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何谓偏见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何谓偏见》

偏见是我们获得真理的某种障碍。(它作为“障碍”的特性正源于我们对真理的追求。)然而,有许多障碍并不是“偏见”。

如果我们首先问“偏见是什么”,则问错了顺序。俗话说,“有四十种疯狂,但只有一种常识。”真理是一个狭窄的目标,是所有构想中的一小片。“她爱我,她不爱我”是一个二元问题,但E=mc^2是方程空间中的一个小点,就像所有彩票里那张中奖的那张一样。错误不是特殊情况;成功才是,先验的成功概率太低,以至于需要一个解释。

我们不是怀着道德责任来“消除偏见”,仅仅因为偏见有害、邪恶并且不应如此。如果有人在社会教化中把理性当成了一种责任义务,那么此人最终会形成“偏见有害又邪恶”的这种思想。但是教化会引导着人们执行理性的技术而不理解其原因。(「有害、邪恶并且不应如此」,出自《别闹了,费曼先生》,我小时候读过。)

况且,我们想得到真理时(不管理由是什么),会发现有多种障碍阻碍着我们。这些障碍互相之间并不是完全不同,例如,有些障碍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计算能力,或者所需的信息过于昂贵。正好有很多种障碍好像有种共同的特征,聚集在“对真理的阻碍”这个集合空间中——于是这类阻碍被标记为“偏见”。

偏见是什么?我们能通过经验,对偏见做严谨的测试吗?也许多给几个例子比光靠解释更让人易懂。如果你是刚开始研究火焰的科学家,面对一团篝火,比起说“我定义火焰是炼金物质的嬗变,其间释放燃素。”,说“火焰是那一团亮黄色发热的东西。”更为明智。你不能仅仅因为你无法定义某些事情就忽视它。我没有记住广义相对论方程,但是如果我跳下悬崖,那就会摔下来。同样,对于偏见来说,就算我们不能准确定义什么是“偏见”,偏见也不会放过我们。所以我们指出合取谬误,过分自信,可得性启发,代表性启发,基率忽视,然后说:“偏见就是这类东西。”

综上所述,那些既不是因为信息成本,也不是因为算力限制,而是我们心理机制所导致的障碍,都被归为‘偏见’”。也许此机制在进化上最优,但是与认知正确相悖;例如,不断适应政治环境以赢得争论的机制。又或者自然选择的压力带偏了认知的准确性;例如,人云亦云,从而与人和谐相处。再或,在经典的启发式和偏见中,此机制通过可辨认的算法操作,做一些有用的工作,但是产生了系统性的误差:可得性启发自身并不是偏见,但它引起了可以辨认的、可以简洁描述的偏见。我们的大脑一直在犯错,在大量的实验和艰深的思考后,有人把这些错误用「系统2」可以理解的方式记录下来;然后我们把它叫做“偏见”。即使我们不能做得更好,我们仍然可以辨识出这种特定认知机制的失败——并不是因为机制匮乏,而是因为机制的构造。

“偏见”不同于认知内容的错误,例如从前人或他人口中习得的信仰或道德责任中的错误。这些我们叫做“错误”而不是“偏见”,只要我们注意到错误的存在,那么这些错误很容易纠正。(虽然错误的源头,或者源头的源头,最终可能是某种偏见。)

“偏见”不同于脑损伤导致的错误,或者受文化风俗熏陶导致的错误;偏见来自于人类共有的机制。

柏拉图并不是因为不知道广义相对论而怀有“偏见”——他在那个时代无法获得这类信息,所以他的无知并非来源于心理机制的构造。不过如果柏拉图认为哲学家可以成为更好的王是因为他自己是哲学家——如果这种想法来源于一种政治本能(是人类共有的),并且不是他父亲告诉他所有人都有道德责任提倡国家应由与自己同职业的人统治,也不是柏拉图小时候吸了太多胶毒——那么这就是一种偏见,无论柏拉图知道与否。

修正偏见并不容易。甚至可能无法修正。但是当我们观察自己的心理机制,看看那些可识别的错误类型,审视导致这些错误的原因;当问题似乎来自于进化导致的机制构造,而不是机制匮乏,或者错误的内容,我们则称之为偏见。

就个人而言,我认为我们的追求应该是去掌握理性的个人技巧,提升发现真相的能力。难点在于积极地追求真理,而不是消极地避免失败。失败的空间无穷无尽,变化多端。要描述这样一个巨大的空间十分困难:“对某一个苹果来说是正确的东西不一定适用于另一个苹果,因此,比起世界上所有的苹果,这单单一个苹果更具有讨论价值。”成功的空间较为狭窄,因此可供谈论的反而更多。

虽然我并不反对讨论定义(如你所见),但我们应该记住,这并不是我们的首要目的。在这里我们追求的是人类对真理的伟大探索:我们急切地渴求知识,我们对未知十分好奇。为此让我们扫清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无论是“偏见”还是其他。

----------------

翻译:yzhaobk

校对:潜水艇君

评论(2)
热度(37)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