觉得自己不是很饿。

德拉科关上自己的私人房间的门,上了锁,施了锁门咒,用了静音咒,在床上坐下,开始哭了起来。

这不公平。

这不公平。

这是第一次德拉科真的输掉,父亲曾警告他,第一次真正输掉会非常痛苦,但他失去了这么多,这不公平,这对他不公平,他第一次输就输掉了一切。

在地窖的某处,一个德拉科真的很喜欢的男孩正在疼痛中尖叫。德拉科以前没有伤害过任何他喜欢的人。惩罚活该的人应该很有趣,但是这次只让他心里感到很难受。父亲从没警告过他这件事。而德拉科想知道,到底是所有人成长过程中都必须学习这么沉重的一课,还是说德拉科自己太软弱了。

德拉科希望尖叫的是潘西。那样感觉就会好多了。

而最糟糕的是,他知道伤害哈利·波特可能是一个错误。

现在德拉科还有谁可以投奔?邓布利多?在他做了那事之后?德拉科宁可被活活烧死。

德拉科不得不回去找哈利·波特,因为他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如果哈利·波特说他不想要他,那德拉科就什么都不是了,只是一个可悲的小男孩,永远不能成为一名食死徒,永远不能加入邓布利多的一派,永远也不能学习科学。

这个陷阱的设置是完美的,执行也是完美的。父亲曾一遍又一遍地警告德拉科,你为黑魔法仪式所做的献祭是恢复不了的。但父亲还不知道该死的麻瓜们发明了不需要魔杖的仪式,可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骗进去参与的仪式。而这仅仅是哈利·波特所带来的,科学家所知道的恐怖秘密中的一个。

然后德拉科哭得更凶了。

他不想这样,他不想这样,但没有回头路可走。太迟了。他已经是一名科学家了。

德拉科知道他应该回去把哈利·波特放出来向他道歉。这才是聪明的做法。

但德拉科只是呆在床上抽泣着。

他已经伤害了哈利·波特。这可能是德拉科唯一一次有机会伤害他,而他在接下来的一生里都不会忘记这段记忆。

让他继续尖叫吧。

————————————

哈利将钢锯的碎片扔到了地上。黄铜铰链已经被证明无法锯开,上边连一点划痕都没有。而且哈利开始怀疑,即使他孤注一掷地变形出了酸液或是爆炸物也没办法打开这扇门。好消息是这次尝试把钢锯搞坏了。

根据他的手表,现在是下午7点2分,还剩不到十五分钟。哈利试着回忆起他的袋子里是否有其他尖锐的物品需要被销毁,同时泪水又涌了上来。要是他等时间转换器打开之后可以回去预防这件事就好了——

然后哈利意识到自己正在犯傻。

这不是他第一次被锁在房间里。

麦格教授告诉过他正确的做法。

……她也告诉过他不要用时间转换器做这种事情。

麦格教授会觉得这次确实应当允许他破例么?还是,她会彻底没收时间转换器?

哈利把所有东西——所有的证据——收进莫克袋里。地板上的呕吐物被清理一新处理掉了,但那个咒语对浸透长袍的汗水没有效果。他没有管翻倒的课桌,它不够重要,还不值得他用一只手扶。

这些都处理完毕之后,哈利扫了一眼自己的手表。下午7点4分。

然后哈利等待着。几秒钟过去了,感觉像是过了几年。

下午7点7分,门开了。

弗立维教授鼓鼓的胡子脸看上去颇为担忧。“你没事吧,哈利?”拉文克劳的学院长用尖利的声音说道,“我收到了一个便条,说你会被锁在这里——”
----------------------------------------------------------------------------

注:

1. 夺心魔(mind flayer)是《龙与地下城》的一种版权怪物,特征形象是章鱼一样的头部。见:http://baike.baidu.com/view/1031761.htm

2. 眼魔(beholder’s eyes)是《龙与地下城》里面的一种版权怪物,主体是一只巨大的眼睛,周围有若干小眼,可以放出不同效果的射线,见:http://baike.baidu.com/view/931473.htm

3. 格雷戈尔·孟德尔,孟德尔定律和减数分裂:

    格雷戈尔·孟德尔(1822-1884),奥地利修士,业余科学家,以发现孟德尔定律闻名于世。他的生平见:http://baike.baidu.com/view/15752.htm

     简化版的孟德尔定律包括:所有的生物体内都存在着基本单位,今天称为基因,遗传特征就是通过基因从亲代传给了子代。在孟德尔研究的植物里,每项个体特征都是由一对基因决定的。一株个体植物通过遗传获得一对基因,这对基因来自每对亲代的每对基因中的一个。孟德尔发现如果两个通过遗传获得的具有一种给定的特征基因不相同的话(例如,一个代表绿色种子,一个代表黄色种子),那么在通常情况下只有显性基因(在这种情况下指黄色种子)的作用才能使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个体植物中表现出来。但是隐性基因并没有被毁灭,可能会传给这个植物的后代。孟德尔指出每一个生殖细胞即配子(相当于人的精子细胞或卵子细胞)只含有每一对基因中的一个。他还指出至于一对基因中的哪一个出现在一个个体配子内,并且传递给个体的后代,这完全是一个机遇的问题。

这里边的配子形成中的基因随机分布,指的是减数分裂。减数分裂是生物细胞中性细胞分裂时,染色体只复制一次,细胞连续分裂两次,染色体数目减半的一种特殊分裂方式。详见:http://baike.baidu.com/subview/26941/10049005.htm

    本章节中,哈利用纸片做出的各种演示实际上是在解释减数分裂和孟德尔定律。这里边,本章节翻译猩猩认为每张纸片影射一对基因中的一个,一对纸片即为一对等位基因。在生育的时候,每对等位基因中随机的一个被传给儿女。

4. 备择假设:备择假设亦称研究假设,统计学的基本概念之一。假设检验中需要证实的有关总体分布的假设,它包含关于总体分布的一切使原假设不成立的命题。见:http://www.baike.com/wiki/%E5%A4%87%E6%8B%A9%E5%81%87%E8%AE%BE

5. 高姆刺(Gom jabbar)是弗兰克·赫伯特的科幻小说《沙丘》中的一种毒针。在《沙丘》的原注释中,是这样写的:“又被称为‘强横的死敌’,是一种特殊的毒针,针尖部分涂有特殊的毒药。比·吉斯特姐妹会的高级学监用它来分捡人类的血统。接受测试的人如果无法通过测试,就会立即死亡。”该测试会使用一个能直接刺激神经产生疼痛的盒子。只有人类有足够的自制力忍耐这种疼痛。如果受试者无法忍受而将手抽出来,就会被高姆刺刺中而立刻死亡。这里实际上影射的是这种测试。《沙丘》中的高姆刺:http://en.wikipedia.org/wiki/Gom_jabbar


译注:

翻译小组不完全同意Eliezer Yudkowsky在此处给出的二设,以及他后边的补充说明。我们的意见会在稍后发表。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猩猩

校对: BobbyLiu


评论(11)
热度(57)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