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五章 基本归因误差[1]

授权和转载须知

J·K·罗琳正盯着你呢。你感到她的目光了吗?她正用她的罗琳射线阅读你的心。

 --------------------------------------------------------------------------

“以他所处的环境,除非有超自然的力量,才能让他的的道德标准和你相同。”

 --------------------------------------------------------------------------

莫克商店是家很别致,甚至可以称为可爱的小店,隐藏在对角巷附近的一条小街上的魔法手套店后面的一家蔬菜店的后面。令人失望的是,店主不是一个满脸皱纹的干瘪老太婆,而只是个穿着褪色的黄色袍子,看起来有点神经质的年轻女人。她的手里现在正拿着一个超级QX31莫克袋,它的卖点是一个能自动扩张的袋口,和一个无法探测的扩张魔法:你可以放很大的东西进去,当然总的容量还是有限的。

哈利坚持要马上来这里,立刻——在不引起麦格教授疑心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坚持了。哈利有件东西必须马上放到袋子里。这件东西不是麦格教授允许他从古灵阁取出来的那袋金加隆,而是他跌倒在金币堆上以后偷偷抓起来塞到口袋里的那一把。当时跌倒确实是个意外,但是哈利从来不是一个随便放弃机会的人...其实那真的是一件临时起意的事情。在那之后他一直把那袋合法的金加隆拎在裤子口袋附近,好假装叮叮当当的声音都是从合法的金加隆袋子里发出来的。

现在的问题是,怎样在不被抓住的情况下把其他的金币偷偷放到莫克袋里去。这些金币本来就是他的,可是也是他偷的——自偷?自己偷自己的东西?

哈利抬起头,把目光从柜台上的超级QX31莫克袋移开。“我可以试一会儿吗?确认一下,嗯,它每次都管用?”他睁大了双眼,装出小男孩天真爱玩的表情。

不出所料,在哈利反复十次把金币袋扔进莫克袋,伸手进去,小声地说“金币袋”,又把它重新拿出来以后,麦格教授走开去看店里的其他商品了,店主也跟着转过头去注意她。

哈利用左手把金币袋放进莫克袋;他的右手紧紧攥着一把金币,从裤袋里拿出来,伸进莫克袋,松手,然后(小声地说“金币袋”)又把之前的金币袋拿出来。然后金币袋回到他的左手,又给放回莫克袋,哈利的右手又回到他的裤袋...

麦格教授回头看了他一次,可是哈利没有停顿,也没发抖,她似乎一点也没察觉。但是其实也很难说,不能低估有些大人的幽默感。如此三次以后,他的工作完成了,哈利估计他大概偷了自己三十个金加隆。

哈利伸手抹去额头上的细汗,长长出了口气。“我就买这个。”

付出十五个金加隆以后(显然,这袋子的价格是魔杖的两倍),哈利拿着他的超级QX31莫克袋,和麦格教授一起推门走出商店。店门这时变成了一只手,向他们挥手再见,那种景象让哈利觉得有点反胃。

这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你真的是哈利·波特吗?”老人低声问道,一颗巨大的泪珠从他的脸颊上滑落。“这种事你不会撒谎吧?谣言说你其实没能逃过死亡魔咒,所以我们才会在那之后再也没听到过你的消息。”

……看来麦格教授的化装术在更有经验的巫师面前不太管用。

麦格教授听见有人问“哈利·波特?”的时候就伸手抓住了哈利的肩膀把他拉到旁边的一条小街上去了。那个老人跟了上来,不过还好没有其他人听到。

哈利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他真的是哈利·波特吗?“我只知道别人告诉我的事情,”哈利说。“我又不记得生下来的事。”他的手拂过前额。“这道伤疤从我记事的时候就有了,而且从我记事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哈利·波特。但是,”哈利沉思道,“如果有足够的动机来完成一个阴谋的话,随便找个孤儿养大,让他相信自己就是哈利·波特也不难——”

麦格教授恼怒地伸手拂过脸颊。“你和你的爸爸,詹姆,一年级来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且凭你的性格,我就可以作证你和那个格兰芬多的祸害有血缘关系。”

“她可能参与了这个阴谋,”哈利指出。

“不会,”老人颤巍巍地说道。“她说得对。你的眼睛和你妈妈一模一样。”

“嗯,”哈利皱眉。“我想你可能也参与了——”

“够了,波特先生。”

老人抬起一只手,好像想摸摸哈利,但是又放下了。“我只是很高兴你还活着,”他低语道。“谢谢你,哈利·波特。谢谢你做过的事……现在我不打扰你了。”

他的拐杖声慢慢地走远了,出了巷子,走到对角巷的主街上。

教授往四周看了看,她的表情很紧绷,很可怕。哈利自动跟着往四周看。但是这条小巷看起来除了落叶之外什么也没有,在通向对角巷的路口,只能看见匆匆而过的行人。

最后麦格教授的表情终于放松了。“刚才那样不好,”她低声说。“我知道你不习惯这个,波特先生,可是大家是真的关心你。请你对他们亲切一些。”

哈利看着自己的鞋子。“他们不该这样的,”他带着一丝苦涩说。“我是说,关心我。”

“是你把他们从‘那个人’的手里救出来的,”麦格教授说。“他们怎么可能不关心呢?”

哈利看着女巫尖尖的帽子下面严肃的脸孔,叹了口气。“如果我说这是基本归因误差的话,你肯定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确实不明白,”教授用她的标准苏格兰口音回答,“可是请劳驾解释一下,波特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

“嗯……”哈利说,努力设法描述麻瓜科学里的这一小部分。“比如说你去上班,看见你的同事正在踢桌子出气。你会想,‘这人怎么这么暴躁。’而你的同事却在回想上班的路上有人是如何把他撞到墙上,还对他大吼大叫。在他看来,无论谁碰见这种事都会生气的。我们在观察其他人的时候,喜欢用性格来解释别人的行为,但是在反观自身的时候,却觉得自己的行为是环境决定的。每个人的故事对他们自己来说都是合情合理的,可是我们在观察别人的时候却看不到他们身后的所有历史。我们只在某一个场景下注意到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其他的场景下会怎么做。所谓基本归因误差就是说,我们倾向于用永久不变的特征来解释实际上是由环境和背景造成的行为。”这个理论是有一些非常漂亮的实验论证的,不过哈利没有提到这些细节。

女巫的眉毛在她的帽子下扬起。“我想我听懂了……”麦格教授慢慢地说。“但是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哈利用力踢墙,踢到脚都痛了。“大家认为我从‘那个人’手里救了他们,是因为我是某种伟大的光明战士。”

“有能力消灭黑魔王的人……”女巫喃喃道,她的声音里有一种奇怪的讽刺意味。

“没错,”哈利说,恼怒和挫败感在心里打架,“好像我打败黑魔王是因为我拥有什么永久不变的能消灭黑魔王的特征似的。我那时候才十五个月!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怀疑这就像俗话所说的,是偶然的环境因素。显然和我的性格没关系。人们在意的不是我,他们其实根本没注意到我,他们只是想和一个拙劣的解释握手。”哈利停顿了一下,看着麦格教授。“你知道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吗?”

“我是想到了一个可能……"麦格教授说。“我是说,在认识你以后。”

“什么可能?”

“你打败了黑魔王是因为你比他还糟糕,你能逃过死亡魔咒是因为你比死还可怕。”

“哈。哈。哈。”哈利继续大力踢墙。

麦格教授轻声笑了。“下面带你去摩金夫人的成衣店吧。我担心是你的麻瓜衣服太引人注目了。”

他们在路上又遇到两位过来祝福他的人。

摩金夫人成衣店的店面完全乏善可陈,普通的红色砖墙,玻璃窗里陈列着普普通通的黑袍子。这些袍子不会发亮,也不变化,也不旋转,也不发射奇怪的射线到你的衬衫里呵你痒痒。从窗户里望进去,只能看见普普通通的黑袍子。店门大开着,像是告诉大家这里没有秘密,也没有什么需要掩饰。

“你试衣服的时候我要离开几分钟,”麦格教授说。“可以吗,波特先生?”

哈利点点头。他极度痛恨买衣服,这个年老的女巫想法和他相似,他完全能够理解。

麦格教授的魔杖从袖子里伸出来,轻轻敲了一下哈利的头。“你在试衣服的时候不能欺骗摩金夫人的感官,所以我把刚才化装的魔咒除掉了。”

“呃……”哈利说。这个确实让他有点担心;他还没习惯自己是“哈利·波特”这件事。

“我和摩金夫人是霍格沃茨的同学,”麦格说。“即使在那个时候,她也是我见过的最镇静的人之一。哪怕‘那个人’本人走进她的商店,她也不会大惊小怪。”麦格教授的声音流露出怀念和深深的赞许。“摩金夫人不会打扰你的,也不会让其他人打扰你。”

“你要去哪里?”哈利问。“以防万一,你知道,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的话。”

麦格教授严厉地看了哈利一眼。“我去那里,”她说,指向街对面的一栋建筑,上面的招牌是一个木头酒桶,“去买杯喝的,我现在非常需要这个。你只许试衣服,不许玩别的花样。我很快就会回来找你,我期望那时候摩金夫人的商店还没倒塌,也没在任何意义上起火。”

摩金夫人是个忙忙碌碌的老太太,看到哈利前额上的伤疤的时候一声没吭。她的一个助手似乎想说什么,被她狠狠地看了一眼又咽回去了。摩金夫人拿出一套活泼地扭来扭去的布条,似乎那就是尺子,开始工作:检查她的艺术载体。

哈利的旁边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尖尖的下巴,超级酷炫的浅金色头发,似乎已经快要试完了。摩金的另一个助手正在帮这个浅色头发的男孩子试一件棋盘格的袍子;她不时用魔杖点一点他的袍子,袍子就会放松或者收紧。

“你好,”小男孩说。“你也要去霍格沃茨上学吗?”

哈利已经可以预见到到谈话的方向,这一刹那的挫败感让他决定自己忍无可忍了。

“好天爷,”哈利低语道,“不会吧。”他把眼睛睁圆了。“您的……名字,先生?”

“德拉科·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说道,看起来有点困惑。

“真的是你!德拉科·马尔福。我——我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荣幸,先生。”哈利很想让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可惜不行。其他人一般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哭了。

“哦,”德拉科说,听上去有点糊涂。然后他的嘴边展开一个得意的笑容。“很高兴能遇到清楚自己地位的人。”

其中的一个助手,之前似乎认出了哈利的那一个,发出一声压抑住了的呛咳声。

哈利继续飞快地诉说着。“见到你太开心了,马尔福先生。简直是无法言喻的开心。我们居然是霍格沃茨同一年级的同学!我的心都要醉了。”

哎呀。最后一句听起来有点怪,怎么好像在和德拉科调情似的。

“我也很高兴,能得到和马尔福家族的名望相配的尊敬,”另一个男孩回答道,他的脸上带着笑容,就是那种至高无上的国王会恩赐给最卑贱的臣民的笑容,如果那个臣民贫穷但却诚实的话。

哎……该死,哈利想不出来下面要说什么了。有了,每个人都想和哈利·波特握手,所以——“先生,等我试完衣服以后,能请您屈尊和我握个手吗?这样我今天就没有其他的企求了,不,还不止,这个月,实际上,我整个的一生都会感到满足了。”

淡金色头发的男孩子瞪着他。“你为马尔福家族做过什么,使你配享这样的特权呢?”

哦,下次谁再想握我的手,我一定要在他身上试试这个。哈利低头致意。“不,不,先生,我理解。很抱歉提出这样的要求。事实上,我若能替您擦鞋都是一种荣幸。”

“没错,”另一个男孩子抢白道,严厉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说看,你觉得你会分到哪个学院呢?我肯定是去斯莱特林学院的,和我爸爸卢修斯一样。你的话,我猜是赫奇帕奇学院,或者是家养小精灵学院也说不定。”

哈利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麦格教授说,在她见到过和听说过的有史以来的所有人里面,我是最拉文克劳的人,到了这样的程度,以至于罗伊纳·拉文克劳本人都会建议我多出去活动活动,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而且我无疑会给分到拉文克劳学院,除非那只帽子大声尖叫到让大家都听不清楚内容的程度,引用完毕。”

“哇,”德拉科·马尔福说,听起来有点钦佩。他有些怅惘地叹了口气。“你的恭维很厉害,反正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你在斯莱特林学院也能过得很好。通常只有我爸爸才有人这么奴颜婢膝地奉承。现在我要去霍格沃茨上学了,我希望其他的斯莱特林也会这样讨好我…所以,我猜这是个好兆头吧。”

哈利咳嗽一声。“实际上,抱歉,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哦得了吧!”男孩以强烈的失望语气说道。“那你刚才在做什么?”马尔福的眼睛因为突然的疑心睁大了。“还有,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马尔福家族?你穿的那是什么衣服?你的父母是麻瓜吗?”

“我有两位父母过世了,”哈利说。他的心刺痛了一下。这么说的话——“我的另外两位父母是麻瓜,是他们把我养大的。”

“什么?”德拉科说。“你是谁?”

“哈利·波特,很高兴认识你。”

“哈利·波特?”德拉科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哈利——”他忽然住了嘴。

一阵短暂的沉默。

然后,以崭新的热情,“哈利·波特?那个哈利·波特?天啊,我一直都想认识你!”

照顾德拉科的助手发出一声像被掐住了喉咙的声音,可是她继续工作,抬起德拉科的手臂,小心地把他的棋盘格袍子脱下来。

“闭嘴,”哈利建议说。

“可以请你签名吗?不,等等,我想先和你合个影!”

“闭嘴闭嘴闭嘴。”

“我好开心能见到你啊!”

“去死。”

“可是你是哈利·波特耶,魔法世界的伟大的救星!所有人的英雄,哈利·波特!我一直都想长大了要变成你那样,就可以——”

德拉科把没说完的话硬生生截断,脸上的表情因为绝对的恐怖凝固了。

高个子,银发,质地极端考究的黑色袍子透着冷冷的优雅。一只手里握着银手柄的手杖,只因为给握在那只手里,就被赋予了一股致命武器的杀气。这个人的双眼以一种刽子手的冷静注视着这个房间,对于他来说,杀戮不是痛苦的事,甚至不是令人渴望的禁忌,而只是像呼吸一样普通自然。

此刻从打开的门外走进来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德拉科,”这个男人低声怒道,“你说什么?”

在一刹那同情的惊慌中,哈利制定了一个营救计划。

“卢修斯·马尔福!”哈利·波特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卢修斯·马尔福?”

摩金夫人的其中一个助手必须转过身去面对着墙壁了。

冰冷的带着杀意的双眼注视着他。“哈利·波特。”

“我实在太,太荣幸了,居然能见到您!”

阴沉的眼睛睁大了,致命的威胁被震惊的表情取代。

“您的儿子告诉了我您的一切,”哈利滔滔不绝道,几乎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一直尽快地说话。“但是当然我之前就知道您了,所有人都知道您,伟大的卢修斯·马尔福!最受人尊敬的斯莱特林学院的骄傲,我一直想争取分到斯莱特林学院,因为我听说您在小时候在那里念书——”

“你说什么,波特先生?”商店外面传来一声尖叫,麦格教授在一秒之后冲了进来。

她脸上的表情那么恐怖,让哈利的嘴巴忽然张开了,然后哑口无言。

“麦格教授!”德拉科喊道。“真的是您吗?我从我爸爸那里听说了好多好多您的事,我一直想争取分到格兰芬多学院,这样就可以——”

“什么?”卢修斯·马尔福和麦格教授一齐吼道。他们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同时转过头来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不约而同地后退,像在表演双人舞一样。

然后是一阵混乱,卢修斯一把抓住德拉科,把他拖出了商店。

接着是一阵沉默。

麦格教授的左手拿着一个小小的酒杯,在匆忙中倾斜了,红酒慢慢流出来,在地上聚成了小小的一滩。

麦格教授大步往商店里面走,一直走到摩金夫人面前。

“摩金夫人,”麦格教授说,她的声音很平静。“刚才这里怎么回事?”

摩金夫人沉默地看了她四秒钟,然后开始狂笑。她靠着墙倒下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让她的两个助手也忍不住了,其中一个四肢着地趴在了地上,歇斯底里地格格笑着。

麦格教授慢慢地转过身看着哈利,表情冰冷。“我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只有六分钟。六分钟而已,波特先生,你看看钟。”

“我就开了个玩笑,”哈利在周围歇斯底里的大笑声中抗议道。

“德拉科·马尔福在他爸爸面前说想去格兰芬多学院!这不是开玩笑能做到的!”麦格教授顿了一下,吸了口气。“‘试衣服’这句话在哪里让你觉得听起来像‘请你对整个宇宙施展一个混淆咒’?”

“在当时的情况下,他那么说是合情合理的——”

“不。不必解释了。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永远不想。不管你拥有的黑暗能力是什么,它会传染,我可不想变成可怜的德拉科·马尔福,可怜的摩金夫人,或者她的可怜的两个助手那样。”

哈利叹了口气。显然麦格教授现在没心情去听他的合理解释。他看看摩金夫人,还在靠着墙喘气,看看摩金夫人的两个助手,现在都已经笑倒在地上了,最后他低头看看他自己,他的身上还绕着尺子。

“我还没试完衣服,”哈利和蔼地说。“不然你再去喝一杯?”

--------------------------------------------------------------------------

1.基本归因误差:http://baike.baidu.com/view/1473778.htm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评论(44)
热度(458)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