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四十五章:人文主义,第三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福克斯的歌声渐渐变轻,终于消失了。

哈利从冬日凋敝的草坪上坐起身来,福克斯仍然停在他肩上。

四周全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哈利,” 西莫用发抖的声音问道,“你没事吧?”

凤凰带来的宁静仍然留在他的心里,还有温暖,从福克斯停着的地方传来。遍布全身的温暖,凤凰还在身边时仍然萦绕在回忆里的歌声。他刚刚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经历了一些可怕的想法。他重新获得了一段原本不可能存在的回忆,虽然摄魂怪亵渎了那段回忆。一个奇异的词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响。而这一切都可以暂时抛开,只要凤凰仍在夕阳下闪耀着金红色的光芒。

福克斯对他叫了一声。

“有我必须去做的事?” 哈利问福克斯,“是什么?”

福克斯朝着摄魂怪的方向点点头。

哈利朝笼子看了一眼,无法看见的恐怖仍在里面,又回头看了看凤凰,神情迷惑。

“波特先生?” 麦格教授的声音在他身后说道,“你还好吧?”

哈利爬了起来,转过身。

米勒娃·麦格正看着他,看上去非常担心;她身边的阿不思·邓布利多仔细打量着他;菲力乌斯·弗立维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所有的学生只是呆呆地盯着他。

“我想是的,麦格教授,” 哈利平静地说道。他差点脱口叫出米勒娃,还好及时停住了。至少当福克斯停在他肩上的时候,哈利感觉没问题。也许福克斯离开之后不久他就会崩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想法好像并不重要。“我想我没事了。”

应该有人欢呼,或者松一口气,或者无论什么也好,但是似乎没有人知道该说什么,一个也没有。

凤凰带来的宁静仍然萦绕在他心里。

哈利转回身。“赫敏?” 他说道。

心里哪怕有一丁点儿浪漫情怀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我不知道该如何优雅地道谢,” 哈利静静地说道,“也不知道如何道歉。我只能说,如果你心里在疑惑这件事做得对不对的话,你做的是对的。”

男孩和女孩互相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对于这件事会造成的影响,” 哈利说道,“我感到很抱歉。如果我能做些什么——”

“不,” 赫敏答道,“你什么都做不了。不过,没关系。” 然后她转过身背对哈利,沿着通往霍格沃茨城堡大门的路离开了。

一群女孩莫名其妙地看着哈利,然后跟上了她。她们还没迈出几步,就已经有人开始激动地发问了。

哈利目送着她们离开,然后转身看着其他的学生。他们看见了他倒在地上尖叫的样子,还有……

福克斯蹭了蹭他的脸颊。

……他们现在知道了,大难不死的男孩也会受伤,也会痛苦,总有一天,这会对他们有好处的。这样,当他们自己受伤痛苦的时候,就会记起哈利·波特在地上打滚的样子,从而懂得痛苦和困难并不代表他们将一事无成。校长在让其他学生留下来围观的时候,是不是算到了这一点?

哈利的视线几乎是心不在焉地回到了破破烂烂的高大斗篷上,下意识地说道,“它不该存在的。”

“啊,” 一个不露情绪的声音简明扼要地说道,“我猜到你会这么说。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波特先生,摄魂怪是杀不死的。很多人都试过。”

“真的吗?” 哈利问道,仍然有些心不在焉,“他们试过什么方法?”

“有一个极为危险、极具毁灭性的法术,” 奇洛教授说道,“我在这里就不提名字了。它能造出诅咒之火,可以用来摧毁像分院帽这样的古代魔法宝物,但对摄魂怪完全没有效果。它们是不死之身。”

“它们并非不死之身,” 校长说道,话语很温和,但是眼神非常犀利。“它们没有永恒的生命。它们是世界的伤口,攻击一道伤口只会令它越来越大。”

“嗯,” 哈利说道,“如果把它扔到太阳里去呢?这样能消灭它吗?”

“把它扔到太阳里去?” 弗立维教授尖声说道,听起来像要晕倒了。

“不太可能,波特先生,” 奇洛教授干巴巴地说道,“太阳毕竟很大。我猜摄魂怪不会对它造成太大影响。但是为了预防万一,波特先生,我不会做这样的实验。”

“我明白了,” 哈利说道。

福克斯最后长鸣了一声,用翅膀拥抱了一下哈利的头,然后飞走了。它直接冲向摄魂怪,发出一声挑衅的鸣叫,嘹亮尖利的鸣声在整个操场上回荡。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火光一闪,福克斯消失了。

宁静消退了一点点。

温暖消退了一点点。

哈利深深吸了口气,又呼了出来。

“呵,” 哈里说道,“还活着。”

仍然是一片沉默,仍然没有欢呼的声音,似乎没人知道该怎么回应——

“很高兴你完全恢复了,波特先生,” 奇洛教授坚决地说道,像在否认任何其它的可能性,“那么,我记得下一个是兰塞姆小姐?”

这句话引发了一些争论。奇洛教授是对的,其他人都错了。防御术教授指出,虽然大家担忧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类似的不幸发生在其他学生身上的可能几乎是无穷小,特别是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要避免魔杖的意外了。与此同时,还有其他学生需要这个施展出肉身守护神的绝佳机会,即使不成功,也能体验一下接近摄魂怪是什么感觉,了解自己能够忍耐的程度,以便今后能够及时逃跑……

结果最后只有格兰芬多的迪安·托马斯和罗恩·韦斯莱还愿意接近摄魂怪,这样问题就简单了。

哈利向摄魂怪的方向瞥了一眼。那个词再次在他的脑海里回响。

好吧,哈利心中想道,如果摄魂怪是一个谜语的话,它的答案是什么呢?

就这样,一切都很明显了。

哈利看着黯淡的,略微锈蚀的笼子。

他看见了破破烂烂的高大斗篷下面的内容。

原来如此。

麦格教授过来和哈利说了一会儿话。她没有见到最可怕的部分,所以眼里只有一点点泪光。哈利对她说,他等会儿想和她谈谈,有一个已经搁置了一段时间的问题要问她,但是如果她正忙的话,也不需要马上就问。从她的样子看来,她似乎是放下了一件重要的事匆匆赶来的。哈利向她指出了这一点,告诉她真的不必因为需要离开而内疚。这句话让麦格教授有些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但她果然匆匆离开了,并承诺事后和他谈话。

即便是在摄魂怪面前,迪安·托马斯仍然施放出了他的白熊;罗恩·韦斯莱放出了一团闪亮的雾气,足以作为屏障。这样,对于其他所有人来说,这一天就结束了,弗立维教授开始把学生带回霍格沃茨。发觉哈利很明显打算留下来的时候,弗立维教授用疑问的表情看着他,而哈利作为回应,意味深长地看了邓布利多一眼。哈利不知道弗立维教授是怎么解读这个眼色的,不过他的院长用锐利的目光警告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也就离开了。

于是留下来的人只剩下哈利,奇洛教授,邓布利多校长和傲罗三人小队。

如果能支开傲罗三人小队就好了,但是哈利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

“好了,” 科莫多傲罗说道,“我们把它带回去吧。”

“对不起,” 哈利说道,“我想到摄魂怪面前再试一次。”

-------------------------------------------------------------------------------

哈利的要求遭到了一些反对,大家纷纷用各种委婉的方式表示你完全疯了,不过只有巴特纳鲁傲罗真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是福克斯让我去的,” 哈利说道。

这句话让邓布利多的脸上露出了震动的表情,但是仍然没能压下所有的反对意见。争论在继续,这让凤凰带来的宁静消退了一点,令哈利有些恼怒,不过只是一点点。

“你们看,” 哈利说道,“我相当确定我知道之前错在哪里了。有一类人必须运用不同的温暖和幸福的想法。就让我试试,好吗?”

显然这也不够有说服力。

“我认为,” 奇洛教授最终眯起了眼睛,盯着哈利说道,“如果我们不让他在我们的监护下尝试的话,他迟早会偷偷溜走,自己去找摄魂怪。我有没有冤枉你,波特先生?”

震惊的停顿。这似乎是祭出王牌的好时机。

“我不介意让校长保持着他的守护神,” 哈利说道。因为无论有没有守护神,我都同样会暴露在摄魂怪面前。

这句话引起了一阵迷惑,连奇洛教授看上去都糊涂了。但是校长终于表示了同意,因为哈利似乎不太可能在四个守护神咒的保护下受伤。

如果摄魂怪不能在某种程度上透过你的守护神咒的话,阿不思·邓布利多,你就不会见到看起来令人感到痛苦的赤裸男人……

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哈利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他们开始走向摄魂怪。

“校长,” 哈利说道,“假设拉文克劳的大门问你这个谜语:在摄魂怪的中心隐藏着什么?你会怎么回答?”

“恐惧,” 校长答道。[1]

相当简单的错误。摄魂怪接近了,恐惧淹没了你。恐惧令人痛苦,你感到恐惧在削弱你的力量,你想驱除这种恐惧。

人们会很自然地认为,恐惧就是问题所在。

于是他们得出结论说,摄魂怪是纯粹的恐怖化成的生物,而唯一需要害怕的只是恐惧本身。如果你不怕的话,摄魂怪就不能伤害你……

但是……

在摄魂怪的中心隐藏着什么?

恐惧。

是什么如此可怕,令大脑拒绝面对?

恐惧。

有什么是无法杀死的?

恐惧。

……如果仔细想想的话,你就会发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大家不愿去探求其他答案,理由是很清楚的。

大家理解恐惧。

大家知道如何战胜恐惧。

所以,在面对摄魂怪的时候,以下这个问题只会令人不安:“如果恐惧只是副作用,而不是主要的问题呢?”

他们在四个守护神咒的保护下走到摄魂怪的笼子附近,这时三个傲罗和奇洛教授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每个人的脸都转向了摄魂怪,似乎在听。戈雅诺夫傲罗的脸上露出恐怖的表情。

然后奇洛教授脸色铁青地扬起头,向摄魂怪啐了一口。

“我想,它不喜欢眼睁睁地看着猎物被夺走,” 邓布利多静静地说道,“好吧。如果必要的话,奎里纳斯,霍格沃茨会永远为你提供一个避难所。”

“它说了什么?” 哈利问道。

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瞪着他。

“你没听见……?” 邓布利多问道。

哈利摇摇头。

“它对我说,”奇洛教授说道,“它认识我,无论我躲在哪里,它总有一天会抓住我。” 他的脸绷得很紧,没有露出一丝惧色。

“啊,” 哈利说道,“不用担心那个,奇洛教授。” 摄魂怪其实不会说话,也不会思考;它们的结构是从你自己的意念与想象中借来的……

现在所有人看着他的眼光都非常奇怪了。几位傲罗紧张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看了看摄魂怪,又看了看哈利。

他们站在摄魂怪笼子的正前方。

“它们是世界的伤口,” 哈利说道,“我只是随便猜猜,说这句话的人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吧。”

“是的……” 邓布利多说道,“你怎么知道?”

很多人对拉文克劳有所误解,哈利想道,以为所有的理性主义者都会被分到那里,一个也不留给给其他学院。不是这样的。被分到拉文克劳意味着你最强的美德是好奇心,对真正的答案的好奇和渴望。但这不是理性主义者需要的唯一美德。有时候你必须在一个问题上付出努力,坚持足够久的时间 。有时候你需要制定机智的计划,才能找到答案。也有的时候,为了看到答案,你最需要的是面对它的勇气……

哈利把视线转向斗篷下面的东西,那远比腐烂的木乃伊可怕得多的恐怖。罗伊纳·拉文克劳或许也知道,因为如果把它当成谜语来看的话,谜底是很明显的。

守护神都是动物的理由也是显而易见的。动物不懂,所以不会感到恐惧。

然而哈利懂得,一直都懂得,永远也不可能忘记。他一直在试着学会面对现实,绝不退缩。哈利还没有完全掌握这门艺术,但是这些训练已经在大脑里留下了烙印,形成了直面痛苦,绝不回避的条件反射。哈利永远不会因为其他温暖和幸福的想法而忘记它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他无法施展这个法术。

所以哈利需要想一件温暖而幸福的事,不能是别的,必须是关于它本身。

哈利拔出弗立维教授还给他的魔杖,把双脚放到了守护神咒的起始位置。

哈利丢开了凤凰留在他心里的最后一点宁静,把这种平静的、如梦似幻的状态放在了一边,回忆起福克斯尖锐的长鸣,让自己进入战斗状态。唤醒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凝聚起发动守护神咒时可以凭借的所有力量,调整好精神状态,准备迎接最后那个温暖而幸福的想法。回想所有那些光明的事。

爸爸给他买的那些书。

妈妈在看到哈利为她手工制作的母亲节卡片时的微笑,那个复杂的装置用掉了足足半磅车库里的电子零件,会发光,会嘟嘟地演奏一个旋律,他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做好。

麦格教授告诉他,他的父母为了保护他,死得非常勇敢。事实也确实如此。

意识到赫敏在和他齐头并进,甚至比他跑得更快,他们可以成为真正的对手和朋友。

把德拉科从黑暗里引出来,看着他慢慢走向光明。

纳威、西莫、拉文德、迪安,所有钦佩他的人;如果霍格沃茨受到任何威胁,他愿意通过战斗来保护的每一个人。

所有让人生具有价值的事。

他抬起魔杖, 放到了守护神咒的起始位置。

哈利想到了星星。这幅图像在没有守护神的情况下都几乎挡住了摄魂怪的侵入。只不过这一次,哈利补上了缺少的部分。他没有亲眼见过它,但是见过照片和录影。地球,闪耀着光辉夺目的蓝色和白色,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悬在宇宙之中,悬在黑暗的真空和无数明亮的光点之间。它属于这里,属于这幅图像,因为是它把意义赋予了其它一切事物。是地球让星星变得重要,不再只是不可控的聚变反应而已,因为地球的居民总有一天会移民到整个银河系,实现夜空的承诺。

当人类遥远的后裔,他们的子孙的子孙的子孙从一颗星球大步迈向另一颗星球的时候,他们还会受到摄魂怪的困扰吗?不。当然不会。摄魂怪只是个小小的麻烦,在那个承诺的光辉下几乎不值一提。它不是无法杀死的,不是不可战胜的,远远不是。如果你属于那些幸运而又不幸的少数人,出生在地球上——或者,按照将来有一天人们的说法,出生在远古的地球上——就必须忍受这小小的麻烦。如果你属于极少数的那部分智慧生灵,生在一切的开始,生在智慧生命获得全部的力量之前,那么这样的麻烦也是活着的一部分。而在此时、此地、在这最初的黎明,面对这么多需要与之战斗的黑暗和摄魂怪这种暂时的麻烦时,你现在所做的事会决定更广袤的未来。

妈妈和爸爸,赫敏的友谊和德拉科的旅程,纳威、西莫、拉文德和迪安,蓝天、艳阳和所有光明的事物,地球,群星,承诺,人类所有的过去和未来……

在魔杖上,哈利把手指放到了魔咒的起始位置。现在,他已经准备好了,去想那种正确的温暖而幸福的想法。

哈利的眼睛直视着那破破烂烂的斗篷下面的存在,直视着那名为摄魂怪的事物。它是虚无,空洞,宇宙的缺口,没有颜色和空间的地方,一道敞开的排放口,会让所有的温暖从世上流失。

它散发的恐怖会偷走所有快乐的思绪,它一靠近就会耗尽你的力量和精力,它的吻会毁灭你所有的存在。

我知道你是什么了,哈利想道,魔杖转动了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手指滑过了精确的距离,我理解了你的本质,你是死亡的象征,是死亡通过某种魔法规则在这个世界上投下的阴影。

而死亡是我永远不会接受的事情。

它只是年少时的无奈,人类只是还没有完全长大。

有一天……

我们会摆脱它……

大家就再也不用互相说再见……

魔杖举了起来,直指摄魂怪。

“呼神护卫!”

这个想法像决了堤的洪水一样喷薄而出,沿着手臂涌向他的魔杖,杖头迸发出耀眼的白光…… 光芒成形了,产生了形状和物质。

一个拥有两条胳膊,两条腿,一个头颅的形象,直立地站着。这是名为智人的动物,是人类的形象。

哈利把所有的力量都倾注到了法术当中,守护神越来越明亮,发出了炽烈的光芒,比西沉的夕阳还亮,傲罗们和奇洛教授吃惊地遮住了眼睛——

总有一天,人类的子孙会遍布各个星球,到那时,他们要等到孩子长大,有足够的承受能力的时候,才会告诉他们远古的地球的历史;而他们在听说的时候,会因为死亡这样的事情竟然曾经存在过而悲伤流泪!

人类的形象变得比正午的太阳还要夺目,放射出的光芒令哈利的皮肤感到一阵温暖。哈利向死亡的阴影倾泄出了他全部的蔑视,打开了心中所有的闸门,让这个明亮的形象变得越来越耀眼,越来越耀眼。

你不是不可战胜的,总有一天人类会终结你。

如果我能,我会终结你,凭着智慧和魔法和科学的力量。

我不会在死亡的恐惧下颤抖,只要我还有胜利的机会。

我不会任凭死亡碰到我,不会任凭死亡碰到我爱的人们。

即使你真的在我终结你之前终结了我,

也会有人代替我的位置,随后又会有人代替他们的位置,

直到世界的伤口最终被治愈……

哈利垂下魔杖,那个明亮的人类形象慢慢消失了。

缓缓地,他吐出了一口气。

像刚刚从梦中醒来,像在睡眠之后睁开眼睛,哈利的视线从笼子转开了,他转过头,发现所有人都在瞪着他。

阿不思·邓布利多正瞪着他。

奇洛教授正瞪着他。

傲罗三人小队正瞪着他。

他们看着他的样子就像看见他消灭了一只摄魂怪。

笼子里只剩下一件破破烂烂的斗篷。

-------------------------------------------------------------------------------

1. 在摄魂怪的中心是恐惧:此处是作者的二设。在原著中,象征恐惧的神奇生物是博格特,而摄魂怪的本质是忧郁症。 以下译自http://harrypotter.wikia.com/wiki/Dementor中的一段:“J·K·罗琳透露过,她在取得非凡的成功之前曾经患过严重的忧郁症,摄魂怪的灵感即来自于此。她对于这种感受的描述是’无法想象你还能重新快乐起来。没有任何希望。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和难过的感觉天差地别。’”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pkuworm,BobbyLiu



评论(44)
热度(197)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