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十九章 延迟满足[1]

授权和转载须知

血祭血神!颅献J·K·罗琳![2]

--------------------------------------------------------------------------

德拉科面色严峻。不知为何,与站在他身后两个男孩身上同款的袍子相比,他绿色镶边的袍子看起来更加正式,庄重,整洁而潇洒。

“说,”德拉科说。

“对!说!”

“你听见老大的话了!说!”

“而你们俩,给我闭嘴。”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就快开始了,四个学院齐聚在他们之前学习了黑魔法防御……呃,战斗魔法的那间大礼堂中。

周五最后一节课。

哈利希望这节课不会给人太大压力,聪明的奇洛教授会发现这可能不是把哈利叫起来的好时候。哈利恢复了一点,但是……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可能最好还是先放松一下。

哈利靠回椅子,非常郑重地看了德拉科和他的跟班们一眼。

“你想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哈利申明道。“我可以用一个词来回答你。是胜利。无论需要多少代价——无论有多少恐惧——无论道路有多漫长多艰辛,都要去赢得胜利,因为没有胜利就不能——” [3]

“说斯内普的事,”德拉科嘶声说道。“你做了什么?”

哈利洗掉装出来的庄严肃穆,更加严肃地看了德拉科一眼。

“你看见了,”哈利说。“所有人都看见了。我打了个响指。”

“哈利!别吊我胃口了!”

所以他现在升级成哈利了。有意思。而且实际上哈利很肯定自己应该注意到这点,如果不以某种方式回应,自己还应该感到难过…… 

哈利点点自己的耳朵,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两个跟班。

“他们不会说出去的,”德拉科说。

“德拉科,”哈利说,“说句老实话,昨天高尔先生的机智可不怎么让我印象深刻。”

高尔先生的脸抽了一下。

“我也是,”德拉科说。“我跟他解释了,他昨天搞得我欠了你一个人情。”(高尔先生的脸又抽了一下。)“但这种错误和轻率有很大区别。而那真的是那种他们从小就开始训练并理解的东西。”

“那好吧,”哈利说。尽管背景声在德拉科出现时就已经变得模糊,他还是放低了声音。“我推测出了一个西弗勒斯的秘密,然后要挟了他一下。”

德拉科表情坚定。“很好,现在告诉我点别的,不要你用来糊弄那群格兰芬多蠢货的‘绝对机密’,我知道你告诉他们就是想传遍学校。”

哈利不由自主地咧嘴一笑,他知道德拉科捕捉到了这个笑容。

“西弗勒斯说什么?”哈利说。

“他没发现小孩的心灵有多么敏感,”德拉科说。“对斯莱特林都这么说!对我都这么说!”

“你确定,”哈利说,“你想知道你家院长不想让你知道的事?”

“确定,”德拉科毫不犹豫地说。

有意思。“那你真的得先把你的跟班送走,因为我不确定我能相信你所相信的关于他们的一切。”

德拉科点点头。“没问题。”

克拉克先生和高尔先生看起来非常不高兴。“老大——”克拉克说。

“波特先生没理由相信你们,”德拉科说。“滚!”

他们离开了。

“尤其是,”哈利说,声音放得更低了,“我不能完全肯定他们不会就这么把我说的话报告给卢修斯。”

“父亲不会这么做的!”德拉科说,脸上写满惊恐。“他们是我的人!”

“抱歉,德拉科,”哈利说。“我只是不确定我可以相信你所相信的关于你父亲的一切。想象一下这是你的秘密,然后我跟你说我父亲不会这么做。”

德拉科缓缓点头。“你是对的。我很抱歉,哈利。要求你的信任是我的错。”

我是怎么升级到这种地步的?他现在不是该恨我吗?哈利有一种感觉,他现在所看到的是某种可利用的东西……他只希望自己的大脑没那么疲倦。要是平时他会很乐意再试着编些复杂的阴谋出来。

“总而言之,”哈利说。“交易。我告诉你一个真相,这个真相没有别人会知道,而且也不会外传,尤其不会传到你父亲耳边,作为交换,你告诉我你和斯莱特林对这整件事是怎么看的。”

“成交!”

现在尽可能说得模糊一点……说些就算传出去也不会造成太大伤害的东西……“我说的是真的。我确实发现了西弗勒斯的一个秘密,我也确实要挟他了。但西弗勒斯不是唯一一个被卷进来的人。”

“我就知道!”德拉科眉飞色舞地说。

哈利心一沉。他透漏的东西显然十分重要,而且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这不是好兆头。

“好吧,”德拉科说,他笑得更开心了。“现在告诉你斯莱特林的反应。首先,所有的白痴都叫嚣着‘我们恨哈利·波特!让我们去揍扁他!’”

哈利被呛到了。“分院帽出了什么毛病?这不是斯莱特林,这是格兰芬多。”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天才,”德拉科说,虽然他的微笑有点不怀好意,就好像在暗示他私底下也赞成哈利的观点。“然后有人花了十五秒和这群人解释为什么这么做对斯内普可能没有好处,所以你不会有事。总之,接下来是第二波白痴,这些人说,‘看来哈利·波特只是又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老好人而已。’”

“然后呢?”哈利说,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观点很蠢,但他还是微笑了一下。

“然后那些真正的聪明人开始说话。很明显,你找到了某种方法给斯内普施以重压。而且你的手里不止一个筹码……很明显,接下来自然能想到这和斯内普对邓布利多神秘的挟制有关。我说得对吗?”

“无可奉告,”哈利说。至少他的大脑把这一部分推测正确了。斯莱特林学院确实好奇过为什么西弗勒斯没被炒。然后他们的结论是斯内普在要挟邓布利多。这有可能是真的吗……?但邓布利多的表现看起来又不像……

德拉科接着说。“那些聪明人指出的下一件事就是,要是你对斯内普的施压足以让他放过半个霍格沃茨,你可能也有足够的力量完全把他开除,如果你想的话。你是在羞辱他,就像他试着羞辱你一样——但是你放过了我们的院长。”

哈利让自己笑得灿烂了一点。

“然后,那些真正的聪明人,”德拉科说,表情开始变得严肃,“到一边自己内部讨论了一会儿,然后有人指出,就这么放着敌人在附近是非常愚蠢的做法。如果你可以打破他对邓布利多的挟制,那很明显,你就该这么做。邓布利多会把斯内普踢出霍格沃茨,甚至可能直接干掉他,他会非常感激你,而你也用不着再担心斯内普会三更半夜带点有趣的魔药溜进你的寝室。”

哈利面色平静。他还没想过这一点,而他真的,真的应该好好想想。“然后你们的结论是……?”

“斯内普手上捏着邓布利多的秘密,而你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德拉科一脸狂喜。“不会强到足以完全毁掉邓布利多,否则斯内普早就用了。斯内普除了让自己呆在霍格沃茨斯莱特林学院的王座上之外,一直都拒绝使用这个秘密;就是这样他也不是总能随心所欲,所以肯定有些限制。但那绝对是个很厉害的秘密!父亲从斯内普那儿套话套了好多年了!”

“然后,”哈利说,“现在卢修斯觉得也许我可以告诉他。你是不是已经收到了猫头鹰——”

“我今晚会收到,”德拉科说,然后哈哈大笑。“上面会写道,”他的声音换成了一种更正式的腔调,“我亲爱的儿子:我早已叮嘱过你哈利·波特的潜在重要性。正如你所知,他的重要性现在变得更强,更急迫。若你发现任何可能的友情途径或施压手段,一定要追查下去,如果需要的话,整个马尔福家族的资源都可以为你所用。”

天哪。“好吧,”哈利说,“先不评价你们那一整套复杂理论是不是对的,我就是澄清一下,我俩现在还不是那么好的朋友。”

“我知道,”德拉科说。随后他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即使在屏蔽掉杂音后,他的声音也显得很小。“哈利,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知道了邓布利多不想让人知道的事,邓布利多也许会直接杀了你?还可以顺便把大难不死的男孩从潜在竞争领袖变成有用的烈士。”

“无可奉告,”哈利又说了一遍。他也没想过最后那部分。似乎不像是邓布利多的风格……但是……

“哈利,”德拉科说,“你确实有着惊人的天赋,但你未经训练,没有导师指导,你有时会做出些蠢事,你真的需要一个懂行的顾问,否则你会受伤的!”德拉科神色激动。

“啊,”哈利说,“比如卢修斯一样的顾问?”

“比如我!”德拉科说。“我发誓我会向父亲、向所有人都保守你的秘密,只是单纯地帮你弄清楚你想做的任何事!”

哇哦。

哈利看见僵尸形态的奇洛教授跌跌撞撞地走进了门。

“要开始上课了,”哈利说。“我会考虑你说的话,很多时候我确实希望自己接受过你的那些训练,我只是不知道我怎么能那么快就信任你——”

“你不该信任我,”德拉科说,“太早了。看见没?就算伤害到我自己,我也会给你有用的建议。但我们也许应该抓紧时间,赶快变成更亲密的朋友。”

“这个没问题,”哈利说,他已经开始思考怎么样利用这件事了。

“还有个小建议,”德拉科加快语速,奇洛教授正无精打采地走向他的桌子,“现在斯莱特林里的所有人都对你很好奇,所以如果你像我想的一样想要我们的支持,你应该做点什么,以此昭显你和斯莱特林的友谊。尽快,比如今天或明天。”

“让西弗勒斯接着给斯莱特林加学院分还不够吗?”哈利没理由不把这个算进来。

德拉科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随后他快速地说,“这不一样,相信我,必须得是很明显的事。把你那个泥巴种对手格兰杰逼到绝境,或者类似的,斯莱特林的所有人都会知道这意味着——”

“这不是拉文克劳的做法,德拉科!如果你必须把某人逼至绝境,那说明你的脑子太弱,没法正面对抗他,拉文克劳的所有人都知道——”

哈利桌上的屏幕闪烁了一下,亮了起来,让人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对电脑电视的怀念。

“嗯哼,”奇洛教授的声音就像直接正对着屏幕外的哈利讲话一样。“请坐下。”

--------------------------------------------------------------------------

于是孩子们全都坐下,盯着他们桌子上的显示屏,或者直接看向站在白色大理石台阶上的奇洛教授,他正倚着放置于深色大理石讲台上的桌子。

“今天,”奇洛教授说,“我本计划教你们第一个防御咒,一个小小的盾牌,这个咒语是今天盔甲护身的前身。但转念一想,基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我修改了一下课程计划。”

奇洛教授向一排排座位投去搜寻的目光。哈利坐在后排座位上,表情抽搐了一下。他预感到了谁会被叫起来。

“德拉科,古老而高贵的马尔福家族的一员,”奇洛教授说。

欸。

“是的,教授?”德拉科说。显示屏在德拉科说话时切成了他的脸,他的声音被放大,好像是从哈利桌上的显示屏中传出来的。随后屏幕切回奇洛教授,奇洛教授说:

“你的志向是成为下一个黑魔王吗?”

“这个问题很奇怪,教授,”德拉科说。“我的意思是,谁会傻到承认呢?”

有几个学生笑了出来,但是不多。

“确实,”奇洛教授说。“所以问你们也没有意义,但如果我的班里有那么一两个学生偷偷怀有成为下一个黑魔王的野心,我一点都不会惊讶。毕竟,我还是个年轻的斯莱特林时,我就想当下一个黑魔王。”

这次的笑声要多得多。

“好吧,斯莱特林毕竟是野心的学院,”奇洛教授笑道。“我之后才发现我真正享受的是战斗魔法,而我真正的志向是变成一个强大的战斗法师,并在某一天到霍格沃茨教书。无论如何,在我十三岁的时候,我把霍格沃茨图书馆历史区的书都看了一遍,仔细检阅了过去黑魔王们的人生与命运,然后我写了一份清单,列出了所有我当上黑魔王后我绝对不会犯的错——”

哈利不由自主地咯咯笑了出来。

“是啊,波特先生,真有趣。所以,波特先生,你能猜猜看清单的头条是什么吗?”

太棒了。“呃……当你能直接阿巴拉卡达巴拉(Abracadabra)的时候,千万不要用其它复杂的方式来料理敌人?”

“正确的发音,波特先生,是阿瓦达索命,” 不知为何,奇洛教授的声音突然变得有点尖锐,“然后不对,这条不在我十三岁时列的那份清单里。介意再猜一次吗?”

“啊……千万不要向任何人炫耀你邪恶的伟大计划?”

奇洛教授大笑。“啊,这是第二条。哎呀呀,波特先生,我们看的书是不是一样的?”

笑声更多了,还夹杂着些紧张。哈利咬紧牙关,什么都没说。否认不会有任何效果。

“但也不是这个。清单的头条是,‘我不会四处招惹些强大、恶毒的敌人。’如果莫奴利希·福尔肯斯巴恩和希特勒能好好贯彻这项基本原则的话,[4]世界的历史会完全不一样。现在,如果,波特先生——只是如果,万一你也偷偷怀着和我还是个年轻斯莱特林时相似的野心——即使如此,我希望你的志向也不是变成一个愚蠢的黑魔王。”

“奇洛教授,”哈利咬牙切齿地说,“我是拉文克劳,我的志向也不是变蠢,话就到此为止。我知道我今天做的事很蠢。但这不邪恶!这场斗争又不是我先挑起的!”

“你,波特先生,是个傻小子。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这样。因此我已经预料到了你的回答,并据此修改了今天的课程计划。格拉格雷·高尔先生,可以请你到前面来一下吗?”

教室里一阵惊讶的停顿。哈利没料到这个。

从高尔先生的表情来看,他也没预料到。他踏上大理石台阶和讲台,表情变得更加犹豫和焦虑。

奇洛教授离开他刚刚倚着的桌子,站直。他的样子突然强壮了起来,双手握拳,摆出了一个很明显的武术站姿。

哈利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象,他知道为什么高尔先生被叫起来了。

“大部分巫师,”奇洛教授说,“不怎么关心麻瓜所谓的武术。魔杖难道不比拳头更强吗?这种态度是愚蠢的。魔杖得由拳头来拿。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强大的战斗法师,你必须练武练到连麻瓜都会对你刮目相看的地步。我现在会展示一个性命攸关的技巧,这是我在道场,一所麻瓜的武术学校,所学到的。我一会儿再讲道场的事。现在……”奇洛教授向前走了几步,保持着武术站姿站到了高尔先生面前。“高尔先生,我要求你来攻击我。”

“奇洛教授,”高尔说,他的声音现在和教授的声音一样被放大了,“我可以问你已经到了哪一段——”

“六段。你不会受伤,我也不会。如果你看见任何空隙,请尽情攻击。”

高尔先生点点头,看起来放松多了。

“注意,”奇洛教授说,“高尔先生害怕攻击那些对武术没有一定程度了解的人,他害怕我,或他自己,会因此受伤。高尔先生的态度非常正确,给他加三分奇洛分。现在,开战!”

年轻的男孩闪电般向前冲刺,双拳飞舞,而奇洛教授挡下了每一次拳击,向后走位,奇洛踢向高尔,高尔接住,转身,企图用扫堂腿把奇洛绊倒在地,奇洛跳起来躲过了高尔的攻击;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哈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随后高尔躺在地上一蹬腿,奇洛教授切切实实地飞到了空中,接着他的肩膀先撞在了地板上,整个人在地板上滚了几下。

“停下!”奇洛教授在地板上喊道,声音有点慌。“你赢了!”

高尔先生急急起身,踉踉跄跄,几乎自摔一跤;突然遏制住冲向奇洛教授方向的动能让他差点摔倒。他一脸震惊。

奇洛教授弓着背,用了一个奇异的跳跃动作弹了起来,完全没有用手。

教室里一片沉默,因惶惑而产生的沉默。

“高尔先生,”奇洛教授说,“我展示的性命攸关的重要技巧是什么?”

“别人把你扔出去时如何正确地跌倒,”高尔先生说。“这是你在最开始学到的基础课之一——”

“这个也算吧,”奇洛教授说。

停顿。

“我所展示的性命攸关的重要技巧,”奇洛教授说,“是如何认输。你可以走了,高尔先生,谢谢。”

高尔先生走下台,表情更迷惑了。哈利也一样。

奇洛教授走回桌子后面,继续倚在桌子上。“有时候我们会忘记最基本的事,因为自我们学习到这些事之后已经过了太久。我发现我在做课程计划时也犯了同样错误。在教学生抛摔前,应该先教他们如何跌倒。我绝不能在你们没有理解如何认输前教你们如何战斗。”

奇洛教授的表情变得坚定,哈利觉得自己从他的双眼中看到了一丝痛楚和哀愁。“我在亚洲的一所道场里学会了如何认输;任何麻瓜都知道,优秀的武术家都在亚洲道场。这个道场所传授的武术在战斗法师中享有盛名,因为它非常适合用于魔法决斗。道场的大师——从麻瓜角度看算是一名老人了——是这种武术尚在人世的最优秀的老师。当然,他不知道魔法的存在。我申请在那里学习,从那一年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少数几个被接受的学生。整个过程中可能掺杂了一丁点特殊影响。”

教室里响起一些笑声。哈利没笑。这可不是什么正确的事。

“总而言之。我的第一次搏斗,在我被以一种羞辱性的方式击倒后,我失控了;我攻向陪我练拳的对手——”

哎哟。

“——幸好是用拳头,不是魔法。令人惊奇的是,大师并没有当场开除我。但他告诉我,我的性情中有一个缺点。他向我解释了这个缺点,而我知道他是对的。随后他说他会教我学会如何认输。”

奇洛教授面无表情。

“在他的严格命令下,道场里所有的学生都排成一排。他们一个一个地到我面前来。我不可以自卫。我只能求饶。他们一个一个地掌掴我,或者挥拳打我,然后把我推到地上。其中有一些人向我吐唾沫。他们用他们的语言中最难听的脏话辱骂我。而对每一个人,我都必须说,‘我输了!’或者类似的话,比如‘求求你停下!’或者‘我承认你比我厉害!’”

哈利试着想象,但是想象失败了。这种事没可能会发生在如此充满威严的奇洛教授身上。

“即使在那时,我也是战斗魔法的奇才。就算只用无杖魔法,我也能杀掉道场里的所有人。但我没有这么做。我学会了认输。我会将那一天作为我人生中最不愉快的几个小时铭记。而在八个月后,我准备离开道场时——我呆的时间完全不够,但我也只耗得起那么久了——那位大师告诉我,他希望我明白为什么那些经历是必要的。然后我告诉他这是我所学到的最宝贵的课程之一。这句话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都是事实。”

奇洛教授的表情变得苦涩起来。“你们在好奇这所武术道馆在哪,你们能不能去那里学习。你们去不了。之后不久,另一个想当学生的人来到了这一位于偏僻山头的隐蔽秘所。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起的人。”

教室里不约而同地响起一阵抽气声。哈利的胃一紧。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黑魔王没有做任何伪装,满是红光的双眼和其它的一切他都不加掩饰,就这样公然闯入了学校。学生们企图拦住他,而他只是简单地幻影移形过去。他引起了一些恐慌,但大家都很克制,然后大师走上前。然后黑魔王要求——不是请求,是要求——大师向他传授武功。”

奇洛教授的表情非常强硬。“也许大师读过太多虚构的故事,说真正的武者连恶魔都可以击败。无论如何,大师拒绝了。黑魔王问为什么他不能做学生。大师说他太缺乏耐心,于是黑魔王割掉了他的舌头。”

台下传来整齐的抽气声。

“你们可以猜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了。学生们企图突袭黑魔王,然而他们通通摔倒,并呆愣在原地。然后……”

奇洛教授的声音颤抖了一下,随后恢复。

“有一种不可饶恕咒,叫钻心咒,可以制造无法忍受的痛苦。如果钻心咒持续几分钟以上,会造成永久性精神错乱。黑魔王一个接一个地对大师的学生施予钻心咒,将他们逼疯,然后用死咒了结他们,而大师被迫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当所有学生都死光后,大师也跟着去了。我是从唯一一个生还的学生那里了解到这些的,黑魔王将他留下,来讲述这个故事,他同时也是我的一个朋友……”

奇洛教授背过身,过了一会儿,他转回来,似乎再次恢复了冷静与沉着。

“黑巫师控制不住他们的脾气,”奇洛教授静静地说。“这几乎是这一类人的共同缺点,任何习惯于和他们战斗的人很快就能学着利用这一点。要知道,黑魔王那一天并没有赢。他的目的是学武功,但什么都没学到就离开了。黑魔王太愚蠢了,他竟然还希望这个故事传开。这个故事没有展现出他的力量,反而暴露了一个可利用的弱点。”

奇洛教授的视线落到教室里的一个孩子身上。

“哈利·波特,”奇洛教授说。

“是,”哈利说,他的声音沙哑。

“准确地说,今天你做错了什么,波特先生?”

哈利一阵反胃。“我发了脾气。”

“这不准确,”奇洛教授说。“我会更精确地形容一遍。许多动物中存在着一种叫支配权竞争的行为。它们用角互相推搡——试图把对方击倒,而不是戳伤。它们用爪掌互斗——没有亮出爪子。但为什么他们不亮爪?要是他们亮出爪子,他们不会有更大的赢面吗?但随后他们的敌人也可能会亮爪,事情不会以在支配权竞争中分出胜负而告终 ,他们双方都有可能会受重伤。”

奇洛教授的视线似乎穿透了屏幕,直直看向哈利。“波特先生,你今天所表现的——不像那些收起爪子并接受斗争结果的动物——你不明白如何输掉支配权竞争。当一个霍格沃茨的教授挑战你时,你没有退让。当你看起来要输了时,你亮出了爪子,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你让整个战火扩大,随后又再次扩大。斯内普教授先给了你一耳光,和你相比,他明显处于支配地位。你没有认输,反而扇了回去,然后拉文克劳丢了十分。很快你开始说要离开霍格沃茨。你甚至不惜将战火扩大延伸到某个未知的方向,然后以某种方式赢得了最后的胜利。你的胜利并没有改变你在犯蠢的事实。”

“我明白了,”哈利说。他的喉咙一阵干涩。他的形容太精确。精确得令人害怕。现在奇洛教授的话摆在面前,哈利可以用事后的眼光来看,这确实就是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当某人把你看得那么透彻时,你不由得会怀疑他们是不是在其它事上也是正确的,比如说,你的杀戮倾向。

“下次,波特先生,当你选择扩大战火而不是认输时,你也许会输掉所有筹码。我现今还猜不到你会失去什么。我能猜到的是,你付出的代价会比区区十分学院分要高昂得多。”

比如英国魔法界的命运。这就是他干出来的。

“你会申辩,你是在试着帮助整个霍格沃茨,一个重要得多的目标,值得巨大的风险。这是谎言。如果你——”

“我应该就这么挨了这一耳光,耐心等待,然后挑一个最好的时机行动,”哈利说,他的声音沙哑。“但这样就意味着我输了。我得臣服于他。这也是黑魔王无法让那位大师对他所做的事。”

奇洛教授点点头。“看来你完全理解了。因此,波特先生,今天你会学习如何认输。”

“我——”

“我不会听任何拒绝的话,波特先生。很显然,你需要这个教训,你也强大到能接受这个教训。我向你保证,你的经历不会像我所经历的那么严酷,虽然你也许同样会将此铭记为你资历尚浅的人生里最糟糕的十五分钟。”

哈利咽了口唾沫。“奇洛教授,”他小声说,“我们能下次再做吗?”

“不,”奇洛教授干脆地说。“你在霍格沃茨才呆了五天,就已经发生这种事了。今天是周五。我们下次防御术课程是在周三。周六,周日,周一,周二,周三……不,我们没有时间可等。”

有笑声传来,但极少。

“将其考虑为来自教授的命令,波特先生。我会说否则我不会再教你任何防御咒,因为我随后就会听说你重伤、甚至杀了某个人。不幸的是,我听说你的手指已经是某种强力武器。请不要在课堂的任何时间打响指。”

笑声扩大了,伴随着更多的焦躁。

哈利觉得自己要哭了。“奇洛教授,如果你做出你说的那种事,会让我生气的,我今天真的不想再生气——”

“重点不是避免愤怒,”奇洛教授说,他的表情看起来很严肃。“愤怒是正常的。你需要学习的是,即使愤怒,你也要认输。或者至少假装认输,这样你就可以好好计划报复。就像我对高尔先生所做的,当然,除非你们中有任何一个真的认为他比我——”

“我不是!”高尔先生在座位上大叫,声音有些慌乱。“我知道你没有真的输掉!请不要计划报复我!”

哈利的胃一阵难受。奇洛教授不知道他神秘的黑暗面。“教授,我们下课后真的得谈谈——”

“我们会的,”奇洛教授用一种承诺的语气说。“在你学会如何认输后。“他一脸严肃。“这个过程中,我当然会排除任何可以伤害到你、甚至给你造成极大痛苦的东西。痛苦将来自于认输本身的难度,而不是反击、扩大战火,直到胜利为止。”

哈利的呼吸变成了短促、恐慌的喘息。他比离开魔药课教室那个时候还要害怕。“奇洛教授,”他试着说,“我不想让你因此被开除——”

“我不会的,”奇洛教授说,“只要你事后告诉他们这是必要的。我相信你会这么做。”有一瞬间,奇洛教授的声音变得十分冷漠。“相信我,他们已经容忍了发生在走廊中的更糟糕的行为。这个案例只会特殊在它发生在教室里。”

“奇洛教授,”哈利喃喃道,但他认为他的声音依然在各处回响,“你真的相信,如果我不过这关,我可能会伤害到别人吗?”

“是的,”奇洛教授简单地说。

“那么,”哈利感到一阵恶心,“我做。”

奇洛教授转向斯莱特林。“那么……在你们教授的许可,以及斯内普不会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被谴责的情况下……你们中有人愿意向大难不死的男孩展示你们的力量吗?推搡他,把他推倒在地,听他向你求饶?”

五只手举了起来。

“那些举手的人,你们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白痴。你们没听懂假装认输这几个字吗?如果哈利波特变成下一任黑魔王,他会在毕业后追杀到你死为止。”

五只手立刻收回到各自的桌面上。

“我不会的,”哈利说,他的声音变得更加虚弱。“我发誓我绝不会向那些帮助我学习认输的人们复仇。奇洛教授……能请你……停下吗?”

奇洛教授叹了口气。“我很抱歉,波特先生。我发现无论你是否想当黑魔王,刚才我对他们所说的话在你听来都一样恼人。但那些孩子也有重要的生存教训需要学习。你接受我给你加一分奇洛分以表示我的歉意吗?”

“加两分,”哈利说。

教室里响起一阵惊讶的笑声,稍稍缓和了紧张的气氛。

“成交,”奇洛教授说。

“然后等我毕业了,我要一路追捕你,然后挠你痒痒。”

出现了更多笑声,虽然奇洛教授没有笑。

哈利觉得他正在和蟒蛇摔跤,试着强行将对话修正到人们发现他完全不是黑魔王的方向……为什么奇洛教授这么怀疑他?

“教授,”德拉科未被放大的声音说。“我的志愿也不是变成一个愚蠢的黑魔王。”

教室一片震惊,所有人鸦雀无声。

你用不着这么做!哈利差点吼了出来,但适时克制住了;德拉科也许不希望别人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加深他和哈利的友谊……或者是想要示好……

把这叫做想要示好让哈利觉得自己又小气又刻薄。如果德拉科是想让他印象深刻,那他非常成功。

奇洛教授严肃地转向马尔福。“你害怕自己无法假装认输吗,马尔福先生?我所形容的波特先生的缺点也同样适用于你?你父亲肯定把你教育得更好。”

“只是说说的话,也许吧,”德拉科说,他的声音和脸现在都显示在了显示屏上。“但不是在被到处推搡和推倒在地的时候。我也想像你一样强大,奇洛教授。”

奇洛教授抬起眉毛。“我恐怕,马尔福先生,”过了一会儿后,他说,“我为波特先生所做的布置会包括一些年长的斯莱特林,他们之后会被告知他们有多么愚蠢,而你不在我今天的安排范围内 。但以我专业的观点来看,你已经很强了。如果我听说了你的失败,就像波特先生今天的失败一样,我会做适当的安排,并向你和你所伤害到的任何人所道歉。然而我不觉得有必要让你也参与进来。”

“我明白了,教授。”德拉科说。

奇洛教授环视教室。“还有其他人希望变强吗?”

一些学生焦虑地四处张望。哈利从后排看到,有些人看起来就像他们张了张嘴,但什么都没说。到最后,没有一个人说话。

“德拉科·马尔福会成为你们这一年级里其中一支队伍的队长,”奇洛教授说。“如果他肯屈尊参加课外活动的话。现在,波特先生,请站到前面来。”

----

没错,奇洛教授说过了,必须在所有人面前,在你的朋友面前,因为斯内普为难你时,也是在他们面前,在这里,你必须学会认输。

所以现在所有的一年级生都在旁观。他们在魔法的影响下保持沉默;同时,在哈利和教授的要求下,他们也不能干涉。赫敏已经背过了脸,但她什么都没说,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也许是因为魔药课时她也在场的缘故。

哈利站在柔软的蓝垫上,软垫就和麻瓜道场里的一样;考虑到哈利会被推倒,奇洛教授给地板铺上了软垫。

哈利很害怕自己会做出什么事。如果奇洛教授对他的杀戮倾向的看法是对的……

哈利的魔杖放在奇洛教授的桌上,并不是因为哈利知道什么能够保护自己的咒语,而是因为(哈利觉得)否则他也许会试着把魔杖插到某个人的眼睛里。他的口袋也放在那里,里面现在装着他套上了保护套、但也许还是很脆弱的时间转换器。

哈利向奇洛教授请求过给他变个拳击手套出来,然后把手套锁到他手上。奇洛教授看他的眼神里带着无声的理解,然后拒绝了。

我不会插他们眼睛,我不会插他们眼睛,我不会插他们眼睛,这会终结我在霍格沃茨的生涯,我会被逮捕的,哈利对自己说,试着把这个念头钉在脑子里,希望如果自己的脑子被杀意所占据,它还能留在那里。

奇洛教授回来了,领着十三个来自不同年级的高年级斯莱特林。哈利认出其中一个是他拿派砸过的。那场对峙中的另外两个人也出现了。那个叫停的,说他们真的不该这么做的人倒是没来。

“我再重复一遍,”奇洛教授说,声音非常严肃,“波特先生不会真的受伤。任何以及所有的意外都会被视为蓄意为之。你们明白了吗?”

年长的斯莱特林们点点头,龇牙一笑。

“那么请随意蹂躏大难不死的男孩吧,”奇洛教授说,脸上带着只有一年级生能理解的扭曲笑容。

在某种形式的协商后,被砸了两个派的人走到了前面。

“波特,”奇洛教授说,“请会见佩利格里·德里克。他比你厉害,现在他就要证明这一点。”

德里克大步走向前,哈利的大脑开始不配合地尖叫,他不能逃,不能反击——

德里克停在离哈利还有一臂之距的地方。

哈利还没有发火,只是害怕。这意味着他正注视着面前比他整整高半米的青年:满是肌肉,脸上长毛,还笑得十分不怀好意。

“请求他不要伤害你,”奇洛教授说。“也许他看见你已经够可怜兮兮之后,会觉得你很无聊,然后走开。”

围观的年长斯莱特林们发出一阵大笑。

“求求你,”哈利说,他的声音在颤抖,“不要,伤害我……”

“听起来可不太真诚,”奇洛教授说。

德里克笑得更开心了。这个笨拙的低能儿看起来充满优越感,然后……

……哈利的血开始变冷……

“请不要伤害我,”哈利又试了一次。

奇洛教授摇摇头。“看在梅林的份上,你是怎么把这句话说得和骂人似的,波特?你能期待的德里克先生的回应只可能有一个。”

德里克故意向前迈了一步,然后撞向哈利。

哈利倒退了好几步,然后,在他能控制住自己之前,他冰冷地站直了身子。

“错,”奇洛教授说,“错,错,错。”

“你撞到我了,波特,”德里克说,“给我道歉。”

“我很抱歉!”

“听起来一点都不抱歉。”德里克说。

哈利愤怒地张大眼睛,他已经让声音听起来像是请求——

德里克狠狠推了他一把,哈利整个人都趴倒在了垫子上。

蓝色的垫子在哈利的视线中晃了一下,但不是很厉害。

他开始怀疑奇洛教授教他这些所谓课程的真实动机。

一只脚踏在哈利的屁股上,过了一会儿,哈利被狠狠推到了另一边,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

德里克大笑。“真有趣,”他说。

他需要做的只是说他受够了。然后把这整件事报到校长办公室。这样防御术的教授和他在霍格沃茨的不幸生涯都会玩完,然后……麦格教授会生气的,但是……

(麦格教授的脸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她看起来并不生气,只是悲伤——)

“现在告诉他,他比你厉害,波特,”奇洛教授的声音说。

“你,比我,厉害。”

哈利试着站起身,德里克一脚踢到他胸口,然后把他推回到垫子上。

整个世界开始变得透明。行动与后果的脉络在他面前清晰地呈现了出来。那些蠢货不会想到他会扑回去,给他裆部来一下会让他僵直足够久,这样他就能——

“再试一次,”奇洛教授说,然后哈利动作敏捷地打了个滚,跳起来,冲向他真正的敌人,防御术教授——

奇洛教授说,“你太没耐心了。”

哈利迟疑了。他的脑子,在悲观思维上久经训练,描绘出一个干瘪的老人,血正从他的嘴里往外冒,在哈利切掉他的舌头之后——

过了一会儿,德里克再次把哈利推到垫子上,然后坐在了他身上,哈利一口气喷了出来。

“停下!”哈利尖叫。“请停下!”

“好点了,”奇洛教授说。“听起来居然还挺真诚。”

当然是。这太可怕了,令人作呕,他确实是真诚的。哈利急促地喘息着,恐惧与冰冷的愤怒同时流淌在——

“认输,”奇洛教授说。

“我,输了,”哈利挣扎道。

“这句话我喜欢,”德里克坐在他身上说。“再多输一点。”

--------------------------------------------------------------------------

几只手在推搡哈利,他被在年长斯莱特林所围成的圈子里推来推去,从一只手推向另一只手。哈利早就已经过了试着不要哭出来的临界点,现在只是试着不要跌倒。

“你是什么,波特?”德里克说。

“一个,输——输家,我输了,我放弃,你赢了,你比我——比我厉害,请停下——”

哈利跘倒在地,手已经无法支撑住身体。他晕眩了一会儿,然后再次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够了!”奇洛教授的声音听起来锐利得可以切钢断铁。“从波特先生身边离开!”

哈利看见他们脸上惊讶的表情。他血液里流淌着、正在逐渐褪去的冰冷感觉,露出了满意的冷笑。

随后哈利倒在了垫子上。

奇洛教授说了些什么。然后是年长斯莱特林的抽气声。

“然后我相信马尔福的后裔也有些事想解释给你们听,”奇洛教授总结道。

德拉科开始说话。他的声音尖锐得几乎如同奇洛教授,腔调和德拉科模仿他父亲说话时一模一样,大概说了些诸如可能会把斯莱特林学院推到危险的境地,谁知道会得罪多少学校里的同伴,完全缺乏自觉,脑筋一点都不灵敏,无脑的暴徒,除了当听差一点用都没有之类的话,而在哈利的后脑,完全不顾他已知的一切,直接将德拉科注明成了盟友。

哈利全身都在痛,可能有青肿,他的身体很冷,大脑也已经到了极限。他试着想想凤凰的歌声,但凤凰不在,他记不起旋律,而当他试着想象的时候,除了叽叽喳喳的小鸟外,他什么都想不出来。

随后德拉科没有再讲话,奇洛教授告诉那几个年长的斯莱特林他们可以走了,哈利睁开眼睛,挣扎地坐起身,“等等,”哈利说,强迫自己把话说出来,“我,有些事,想,和,他们说——”

“等等波特先生,”奇洛教授冷冰冰地对着离开的斯莱特林们说。

哈利踉跄起身。他小心地不要看向同学的方向。他不想看见他们现在是怎么看他的。他不想看见他们的怜悯。

所以,相对的,哈利看向年长的斯莱特林们,他们看起来似乎还在震惊状态。他们瞪了回来,一脸恐惧。

他的黑暗面,在还没失控时,曾经想象过这一刻,然后决定假装认输。

哈利说,“不准有人——”

“停,”奇洛教授说。“如果是我想的那句话,请等他们离开后再说。他们之后会听到的。我们都需要学到各自的教训,波特先生。”

“好吧,”哈利说。

“你们。出去。”

年长的斯莱特林们纷纷逃走,门在他们身后关上了。

“不准有人对他们进行报复,”哈利哑着嗓子说。“这是对任何觉得自己还是我朋友的人的要求。我有需要吸取的教训,他们帮我学到了,他们也有需要吸取的教训,这事已经完了。如果你们要讲述这个故事,也请把这一部分加上。”

哈利转头看向奇洛教授。

“你输了,”奇洛教授说,他的声音第一次变得柔和。这样的声音出自这个教授之口,听上去很奇怪,就像他的声音甚至不应该能做到这一点。

哈利确实输了。有那么几个瞬间,冰冷的愤怒已经彻底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恐惧,而那些时候,他是真的在乞求那些年长的斯莱特林……

“而你却还活着?”奇洛教授说,语气依然奇异的柔和。

哈利设法点了点头。

“不是所有认输都像这样,”奇洛教授说。“会有让步和谈判。也有其他办法安抚暴徒。以臣服于他们的姿态操控他们是一整套艺术。但首先,必须考虑认输。你会记得你是如何认输的吗?”

“是的。”

“你可以认输了吗?”

“我……觉得可以……”

“我也这么觉得。”奇洛教授深深地鞠躬,稀薄的头发几乎要触到地面。“恭喜你,哈利波特,你赢了。”

没有源头,没有带头者,掌声一齐如同雷鸣般降临。

哈利无法控制脸上的震惊。他小心地看了一眼他的同学,然后发现他们的脸上不是同情,而是敬畏。掌声来自于拉文克劳,格兰芬多,赫奇帕奇甚至斯莱特林,可能是因为德拉科·马尔福也鼓掌了。一些学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而半个格兰芬多都站在桌子上。

于是哈利摇摇晃晃地站在原地,沐浴在他们对他的尊敬里,感到自己变强了,甚至还可能被治愈了一点。

奇洛教授等着掌声消失。掌声持续了好一会儿。

“觉得吃惊吗,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笑。“你刚刚发现现实世界并不总是像你最糟糕的噩梦一样。没错,如果你是一个无名的被虐待了的可怜男孩,他们之后也许不会那么尊敬你,甚至会高高在上地可怜你。我恐怕这是人类的天性。但是你,他们已经知道你是力量的象征。而他们看见你与自己的恐惧对峙,并持续对峙,即使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一走了事。你在听见我说我故意让自己被啐时,看不起我过吗?”

哈利喉头一热,他拼命地把这种感情压下去。他对这奇迹般的尊重没那么大信心,还不敢当场哭出来。

“你在我课堂上的非凡成就值得非凡的奖励,哈利波特。请接收这份奖励,这代表我的学院对你的赞许,然后,从今天开始记住,并不是所有的斯莱特林都是像这样的。有这样的斯莱特林,也有那样的斯莱特林。”奇洛教授带着灿烂的笑容说。“拉文克劳加五十一分。”

教室里一阵震惊的停顿,随后拉文克劳的学生们爆发出一片喧哗,所有人都在尖叫,吹口哨和欢呼。

(而同时,哈利觉得这不太对劲,麦格教授是对的,应该存留一些证据,自己本应该付出代价,你不能就这样把所有事摆回原处——)

但哈利看见了拉文克劳们兴高采烈的脸,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说不。

他的大脑给出一个建议。建议不错。哈利无法相信自己的大脑竟然还能支撑他站直,更不用说创造不错的建议。

“奇洛教授,”哈利尽可能从他发热的喉头吐出清晰的话。“你完全是你所属学院的典范,而我认为,你一定就是萨拉查·斯莱特林帮助建立霍格沃茨时,脑子里想的那种人。我感谢你与你的学院,”德拉科非常轻微地点了一下头,微妙地挥了挥手指,说下去,“为此应该给斯莱特林三声欢呼。都跟着我了吗,大家?”哈利顿了顿。“万岁!”第一次呼喊只有几个人加入。“万岁!”这次大部分的拉文克劳都跟着喊了。“万岁!”这次是大部分拉文克劳,少数赫奇帕奇和大概四分之一的格兰芬多。

德拉科轻微,快速地竖了个大拇指。

大部分斯莱特林都是一脸震惊。有一些人惊奇地盯着奇洛教授。布雷斯·赞比尼带着饶有兴趣的算计表情看着哈利。

奇洛教授鞠躬。“谢谢你,哈利波特,”他说,脸上还挂着灿烂的微笑。他转向全班。“现在,无论你们相信与否,我们这节课还剩下半小时,而时间已经足够我介绍简易盾牌咒了。当然,波特先生会离开,好生休息,这是他应得的。”

“我可以——”

“傻小子,”奇洛教授怜爱地说。班上的人已经笑了起来。“你的同学可以在之后教你,或者我会私下教你,如果需要的话。但现在,你会去台阶后面从左数的第三扇门,你会发现那里有一张床,各种超乎你想象的美味小零食,和一些来自霍格沃茨图书馆的轻快小说。你不能带任何东西过去,尤其是你的课本。现在去吧。”

哈利去了。

----------------------------------------------------------------------------

1.延迟满足:http://www.baike.com/wiki/%E5%BB%B6%E8%BF%9F%E6%BB%A1%E8%B6%B3

2. 原句“Blood for the Blood God! Skulls for the Skull Throne!”出自战锤:http://www.urbandictionary.com/define.php?term=blood+for+the+blood+god

3. 丘吉尔名言:“你想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可以用一个词来回答你。是胜利。无论需要多少代价——无论有多少恐惧——无论道路有多漫长多艰辛,都要去赢得胜利,因为没有胜利就不能生存。”原文:http://www.goodreads.com/quotes/31842-you-ask-what-is-our-aim-i-can-answer-in

4. 莫奴利希·福尔肯斯巴恩(Mornelithe Falconsbane):幻想小说《Winds of Fury》里的反派黑巫师:http://valdemar.wikia.com/wiki/Mornelithe_Falconsbane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潜水艇君

校对:浮世戏言

评论(42)
热度(341)
  1. 喜食胖子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