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一章 极小概率的一天

授权和转载须知

声明:哈利·波特归J·K·罗琳所有,而理性的思考方式不专属于任何人。

大家普遍认为这篇小说的情节是在第五章左右真正展开的。如果你看到第十章还是不喜欢,请放弃。

故事里提到的科学都是真正的科学。但是请注意,在科学的领域之外,小说里的人物的观点并不代表作者的观点。主角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全部都是明智的,而那些黑暗的角色所给出的建议往往是不值得信任的,或者具有危险的两面性。

------------------------------------------------ 

月光下有一道细小的银色闪光,比发丝还细……

(穿着黑色袍子的身影,倒下)

……鲜血大量涌出,有人尖叫出一个词。

------------------------------------------------ 

墙上的每一寸空间都被书架盖住了。每个书架有六层,几乎碰到天花板。有的书架上满满地堆着精装的书册:科学,数学,历史,各种各样。其他的书架分两层放着平装本的科幻小说,后面一层的书用旧纸巾盒子或者木块垫起来,以便越过前排的书能看到后排的书名。但是还是放不下。书从书架上满出来,溢到桌子和沙发上,又在窗户下边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

这里是德高望重的教授迈克·维瑞斯-伊万斯,他的夫人佩妮·伊万斯-维瑞斯,和他们的养子哈利·詹姆·波特-伊万斯-维瑞斯家的客厅。

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还有一个没贴邮票的黄色羊皮纸信封,上面用翠绿的墨水写着:收件人:H·波特先生。

教授正和夫人针锋相对地谈话,不过他们都没有提高声音。教授认为大喊大叫是缺乏教养的表现。

“你在开玩笑,”迈克对佩妮说。他的语气表明,他非常担心她并不是在开玩笑。

“我妹妹是个女巫,”佩妮重复说。她看起来很害怕,可还是坚持着她的立场。“她的丈夫是个巫师。”

“荒唐!” 迈克尖锐地指出,“他们参加了我们的婚礼 —— 还有圣诞节也来过 ——"

“我让他们别告诉你,” 佩妮小声说,“但是这是真的。我见过——”

教授翻了翻眼睛。“亲爱的,我理解你,你对怀疑主义的文献还不熟悉。你恐怕不知道,一个专业的魔术师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看起来不可能的事。你还记得我是怎么教哈利弄弯勺子的吗?如果他们貌似能看穿你的思想的话,那种技巧有个名字,叫冷分析——”

“不是弄弯勺子这种事——”

“那是什么呢?”

佩妮咬着嘴唇。“我没办法对你说。你会觉得我——” 她咽了一下口水,“听我说,迈克。我不是——一直像现在这样——” 她指了指自己,好像在指出自己优美的曲线,“这是莉莉做的。因为我-因为我求她的。我求了她很多年。莉莉一直比我美,我……我因为这个一直对她很凶。然后她还会魔法,你能想象我的感受吗?我求她用她的魔法把我也变美,如果我不能有魔法的话,至少让我变美吧。”

佩妮的眼里蓄满了泪珠。

“莉莉一直不同意,她编了很多可笑的理由,什么对姐姐好一点就会引发世界末日啦,有个半人马警告她不可以啦-最最荒唐的理由,我恨死她了。后来我大学毕业了,开始和一个名叫威农·德思礼的男孩子约会,他很胖,但是他是唯一一个肯和我说话的男孩子。然后他说他想要孩子,他的大儿子的名字要叫做达力。我想,什么样的父母才会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叫达力·德思礼啊?我在那一刻清清楚楚地看到我的将来,我再也受不了了。我给妹妹写信,对她说如果她不肯帮我的话,我就去——”

佩妮停住了。

“总而言之,” 佩妮小声说,“她屈服了。她告诉我说很危险,我说我不在乎。我喝下她的魔法药水,生了几个星期的病,病好的时候,我的粉刺没有了,身材变好了,而且……我变成美女了,大家开始对我很好。”她的声音哽咽了,“从那以后我对妹妹再也恨不起来了,何况后来又看到了她的魔法带给她的结局——”

“亲爱的,” 迈克温柔地说,“你生病了,因为卧床的缘故丰满了一些,然后你的皮肤自己变好了。也可能你在生病的时候改变了饮食习惯——”  

“她是女巫,” 佩妮重复道,“我亲眼见过的。”

“佩妮,” 迈克说道,他的声音渐渐变得不耐烦,“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我解释为什么吗?”

佩妮绞着双手,看起来快要哭出来了。“亲爱的,我知道我说不过你,可是这件事你一定要相信我——”

“爸爸!妈妈!”

两人停下来看着哈利,就像刚刚才想起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妈妈,你的父母也不会魔法,对不对?”

“是不会,” 佩妮说,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

“那么莉莉拿到她的信的时候,你们家也没有人知道魔法的存在。他们是怎么相信的呢?”

“啊……" 佩妮说,“他们不止是送了信来。还来了一个霍格沃茨的教授。他——” 佩妮瞥了一眼迈克,“他给我们表演了一些魔法。”

“那你们就不用吵了,”哈利坚决地说,暗自希望这一次,哪怕就一次,他们能偶然听听他的意见。“如果这件事是真的的话,我们也可以请一个霍格沃茨的教授过来,亲眼见证魔法的存在,爸爸就会承认这是真的了。如果不成,妈妈就承认这是假的。实验的方法的用处就是这个,让我们不用争论也可以解决问题。”

教授转过身来低头看他,和平常一样不屑一顾。“得啦,哈利。真的假的,还魔法?我本来还期望你不至于对这种事情也认真呢,儿子,即使你才十岁。魔法可以说是世上最反科学的事情了!”

哈利的嘴边掠过一丝苦笑。爸爸对他很好,可能比大部分亲生父亲对自己的孩子还好。哈利被送去最好的小学——失败以后,又从大把缺钱花的大学生中雇人做他的私人老师。哈利可以学习任何令他感兴趣的课题,可以买下所有他想看的书,可以参加任何他感兴趣的数学或者科学竞赛。只要是合理的要求都可以满足,只除了一样,也许,一丁点儿的尊重。堂堂牛津大学的生化教授是不会屈尊听取一个小男孩的意见的。当然了,你还是要听,而且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称职的家长都是这样的,所以,如果你自认为是个称职的家长,你就得这么做。但是认真考虑一个十岁的小男孩的意见?才怪。

有的时候哈利很想对爸爸尖叫。

“妈妈,” 哈利说,“如果你想争赢爸爸的话,可以去读一下费曼物理学讲义第一册的第二章。[1]里面说,有很多哲学家曾经认为科学要这样,要那样,可是实际上他们都错了,因为科学只有一条规则,就是观测的结果才是最终的仲裁者——你只需要观察这个世界,把看到的说出来就行了。嗯……我一时想不起是在哪里看到的,不过科学的理念就是用实验而不是用争论来解决问题——”

他的妈妈低头看着他,笑了。“谢谢你,哈利。不过——” 她又把头抬起来,瞪着自己的丈夫,“我并不想争赢你爸爸。我只是想我的丈夫能够偶然听爱他的妻子一句话,相信她一次——”

哈利闭了闭眼睛。不可救药。他的父母都是不可救药。

现在他的父母又进入了那种争吵模式,妈妈想让爸爸觉得愧疚,爸爸想让妈妈感到愚蠢。

“我回房间了,” 哈利宣布说,他的声音有点发抖,“爸爸,妈妈,请别一直吵了,反正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答案的,对不对?”

“没问题,哈利,” 爸爸说,妈妈亲了他一下,让他放心。但是哈利还在上楼的时候,他们就又争起来了。

他关上身后的门,开始思考。

奇怪的是,他本该站在爸爸一边的。没人见过魔法真实存在的证据,可是按照妈妈的说法,有一整个魔法的世界存在。可是这种事情这么可能保密呢?用魔法吗?这种借口也太可疑了。

情况应该很明显,妈妈要不是在开玩笑,要不就在撒谎,或者就是疯了,按糟糕的程度升序排列。如果那封信是妈妈自己寄的,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封没贴邮票的信会出现在他们的信箱里。一点点的精神失常可比宇宙真的那样运行可能性大多了。

问题是,哈利心中的某一部分完全确信魔法的真实存在。自从他看见这封号称来自霍格沃茨魔法与巫师学校的信,他就确信了整件事。

哈利揉了揉前额,做了个鬼脸。不要相信你自己的所有想法,他看过的一本书里这么说。

可是这种奇怪的确定不疑…… 哈利发现自己真的认为会有一个霍格沃茨的教授来会到家里,挥挥魔杖,然后魔法就出现了。这个奇怪的想法完全不考虑被证伪的可能-比如,它一点也不想找借口说,说不定教授会因为什么原因来不了,或者说不定来的教授可能只会弄弯勺子。

你是从哪里来的呢,奇怪的预感?哈利问他的大脑。我为什么相信我所相信的?

在一般情况下哈利都很擅长回答这个问题,可是这一次,他完全搞不懂自己的脑子在想什么。

他在心里耸了耸肩膀。一扇门上如果是一块金属板,就是用来推的,如果是门把的话,就是用来拉的。对于一个可以验证的猜想,你能做的事情就是验证一下。

他从桌上拿起一张打了格子的纸,开始写信。

亲爱的副校长

哈利停下来,考虑了一会儿;然后重新换了一张新纸,把自动铅笔的铅芯再按出来一毫米。他决定写得工整一些。

亲爱的米勒娃·麦格副校长,

或相关人士:

我最近收到您寄来的霍格沃茨的录取信,收信人是H·波特先生。可能您不清楚,我的亲生父母,詹姆·波特和莉莉·波特(婚前是莉莉·伊万斯)已经过世。我被莉莉的姐姐佩妮·伊万斯-维瑞斯和她的丈夫,迈克·维瑞斯-伊万斯收养了。

我对去霍格沃茨上学非常有兴趣,前提是这个地方真的存在。我的妈妈佩妮说她见过魔法,可是她自己不会用。我的爸爸非常怀疑。我自己不确定。并且我不知道到哪里去购买您的录取信上列出的书和用品。

妈妈提到您派了一位霍格沃茨的代表去莉莉·波特(那时是莉莉·伊万斯)家,向她的家人证明了魔法确实存在,并且,我猜想,您帮她买到了学校用品。如果您能为我的家庭做同样的事的话,我们会非常感激。

真诚的,

哈利·詹姆·波特-伊万斯-维瑞斯

哈利写上他们目前的地址,把信折好放进信封,在收件人的部分写上霍格沃茨。他考虑了一下,又拿来一根蜡烛,在信封的封口处滴了一滴蜡油,在上面用铅笔刀尖刻下了他的名字的缩写H.J.P.E.V. 反正都是发疯,他决定要疯出自己的风格。

然后他打开门,回到了楼下。爸爸坐在客厅读一本高深的数学书,想要表现他是多么聪明;妈妈在厨房准备爸爸最爱吃的晚饭,想要证明她是多么爱他。看起来他们已经互相不说话了。吵架很可怕,可是不吵架似乎还要糟得多。

“妈妈,” 哈利对这片可怕的沉寂说,“我要测试一下你的假说。按你的理论,我该怎样派一只猫头鹰去霍格沃茨呢?”

他妈妈从厨房的料理台前转过身瞪着他,呆住了。“我——我不知道,我想得你有一只魔法猫头鹰才行。”

这个听起来原本是非常可疑的,哦,这么说你的理论就没办法验证啦,可是哈利心里的那个信念似乎愿意继续坚持伸出头来。

“好吧,既然录取信能送到我们这里,”哈利说,“我决定到外面挥挥我的回信,叫一声’给霍格沃茨的信!’ 看看会不会有一只猫头鹰过来拿。爸爸,你想过来看吗?”

爸爸微微摇了摇头,继续看书。当然了,哈利想。魔法是丢人的事情,只有傻瓜才相信;如果爸爸居然去验证这个假想,或者去目睹验证的过程,就会感觉是沾上了这种东西……

直到哈利走出后门来到花园的时候,他才想到,如果真的有一只猫头鹰飞来把信叼走了,他会很难向爸爸解释的。

不过-那个反正也不会发生的,对不对?不管我的脑子怎么相信。如果真的有一只猫头鹰飞来把信叼走了,事情可就比爸爸会怎么想要严重多了。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把信举向空中。

他咽了口口水。

他忽然想到,在自己的后花园里举着一封信对天空大喊“给霍格沃茨的信!”,感觉真的蛮尴尬的。

不。我比爸爸强。就算遵行科学的方法会让人觉得很蠢,我也不能退缩。

“给——” 哈利说,可是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哈利下定决心,向空旷的天空喊道,“给霍格沃兹的信!请给我一只猫头鹰好吗?”

“哈利?” 一个困惑的女声问道,是他的一个邻居。

哈利像被火烫了一样把手收回来,把信藏在身后,就像那是贩毒得来的黑钱一样。他的整张脸都在因为羞耻而发烫。

一个老太太的脸从邻居的篱笆墙上伸出来,她的头发是灰白色的,毛茸茸地从发网里漏出来。是费格太太,她偶然会做他的临时保姆。“你在干什么,哈利?”

“没什么,” 哈利用一种像被掐住了喉咙似的声音答道。“只是在——测试一个可笑的理论——”

“你收到霍格沃茨的录取信了?”

哈利僵住了。

“是的,”哈利的嘴唇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答道,“我收到一封从霍格沃茨寄来的信。他们说让我的猫头鹰在七月三十一号之前送信过去,可是 ——”

“可是你没有猫头鹰。倒霉孩子!我简直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就这样把普通的信寄给你。”

一条布满皱纹的手臂从篱笆后面伸出来,张开手。哈利想都没想就把他的信封递了过去。

“包在我身上,亲爱的,” 费格女士说。“我一会儿就叫人来拿。”

她的脸在栅栏另一端消失了。

花园里寂静了好一会儿。

接着,一个男孩用镇静的声音低声说,“什么?”

------------------------------------------------------

1. 费曼物理学讲义: http://baike.baidu.com/view/500022.htm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猩猩

评论(30)
热度(874)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