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十四章 未知与不可知

授权和转载须知

麦伦库林 阿巴萨!度罗克 米纳斯 米尔 J·K·罗琳![1]

--------------------------------------------------------------------------

神秘的问题是存在的,但是神秘的答案这个说法自相矛盾。

--------------------------------------------------------------------------

“请进,”麦格教授的声音闷闷地说。

哈利这么做了。

副校长的办公室很整洁;靠着桌子的那面墙上嵌着各种形状和大小的镂空木格,如同迷宫一般。多数格子里放着几卷羊皮纸的卷轴。不知道为什么,麦格教授显然很清楚每个格子代表的意义,即使别人都莫名其妙。桌子上放着一卷羊皮纸的卷轴,除此之外干干净净。桌子背后有一扇上了好几道锁的门。

麦格教授坐在桌子后面的一张凳子上,表情迷惑-看到哈利的时候,她的眼睛睁大了,似乎有一丝紧张。

“波特先生?”麦格教授说道,“什么事?”

哈利一阵茫然。是游戏指示他到这里来的,他还以为是她有什么话要说……
“波特先生?”麦格教授说道,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了。

还好,哈利慌乱中的大脑想起他确实有事要告诉麦格教授。是很重要的事,绝对不会浪费她的时间。

“嗯……"哈利说道,“有没有法术可以保证没人能听到我们说话……"

麦格教授从凳子上站起来,把通向外面的门关紧,取出魔杖,开始吟诵咒语。

这时哈利意识到他正面临着一个宝贵的,错过了可能就不会再有的机会,应该请麦格教授喝一罐笑话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会认真考虑这样的事,即使其实没什么坏处,洒出来的饮料几秒钟之内就会消失,他还是跟自己的那个部分说了闭嘴。

它闭嘴了,哈利开始在心里组织接下来要说的话。他本来没计划这么快就告诉麦格教授的,不过既然都来了……

麦格教授吟诵完一个听起来比拉丁语还要古老得多的咒语,然后又坐下了。

“好了,”她静静地说,“没人在听了。”她的表情很不自然。

哦,对了,她以为我要讹诈她,打听有关那个预言的事。

呃,那个哈利改天再做好了。

“是关于分院帽子的事,”哈利说,(麦格教授楞了一下。)“嗯……我认为分院帽子上有一个多出来的法术,它自己并不知道,会在分院帽子喊出斯莱特林的瞬间触发。我听到一句话,我确定不是讲给拉文克劳的学生听的。它是在我摘下分院帽子,感到和帽子之间的联系切断了的时候发生的,听起来像英文,又像嘶嘶作响,”麦格教授倒抽了一口凉气,“它说:斯莱特林对斯莱特林的问候:如果你想探寻我的秘密,就去问我的蛇吧。”

麦格教授坐在那里,张着嘴巴,瞪着哈利,好像他多长了两颗头似的。

“所以……”麦格教授慢慢说道,好像不敢相信自己嘴里说出的话,“你决定马上来找我,把这件事告诉我。”

“嗯,是啊,那当然,”哈利说。没必要承认他花了多久才想到这个方案。“而不是,比如说,自己去研究,或者告诉别的孩子。”

“我……明白了,”麦格教授说道,“假设说,也许你会发现萨拉查·斯莱特林传说中的密室入口,一个只有你才能打开的入口……"

“我会把入口关上,然后马上向你报告,等你们组织一个专业的魔法考古学家团队,”哈利马上回答,“然后我会再次打开入口,他们会非常小心地进去,以保证里面没有危险。之后我也许会进去看看,或者如果他们需要我打开别的入口的话,去帮一下忙,但是那要在整个区域已经清理过,他们赶在人们开始蹂躏这个珍贵的历史遗迹之前把原貌拍下照片保存以后。”

麦格教授坐在那里,张着嘴巴,瞪着他,好像他刚刚变成了一只猫。

“如果你不是格兰芬多的话,这是很明显的,”哈利亲切地说。

“我想,”麦格教授用一种快要窒息的声音说道,“你远远低估了常识是多么稀有,波特先生。”

听起来确实是这样。不过…“赫奇帕奇也会这么说的。”

麦格教授停顿了一下,呆住了。“那倒是。”

“分院帽子曾经建议我去赫奇帕奇。”

她愣住了,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它真的吗?”

“真的。”

“波特先生,”麦格教授说道,她压低了声音。“上次霍格沃茨有学生死亡是在五十年前。我现在可以肯定了,上次有人听到这句话也是在五十年前。”

哈利感到一阵寒意。“那么我会特别注意,在和你讨论之前不采取任何行动,麦格教授。”他停顿了一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建议你去找几个专家,看看能不能把那个多出来的法术从分院帽子上去掉……如果做不到的话,也许可以试试再加一个法术,在学生摘下帽子的瞬间触发一个无声无息的法术,这也许可以作为一个补丁。好了,这样就不会有学生死掉了。”哈利满意地点点头。

麦格教授看起来更加目瞪口呆了,如果她还可以更目瞪口呆的话。“如果让我奖给你学院分的话,今年的学院杯就要直接发给拉文克劳了。”

“呃,”哈利说,“呃。其实我不想要那么多学院分。”

麦格教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为什么不想?”

哈利感到有点难以启齿。“因为那样就太可悲了,不是吗?就像……就像我在麻瓜世界上学的时候,如果有几个人合作的项目,我总是自己一个人做完,因为其他人只会拖慢我的进度。我愿意拿很多学院分,甚至拿得最多也没关系,但是如果我一个人的学院分就足够赢下学院杯的话,那就会像我把拉文克劳学院背在背上一样,那也太可悲了。”

“我知道了……"麦格犹豫地说。显然她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考虑过问题。“那么如果我只奖给你五十分呢?”

哈利再次摇摇头。“这对其他孩子是不公平的,因为这种大人的事情我可以参加,他们却不能。泰利·布特怎么可能听到分院帽子对他说悄悄话,然后因此拿到五十个学院分呢?那样一点也不公平。”

“我知道为什么分院帽子建议你去赫奇帕奇了,”麦格教授说。她的眼神里有一种奇怪的尊敬。

这让哈利感动了一下。他真心以为自己不配去赫奇帕奇的。他以为分院帽子不过是努力想把他塞到除了拉文克劳之外的随便什么学院里去,管他有没有那个学院的美德……

麦格教授笑了。“那么如果我给你十分呢……?”

“如果别人问起的话,你怎么解释这十个学院分的来由呢?恐怕有很多斯莱特林,我说的还不是在校的学生,如果知道这个法术是因为我被去掉了的话会非常非常愤怒。所以我想还是绝对保密的好。不用谢我,女士,美德就是它本身的报偿。”

“确实是,”麦格教授说道,“不过我有一样非常特别的东西要给你。我现在知道我之前完全看错你了,波特先生。请你等一下。”

她站起身来,走向上锁的后门,挥动了一下魔杖,她的周围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帘子。哈利看不见也听不见里面发生的事。几分钟之后,模糊的帘子消失了,麦格教授面对他站着,身后是上了锁的后门,就像从来没有打开过一样。

麦格教授递给他一条项链,细细的金链子,中间是一个银色的圆环,环里有一个沙漏。她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本折起来的小册子。“这是给你的,”她说。

哇!他会得到一个很棒的魔法道具作为任务奖励耶!看来,反复拒绝金钱奖励直到拿到魔法道具这个策略不止可以用在电脑游戏里,在现实生活里也同样有效。

哈利笑咪咪地接受了他的新项链。“这是什么?”

麦格教授吸了一口气。“波特先生,这件东西在普通的情况下只会借给非常有责任心的孩子,帮助他们解决课程表时间冲突的问题。”麦格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加上几句别的,“我必须强调,波特先生,这件东西真正的用途是个秘密,你绝不能对别的学生说,也不能在使用的时候被他们看见。如果你不能接受这一点的话,请你现在就还给我。”

“我会保密的,”哈利说,“它的用途是什么?”

“对其他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个旋转仪,用于治疗一种名叫自发复制的魔法疾病。这种病很少见,也不会传染。你戴在衣服下面,不要主动给别人看,但是也不要当作一个大不了的秘密。旋转仪没什么好稀奇的。你明白了吗,波特先生?”

哈利点点头,笑得更开心了。他能觉出这是一个能干的斯莱特林的手笔。“那它真正的用途呢?”

“这是一个时间转换器。沙漏转一圈,就会把你送回到一小时之前。所以你只要每天倒回去两小时,就可以在同样的时间入睡了。”

哈利对荒唐设定的忍耐系统被华丽丽地轰飞到窗外去了。

你给了我一个时光机器来解决我的睡眠问题。

你给了我一个时光机器来解决我的睡眠问题

给了我一个时光机器解决我的睡眠问题

“啊啊啊啊啊……”哈利的嘴巴说道。他把项链拿得远远的,就像拿着的是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事实上,不对,不像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这离事实上的严重程度也差太远了。哈利把项链拿得远远的,就像拿着的是一个时光机器。

我说,麦格教授,你知不知道在时光倒流的情况下,普通物质看起来和反物质没有区别?没错就是这样!你知不知道如果一公斤的反物质遇到了一公斤的物质,湮灭产生的爆炸当量相当于四千三百万吨的TNT炸药?你有没有意识到我有四十一公斤,爆炸的结果足以把苏格兰炸成一个冒烟的大洞?

“抱歉,”哈利终于说道,“可是这听起来非常非常非常危险!”哈利的声音没有变成尖叫,他再怎么尖叫也不可能表达出此时内心的感受,所以也没必要去试了。

麦格教授用宽容慈爱的眼神看着他。“我很高兴你能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情,波特先生,不过时间转换器没有你想的那么危险。如果是的话,我们就不会给孩子用了。”

“是吗,”哈利说道,“啊哈哈哈哈。那当然,如果时光机器有危险的话,你们就不会拿给孩子了,我在想什么呢?所以,让我先搞清楚一下,这件装备不会因为我打了个喷嚏就让我穿回中世纪,不小心用马车碾死古登堡,[2]导致理性时代无法到来吧?因为,你知道,我很讨厌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

麦格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她在忍笑的时候就是这副表情。她想把手里的小册子递给哈利,可是哈利正小心地双手握着项链,眼睛紧盯着沙漏,以确保它不会旋转。“别担心,”麦格停顿了一会儿,在发现哈利没有移动的打算之后说道,“那是不可能的,波特先生。时间转换器最多只能回到六小时以前。它在一天之内最多只能使用六次。”

“哦,好,这个很好。还有如果有人撞到我身上,时间转换器不会碎掉,让整个霍格沃茨城堡陷入永无止境的星期四吧。”[3]

“嗯,时间转换器确实很容易碎……”麦格说,“我也确实听说过,如果碎掉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不过肯定不像你说的那么严重!”

“也许,”哈利在无语良久之后说道,“你们应该给你们的时光机器装个外壳保护一下,不要把玻璃露在外面,就不会碎掉了。”

麦格看起来相当吃惊。“真是个好主意,波特先生。我会把你的建议告诉魔法当局的。”

好了,已经是官方消息了,议会已经批准了,魔法世界里的每个人都是彻头彻尾的笨蛋。

“虽然我不想上升到哲学的层面,”哈利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以免尖叫起来,“但是有人想过这意味着什么吗?如果你回到六个小时之前,做点什么事改变过去的话,所有相关的人都会被删掉,被不同的版本取代--”

“哦,你不能改变过去!”麦格教授打断了他的话。“天啊,波特先生,如果有那种可能的话,你觉得我们会给学生用吗?万一有人想改考试成绩呢?”

哈利花了一点时间思考这句话的含义。他的双手放松了一点,只是一点点,握着沙漏链子的时候不再因为用力而发白了。就像他拿着的不是时光机器,只不过是个随时可能爆炸的核弹头而已。

“也就是说……”哈利慢慢说道,“虽然有时间旅行的存在,大家发现这个宇宙……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自洽的。如果我和将来的自己互动的话,现在的我和将来的我看到的现实是同一个版本,也就是说,在第一遍的时候,将来的我已经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即使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些事还没发生过……”哈利的声音小下去了,英语实在难以描述这个概念。

“对,”麦格教授说。“但是最好还是不要让过去的自己看到。比如如果你要在同样的时间上两堂课,必须经过同一个地方的话,你的第一个版本应该在适当的时间让开,并且闭上眼睛-你有表,太好了-好让将来的你过去。这些说明书上都写了。”

“啊哈哈哈哈。如果有人不听这个建议呢?”

麦格教授撅起嘴巴。“我认为结果会相当令人不安。”

“但是不会,比如说,造成一个悖论,把宇宙毁灭掉。”

她宽容地笑了。“波特先生,如果发生过那种事我应该听说过的。”

“这根本不能让人放心!你们这帮人都没听说过人择原理吗?[4]还有这东西到底是哪个白痴发明的?”

麦格教授笑出了声音。笑声非常欢愉,和她严厉的脸完全不相称。“你又经历了一次'你变成了一只猫'的时刻,对不对,波特先生?你恐怕不会喜欢我这么说,不过这样真的很可爱。”

“变成一只猫和这个根本没法比。你知道直到目前为止我一直都有一个可怕的想法,觉得这一切只剩下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就是我的整个宇宙像《仿真幻影-3》一样是一个电脑仿真程序,[5]可是如今连这种可能性都排除了,因为这个小玩意儿不可图灵计算!图灵机可以回到过去的某一点,重算一个不同的未来,预言机可以依靠其他的机器来解决停机问题,可是你刚才说的是,现实能以一种自洽的方式一遍算完,用的是……还没有发生过的信息……”

哈利恍然大悟。

这样的话,一切就合理了。终于合理了。

“所以这才是笑话茶的原理!原来如此!这个法术不会强迫可笑的事情发生,它只是在可笑的事情快要发生的时候,让你想喝笑话茶!我太蠢了,我早该想到的,我在邓布利多的第二次讲话之前想喝笑话茶,忍住了没喝,结果还是被口水呛住了-喝笑话茶不会引发可笑的事情,是可笑的事情引发你喝笑话茶!我发现这两件事是相关的,就判定笑话茶是是因,可笑的事情是是果,因为我以为时间的顺序决定了因果关系的方向,因果关系图必须是单向的。但是当你把因果关系的方向逆着时间来画的时候,这一切就都合理了!”

哈利再次恍然大悟。

这一次他没说什么,只是像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濒死的小猫一样,发出了一声细小的,窒息的惊叫。他知道今天早上床头的字条是谁放的了。

麦格教授的眼睛在闪闪发亮。“等你毕业以后,其实毕业以前也行,你真的一定要在霍格沃茨教授一些麻瓜理论,波特先生。虽然都是错的,可是听起来真有意思。”

“啊啊啊啊啊……”

麦格教授又和他闲聊了一会儿,从哈利那里要来了一些其他承诺,叮嘱他在有人在场的时候不可以对蛇说话,提醒他要读时间转换器的说明书,然后哈利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她的办公室门外,而办公室的门已经牢牢地关上了。

“啊啊啊啊……”哈利说。

没错他是受刺激了。

特别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恶作剧的话,他可能根本拿不到时间转换器。还是说,麦格教授本来其实也准备给他的,只不过会更晚一点,比如在他想起来去问她怎么解决睡眠问题,或者告诉她分院帽子的事的时候?在那时候,他会不会想对自己恶作剧一下,好早点拿到时间转换器?所以唯一自洽的可能性就是这个恶作剧在他醒来之前就开始了……?

哈利发现自己破天荒第一次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属于真正的不可知的领域。因为他的大脑神经只能按照时间流逝的方向思考,加入了时间转换器以后,他的大脑就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了。

直到目前为止,哈利都坚信E·T·杰恩斯的的训诫,[6]认为如果你不懂一个现象,这个事实描述的是你的头脑的状态,而不是现象本身;不确定的是你,而不是你不确定的对象;也就是说,无知只存在于头脑里,而不在现实中,一张空白的地图不等于一块空白的地域。神秘的问题是存在的,但是神秘的答案这个说法自相矛盾。一个现象也许对某个具体的人来说是神秘的,但是任何现象本身都不神秘。膜拜一个神圣的神秘现象,其实只是膜拜自己的无知。

于是哈利直面魔法,拒绝被它吓倒。很多人对历史没有概念,他们学了化学,生物学和天文学,就以为这些一直是科学的主要内容,以为它们从来没有神秘过。星星一度是神秘的。开尔文勋爵曾经断言,[7]生命和生物学的原理-肌肉为什么会服从大脑的指挥,种子为什么会长成大树—— 是一个“无限地超出了”科学范畴的秘密。(不只超出一点点哦,注意,是无限地超出。开尔文勋爵对搞不懂一件事真是感情深厚。)所有解开的秘密在人类历史上都曾经是个谜题,直到被人解开的一刻。

现在,破天荒第一次,他面对的谜题有了永远都无法解开的危险。如果时间不是单向无环的因果关系图,哈利就不懂因和果的意义;如果因和果失去了意义,他就不懂现实的真正原理是什么;而且很有可能,他的人类的智慧将永远无法理解,因为他的大脑是过时的线性时间的神经元组成的,而那只是现实在简单情况下的一个子集。

这件事的积极的一面是,曾经看起来如此百战百胜和无法置信的笑话茶现在终于有了一个简单得多的解释。他没想到这个解释只是因为真相完全超出了他的假说范围,甚至于超出了他的大脑的理解范围。但是他现在终于搞清楚了。这还有点令人鼓舞。一点点。

哈利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昨天他是凌晨一点睡的,所以今晚他原本要到凌晨三点才能入睡。如果想在十点入睡,七点起床的话,他需要把时间倒回去五小时。也就是说,如果他想趁着大家还没起床,在六点钟回到宿舍的话,他就得抓紧了……

即使回想起来,哈利对他的恶作剧也还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馅饼是怎么来的?

哈利开始真心害怕时间旅行了。

从另一方面来说,必须承认的是,这确实是错过了就不会再有的机会。你一生只能对自己恶作剧这么一次,在第一次发现时间转换器的六个小时之内。
这么一想的话,这件事就更奇怪了。时间已经把他的恶作剧作为一个已完成的事实呈现给他了,而且非常明显,就是他自己的杰作。从概念到执行到字条的风格。包括每个细节,包括他还不明白的部分。

好吧,时间不容浪费,一天最多只有三十个小时。哈利确实知道他必须做的一些事,剩下的那些,比如馅饼,他也许能边做边想出来。拖延是没有用的。呆在将来于事无补。

--------------------------------------------------------------------------

五个小时之前,哈利偷偷摸进了自己的宿舍,用袍子蒙着头作为掩饰,以防万一有人已经醒了,看到他一边从门外进来一边在床上睡觉。他可不想被迫解释自己这个自发复制的小毛病。

还好大家都睡着了。

他的床边放着一个盒子,红绿相间的包装纸,上面系着一个金色的蝴蝶结。这是一个完美的,标准的圣诞礼物的形象,但是今天并不是圣诞节。

哈利尽量轻手轻脚地溜进来,以防有人的静音器开得比较小。

盒子上粘着一个信封,封口上滴了透明的蜡,但是没有印章的痕迹。

哈利小心地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

信上说道:

这是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的隐身衣,经由他的后代传给了波特家族。和次一等的隐身衣和法术不同,这件隐身衣能令你真正隐藏起来,而不只是隐身。你爸爸在临死前不久把它借给我研究了,我必须承认,这些年来它给我带来了很多方便。

恐怕将来我只能用幻身咒凑合了。到了让这件隐身衣回到它的继承人手里的时刻。我本来想把它作为一个圣诞节礼物还给你的,可是它希望马上回到你那里去。它似乎认为你会需要它。请好好使用它。

毫无疑问,你已经在计划各种有趣的恶作剧,像你爸爸当年一样。他的劣迹如果曝光的话,格兰芬多的女人会联合起来砸烂他的坟墓的。我无意阻止历史重演,可是请你千万当心,不要暴露自己。如果邓布利多发现一个拥有死亡圣器的机会的话,他是死也不会放过的。

祝你圣诞快乐。

没有签名。

--------------------------------------------------------------------------

“等等,”哈利说,在其他男孩要离开拉文克劳的宿舍的时候落在了后面,“不好意思,我要从箱子里拿点东西。几分钟以后我就下来吃早饭。”

泰利·布特怒视着哈利。“你不会是想翻我们的东西吧。”

哈利举起一只手。“我发誓,我对你们的任何东西都没有这样的企图,我只想动我自己的东西,我对你们当中的任何人都没有恶作剧或者类似的可疑意图,并且这些意图在我去大厅吃早饭之前都不会改变。”

泰利皱起眉。“等等,你这是 ——”

“别担心,”领他们去餐厅的佩内洛·克里瓦特说道,“里面没有漏洞。说得好,波特,你该去当律师的。”

哈利·波特闻言呆了一下。哦,是了,这是拉文克劳的级长。“谢谢你,”他说,“我想。”

“你去大厅的时候会迷路。”佩内洛的语气像在陈述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你发现迷路的时候,马上问一幅画像怎么去一楼。如果你觉得可能又迷路了,赶快再问一幅画像。特别是如果你越走越高的话。如果你所在的高度已经超过了整个城堡的高度,停下来,等人来救你。不然我们再见你可能就是四个月之后了,而你已经老了五个月,身上披着破布,盖满了雪,我说的还是你待在城堡里面的情况。”

“我明白了,”哈利说,用力咽了口口水,“我说,这种事你们不是应该马上告诉新生吗?”

佩内洛叹了口气。“怎么说,全部都说吗?那要说好几个星期呢。你在这里呆久了就都知道了。”她转身离开,其他的学生跟在她后面。“如果我在早饭开始三十分钟之后还没看见你的话,波特,我就开始搜救。”

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哈利把字条贴到了到床上-趁大家还没起床的时候,他在箱子的地下室里把这张字条和其他的所有字条都写好了。然后他小心地进入无声无息的区域,把隐身衣从还在睡觉的哈利-1身上揭开。

为了淘气的缘故,哈利把隐身衣放进了哈利-1的莫克袋里,因为这样一来的话,它也已经在自己的莫克袋里了。


--------------------------------------------------------------------------

“我明白了,这个口信要带给康尼林·弗莱伯威特,”画像里散发着贵族气质的男子说道,实际上,他的鼻子完全正常,(译注:韦斯诺斯勋爵的名字直译过来是黄鼠狼鼻子勋爵。)“我可以问一下这个讯息最初是从哪里来的吗?”

哈利耸耸肩,狡猾地表示无能为力。“他们跟我说是一个裂缝里传出来的空洞的声音说的,一个通向燃烧的深渊的裂缝。”

--------------------------------------------------------------------------

“嗨!”坐在早餐桌另一边的赫敏怒道,“这是大家的甜点!你不能把一整个馅饼放到自己的袋子里去!”

“我不只拿一个,我要拿两个。对不起啊大家,我该走了!”哈利不理众人的抗议声,匆匆离开了大厅。他得早一点去草药学教室。

--------------------------------------------------------------------------

斯普劳特教授目光锐利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那些斯莱特林在计划什么呢?”

“我不能告诉你这个消息的来源,”哈利说,“事实上,我必须请你假装我们的谈话从来没有发生过。请你假装是因为要办什么事,碰巧经过那里的。草药学一下课我就赶过去。你来之前我会尽量分散那些斯莱特林的注意力。我不是那么好吓唬或者欺负的,而且我觉得他们不敢真把大难不死的男孩打成重伤。不过……虽然不用跑步过来,如果你不在路上耽搁的话,我会很感激。”

斯普劳特教授看了他半响,表情变得柔和了。“请你自己当心些,哈利·波特。还有……谢谢你。”

“千万不要迟到,”哈利说,“还有,请你记住,你经过的时候,你没想到会遇见我,这个谈话从来没有发生过。”

--------------------------------------------------------------------------

太可怕了,眼看着自己把纳威从斯莱特林的圈子里狠狠拉出去。纳威说得对,他太用力了,实在太用力了。

“嗨,”哈利·波特冷冷地说,“我是大难不死的男孩。”

八个一年级的男孩,几乎差不多高。其中的一个前额上有个伤疤,他的举止和别人不同。

请上天赐给我们一个小小的礼物

让我们从别人的眼里观察自己!

多少铸成的大错可以避免,

多少愚昧的观念就会消失-- [8]

麦格教授是对的。分院帽子是对的。当你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的时候,一切就很清楚了。

哈利·波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

[1]语出《托马斯·科伍南特传奇》(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Chronicles_of_Thomas_Covenant),是七个具有强大魔力的词,可用于召唤地球“善”的魔法力量,得到祝福。原文是“麦伦库林 阿巴萨!度罗克 米纳斯 米尔 卡巴尔! ”

[2]古登堡:http://en.wikipedia.org/wiki/Johannes_Gutenberg

[3]永无止境的星期四:这里有可能在隐射

a)科幻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中的台词:“今天一定是星期四。我永远都搞不懂星期四。”: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04555/11043005.htm,

b)HP同人文《永无止境的星期四》:http://tieba.baidu.com/f?kz=29245700

[4]人择原理:http://en.wikipedia.org/wiki/Anthropic_principle(译注:人择原理大致上是指不适合智慧生物生存的宇宙不可能被观测到。哈利提起这个法则可能是想说,毁灭了的宇宙即使存在过,也不会有人知道)。

[5]仿真幻影-3:http://en.wikipedia.org/wiki/Simulacron-3

[6]E·T·杰恩斯:http://en.wikipedia.org/wiki/Edwin_Thompson_Jaynes

[7]开尔文勋爵:http://baike.baidu.com/view/6408718.htm

[8]致虱子(最后一小节诗):http://en.wikipedia.org/wiki/To_a_Louse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评论(33)
热度(330)
  1. 西米柚子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2. 喜食胖子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