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三十五章:协调问题,第三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他们进了防御术教授的办公室,奇洛教授封了门,然后才靠在椅子上,开口说话。

防御术教授的声音非常冷静,这让哈利十分紧张——如果奇洛教授大吼大叫的话反而要好很多。

“我在试着,”奇洛教授轻声说,“体谅你还年轻这一事实。考虑到我自己,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痴。你用成年人的方式说话,插手成年人的游戏,有时候我都忘了你只是个搅局者。我希望,波特先生,你幼稚的干涉不会就这么杀掉你,毁了你的国家,并让你输掉下一场战争。”

哈利很难控制自己的呼吸。“奇洛教授,我说的话比我想说的要少得多,但我必须说点什么。你的提议在任何一个对麻瓜上世纪历史有一丁点了解的人看来都是极其令人担忧的。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者——一些非常恶劣的人——他们的名字就来源于束棒[1],一束捆起的棍棒,象征着团结就是力量——”

“所以恶劣的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者们相信团结比分裂更强。”奇洛教授说。他的声音渐渐严厉了起来。“也许他们还相信天是蓝的,并倡导不要往人头上扔石头的政策。”

愚昧的反面并不是智慧;世界上最愚蠢的人都可能会说太阳在发光,但这不会让太阳熄灭……“好吧,你是对的,这是诉诸人身的论证[2],这个理论不是错在法西斯主义者的提倡。但是奇洛教授,你不能让一个国家的所有人都接受一个独裁者的印记!这就是个单一故障点[3]!你看,我这么说吧。敌人只要对控制印记的人施展夺魂咒——”

“强大的巫师没那么容易被夺魂,”奇洛教授冷淡地说,“而要是你找不到一个值得拥戴的领袖,那无论如何都死定了。但值得拥戴的领袖是存在的;问题是人们愿不愿意跟随他们。”

哈利的手挫败地捋过头发。他想呼叫暂停,让奇洛教授读《第三帝国的兴亡[4]》,然后再重启这场谈话。“要是我说民主制度组成的政府要比独裁更好——”

“我明白了。”奇洛教授说。他闭了一会儿眼,随后睁开。“波特先生,你能够轻易看穿魁地奇的愚蠢之处的原因是你没有崇敬着这个游戏长大。如果你从未听说过选举,波特先生,而只是看看发生了什么,你是不会喜欢你所看见的东西的。看看我们选出来的魔法部部长。他是我们国家最睿智,最强大,最伟大的人吗?不;他是一个小丑,卢修斯·马尔福拥有对他的绝对所有权。巫师们进行了民意调查,在康奈利·福吉和塔尼亚·里奇之间选择,这两人在一场堂皇而充满娱乐性的竞赛中互相竞争,在预言家日报——也是由卢修斯·马尔福控制——决定只有他们俩是值得考虑的候选人之后。没有一个人可以一本正经地表示康奈利·福吉确实是我们国家所能选出的最优秀的领袖。从我的见闻来看,在麻瓜的世界里也没有两样;我最近读到的一份麻瓜报纸提到过上一届美国总统是个退休的电影明星[5]。如果你不是在选举的环境中长大的,波特先生,它的愚蠢之处对你而言就会像魁地奇一样显而易见。”

哈利张着嘴坐在那里,挣扎着不知道该说什么。“选举的意义不是要选出最优秀的领袖,而是要让政治家们忌惮投票者,这样他们才不会像独裁者一样变成彻头彻尾的坏人——”

“上一场战争,波特先生,是黑魔王与邓布利多之间的战斗。尽管邓布利多是一位有缺陷的领袖,他那时正在输掉战争,但是提议魔法部部长能取代邓布利多的位置——无论当时当政的是哪个魔法部部长——那都是荒谬的!力量是源自强大的巫师们和他们的追随者,而不是选举和他们选出来的白痴。这是英国魔法界近代历史的教训;而我怀疑下一场战争给你的教训是否会有所不同。前提是你活得下来,波特先生,而你活不下来,除非你抛弃你童年的热忱幻想!”

“如果你觉得在你提倡的行动之中没有危险存在的话,”哈利说,他的声音开始不管不顾地尖锐了起来,“那么,这也是幼稚的热忱。”

哈利冷冰冰地对上奇洛教授的双眼,后者眼都不眨地瞪了回来。

“这种危险,”奇洛教授冰冷地说,“是在像这种办公室里讨论的,而不是在演讲上。选出康奈利·福吉的白痴们对复杂的东西和小心谨慎没有兴趣。给他们呈现任何比热情欢呼更微妙的事物,你就会一个人面对这场战争。而这,波特先生,才是你幼稚的错误,这种错误德拉科·马尔福在八岁时就不会犯了。即使是对你而言这都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你本应该保持沉默,然后先问过我,而不是将你的担忧在人群面前说出来!”

“我不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朋友,”哈利说,声音中带着和奇洛教授相似的寒意,“但他不是小孩,他似乎不觉得我的担心幼稚,也不认为我应该等会儿再说出来。”

“哦,”奇洛教授说,“所以现在你跟着邓布利多的暗示走了,是吗?”然后他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

---------------

当布雷斯转过通往办公室道路的拐角时,他发现奇洛教授已经靠在那面墙上了。

“布雷斯·扎比尼,”防御术教授说,他站直了身子;他的双眼像是脸上的黑石,而他的声音让布雷斯的脊椎滑过一阵恐惧。

他不能对我做什么,我只用记住这一点——

“我相信,”奇洛教授用清晰冰冷的声音说,“我已经猜出你雇主的名字了,但我要从你自己的嘴里听到,然后也告诉我你的价码。”

布拉斯知道他在袍下出汗,他的额头上已经有肉眼可见的汗珠了。“我有一个可以显示我比所有三个将军都优秀的机会,我抓住了。现在有很多人恨我,但也有很多斯莱特林会因此爱戴我。你怎么会觉得我——”

“今天战斗的计划不是你设计的,扎比尼先生。告诉我是谁设计的。”

布雷斯重重地咽了口唾沫。“好吧……我的意思是,要是这样的话……那你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对吧?能疯成那样的人只有邓布利多。如果你试图做什么,他会保护我的。”

“确实。告诉我价码。”防御术教授的双眼依然冷酷。

“是我的表姐,金伯利,”布雷斯说,他又咽了口唾沫,试着控制自己的声音。“她是真的,她也确实是在被欺负,波特确认过了,他不傻。只是邓布利多说是他怂恿欺凌者们这么做的,就是为了这个计划,而要是我为他效力的话,她之后就会好好的,但要是我真跟着波特走,那金伯利就会有更多麻烦了!”

奇洛教授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懂了,”奇洛教授说,他的声音现在要温和多了。“扎比尼先生,如果再发生这种事,你可以直接和我联系。我有我自己的方式来保护我的朋友。现在,最后一个问题:就算是动用你手头的全部力量,强行拉出一个平局也相当有难度。邓布利多指示过你,如果平局不行的话,你应该让谁赢吗?”

“阳光。”布雷斯说。

奇洛教授点点头。“和我想的一样。”防御术教授叹了口气,“在你未来的生涯里,扎比尼先生,我不建议再尝试这么复杂的计划了。这种计划一般都会失败。”

“呃,其实我和校长这么说过了,”布雷斯说,“然后他说这就是为什么要同时进行一个以上的计划。”

奇洛教授疲惫地撑了撑额头。“黑魔王没有因为和他斗而变疯真是个奇迹。你可以接着去会见校长了,扎比尼先生。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但如果校长通过某种方式发现我们说过话,记住,我的承诺一直有效,我会尽我所能地给予你保护。你可以走了。”

布雷斯没等他再开口,就这么转身逃跑了。

-------------------

奇洛教授等了一会儿,随后说,“出来吧,波特先生。”

哈利把隐身衣从脑袋上拽下来,塞进了口袋里。他气得直哆嗦,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什么?他干了什么?”

“你本应该能自己推测出来的,波特先生,”奇洛教授温和地说,“你必须学会模糊你的视野,直到能够看见树木背后的森林。任何一个听说过关于你的故事,并且不知道你是神秘的大难不死的男孩的人,都可以轻易地推测出你有一件隐身衣。从这些事件之中退一步,模糊掉所有的细节,我们观测到了什么?学生之间有一场激烈的竞争,最后他们的比赛以完美的平局告终。这种事只会在故事里发生,波特先生,而学校里有这么一个人是在用故事的思路思考的。这是一个古怪而又复杂的计划,你本应该发现这不是你所面对的年轻斯莱特林的风格。但学校里有一个人会经营这种错综复杂的计划,而他的名字不叫扎比尼。我确实警告过你们有四面间谍存在了;你知道扎比尼至少是三面间谍,所以你本应有很高的几率猜出来是他。不,我不会宣布战斗无效的。你们三个人都没有通过测试,你们都败给了共同的敌人。”

此时此刻哈利不关心测试。“邓布利多通过威胁扎比尼的表姐讹诈他?就为了让我们的战斗以平局告终?为什么?”

奇洛教授苦笑一声。“也许校长认为竞争对他的小英雄有好处,希望竞争继续下去。为了更伟大的利益,你懂的。或者也许他就是疯了而已。你看,波特先生,所有人都知道邓布利多的疯狂是面具,他是神志清醒地在假装疯狂。他们为自己聪明的见解感到骄傲,然后在知晓这个秘密的解释后,他们便止步于此了。他们从未想过,面具之下的面具也是有可能的,一个假装神志清醒的疯子在假装疯狂。而我恐怕,波特先生,我在别处还有急事要办,必须离开了;但我强烈建议你不要在打仗的时候跟着邓布利多的暗示走。再会,波特先生。”

防御术教授点了点头,带着些许讽刺,随后向着扎比尼逃离的方向大步离去,只留下哈利依然还惊讶地大张着嘴站在原地。

------------------------------------------------------------------

余波:哈利·波特。

哈利疲惫地缓缓走向拉文克劳的宿舍,眼睛没有看向墙,画像,或是其它学生;他上楼下坡,速度不紧不慢,也没注意到自己到底在往哪走。

在奇洛教授离开超过一分钟之后他才想起来,他关于邓布利多唯一的消息来源包括(1)布雷斯·扎比尼,要再相信他那自己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白痴,以及(2)奇洛教授,一个可以轻易伪造出邓布利多风格计划的人,同时也有可能认为学生小小的竞争是好事;而且,要是退后一步,模糊掉细节,这个人刚刚还在提议将这个国家转变成魔法专政。

而扎比尼的背后确实是邓布利多也是有可能的,奇洛教授是真心想用对黑暗标记以牙还牙,以防止他见到的差劲表现重演。试着保证哈利最后不会沦落到独自与黑魔王战斗,而其他人都害怕地躲藏起来,试着远离战火,就等着哈利去拯救他们的地步。

但事实上……

好吧……

哈利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他知道这本来应该是让英雄苦恨交加的那种事。

管它呢。哈利非常支持让其他所有人都远离危险,就让大难不死的男孩一个人把黑魔王干翻,或者再多多少少有几个同伴。如果与黑魔王的下一次冲突升级到了第二次巫师大战,有很多人被杀,卷入了整个国家的地步,那就意味着哈利已经失败了。

而要是之后巫师和麻瓜之间爆发战争,无论谁胜谁负,让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哈利就已经失败了。再说了,到了秘密不可避免地暴露的时候,谁说两个社会不会就这么和平地合二为一呢?(虽然哈利可以在脑海里听见奇洛教授冷淡的声音,问他是不是傻子,然后说出所有显而易见的事……)而要是法师和麻瓜无法和平共处,那么哈利会将魔法和科学结合起来,然后想办法把巫师们撤到火星或别的什么地方去,而不是让战争爆发。

因为要是到了歼灭战的那一步……

奇洛教授没有意识到,他忘了问他年轻的将军那个最明显的问题。

哈利无法苟同光明印记的真正原因,无论这对他对抗黑魔王有多大帮助。

一个黑魔王和五十个接受了标记的跟随者可以让整个英国魔法界陷入危机。

要是整个英国接受了一个强大领袖的印记,他们就会让整个魔法世界都陷入危机。

而要是整个巫师界都接受了单单一个印记,他们就会威胁到其它所有的人类。

没人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巫师。他和赫敏粗略估算过,数字大概在一百万上下。

但世界上有六十亿麻瓜。

如果最终战争爆发……

奇洛教授忘记问哈利他会保护哪一方了。

一边是科学的文明,向外探索,向上追寻,知道它命中注定会将星辰握在手心。

而另一边是魔法的文明,随着知识的遗忘在逐渐消失,还在被视麻瓜为非人的贵族统治。

这种感觉虽然极其悲伤,但其中没有任何疑问可言。

--------------------------------------------------------------------------

余波:布雷斯·扎比尼。

布雷斯漫步穿过走廊,带着小心翼翼的、刻意的缓慢,他的心砰砰直跳,试着冷静下来——

“嗯哼。”一个冷淡的耳语从他经过的一个黑暗的凹陷处传来。

布雷斯跳了起来,但没有尖叫。

他缓缓转过身。

在一个狭小黑暗的角落里,有一件黑色斗篷,巨大的斗篷如波涛般翻滚,让人不可能确定斗篷下的人是男是女,斗篷上面有一顶宽边黑帽,底下看上去聚起了黑色的雾气,挡住了脸——无论下面是什么人或是什么东西。

“报告。”帽子和斗篷先生悄声道。

“我就说了你叫我说的话。”布雷斯说。他的声音现在要冷静一点了,因为他没有再向任何人撒谎了。“而奇洛教授的反应正如你所想。”

宽边黑帽倾斜了一下,又正了起来,就好像下面的脑袋点了点头。“很好,”无法辨认的耳语说,“我承诺给你的奖励已经用猫头鹰寄给你的母亲了,正在路上。”

布雷斯犹豫了一下,但他的好奇心正在生吃他,“我现在能问为什么你想在奇洛教授和邓布利多之间制造麻烦了吗?”据布雷斯所知,校长和格兰芬多的欺凌者们没有任何关系,而除了帮助金伯利之外,校长还提出他可以让宾斯教授在魔法史这门课上给他非常优秀的分数,哪怕他的作业都是空白的羊皮纸,虽然他还是必须上课并假装交作业。实际上,就算不出价,布雷斯还是会背叛所有三个将军,他也从没在意过他的表姐,但他不觉得这些有必要说出来。

宽边黑帽的一边翘了起来,就好像在表达一个揶揄的瞪视。“告诉我,布雷斯朋友,你有没有想过,背叛那么多次的叛徒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

“没有,”布雷斯说,他直直地看向帽子下的黑雾。“所有人都知道,在霍格沃茨里,不会有真正糟糕的事发生在学生身上。”

帽子和斗篷先生轻声嗤笑了一下。“确实,”那个耳语道,“如果不算五十年前有个学生被谋杀了的事件,那么这条规则是成立的,因为萨拉查·斯莱特林肯定将他的怪物锁进了一个比校长本人等级更高的古代结界里。”

布雷斯瞪着黑色的雾气,他现在开始觉得有点不安了。但能真正伤害他并不触发警铃的人只有霍格沃茨的教授。会做这种事的人只有奇洛和斯内普;奇洛教授不会愚弄他自己,而斯内普不会伤害他自己的斯莱特林们……对吧?

“不,布雷斯朋友,”黑雾耳语道,“我只是想要建议你,在你成人后,不要再尝试这种事。这么多次的背叛肯定会至少遭受一次报复。”

“我的母亲从未遭受过报复,”布雷斯骄傲地说,“即使她嫁了七任丈夫,而他们每一任都神秘地死掉了,并给她留下了许多钱。”

“真的吗?”耳语说,“她到底是怎么说服第七任在听说过前六任发生了什么事后还娶她的?”

“我问过妈妈,”布雷斯说,“她说等我年龄够大了才能知道,我问她多大算够大,然后她说,比她还大的时候。”

又是一阵轻声嗤笑。“那么好吧,布雷斯朋友,恭贺你跟随了你母亲的脚步。走吧,如果你对此没什么话可说了的话,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布雷斯不安地转过身,他对转身这个动作突然产生了一种古怪的犹豫。

帽子歪了歪。“哦,拜托,小斯莱特林。如果你真的与哈利·波特或德拉科·马尔福不相上下,你就应该已经发现我所暗示的威胁只是为了保证你会在阿不思面前保持沉默。要是我真想伤害你,我就不会暗示了;要是我什么都没说,那你才应该担心。”

布雷斯直了直身子,感觉有点受辱,然后向帽子和斗篷先生点了点头;随后他果断地转过身,径直去会见校长。

他到最后都还在希望还有其他什么人出现,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把帽子和斗篷先生卖了。

但转念一想,妈妈并不是同时背叛她那七个丈夫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他还是干得比她好。

然后布雷斯·扎比尼走向校长的办公室,面带微笑,为自己成为了五面间谍而心满意足——

一瞬间男孩趔趄了一下,但随后他站直了身子,甩掉了古怪的迷惑感。

然后布雷斯·扎比尼走向校长的办公室,面带微笑,为自己成为了四面间谍而心满意足。

------------------------------------------------------------------------

余波:赫敏·格兰杰。

直到她落单后,信使才接近了她。

赫敏刚刚从女厕所出来,她有时会藏在那里思考,然后一只明亮的猫咪凭空跳了出来,说,“格兰杰小姐?”

她发出一声小小的尖叫,然后发现猫是在用麦格教授的声音说话。

即使如此,她也不是在害怕,只是被吓了一跳;猫咪又明亮,又耀眼,还很漂亮,发着银白色的光,像是月色的阳光,她无法想象自己会被这样的东西吓到。

“你是什么?”赫敏说。

“这是从麦格教授那儿发来的信息。”猫咪说,还是在用教授的声音,“你可以来一趟我的办公室,并且不要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吗?”

“马上就来。”赫敏说,还是很惊讶,然后猫咪跳了起来,消失了;它不是消失了,它只是用某种方式去往别的地方了;或者她是这么想的,即使她的眼睛只是看见猫咪消失了。

在赫敏去她最喜欢的教授的办公室期间,她的脑子里被各种各样的猜想给塞满了。是她的变形术分数出了什么问题吗?但那样的话为什么麦格教授说不要告诉其他人?可能是关于哈利练习部分变形术的事……

麦格教授看上去一脸担忧,而不是严肃,与此同时,赫敏在桌前坐下了——并试着不要去看装着麦格教授作业的镂空木格,她一直在好奇要维持学校的运转,成年人们都必须得做些什么工作,以及自己能不能帮上他们的忙……

“格兰杰小姐,”麦格教授说,“让我这样开场吧,我已经知道是校长让你许的那个愿——”

“他告诉你了?”赫敏震惊地脱口而出。校长说了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

麦格教授顿了顿,看向赫敏,然后发出了一小声悲伤的嗤笑。“看见波特先生还没有教坏你太多真好。格兰杰小姐,你不应该就因为我说我知道就承认什么事。实际上,校长确实没有告诉我,我只是太了解他了。”

赫敏的脸涨得通红。

“没关系的,格兰杰小姐!”麦格教授匆忙道,“你是个一年级的拉文克劳,没人指望你变成一个斯莱特林。”

这句话狠狠地刺痛了她。

“好吧,”赫敏带着些许酸涩道,“那我会去找哈利·波特给我补斯莱特林的课的。”

“这不是我想……”麦格教授说,她的声音低了下去。“格兰杰小姐,我担心的原因就是因为年轻的拉文克劳女孩们不应该非得变成斯莱特林!要是校长要求你参与一些让你觉得不舒服的东西,格兰杰小姐,你真的拒绝就好。而要是你觉得有压力,请告诉校长你希望我在场,或者你希望先过问我。”

赫敏睁大了眼睛。“校长也会做错事吗?”

麦格教授看起来有点悲伤。“不是有意为之,格兰杰小姐,但是我觉得……好吧,有时校长可能真的已经记不起来身为小孩是什么感受了,我肯定他确实很英明,他的大脑和心灵都很坚强,有着三个格兰芬多的勇气。格兰杰小姐,有时校长会对他年轻的学生们要求太多,或者小心得不够,让他们受了伤。他是个好人,但有时他的计划会很过火。”

“但对学生来说,变得强大又勇敢是好事。”赫敏说,“这就是为什么你提议让我进格兰芬多,对吗?”

麦格教授苦笑。“也许我只是自私,想让你呆在我自己的学院。分院帽有没有向你提议过——不,我不应该问的。”

“分院帽说我去哪里都可以,除了斯莱特林。”赫敏说。她差点就问了为什么她对斯莱特林而言还不够优秀,然后她设法阻止了自己……“所以我是有勇气的,教授!”

麦格教授在桌子上向前倾了倾。她脸上的忧虑开始显露无疑。“格兰杰小姐,这和勇气无关,这关乎于对小女孩来说是否健康!校长把你拉进了他的计划,哈利·波特让你保守他的秘密,而现在你正在和德拉科·马尔福结盟!而我还向你母亲承诺过你在霍格沃茨会很安全!”

赫敏不知道该对此说什么。但是她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如果她是一个在格兰芬多的男孩而不是拉文克劳的女孩的话,麦格教授也许就不会警告她,而这让她觉得,好吧……“我会试着做好人做的事,”她说,“也不会让别人影响我。”

麦格教授双手盖在了眼睛上。当她把手挪开时,她布满皱纹的脸看上去很苍老。“是啊,”她轻声道,“你在我的学院也能做得很好。保持安全,格兰杰小姐,要小心一点。要是你担心或者对什么事感到不舒服,请立刻来找我。你可以走了。”

--------------------------------------------------------------------------------

余波,德拉科·马尔福:

在之前的战斗过后,这个周六他们俩都不想做什么复杂的事。所以德拉科只是坐在废弃的教室里,试着阅读一本名叫《思维物理[6]》的书。这是德拉科平生读过的最迷人的东西,至少是他可以理解的那部分,至少在那个拒绝让书离开他视野的可恶的白痴闭了嘴,然后让德拉科集中精力的时候——

“赫敏·格兰杰是个泥~~~~巴~~~~种,”哈利·波特唱道,他坐在附近的一张桌子上,正在看自己的一本比他深奥得多的书。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德拉科冷静地说,他没有从书中抬起头。“没用的。我们还是会联手碾压你。”

“一个马~~~~尔福要和一个泥~~~~巴~~~~~种联手,你父亲所有的朋~~~~~~~友们都会怎么想——”

“他们会觉得马尔福不会如你所想象的那样好摆布,波特!”

防御术教授比邓布利多还疯,没有哪个未来的救世主会如此幼稚、不成体统,无论是几岁。

“嘿,德拉科,你知道真正惨的是什么吗?你知道赫敏·格兰杰有两片魔法等位基因,就像你我一样,但你所有斯莱特林的同学们不知道,而且你~~~~~~~~~~还不能解~~~~释~~~~——”

德拉科抓住书的手指关节发白。任由自己被击倒后吐上一口唾沫都不可能需要这么大的自制力,而要是他没法尽快报复哈利,他就要犯罪了——

“所以你第一次许的是什么愿?”德拉科说。

哈利什么都没说,所以德拉科从书中抬起头,然后感到一阵恶毒的欣慰:哈利一脸悲伤。

“呃,”哈利说,“很多人都问过我,但我不觉得奇洛教授会想让我谈论这件事。”

德拉科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你可以跟我谈。和其它你告诉我的秘密相比,这可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再说了,朋友是拿来做什么用的?”没错!我是你朋友!愧疚点!

“真的没什么有趣的,”哈利故作轻松地说。“只是,我希望奇洛教授明年继续教战斗魔法。”

哈利叹了口气,然后低头看向他的书。

然后,在几秒钟之后开口道,“你父亲这个圣诞节可能会对你非常失望,但要是你向他承诺你会背叛那个泥巴种女孩,抹杀她的军队,所有的一切都会重回正轨,你依然可以拿到你的圣诞礼物。”

也许要是他和格兰杰格外礼貌地请求奇洛教授,并花一些他们的奇洛点,他们俩就能被允许对混沌将军做些比让他睡过去更有意思的事。


----------------------------------------------------

1.束棒(fasces):拉丁语。古罗马高级执法官吏的权标,形状为一束棍棒,中有一柄露出的斧头,为“法西斯”一词的来源

2.诉诸人身谬误(ad hominem fallacy):俗称“对人不对事”,详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8%B4%E8%AB%B8%E4%BA%BA%E8%BA%AB

3.单一故障点/单点故障(single point of failure):系统中一旦出错就会导致整个系统都报废的部分,详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Single_point_of_failure

4.《第三帝国的兴亡》: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125731/

5. 罗纳德·里根:美国第四十任总统。详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Ronald_Reagan

6.《思维物理》:http://www.amazon.com/Thinking-Physics-Practical-Lessons-Critical/dp/0935218068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潜水艇君

校对: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28)
热度(221)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