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二十四章 马基雅维利智力假说[1]

授权和转载须知

J·K·罗琳盘卷着悄然出击;虎鲸在水中打转,坚韧而又矫健。[2]

-----------------------------------------------------

第三幕:

-----------------------------------------------------

德拉科在大厅附近的某个小窗户边等待着,整个胃都在翻滚。

他肯定会付出代价,代价还不小。德拉科早就发现这一点了。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不敢去大厅吃早餐,因为他可能会在那里碰见哈利·波特,而德拉科不知道在碰见哈利·波特之后会发生什么。

有脚步声接近。

“这边,”是文森特的声音。“咱老大今儿心情不好,你丫最好悠着点。”

德拉科要生剥活剐了这个白痴,然后把剥了皮的身体送回去,换一个更聪明的仆人过来,比如一只死沙土鼠。

一串脚步声走远了,而另一串脚步声接近了。

德拉科的胃翻腾得更厉害了。

哈利·波特走进了他的视野。他的表情有一种小心翼翼的平静,但他蓝色镶边的袍子看上去歪得很奇怪,就好像没穿对——

“你的手,”德拉科脱口而出。

哈利举起左手臂,好像要自己检查看看。

手软绵绵地垂在手臂上,就像死了一样。

“庞弗雷女士说不是永久性的,”哈利轻声道。“她说在明天上课前基本就应该恢复了。”

有一瞬间,这个消息让人松了一口气。

随后德拉科意识到。

“你去了庞弗雷女士那里,”德拉科喃喃道。

“那当然,”哈利·波特说,就好像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我的手没法动了。”

德拉科开始逐渐发现自己是个多么货真价实的蠢货,比他骂的那些年长的斯莱特林要蠢得多。

他刚刚还习惯性地以为,不会有人在一个马尔福对他们做了什么以后跑去当局告状。从来不会有人想被卢修斯·马尔福盯上。

但是哈利·波特不是一个被吓坏了、只想置身事外的小赫奇帕奇。他已经参与进了这个游戏,而父亲已经盯上他了。

“你还和庞弗雷女士说了什么?”德拉科说,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弗立维教授说,施展在我手上的咒语是黑魔法拷问诅咒,这是极其严重的事,拒绝交代罪魁祸首是绝不被接受的。”

一阵长长的停顿。

“然后呢?”德拉科用颤抖的声音说。

哈利·波特微微笑了笑。“我表示了深深的歉意,这让弗立维教授变得非常严肃,然后我告诉弗立维教授,这整件事确实是极其严肃,秘密,微妙的事,而且我已经通知校长整个计划了。”

德拉科倒吸一口凉气。“不!弗立维不可能就这么接受!他会和邓布利多确认的!”

“确实,”哈利·波特说。“我被立刻拽到了校长办公室。”

德拉科开始发抖了。如果邓布利多把哈利·波特带到威森加摩前——无论哈利是自愿还是其他怎样——然后让大难不死的男孩在吐真剂的效力下作证德拉科曾经折磨过他……有太多人喜爱哈利·波特了,父亲会输掉选举……

父亲也许可以说服邓布利多不要这么做,但这会付出代价。巨大的代价。如今的游戏是有规则的,你无法就这么随随便便地威胁某个人。但是德拉科是自己走到邓布利多的手心里的。德拉科是非常宝贵的人质。

然而如今德拉科已经无法成为食死徒了,他已经不是父亲想的那么宝贵了。

这个念头像切割咒一样撕裂了他的心。

“然后呢?”德拉科喃喃道。

“邓布利多马上推断出是你干的。他知道我们在合作。”

这是最坏的情况。如果邓布利多猜不到是谁干的,他可能不会冒险用摄神取念咒来追查……但要是邓布利多知道了……

“然后呢?”德拉科强迫自己吐出一个词。

“我们聊了一小会儿。”

“然后?”

哈利·波特龇牙一笑。“然后我和他解释了为什么他最好什么都不要做。”

德拉科的意识撞在了一堵墙上,摔得粉碎。他像个白痴似的大张着嘴,瞪着哈利。

然后德拉科想起来了。

哈利知道邓布利多神秘的秘密,就是斯内普用来挟制邓布利多的那个。

德拉科都能想象出来。邓布利多面色严峻,一边隐藏着心中的热切,一边向哈利解释这是多么严重的事。

然后哈利礼貌地告诉邓布利多,为了他自己着想,他最好还是闭嘴。

父亲警告过德拉科要防备这种人,他们明明可以毁了你,却依然表现得那么可爱,让人恨不起来。

“然后,”哈利说,“校长告诉弗立维教授,这确实是一件秘密又微妙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而他觉得现在追究这件事对我或其他任何人都不会有帮助。弗立维教授开始说些诸如校长这次工于心计得太过火之类的话,然后我不得不插嘴解释这是我自己的主意,不是校长在强迫我,所以弗立维教授转过来开始教训我,然后校长打断他,说我作为大难不死的男孩注定要被古怪又危险的冒险缠身,所以我故意去冒险总比等着这些冒险意外发生要安全些,这时候弗立维教授猛地一甩他的小短手,开始对着我们俩尖声大叫,说他不在乎我们俩在合计些什么,但在我还呆在拉文克劳的期间里,这件事不会再发生第二次,否则他就把我从拉文克劳丢出去,我可以去格兰芬多,那里才是这种邓布利多式行为该发生的地方——”

哈利让德拉科很难恨得起他。

“无论如何,”哈利说,“我不想被丢出拉文克劳,所以我向弗立维教授许诺这种事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要是发生了,我会直接告诉他是谁干的。”

哈利的眼神本来应该很冷酷。但他的眼神完全不冷酷。他的声音本来应该听上去像是致命的威胁。但听上去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然后德拉科发现了本应该很明显的问题,这个问题瞬间毁掉了所有气氛。

“你……为什么不说呢?”

哈利走到窗边,沐浴在墙角的一小束阳光下,然后朝霍格沃茨的绿草坪伸出脑袋。光照耀在他的身上,袍子上,以及脸上。

“为什么我不说?”哈利说。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我猜是因为我只是没法生你的气。我知道是我先伤害你的。我甚至不会说我们扯平了,因为我对你所做的事要比你对我所做的更加恶劣。”

这就像撞上了另一堵墙。在德拉科听来,哈利刚刚说的都是天书。

德拉科的意识在搜索可能的解释,但一无所获。刚刚那番话里的让步对哈利而言并不是最有利的。在如今哈利完全能够掌控他的情况下,如果哈利想让德拉科变成他忠实的仆人,话也不应该这样说。他应该强调他有多仁慈,而不是他伤德拉科伤得有多深。

“即使如此,”哈利说,他现在放低了声音,几乎是在喃喃自语,“请别再这么做了,德拉科。很痛,而且我不确定我还能不能原谅你第二次。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能力让自己想要原谅你。”

德拉科没听懂。

哈利是在试着和他做朋友吗?

哈利不可能蠢到相信,在他做了这些事之后,他们还有可能当朋友。

你可以成为某个人的朋友和同盟,就像德拉科试着对哈利做的,或者你可以毁掉他们的人生,让他们别无选择。但你不可能两样都做。

但这样的话,德拉科就无法理解哈利·波特还有其它什么目的了。

德拉科的脑中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是哈利昨天一直在说的。

这个念头是:测试一下。

你现在已经觉醒成科学家了,哈利说过,而就算你没有学过如何使用你的力量,你还是会一直,寻找,方法,去测试,你的信仰……那些不祥的字句,那些在痛苦的喘息中所说出的话,一直在德拉科的脑海里回荡。

如果哈利之前真的是在假扮一个因为不小心伤害到什么人而后悔不已的朋友……

“你是计划好了的!”德拉科设法用怪罪的口吻说。“你不是因为生气才做出这种事的,你做出这种事是因为你想这么干!”

傻瓜,哈利·波特会说,我当然是计划好了的,现在你是我的——

哈利转过身面向德拉科。“昨天发生的事不是原本的计划,”哈利说,他的声音似乎卡在了喉咙里。“原本的计划是我会教你为什么知道真相总是比不知道来得好,然后我们会一起探索血统的真相,无论答案是什么,我们都会接受。昨天,我……过于仓促了。”

“知道真相总是比不知道来得好,”德拉科冷冷地说。“就像你是在帮我似的。”

哈利点点头——这让德拉科整个人都震惊了——然后说,“要是卢修斯有了像我一样的念头,觉得问题是出在强大的巫师的后代都很少上,会发生什么事?他可能会开始计划付钱给最强大的纯血巫师,让他们留下更多的孩子。实际上,如果纯血主义是对的,那卢修斯就应该这么做——要是能从他的角度处理这个问题的话,他可以立刻动手。现在,德拉科,你是卢修斯的朋友中唯一一个会试着阻止他浪费精力的人,因为你是唯一一个知道真正的真相,并能够预言出真正结果的人。”

德拉科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哈利·波特的成长环境实在是太奇怪,以至于比起巫师,他现在更应该被划分为魔法生物。德拉科就是没法猜到哈利接下来要说或要做什么。

“为什么?”德拉科说。让自己的声音充满痛苦和被背叛的感觉一点都不困难。“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原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好吧,”哈利说,“你是卢修斯的继承人,然后,无论你信不信,邓布利多觉得我是他的人。所以我们可以在长大后继续他们的战斗。或者我们可以做点别的。”

缓缓地,德拉科的大脑理解了。“你想激化并结束他们之间的战斗,然后在他们俩都筋疲力尽时乘虚而入。” 冰冷的恐惧升上德拉科的心头。他必须试着阻止这件事,无论自己要付出什么——

但是哈利摇了摇头。“星辰在上,不是!”

“不是……?”

“你不会跟着他们的计划走,我也不会,”哈利说。“这是我们的世界,我们不想毁掉它。但是想象一下,比如说,卢修斯觉得这个阴谋会是你的工具,你是站在他那边的,而邓布利多觉得阴谋会是我的工具,我是站在他那边的;邓布利多觉得阴谋会是属于我的,我在把你拉过来,而卢修斯觉得阴谋会是属于你的,你在把我拉过去,所以他们俩都会帮我们,但只会以不引起其他人注意的方式帮忙。”

这次德拉科连装都不用装了。他很无语。

父以前带他去看过一个戏剧,叫月的悲剧,[3]讲的是一个绝顶聪明的斯莱特林,名字叫月,他想用一枚古老的戒指来净化世界上的邪恶,这枚戒指可以杀死任何他知道脸和名字的人,而另一位与他对立的,同样也是绝顶聪明的斯莱特林,是一名叫Lawliet的反派,他一直戴着伪装以掩盖他真实的脸;德拉科为所有的精彩段落尖叫喝彩,尤其是演到中间的时候;随后戏剧以悲剧收尾,德拉科非常失望,而父亲温和地指了指标题里“悲剧”这两个字。

之后,父亲问德拉科他有没有理解为什么他们要来看这场戏。

德拉科说这场戏教会他等他长大后要像月和Lawliet一样聪明。

父亲说德拉科简直错得不能再错了,然后指出,即使Lawliet聪明地藏起了他的脸,他也不应该告诉月他的名字。父亲接下来几乎推翻了戏剧里所有的部分,听得德拉科眼睛越瞪越大。然后父亲总结道,像这样的戏剧总是不现实的,因为要是写剧本的人知道真的像月那么聪明的人到底会做什么,写剧本的人自己就会去试着征服世界了,而不是把这些事写出来。

然后父亲告诉了德拉科三之法则:任何一个计划,如果需要三件以上的事发生才能起作用的话,在现实生活中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父亲进一步解释道,基于只有傻子才会尝试尽可能复杂的计划,真正的限制是两件。

德拉科已经找不出词来形容哈利的宏大计划是多么不切实际了。

但如果你缺少导师,自以为很聪明,又通过看戏剧学习如何制定计划的话,你就会犯这种错。

“所以,”哈利说,“你对这个计划的看法是?”

“挺机灵的……”德拉科缓缓地说。大叫“太机智了!”然后敬畏地倒抽气看起来太可疑了。“哈利,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哈利说。

“你为什么要给格兰杰买一个昂贵的口袋?”

“表示不伤感情,”哈利即答。“虽然我也希望她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在拒绝我任何小小的请求时,都会觉得尴尬。”

于是这时德拉科发现了,哈利确实想和他当朋友。

哈利对抗格兰杰的行动很聪明,也许甚至可以说是绝妙的。打消敌人的疑心,让他们以友好的方式欠下你的人情,这样一来,只消开口请求,你就能轻易调遣他们。德拉科没法这么做,他的目的太招人怀疑了,但大难不死的男孩可以。所以哈利计划的第一步是给他的敌人一份昂贵的礼物,德拉科没想过这点,但这确实可能成功……

如果你是哈利的敌人,一开始你很难看出他的计划,计划甚至可能很蠢,但他的理由都是有意义的,一旦你明白了,你就能理解他是在企图伤害你。

而哈利现在对待德拉科的方式毫无道理。

因为,如果你是哈利的朋友,那他就会以一种陌生的、无法让人理解的方式和你交友,就像把他养大的麻瓜所做的那样,就算这意味着摧毁你的整个人生。

沉默在延展。

“我知道我严重滥用了我们之间的友谊,”最终,哈利开口道。“但你要知道,德拉科,到头来,我只是想让我们俩一起寻找真相而已。这是你可以原谅的那种事吗?”

两条路的交叉口,但只有一条路是德拉科可以在改变主意时轻易回头的……

“我猜我明白你在试图做什么了,”德拉科撒谎道,“所以是的。”

哈利的眼睛亮了起来。“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德拉科。”他温柔地说。

两个学生站在墙角,哈利依然沐浴在光柱之下,而德拉科站在阴影里。

然后德拉科惊恐而绝望地发现,虽然当哈利的朋友确实很悲惨,但哈利现在有那么多可以威胁德拉科的方法,这种情况下,当他的敌人甚至会更糟。

有可能。

也许。

好吧,他总是可以在晚些时候转换成敌人的……

他完蛋了。

“所以,”德拉科说。“现在要怎样?”

“我们下周六再来学习?”

“最好不要像上次一样——”

“别担心,不会的,”哈利说。“再多过几个像上次那种周六,你就会比我还厉害了。”

哈利笑了。德拉科没笑。

“哦,还有,在你走之前,”哈利说,笑得有点腼腆。“我知道这不是个好时机,但我实际上想咨询你点事。”

“行,”德拉科说,心思还有点飘在刚刚那句话上。

哈利的眼神变得热切。“给格兰杰买那个口袋花掉了大部分我从古灵阁金库里偷出来的金币——”

什么。

“——金库钥匙在麦格手上,也许现在在邓布利多手上了。我现在要启动的计划需要花点钱,所以我想问你知不知道什么方法可以让我去——”

“我借你,”德拉科的嘴完全出于条件反射地说。

哈利看上去很震惊,但是是惊喜的那种。“德拉科,你不用——”

“多少?”

哈利说出了一个数字,而德拉科没有克制住自己脸上震惊的表情。这几乎是父亲给德拉科的一整年的零花钱了,德拉科只会剩几个加隆——

然后德拉科在心里踢了自己一脚。他只需要给父亲写一封信,解释说他没钱的原因是因为他把钱借给了哈利·波特,父亲就会寄给他一张用金色墨水写的祝贺信笺,一只可以吃上两个星期的巧克力蛙,以及是他索要数量十倍的加隆,以防哈利·波特还要再借钱。

“太多了,是不是,”哈利说。“对不起,我不该问——”

“拜托,你要知道我可是马尔福,”德拉科说。“我只是在吃惊你怎么会需要那么多。”

“别担心,”哈利高高兴兴地说。“不会威胁到你家族的利益的,只是我要干点坏事。”

德拉科点点头,“那就没问题了。你现在就要吗?”

“当然,”哈利说。

当他们离开墙角,开始向地窖的方向走时,德拉科不由自主地问,“所以你能告诉我你是在算计什么吗?”

“丽塔·斯基特。”

德拉科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但现在拒绝已经太晚了。

-------------------------------------------------------------------------

当他们到达地窖时,德拉科开始再次整理思绪。

他确实很难恨哈利·波特。哈利确实试着想表现得友好,他只是疯了而已。

而这阻止不了——甚至无法拖延——德拉科的复仇。

“所以,”德拉科在环视四周,确认附近没人后说。当然,他们的声音已经用法术遮掩过了,但多加小心总没坏处。“我一直在想。我们带新成员加入阴谋会时,他们必须觉得我们是平等的。否则只要有一个人向父亲告密,这个计划就告吹了。你已经想到这件事了,对吧?”

“当然,”哈利说。

“我们会是平等的吗?”

“我恐怕不会,”哈利说。很明显,他正试着让自己听起来温和些,同样明显的是,他也正试着压制自己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而且不太成功。“我很抱歉,德拉科,但你甚至还不知道贝叶斯这个词在贝叶斯阴谋会里的含义。在我们带其他人加入前,你必须得学习好几个月,这样你才能撑撑场面。”

“因为我还不够了解科学。”德拉科说,小心翼翼地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温和。

哈利摇了摇头。“问题不在于你不知道类似于脱氧核糖核酸之类的特定的科学。这不会阻止你和我之间的平等地位。问题是,你没有训练过理性的思考方法,这是隐藏在知识背后更深层次的秘密,是一开始如何发现这些知识的方法。我会试着教你,但那些东西学起来更难。想想我们昨天做的事,德拉科。没错,你是做了些工作。但我才是控制的那个人。你回答了一些问题。问题都是我问的。你帮忙推进了进展。是我自己在掌舵。而没有理性思考的方法,德拉科,你不可能引导阴谋会走向它需要去的方向。”

“我明白了,”德拉科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望。

哈利试着再把声音放温和些。“德拉科,我会试着尊重你的专业领域,比如人际方面的事。但你也需要尊重我的专业领域,而在引导阴谋会时,你我根本没可能平等。你才当了一天科学家,你只知道脱氧核糖核酸的一个秘密,而你根本没有训练过任何理性思考的方法。”

“我懂了。”德拉科说。

他确实懂了。

人际方面的事,哈利都这么说了。取得阴谋会的控制权甚至不会有多难。然后,在那之后,他会杀了哈利·波特,以防——

德拉科回想起昨晚,当他知道哈利在尖叫时,五脏六腑有多么地难受。

德拉科想了些更难听的字眼。

好吧。他不会杀了哈利。哈利是被麻瓜养大的,疯成这样不是他的错。

相对的,哈利会继续生活,这样德拉科就可以告诉他这都是为了哈利自己好,他应当感激——

伴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惊喜,德拉科发现这确实是为了哈利自己好。要是哈利试着施行他的计划,把邓布利多和父亲当白痴耍的话,他死定了。

这样就完美了。

德拉科会夺走哈利所有的梦想,就像哈利对他做的一样。

德拉科会告诉哈利这是为他自己好,这也确实是真的。

德拉科会手持着阴谋会和科学的力量净化整个巫师界,父亲会就像他成为了食死徒一样骄傲。

哈利·波特的邪恶计划会失败,正义的力量会战胜一切。

完美的复仇。

除非……

你就假装自己假装在当科学家,哈利曾这么对他说过。

德拉科找不出词准确形容哈利的脑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因为德拉科从没听说过一个术语,叫做‘递归深度’)[4]

——但他猜得到这暗示了哈利的计谋是哪一种。

……除非哈利就是想让德拉科这么干,这是更大计划的一部分,在这个更大的计划里,试着毁掉刚才那个计划的德拉科正是哈利所希望的,哈利甚至可能已经知道他的计划不会起作用,这个计划的唯一用途就是引诱德拉科去阻挠——

不。这样下去会发疯的。一定有极限。黑魔王本人都没那么扭曲。这种事不会发生在现实生活,只会发生在父亲愚蠢的睡前故事里,每次那群白痴丑角试着阻止主角时,最后总会以进一步推进了主角的计划而告终。

-------------------------------------------------------------------------

而在德拉科身边,哈利顺着路向前走,脸上带着微笑,思考着人类智慧进化的起源。[5]

一开始,在人们彻底理解进化是如何起作用前,他们只是随便想了些疯狂的念头,比如人类智慧的进化是为了制造更好的工具。

这个念头之所以疯狂,是因为部落里只有一个人发明了工具,然后所有人都会开始使用,然后会扩散到别的部落,而他们百年后的子孙也会一直用这个工具。从科学进程的角度来看这样很好,但从进化的角度来说,这意味着发明东西的人并没有得到自然选择上的优势,不会比其他人有多得多的小孩。只有自然选择上的相对优势可以提升基因在人群中所占的相对比例,让这条基因被广泛传播,从一个孤独的突变体变成人人都有的基因。而伟大的发明太稀少了,不能提供提升突变基因在人群中所占比例所需要的那种持续的自然选择压力。这个猜测很正常,如果你看看人类的枪和坦克和核武器,再把人类和黑猩猩相比,就会觉得智慧就是为了创造技术而生。一个正常的猜测,但是错了。

在人们彻底理解进化是如何起作用前,他们只是随便想了些疯狂的念头,比如因为气候变化,部落需要迁移,人们必须变得更聪明,来解决所有这些新问题。

但人类的大脑大小是黑猩猩的四倍。人类20%的新陈代谢能量都喂给了大脑。人类比其它物种聪明太多太多了。这种事不会因为环境提高了一点问题难度就发生的。否则人类的有机组织只要变得更聪明一点就可以解决问题了。最后会变出一个特大号大脑一定是因为某种压倒性的进化过程,是因为有什么东西在无限地推动。

而今天,科学家对这个压倒性的进化过程给出了一个不错的猜测。

哈利曾看过一本很有名的书,叫《黑猩猩的政治》。[6]书中描述了一只名为鲁伊特的成年黑猩猩,在刚刚成年不久、名为尼克的年轻黑猩猩的帮助下,如何与上了年纪的猴王叶鲁恩对抗的故事。尼克没有直接插手鲁伊特和叶鲁恩之间的斗争,而是阻挠叶鲁恩在部落里的其它支持者对叶鲁恩的援助,每当鲁伊特和叶鲁恩之间发生争斗时,他都会事先将这些支持者的注意力引开。而当鲁伊特获胜,成为新的猴王后,尼克就成了二把手……

……然而没过多久,尼克就和被打倒的叶鲁恩组成了联盟,推翻鲁伊特,然后变成了新的猴王。

你真的会很欣慰,在这几百万年来,人科的动物之间都一直在勾心斗角——没有尽头的进化军备竞赛——如此一来,智力得到了提升。

因为,你要知道,人类完全能够预料到这件事的发生。

----------------------------------------------------------------------------

而在哈利身边,德拉科顺着路向前走,压下自己在想到复仇时露出的微笑。

总有一天,也许得过上好多年,但总有一天,哈利·波特会学到小看马尔福会有什么下场。

德拉科在一天之内就觉醒成了科学家。哈利说过这在几个月之内都不应该发生的。

但是如果你是马尔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你会变成比所有不是马尔福的人更强的科学家。

所以德拉科会学到哈利·波特所有理性的思考方式,然后等时机一成熟——

----------------------------------------------------------------------------

  1. 马基雅维利智力假说:http://en.wikipedia.org/wiki/Machiavellian_intelligence

  2. 开头捏自一个系列小说的架空大陆,原句被J·K·罗琳替换的是Yendi,架空大陆中的一个种族,与HP世界里的蛇院非常相似:http://dragaera.wikia.com/wiki/Cycle

  3. 月的悲剧:死亡笔记梗

  4. 递归以及递归深度:http://en.wikipedia.org/wiki/Recursion

  5. 人类智慧进化:http://en.wikipedia.org/wiki/Evolution_of_human_intelligence

  6. 黑猩猩的政治: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879212/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潜水艇君

校对: fiammanda

评论(17)
热度(264)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