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二十章 贝叶斯法则[1]

授权和转载须知

那些能够被罗琳摧毁的事物就应该被摧毁。[2]

------------------------------------------------------------------

哈利躺在柔软的便携床上,盯着这个小房间的天花板。他吃了一堆奇洛教授的零食——做工超级复杂的甜点,由巧克力和其它物质制成,上面洒满闪闪发光的小亮点,点缀着糖做的宝石,看上去昂贵极了,而且也确实很好吃。哈利一点都不觉得愧疚,这是他挣来的。

他没有试着睡觉。哈利有一种预感,他不会喜欢自己闭眼后发生的事。

他没有试着读书。他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

好笑的是,哈利的大脑似乎还在不停地运转,无论他有多累都不停机。他的大脑会变蠢一点,但拒绝关机。

但是确实,他真真切切地有一种胜利的感觉。

反黑魔王哈利计划,+1完全不足以概括这种感觉。哈利好奇地想,如果这时把分院帽戴到他头上,分院帽会说些什么。

怪不得奇洛教授觉得哈利走在成为黑魔王的大道上。哈利反应太慢了,他本来应该立刻就能看出来——

要知道,黑魔王那一天并没有赢。他的目的是学武功,但什么都没学到就离开了。

哈利上魔药课的目的是学魔药。他什么都没学到就离开了。

奇洛教授听说此事后,无比精准地理解了这一切,然后伸出手,把哈利拽离了这条会让他成为神秘人翻版的道路。

有人敲了敲门。“下课了。”奇洛教授轻声说。

哈利向门口走去,他发现自己突然变得焦虑起来。随后,在他听见奇洛教授的脚步声逐渐离门远去时,紧张感消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就是最后会让他被解雇的东西吗?

哈利打开门,看见奇洛教授正在几个身距远的地方等他。

奇洛教授也感觉到了吗?

他们穿过无人的台阶,走向奇洛教授的桌子,奇洛教授靠回桌子;而哈利,就像刚才一样,停在了讲台不远处。

“所以,”奇洛教授说。不知为何,他给人一种友好的感觉,即使他的表情依然和往常一样严肃。“你想和我谈什么呢,波特先生?”

我有一个神秘的黑暗面。但哈利不能就这么直接说出来。

“奇洛教授,”哈利说,“我现在离开成为黑魔王的道路了吗?”

奇洛教授看向哈利。“波特先生,”他郑重地说,只带着一点微笑,“给你一个建议。有一种破绽叫表现得过于完美。真实的人们在被殴打和羞辱十五分钟后,不会就这么站起来,然后亲切地原谅他们的敌人。你是在试着说服所有人你不邪恶,而不是——”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不能让所有可能的观测结果都证实你的理论!”

“而你愤慨过头了。”

“我到底怎么做才能说服你?”

“说服我你并没有想变成黑魔王?”奇洛教授说,他现在似乎开始毫不掩饰地发笑了。“你把右手举起来就行了。”

“什么?”哈利茫然地说。“但我无论想不想当黑魔王都可以举起——”哈利闭上嘴,觉得自己更蠢了。

“没错,”奇洛教授说,“反正你随随便便就能做到。你做什么都没法说服我,因为我清楚地知道你想干什么。如果我们要再精确一点,假设说,真的存在那种几乎不可能有的完美无缺的好人,就算我没见过,即使如此,他也不可能在被围殴十五分钟然后即刻起身,无比慈悲地宽恕攻击他的人。另一方面,一个小孩想象他可以扮演这样一个角色,以此说服他的老师和同学他不是黑魔王,这种可能性要不那么小一点。行为所传达的东西并非体现在表面看起来如何,波特先生,而是在意识层面上,哪种意识会更可能或更不可能让你这么行动。”

哈利眨了眨眼。一个巫师刚刚给他解释了代表性启发和贝叶斯所定义的证据的区别。

“但另一方面,”奇洛教授说,“任何人都可以想要让他们的朋友印象深刻。这不一定是邪恶的。所以,在我不会以你的回答作为任何证据的前提下,波特先生,老实告诉我。在你禁止复仇的时候,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你是真心原谅了他们吗?还是说,是因为你知道你的同学们会如何看待你的行为?”

有时候我们会来一段属于自己的凤凰的歌声。

但是哈利不能大声说出来。奇洛教授肯定不会相信他,说不定还会因为这拙劣的谎言而有些看不起他。

一阵沉默后,奇洛教授满意地笑了。“置信与否,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你不用害怕我发现你的秘密。我不会让你放弃当下一个黑魔王。如果我能回到过去,以某种方式将这一野心从我童年的自己心中移走,现在的我也不会因此而受益。在我以黑魔王为目标的这段日子里,这是我学习、精炼自己,让自己变强的动力。我们是靠追随自己的欲望成为我们注定成为之人的,无论这欲望会把我们引向何方。这是萨拉查的观点。如果你问我我十三岁时浏览的那些书在图书馆的哪个分栏,我会非常乐意带路。”

“尽在胡说八道,”哈利说,他一屁股坐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然后干脆躺了下去,直直地瞪着天花板上拱起的部分。他已经尽力以最不会伤害到自己的方式绝望地崩溃了。

“你还是愤慨过头了,”奇洛教授旁观道。哈利没看他,但是能听见声音中被按捺的笑意。

随后哈利反应过来了。

“实际上,我觉得我知道是什么让你误解了,”哈利说。“这也是我想和你谈的事。奇洛教授,我认为你看见的是我神秘的黑暗面。”

停顿。

“你的……黑暗面……”

哈利坐了起来。奇洛教授盯着他,脸上的表情是哈利见过的所有人的表情里最奇怪的,更不用说露出这个表情的是像奇洛教授这样充满威严的人。

“在我生气的时候,”哈利解释道。“我的血会变冷,所有东西都会变冷,一切都会变得无比清晰……回想起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在麻瓜学校的第一年,有人在课间的时候想抢我的球,我把球藏在背后,然后对着他的腹腔神经丛踹了一脚,我在书上读到过腹腔神经丛是人体弱点,之后其他孩子就没惹过我了。我的数学老师不肯让我主导时,我还咬过她。但只有最近,我承受的压力终于大到让我发现这其实是,你知道,神秘的黑暗面,而不是学校心理医生说的,只是控制脾气的问题。而这一切发生时,我也没获得什么超级魔力,我第一个检查的就是这个。”

奇洛教授揉了揉鼻梁。“让我想想,”他说。

哈利安静地等了整整一分钟。他利用这个时间来站起身,这个动作比他预想的要困难。

“好吧,”过了一会儿,奇洛教授说。“看来确实还是有一些说法可以说服我。”

“我已经猜过,我的黑暗面其实只是另一部分的我,解决方法不是绝不要生气,而是学会通过接受它来控制自己,我又不是笨蛋或其他什么,我已经看过很多这种故事,我知道会怎么发展,但这很困难,而你看上去是能帮助我的人。”

“好吧……没错……非常敏锐,波特先生,我必须说……就像你猜想过的一样,你的那一面就是你的杀戮倾向,你也说了这是你自身的一部分……”

“然后这种倾向需要训练。”哈利说,完成了整个说明模式。

“然后这种倾向需要训练,没错。”奇洛教授的表情还是很奇怪。“波特先生,如果你真的不希望变成下一个黑魔王,那么,分院帽企图说服你放弃的野心,同时也是让你被选进斯莱特林的那个野心,是什么呢?”

“我被选进了拉文克劳!”

“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脸上终于挂回了和平时差不多的冷淡笑容,“我知道你觉得你周围所有人都是傻瓜,但请不要把我和他们混为一谈。分院帽决定在你的脑袋上玩它这八百年来的第一个恶作剧,这种情况的概率实在太低,完全不值得考虑。我认为,你打了个响指,发明了一个简单聪明的方法抵御帽子上的反干涉咒,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也很低,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虽然我自己也想不出什么法子。但目前为止,可能性最高的解释是,邓布利多不喜欢帽子为大难不死的男孩做的选择。这对任何有哪怕是一丁点儿常识的人都是很明显的事,所以你的秘密在霍格沃茨是安全的。”

哈利张张嘴,然后十分无助地闭上了。奇洛教授错了,但错得太有说服力,以至于哈利都开始觉得这就是在奇洛教授知道的条件下能得出的合理判断。有些时候,你没法预测是哪些时候,但确实有那么些时候,你会遇到不太现实的情况,而最易知的猜想反而是错的。如果你在做一个一千次里只会错一次的医疗测试,有时无论如何它还是会出错。

“我可以请你不要对任何人重复我一会儿将要说的话吗?”哈利说。

“当然,”奇洛教授说。“就当我知道了吧。”

哈利也没被糊弄到。“我可以当成是你答应了吗?”

“很好,波特先生。你当然可以这么想。”

“奇洛教授——”

“我不会对任何人重复你一会儿要说的话。”奇洛教授微笑道。

他们俩都哈哈大笑,随后哈利正色。“分院帽好像觉得我要是不去赫奇帕奇,就会变成黑魔王,”哈利说。“但我不想变成黑魔王。”

“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不要想错了。我承诺我不会用你的答案来评判你。我只是想知道你自己真实的回答。为什么不呢?”

哈利身上又涌起那种无助感。汝不得变为黑魔王在他的道德系统中是一条如此明显的定理,以至于很难真的一步步阐述证明过程。“唔,其他人会受伤?”

“你当然想过伤害他人,”奇洛教授说。“你今天就想伤害那些暴徒。成为黑魔王意味着伤害你想要伤害的那些人。”

哈利犹豫了一下该怎么说,随后决定直接从最明显的说起。“首先,就因为我想伤害某个人,并不代表这是对的——”

“如果不是你想要这样做,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事情算是对的呢?”

“啊,”哈利说,“偏好功利主义。”[3]

“对不起?”奇洛教授说。

“这是一种道德理论,说正确即为满足多数人的偏好——”

“不,”奇洛教授说。他揉了揉鼻梁。“我不认为这是我想说的事。波特先生,到了最后,人们总会做他们想做的事。有时人们会用‘正确’这样的字眼来冠名他们想做的事,但我们怎么可能会按照除了我们自身欲望之外的东西行动呢?”

“好吧,很明显,”哈利说,“如果道德上的考量不能打动我的话,我不会按照道德标准行动。但这不代表我想伤害斯莱特林的欲望比道德上的考量更能打动我!”

奇洛教授眨了眨眼。

“更不用提,”哈利说,“成为黑魔王意味着会有很多无辜的旁观者受伤!”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奇洛教授说,“他们又为你做了什么?”

哈利大笑。“哦,现在这就和阿特拉斯耸耸肩一样狡诈了。”[4]

“对不起?”奇洛教授再次问道。

“我父母不让我读这本书,他们觉得这本书会腐化我,所以我当然还是读了,然后我很不高兴,他们居然会觉得我会掉到那么明显的一个陷阱里去。巴拉巴拉巴拉,会吸引我的优越感,其他人在企图压制我,巴拉巴拉巴拉——”

“所以你是说我需要把我的陷阱藏隐蔽一点?”奇洛教授说。他把一根手指贴在脸颊上,看上去若有所思。“我可以试试。”

他们俩都笑了起来。

“但回到刚才的问题,”奇洛教授说,“其他人到底都为你做过些什么?”

“其他人为我做过一大堆事!”哈利说。“我父母在我自己的父母死掉后收养我是因为他们是好人,变成黑魔王是在背叛这一切!”

奇洛教授沉默了一会儿。

“我坦白,”奇洛教授轻声说,“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这件事。”

“抱歉,”哈利说。

“用不着抱歉,”奇洛教授说。“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我也已经用自己的方法解决了父母的问题。所以你踌躇的原因是因为你父母会失望?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他们死于什么意外,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你——”

“不是,”哈利说。“真的不是。是他们这种向善的动力塑造了我。而也是这种动力会被背叛。”

“无论如何,波特先生,你还没回答我原来的问题,”奇洛教授说。“你的野心到底是什么?”

“哦,”哈利说。“唔……”他组织了一下思绪。“理解所有对了解宇宙来说必不可少的东西,应用这个知识让自己变得全能,然后使用这个力量来改写一下现实,因为我对现实现在的运作方式有些异议。”

两人的对话停顿了一下。

“如果这是个蠢问题的话,请原谅我,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但你确定你刚刚不是在承认自己想变成黑魔王?”

“只有你用这种力量做坏事的时候才会这样,”哈利解释道。“如果你用这种力量做好事,你就是光明王。”

“我懂了,”奇洛教授说。他用手点了点自己另外半边脸。“我觉得我可以接受这个说法。但是波特先生,在你的志向范围已经能配得上萨拉查本人的同时,你的具体打算是什么呢?你的第一步是成为强大的战斗法师,或是成为首席缄默人,或是成为魔法部部长,或是——”

“第一步是成为科学家。”

奇洛教授看着哈利,就好像哈利刚刚变成了一只猫。

“科学家,”过了一会儿,奇洛教授说。

哈利点点头。

“科学家?”奇洛教授重复道。

“是的,”哈利说,“我会达成我的目标……用科学的力量!”

“科学家!”奇洛教授说。他一脸愤慨,声音变得又大声,又尖锐。“你可以成为我所有学生中最优秀的一个!五十年来霍格沃茨最强的战斗法师!我没法想象你穿着白大褂,把整天整天的时间浪费在对老鼠做无意义的事上!”

“嘿!”哈利说。“科学可不止是这个!当然,对老鼠做实验也完全没什么不对。但是科学就是你理解和控制宇宙的方法——”

“太傻了,”奇洛教授说,声音里充满了沉静、苦涩的感情。“你太傻了,哈利波特。”他把手盖在脸上,等手挪开时,他的表情冷静了一点。“或者更有可能的是,你还没找到你真正的愿望。我可以强烈推荐你回去当黑魔王吗?我会尽我所能地帮助你,这是公共服务。”

“你不喜欢科学,”哈利缓缓地说。“为什么?”

“那些白痴麻瓜总有一天会把我们全都杀光!”奇洛教授提高声音说。“他们会终结一切!终结所有的一切!”

哈利有点跟不上了。“我们在说什么,核武器吗?”

“没错,核武器!”奇洛教授现在几乎是在咆哮了。“就连那个不能提起名字的人都未曾使用过,也许是因为他不想君临在一堆尘埃之上!核武器就不应该被造出来!随着时间流逝也只会变得更糟!”奇洛教授从他倚着的桌子上站直。“有些门你不能打开,有些封印你不能揭开!那些无法抗拒诱惑,瞎搞一气的白痴一早就被不那么严重的危险给弄死了,而剩下的幸存者都知道,有些秘密你不能与那些没有聪明和自律到能够自己发现这个秘密的人分享!所有强大的巫师都明白这个道理!即使是最恶劣的黑巫师都明白!而那些白痴麻瓜似乎还不知道!那些热切的小傻瓜们发现核武器秘密的后没有保守秘密,他们把秘密透漏给了那群白痴政治家,搞得我们如今不得不一直生活在被灭绝的威胁下!”

这个视角的观点和伴随哈利长大的看法截然不同。他从没想过核物理学家本来应该建立一个保持缄默的密约,保证不向那些没能聪明到成为核物理学家的人透漏核武器的秘密。如果不谈其它,这个想法本身倒是很吸引人。他们会有密码吗?他们会带面具吗?

(实际上,据哈利所知,物理学家们确实有一大堆各种各样、令人难以置信、颇具毁灭性的秘密没说出来,核武器是唯一一个不小心溜出来的。所以无论从哪种角度来看,世界对他来说还是一样的。)

“我得想想,”哈利对奇洛教授说。“这对我来说是个新想法。而科学所隐含的其中一个秘密——一些老师会把这个秘密传授给他们出师的学生,但这样的老师不多——就是如何避免你在听到自己不喜欢的新想法时,立刻把这个新想法冲到厕所里去。”

奇洛教授又眨了眨眼。

“你有什么喜欢的科学吗?”哈利说,“比如医学?”

“太空旅行,”奇洛教授说。“但是麻瓜似乎一直在拖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可以让巫师在他们把这个星球炸掉之前逃掉。”

哈利点点头。“我也是空间计划的粉丝。至少我们还是有这么些共同点。”

奇洛教授看向哈利。有些东西在教授的眼中一闪而过。“我要你保证、承诺、发誓,你绝不会把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说出去。”

“没问题,”哈利即答。

“注意,你要遵守誓言,你不会喜欢违誓的后果的,”奇洛教授说。“我现在要施展一个稀有而强大的咒语,不是对你,是对这间教室。站在原地别动,这样在施展咒语后你不会碰到咒语的边界。你决不能和我维持的这个魔法互动。看着就好。否则我就结束掉这个咒语。”奇洛教授停顿了一下。“也尽量别摔倒。”

哈利点点头,又疑惑,又期待。

奇洛教授举起魔杖,然后说了些哈利的耳朵和大脑都完全抓不住的东西,词句绕开了他的认知,直接消失在了记忆里。

以哈利脚为圆心的短短一圈大理石还留着。其它所有的大理石地板、墙壁和天花板都消失了。

哈利站在一小圈白色大理石上,矗立在无尽星空的中央,星星如燃烧般闪亮,星光毫不摇曳。哈利没有辨认出地球,或是月亮,或是太阳。奇洛教授站在和刚才相同的地方,整个人漂浮在星空之中。银河一片光辉,在哈利的视野适应黑暗后变得更加明亮。

眼前的景象牢牢攥住了哈利的心,攥得比哈利以前所见过的一切都要紧。

“我们……在太空中……?”

“不,”奇洛教授说。他的声音忧伤而又虔诚。“但这是真实图像。”

眼泪从哈利眼中涌了出来。他疯狂地抹掉眼泪,他不会让一小片愚蠢的水珠把他的视野模糊掉,害他错过这一切。

星星不再像放在巨大天鹅绒穹顶上的小珠宝,不再像它们在地球夜空时那样。这里没有天空,没有大气层。有的只是完美的光点反衬着完美的黑暗,一个无穷无尽、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上面是数不尽的小洞,透出源自某个无法想象的王国中的闪耀光辉。

在太空里,星星看起来是如此,如此,如此的遥远。

哈利一直在抹眼睛,一遍又一遍。

“有时候,”奇洛教授的声音轻得几乎就像不存在一样,“当这满是缺陷的世界看起来无比可憎的时候,我会想,也许有另外一个地方,一个遥远的地方,我本应该生在那里的。我几乎不能想象那可能是怎样的地方,而要是我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的话,那我怎么能相信它的存在呢?但宇宙又是那么,那么的宽广,也许无论如何它还是存在的?但星星又是那么,那么的遥远。就算我知道怎么去,也得花上很长,很长的时间。而我想知道,如果我睡上很久,很久,我会做怎样的梦……”

即使感觉像是在亵渎,哈利还是设法挤出了一句低语。“请让我在这里呆一会儿。”

奇洛教授点点头,他没有任何支撑地浮在星星上。

你很容易忘记你站在上面的那一小圈大理石板,以及你自己的身体,然后变成一个小小的意识点,可能在原地,也可能在移动。距离已经无法测量,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在移动。

时间似乎已经不复存在。

随后星星消失了,教室恢复原状。

“抱歉,”奇洛教授说,“但是看上去我们有客人了。”

“没关系,”哈利轻声道。“已经足够了。”他绝不会忘记这一天,不是因为之前发生的那些不重要的事情。他无论如何都要学会如何施展刚才那个咒语。

随后教室厚重的橡木门被炸离门框,飞快地从大理石地板上掠过,发出尖锐的摩擦声。

“奎里纳斯!你怎么敢!”

如同一片雷云一般,一名古老而强大的巫师突然闯进了教室,脸上满是燃炽的愤怒,相较之下,他之前面对哈利的严厉表情什么都不是。

哈利的大脑一片错乱,他脑子里想尖叫着逃离他所见过的最可怕的东西的那一部分逃跑了,给经得起这冲击的那一部分腾出了地方。

观星被打断了,哈利的所有人格面都非常不高兴。“校长阿不思•帕西瓦尔——”哈利冷冰冰地开口道。

砰。奇洛教授一巴掌拍在桌上。“波特先生!”奇洛教授呵斥道。“这是霍格沃茨的校长,而你只是个学生!你得放尊重点!”

哈利看向奇洛教授。

奇洛教授严厉地看了哈利一眼。

他们俩都没笑。

邓布利多的步伐停在了站在讲台前的哈利和靠着桌子的奇洛教授面前。校长震惊地盯着他们俩。

“抱歉,”哈利用一种温和有礼的语气说。“校长,谢谢你愿意保护我,但奇洛教授做的事是对的。”

缓缓地,邓布利多的表情从某种可以让钢铁直接汽化的东西变成了仅仅只是愤怒而已。“我听学生说这个人让高年级斯莱特林虐待你!他还禁止你抵抗!”

哈利点点头。“他知道我身上哪里出了问题,然后教了我如何改正。”

“哈利,你在说什么呢?”

“我在教他如何认输,”奇洛教授淡漠地说。“这是一个重要的生存技能。”

很明显,邓布利多还是没理解,但他的音量已经降下来了。“哈利……”他缓缓地说。“如果是防御术教授威胁你,不让你诉说——”

你这个疯子,在今天之后你还真的以为我——

“校长,”哈利说,试着表现得困窘一点,“我身上的问题可不是对虐待我的教授保持沉默。”

奇洛教授笑了出来。“不算完美,波特先生,但这才是第一天,对你而言已经算不错了。校长,你是听过了拉文克劳加五十一分的那部分呢,还是说你在听完第一句话后就飞快地冲过来了?”

邓布利多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后是惊讶。“拉文克劳加五十一分?”

奇洛教授点点头。“他没有预料到,但这五十一分看起来还是挺合适的。告诉麦格教授,我认为波特先生挣回他失去分数的故事同样可以表达她的意思。不,校长,波特先生什么都没对我说。看出今天事件的哪一部分有她的份是件很容易的事,就像我知道最后妥协的那部分肯定是你个人的建议。虽然我很好奇,波特先生到底如何才能同时占到斯内普和你的上风,而麦格教授又是如何占回波特先生的上风的。”

哈利设法控制住了他的表情。对一个真正的斯莱特林来说这事有那么明显吗?

邓布利多靠近哈利,上下打量。“你脸色不太好看,哈利,”老巫师说。他凑近仔细打量哈利的脸。“你今天午饭吃的是什么?”

“什么?”哈利说,他的意识因为突如其来的困惑晃了一下。为什么邓布利多会问起烤羊肉和花椰菜切片,这是最不可能导致——

老巫师站直了回去。“别介意。我觉得你没问题。”

奇洛教授故意大声咳嗽了几下。哈利看向教授,奇洛教授正锐利地瞪向邓布利多。

“嗯哼!”奇洛教授又说了一遍。

邓布利多和奇洛教授双目交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们俩之间传递着。

“如果你不告诉他,”过了一会儿,奇洛教授说,“我会告诉他,就算你因此炒了我。”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转向哈利。“我很抱歉侵入你的精神隐私,波特先生。”校长说得很正式。“除了检测奇洛教授是不是做过同样的事之外,我没有任何其它意图。”

什么?

哈利的困惑在他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之后一下子消失了。

“你——!”

“冷静,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但他还是一脸严厉地盯着邓布利多。

“有时,人们会误把摄神取念当作常识,”校长说,“但对另一个娴熟的摄神取念术使用者来说,摄神取念会留下痕迹,可以被探测出来。这就是我找的东西,波特先生,所以我问了你一个无关的问题,保证你在我读心的时候不会想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应该先问我一声的!”

奇洛教授摇摇头。“不,波特先生,校长有他自己的考量,他要是先得到你的许可,那你会想上一堆你不想让他看见的事。”奇洛教授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我更关心的是,校长,你认为连在事后告诉他都没必要!”

“你现在让在未来保证他的精神隐私这件事变得更加困难了,”邓布利多说。他冷冷地看了奇洛教授一眼。“我很好奇,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奇洛教授的表情很坚决。“这个学校里会摄神取念的人太多了。我坚持波特先生至少得接受大脑封闭术的入门训练。你会答应我做他的导师吗?”

“当然不可能。”邓布利多即答。

“我也觉得你不会答应。那么,由于你禁止了我为他提供的免费服务,你会雇一个有执照的大脑封闭术讲师来教波特先生。”

“这种服务可不便宜,”邓布利多说,看向奇洛教授的眼神有点惊讶,“虽然我确实有些关系——”

奇洛教授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波特先生会请他古灵阁的账户经理推荐一个中立的讲师。尊敬地说,邓布利多校长,在今天早上的事件之后,我必须反对你或你的朋友连接进波特先生的意识。我同时也坚持讲师必须立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发誓他什么都不会说出去,并同意在每次课程结束后立刻被一忘皆空。”

邓布利多皱起了眉。“你也知道这种服务非常昂贵,我不得不好奇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是有必要的。”

“如果是钱的问题,”哈利开口道,“我有几个可以快速赚上一大笔钱的主意——”

“谢谢你,奎里纳斯,你已经相当证明了你的智慧,我为我的怀疑表示歉意。你对哈利的关心也是值得赞赏的。”

“不客气,”奇洛教授说。“我希望你不会反对我接着特别关照他。”奇洛教授现在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和僵硬。

邓布利多看向哈利。

“这也是我所希望的,”哈利说。

“那就这样吧……”老巫师缓缓地说。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表情。“哈利……你必须知道,如果你选择这个人作你的老师与朋友,你的第一个导师,那么你总会以某种方式失去他,而根据失去他的方式,你可能可以把他找回来,也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

哈利从没想过这件事。但防御术教授的职位确实被诅咒了……一个在几十年来都完美运作的诅咒……

“也许吧,”奇洛教授轻声道,“但在我还能坚持住之前,他会充分利用我的指导的。”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我觉得至少还算实惠,反正作为防御术教授,你已经被某种未知的方式给诅咒了。”

哈利必须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在他发现邓布利多是在暗示什么之后。

“我会通知平斯夫人允许波特先生借关于大脑封闭术的书,”邓布利多说。

“有些预备训练你得先自己做,”奇洛教授对哈利说,“我建议你尽快。”

哈利点点头。

“那我就先行一步了。”邓布利多说。他向哈利和奇洛教授点头致意,然后缓步离开。

“你可以再用一次那个咒语吗?”邓布利多一走,哈利就开口道。

“今天不行,”奇洛教授轻声道,“我恐怕明天也不行。施上这么一个咒语很耗精力,但维持的话要好一些,所以一般而言我喜欢维持得越久越好。今天我是即兴施展的。如果我认真考虑了,意识到我们可能会被打断的话——”

邓布利多现在变成了哈利在这个世界上最不喜欢的人。

他们俩都叹了口气。

“就算我只能看一次,”哈利说,“我也会永远感激你的。”

奇洛教授点点头。

“你听说过先驱者计划吗?”[5]哈利说,“有一些探测器会飞到不同的星球上,给这些星球拍照。其中两个探测器的运行轨道会最终使得它们离开太阳系,进入星际空间。所以他们放了块镀金铝板在探测器上,[6]上面画着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还有太阳在银河系的位置。”

奇洛教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了。“告诉我,波特先生,你能猜猜我在列完三十七条我当黑魔王后绝不会做的事之后,我想到了什么吗?设身处地一下——想象如果你是我——然后猜猜看。”

哈利想象自己正审阅着清单上这三十七条自己当上黑魔王后绝不会做的事。

“你会觉得,如果你一直遵守整个清单,那一开始当黑魔王就没什么意思了,”哈利说。

“没错,”奇洛教授说。他咧嘴一笑。“所以我现在要违反第二条——简单地说,就是‘不要吹牛’——然后告诉一些我干过的事。我不觉得告诉你这件事会有什么损失。而且一旦我们熟悉彼此后,我强烈怀疑你无论如何都会发现这件事。尽管如此……我需要你发誓不能和任何人透漏我马上要告诉你的事。”

“没问题!”哈利有种预感,这会是非常棒的事。

“我订了一份麻瓜的简报,这样我就可以持续跟进太空旅行的进展。我在他们报道先驱者10号发射之前都没听说过先驱者。但当我发现先驱者11号也要永远地离开银河系后,”奇洛教授说,脸上露出了哈利认识他以来所见过的最灿烂的微笑,“我溜进了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没错,我干了,然后我对那块可爱的镀金铝板施展了一个可爱的小咒语,这样它能保存的时间就会比原本的时间长得多。”

……

……

“没错,”奇洛教授说,他现在看起来高了整整五十英尺,“我猜你就是这个反应。”

……

……

……

“波特先生?”

“……我想不出该说什么。”

“‘你赢了’听起来挺合适。”奇洛教授说。

“你赢了,”哈利立刻说。

“看见了吗?”奇洛教授说。“如果你说不出这句话,我们俩都没法想象出你会惹出多大的麻烦。”

他们俩都笑了。

哈利又想到一件事。“你没在镀金铝板上加其他额外信息吧?”

“额外信息?”奇洛教授说,听起来就像他从没想过这件事,而现在他对此非常感兴趣。

哈利更疑心了,考虑到哈利不到一分钟就想到了这事。

“也许你可以加一个星球大战的全息信息?”哈利说,“或者……唔。一个存储了人类大脑中所有有价值的信息的肖像……你不能在板子上添加额外的质量,但也许你本可以把其中已经存在的一部分变成你自己的肖像?或者你发现一个身患绝症,濒临死亡的志愿者,带着他们偷偷潜进航天局,然后施展一个咒语,把他们的灵魂刻在板子上——”

“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在任何情况下,需要人类死亡的咒语都肯定会被魔法部定义为黑魔法。学生不应该被听说谈起过这种事。”

奇洛教授的说话方式最迷人的一点就是,他一直保持着这种含糊其辞的官腔。他的语气听起来完全就像是某个根本不想讨论、也觉得学生避开这种事的人。老实说,哈利不知道奇洛教授是不是只是想等到哈利学会保护他的大脑之后再来谈这件事。 

“明白啦,”哈利说。“我不会和其他人说这些想法的。”

“请对整件事都保密,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我比较喜欢让自己的生活远离公众关注。你会发现,在我决定去霍格沃茨教防御术之前,报纸上都没有出现过关于奎里纳斯•奇洛的报道。”

听起来有点悲哀,但哈利能理解。随后哈利发现了他在暗示什么。“所以你到底干过多少不为人所知但是了不起的事——”

“哦,有那么一些,”奇洛教授说。“但我觉得今天已经足够了,波特先生,我承认我有点累了——”

“我明白了。还有,谢谢。为这所有的一切。”

奇洛教授点点头,但他倚桌子倚得更用力了。

哈利迅速离开了。    

------------------------------------------------------------------

1.贝叶斯法则:http://baike.baidu.com/view/1210986.htm?fr=aladdin

2.开头原句“那些能够被真相摧毁的东西就应该被摧毁”(That which can bedestroyed by the truth should be):http://www.goodreads.com/quotes/541138-that-which-can-be-destroyed-by-the-truth-should-be

3.偏好功利主义:http://en.wikipedia.org/wiki/Preference_utilitarianism

4.阿特拉斯耸耸肩:http://zh.wikipedia.org/zh-cn/%E9%98%BF%E7%89%B9%E6%8B%89%E6%96%AF%E8%81%B3%E8%81%B3%E8%82%A9

5.先驱者计划: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88%E9%8B%92%E8%A8%88%E5%8A%83

6.先驱者镀金铝板: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88%E9%A9%85%E8%80%85%E9%8D%8D%E9%87%91%E9%8B%81%E6%9D%BF

7.想知道宇宙中星星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的同学可以感受一下这个:http://joshworth.com/dev/pixelspace/pixelspace_solarsystem.html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潜水艇君

校对:浮世戏言


评论(36)
热度(321)
  1. 喜食胖子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