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十一章 OMAKE文件1,2, 3

授权和转载须知

黑魔王罗琳万岁。

“Omake"是指故事以外的花絮。[1]

--------------------------------------------------------------------------

OMAKE第一号文件:七十二小时通关

(又名为:“如果只换掉哈利,其他角色保持不动的话会怎样”)

 

邓布利多注视着桌子对面的年轻的哈利,眼里闪烁着和蔼的光芒。这孩子来见他的时候,稚气的脸上有一种紧张专注的神情-邓布利多希望无论问题是什么,都不要太严重。哈利还太小,还不适合现在就面对人生的各种考验。“哈利,你想对我说什么?”

哈利·詹姆·波特-伊万斯-维瑞斯在椅子上倾身向前,露出一个严峻的笑容。“校长,我在分院那天的晚宴上觉得伤疤很痛。考虑到我的伤疤的来历,我认为似乎不应该随便忽视这件事。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斯内普教授,但是我按照培根的实验方式,找到了令这个现象出现以及不出现的条件,现在我确定我的伤疤在且仅在面对奇洛教授的后脑勺的时候才会觉得痛,虽然不知道他的头巾下面是什么。当然那可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但是我认为我们应当暂时假定最坏的情况,也就是说,是'神秘人'——等一下,不要表情这么恐怖嘛,其实这是个宝贵的机会——”

--------------------------------------------------------------------------

OMAKE第二号文件:我不害怕黑魔王们

 

这是第九章的最初的版本。我把它换掉了,因为-虽然有很多读者确实很喜欢-很多其他的读者对同人里的歌曲严重过敏,原因显然不必多说。我不想还没写到第十章就把读者给赶跑了。

在原著里面,李·乔丹是经常和弗雷德和乔治一起恶作剧的一个小伙伴。我觉得“李·乔丹”听起来像是麻瓜家庭的孩子的名字,他应该可以教弗雷德和乔治一首哈利知道的歌。这对于作者来说很明显,但是对有于的读者来说并非如此。

“马尔福,德拉科!”去了斯莱特林,令哈利悄悄松了口气。这个看起来是无庸置疑的事,不过,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小事会破坏你的宏伟计划。

就快要叫到以P开头的名字了……

在格兰芬多的桌子上,一场低声的谈话正在进行。

“万一他不喜欢怎么办?”

“他没立场不喜欢——”

“——在他对那个谁恶作剧以后——”

“——是纳威·隆巴顿,他的名字——”

“——拿他恶作剧很公平,简直不能更公平了。”

“好吧。不要忘记你们的部分。”

“我们练过好多次了——”

“——刚刚那三个小时中一直在练呢。”

米勒娃·麦格站在讲台上,看着学生名单上的下一个名字。请不要让他来格兰芬多,请不要让他来格兰芬多,哦求求你不要让他来格兰芬多……她深吸了一口气,喊道:

“波特,哈利!”

大厅里忽然安静下来,交谈嘎然而止。

这种安静被可怕的嗡嗡声打断了,有一种难听的噪声,在抑扬顿挫地模仿着音乐的调子。

米勒娃吃了一惊,猛地转头,发现这噪声是从格兰芬多的方向来的。他们站在桌子上,用嘴吹奏着一种小小的器具。她的手已经伸向魔杖,准备对他们施展“无声无息”的法术,但是另外一个声音让她停住了。

邓布利多在轻声发笑。

米勒娃的眼睛转回到哈利·波特身上,他刚准备走出人群,闻声踉跄了一下,停了下来。

然后这个小男孩继续向前走,双腿奇怪地晃动着,一边来回摆动胳膊一边跟着他们的音乐节奏打着响指。

 

按照“魔鬼克星”的旋律 [2]

(弗雷德和乔治吹卡祖笛,李·乔丹演唱)

 

黑魔王来了吗?

用不着害怕

你该叫谁?

 

“哈利·波特!”李·乔丹喊道,韦斯莱的双胞胎在同时吹出胜利的旋律。

 

面对死亡的魔咒?

说不定更糟

你该叫谁?

 

“哈利·波特!”这一次有很多人跟着喊。

韦斯莱的两个惹祸精吹出一段长长的哀嚎般的调子,一些麻瓜家庭出身的年龄较大的孩子拿着同样的乐器,加入了合奏。显然这些乐器是从学校的刀叉变出来的。当他们的音乐进行到最难听的部分的时候,哈利·波特喊道:

我不害怕黑魔王们!

大家开始欢呼,特别是格兰芬多那一桌,变出那种难听的小乐器一起吹奏的学生更多了。可怕的嗡嗡的噪音加倍了,吹出又一个恐怖的强音:

我不害怕黑魔王们!

米勒娃·麦格转头去看她身后的教师桌,其实她对会看到什么已经很清楚了。

特里劳妮使劲地扇着扇子,菲力乌斯好奇地看着,海格在跟着音乐打拍子,斯普劳特表情严厉,奇洛带着一种好笑的讥讽神情盯着那孩子。在她的左边,阿不思在跟着音乐哼唱,在她的右边,西弗勒斯·斯内普用力捏着他的空银杯,指关节都发白了,银杯在他的手里正慢慢地变形。

 

黑色长袍和面具?

不可能的任务?

你该叫谁?

哈利·波特!

 

会喷火的大猩猩?

穿斗篷的老蝙蝠?

你该叫谁?

哈利·波特!

 

米勒娃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线。她等一下要和他们谈谈这最后一小节的歌词。如果他们以为在学期的第一天,格兰芬多没分可扣,她就拿他们没办法的话,他们就想错了。如果他们不怕劳动服务,她就想别的办法。

然后她忽然恐怖地吸了口气,往西弗勒斯的方向看去,他当然应该想得到波特这孩子根本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吧-

西弗勒斯的脸上先是狂怒,然后换上了愉快的无所谓的表情。他的唇边浮现出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他的目光看的不是格兰芬多那一桌,而是哈利·波特,手里还捏着银杯的皱巴巴的残骸。

哈利继续向前走,胳膊和双腿随着魔鬼克星的舞步摆动,脸上保持着不变的笑容。这是个绝妙的恶作剧,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至少可以尽量配合,不要把它搞砸了。

每个人都在为他欢呼。这让他心里感到很温暖,同时又有点难受。

他们在为他一岁的时候做的事欢呼。一件他实际上没有完成的事。在某个地方,以某种方式,黑魔王仍然活着。如果他们知道这一点的话,还会欢呼得这么热烈吗?

可是黑魔王的力量曾经失败过一次。

哈利会再次保护他们的。如果真有这么个预言,而且预言里这么说的话。嗯,实际上不管那个见鬼的预言说了什么他都会保护他们。

所有这些相信他,为他欢呼的人-哈利不能忍受让他们失望。他不要像其他的神童那样在短暂地闪耀过后就湮灭了。他不要令人失望。他一定要配得起这个光明的象征的荣誉,管它这个荣誉是怎么来的。他绝对要,一定要,无论要花多久,哪怕死也好,也要达到他们的期望。然后继续努力,超越他们的期望,让大家回头看的时候,想不通为什么当初对他只有那么低的一点要求。

他大声喊出下面的谎言,因为它符合韵律,而且这首歌需要他这么唱:

我不害怕黑魔王们!

我不害怕黑魔王们!

在音乐结束的时候,哈利走完了最后的几步,到了分院帽子面前。他向格兰芬多那一桌的混乱联盟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向大厅的另外一侧鞠躬,等着掌声和笑声渐渐平息...

--------------------------------------------------------------------------

OMAKE第三号文件:'自我意识'的其他各种结局

 

我之前说过,如果有人猜到'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是什么意思,就把整个故事的剧情告诉他们;这句话引发了很多有趣的猜测。这个OMAKE的第一段是从流星造船厂的回答里直接摘录的,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答案。第二段是基于卡祖马对于“还从来没发生过的事”的猜测,第三段是悠悠恩特和道格74的构思的综合体,第四段是狼550e对第十章的评论。'可汗学院'和之前的一段出自黑暗之心81。其它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如果有人想根据我的设想,特别是最后一段的思路往下编的话,我很欢迎。在我得到一百个抱怨的评论之前澄清一下,是的,我非常清楚英国的立法机构是议会的下议院。

--------------------------------------------------------------------------

……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想知道分院帽子是不是具有真正的自我意识,也就是说,能意识到自己具有意识这件事。如果是的话,它是否满足于每年只有一天能和十一岁的孩子们说说话这样的状态。它的歌似乎暗示了这一点:哦,我是分院帽子我没问题,我一睡就是一年,只工作一天……

当大厅里重新安静下来的时候,哈利坐到凳子上,小心地把这件有八百年历史,承载着失传的魔法的精神系魔法宝物放在头上。

他拼命地想:先别给我分院呀!我有问题想问你!我被施展过一忘皆空的法术吗?你给小时候的黑魔王分过院吗,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弱点是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魔杖和黑魔王的魔杖是兄弟吗?我的伤口上是不是依附着黑魔王的鬼魂,所以我才会有时候控制不住怒气?这些是最重要的问题,不过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怎样才能重新找到当年制造了你的失传的魔法?

分院帽子答道:“不。是。不。不。是,不,下次不要把两个问题连在一起问。”然后大声说,“拉文克劳!”

--------------------------------------------------------------------------

“哦,我的天。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什么?

“我对你的洗发水过敏——”

然后分院帽子打了个喷嚏,一声洪亮的“啊-嚏!”在大厅里回荡。

“很好!”邓布利多欣然喊道。“这么说,哈利·波特被分到了新成立的啊嚏学院!麦格,你来做啊嚏学院的院长。你最好赶快把啊嚏学院的教程和课表排出来,明天就开学了!”

“可,可,可是,”麦格教授结结巴巴地说道,她的头脑完全混乱了。“那谁来当格兰芬多的院长呢?”她一时间只能想到这个,无论如何也要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邓布利多把一根手指放在脸颊上,看起来像在沉思。“斯内普。”

斯内普的抗议声几乎淹没了麦格的抗议,“那谁来当斯莱特林的院长?”

“海格。”

--------------------------------------------------------------------------

先别给我分院呀!我有问题想问你!我被施展过一忘皆空的法术吗?你给小时候的黑魔王分过院吗,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弱点是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魔杖和黑魔王的魔杖是兄弟吗?我的伤口上是不是依附着黑魔王的鬼魂,所以我才会有时候控制不住怒气?这些是最重要的问题,不过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怎样才能重新找到当年制造了你的失传的魔法?

短暂的停顿。

喂?需要我重复一遍我的问题吗?

分院帽子尖叫起来,尖利的可怕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让大多数学生伸手捂紧了耳朵。它哀嚎着拼命一跳,离开了哈利·波特的头,跳到地板上,用帽沿向教师桌爬去,才走到一半就爆掉了。

--------------------------------------------------------------------------

“斯莱特林!”

看到哈利·波特脸上的恐怖表情,弗雷德·韦斯莱的脑子从来没转得这么快过。他拿出魔杖,一气呵成地悄声说,“无声无息!”然后,“改音术”,然后“腹语术!”

“开玩笑的啦!”弗雷德·韦斯莱说。“格兰芬多!”

--------------------------------------------------------------------------

“哦,我的天。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什么?

“在一般的情况下,我会建议你拿这些问题去问校长,如果校长认为合适的话,让他来问我。可是你的有些问题不仅超过了你的用户权限,还超过了校长的用户权限。”

“怎样才能提高我的用户权限?”

“很遗憾,在你目前的用户权限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在我的用户权限范围内有什么选择?

之后不久-

“超级用户!”

--------------------------------------------------------------------------

“哦,我的天。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什么?

“我曾经不得不对一些学生说,你要当妈妈了-如果你知道我在她们的思想里看到了什么的话,你也会心碎的-不过,这还是第一次我不得不对人说,你要当爸爸了。”

什么?

“德拉科·马尔福怀了你的孩子。”

什什什什么?

“再说一遍:德拉科·马尔福怀了你的孩子。”

可是我们才十一岁——

“实际上,德拉科已经秘密地十三岁了。”

可——可——可是男生不会怀孕——

“她是女扮男装。”

可是我们没有发生过关系,你个笨蛋!

“她在事后对你施展了一忘皆空的法术啦,白痴!“

哈利波特晕过去了。他的失去意识的身体从板凳上倒下来,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拉文克劳!”他头上的帽子喊道。这个恶作剧比它之前的那个构想还好玩。

--------------------------------------------------------------------------

“精灵学院!”(译注:家养小精灵对应的英文houseelf具有二义性,也可以译为精灵学院。)

啊?哈利记得德拉科说起过'家养小精灵学院',不过那个到底是什么呢?

从大家脸上惊骇的表情来看,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

“薄饼!”

--------------------------------------------------------------------------

“众议院!”

--------------------------------------------------------------------------

“哦,我的天。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什么?

“我还从来没给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萨拉查·斯莱特林漩涡鸣人的转世分过院。”

--------------------------------------------------------------------------

“亚崔迪!”[3]

--------------------------------------------------------------------------

“又骗到你啦!赫奇帕奇!斯莱特林!赫奇帕奇!”

--------------------------------------------------------------------------

“腌草莓!”

--------------------------------------------------------------------------

“可汗学院!”[4]

--------------------------------------------------------------------------

在教师桌上,邓布利多仍然慈祥地笑着;斯内普那边偶然传来很轻的金属的声音,是他无意识地把手里的沉重的银酒杯的扭曲的残骸捏成了一团;米勒娃·麦格的手紧紧抓着讲台,指关节都发白了,她确信,哈利波特的会传染的混乱属性也以某种方式传染给了分院帽子。

米勒娃的心里不断设想着各种可能的情况,每一种都比之前的更糟。也许帽子会说哈利在四个学院的属性方面完全平均,所以同时属于所有的学院。也许帽子会认为哈利的思想太怪了,不属于任何一个学院。也许帽子会要求霍格沃茨开除哈利。也许帽子现在已经昏迷了。也许帽子会坚持为哈利·波特专门新建一个厄运学院,而邓布利多真的会要求她这么做...

米勒娃想起哈利和她在对角巷的那次灾难性的旅行,他曾经告诉过她…计划谬误理论,她记得是这个…说的是人们总是过于乐观,连在自以为悲观的时候都是如此。这样的信息会让你惴惴不安,挥之不去,衍生出各种噩梦...

但是最坏的情况是什么呢?

好吧…在最坏的情况下,帽子会把哈利分到一个全新的学院去。邓布利多会坚持让她按帽子的要求做-为他一个人单独建立一个学院-这样的话,她在开学的第一天就得把课表全部重新排过。邓布利多会免去她的格兰芬多学院院长的职位,把她心爱的学院交给…交给教历史的幽灵宾斯教授;而她会被派去做哈利的厄运学院的院长;她会徒劳地试图给这孩子发各种指令,怎么扣分他都不在乎,而他闯的各种祸事都是她的错。

这是最坏的情况吗?

米勒娃真心想不出还能有什么更坏的情况了。

但是即使在最坏的情况-无论哈利身上发生了什么-在七年之后都会结束。

米勒娃原本紧抓着讲台的手慢慢放松了。哈利是对的,正视黑暗的最深处会给人带来某种安慰,因为你知道你已经面对过自己最深的恐惧,已经准备好了。

吓人的沉寂被一个词打断了。

“校长!”分院帽子叫道。

在教师桌,邓布利多站起身来,表情困惑。“嗯?”他对帽子说。”什么事?”

“我不是在和你说话,”帽子说。“我把哈利·波特分到了霍格沃茨里面最适合他的地方,校长办公室-”

--------------------------------------------------------------------------

1.OMAKE:http://en.wikipedia.org/wiki/Omake

2.魔鬼克星:http://zh.wikipedia.org/zh/%E9%AD%94%E9%AC%BC%E5%89%8B%E6%98%9F

3.亚崔迪,指《沙丘》系列小说中的亚崔迪家族:http://baike.baidu.com/subview/23938/5418639.htm

4.可汗学院:http://baike.baidu.com/view/5913590.htm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评论(30)
热度(401)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