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计划谬误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计划谬误》

丹佛国际机场延期16个月开始运营,超出成本20亿美元(也有人断言超成本31亿美元)。台风战斗机是4个欧洲国家参与的联合防务项目,延期54个月,花费190亿美元而非原定的70亿美元。悉尼歌剧院大概是超支史上最传奇的建筑了,预计支出700万美元在1963年完工,结果花了1.02亿美元,1973年才完成。[1]

这些孤立事件是因为有选择的可获得性偏差才进入我们的视野中吗?它们是官僚主义或者政府刺激措施失败的产物吗?是的,很有可能。但还有种与之相关且在个体计划者身上可重现的认知偏见。

1995年,Buehler和他的同事们让学生估计何时能完成他们的个人学术课题。具体来说,研究者让他们估算何时有50%,75%和99%的可能性完成课题。[2]你想猜猜看有多少人在他们预估的三个时间段内完成了课题吗?

  • 13%的学生在有50%把握的时间段内完成了课题;
  • 19%的学生在有75%把握的时间段内完成了课题;
  • 只有45%(还不足一半!)的学生在他们有99%把握的时间段内完成了课题。

 正如Buehler等人在2002年的文章中所写,“99%把握时间段的实验结果尤其明显:即便被要求做极保守的预估——一个他们觉得几乎绝对能实现的预言,学生们对时间估计的自信也远远超过他们的完成率。”[3]

一般地,这种现象被称作“计划谬误”。计划谬误就是人们以为他们能计划,结果,呵呵。

2000年,Newby-Clark等人揭露了大脑计划算法潜在问题的冰山一角,他们发现:

  • 当要求被试基于现实预测“最可能情形”;或者
  • 被试所期望的“最好情形”…

...得到的回答没有差别。[4]

当人们被问到最“现实”情形时,他们设想每件事都能如计划进行,没有意料之外的延迟或难以预见的灾难——和他们设想的“最好情形”一样。

而真相是,现实常常带给我们比“最糟情形”更糟糕的结果。

不像大多数的认知偏见,我们知道个避免计划偏见的好方法。它对丹佛国际机场那种规模的烂摊子不适用,但是适用于许多个人计划,甚至一些小有规模的组织性事件。很简单,采用“外部视角”而非“内部视角”。

人们倾向于根据手上任务的独特之处来预测,构想出试图完成任务的情景——这就是我们常常所谓的计划。当你想做成什么事的时候,你需要计划时间、地点和方式;计划好需要多少时间和资源;想象从开始到圆满结束中的每一步。这些都是“内部视角”,它完全没有考虑意外的延迟和灾难。正如我们之前看到的,让人们想象“最坏状况”仍然不足以抵消他们的乐观——他们想象不到那么多墨菲事件。

外部视角是你故意避免考虑这个项目的独一无二之处,而是问问自己,以前完成大致相同的项目时花了多久。这听起来很反直觉,因为内部视角有多得多的细节,容易让人误以为仔细斟酌、考虑了所有可用数据的预测,能给出更准确的结果。

但是实验已经表明,被试的想象越仔细,他们就变得越乐观(因而越不准确)。2002年的文章中,Buehler等人让实验组极其详细地描述他们的圣诞节购物计划——地点、时间和方式。[5]平均下来,这组被试预估他们可以在圣诞节前一周就完成购物。另一组被试仅仅被询问他们预计什么时候可以完成圣诞购物,平均答案为圣诞节前4天。结果每组平均都在圣诞前3天才完成了购物。

类似的,Buehler和他的同事们在同一年还报道了一项跨文化研究。日本学生平均预期他们可以在最后期限前10天完成写作,但事实上他们在最后期限前一天才完成。当询问他们过去完成完全类似的任务要多久时,他们回答道,“最后期限前一天。”[6]这就是外部视角的力量。

类似的发现是,有经验的旁观者,虽然不知道太多具体细节但有类似经历,常常没那么乐观,而和真正的计划者和执行者相比,他们的预估也更加准确。因此如果你有大致相同的经验,这种修正计划谬误的方法相当可靠。问问自己以前做类似的事情要多久,而不要去想这个项目的任何具体特征。但更好的办法是,问一个有经验的旁观者做类似的项目要多久。

你会得到一个听起来长的不可思议的答案,而且显然忽视了所有这个任务没那么费时的理由。管你信不信,这个答案就是对的。

-----------------

[1] Buehler, R., Griffin, D. and Ross, M. 1994. Exploring the "planningfallacy": Why people underestimate their task completion times.Journal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7:366-381.

[2]  Roger Buehler, Dale Griffin, and Michael Ross,“Exploring the ‘Planning Fallacy’: Why People Underestimate Their TaskCompletion Tim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and Social Psychology 67, no. 3 (1994): 366–381, doi:10.1037/0022-3514.67.3.366; Roger Buehler, Dale Griffin, and Michael Ross, “It’s AboutTime: Optimistic Predictions in Work and Love,” European Review of Social Psychology 6, no. 1 (1995): 1–32, doi:10.1080/14792779343000112.

[3] Buehler,Griffin, and Ross, “Inside the Planning Fallacy.”

[4] IanR. Newby-Clark et al., “People Focus on Optimistic Scenarios and DisregardPessimistic Scenarios While Predicting Task Completion Time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Applied6, no. 3 (2000): 171–182, doi:10.1037/1076-898X.6.3.171.

[5] Buehler,Griffin, and Ross, “Inside the Planning Fallacy.”

[6] Ibid.

--------

翻译:糖颗颗

校对:潜水艇君


评论(1)
热度(27)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