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十二章 克制冲动

授权和转载须知

J·K·罗琳仍在她的房子里安睡。[1]

--------------------------------------------------------------------------

“不知道他又有什么问题。”

--------------------------------------------------------------------------

“图平,丽莎!”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哈利·波特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斯莱特林叽叽喳喳叽叽喳喳不可能吧,搞什么鬼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拉文克劳!”

哈利和大家一起鼓掌,欢迎这个害羞的小女孩来到拉文克劳,她的袍子的镶边现在变成深蓝色的了。丽莎·图平看起来非常纠结,一方面想离哈利·波特尽可能远一点,一方面又想跑过去,硬挤到他身边把真相撬出来。

身处在一个离奇有趣的事件中心之后被分到拉文克劳学院,跟浑身沾满了烧烤酱之后被扔到一群饿急了的小猫中间也差不多。

“我向分院帽子保证过不说的,”哈利第无数次悄声重复道。

“是的,那是真的。”

“不是,我真的向分院帽子保证过不说的。”

“好吧,大部分内容我都向分院帽子保证过不说,其余的都是很私人的事,所以别再问啦。”

“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吧!发生的部分事情是这样:我对分院帽子说,麦格教授威胁要把它烧掉,它让我转告麦格教授,说她是个冒失的小鬼,叫她别管它的闲事!”

“你既然不相信还问我干什么呢?”

“不,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战胜黑魔王的!你要是想出来了就告诉我吧!”

“安静!”麦格教授在首席餐桌前的讲台上喊道。“分院结束之前不要说话!”

音量暂时小下去了一些,大家等着看她会不会做出什么具体可信的威胁,然后窃窃私语的声音又大起来了。

银色胡子的老人从他的金色王座上站了起来,高高兴兴地向大家微笑。

瞬间安静下来。哈利一句话正说到一半,有人用胳膊狠命捅了他一下,他赶紧闭上嘴。

老人高高兴兴地重新坐下了。

备忘录:不可以招惹邓布利多。

哈利还在思索在分院帽子那里发生的一切。特别是在他把帽子拿下来的时候发生的事。那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又像英文又像嘶嘶作响,有什么东西说道:“斯莱特林对斯莱特林的问候:如果你想探寻我的秘密,就去问我的蛇吧。”

哈利猜测这恐怕不是分院的标准流程的一部分,而是萨拉查·斯莱特林在制作帽子的时候加进去的一点特别的魔法。而且分院帽子本身并不知情。而且这个魔法会在帽子喊出“斯莱特林”的时候触发,加上或者减去一些条件。还有,像他这样的拉文克劳原本真的真的不该听见的。还有,如果他能想到可靠的方法逼德拉科保密然后去问他的话,那时一定要带上一罐笑话茶。

天啊,你刚决心不走黑魔王的道路,分院帽子刚从头上摘下来,这个宇宙就来和你捣乱。有时候抗拒命运是徒劳的。我还是等明天再决心不做黑魔王好了。

“格兰芬多!”

罗恩·韦斯莱得到了很多掌声,不止是格兰芬多在鼓掌。显然,韦斯莱一家在这里很受大家喜爱。过了一会儿以后,哈利也开始和大家一起笑着鼓掌。

但是同时,今天也是离开黑暗的道路的大好机会。

让命运和宇宙见鬼去吧。他要证明给分院帽子看。

“扎比尼,布雷斯!”

停顿。

“斯莱特林!”帽子喊道。

哈利也给扎比尼鼓掌,不去理会所有人包括扎比尼本人的怪异目光。

之后就没有其他的名字了,这时哈利意识到“扎比尼,布雷斯”确实像是到了字母表的尽头。这下好了,他只替扎比尼鼓过掌…哎算了。

邓布利多再次站起身来,走向讲台。下面显然是一段演讲-

这时,哈利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实验计划。

赫敏说过,邓布利多是当今最强大的巫师,不是吗?

哈利把手伸到莫克袋里,悄声说道,“笑话茶。”

笑话茶想要成功的话,就必须让邓布利多说出极其荒谬的话,让哈利在目前的思想准备下仍然会呛住。比如,霍格沃茨的学生今年都不许穿衣服上学,或者所有的人都会被变成猫之类的。

可是如果世上还有人能抗拒笑话茶的威力的话,这个人就应该是邓布利多。所以如果笑话茶这次也能成功,它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无敌了。

哈利在桌子下面悄悄拉开了笑话茶的拉环,他希望这个实验不要太引人注目。罐子打开的时候发出安静的嘶嘶声。有几个人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过很快就转回去了,因为-

“欢迎!欢迎回到霍格沃茨,开始新的一年!”邓布利多说道,笑容满面地向学生们张开双臂,似乎世上没有比见到他们更令他高兴的事了。

哈利喝了第一口笑话茶,放下手里的罐子。他会小口小口地咽下去,无论邓布利多说什么,都努力不要呛住-

“在晚宴开始之前,我想说几句话。我要说的是:开心开心嘣嘣,湿地湿地湿地!谢谢!”

大家都在鼓掌欢呼,邓布利多又坐下了。

哈利呆坐着,碳酸饮料从他的嘴角流下来。至少他做到了在呛住的时候没有发出声音。

他真的真的真的不该这么做的。在一切都已经太迟之后一秒,这个事实就会变得如此明显,真是令人惊异。

现在再回头看,在他想到所有的人都会被变成猫的时候,就该发觉不对劲的…或者更早,在他决定不可以招惹邓布利多的时候…或者在他新近下定决心要更体谅别人的时候…或者哪怕他有一点点常识也好...

没救了。他已经坏到骨子里了。黑魔王哈利万岁。你不能抗拒命运。

有人在问哈利是不是觉得不舒服。(其他人已经开始吃了,因为桌上忽然就出现了各种食物。好吧。)

“我没事,”哈利说。“请问一下。嗯。校长…平时讲话就是这样的吗?你们…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哦,那当然,邓布利多是个疯子,”他身边的一个拉文克劳学长说道。他介绍过自己,不过哈利记不起他的名字了。“他很有趣,是个无比强大的巫师,可惜完全疯了。”他停顿了一下。“等下我还想问你为什么刚才有绿色的液体从你嘴边流下来又消失了,不过我猜这个你也向分院帽子保证过不说?”

哈利花了好大力气才忍住没有低头去看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他手里的笑话茶罐子。

无论如何,笑话茶并没有自动生成他和德拉科在《唱唱反调》的头条。按照德拉科的解释,似乎这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就好像它可以改写过去,好让一切变得自然?

哈利在心里想象自己把头往桌上撞。砰,砰,砰,撞得砰砰作响。

另外一个学生压低了声音。“我听说邓布利多其实是一个天才的幕后策划者,控制着很多事,只是在表面上假装是个疯子,这样就没人怀疑他了。”

“这我也听说了,”第三个学生悄声说,桌上有很多学生都在悄悄点头。

这就没办法不引起哈利的注意了。

“我懂了,”哈利小声说,也刻意压低了声音。“所以大家都知道邓布利多是秘密的幕后策划者。”

绝大多数的学生都在点头。有一两个忽然若有所思起来,包括坐在哈利旁边的那个学长。

你确定这是拉文克劳学院的桌子?哈利好容易才忍住没大声问。

“太厉害了!”哈利悄声说。“如果大家都知道,就没人会怀疑这是个秘密了!”

“一点不错,”一个学生低语道,然后皱起了眉头。“等一下,这个听起来怎么不太对-”

备忘录:在霍格沃茨处于第七十五百分位数的学生,[2]又名拉文克劳学院,并不是全世界最高级的天赋异禀的孩子的集合体。

不过至少他今天知道了一个重要的事实。笑话茶是无所不能的。这就意味着…

当他的思想得出这个明显的结论的时候,哈利吃了一惊。

…这就意味着,如果他找到一个法术能暂时改变自己的幽默感,他就可以让任何事发生。只要让自己觉得只有这一件事好笑到让人喷饭的地步,然后喝一罐笑话茶就行。

好吧,这成神的道路也太短太顺利了。连我都以为不可能开学第一天就成功呢。

这么想的话,他同时也在分院之后的十分钟把霍格沃茨整个毁掉了。

哈利确实对这一点感到后悔-梅林才知道一个疯子校长在接下来的七年会做出什么事-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感到有点得意。

明天吧。最迟从明天开始,他就洗心革面,不再沿着黑魔王哈利的道路越走越远。这个前景已经越想越可怕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越来越诱人。他的一部分思想已经在脑补仆从的制服了。

“快吃,”坐在他身边的学长吼了哈利一句,还捅了一下他的肋骨。“别想了。快吃。”

哈利开始心不在焉地往碟子里拿吃的。蓝色的香肠,里面还有闪闪发亮的小颗粒。随便啦。

“你刚才在想什么,是分院-”,帕德玛·佩蒂尔问道,她也是拉文克劳的一年级学生。

“吃饭的时候不可以问问题!”至少有三个人同时说道。“这是学院的规矩!”另一个人补充。“不然我们会全部饿死在这里的。”

哈利发现自己非常,非常希望自己这个机灵的想法不会真的成功。希望笑话茶有别的原理,而不是真的无所不能,可以随便改写现实。倒不是说他不想无所不能。只是他实在接受不了连这样也行的世界。凭着对碳酸饮料的巧妙使用上位,实在是有失体面。

不过他会用实验证实的。

“你知道吗,”他身边的学长用愉快的语气说,“我们有办法强迫你这种人吃东西。你想知道是什么吗?”

哈利放弃了,开始吃他的蓝香肠。还挺好吃的,特别那些闪闪发亮的小颗粒。

晚饭很快就结束了。哈利尽量把那些奇怪的新食物每样都尝了一点。他的好奇心令他无法忍受不知道一样食物的味道。幸好这里不是餐馆,只许你点一道菜,你永远无法知道菜单上的其他选择是什么滋味。哈利痛恨这一点,这对具有哪怕一点点好奇心的人来说无疑都是一个酷刑室:在所有的秘密里选择揭开其中的一个吧,哈哈哈!

接着是吃甜点的时间,哈利完全忘了留肚子吃甜点。他在尝了一点蜜糖馅饼以后放弃了。这些东西在接下来的一学年里肯定还会再次出现的。

那么,除了普通的学业以外,他还要做什么呢?

第一件事。研究改变思想的法术,测试笑话茶是否真的是通向无所不能的捷径。实际上,研究所有你能找到的改变思想的法术。思想是我们作为人类所有力量的基石,所有影响头脑的魔法都是最重要的魔法。

第二件事。实际上这才是第一件事,之前的第一件事是第二件事。把霍格沃茨图书馆和拉文克劳图书馆整个过一遍,熟悉一下这个系统,至少记住所有书的书名。第二遍:阅读所有的章节目录。和赫敏合作,她的记性比你好得多。查一下霍格沃茨图书馆和其他图书馆之间有没有馆际互借系统,如果有的话,查一下你们两个,特别是赫敏,能不能去那些图书馆看书。如果其他学院也有自己的图书馆,看看怎样合法地进去看书,或者偷偷溜进去。

选项3a:让赫敏发誓保密,然后开始研究“斯莱特林对斯莱特林的问候:如果你想探寻我的秘密,就去问我的蛇吧”这句话。问题在于,这句话听起来相当机密,恐怕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偶然看到和这句话有关的线索。

第零件事:研究有什么信息检索的法术。图书馆魔法没有影响头脑的魔法那么重要,但是优先级要高得多。

选项3b:研究能让德拉科·马尔福保密的魔法,或者用魔法验证德拉科承诺保密的诚实程度(吐真剂?),然后去问他斯莱特林的这个信息...

实际上…哈利觉得选项3b很糟糕。

再一想的话,他觉得选项3a也不太好。

哈利的思绪回到了他一生中目前最可怕的一刻,在帽子下面,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冻住了,以为自己已经失败了的那一刻。他曾经但愿能回到几分钟以前,改变一些事,任何事,在一切已经太晚以前...

还好一切还没有太晚。

他的愿望实现了。

你不能改变过去。但是你可以从开始就做对的事。第一次就改变自己。

探寻斯莱特林的秘密…看起来实在太像那种事,会让你在多年以后回首的时候说,“所有的错误都是从那件事开始的。”

那时他就会绝望地但愿自己能够回到从前,做一个不同的选择...

允许你实现这个愿望。然后呢?

哈利慢慢微笑起来。

这是个相当违反直觉的想法…不过...

可是他可以,没有任何规则说他不可以假装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过这句话。让宇宙按原来的轨迹运行,就像这个关键的时刻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二十年后,他会绝望地但愿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是这个版本,而二十年后的二十年前刚巧就是现在。改变过去是很容易的,只要你在正确的时机想到这一点。

或者…这就更违反直觉了…他甚至可以告诉,哦,比如说告诉麦格教授,而不是德拉科或赫敏。让她找几个靠得住的人把那个多出来的魔咒从帽子上去掉。

咦,不错。一旦真的想到了以后,哈利发觉这个想法还真是出乎意料地赞。

回想起来很明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他就是完全没想到选项3c和3d的可能性。

哈利的反黑魔王哈利工程,+1分。

帽子对他的恶作剧非常残酷,可是从唯结果论的观点来看其效果是无庸置疑的。从另一方面来看,这确实让他更能理解受害者的感受了。

第四件事:向纳威·隆巴顿道歉。

很好,他现在太顺利了,以后只要坚持就好了。每一天,在每个方面,越来越趋近于光明...

哈利周围的人基本上都吃完了,甜点和用过的碟子开始从桌上消失。

在所有的碟子都消失以后,邓布利多再次从座位上站起来。

哈利忽然非常想再喝一口笑话茶。

开什么玩笑,哈利对自己的这个部分想道。

可是没有反复验证过的实验是不算的,不是吗?而且反正伤害也已经造成了,对不对?他不想看看这次会怎样吗?难道不好奇吗?万一这次的结果不同呢?

嗨,我打赌在我的大脑里想对纳威·隆巴顿恶作剧的就是你。

呃,也许是吧?

如果我真的做了的话,一秒之后就会开始后悔。这难道不是极其明显的吗?

嗯...

对啊。所以,不行。

“嗯哼,”邓布利多在讲台上捋着银色的长胡子说。“现在大家都吃饱喝足了,我还要再说几句话。是有关新学期的几个通知。”

“一年级的学生必须记住,城堡外面的森林禁止任何学生进入。这就是为什么它的名字是禁林。如果能进去的话,它的名字就会叫进林了。”

简单。备忘录:禁林禁止进去。

“管理员费尔奇先生托我转告大家,课间休息的时候不应该在走廊上使用魔法。唉,大家都知道应不应该和会不会是两回事。谢谢你们记住这一点。”

呃...

“魁地奇的训练在开学以后的第二星期开始。对入选院队有兴趣的学生请找霍琦夫人。对改良魁地奇的比赛规则有兴趣的学生请找哈利·波特。”

哈利给自己的口水呛住了,开始猛烈地咳嗽,这时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他。搞什么鬼!他没看过邓布利多的眼睛啊…至少他没觉得。而且他绝对没在想魁地奇!除了罗恩·韦斯莱,他没和别人说过这件事,而且他也不觉得罗恩会把这事告诉别人...难道罗恩跑去跟哪个教授告状了?到底是怎样...

“还有,我必须通知大家,今年谁都不许去四楼右边的走廊,除非你们想死得很难看。那里设置了各种危险甚至致命的陷阱,谁也不可能全部通过,特别是如果你才一年级的话。”

哈利听到这里的时候都麻木了。

“最后,我要诚挚感谢奎里纳斯·奇洛英勇地同意担任今年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邓布利多的视线在学生中间扫过,“为了回报他对这个学校和对你们的巨大贡献,我希望所有的学生给予奇洛教授最大程度的礼貌和容忍,你们不许因为一些琐碎的小事向我们抱怨他,除非你们想代替他的工作。”

这又是什么意思?

“下面我把位置让给我们的新教员奇洛教授,他有几句话想和大家说。“

哈利在破釜酒吧见过的那个瘦瘦的,神经质的年轻男人慢慢走向讲台,眼睛胆怯地四处乱瞟。有一瞬间,哈利看到了他的后脑勺,奇洛教授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是已经有点秃顶了。

“不知道他又有什么问题,”哈利身边的学长悄声说道。其他人也在悄声议论类似的话。

奇洛教授走上讲台,站在那里,眨起了眼睛。“啊…”他说。“啊…”然后他的勇气完全消失了,他呆呆地站着,时不时抽搐一下。

“唉,好吧,”学长悄声说,“看来今年的防卫课又是难熬的一年-”

“你们好,我的新学生们,”奇洛教授以一种干涩,自信的语调说。“我们都知道霍格沃茨在这个职位的选择方面一直不太走运,你们当中的很多人无疑已经在猜测今年我遭遇的厄运会是什么了。我向你们保证,这个厄运不会是我的无能。”他淡淡一笑。“信不信由你们,我一直希望有机会成为霍格沃茨魔法与巫术学院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这门课的第一位教授是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一直到十四世纪,传统上都是由当时最伟大的战斗巫师来教授这门课,无论他们奉行的是什么理念。从前的防卫课教授里包括传说中的漫游英雄哈洛德·谢,[3]还有被人认为是永生不死的雅加婆婆,[4]没错,你们有些人现在听到她的名字还会发抖,虽然她已经死去六百年了。那时候在霍格沃茨上学一定很有趣,不是吗?”

哈利在拼命咽口水,压抑着忽然涌上来的感情。奇洛教授的严谨的语气很像牛津大学的某个教授,这让他终于意识到,在圣诞节之前他都不能回家,看不到妈妈和爸爸了。

“你们已经习惯了由笨蛋,无赖,或者倒霉鬼来担任防卫课的教职。稍微有点历史观念的人都知道,这门课的名声原本并非如此。在这里教书的人不一定是最强的,但是最强的人都在这里教过书。有了前人的榜样,我期待今天又已经这么久,如果我将对自己的标准降到完美之下,那会是一种耻辱。我要让你们每一个人永远记住,今年你们上的是最好的防卫课。你们今年学到的东西会为你们的防卫学打下坚实的基础,无论你们之前和之后的老师是谁。

奇洛教授的表情更严肃了。“我们要赶很多进度,时间却不多。所以我的教学方法和霍格沃茨的标准教学方法会有一些不同,而且我会开设一些选修的课外活动。”他停顿了一下。“如果那样还不够的话,也许我能找到别的办法来激励你们。你们是我期待已久的学生,我要让你们在我期待已久的防卫课上竭尽全力。也许我可以威胁你们说,'不然就让你们生不如死',不过那也太老套了,不是吗?我要自豪地告诉你们,我的想象力不止这么一点点。谢谢。”

这时奇洛教授的活力和自信似乎用光了。他的嘴巴张开了,好像忽然发现自己在面对一群意想不到的听众,急忙抽搐着转身走回座位,弓着身子,好像要塌缩内爆似的。

“他看上去有点怪,”哈利悄声说。

“一般啦,”一位学长说道。“你还没见过真怪的。”

邓布利多回到了讲台。

“现在,”邓布利多说,“在就寝之前,我们来唱校歌吧!大家自己选自己喜欢的旋律和歌词,开始!”

--------------------------------------------------------------------------

[1]出自美国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的短篇小说《克苏鲁的呼唤》,原本是旧日支配者克苏鲁的信徒的祈祷词。

[2]百分位数:http://baike.baidu.com/view/1323573.htm

[3]哈洛德·谢:http://en.wikipedia.org/wiki/Harold_Shea

[4]雅加婆婆:http://baike.baidu.com/view/1025599.htm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评论(9)
热度(354)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