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十六章 横向思维

授权和转载须知

敌人的大门是罗琳。[1]

--------------------------------------------------------------------------

我不是心理变态,我只是很有创造力。

--------------------------------------------------------------------------

星期三,哈利一走进防御术的教室就知道这门课会不一样。

首先,这是他在霍格沃茨见过的最大的教室,类似于大学里的阶梯教室,一层层拾级而上的桌子围着一个白色大理石的巨大平台。这个教室处于城堡的高处-第六层-至于这么大的教室是怎么装进城堡的第六层的,哈利知道他不会得到任何解释。显然霍格沃茨根本没有几何这种概念,无论是欧几里德几何还是非欧几何都没有;它只有联结,没有方向。

和大学的阶梯教室不同,这里没有一行行折起来的椅子;桌子和椅子都是霍格沃茨常见的木桌木椅,环绕着教室的每一级阶梯。和普通的桌椅略有不同的是,这里的每张桌子上都竖着一个扁平的,白色的,长方形的神秘物体。

在巨大的平台正中,有一个小小的深色大理石的讲台,上面放着一张教师的桌子。奇洛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头向后仰着,口水都流到袍子上了。

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哈利很早就到了教室,其他的学生都还没来。(英语在描述时光旅行方面是有缺陷的;尤其是,英语根本无法描述它有多么好用。)奇洛看起来…… 目前…… 还处在无法工作的状态,哈利也没有去打扰他的想法。

哈利选了一张桌子,爬上去坐好,拿出防御术的课本。他已经读了八分之七左右-他原本的计划是在上课之前读完,可是赶不上进度,尽管今天已经用了两次时间转换器。

很快,教室里嘈杂起来,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哈利充耳不闻。

“波特?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个声音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哈利抬起头来。“德拉科?你在这里干什么哦天啊你都有跟班了。”

德拉科身后站着两个孩子,其中一个作为十一岁的孩子来说肌肉非常发达,另一个则以一种可疑的平衡姿势沉着地站在那里。

淡金色头发的男孩得意地笑笑,向身后做了个手势。“波特,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克拉布先生,”他的手从肌肉男转向平衡男,“高尔先生。文森特,格雷戈里,这位是哈利·波特。”

高尔先生偏过头,看了哈利一眼,似乎想表达什么态度,但是效果却很象斜视。克拉布先生说了句“很高兴认识你”,听起来似乎在努力压低嗓音。

德拉科的脸上掠过一丝慌张的表情,不过马上被一个高高在上的笑容取代了。

“你都有跟班了!” 哈利再次惊叹道,“我从哪里能弄到跟班?”

德拉科高高在上的笑容更得意了。“很遗憾,波特,首先你必须分到斯莱特林学院——”

“什么?这太不公平了!”

“——然后你的家族要在你出生之前把这件事安排好。”

哈利看着克拉布先生和高尔先生。两个人似乎都在努力制造压迫感。也就是说,他们在向前倾身,拱着肩膀,把脖子伸长了瞪着他。

“呃…… 等等,” 哈利说,“这是多年前安排好的?”

“完全正确,波特。恐怕你没希望啦。”

高尔先生摸出一支牙签,开始剔牙,同时继续制造压迫感。

“而且,” 哈利说道,“卢修斯坚持不让你和你的保镖一起长大,你只能在上学的第一天见到他们。”

德拉科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是,波特,我们都知道你很聪明,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你就不用显摆了——”

“所以他们从小就知道以后会做你的跟班,有很多年都在想象当别人的跟班是什么感觉——”

德拉科畏缩了一下。

“——更糟的是,他们是互相认识的,而且还在一起练习——”

“老大让你闭嘴,” 克拉布先生粗声粗气地说道。高尔先生用牙齿咬住牙签,用一只手把另一只手的指关节掰得格格作响。

“我跟你们说过别在哈利·波特面前玩这个!”

两人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高尔先生迅速把牙签放回到袍子的口袋里。

可是德拉科刚把头转回去面对哈利,这两人就恢复了拱肩伸头的姿势。

“很抱歉,” 德拉科僵硬地说,“这两个弱智对你不敬。”

哈利意味深长地看着克拉布先生和高尔先生。“我倒觉得你对他们太严厉了,德拉科。我认为他们的行为和我对跟班的期望完全一样。我是说,如果我有跟班的话。”

德拉科的下巴掉下来了。

“嘿,格雷戈里,他不会是想把我们从老大那里骗走吧?”

“我确定波特先生不会那么蠢。”

“哦,才不会呢,” 哈利圆滑地说,“不过如果你们的现任雇主看起来不知感恩的话,你们可以想一想我的话。再说了,协商工作条件的时候,有其他的选择总是好事,对不对?”

“他跑去拉文克劳干什么?”

“我想不出来,克拉布先生。”

“你们两个通通闭嘴,” 德拉科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是命令。” 他努力把注意力再次转向哈利。“无论如何,你跑到斯莱特林的防御术课上来干什么?”

哈利皱起眉。“等等。” 他的手伸进莫克袋里。“课程表。” 他看着手里的羊皮纸。“防御术,下午2:30分,而现在是……" 哈利看着他的机械表,上面的时间是11:23。“2:23, 除非我把时间搞错了。我搞错了吗?” 搞错了也没关系,哈利知道怎么赶上他原本该上的课。天啊他太爱他的时间转换器了,等他长大了,他要和它结婚。

“没错,听起来是对的,” 德拉科说,看上去很迷惑。他的眼光在教室里逡巡,发现里面除了绿色镶边的袍子以外还有……

“格兰芬多的蠢货!” 德拉科骂道,“他们在这里干什么?”

“嗯,” 哈利说,“奇洛教授确实说过…… 我忘记他的原话了…… 说他会忽略一些霍格沃茨的教学传统。说不定他把所有的课合并到一起了。”

“呃,” 德拉科说道,“你是拉文克劳当中第一个来的。”

“是啊。我来早了。”

“那你为什么坐最后一排?”

哈利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位置看上去不错?”

德拉科嗤鼻。“你离老师真是不能再远了。” 金发男孩靠近了一点,“无论如何,你对德里克那帮人说的话是真的吗?”

“德里克是谁?”

“你砸了他一馅饼?”

“实际上,砸了两个。他说我对他说了什么?”

“说他做的事既不聪明,也不野心勃勃,说他侮辱了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名誉。” 德拉科警觉地盯着哈利。

“嗯…… 差不多吧,” 哈利说道,“我记得大意是,'这是什么特别机灵的策略,能让你们以后得到好处吗,还是和表面上看起来的一样毫无意义,只是给萨拉查·斯莱特林丢人而已'之类的。 我忘记具体的用词了。”

“你知道吗,你把大家都搞糊涂了,” 金发男孩说。

“啊?” 哈利这下真的莫名其妙了。

“沃林顿说,在分院帽子下面呆很久是强大的黑巫师的预兆之一。大家都在议论这个,在想要不要以防万一,现在就开始巴结你。结果你跑去保护一群赫奇帕奇了,看在梅林份上!然后你又对德里克说他丢了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脸!你让大家怎么想才好呢?”

“分院帽子把我分到了'斯莱特林!开玩笑的啦!拉文克劳!'学院,我在按它的要求做啊。”

克拉布先生和高尔先生一起笑起来,高尔先生很快地伸手捂住嘴。

“我们要去找座位了,” 德拉科说道,他犹豫了一下,站直了,语气变得正式了一些。“我想继续我们上次的谈话,我接受你的条件。”
哈利点点头。“如果需要等到星期六下午,你会很介意吗?我现在正在和人赌赛。”

“赌赛?”

“赌我能不能象赫敏·格兰杰那么快把课本读完。”

“格兰杰,” 德拉科重复道,他眯起眼睛。“那个自以为是梅林的泥巴种?如果你要给她点颜色看的话,那么所有的斯莱特林都祝你好运,波特,我在星期六之前就不打扰你了。” 德拉科礼貌地点了点头,走开了,他的两个跟班跟在后面。

哦,在这两方之间周旋会非常好玩,我现在都能感觉到了。

教室的人越来越多了,衣服上的镶边四种颜色都有:绿色,红色,黄色,和蓝色。德拉科和他的两个朋友似乎在试图弄到前排连在一起的三个座位-当然,那里已经坐了人了。克拉布先生和高尔先生在努力地制造压迫感,不过好像不太成功。

哈利继续伏案阅读他的防御术课本。

--------------------------------------------------------------------------


在2:35分,在所有的位置都快要坐满,没有人继续走进教室的时候,奇洛教授忽然在座位上抽搐了一下,坐直了,接着他的脸出现在所有课桌前竖着的扁平的白色长方体上。

哈利吓了一跳,一半是因为奇洛教授的脸忽然出现,一半是因为它和麻瓜电视的相似之处。这是一种令人怀念的悲伤的感觉,因为它看上去那么象家的一部分,然而又不是……

“下午好,我的年轻的学徒们,” 奇洛教授说道,他的声音似乎是从桌上的屏幕发出,直接对着哈利说的。“欢迎来到战斗魔法的第一堂课,霍格沃茨的创始人是这么称呼这门课的;或者,如果沿用二十世纪后期的名字的话,黑魔法防御术。”

不少学生吃了一惊,赶快伸手去拿羊皮纸或者笔记本,开始记笔记。

“不用了,” 奇洛教授说道,“不必费心去记这门课以前的名字。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绝对不会出现在我的考卷上。我保证。”

很多学生闻言直起身来,看上去相当吃惊。

奇洛教授淡淡一笑。“那些浪费时间去读你们没用的一年级防御术课本的人——”

有人发出一声呛住了的声音。哈利很想知道是不是赫敏。

“——可能会有这样的印象,就是这门课的名字虽然叫做黑魔法防御术,它的内容实际上是教你如何防卫让人做恶梦的噩梦蝴蝶,或者一天能钻穿两英寸木梁的酸虫子。”

奇洛教授站起身来,把椅子推到桌子后面。哈利桌上的屏幕一直跟着他的动作。奇洛教授大步走到教室中间,吼道:

“匈牙利角尾龙比十二个人还高!它喷出的火焰又快又准,可以熔化全速飞行的金色飞贼!一个死咒就能让它倒下!“

学生当中传来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

“山怪比匈牙利角尾龙更危险!它的利齿可以咬破钢板!它的皮肤有魔法抗性,足以令昏迷术和切割术失效!它的嗅觉极度灵敏,可以闻到猎物是成群结队还是易受伤害的独自一人!最可怕的是,山怪是一种独特的魔法生物,它一直在持续地变形-一直在变形回到自身。如果你成功地撕下它的胳膊,它在几秒之内就会长出另外一条!火和酸可以产生疤痕组织,暂时抑制山怪的重生能力-但也只是一两个小时而已!它们的智商足够利用木棒作为工具!山怪在自然界的完美杀戮机器中排名第三!一个死咒就能让它倒下。”

学生们看起来相当震动。

奇洛教授的笑容相当冷酷。“你们可悲的三年级防御术课本会建议你们把山怪引到阳光直射的地方,让它在原地凝固。我的年轻的学徒们,这种无聊的知识绝对不会在我的课上出现。你不可能在白天遇见山怪!用阳光对付山怪,是愚蠢的课本作者为了炫耀他们知道的那点细节而忽略可行性的后果。就因为有一种偏僻的对付山怪的办法不意味着你们应该试图使用它!死咒无法阻挡,无法中断,对任何有大脑的生物都百试百灵。等你成为成年的巫师以后,如果你发现自己无法施展死咒,你就马上施展幻影移形术离开!同理,如果你面对的是完美杀戮机器第二名,摄魂怪,马上施展幻影移形术离开!”

“当然了,除非,” 奇洛教授说,他的声音现在放低了,更有力了。“你所处的环境被施展了不可幻影移形的法术。不,在你们长大以后,只有一种怪物能威胁到你们。世上最最危险的怪物,其危险程度令任何其他生物都望尘莫及。黑巫师。这是唯一还能威胁到你们的东西。”

奇洛教授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线。“我会勉强教你们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让你们在魔法部期末统考的时候能够及格。因为具体的分数对你们的将来不会有任何影响,想拿高分的学生请自行浪费时间学习你们蹩脚的课本。这门课的名字不是小害虫防御术。你们要学的是如何防卫黑魔法。也就是说,让我一开始就把话说清楚,你们要学的是如何防卫黑巫师。这些拥有魔杖,意图伤害你的人多半会得手,除非你先伤害他们!没有攻击就没有防卫!没有战斗就没有防卫!那些肥胖的,高薪的,被傲罗保护得严严实实的政客们觉得这个事实对十一岁的孩子太残酷了,不能写进课本。让那些蠢货见鬼去吧!你们要学的是在霍格沃茨教了八百年的科目!欢迎来到一年级的战斗魔法课!”

哈利鼓起掌来。他是不由自主的,这太鼓舞人心了。

当哈利开始鼓掌以后,格兰芬多那边也传来稀稀拉拉的掌声,斯莱特林那边掌声更多,不过大多数学生似乎都呆住了,没有反应。

奇洛教授作了一个停的手势,掌声立刻停止了。“非常感谢,” 奇洛教授说,“现在说一下具体的细节。我把一年级的战斗课全部并在一起了,这样总的上课时间就可以比双份课多一倍——”

恐怖的吸气声。

“——作为补偿,我不会布置课后作业。”

恐怖的吸气声立刻消失了。

“是的,你们没听错。我要教你们战斗,而不是要你们写十二英寸长的文章论述如何战斗,在星期一交给我。”

哈利真希望自己此刻是坐在赫敏旁边,好看看她脸上的表情,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他确定自己想象得相当准确。

而且哈利恋爱了。这会是一场三方的婚姻:他,时间转换器,还有奇洛教授。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安排了一些课外活动,我想你们会觉得很好玩,也能学到知识。想让整个世界看到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眼看着十四个其他队员玩魁地奇吗?在军队里不止七个人可以参加战斗。”

太棒了。

“这些课外活动可以让你获得奇洛分。你要问了,什么是奇洛分呢?学院分系统对我不合用,因为学院分太稀有了。我要让我的学生更经常地感受到自己学得怎么样。比如,在我偶尔笔试的时候,卷子会在你写下答案的一刻判定对错,如果你答错了很多互相关联的问题,卷子上会显示出答对了的学生的名字,这些学生可以通过帮助你来获得奇洛分。”

……哇。为什么其他教授不用这样的系统呢?

“奇洛分有什么用呢,你在想?首先,十个奇洛分可以换一个学院分。不过它们还可以给你其他的方便。你想换一个时间考试吗?有哪堂课你很想跷掉吗?你会发现,对于攒够了奇洛分的学生来说,我是很灵活的。奇洛分会决定你在军队里的头衔。还有圣诞节-在圣诞节放假之前-我会满足一个圣诞愿望。任何在学校范围内的事情,我会利用我的能力,我的影响,特别是我的聪明才智来办到。没错,我曾经是个斯莱特林,我会为你设计一个巧妙的计划,让你获得你渴望的东西。圣诞愿望会颁给七个年级中获得最多奇洛分的学生。”

那个人会是哈利。

“现在请你们把书和其他物品留在桌上-它们很安全,桌上的屏幕会替你们看着——到平台上来。我们要玩一个游戏,名叫'谁是教室里最危险的学生'。”

--------------------------------------------------------------------------

哈利用右手转动魔杖,说道:“马-哈-术!”

奇洛教授分配给哈利的靶子——只漂浮的蓝色球体-再次发出“乒”的一声脆响。这个声音代表他完美地击中了目标,哈利在十次中做到了九次。

这是奇洛教授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一个咒语,超级容易发音,超级简单的魔杖动作,而且能打中你正在看着的不管什么东西。奇洛教授轻蔑地说,真正的战斗魔法比这要难多了。这个小法术在真正的战斗里一点用处也没有。这个法术不过是释放一团混乱无序的魔力,唯一的真正内容是瞄准,如果被打到了只会感到短暂的疼痛,强度和鼻子被痛打了一拳差不多。这个测试的唯一目的是看谁学得最快,因为奇洛教授确定没人学过这个咒语,或者类似的咒语。

而哈利对这一切都毫不在意。

“马-哈-术!”

从他的魔杖里射出一束红色的能量,击中了目标,蓝色的球体再次“乒”的一声,证明他确实掌握了这个法术。

哈利在来到霍格沃茨以后第一次感到自己是个真正的巫师。他希望他的靶子会躲闪,就像本·坎诺比在训练卢克时用的那些小球那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奇洛教授把所有的学生和靶子都整齐地排成了一排,让他们不可能对其他的学生开火。

于是哈利放下魔杖,向右边闪去,同时举起魔杖转动了一下,喊道“马-哈-术!”

沉闷的“咚”的一声,意味着他差一点就打中了。

哈利把魔杖放进口袋,闪向左边,拔出魔杖,再次开火射出一束红色的能量。

那一声“乒”的脆响是他一生中听过的最令人满意的声音之一。哈利想要胜利地大声尖叫。我会魔法!颤抖吧,物理学定律,我来违反你们了!

“马-哈-术!” 哈利的声音很大,不过夹杂在平台上众人类似的喊声中几乎听不见。

“够了,” 奇洛教授放大了的声音说道,(声音听起来并不大。就是正常的音量,象在你左肩膀后面说话,无论你和奇洛教授真正的相对位置是怎样的。)“我看见你们所有人都已经至少成功一次了。” 用作靶子的球体变成了红色,徐徐向天花板上升。

奇洛教授站在平台中间突出的讲台上,用一只手斜靠在教师桌边。

“我告诉过你们,” 奇洛教授说,“我们要玩的这个游戏叫做'谁是教室里最危险的学生'。这个教室里有一个学生,最先学会了苏美尔简单攻击咒——”

哦巴拉巴拉巴拉。

“——然后又帮助了七个其他同学。她为此获得了你们年级的头七个奇洛分。请到前面来,赫敏·格兰杰。游戏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赫敏·格兰杰大步向前走去,脸上的表情既自豪,又紧张。拉文克劳们自豪地看着她,斯莱特林们愤怒地瞪着她,而哈利的表情则是坦率的不爽。哈利这次做得还不错。他甚至属于教室里先学会的那一半,因为这是一个大家都不熟悉的咒语,而哈利已经读完了阿道伯特·沃夫林著的《魔法原理》。然而赫敏还是更强。

他的内心深处在担心赫敏真的比他聪明。

不过目前哈利仍然心存希望,基于以下事实(a)赫敏读过的书远远不止标准课本,(b)阿道伯特·沃夫林是个庸庸碌碌的家伙,写《魔法原理》只是为了迎合校董,根本没想到读者还有十一岁的孩子。

赫敏走上了讲台。

“赫敏·格兰杰在两分钟之内学会了一个她完全不熟悉的魔法,比第二名快几乎整整一分钟,” 奇洛教授慢慢地原地转身,看着所有其他学生,“格兰杰小姐的智力会让她成为教室里最危险的人吗?嗯?你们怎么看?”

好像没人知道该作何感想。连哈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来看看吧,怎么样?” 奇洛教授说。他转向赫敏,指了指向台下的其他学生。“随便选一名学生,施展简单攻击咒。”

赫敏怔住了。

“好啦,” 奇洛教授平滑地说,“你已经完美地施展了这个咒语不下五十次。它不会留下永久的伤害,甚至都不是很疼。疼痛的程度和被用力打了一拳差不多,而且只会持续几秒。” 奇洛教授的语气严厉起来,“这是你的教授对你的直接命令,格兰杰小姐。请选择一个目标,施展简单攻击咒。”

赫敏的脸因为惊恐皱起来了,魔杖在她的手里发抖。哈利的手指因为同情紧紧握住了自己的魔杖。即使他懂得奇洛教授想做的是什么。即使他懂得奇洛教授想证明的是什么。

“如果你不肯抬起魔杖开火的话,格兰杰小姐,你会失去一分奇洛分。”

哈利盯着赫敏,希望她朝他的方向看过来。他的右手轻轻地点着自己的胸脯。选我吧,我不怕……

赫敏的魔杖在她的手里颤动了一下;然后她的表情放松了,她的魔杖放了下来。

“不,” 赫敏·格兰杰说。

她的声音很平静,虽然不大,可是在那样的静默中,每个人都听见了。

“那我只能扣你一点了,” 奇洛教授说,“这是一个测试,而你失败了。”

这句话伤到她了。哈利能看出来。但是她的肩膀还是挺直的。

奇洛教授的声音带着同情,在整个教室中回荡。“只有知识是不够的,格兰杰小姐。如果你连施加和忍受这种碰痛脚趾级别的暴力都做不到,那么你就无法保护自己,通不过防御术。请你回到你的同学们当中去。”

赫敏走回一群拉文克劳的学生中间。她的脸看上去很安宁,哈利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想要鼓掌。即使奇洛教授是对的。

“那么,” 奇洛教授说道,“现在我们清楚了,赫敏·格兰杰不是教室里最危险的学生。你们觉得谁是这里实际上最危险的人呢?--当然,除了我以外。”

哈利不假思索地向斯莱特林那边望过去。

“德拉科,出身于高贵而古老的马尔福家族,” 奇洛教授说,“很多你的同学在往你那边看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到前面来。”

德拉科服从了,带着一种骄傲的庄严地走上讲台,含笑看着奇洛教授。

“马尔福先生,” 奇洛教授说,“开火。”

如果来得及的话哈利会设法阻止的,可是德拉科以一种流畅的动作迅速转向了拉文克劳的人群,抬起魔杖说道“马哈术!”就象这个咒语只有一个音节一样,然后赫敏说了声“嗷!”,一切就结束了。

“打得很准,” 奇洛教授说,“奖给你两分奇洛分。可是告诉我,你为什么选择格兰杰小姐?”

一个停顿。

德拉科最后说道,“因为她最突出。”

奇洛教授的唇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这就是为什么德拉科·马尔福是危险的。如果他选了别人,那个孩子也许会痛恨自己被挑出来,马尔福就制造了一个敌人。而且,虽然马尔福先生选择她也许有其他原因,他说出来也没有好处,还会得罪你们当中的一些人;而对其他人来说,无论他说不说,他们都会为他欢呼的。也就是说,马尔福先生的危险之处在于他懂得该攻击谁,不攻击谁,如何结交盟友和避免制造敌人。再奖给你两分奇洛分,马尔福先生,因为你展示了斯莱特林的传统美德,我想萨拉查的学院也因此获得了一个学院分。请你回到你的朋友们中去。”

德拉科微微低头致意,回到斯莱特林的人群。有些绿色镶边的袍子开始鼓掌,可是奇洛教授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教室里又安静下来了。

“原本我们的游戏似乎已经结束了,” 奇洛教授说道,“然而在这个教室里,还有一个学生比马尔福的继承人更危险。”

而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人在看的是……

“哈利·波特。请到前面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哈利很不情愿地走向奇洛教授的讲台,在那里,奇洛教授站在突出的讲台上,仍然斜靠在桌子上。

被意外拉上台的紧张情绪似乎增强了哈利的思考能力,哈利一边走向讲台,一边猜测奇洛教授要怎么证明哈利的危险性。他会要他施展什么法术吗?打败一个黑魔王?

要他表演对死咒的抵抗力?奇洛教授没那么蠢吧……

哈利在离讲台很远的地方就停住了,奇洛教授也没有叫他走近一点。

“讽刺的是,” 奇洛教授说道,“你们选对了人,却搞错了理由。你们想的是,” 奇洛教授的唇角微微扬起,“哈利·波特打败了黑魔王,所以他一定很危险。拉倒吧。他那时才一岁。无论是怎样的命运的巧合杀死了黑魔王,它和波特先生的战斗能力都没什么关系。可是当我听说一个拉文克劳打败了五个高年级的斯莱特林以后,我找了几个学生问话,从中得出结论,哈利·波特才是我最危险的学生。”

肾上腺素疯狂地涌进了哈利的血液,他站得更直了。他不知道奇洛教授得出了什么结论,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啊,奇洛教授——” 哈利说道。

奇洛教授似乎被逗乐了。“你在想我一定是搞错了,对不对,波特先生?你以后会知道不能低估我。” 奇洛教授站直了身子,“波特先生,每样东西都有它们原本的用途。举出十种这个教室里的东西的不寻常的使用方法,用于战斗!”

有一会儿哈利站在那里,做声不得,因为被人看穿完全呆掉了。

然后各种想法象潮水般涌现了。

“有的桌子很重,如果从高处砸下来可以致命。有的椅腿是金属质地的,如果足够用力的话可以贯穿敌人的身体。教室里的空气如果抽掉了也是致命的,因为人在真空中会死,空气还可以作为毒气的载体。”

在哈利停下来换气的工夫,奇洛教授说道:

“这是三种。你需要十种。其他同学认为你已经把教室里能用的东西都说完了。”

“哈!地板可以拿掉,改成充满尖刺的陷阱让人掉进去,天花板可以掉下来砸中敌人,墙可以作为变形术的原料变出各种武器,比如刀子。”

“六种了。你快黔驴技穷了吧?”

“我还没开始呢!看看这里所有的人!让一个格兰芬多去攻击敌人当然是普通的用途了——”

“这个不能算。”

“——可是他们的血可以用来淹死敌人。拉文克劳以头脑著称,可是他们的器官可以拿到黑市上去卖,用换来的钱雇佣刺客。斯莱特林不止可以作为刺客,如果你以足够快的速度把他们扔出去的话,他们可以砸死敌人。赫奇帕奇不仅仅是努力的工人,他们的骨头可以取出来磨尖,刺穿敌人。”

现在班里的其他同学都在毛骨悚然地瞪着哈利。连斯莱特林们都惊呆了。

“这就十种了,虽然拉文克劳的用法其实有点勉强。现在是附加题,你每多说一种用法,就奖给你一分奇洛分。” 奇洛教授给了哈利一个友好的笑容,“其他同学都认为你没戏了,因为除了天花板上的靶子以外,其他东西都给你说遍了,而你根本想不出那些靶子能怎么用。”

“切!我是把人说完了,可我还没说我的袍子呢。我的袍子可以紧紧缠在敌人头上,闷死敌人;赫敏·格兰杰的袍子可以撕成长条,连成绳子,吊死敌人;德拉科·马尔福的袍子可以用来点火——”

“三点,” 奇洛教授说道,“不许再用衣服了。”

“我的魔杖可以刺穿敌人的眼眶,刺中他们的大脑!” 有人发出恐怖的窒息的声音。

“四点,不许再用魔杖。”

“我的腕表可以噎死敌人,如果我把它塞到敌人的喉咙里——”

“五点,够了。”

“哼,” 哈利说,“十个奇洛分值一个学院分,是吗?你应该一直让我说下去,直到我赢得学院杯为止。我还没开始说我口袋里的东西呢。” 还有莫克袋本身。时间转换器和隐身斗篷他不能说,可是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利用教室里的红色靶子的……

“够了,波特先生。好了,你们现在理解为什么波特先生是教室里最危险的学生了吗?”

一阵低低的同意的声音。

“请大声说出来。泰利·布特,你的舍友为什么很危险?”

“啊…… 嗯…… 他很有创造力?”

“错!” 奇洛教授吼道,用拳头狠砸了一下桌子,放大的声音让大家都吃了一惊,“波特先生的这些想法根本一无是处!”

哈利惊跳了一下。

“把地板拿掉,改成充满尖刺的陷阱?可笑!在战斗的时候你不会有那么长的准备时间,即使有,也有上百种方法可以更好地利用这些时间!把墙变形成其他武器?波特先生还不会变形术!波特先生只有一个想法是他现在就能用的,不需要预先准备很长时间,也不需要敌人配合,也用不到他现在还不懂的魔法。这个想法就是把魔杖捅到敌人的眼眶里去。不过即便在这种情况下,魔杖折断的可能性也比杀死敌人的可能性要大!总之,波特先生,恐怕你的想法全部都很差劲。”

“什么?” 哈利怒道,“你要的是不寻常的想法,又不是实用的想法!我这是创造型思维!换成你怎么用教室里的东西杀人?”

奇洛教授的表情是不以为然的,可是他的眼睛却漾着笑意。“波特先生,我从来没说过要你杀人。在有些时间和场景下活捉敌人是必要的,霍格沃茨的教室里发生的战斗往往就是这一种。但是让我回答你的问题,你可以用椅子的边缘打敌人的颈部。”

从斯莱特林那里传来一些笑声,不过他们是在和哈利一起笑,而不是在笑他。

所有其他人仍然一副毛骨悚然的表情。

“可是波特先生已经展示了他为什么是教室里最危险的学生。我问的是教室里的东西在战斗时的用途。波特先生原本可以建议用桌子来挡住敌人的法术,或者用椅子绊倒敌人,或者把衣服绕在胳膊上,作为临时的护甲。然而,波特先生提出的所有用途都是攻击而非防卫,全是致命或者可能致命的。”

什么?等等,这不可能…… 哈利忽然感到一阵眩晕,他努力回忆着自己刚才说的话,显然一定会有反例的…… 

“而这,” 奇洛教授说道,“就是为什么波特先生的想法这么奇怪,这么没用-他的想法不得不进入到脱离现实的境地,才能达到他的消灭敌人的标准。对他来说,达不到这个标准的想法是不值得考虑的。这反映了一种素质,我们可以把它称为杀戮的倾向。我有这种素质。哈利·波特也有,这就是他为什么可以一个人挑战五个高年级的斯莱特林。德拉科·马尔福没有这种素质-现在还没有。马尔福先生对于谈论普通的谋杀是不会退缩的,可是连他也被震惊了-没错,你确实是,马尔福先生,我刚才看你的脸了-就在波特先生描述如何把同学的身体当成原材料使用的时候。你的头脑会拉响警报,让你对这样的想法感到退缩。而波特先生只想着消灭敌人,他会抓住任何方式达到目的,他不会退缩,他的警报是关上的。虽然他的年幼的才华还没有受过训练,全然无用,可是他的杀人意向让哈利·波特成为教室里最危险的学生。最后奖给他一点-不,奖给拉文克劳学院一点好了-为这个真正的战斗巫师不可缺少的特质。”

哈利目瞪口呆,开始疯狂地思索该怎么反驳。我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然而他可以感到其他的学生已经开始相信了。哈利在心里权衡各种否认的方法,发现没有一个足以和奇洛教授充满权威的声音抗衡。哈利能想到的最好的应对是“我不是心理变态,我只是很有创造力”,可是那个听起来不是好话。他必须说些让大家意想不到的话,让大家停下来重新考虑——

“现在,” 奇洛教授说道,“波特先生。开火。”

当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啊,好吧,” 奇洛教授叹了口气,“我想我们都有走出第一步的时候。波特先生,请你随便选择一个学生施展简单攻击法术。你必须在我下课之前这么做。不然我就开始扣你的学院分,一直扣到你动手为止。”

哈利小心地抬起魔杖。他必须这么做,不然奇洛教授可能会立刻开始扣分的。

慢慢地,象旋转的唱片一样,哈利转到了斯莱特林的方向。

哈利的目光和德拉科相遇了。

德拉科·马尔福看上去一点也不害怕。这个金发男孩没有象哈利对赫敏那样明确表示同意,可是他也不可能那么做。其他的斯莱特林会觉得奇怪的。
“你在犹豫什么呢?” 奇洛教授问,“当然只有一个明显的选择啊。”

“没错,” 哈利说道,“只有一个明显的选择。”

哈利转动魔杖,说道“马-哈-术!”

教室里一片沉寂。

哈利甩了甩左边的胳膊,想要甩掉残余的刺痛。

更多的沉寂。

终于,奇洛教授叹了口气。“是,很机灵,可是这里有我想上的一课,被你躲过去了。扣拉文克劳一分,为你乱耍小聪明而牺牲了真正的目标。下课。”

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哈利大声说道:

“开玩笑的啦!拉文克劳!”

短暂的沉寂,似乎大家都在思索,然后嗡嗡的谈话声又响起了,迅速演变成巨大的轰鸣。

哈利转向奇洛教授,他们需要谈一谈——

奇洛的肩膀耷拉着,正吃力地走回座位。

不。不可接受。他们真的需要谈一谈。少来这套僵尸表演了,如果哈利捅他几下,奇洛教授说不定就醒过来了。哈利向前走去——

错了

不能

糟糕的想法

哈利摇晃了一下,站住了,感觉一阵眩晕。

这时一大群拉文克劳围到了他身边,讨论开始了。

--------------------------------------------------------------------------

[1]语出科幻小说《安德的游戏》(http://zh.wikipedia.org/wiki/安德的游戏),原文是“敌人的大门在下面”。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评论(19)
热度(329)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