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二十一章:合理化

授权和转载须知

行罗琳事者即罗琳。[1]

----------------------------------------------------------------------------

赫敏•格兰杰担心自己变坏了。

好和坏的分别通常是很容易界定的,她一直不懂别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困难。在霍格沃茨,弗立维教授和麦格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是“好”的。斯内普教授和奇洛教授和德拉科•马尔福是“坏”的。而哈利•波特……是一个特殊情况,你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她还在琢磨他到底是哪一边的。

可是说到她自己……

赫敏太喜欢碾压哈利•波特的感觉了。

她的每一门功课都比他强。(除了类似于体育课的扫把飞行课,那个不算的。)她在第一个星期几乎天天都拿到了真正的学院分,不是因为古怪的英雄事迹,而是因为聪明的事,比如迅速学会魔咒和帮助其他同学。她知道这一类的学院分是更好的,而且最棒的部分是,哈利•波特也知道。每次她又赢得一个真正的学院分的时候,都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

如果你是好的,你就不该这么享受胜利的感觉。

这是从他们在火车上相遇的那一天开始的,不过那种旋风般的感觉在稍后才沉淀下来。一直到那天晚上,赫敏才开始意识到她在这个男孩面前吃了多大的亏。

在遇见哈利•波特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要碾压谁。如果谁在学习的方面不如她,她的任务是帮助他们,而不是故意触动他们的痛处。“好”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现在…… 

……现在她在赢,每当她拿到又一个学院分的时候,哈利•波特都会不自觉地畏缩,实在太好玩了,她的父母曾经提醒她警惕毒品,她疑心这比毒品还要好玩。

她一直喜欢做对了一件事以后,老师们给她的笑容。她一直喜欢看到满分的试卷上那长长的一串对勾。然而现在,每当她在课堂上表现优异的时候,她都会随意地看看周围,瞥一眼哈利•波特咬牙切齿的表情,那总是让她开心得想要唱起歌来,像在迪士尼电影里面一样。

这是坏的,不是吗?

赫敏担心自己变坏了。

然后她想到一件事,令她的恐惧烟消云散了。

她和哈利要恋爱了!当然是这样!每个人都知道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开始老是斗嘴意味着什么。他们是在互相吸引对方的注意!那一点也没什么坏的。

这不可能是因为她只是很享受在学业方面把这个学校里最有名的学生灭得找不着北,这个人被在写在书里面,说话的口气也像一本书;这个小男孩以某种方式消灭了黑魔王,碾压斯内普教授就像碾压一只可怜的小虫子;如果按奇洛教授的说法,这个男孩压倒了其他所有一年级的拉文克劳,只有赫敏•格兰杰除外,而她在除了扫把飞行课以外的所有的课程中都全面碾压了大难不死的男孩。

因为那样就是坏了。

不。是爱情。是因为这个。这才是他们斗嘴的原因。

赫敏很高兴在今天及时想通了这一点,因为哈利会在今天输掉他们的读书赌赛,整个学校都知道这件事,而她一想到这个就心花怒放得想要开始跳舞。

星期六下午的两点四十五分,哈利•波特还有半本芭蒂达•巴沙特的《魔法史》没有读完。她盯着自己的手表,它正以慢得可怕的速度走向两点四十七分。

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里的人都在围观。

不只是一年级的学生,消息像泼翻的牛奶一样传开了,拉文克劳的一半学生都涌进了公共休息室,有的挤在沙发里面,有的靠着书架,有的坐在椅子的扶手上。六个级长全部到场,包括霍格沃茨的学生会女主席。必须施展空气自动流通法术,不然房间里的氧气都不够大家呼吸的。喧嚣的谈话声慢慢变成了窃窃私语,现在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一片静默。

下午两点四十六分。

紧张的空气让人难以忍受。如果换成其他人,任何人,他的失败都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然而这是哈利•波特,所以你不能排除他在接下来的几秒钟之内抬起手打个响指的可能性。

她忽然惊恐地意识到,这正是哈利•波特可能会做的事。之前就已经读完了下半本书,完全是他的风格……

赫敏的视线开始摇晃。她强迫自己呼吸,可是就是做不到。

只剩十秒了,他仍然没有把手抬起来。

还剩五秒。

下午两点四十七分。

哈利•波特小心地把一根书签放进书里,合上书,放在了一边。

“为了使后来的人不至于误解,我要解释一下,”大难不死的男孩用清晰的声音说,“我只剩半本书还没读完,而且我因为各种意外,耽搁了一些时间——”

“你输了!”赫敏尖叫起来,“你输了!你输掉了我们的赌赛!”

大家齐齐出了口气,又开始正常地呼吸了。

哈利•波特以燃烧的火焰之眼向她怒视,可是她正在纯白的幸福光环中漂浮,没有什么能沾得着她。

“你知道我这个星期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哈利•波特说,“稍差一点的人读八本苏斯博士的书都会觉得勉强!”[1]

“期限是你定的。”

哈利的火焰之眼温度更高了。“我不可能以任何逻辑的方式预知我必须把整个学校从斯内普教授手里救出来,或者在防御术的课上挨打,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怎么失去星期四下午五点到晚饭之间的时间的话,你会以为我疯了-”

“噢,听起来有人成了计划谬误的牺牲品了。”

哈利•波特的脸上显出震惊的神色。

“哎呀,这倒提醒我了,我把你借给我的第一批书都读完了,”赫敏以她最无辜的表情说道。其中有一两本还是很难的书呢。她很想知道他是花了多久才读完的。

“总有一天,”大难不死的男孩说道,“智人的子孙在回望银河系的历史,思考这一切是怎样错得如此离谱的时候,他们会得出结论,最初的错误是有人教会了赫敏•格兰杰读书。”

“但是你还是输了,”赫敏说。她把一只手托在腮上,看起来像在沉思。“让我想想,现在让你输掉什么呢?”

“什么?”

“你输掉了赌赛,”赫敏解释道,“所以必须付出代价。”

“我不记得同意过这个!”

“真的吗?”赫敏•格兰杰说道。她的脸上若有所思。然后,就像她刚刚想到这个主意一样,“那么我们投票好了。所有认为哈利•波特应该付出代价的拉文克劳,请举手!”

“什么?”哈利•波特再次尖叫起来。

他转过身,发现自己被举起的手的海洋包围了。

如果哈利•波特看得更仔细一点的话,他就会注意到前来围观的人里有很多很多女孩子,而几乎所有的女孩都举起了手。

“停!”哈利•波特哀叫道,“你们根本不知道她会要求什么!你们难道没看出她在做什么吗?她让你们现在就预先表态,这样在保持前后一致的压力之下,你们就会同意她之后说的任何话!”

“别担心,”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说道。“如果她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我们再改变主意就是了。大家说对不对啊?”

所有事先从佩内洛那里得知了赫敏的计划的女孩都在急切地点头。

----------------------------------------------------------------------------

一个沉默的身影安静地穿行在霍格沃茨的地窖的寒冷的走廊之间。他需要在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在某个房间和某人会面,如果可能的话,他最好早到一点,表示尊重。

可是当他的手转动门把,打开门,走进这个黑暗,寂静,废弃不用的教室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剪影站在一行行布满灰尘的旧桌子中间。这个剪影拿着一根发着绿光的小棒子,微弱的光线几乎无法照亮拿着它的人,更不要说周围的房间了。

门在他身后关上,隔断了走廊里的光源,德拉科的眼睛开始逐渐适应教室里微弱的光线。

剪影慢慢地转过身来面对他,露出一张阴影下的脸,只被阴森森的绿光照亮了一部分。

德拉科已经开始喜欢这次会面了。如果保留这寒冷的绿光,让他俩长高一点,穿上斗篷和面具,把教室换成墓地的话,爸爸的朋友讲给他听的食死徒的故事有一半都是这么开始的。

“我想让你知道,德拉科•马尔福,”剪影以一种死一般的平静语调说道,“我不会把我最近的失败归咎于你。”

德拉科不假思索地张开嘴想要抗议,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应该怪到他头上——

“这件事主要是归咎于我自己的愚蠢,”阴影里的人继续说道,“我在当时所走的任何一步,原本都有很多其他的选择。你并没有具体地要求我去做我做了的事。你只是请我帮忙。是我自己愚蠢地选择了那种方法。然而事实仍然是,我以半本书的差距输掉了赌赛。你那个白痴宠物的行为,你请我帮忙这件事,还有,是的,我自己在行事的时候的愚蠢,让我失去了时间。比你知道的还要多的时间。而这些时间,最终证明是成败的关键。事实仍然是,德拉科•马尔福,如果你没有请我帮忙的话,我原本会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输了。”

德拉科已经听说了哈利的失败,以及格兰杰向他索取的代价。消息传得比猫头鹰还快。

“我理解,”德拉科说道,“我很遗憾。”他不可能说任何别的话,除非他不想当哈利•波特的朋友了。

“我不需要理解或者同情,”暗处的剪影说道,语调仍然像死一般平静,“但是我刚刚和赫敏•格兰杰一起度过了整整两小时,穿着她们让我穿的那些衣服,参观霍格沃茨里那些迷人的地点,比如一个汩汩流水的迷你瀑布,在我看来就像在流鼻涕,旁边还有一大群其他的女孩陪着,坚持要帮忙做些有用的事,比如在我们经过的路上撒满变形的玫瑰花瓣。我被约会了,马尔福的继承人。我的第一次约会。当我要求你还我这个人情的时候,你必须还。”

德拉科严肃地点点头。在来之前他很明智地做好了准备,把有关哈利的约会的所有能打听到的细节都听了一遍,在他们约好的见面时间之前歇斯底里地笑了个痛快,好让他现在不至于失礼地一直笑到背过气去。

“你想不想,”德拉科说,“让这个名叫格兰杰的女孩发生一些不幸——”

“在斯莱特林传我的话,格兰杰这个女孩是我的,谁要敢来插手我的事,我就把他们的尸骸散布到包括十二种不同的语言那么宽广的地域里去。而且我不是格兰芬多,我使用的手段是谋略,而不是立刻从正面进攻,因此即使有人看到我对她笑了,他们也不必紧张。”

“或者即使有人看到你第二次约会?”德拉科说道,让声音只流露出一丝怀疑。

“不会有第二次约会了,”绿光里的剪影的声音是如此可怕,简直都不止像食死徒了,而是像阿米库斯•卡罗有一次那样。后来爸爸叫他不要那样说话了,他又不是黑魔王。

当然,这仍然是一个小男孩还没有变声的尖细的嗓音,而且当你把真正说出来的内容考虑进去的时候,哎,这就完全失去了效果。如果哈利•波特有一天真的变成了下一个黑魔王,德拉科要去找个冥想盆,把这份记忆备份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这能让哈利•波特一辈子都不敢背叛他。

“但是让我们谈些开心的话题吧,”绿色的阴影里的人说道,“我们来谈论知识和力量。德拉科•马尔福,我们来谈科学。”

”是的,”德拉科说,“我们谈吧。”

德拉科很想知道,在这阴森的绿光中,他自己的脸有多少能看见,有多少藏在阴影里。

德拉科的脸是严肃的,可是他的心里却在微笑。

他终于有了一次真正的成年人的谈话。

“我能给予你力量,”阴影里的人说道,“我会告诉你那是什么力量,以及它的代价。这种力量源自于对现实形状的理解,从而支配现实。   你能懂得的东西,你就能指挥,这样的力量足够让人类在月球上行走。这个力量的代价是,你必须学会向大自然问问题,而比这还要困难得多的是,接受大自然的答案。你要做实验,进行测试,观察发生的事。当实验的结果证明你错了的时候,你必须接受。你必须学习如何认输,不是向我认输,而是向大自然认输。当你发现自己在和事实争论的时候,你必须让事实胜利。你会发现这是很痛苦的事,德拉科•马尔福,我不知道你在这方面是不是很坚强。现在你知道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了,你还希望学习这种人类的力量吗?”

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考虑过了。他看不出自己还能给出什么别的答案。他已经收到指示,要想方设法赢得哈利•波特的友谊。况且这只是学习而已,他并没有承诺采取什么行动。他随时都可以停止上课……

当然,眼下的情况有各种因素让它看起来像一个陷阱。但是坦率地说,德拉科看不出来这能出什么岔子。

再说了,德拉科确实有点想统治世界。

“是的,”德拉科说道。

“很好,”阴影里的人说道,“我这个星期有点忙,而备课需要时间——”

“我也有很多事要做,好在斯莱特林巩固我的力量,”德拉科说道,“而且还有作业。不然我们从十月份开始?”

“很合理,”阴影里的人说,“不过我想说的是,为了计划你的课程,我必须先知道我要教你什么。我想到三种可能。第一种选择,我可以教你人类的思想和头脑。第二种选择,我可以教你这个宇宙的物理规则,我们之所以可以访问月球,就是这一类的技术在铺设道路。这里牵涉到很多数字,但是对有些人来说,这些数字的美是任何其他科学都不能企及的。你喜欢数字吗,德拉科?”

德拉科摇摇头。

“那就算了。你最终还是需要学习数学,不过用不着马上开始,我想。第三种选择,我可以教你基因学,进化和遗传,也就是你们所说的血统——”

“就学这个,”德拉科说道。

那人点点头。“我猜到你会这么说。但是我认为对你来说这会是最痛苦的道路,德拉科。如果你的家庭和朋友,血统论的支持者,说的是一回事,而你发现实验的结果是另外一回事怎么办呢?”

“那我就想办法让实验的结果说出正确的答案!”

一个停顿,阴影里的人站在那里,张开嘴巴愣了一会儿。

“呃,”阴影里的人说,“不是这样的。这就是我想警告你的事,德拉科。你不能想要什么答案就拿到什么答案。”

“你永远可以得到想要的答案,”德拉科说道。这几乎是他的家庭教师教他的第一件事。“只要选取合适的论据就行了。”

“不是的,”阴影里的人说道,他的声调因为挫败提高了,“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那样你就会得到错误的答案,用这样的方式你是去不了月球的!大自然不是人,你没办法骗它改变观点,如果你想证明月亮是奶酪做的,你可以争论很多天,但是那也不能改变月亮!你说的那个叫做合理化,就像拿出一张纸,一直跳到最后一行,用墨水写下’由此可证,月亮是奶酪做的’,然后再回到开头,在前面写下各种机灵的论证。但是月亮要么是奶酪做的,要么不是。在你写下最后一行的时候,它就已经是对的,或者是错的了。这整页纸最后得出的结论到底对不对,在你写下最后一行的那一刻就确定了。如果你想在两只昂贵的箱子当中选一只,而你喜欢发亮的那只,那么你为了买它举出的各种机灵的理由都是无所谓的,你在选择为买哪个箱子找理由的真正的规则是’选择发亮的那只’,按这个规则能不能选到优质的箱子是无所谓的,你最终买的箱子肯定是这一种。理性不能用来为固定的一方说话,它只能用来决定为哪一方说话。科学不能用来说服任何人血统论是对的。那是政治!科学的力量来自于找到大自然真正的规律,不能通过争论改变的规律!科学能告诉我们的是血统的真正原理,巫师们在事实上是怎样从父母那里遗传到魔力的,麻瓜出身的巫师到底是更弱还是更强——”

“更强!”德拉科说道。他一直困惑地皱着眉,试图跟上这种思路,他能理解为什么它还有点道理,可是他以前肯定没有听说过类似的事。然后哈利•波特说了一句德拉科绝不可能放过的话。“你认为泥巴种更强?”

“我什么也不认为,”阴影里的人说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确信。我的最后一行还没有写下来。我会想办法测试麻瓜出身的巫师的魔力,以及纯正血统的巫师的魔力。如果我的实验结果告诉我,麻瓜出身的巫师比较弱,我就会相信他们比较弱。如果我的实验结果告诉我,麻瓜出身的巫师比较强,我就会相信他们比较强。通过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以及其他的真相,我可以获得一种力量——”

“你以为你随便说什么我都会相信吗?”德拉科愤怒地质问道。

“我以为你会自己去做这些实验,”阴影里的人安静地说,“你害怕你会发现的东西吗?”

德拉科瞪了阴影里的人一会儿,他的眼睛眯起来了。“很厉害的陷阱,哈利,”他说,“我得把它记下来,这是个新招。”

阴影里的人摇摇头。“这不是陷阱,德拉科。请记住——我不知道我们会发现什么。可是如果你要想理解这个宇宙,跟它争论是没有用的,叫它下次换个不同的答案也没用。当你穿上了科学家的袍子,你就必须忘记所有的政治,理念,派系,站队,让你想要不顾一切地抓住的各种信念安静下来,只希望聆听大自然的答案。”阴影里的人停顿了一下,“大多数人做不到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它是困难的。你确定你不想学习大脑的科学?”

“如果我说我想学习大脑的科学,”德拉科说道,声音变得刺耳了,“你就会到处跟人说,我害怕我会发现的东西。”

“不,”阴影里的人说道,“我不会做这种事。”

“但是你也许会自己去做这些实验,如果你得到了错误的结果的话,你告诉别人的时候我就没办法在场解释。”德拉科的声音仍然很刺耳。

“我还是会先问过你,德拉科,”阴影里的人安静地说。

德拉科顿了一下。这是他没料到的,他还以为看清了陷阱在哪里,可是……“你会先问我?”

“那当然。我怎么知道该去讹诈谁,或者我们能从他们那里拿到什么好处呢?德拉科,我再说一遍,这不是我给你设下的一个陷阱。至少不是针对你个人的。如果你的政治是另外一种的话,我就会说,如果实验的结果表明纯正血统的巫师比较强怎么办。”

“真的吗。”

“是的!无论是谁,如果想做一个科学家,就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德拉科举起一只手。他必须考虑一下。

绿光下的阴影里的人默默等待着。

不过,其实用不着想很久。如果你把令人费解的部分都去掉的话……那么哈利•波特正在计划一些事情,很有可能会引起巨大的政治爆炸,就这样走开任由他自己胡搞是疯子才会做的事。“我们学习血统,”德拉科说道。

“很好,”那人说道,笑了,“祝贺你愿意开始问问题。”

“多谢,”德拉科说道,没能按捺住声音里的讽刺意味。

“嗨,你以为去月球很容易吗?你该高兴才对,不过是让你有的时候改变一下想法而已,而不需要活人作为祭品!”

“用活人作为祭品要容易多了!”

略微的停顿,然后那人点了点头。“那倒也是。“

“哈利,你看,”德拉科没抱多大希望地说道,“我还以为你的想法是把所有麻瓜知道的事实和巫师知道的事实组合起来,从而变成两个世界的主宰。如果我们只是学习麻瓜已经发现了的那些事实,比如怎么去月亮之类的,然后利用那种力量,不是容易得多——”

“不行,”那人猛地摇了摇头,绿色的阴影在他的鼻子和眼睛之间晃动起来。他的声音变得非常凝重。“如果你没有学会科学家接受现实的技艺的话,那么我决不能告诉你这种接受的态度发现了什么      。这就像一个强大的巫师会对你说,有些门决不能打开,有些封印决不能破坏,除非你曾经安然度过小一些的危险,由此证明你具有足够的智慧和纪律。“

德拉科感到脊背发凉,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他知道即使在微弱的光线下也能看见。“好吧,”德拉科说,“我理解。”爸爸告诉过他很多次。如果一个比你强大的巫师对你说,你还没有准备好知道什么事的话,你如果还想活命就不要再打听了。

那人低头致意。“的确如此。但是还有一件事你必须理解。最初的科学家,作为麻瓜,缺少你们的传统。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不理解危险的知识这种概念,以为他们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应该被自由地说出来。他们在进行危险的研究的时候,把原本应该保密的事情告诉了他们的政客——不要这么看着我,德拉科,这并不是单纯的愚蠢。他们确实很聪明,不然也发现不了这个秘密了。但是他们是麻瓜,这是他们第一次发现真正危险的事情,而且他们在开始的时候没有建立保密的传统。而且当时正在打仗,有一边的科学家担心如果他们不说的话,敌人的国家的科学家会先告诉他们的政客……”那声音意味深长地低下去了。“他们没有毁灭世界。但是也只差一点了。我们不会重复这个错误。”

“没错,”德拉科说道,他的声音现在非常坚定,“我们不会的。我们是巫师,学习科学不会让我们变成麻瓜。”

“如你所言,”绿光下的剪影说道,“我们要建立我们自己的科学,魔法科学,这门科学在一开始就会有更明智的传统。”他的声音变得刺耳了。“我在教给你知识的同时会教给你接受真相的原则,你学到的知识的层次要根据你在奉行这些原则方面的进展而定,并且你学到的知识不能告诉任何没有学过这些原则的人。你接受吗?”

“我接受,”德拉科说道。他还能说什么呢,我不接受?

“很好。你对自己的发现要保密,除非你认为其他的科学家已经准备好,可以知道了。关于我们的成员之间分享的秘密,我们不能告诉这个世界,除非我们全体同意告诉世界是安全的。还有无论我们的政治立场是什么,效忠的是哪一边,我们都要惩罚把危险的魔法泄露出去,或者把危险的武器拿给外人的任何成员,无论当时正在发生什么战争。从今天起,这就是巫师科学的传统和法则。我们都同意这一点吗?”

“同意,”德拉科说道。这个现在听起来真的相当吸引人了。食死徒们试图通过比其他人都可怕来获得权力,他们没有成功。也许该试试用秘密来统治了。“而且我们的组织要尽量隐藏得久一点,还有所有的成员都必须同意我们的规则。”

“当然。那必须的。”

短暂的停顿。

“我们需要好一点的袍子,”阴影里的人说,“要有兜帽之类的——”

“我正想这个呢,”德拉科说道,“不过,我们不需要新的袍子,只要在外面罩一件带头巾的斗篷就可以了。我在斯莱特林有个朋友,她会替你量尺寸——”

“不过,不要告诉她这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又不傻!”

“目前还用不着面具,至少只有我们俩的时候是这样——”阴影里的人说。

“没错!不过以后我们应该有一个特别的印记来标识我们所有的仆人,一个科学的印记,比如在他们的右臂上纹上一条吃月亮的蛇——”

“这叫博士学位,而且这样不会让我们的人太容易辨认了吗?”

“啊?”

“我的意思是,万一有人说’好,现在大家都把右臂的袍袖捋起来’,然后我们的人就会说’哎呀,对不起,看起来我是个间谍’——”

“当我什么都没说,”德拉科说道,忽然间汗流浃背。他得赶快转移话题——“我们叫什么名字呢?食科学徒?”

“不,”阴影里的人缓缓说道,“这个听起来感觉不对……”

德拉科用袍袖擦了一下额头,擦去了上面的汗珠。黑魔王在想什么?爸爸还说黑魔王很聪明呢!

“我想到了!”阴影里的人忽然说道,“你现在还不会明白,可是请相信我,这个名字很合适。”

现在德拉科一心只想转移话题,哪怕是这名字是‘嚼马尔福徒’他也会接受的。“是什么?”

在霍格沃茨的地窖的一个废弃的教室里,在布满灰尘的桌子中间,哈利•波特的绿色的剪影戏剧性地张开双臂,说道,“今天标志着……贝叶斯阴谋会的诞生。”[2]

----------------------------------------------------------------------------

一个沉默的身影疲惫地在霍格沃茨的走廊里穿行,向拉文克劳的方向走去。

哈利在和德拉科会面完毕之后直接去吃晚饭,在晚饭的时候勉强迅速地咽下了几口食物,就回去睡觉了。

现在还不到晚上七点,但是对哈利来说,已经早过了睡觉的时间。他在昨天晚上意识到,在星期六他要等到读书比赛结束以后才能使用时间回转器了。但是他还是可以在星期五晚上使用时间回转器,以此获得时间。于是哈利在星期五勉强熬夜到晚上九点,一直等到保护外壳打开,用时间回转器剩下的四个小时转回到下午五点,然后倒在床上睡着了。和他计划的一样,他在星期六的凌晨两点醒了过来,在接下来的十二个小时里一直在看书……可是仍然不够。现在哈利在接下来的几天必须很早睡觉,一直到他的睡眠周期再次赶上来为止。

门上的画像问了哈利一个为十一岁孩子准备的愚蠢的谜语,他在没经过大脑的情况下,下意识地说出了答案,然后哈利跌跌撞撞地走上楼梯,到了宿舍,换上睡衣,倒在了床上。

枕头感觉硬硬的。

哈利呻吟了一声。他很不情愿地坐起来,在床上转了个身,把枕头掀起来。

枕头下面有一张字条,两个金加隆,和一本书,书名是《大脑封闭术:隐藏的艺术》。

哈利拿起字条,念道:

天啊,你可真会惹麻烦,而且速度够快的。你爸爸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你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斯内普拥有斯莱特林学院里所有学生的忠诚,崇敬和畏惧。你再不能信任这个学院里的任何人了,无论他们在表面上是披着友好的外衣还是露出了可怕的嘴脸。

从今以后你绝对不能直视斯内普的眼睛。他懂得摄神取念的法术,可以在你直视他的眼睛的时候阅读你的思想。我附上了一本书,也许可以帮你学会保护自己,但是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你能取得的进展是有限的。不过你也许有希望至少能察觉侵入。   

为了帮你多找些时间学习大脑封闭术,我附上了两个金加隆,这是一年级魔法历史的所有作业和考试答案的价格(宾斯教授自从死去以后,每年都布置一模一样的作业和考试题)。你的新朋友韦斯莱双胞胎应该可以卖给你一份。不用说,这事千万不能让人抓住。

对于奇洛教授我知道得很少。他是个斯莱特林,又是防御术教授,这就是两个污点了。他给你的任何建议你都要多加考虑,不要告诉他任何你不希望别人知道的事。

邓布利多只是在装疯。他非常聪明,如果你继续走到壁橱里耍消失的话,他一定会推断出你拥有一件隐身衣,说不定已经推断出来了。尽量躲开他,在无法躲开的时候,要把隐身衣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要放在你的莫克袋里),在他的面前举止一定要特别当心。

请你将来更小心一点,哈利•波特。

——圣诞老人

哈利瞪着字条。

这看起来确实像是很好的建议。当然,哈利绝不会在历史课上作弊,哪怕他们让一只死猴子来当教授也不会。但是西弗勒斯的摄神取念法术……给哈利这张字条的人知道很多重要的秘密,而且愿意把它们告诉哈利。这个字条还在警告他要当心邓布利多偷走他的隐身衣,不过如今哈利真的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坏的征兆,也许这只是一个可以理解的误会。

看起来霍格沃茨里面正在暗流汹涌。也许如果哈利把邓布利多和送字条的人的说词比较一下,就可以得到一个综合的比较准确的情况?比如如果他们都同意一件事,那么……

……无所谓啦……

哈利把所有的东西塞进莫克袋,调大了隔音器,用被子蒙住头,睡死过去了。

----------------------------------------------------------------------------

星期天的早上,哈利在大厅里吃煎饼。他吃得很快,每隔几秒钟就紧张地看一眼手表。

现在是八点零二分,所以精确地说,在两个小时又一分钟以后,离他看见韦斯莱一家,走上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就整整一星期了。

这时他想到了一件事……哈利不知道这样推想宇宙有没有合理的根据,他现在什么也不知道了,但是似乎有可能……

的是……

他这一个星期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还不够多。

等他吃完早饭以后,哈利准备直接上楼回宿舍,躲进箱子的地下室,和谁都不说话,直到上午10:03分为止。

这时哈利看见韦斯莱家的双胞胎向他走过来了。其中一个拿着什么东西,藏在背后。

他应该尖叫着跑开的。

他应该尖叫着跑开的。

不管这是什么……这都很有可能是……

……大结局……

他真的应该尖叫着跑开的。

他有一种认命的感觉,反正这个宇宙也不会放过他的。哈利继续用刀叉切着他的煎饼。他已经精疲力竭。这就是可悲的真相。哈利现在明白了,人们在实在跑不动了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再也无力摆脱命运,就这样倒在地上,任凭长着可怕的獠牙和触须的最黑暗的深渊里的妖魔把他们拖到不可言说的命运中去。

韦斯莱家的双胞胎走近了。 

更近了。

哈利又咬了一口煎饼。

韦斯莱家的双胞胎走到他面前,灿烂地微笑。 

“你好,弗雷德,”哈利麻木地说。双胞胎中的一个点点头。“你好,乔治。”另一个双胞胎点点头。

“你的声音很疲倦,”乔治说。

“你应该开心一点,”弗雷德说。

“看看我们给你带来了什么!”

然后乔治从弗雷德的背后拿出——

一只点了十二支蜡烛的蛋糕。

一个停顿,整张拉文克劳的桌子都瞪着他们。

“这不对啊,”有人说道,“哈利•波特的生日是七月三十——”

“他要来了,”一个巨大的空虚的声音像寒冰制成的利剑,切断了所有的谈话,“那个会撕裂这——”

邓布利多从他的王座上跳起来,冲过教师桌,一把抓住正在说出这些可怕的字眼的女人,福克斯随着一个耀目的闪光出现,然后他们三个一起在火焰中消失了。

一个震惊的停顿……

然后所有的头都转向了哈利•波特的方向。

“不是我干的,”哈利用疲惫的声音说道。

“那是个预言!”桌上有人小声说道,“我敢打赌说的是你!”

哈利叹了口气。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提高了声音,盖过了正在开始的议论,“这不是说我!显然的啦!我不是要来了,我已经在这里了!”

哈利又坐下了。

之前盯着他看的人把头转回去了。

桌上的另一个人说,“那么说的是谁呢?”

带着一种沉重,麻木的感觉,哈利想起了谁还不在霍格沃茨。

也许只是瞎猜,可是哈利有种感觉,那个永生不死的黑魔王说不定哪天就要出现了。

谈话在他的身边继续。

“更不用说,撕裂这什么呢?”

“我觉得我听见特里劳妮在校长抓住她的时候正开始说一个以’S’开头的单词。”

“比如……灵魂?太阳?”

“如果有人把太阳撕裂了,那我们就真麻烦了!”

哈利觉得这个很不靠谱,除非这个世界存在一些吓人的东西,听说过戴维•克里斯威尔关于搬移星星的理论。[3]

“我说,”哈利疲惫地说,“这种事情在每个星期天吃早饭的时候都会发生,是吗?”

“不,”一个看起来像是七年级的学生说道,凝重地皱起眉头,“不是的。”

哈利耸了耸肩。“无所谓啦。有人想吃生日蛋糕吗?”

“可是今天不是你的生日!”之前抗议的那个学生再次说道。

当然了,弗雷德和乔治就在这时大笑起来。

连哈利都努力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

当蛋糕的第一块递给哈利的时候,哈利说道,“我的这个星期好漫长啊。      ”

----------------------------------------------------------------------------

哈利坐在箱子的地下室里,关着门,上了锁,好不让人进来,用毯子蒙着头,等着这个星期的结束。

10:01.

10:02.

10:03,但是为了保险起见……

10:04,第一个星期结束了。

哈利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小心地把毯子从头上拉下来。

片刻之后,他出现在阳光明媚的宿舍里。

不一会儿,他来到了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有几个人看了他一眼,可是没人说什么,也没有人过来和他谈话。

哈利找到一张宽大的写字桌,拉开一把舒服的椅子,坐了下来。他从莫克袋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支铅笔。

妈妈和爸爸明确地告诉过哈利,虽然他们理解他离开家,离开父母的兴奋心情,但是他还是必须每个星期不可间断地给他们写信,好让他们知道他还活着,没有受伤,也没给关进监狱。

哈利瞪着空白的纸。我们来看一下……

自从在火车站离开了他的父母,他……

……结识了一名由达斯•维达养大的男孩,和霍格沃茨里的三个最臭名昭著的捣蛋鬼成了朋友,遇见了赫敏,然后是和分院帽的事件……星期一他拿到了一个时光机器来解决他的睡眠问题,从一个不知名的赠予者那里得到了一件传奇的隐身衣,吓退了五个可怕的威胁要折断他的手指的高年级男生,从而营救了七个赫奇帕  奇,意识到他拥有一个神秘的黑暗面,在魔咒课学会了冰寒霜冻法术,开始和赫敏成为对手……星期二他上了奥罗拉•辛尼斯塔教授的天文学课,她还不错,然后是魔法历史课,教书的是一个鬼魂,应该用驱邪咒把它赶走,换一个留声机来代替……星期三,被称为教室里最危险的学生……星期四,星期四还是不想了吧……星期五,魔药学课堂上的事件,然后他讹诈了校长,然后防御术教授让他在课上挨打,然后发现防御术教授原来是还活在地球上最了不起的人……星期六他输掉了一个赌赛,经历了人生第一次约会,开始挽救德拉科……然后是今天早上,特里劳妮教授的没听完的预言,也许是指一个永生不死的黑魔王要来攻击霍格沃茨了,也许不是。

哈利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这些材料,开始写信。

亲爱的妈妈和爸爸:

霍格沃茨很好玩。我在魔咒课上学会了如何违反热力学第二定律,还认识了一个叫赫敏•格兰杰的女孩,她读书比我快。

我还是就说这么多吧。

爱你们的儿子,

哈利•詹姆•波特-伊万斯-维瑞斯 

----------------------------------------------------------------------------

[1]语出《碟形世界》,原文是“行死神之事者即死神”。

[2] 苏斯博士:儿童文学家,写过很多识字启蒙书:http://baike.baidu.com/view/444551.htm

[3] 贝叶斯阴谋:贝叶斯定理(http://baike.baidu.com/view/1488573.htm)的结论有时候会非常违反直觉,因此又名“贝叶斯阴谋”。具体论述见http://yudkowsky.net/rational/bayes

[4] 戴维·克里斯威尔关于搬移星星的理论:http://en.wikipedia.org/wiki/Star_lifting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游灵

评论(24)
热度(352)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