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二十九章 自我中心归因误差[1]

授权和转载须知

很遗憾,J·K·罗琳的身份不可言说。你必须自己去看。[2]

科学性免责声明:罗刹指出第二十七章的同感理论(用自己的大脑模拟其他人的感受)并不能算作公认的科学事实。迄今为止的证据指向了这一点,但我们尚未用脑电波分析证明。同理,虽然无时间的量子力学方程(在二十八章里暗示过)十分优雅,以至于如果最终理论含有时间参量,我一定会十分吃惊,但是这个理论也尚未被证实。

---

最近,赫敏每次听到别的学生讨论她和哈利,都感觉胃里沉沉的。今天早晨,她在浴室隔间无意间听到了摩那吉和帕德玛的对话,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开始觉得跟哈利·波特竞争是个可怕的错误了。

如果她离哈利·波特远远的,那她就是赫敏·格兰杰——霍格沃茨最耀眼的学术明星,为拉文克劳赢得最多学院分的佼佼者。她不会像大难不死的男孩那么有名,但至少是因为自己出名的。

可现在的情况是,大难不死的男孩有了一个学术上的竞争对手,而这个对手的名字碰巧是赫敏·格兰杰。

更惨的是,她还和他约过一次会。

最初,和哈利发展一段浪漫关系似乎是个很棒的主意。她读过这样的书。如果说霍格沃茨里有谁够资格成为女主角的恋爱对象,那无疑就是哈利·波特:聪明,幽默,有名,有时候有点吓人……

所以她逼哈利和自己约会了一次。

而如今她成了他的恋爱对象。

或者更惨:她成了他晚餐菜单上的选项。

早上她在浴室的隔间里正要打开水龙头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然后她听到摩拉吉说,那个麻瓜出身的女孩争不过金妮芙拉·韦斯莱,而帕德玛则推测波特也许两个都要。

她们好像不理解女孩子才是从晚餐菜单里挑选的一方,而男孩子要为得到她们而争斗。

但这还不是最让她不爽的地方。最让她不爽的地方在于当她在麦格教授的一次测验里拿了98分,大家说的不是赫敏·格兰杰拿了全班最高分,而是哈利·波特的竞争对手比他高了7分。

如果你跟大难不死的男孩走得太近,你就会成为他故事里的一部分。

你不会拥有自己的故事。

赫敏觉得她应该一走了之,但那就太悲伤了。

不过她确实想要拿回因为变成哈利的对手而不小心失去的东西。她想成为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哈利·波特的第三条腿。这要求太高了吗?

这个坑跌进去就很难爬出来了。无论你在班上拿到多高的分,就算你做了什么值得在晚餐时间宣布的事,别人也只会想到你又在与哈利·波特竞争。

但她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办法。

一些看起来不是在特意和哈利对着干的事。

会很难。

会有违她的性格。

她会不得不与十分邪恶的人战斗。

并向更加邪恶的人求助。

赫敏抬手,准备敲响那扇可怕的门。

她犹豫了一下。

她意识到自己正在犯蠢,于是把手举高了一点儿。

她再一次想要敲门。

她的手没能碰到门。

不过门还是打开了。

“天哪,”蜘蛛坐在自己的网里说,“格兰杰小姐,丢掉一点奇洛分真有这么痛苦吗?”

赫敏举着手呆站着,脸颊开始泛红。确实有那么痛苦。

“好吧,格兰杰小姐,我会仁慈一点,”邪恶的奇洛教授说,“直接把分数扣掉好了。你看,这样你就不用做这么痛苦的决定了,你不感谢我吗?”

“奇洛教授,”赫敏的声音有一点儿颤抖,“我有很多奇洛分,对吧?”

“确实,”奇洛教授说,“不过比刚才还是少了一分。真可怕呀,不是吗?想想看,如果我不喜欢你过来的理由,你又会丢掉五十分。也许我可以先扣一分…… 再扣一分…… 再扣一分……”

赫敏的脸更红了。“你真的很邪恶,没人告诉过你么?”

“格兰杰小姐,”奇洛教授严肃地说,“像这样过度恭维别人是很危险的。对方可能会感到愧疚并试图做些什么以配得上您的称赞。那么,您想和我谈什么呢,格兰杰小姐?”

---

周四午餐之后,赫敏和哈利躲进图书馆的角落。他们施了一道无声无息以便两人谈话。哈利趴在地上,用手肘支着地,双手撑住头,脚在空中乱晃。赫敏坐在一张对她来说大得过头的软椅里,像是一颗硬糖里面的赫敏夹心。

哈利建议他们可以先把所有书的标题读一遍,然后赫敏再读一遍目录。

赫敏觉得这主意太棒了。她从来没试过这么对付一个图书馆。

但是这计划有一个小小的瑕疵。

——他们都是拉文克劳。

赫敏读起了一本叫《魔法记忆术》的书。

哈利读起了《刨根问底的巫师》。

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只会破例这么一次。他们都没意识到再怎么努力自己也不可能把所有标题看完的。

这片小角落的安静被两个字打破了。

“哦,不会吧!”哈利突然大声说道,这几个字仿佛是从他身体里挤出来的。

又是一阵安静。

“他不是吧。”他用同样的语气说。

然后赫敏听到他不由自主地格格笑起来。

她抬起了头。

“好吧。”她说,“到底什么事?”

“我刚刚明白为什么不能问韦斯莱一家关于那只老鼠的事。”哈利说,“太糟糕了。我不该笑的。我真是个坏人。”

“没错,”赫敏一本正经地说,“你就是坏人。快告诉我。”

“好的,首先是背景。这本书里有一整章讲的是关于西里斯·布莱克的阴谋论。你记得那是谁吧?”

“当然。”赫敏说。西里斯·布莱克是个叛徒。他明明是詹姆·波特的朋友,却把伏地魔引到了波特家被魔法保护的住处。

“事实上布莱克入狱这件事上有许多——姑且说是不正常之处吧。他没有经过审判;傲罗逮捕布莱克的时候负责这件事的副部长是康奈利·福吉,他后来成了我们现在的魔法部长。”

这在赫敏听起来也有些可疑。她就这么说了。 

哈利仍然趴在地上盯着书,闻言做了个耸肩的动作。“可疑的事情一直都在发生,而阴谋论者总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但是连审判都没有?”赫敏说。

“这件事就发生在黑魔王被击败之后。”哈利的声音里透着严肃,“当时情况非常混乱。傲罗找到布莱克的时候,他正站在深及脚踝的血泊里大笑。有二十个目击证人详细叙述了他是怎么杀死我父亲的朋友彼得·佩蒂格鲁以及十二位路人的。我并不是说我赞同布莱克不经过审判。但这些人毕竟是巫师,所以这实在不比——打个比方,大家在争论谁射杀了约翰·肯尼迪的时候提到的那些事儿更可疑。反正西里斯·布莱克就是巫师界的李·哈维·奥斯瓦尔德。现在有许多关于谁才是真正背叛我父母的人的阴谋论,其中最流行的人选是彼得·佩蒂格鲁,从这里开始事情变得复杂了。”

赫敏听得很入神。“但这跟韦斯莱家的宠物鼠有什么关系——”

“别急,”哈利说,“我马上就说到了。佩蒂格鲁死后,人们发现他是光明方的卧底——不是双重间谍,只是一个非常善于探听消息的人。他从十几岁起就擅长这种事,甚至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别人就知道他能发现各种秘密。所以在阴谋论里佩蒂格鲁还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就成了一个未注册的阿尼马格斯,他的变身是某种小型动物,可以四处乱窜、偷听对话。关键问题在于,成功的阿尼马格斯非常罕见的,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就更难以成功,所以这个阴谋论认为,显然我父亲和布莱克也是未注册的阿尼马格斯。而在这个阴谋论里,佩蒂格鲁自己杀死了十二个旁观者,变成了他小小的阿尼马格斯形态,然后开始逃亡。不过迈克尔·舍默[3]指出,这个理论有四个漏洞。第一,布莱克是除了我父母以外唯一一个知道如何通过他们住处周围的保护魔法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哈利的声音变得有些冷酷。)“第二,布莱克比佩蒂格鲁更有可能是嫌疑人。据说布莱克在霍格沃茨的时候曾经试图杀死一个学生,而且他出身于一个非常肮脏的纯血家族,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是他亲堂姐。第三,战斗方面布莱克比佩蒂格鲁要强上二十倍,虽然智商上可能不及。他们之间的对决就像奇洛教授对决斯普劳特教授。佩蒂格鲁都不一定有机会拔出自己的魔杖,更不用说伪造所有那些阴谋论里提到的证据。以及第四,布莱克站在街上大笑。”

“但这跟老鼠——”赫敏说。

“对,”哈利说,“好吧,长话短说,比尔·韦斯莱认为他弟弟珀西的宠物鼠是佩蒂格鲁的阿尼马格斯形态——”

赫敏的下巴掉了。

“是呀,”哈利说,“你不太可能觉得邪恶的佩蒂格鲁会在一个敌对的巫师家庭作为一只宠物鼠过着偷偷摸摸的悲惨生活。他要么应该跟着马尔福一家,或者更有可能在做了整形手术之后跑去加勒比海。总之,比尔打晕了弟弟珀西,抓住了老鼠,用猫头鹰发了各种紧急消息——”

“哦不!”赫敏说道,声音像是从她身体里挤出来的。

“——还设法找来了邓布利多、魔法部部长和首席傲罗——”

“不是吧!”赫敏说。

“当然他们到的时候觉得他疯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是对那只老鼠用了真实之眼[4],然后你猜他们发现了什么?”

她快笑死了。“那就是一只老鼠。”

“奖你一块曲奇!于是他们把可怜的比尔·韦斯莱拖到圣芒戈,诊断结论是相当典型的精神分裂症。这病不算罕见,尤其是在我们那边大学生的年龄段里。他坚信自己九十七岁,已经死过一次,然后经由火车站回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身上。安定药物对他很有效,他现在已经好转,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但是大家不怎么讨论关于西里斯·布莱克的阴谋论了,而问韦斯莱一家关于宠物鼠的问题也成了禁忌。“

赫敏不由自主地格格笑起来。这太可怕了。她不该笑的。她是个坏人。

“我不明白的是,”哈利在他们笑完之后说,“为什么布莱克会去追杀佩蒂格鲁,而不是快点逃走。他肯定知道傲罗会追捕他。我不知道他们把他送进阿兹卡班之前有没有问出原因。看,所以说就算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罪犯也得走司法程序经过审判。”

赫敏不得不表示同意。

哈利不久就看完了他那本书,而赫敏才看了一半——她那本要难得多,但她还是觉得不好意思。然后她不得不把《魔法记忆术》放回书架上,不情不愿地离开,因为到了面对霍格沃茨最可怕课程的时间了。飞行课。

哈利陪着她一起走了过去,其实他自己的课在一个半小时之后。两人就像一架战斗机护送着一架悲伤的小螺旋桨飞机开向它自己的葬礼。

他同情地向她轻声道别,而她走上了意味着末日的草坪。

然后是无数尖叫和差点坠落和与死亡擦肩而过和大地不在它该在的地方和阳光太刺眼和摩拉吉喋喋不休和曼迪自以为含蓄地跟她飞得很近好在她掉下来的时候接住她和其他学生其实在笑话她们俩但她什么也没对曼迪说因为她不想死。

十万年后这节课结束了,她又回到了她该在的大地上,并且可以一直待到下周四。有时她的噩梦里每天都是星期四。

在赫敏看来,为什么每个人都必须学这个是个彻头彻尾的谜,毕竟他们长大之后可以用幻影移形或者飞路粉或者门钥匙去任何地方。没有哪个成年巫师非得骑飞行扫帚,这就像是被迫在体育课上打闪避球。

还好哈利很会做人地对自己擅长飞行课表示惭愧。

---

几个小时之后,她和汉娜、苏珊、莉妮和美根坐在赫奇帕奇的自习室里。弗立维教授用作为一位教师来说羞涩得令人惊讶的语气问她,是否或许愿意帮助这四位同学完成魔咒课作业,虽然她们并不是拉文克劳的学生。赫敏骄傲得快要爆炸了。

她拿出一张羊皮纸,在上面洒了一点儿墨水,撕成四片揉成一团然后扔到桌子上。

其实揉成一团就行了,不过刚才这些程序让这玩意儿更像垃圾,这对第一次练习清理咒的人是有帮助的。[5]

赫敏睁大眼睛竖起耳朵,然后说道:“好了,试试看。”

“杂物清理。”

“杂物清理。”

“杂物清理。”

“杂物清理。”

赫敏还没发现所有出问题的地方。“你们能再试一遍吗?”

一小时以后赫敏得出结论,1)莉妮和美根有点粗心大意,但如果你让她们坚持练习,她们会照做的;2)汉娜和苏珊非常认真但心急,所以你得不断让她们放慢速度、放松下来,想一想而不是去试个不停——想到她们俩之后会变成她的手下,赫敏就觉得有点怪怪的;以及3)她喜欢帮助赫奇帕奇的学生,整个学习室的气氛都很愉快。

她去吃晚饭的时候,看到大难不死的男孩一边读书一边等着陪她一起去。她觉得有点得意,但也有点担心,因为哈利好像没有和她以外的人说过话。

“你知道赫奇帕奇有个女生是易容马格斯么?”他们往大厅走的时候赫敏说道,“她把自己的头发弄得很红,不是韦斯莱那种红,是停车让行标志那种红。她把热茶洒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就变成一个黑头发的男孩,直到她再次控制住局面为止。”

“真的?好帅。”哈利有点心不在焉地回答,“呃,赫敏,随便问问,你知道明天是申请加入奇洛教授的军队的最后一天吧?”

“我知道,”赫敏说,“邪恶的奇洛教授的军队。”她的声音里有一点愤怒,尽管哈利自然不知道原因。

“赫敏,”哈利听起来有些恼怒,“他不邪恶。他只是有点黑暗倾向,而且非常斯莱特林。这和邪恶不一样。”

哈利的问题是他的词汇量太丰富了。他如果只是把宇宙分成善和恶就好办多了。“奇洛教授在全班面前把我叫出来攻击别人!”

“他是对的。”哈利一脸严肃地说,“对不起,赫敏,但他是对的。你应该攻击我,我不会介意的。如果不对真实的目标使用真实的咒语,你是没法学会战斗魔法的。而且你现在对决也练得挺不错,不是吗?”

赫敏只有十二岁,所以她知道,但却说不清楚,她找不到能够说服哈利的话。

奇洛教授把一个小姑娘在所有人面前叫起来,让她无缘无故地攻击自己的同学。

这和奇洛教授对不对无关。

麦格教授永远不会这么做。

弗立维教授永远不会这么做。

也许就连斯内普教授也不会。

奇洛教授很邪恶。

但她找不到合适的词,而且她知道哈利不会信她的。

“赫敏,我跟高年级的学生聊过。”哈利说,“奇洛教授搞不好是我们在霍格沃茨的七年里能遇上的唯一靠谱的防御学教授。其它东西可以晚点学,但防御术只有今年。参加课外活动的学生会学到很多很多,比魔法部觉得一年级应该学的多得多——你知道我们会在一月学守护神咒吗?” 

“守护神咒?”赫敏惊讶地提高了声音。

她在书里看到过,这是已知的最光明的魔法,能够对抗最黑暗的生物,需要以最纯粹的正面情绪施放。她没想过邪恶的奇洛教授会教——或者说安排他们学这个。赫敏完全想象不出他自己能用那个法术。

“是的,”哈利说,“一般学生至少要等到五年级才能开始学守护神咒,搞不好还要更晚!但奇洛教授说魔法部的时间表是由一群会说话的弗洛伯黏虫决定的,而施展守护神咒的能力取决于情绪而非魔力。奇洛教授说他认为大多数学生远远没有发挥出他们的能力,而今年他将证明这一点。”

哈利提到奇洛教授的时候总是带着这种敬畏和崇拜的语气。赫敏咬着牙继续走。

“其实我已经报名了。”赫敏轻声说,“今天早上报的。原因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些。”

正所谓一不做二不休。

而且她也不想输。要赢的话就必须学习。

“所以你也会参加军队?”哈利突然热情了起来,“那就太棒啦,赫敏!我已经排好了名单,但我肯定奇洛教授会让我加一个的,或者换——”

“我不会加入你的队伍的。”赫敏的声音很尖锐。她知道这假设很合理,但她还是生气了。

哈利眨了眨眼睛。“当然也不会加入德拉科·马尔福。所以你想去第三支部队?我们还不知道谁是将军呢?!”哈利的语气非常惊讶,还有点受伤。她没法责怪他,虽然她确实归咎于他,因为其实就是他的错。“但为什么不来我这儿?”

“想想吧,”赫敏厉声说,“也许你会想出来的!”

然后她加快了脚步,把目瞪口呆的哈利甩在了身后。

---

“奇洛教授,”德拉科用最正式的语气说,“我必须反对您让赫敏·格兰杰成为第三位将军的任命。”

“哦?”奇洛教授悠闲而放松地靠在椅子上,“接着说,马尔福先生。”

“格兰杰不适合这个位置。”德拉科说。

奇洛教授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脸颊,若有所思。“没错啊,她是不适合。还有呢?”

“奇洛教授,”哈利·波特在他身边说道,“尽管格兰杰小姐拥有优秀的学术天分,也在您的课上获得了许多奇洛分,但她的性格不适合军事指挥。”

哈利同意陪德拉科去奇洛教授的办公室,这让德拉科松了口气。这不仅仅是因为哈利是奇洛教授的明星学生。德拉科也在担心哈利和格兰杰真的是朋友。离上次的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还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样还差不多。

“我同意波特先生。”德拉科说,“把她任命为将军会让整件事变成闹剧。”

“这个评价有些苛刻,”哈利说,“但我不能反驳。坦率地说,奇洛教授,赫敏·格兰杰的杀人意愿就跟一碗洗过的葡萄差不多。”

“这件事,”奇洛教授温和地说,“我不可能没注意到。你们说的我早就清楚了。”

该轮到德拉科说话了,但谈话突然停顿了下来。他和哈利来之前没有考虑到这种回答。如果老师说他知道你知道的一切,却仍然准备犯一个明显的错误的话,你还能说什么呢?

沉默在延长。

“这是什么阴谋吗?”哈利缓缓地问道。

“我做的事都非得是阴谋不可吗?”奇洛教授说,“我不能偶尔只是为了混乱而制造混乱吗?”

德拉科一口气没上来。

“您不会在您的战斗魔法课上这么做。”哈利冷静而肯定地说,“其他地方或许有可能,但不会在这儿。”

奇洛教授缓缓扬起了眉毛。

哈利坚定地回望着他。

德拉科颤抖了起来。

“好吧,”奇洛教授说,“你们似乎都没有考虑过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如果不是格兰杰小姐,我该任命谁呢?”

“布雷斯·扎比尼。”德拉科毫不迟疑地说。

“还有其他建议吗?”奇洛教授饶有兴致地问道。

安东尼·戈德斯坦和厄尼·麦克米兰的名字在他脑中闪过,然后德拉科的常识回来了,排除了麻瓜出身和赫奇帕奇的学生,无论他们在决斗中是多么咄咄逼人。于是德拉科只是说:“扎比尼为什么不行?”

“我明白了……”哈利慢慢地说。

“我还没有。”德拉科说。“扎比尼有什么问题?”

奇洛教授看着德拉科。“因为,马尔福先生,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没法跟上你和波特先生。”

震惊席卷了德拉科。“您不会觉得格兰杰能——”

“他在她身上下了注。”哈利平静地说,“不一定能赢,赔率甚至不算好。她可能永远做不到和我们像样地战斗。就算最后可以,她或许也得用上几个月去学。但她是唯一一个这个年级里有希望击败我们的人。”

德拉科的手抽搐了一下,但最终没有紧握成拳头。以支持者的身份出现然后退出,这是一种典型的破坏性战术。所以哈利·波特和格兰杰是一边的,而那意味着——

“但是教授,”哈利接了上去,“我很担心赫敏会是个糟糕的将军。我是作为她的朋友说这句话的,奇洛教授。这场竞赛或许对德拉科和我有益,但你让她做的对她没有好处!”

算我没想。

“你对赫敏·格兰杰的友情很有说服力,”奇洛教授冷冷地说,“特别是你还同时是德拉科·马尔福的朋友。简直可谓壮举。”

哈利突然显得有点紧张。这表示他其实非常紧张。德拉科在心里骂了一句。哈利的小聪明显然逃不过奇洛教授的眼睛。

“而且我怀疑格兰杰小姐不会感谢您出于友情的关心。”奇洛教授说道,“这个位置是她向我要的,波特先生。不是我主动给她的。”

哈利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看了德拉科一眼,眼神里混合着歉意和警告:“抱歉,我尽力了”和“我们最好到此为止”。

“至于她的水平,”奇洛教授继续说道,嘴边露出一丝轻微的笑意,“我怀疑她在那个严苛的位置上会比你们想象的要轻松得多,而她达到和你们势均力敌所需的时间也会比你们以为的短得多。”

哈利和德拉科惊恐地张大了嘴。

“您不会准备指导她吧?”德拉科完全被吓呆了。

“我报名可不是为了和您战斗!”哈利说。

奇洛教授笑得更开心了。“事实上,我确实表示想要为格兰杰小姐的前几场战斗提供一些建议。”

“奇洛教授!”哈利喊道。

“哦,别担心。”奇洛教授说,“和我预料的一样,她拒绝了我。”

德拉科眯起了眼睛。

“天哪,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没有人告诉过你盯着别人很不礼貌吗?”

“你不会准备用别的方式偷偷帮她吧?”哈利说。

“我会那么做吗?”奇洛教授说。

“会。”德拉科和哈利异口同声道。

“我为你们的不信任感到十分受伤。好吧,我保证不以你们两位不知道的任何方式帮助格兰杰将军。现在,我建议你们去处理军务。十一月就要到了,时间不等人。”

---

德拉科在他们离开奇洛教授的办公室以前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

哈利曾表达过对“人际关系那玩意”的蔑视。

而现在这是德拉科唯一的希望了。

别让他发现,别让他发现……

“我们应该先攻击那个格兰杰,让她别碍事儿。”德拉科说,“我们击溃她之后,就能没有干扰地进行我们自己的比赛了。”

“这对她来说可不公平吧?”哈利温和地说。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德拉科说,“她可是你的对手。”然后,他的声音里掺入了一丝恰如其分的怀疑。“别告诉我你在做了她的对手那么久之后真的开始喜欢她了……”

“创始人不容,”哈利说,“我能说什么呢,德拉科?我只是有一种天生的正义感。 而且你知道,格兰杰也有。她对善与恶有非常坚定的观念,而且她多半会先攻击恶的一方。姓‘马尔福’就是对她开了嘲讽,你知道的。”

该死!

“哈利,”德拉科的声音里有些受伤,还有一丝高傲,“你不想和我公平地对决吗?”

“你是说不趁你击败格兰杰后损兵折将的时候攻击你吗?”哈利说,“嗯,不好说。也许我在赢得无聊了以后会去试试这种‘公平’。”

“也许她会先攻击你。”德拉科说,“你才是她的对手。”

“但我是她友好的对手。”哈利笑得很邪恶,“我给她买了很棒的生日礼物,诸如此类。没有人会这样跑去暗中陷害你的友好竞争对手。”

“那破坏和朋友公平对决的机会就没问题吗?!”德拉科很愤怒,“我还当我们是朋友呢!”

“让我换一种说法。”哈利说,“格兰杰不会破坏友好竞争的关系,但那是因为她的杀人意愿就跟一碗洗过的葡萄差不多。你会。你完全会。而且你猜怎么着?我也会。”

该死的!

---

如果这是一出戏,此刻就该响起一段激动人心的音乐。

穿着绿色镶边的长袍、梳着一丝不苟的白金色头发的主角完美出场,面对反派。

反派靠在朴素的木头椅背上,能够清楚地看见她的门牙,栗色的卷发垂在脸上,面对主角。

现在是10月30日星期三。第一场战斗就在接下来的周日。

德拉科站在格兰杰队军的办公室里。办公室有一间小型教室这么大。(德拉科不太明白为什么将军办公室要这么大。一套桌椅对他来说就够用了。他都不太清楚为什么军队需要办公室。他的人知道去哪儿找他。除非奇洛教授故意给他们安排了巨大的办公室,作为地位的象征。这样的话德拉科是完全赞成的。)

在办公室的另一端,格兰杰正坐在房间里唯一一张椅子上,好像那是她的王座一样。他们之间横亘着一张长桌,角落里还有四张小圆桌,但整个办公室只有尽头的一把椅子。一面墙上排着几扇窗户,一束阳光照在格兰杰的头发上,仿佛一顶发光的皇冠。

如果德拉科能缓慢笔直地走过去,这场景就完美了。但长桌挡了路,他只好绕过去,这样失去了戏剧里的那种庄重感。她是故意的吗?如果对方是他的父亲,那肯定是故意的;然而这是格兰杰,所以显然不是。

他没有地方坐,而格兰杰也没有站起来。

德拉科怒火中烧,脸上却一丝不露。

“好吧,德拉科·马尔福先生,”格兰杰等他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说,“我仁慈地许可了你的谒见。你有什么请求?”

和我一起拜访一下马尔福庄园,我父亲和我愿意向你展示一些有趣的咒语。

“你的对手波特向我提出了一个提议。”德拉科作出了严肃的表情,“他不介意输给我,但要是被你赢了的话就脸上无光了。所以他想要与我合作,先把你打出局,不仅限于第一战,所有战斗都是。如果我不肯,波特希望我袖手旁观或者骚扰你,而他则会一开场就全力以赴地向你进攻。”

“我明白了。”格兰杰有些惊讶地说,“而你准备帮助我对抗他?”

“当然。”德拉科圆滑地说,“我觉得他这么对你很不公平。”

“啊,你真善良,马尔福先生。”格兰杰说,“我为之前的态度道歉。我们应该成为朋友的。我能叫你德德吗?”

德拉科脑中警铃大作,不过万一她真是那个意思……

“当然,”德拉科说,“那我也叫你赫赫好了。”

德拉科相当肯定她的表情动摇了一下。

“总而言之,”德拉科说,“我觉得波特活该被我们两个合力打出局。”

“但那对波特先生不太公平,不是吗?”格兰杰说。

“我认为十分公平。”德拉科说,“是他先算计你的。”

格兰杰严厉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他不是马尔福而是一个赫奇帕奇的话,一定已经被吓倒了。“你以为我很愚蠢,是吧,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当然不是,格兰杰小姐,不过我想试试总没坏处。那么,你想要什么?”

“你是准备贿赂我吗?”格兰杰说。

“正是如此。”德拉科说,“我能给你一枚金加隆,让你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主攻波特而不是我吗?”

“不能。”格兰杰说,“但你可以给我十加隆,让我以同样的力度攻击你们,而不是只攻击你一个。”

“十加隆可是一大笔钱。”德拉科谨慎地说。

“我从来没听说过马尔福家很穷。”格兰杰说。

德拉科盯着格兰杰。

他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没想到这个女生会给他这个回答。

“唔,”德拉科说,“你要知道,浪费钱可是富不起来的。”

“马尔福先生,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牙医。但我的父母都是牙医,少于十加隆的钱根本不值得我花时间讲价。”

“三加隆。”德拉科试探道。

“不行。”格兰杰说,“除非你根本不想要一场公平的战斗,不然我不相信一个马尔福会认为一场公平的战斗还不值十加隆。”

德拉科开始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不。”德拉科说。

“不?”格兰杰说,“这可是限时优惠,马尔福先生。你确定想冒一整年都被大难不死的男孩打得抬不起头来的风险?这会让马尔福家族相当没面子吧?”

这个论点非常有说服力也很难拒绝,但明明感觉是陷阱还往里扔钱也是富不起来的。

“不。”德拉科说。

“周日见。”格兰杰说。

德拉科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情况不太对劲……

---

“赫敏,”哈利耐心地解释,“我们本该互相暗算的。你甚至可以背叛我,出了战场,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赫敏摇了摇头。“但是这么做不好,哈利。”

哈利叹了口气。“我觉得你完全没有领会精神。”

这么做不好。她真的这么说了。赫敏都不知道该为哈利对自己的印象感到屈辱,还是担心她平时是不是真的那么像卫道士。

也许该换个话题了。

“总之,你明天有什么特别的打算吗?”赫敏说,“明天就是——”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住了话头。

“嗯,赫敏,”哈利有点艰难地说,“是什么日子呢?”

---

插曲:

曾经,10月31日在不列颠魔法界被称为万圣节。

现在它是哈利·波特日。

哈利婉拒了所有的邀请,甚至包括福吉部长的。其实这一封也许能给他一些未来的政治筹码,他真的应该咬紧牙关接受的。但对哈利来说,10月31日永远是“黑魔王杀了我父母日”。应该在某处有一个安静而庄重的悼念仪式——即使真的有,他也没收到邀请。

霍格沃茨这天放假庆祝。即使是斯莱特林也不敢在寝室外穿黑衣。学校里有特别的活动和特别的食物,就算有学生在走廊里乱跑,教授们也会装作没看到。毕竟,这是十周年纪念日。

哈利躲在自己的行李箱里,免得破坏别人的好心情。他没有吃饭,只啃了些能量棒,读了一些悲伤的科幻小说(不能读奇幻),还给妈妈和爸爸写了一封比平常长得多的信。

---

[1] 自我中心归因误差(Egocentric Bias):http://en.wikipedia.org/wiki/Egocentric_bias。

[2] 原梗出自黑客帝国:很遗憾,矩阵的奥义不可言说。你必须自己去看。

[3] 迈克尔·舍默: 是一位美国的科学作者,科学历史学家,怀疑者协会(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Skeptics_Society)的创始人,《怀疑论》杂志的主编。这份杂志的主要内容是调查各种伪科学和超自然现象:http://en.wikipedia.org/wiki/Michael_Shermer

[4] Veritas Oculum,应为作者原创法术。(拉丁语中,Vritas是真理的单数主格形式,Oculum是眼睛的单数宾格形式,译者群暗搓搓地猜测作者装逼失败(x

[5] Disposal Charm,原创咒语2hits,下一段咒文为Everto,同样是拉丁语,意为丢开。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Fiammanda

校对: 三丁包,潜水艇君,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18)
热度(212)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