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八章 确认偏差[1]

授权和转载须知

所有这些世界都是J·K·罗琳的,除了木卫二。不可以在那里同人哦。[2]

--------------------------------------------------------------------------

有个警觉的读者问我说,如果卢娜真的是预言家,是不是意味着这篇小说会演变成哈利和德拉科的耽美文?我很遗憾,FFN(译注:fanfiction.net,小说同人网站)没有更大的字体,让我强调不可能这三个字。我之前确实没想到卢娜是预言家的可能性-我得想一想要不要这么设定-但是我想我们都可以安全地认为,即使卢娜是预言家,而且她说了“光明在黑暗中撒下了一颗种子”之类的话,谢诺菲留斯(译注:卢娜的爸爸)也和平常一样,完全弄错了预言的意思。

--------------------------------------------------------------------------

“请允许我警告你,质疑我的智慧是危险的行为,会让你的生活变得不可思议。”

--------------------------------------------------------------------------

没人来请她帮忙,问题就在这里。他们有的在说话,有的在吃东西,有的人趁父母闲聊的时候在一边望呆。不知道为什么,没人坐下来看书,这就意味着她没办法坐到他们身边,打开她自己的书。甚至当她勇敢地第一个坐下来,继续阅读第三遍《霍格沃茨:一段校史》的时候,也没人想到在她身边坐下来。

除了帮大家做作业,或者提供各种别的帮助以外,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认识人。她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害羞的人。她认为自己是那种会主动带头和负责的女孩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没有人对她说“我忘记怎么做长除法了”之类的话,和别人搭讪真的好尴尬。你走到别人旁边,说…说什么呢?她一直想不出来。而且也没有标准答案,简直太荒唐了。她一直觉得结识别人这件事很不合理。明明是两个人的事,为什么全要她负责呢?为什么大人都不帮忙呢?她盼望有别的女孩走到她面前,说:“赫敏,老师让我和你做朋友。”

然而必须说明的是,赫敏·格兰杰,在开学的第一天一个人坐在为数不多的空隔间里,在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特意开着门,以防万一有人因为什么原因想和她说话的时候,她并没有感到悲伤,孤独,低落,难过,失望,或者在这个问题上过分纠结。她只是在第三次阅读《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读得很入迷,只在潜意识的深处对这个世界总体上的不合理有一丝恼怒。

外面传来车厢之间的门打开的声音,然后过道里出现了脚步声和一种奇怪的滑行的声音。赫敏放下《霍格沃茨:一段校史》,站起来把头伸出去--看看是不是有人需要帮忙--她看见一个穿着巫师袍子的小男孩,从身高来看大概是一年级或者二年级的学生,头上缠着围巾,看起来挺傻的。他的身边有一个小行李箱。她把头伸出去的时候,他正在敲一个关着的隔间的门,用被围巾捂住的声音问道:“对不起,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她没听见隔间里的回答,但是当男孩打开门的时候,她听见他问-除非她听岔了-“这里有人知道六个夸克的名字,或者去哪里找一个叫赫敏·格兰杰的一年级女生吗?”

当这个男孩再次关上隔间的门的时候,赫敏问:“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捂着围巾的脸转过来看着她,他说:“不能,除非你知道六个夸克的名字,或者告诉我去哪里找赫敏·格兰杰。”

“上,下,奇,粲,,你找赫敏·格兰杰有什么事?”

(注:现在通用是……)

隔着那么远其实很难分辨,但是她觉得看到了男孩在围巾后面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啊,原来你就是一个名叫赫敏·格兰杰的一年级女生,”被围巾捂住了的年轻的声音说。“而且也在霍格沃茨的火车上。”这个男孩向她和她的隔间走来,他的箱子跟在后面。“严格地说,我只要找到你就行了,但是我觉得我好像还需要跟你说话,或者邀请你去参加我的派对,或者从你那里拿到关键的魔法物品,或者发现霍格沃茨原来是建立在某个古代寺庙的废墟上面之类的。问题是,你到底是玩家,还是系统角色?”

赫敏张开嘴想要回答,可是她想不出该怎么回应...她刚才听到的这些话。这时这个男孩已经走到她面前,往隔间里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坐在了她对面的长椅上。他的箱子跟着爬进来,比之前的尺寸长大了三倍,以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挨着她的箱子趴下了。

“请坐,”男孩说道,“还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把门关上。别担心,我不咬人的,除非别人先咬我。”他一边说一边把头上的围巾解下来。

这个男孩居然以为她害怕他,这种诋毁令她猛力将门一甩,滑动门狠狠地撞到了墙上。她飞快地转过身,看见一张年轻的脸,明亮的绿眼睛里满是笑意,前额上有一个刺目的暗红色的伤疤。这令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思考。“我没说我是赫敏·格兰杰!”

“我没说你说你是赫敏·格兰杰啊,我说的是你就是赫敏·格兰杰。如果你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那是因为我什么都知道。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我的名字叫做哈利·詹姆·波特·伊万斯-维瑞斯,或者简称哈利·波特,我知道这也许对你来说不意味着什么-”

赫敏终于想起来了。前额的伤疤,闪电的形状。“哈利·波特!《现代巫师史》和《黑魔法的兴衰》还有《二十世纪的重大巫师界事件》里都有提到你。”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书里面的人,感觉怪怪的。

这个男孩眨了三次眼睛。“书里提到过我?也是,当然书里会提到我...好奇怪的想法。”

“我的天,你都不知道吗?”赫敏说。“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把能找到的资料都查一遍的。”

男孩的口气很冷淡。“格兰杰小姐,现在距离我去对角巷,发现我是个名人还不到七十二小时。我之前的两天都花在买科学书上了。请你相信我,我确实准备把能找到的资料都查一遍。”他犹豫了一下。“书上怎么说我?”

赫敏回想了一下,她没想到会有人测验这些书里的内容,所以她只读了一遍,不过还好只是一个月之前而已,所以她还记得很清楚。“你是唯一一个在死亡魔咒下活下来的人,所以你被称为‘大难不死的男孩’。你在一九八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出生,父母是詹姆·波特和莉莉·波特,她婚前叫做莉莉·伊万斯。在一九八一年十月三十一日,黑魔王,又名‘那个不能提及名字的人’袭击了你们家,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提及他的名字。之后他们在你父母的房子的废墟里发现你还活着,只是额头上多了一个伤疤,身边是‘那个人’烧焦了的尸体。首席巫师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把你送走了,没人知道送去了哪里。《黑魔法的兴衰》认为你能活下来是因为你的妈妈对你的爱,你的伤疤里有所有黑魔王的法力,还有半人马很害怕你,不过《二十世纪的重大巫师界事件》没有提到这些,而《现代巫师史》警告说关于你的猜想有很多都是胡说八道。”

男孩的嘴巴张大了。“有人告诉你在霍格沃茨的火车上等着哈利·波特,或者类似的话吗?”

“没有,”赫敏说。“是谁告诉你来找我的?”

“是麦格教授,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赫敏,你有照相式记忆吗?”

赫敏摇摇头。“不是照相式的,我一直希望是,但是我读课本的时候要读五遍才能全部记住。”

“是吗,”男孩用有点窒息的声音说。“我希望你不介意我测试一下-我不是不相信你,不过就像俗话说的,‘信任,但是要证实’。能够用实验证实的事情就不要留有疑问。”

赫敏有些得意地笑了笑。她最爱考试了。“来吧。”

男孩把手伸到身边的一个袋子里,说道:“《魔法药剂和药水》,阿森尼·吉格著”。他的手从袋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刚才他说的那本书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这个袋子马上变成了赫敏最想拥有的东西。

男孩把书翻到中间的一页,低头开始念。“如果你在制作敏捷油-”

“我从这里能看见那一页的内容!”

男孩把书竖起来,好让她看不见书的内容,又翻了几页。“如果你在制作让人能像蜘蛛一样攀爬的药水,在放入八眼巨蛛的蛛丝之后要放什么原料?”

“把蛛丝放进去以后,等着药水变成万里无云的清晨,地平线上八度,太阳升起八分钟之前的天空的颜色。逆时针搅拌八次,顺时针一次,然后加入八克独角兽的鼻屎。”

男孩把书重重地合上,放回袋子里,袋子小声地打着嗝把书吃掉了。“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我有个提议,格兰杰小姐。”

“提议?”赫敏疑心地问。女生不应该听这些话的。(译注:proposition在英文里有二义性,也有非分要求的意思。)

也是在这个时候,赫敏意识到这个男孩的另外一个奇怪之处-嗯,是各种奇怪之处中的一个。显然书里面的人说起话来也像一本书。这个发现还挺令人吃惊的。

男孩把手伸到袋子里说道:“一罐饮料”,拿出一个亮绿色的罐子。他把罐子递给她,说道:“我可以请你喝点什么吗?”

赫敏礼貌地接受了这罐碳酸饮料。事实上她也确实有点渴了。“谢谢你,”赫敏打开饮料说道。“这就是你的提议吗?”

男孩咳嗽了一声。“不是的,”他说。在赫敏开始喝的时候,他说,“我想请你帮我主宰这个宇宙。”

赫敏喝了一口饮料,放下罐子。“不要,谢谢,我不是坏人。”

男孩惊讶地看着她,好像他原本期待的是别的答案。“哦,我只是打个比方,”他说。“我指的是科学研究的方面,不是政治权力。'令所有可能的事发生'那一种。[3]我想做关于咒语的实验,探索其中的规则,把魔法带到科学的领域里去,合并巫师和麻瓜的世界,提高整个地球的生活水平,让人类的发展飞跃几百年,发现永生的秘密,进驻太阳系,探索银河,最重要的是,理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法术能做到的一切简直是厚颜无耻地匪夷所思。”

这个听起来还有点意思。“然后呢?”

男孩无法置信地瞪着她。“然后?这样还不够?”

“然后你想要我做什么?”赫敏问。

“当然是想请你来帮我一起做科学研究了。有了你的百科全书式的记忆,再加上我的智力和理性,我们简直可以立刻完成我们的研究项目,我说的'立刻'的意思是至少三十五年。”

赫敏开始觉得这个男生讨厌了。“我没见过你做过什么聪明的事啊。也许我可以让你来帮我做研究。”

隔间里出现了片刻的寂静。

“也就是说,你在要求我证明我的智力,”男孩在长长的停顿之后说道。

赫敏点点头。

“请允许我警告你,质疑我的智慧是危险的行为,会让你的生活变得不可思议。”

“没看出来,”赫敏说。她不知不觉地把绿色的饮料再次举到唇边。

“好吧,也许这个会让你看出来,”男孩说道。他向前倾身,专注地盯着她。“我已经做了一些实验,发现我用不着魔杖。我打个响指就能做到我想做的任何事。”

赫敏正在咽下一口饮料,她呛住了,咳嗽起来,亮绿色的液体从嘴里喷了出来。

洒在了她的崭新的,今天才第一次穿的女巫袍子上,在她上学的第一天。

赫敏尖叫起来。这个声音在关闭的隔间里听起来像防空警报一样刺耳。“啊!我的衣服!”

“别慌!”男孩说。“我来帮你搞定。看着!”他抬起一只手,打了个响指。

“你-”她低头看着自己。

绿色的液体还在,可是就在她眼前开始褪色消失了,才一会儿,她的衣服已经干干净净,好像上面从来没洒过饮料。

赫敏瞪着眼前的男孩,他笑得很得意。

无声无杖魔法!在他这个年龄?而且他三天前才拿到课本?

然后她想起书上说的,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往后退缩。黑魔王的所有法力!在他的伤疤里!

她急急忙忙地站起来。“我,我,我要去下厕所,你在这里等一下-”她得马上找到一个大人,告诉他们-

男孩的笑容消失了。“这只是个小花招而已,赫敏。对不起,我本来没想吓你的。”

她的手在门把上停住了。“花招?”

“是的,”男孩说。“你要我证明我的智力。所以我做了一件表面上看起来不可能的事,因为这是个炫耀的好办法。我并不是真的打个响指就能做到任何事。”男孩停顿了一下。“至少我不认为我可以,我还真没试过。”男孩举起手,再次打了个响指。“不行,没变出香蕉。”

赫敏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迷惑过。

男孩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又笑了。“我确实警告过你,质疑我的智慧会让你的生活变得不可思议吧。下次我警告你什么事的时候,请务必当真。”

“可是,可是,”赫敏结结巴巴地说。“那你做了什么呢?”

男孩的目光里有一种衡量和计算的表情,她从来没有在同龄的孩子那里见过这样的表情。“你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个独立的科学家,有没有我的帮助都无所谓,对不对?我们来看看你怎么调查这个令人迷惑的现象吧。”

“我…”赫敏的脑子里一阵空白。她热爱考试,可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考试。她拼命回忆着在她读过的书里面,科学家会做什么。她的头脑的齿轮打滑了,又重新卡上了,返回了如下进行科学调查项目的步骤:

第一步:提出一个假说。

第二步:做一个实验,测试你的假说。

第三步:测量结果。

第四步:用纸板做一个实验结果的海报。

第一步是提出一个假说。也就是说,试着想一想刚才可能发生了什么事。“好吧。我的假说是你在我的袍子上施了一个法术,能让任何沾上去的东西消失。”

“好吧,”男孩说,“这你的答案吗?”

最初的震惊过去了,赫敏的头脑开始正常工作。“等一下,这不可能。我没看见你碰过你的魔杖或者念过咒语,你怎么可能施展法术呢?”

男孩等着,表情不置可否。

“不过也许店里卖的袍子原本就加持了保持清洁的法术,给袍子加持这个法术还是挺有用的。你知道,是因为你之前就把自己的袍子弄脏过。”

现在男孩的眉毛抬起来了。“这是你的答案吗?”

“不是,我还没做第二步,‘做一个实验测试你的假说。’”

男孩再次闭上嘴,开始微笑。

赫敏看着她的饮料罐,她刚才随手放在窗边放杯子的地方了。她拿起来往里面看了看,还有三分之一。

“好吧,”赫敏说,“我想做的实验是倒一点饮料在我的袍子上,看看会怎么样,我的预测是污渍会消失。但是如果我搞错了的话,就会弄脏我的袍子,我不想那样。”

“倒在我的袍子上好了,”男孩说,“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弄脏你的袍子了。”

“可是-”赫敏说。这种思路好像不太好,可是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我的箱子里还有备用的袍子,”男孩说。

“可是你没地方换啊,”赫敏反对说。然后她想到一个办法,“不过我想我可以离开一会儿,关上门-”

“我在箱子里也有换衣服的地方。”

赫敏看着他的箱子,她开始疑心他的箱子也比她的特别。

“好吧,”赫敏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她很小心地在男孩的衣角上倒了一点绿色的饮料。然后她瞪着这个污渍,努力回想上次的饮料是在多久以后消失的...

绿色的污渍不见了!

赫敏松了口气,无论如何,她总算不用去面对黑魔王的所有法力了。

下面,第三步是测量结果,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看到污渍消失就算是完成了。而且她想她可以跳过第四步,做纸板海报的部分。“我的答案是袍子上有法术,可以保持自身清洁。”

“不对,”男孩说。

赫敏感到一阵失望。她非常希望自己不要有那样的感觉,这个男孩又不是老师,可是这仍然是一个考试,而她答错了一道题,这总是让她感觉像肚子上被人打了一拳。

(但是她从未因为这种感觉止步不前,甚至从未让它影响她对考试的热爱,这就差不多概括了你需要了解的赫敏·格兰杰的一切。)

“可悲的地方在于,”男孩说,“你大概做了所有书上让你做的事。你做了一个预测,用来区分袍子被施过法术和没有被施过法术的情况,然后做了个实验,根据实验结果排除了袍子没有被施过法术的假说。可是除非你读的是最最好的书,不然他们不会教给你正确的科学方法。他们的这种方法可以用来写一篇爸爸老是抱怨的论文,但却不能真的找到正确的答案。所以让我解释一下-在不泄露答案的前提下-你这次在哪里做错了,然后我会再给你一次机会。”

她开始痛恨这个男孩高高在上的语气,他和她一样,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罢了。可是相比之下,还是搞清楚她做错了什么更重要。“好吧。”

男孩的表情专注起来。“有一个名叫2-4-6任务的游戏,是根据一个著名的实验设计的。玩法是这样:我有一个规则-我知道这个规则,但是你不知道-有些三个数的数列符合这个规则,有些不符合。2-4-6是一个符合规则的数列。实际上…让我把这个规则写下来,然后折起来给你,好让你知道这个规则是不变的。请你先别看,因为从刚才的情况来看,我推断出你能倒着看书。”

男孩向他的袋子要了“纸”和“自动铅笔”,她在他写下规则的时候紧紧闭着眼睛。

“好了,”男孩说,递给她一张仔细折好的纸。“把它放在你的口袋里,”她照做了。

“好了,玩法是这样,”男孩说,“你告诉我一个三个数的数列,如果符合规则,我就说‘是’,如果不符合规则,我就说‘不是’。就好像我是大自然,这个规则是我的一个自然规律,而你在研究我。你目前已知的是,2-4-6是一个符合规则的数列。当你做完所有的实验以后-随便问我多少个数列都可以-你停下来,猜测这个规则是什么,然后打开那张纸,看你猜得对不对。你听懂了吗?”

“当然听懂了,”赫敏说。

“开始。”

“4-6-8”赫敏说。

“是,”男孩说。

“10-12-14”,赫敏说。

“是,”男孩说。

赫敏尽量多想一点,因为她似乎已经做完了所有必要的测试,但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对不对?

"1-3-5."

“是。”

“-3,-1,1。"

“是。”

赫敏想不出还能做什么了。“规则是数列里的每一个数都必须比前面一个大2.”

“现在假设我告诉你,”男孩说,“这个考试比表面上看起来难,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大人能做对。”

赫敏皱起眉头。她到底忽略了什么呢?然后,忽然,她想到了一个需要做的测试。

“2-5-8!”她胜利地说。

“是。”

"10-20-30!"

“是。”

“真正的规则是每个数必须比前面一个大同样的数值。不一定是2.”

“很好,”男孩说,“把纸拿出来吧,看看你猜得对不对。”

赫敏把纸从口袋里拿出来打开。

三个实数,从小到大排列。

赫敏的下巴掉下来了。她强烈地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其不公正的对待,这个男孩是个肮脏可恶的骗子,可是她在回想的时候,却想不起来他给过什么错误的答案。

“你刚刚发现的现象叫做‘确认偏差’,”男孩解释道。“你的心里有一个预想的规则,你一直在测试符合这个规则的数列。可是你没有去测试那些不符合这个规则的数列。实际上,你得到的答案里连一个‘不是’都没有,所以即使最后的规则是‘随便三个数’,也能成立。这就像大家总是设计实验来证实他们的假想,而不是证伪他们的假想-这两种错误并不是完全相同,但是很像。你必须学会看到事情的反面,学会正视黑暗。在这个实验里,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大人得到了正确答案。很多其他人提出了非常复杂的设想,而且对他们的错误答案信心十足,因为他们做了很多实验,每一次的答案都和预想的相同。”

“现在,”男孩说,“你想重新试试解决之前的问题吗?”

他的眼神现在非常专注了,好像这才是真正的考试。

赫敏闭上眼睛,努力集中精神。她的袍子下面出汗了。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是她的所有考试里最需要努力思考的一场,甚至也许是第一次在考试的时候需要思考。

她还能做什么其他的实验呢?她有一只巧克力青蛙,她要不要擦一点在上面,看看它会不会消失?但是这还是不像那个男孩说的所谓正视事物的反面的思考方式。如果巧克力青蛙的污渍消失了的话,她的这个实验仍然是在证实她的假想,而不是证伪。

所以,根据她的假说…饮料在什么时候应该不消失呢?

“我要做一个试验,”赫敏说。“我想倒一点饮料在地上,看看它会不会不消失。你的袋子里有没有纸巾,好让我在实验不成功的情况下擦掉地上的饮料?”

“我有餐巾纸,”男孩说。他看起来仍然不置可否。

赫敏拿着罐子,倒了一点饮料在地上。

几秒钟以后,它消失了。

然后她恍然大悟,恨不得踢自己一脚。“当然了!这罐饮料本来就是你给我的!不是袍子上有法术,一直是饮料上有法术!”

男孩站起身来,庄重地向她鞠了一躬。他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那么…我可以帮助你做研究吗,赫敏·格兰杰?“

“我,嗯…”赫敏还沉浸在找到正确答案的快乐中,可是她不太确定该怎么回应这句话。

他们被人打断了,有人在轻轻地,试探地,悄悄地,很不情愿地敲门。

男孩转脸去看窗外,说道,“我没戴围巾,可以请你去应一下门吗?”

赫敏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孩-不,‘大难不死的男孩’-之前一直把围巾裹在头上,而且因为现在才想到觉得有点傻。实际上还挺意外的,她还以为哈利·波特会自豪地把自己展现给大家看;这让她想到,也许他实际上比看起来要害羞。

赫敏打开门的时候看到一个发抖的小男孩,看上去和他的敲门声一模一样。

“对不起,”男孩小声说,“我的名字是纳威·隆巴顿。我在找我的宠物蛤蟆,可是在这节车厢里哪里都找不到…你看见我的蛤蟆了吗?”

“没有,”赫敏说,她的乐于助人的精神立刻马力全开了。“这节车厢的其他隔间你都查过了吗?”

“是的,”男孩小声说。

“那我们只好去看看所有其他的车厢了,”赫敏轻快地说。“我来帮你。对了,我的名字是赫敏·格兰杰。”

小男孩看起来感激得要晕过去了。

“等一下,”另一个男孩-哈利·波特-说道。“我不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

纳威看起来要哭出来了,赫敏愤怒地转过身面对哈利。如果哈利·波特是那种因为不想被打断就能扔下一个小男孩不管的人…“什么?为什么不是?”

“是这样的,”哈利·波特说,“一间一间地检查整辆火车要花不少时间,而且有可能还是找不到这只蛤蟆。如果我们在火车到霍格沃茨之前还是找不到的话,他就麻烦了。所以更好的办法是让他直接去最前面的车厢,各个学院的级长都在那里,请一个级长帮忙。我一开始找你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赫敏,不过他们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是如果是找一只蛤蟆的话,他们说不定知道一些法术或者有一些魔法道具,可以比我们更容易找到。我们毕竟才一年级而已。”

这…确实很有道理。

“你觉得你可以自己去级长的车厢吗?”哈利·波特问道。“我有一些个人的理由,不太想抛头露面。”

纳威忽然倒吸一口气,退了一步。“我记得你的声音!你是混乱魔王中的一个!你是给我巧克力的那一个!”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

哈利·波特从窗边转回头,戏剧性地站起身来。“我哪有!”他愤慨地说。“你看我像是那种给孩子发糖的恶棍吗?”

纳威的眼睛睁大了。“你是哈利·波特?那个哈利·波特?你?”

“不是的,我只是一个哈利·波特,这辆火车上一共有三个我-”

纳威小声地尖叫了一声,跑了。走道里传来一阵惊慌的脚步声,然后车厢之间的门打开又关上了。

赫敏重重地坐回椅子上。哈利·波特关上门,坐回到她旁边。

“请你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好吗?”赫敏用微弱的声音说。她不知道呆在哈利·波特身边是不是意味着事情总会这样莫名其妙。

“哦,是这样的,弗雷德,乔治和我在火车站看到了这个可怜的小男孩-送他来的那个女人已经走了一会儿了,他看上去怕得要命,就像他确定会有食死徒来攻击他似的。然后因为俗话说,对一件事情的恐惧往往比事情本身还糟糕,所以我想,如果让他的恶梦成真的话,他就会发现事实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可怕,这对他会有好处-”

赫敏张大了嘴巴坐在那里。

“-所以弗雷德和乔治施展了一个法术,让我们脸上的围巾变成黑色的雾气,好像我们是国王的亡灵,而那些雾气是我们坟墓里的寿衣-”

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件事的发展方向。

“-我们把我买的糖全部塞给他,然后又说,'来,我们给他点钱吧!哈哈哈!给你几个铜纳特,小家伙!给你一个银西可!'然后在他旁边跳舞,邪恶地大笑,诸如此类。我觉得一开始有些人想要阻止我们,但是旁观者的冷漠让他们没有立刻行动,而等到看见我们在干什么的时候,他们又完全给搞糊涂了。最后他特别小声地说了一句‘走开’,我们三个就尖叫着跑掉了,大喊着被光烧伤了之类的话。希望他以后不会再那么害怕被人欺负了。顺便说,这个叫脱敏治疗。”

好吧,她没有猜到这件事的发展方向。

赫敏的主要功能之一,义愤填膺开始熊熊燃烧,即使她心里的一部分确实理解了他们做的事。“太糟糕了!你太可恶了!那个可怜的男孩!你那么做太卑鄙了!”

“正确的词应该是好玩才对,而且无论如何,你问的问题是错的。正确的问题是,我做的事到底是好处多于坏处,还是坏处多于好处?如果你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什么看法,我很愿意洗耳恭听,不过在此之前恕我不能接受其他的批评。我当然同意我做的事看上去很可怕,很欺负人,很卑鄙,因为关系到一个吓坏了的小男孩之类的,可是这根本不是关键的问题,对不对?顺便说,这个叫做唯结果论,它的意思是,一个行为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不取决于它看上去坏不坏,是不是卑鄙,等等,唯一的问题是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造成的后果是什么。”

赫敏张开嘴想说些怒不可遏的话,然而不巧的是,她忘了开口之前先得想好要说什么。最后她说出来的不过是,“万一他做恶梦怎么办?”

“老实说,他用不着我们帮忙也会做恶梦。如果他的恶梦变成了这个,那也是梦见可怕的怪物给你巧克力,那正好是我们的目的所在。”

赫敏每次想要表示应有的愤怒的时候,她的脑子就变得一团混乱。“你的生活总是这么奇怪吗?”她最后终于问道。

哈利·波特的脸散发出自豪的光彩。“是我令它这样奇怪的。你看到的是大量艰苦的工作和努力之后的成果。”

“所以…”赫敏说,很尴尬地发现没词了。

“所以,”哈利·波特说,“你现在知道多少科学?我会微积分,懂一些贝叶斯概率理论和决策学和很多认知科学,读过《费曼物理学讲义》的第一部和《不确定情况下的判断:启发式研究和偏差》和《影响力:科学和实践》还有《不确定世界里的理性选择》还有《哥德尔,埃舍尔,巴赫》还有《更远的一步》还有-”

接下来的测验和反测验持续了几分钟,又被胆怯的敲门声打断了。“进来,”她和哈利·波特几乎同时说,门打开了,还是纳威·隆巴顿。

纳威现在真的在哭了。“我去到前面的车厢,找到了一个级-级长,可是他对-对我说级长不管蛤-蛤蟆找不到了这种小事。”

‘大难不死的男孩’的表情变了。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线。当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变得非常冷酷。“他是什么颜色?绿色和银色吗?”

“不-不是,他的级长卡是红-红色和金色的。”

“红色和金色!”赫敏脱口而出。“可是这是格兰芬多的颜色啊!”

哈利·波特发出愤怒的嘶嘶声,一种很吓人的像是活蛇发出来的声音,令她和纳威都畏缩了一下。“我猜,”哈利·波特怒道,“帮一年级的学生找蛤蟆还不够英勇,配不上让格兰芬多的级长费心。来,纳威,这次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大难不死的男孩’会不会多点人注意。我们先找一个应该会法术的级长,如果不行,就去找个不怕麻烦的级长,如果那也不行,我就去号召我的粉丝,如果有必要,我们把这辆火车一个螺钉一个螺钉地拆开来。”

‘大难不死的男孩’站起来,拉住纳威的手。赫敏忽然意识到他们原来差不多高,感到很不适应;她的脑子里有一部分坚持认为哈利·波特至少要比他实际的高度高一英尺,而纳威则至少矮六英寸。

“在这儿呆着!”哈利·波特厉声对她说道-不,等等,是对他的行李箱说的-然后他坚决地关上身后的门,走掉了。

她也许应该和他们一起去的,可是有一瞬间哈利·波特忽然变得那么可怕,令她实际上很庆幸自己没想到提议这件事。

赫敏的心里乱极了,没办法再继续阅读《一段校史:霍格沃茨》。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辆轧路机重重碾过去了,碾成了一张薄饼。她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有什么感受,或者为什么。她只是坐在窗边,看着飞驰而过的景色。

事实上,至少她确实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有些难过。

也许格兰芬多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

--------------------------------------------------------------------------

[1]确认偏差:http://en.wikipedia.org/wiki/Confirmation_bias

[2]出自科幻小说《2010太空漫游》,原文是:“所有这些世界都是你的,除了木卫二。不要试图在那里登陆。”:http://zh.wikipedia.org/wiki/2010太空漫遊

[3]‘令所有可能的事发生’:出自弗兰西斯·培根的科幻小说《新大西岛》:http://baike.baidu.com/view/1523539.htm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评论(16)
热度(337)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