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四十九章:先验信息[1]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名男孩在非禁林边缘的一小片林中空地等待着,他的身边是一条泥土小路,小路一边通向霍格沃茨大门,一边延伸至远方。附近有一架马车,男孩站得离它远远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它。

在远处,一个人影正沿着泥土小路走来:一个穿着教授长袍的男人,垂着肩膀缓步而行,正装鞋在行走之时踢起了小团的灰尘。

半分钟之后,男孩快速地瞥了一眼那个男人,又回头去监视他们的马车;从那一瞥中他得知男人的肩膀挺直了,他的脸不再松懈,而他的鞋现在正轻快地踩在土路上,不再在空气中留下飞尘的痕迹了。

“你好,奇洛教授,”哈利说,眼睛都没有离开他们马车的方向。

“向你致意,”奇洛教授用平静的声音说,“看上去你正在保持距离,波特先生。你不会是发现我们的运输工具有什么奇怪的[2]地方?”

“奇数[2]?”哈利回应说,“哦不,我不能说我看到了什么奇数的东西。一切似乎都是偶数的。四个座位,四个轮子,两只巨大的骷髅般的飞马……”

一个包着皮的颅骨转头看向他,呲了呲在那黑暗洞穴一样的嘴里坚固而又雪白的牙齿,就好像在暗示,它对他同样没有多少好感。另一只披着黑皮的马骨骷髅像嘶鸣一般地甩了甩头,但没有发出声音。

“它们是夜骐,一直是它们在拉马车,”奇洛教授在爬上马车前座的时候非常平静地说,他尽可能地坐在右边,“他们只能被那些见证并理解了死亡的生物看到,对于绝大多数的动物捕食者而言是一项有用的防御。嗯。我猜你第一次面对摄魂怪的时候,你最糟糕的记忆是你与神秘人相遇的那个晚上?”

哈利沉重地点头。猜测是正确的,尽管理由错了。那些见证过死亡的……

“你因此想起来什么有趣的事情来了吗?”

“是的,”哈利说道,“我想起来了,”他只说了这么多,因为他还没准备好开始指责。

防御术教授干笑了一下,不耐烦地用手指示意。

哈利走上前,爬上马车,做了个苦脸。自从摄魂怪的那一天起,大祸临头的感觉变得强了许多,尽管在那之前这感觉曾经慢慢减弱过。马车允许的他和奇洛教授之间的最大距离现在看上去完全不够了。

然后骷髅似的马小跑前行,马车开始移动,将他们带向霍格沃茨的外边界。这时,奇洛教授萎靡回了僵尸状态,大祸临头的感觉消褪了,但是它仍然无法忽略地徘徊在哈利的意识边缘……

马车前行,森林如卷轴卷起一般,树木后退的速度与扫帚甚至是汽车比较起来都缓慢得多。这种缓慢的旅行方式有一种特质,哈利想,会给人带来一种奇异的放松。这显然让防御术教授放松了下来,他缩成一团,口水从他松弛的嘴里蜿蜒流出,洇湿了他的长袍。

哈利仍然没能决定他午餐能吃什么。

他在图书馆的研究没有发现任何巫师能够与非魔法植物交谈的迹象。或是任何除了蛇之外的非魔法生物,除了保罗·布雷德洛夫的《魔咒与语言》描述了一个可能是神话的关于一名叫做飞鼠女士的女巫的故事。

哈利想要向奇洛教授询问。但问题是奇洛教授太聪明了。以德拉科说的话来判断,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这档事会是一个重磅炸弹,而哈利不确定他想要任何其他人知道这件事。而哈利打听蛇语的一瞬间,奇洛教授就会用他那双浅蓝色的眼睛盯住哈利,说,‘我明白了,波特先生,你教了马尔福先生守护神咒,意外地与他的蛇交谈了。’

奇洛教授拥有的证据应该不足以找到和真正的解释对应的假说,更别说推翻先验的不可能性了,但是这一点儿都难不住他。不知道为什么,防御术教授无论如何都会推测出来。有时候哈利怀疑防御术教授知道的背景知识比他声称的多,他的先验信息太好了。有时候,即使他的理由是错的,他仍然能够做出惊人的正确推论。问题是哈利无法猜出奇洛教授是如何对他猜出的一半事情多塞进一条线索的。哈利希望有朝一日他也能够就奇洛教授的话做出什么惊人的推测,让他大吃一惊。

-------------------------------------------------------------------------------

“我要一碗绿色小扁豆汤,加酱油,”奇洛教授对女服务员说,“而波特先生,来一盘泰诺曼的家庭风味辣酱汤[3]。”

哈利在突如其来的惊慌中犹豫起来了。他已经决心暂时只吃素食了,但在他下决心的时候忘记了奇洛教授才是那个真的点菜的人——而如果他现在抗议的话那就太尴尬了——

女服务员对他们鞠躬,转身要走——

“呃,对不起,那里边有蛇肉或者飞鼠肉吗?”女服务员连眼睛都没眨,只是转身对着哈利,摇摇头,再次对他礼貌地鞠躬,继续向门口走去。

(哈利的其他部分正在嘲笑他。格兰芬多就一点点社交尴尬就足以让他接受同类相食!(赫奇帕奇在尖叫)这点做出了讽刺性的评论,斯莱特林则指出,在面对维持他与奇洛教授的关系这样的重要目标的时候,哈利的道德观表现出了灵活性,这真是太好了。)

在女服务员把身后的门关上之后,奇洛教授一挥手锁上了门叉,念出了四个用来保护隐私的常用咒语,然后说,“有趣的问题,波特先生。我想知道你为何这么问?”

哈利保持着不动声色的表情。“我之前查阅了关于守护神咒的一些信息,”他说,“根据《守护神咒:能施放的和不能施放的巫师》,戈德里克不能释放守护神咒,但萨拉查能。我十分惊奇,所以我查阅了参考文献,《莱斯特兰奇》。然后我发现萨拉查·斯莱特林据说能够与蛇对话。”(时间顺序与因果关系并不相同,但如果奇洛教授忽视了这一点的话,那也不是哈利的错。)“更多的研究指出,在一个古老的故事里边,一位母亲型的女神能够与飞鼠对话。我对吃能够说话的物种感到一点儿疑虑。”

然后哈利随意地喝了一口水————

就在这时,奇洛教授说,“波特先生,我猜你也是个蛇佬腔,我猜得对吗?”

哈利咳嗽完了,把玻璃水杯放回桌上,盯着奇洛教授的下巴而不是眼睛,说道,“这么说,你能透过我的大脑封闭术屏障施展摄神取念。”

奇洛教授咧嘴大笑。“我将把这当成赞美,波特先生,但不是。”

“我才不信,”哈利说,“从现有证据上,你不可能猜出这个结论。”

“当然不能,”奇洛教授心平气和地说,“我今天原本就计划问你那个问题,只是选择了那个凑巧的时机罢了。实际上,我从十二月份就开始怀疑了——”

“十二月?”哈利说,“我昨天才知道!”

“啊,所以你没意识到分院帽给你的信息是蛇语?”

防御术教授再次掐准了时机,刚好在哈利喝了一大口水来清第一次咳嗽呛住的喉咙时说出了这句话。

在此刻之前,哈利没有意识到。当然,奇洛教授一说出来,事情就很明显了。对了,麦格教授甚至告诉他不要在有人能看见他的时候与蛇说话,但他以为她的意思是不要被发觉与霍格沃茨内的任何看上去像蛇的雕塑或是建筑装饰说话。双向洞悉错觉[4],他以为他理解了她,她以为他理解了她——但见鬼的怎么会——

“所以,”哈利说,“在我第一堂防御术课的时候,你对我摄神取念了,为了查明与分院帽发生的事情——”

“那我就不会十二月份才发现了。”奇洛教授靠向后边,微笑着,“这不是一个你能自己解决的谜题,波特先生,所以我就来揭晓答案吧。在寒假,我被告知校长申请让一个秘密审查小组重新审理关于一位鲁伯·海格先生的案件,他以霍格沃茨的钥匙保管员和禁林看守的身份为你所知,他被控在1943年谋杀了阿比盖尔·桃金娘。”

“啊,当然,”哈利说,“因此显而易见我是个蛇佬腔,看在甜蜜的蜿蜒而行的蛇的份上——”

“那场谋杀的另一个嫌犯是斯莱特林的怪物,传说中斯莱特林密室的居住者。这就是为什么某些消息来源告知了我这一事实,也是它为何吸引了我足够的注意力,让我花了大笔的贿赂以得知案件的详情。现在实际上,波特先生,海格先生是无辜的。明显到了荒谬的无辜。在格林德沃对纳威·张伯伦使用混淆咒的事情被栽到阿曼达·诺克斯身上之后[5],他是不列颠的司法系统判决有罪的最明显无辜的局外人。迪皮特校长让一个学生傀儡指控海格先生,因为迪皮特需要为桃金娘小姐的死寻找一个替罪羊,而我们了不起的司法系统同意,这种情况的可能性足以让海格先生被开除和折断魔杖了。我们现任的校长只需要提供某样足以重启案件的新证据;而当邓布利多而不是迪皮特施压的时候,结果就已成定局了。卢修斯·马尔福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去害怕海格先生被证明无辜;因此卢修斯·马尔福仅仅会在不付出代价的前提下反对,以便让邓布利多付出代价,而邓布利多明显愿意无论如何都重新审理这一案件。”

奇洛教授喝了一口他的水。“但我离题了。校长承诺提供的新证据是展示分院帽上从前未被发现的一个魔咒,校长声称,他个人判断这一魔咒仅仅对是蛇佬腔的斯莱特林有反应。校长进一步推论,这倾向于支持密室确实在1943年被打开了,那正是神秘人,一个已知的蛇佬腔,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间段。虽然这逻辑很有问题,但审查小组也许会判定这已足以动摇案件,让海格先生的有罪判决变得可疑了,如果他们能一本正经地把这话说出口的话。现在我们就来到了关键问题:校长是如何发现分院帽上隐藏的魔咒的?”

奇洛教授现在淡淡一笑。“现在,让我们假设今年的学生中有一名蛇佬腔,一个潜在的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你必须承认,波特先生,说起非凡的人,你的可能性总是很突出。而如果我进一步问自己,哪一个斯莱特林新生的头脑隐私最有可能被校长侵犯,特别是寻找分院记忆这一段,啊,你的可能性更大了。”微笑消失了,“因此你看,波特先生,并不是我侵犯了你的头脑,但我不会要求你道歉的。你相信邓布利多对尊重你头脑隐私的声明,并不是你的错。”

“我真诚道歉,”哈利说,保持着面无表情。僵硬的控制本身就是一种供认了,他额头上的汗珠也是;但他不认为防御术教授能够从这上得出什么证据。奇洛教授仅仅会认为哈利因为被发现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而紧张,而不是因为他故意泄露了斯莱特林的秘密……现在那看上去可不像是一个聪明的举动了。

“因此,波特先生。寻找密室有进展么?”

没有,哈利想。但是为了保持合理推诿,你需要一个有时候即使你没什么可隐藏的也要避而不答的整体策略。“无意冒犯,奇洛教授,如果我有了什么进展,我不很确定我应该告诉你。”

奇洛教授再次从他的水杯啜饮了一口。“那么好吧,波特先生,我将毫无保留地告诉你我知道的或是我猜测的。第一,我相信密室是真的,斯莱特林的怪物也是。桃金娘小姐在去世数小时之后才被发现,而结界原本应该立刻通知校长的。因此她的谋杀或者是由迪皮特校长动手的,这不太可能,或者是由某种萨拉查·斯莱特林在结界中的等级设置高于校长的实体实施的。第二,我怀疑,与大众传言相反,斯莱特林的怪物的目的并不是消灭霍格沃茨里的麻瓜种。除非斯莱特林的怪物强大到能够打败霍格沃茨的校长和所有教授,它不可能以武力获胜。多次的秘密谋杀会引起学校的关闭,在1943年就差点儿发生这种事,或者是引入新的结界。因此,为什么要有斯莱特林的怪物呢,波特先生?它是为了什么目的而存在呢?”

“啊……”哈利将目光降到了他的水杯,开始思考,“杀掉所有进入密室却不属于那里的人——”

“一个强大到能够打败一队打破了萨拉查能够在他的密室上所加的最强大结界的巫师的怪物?不太可能。”

哈利感到一些压力了。“嗯,它被称为密室,因此也许那怪物有一个秘密,或是本身是一个秘密?”就此而言,密室里边到底藏着哪种秘密?哈利没有就此深入研究过,部分原因是他觉得根本没人知道——

奇洛教授微笑起来了。“为什么不把秘密写下来?”

“啊啊……”哈利说,“因为如果那怪物说蛇语,那就能保证只有斯莱特林的真正后裔才能听到那秘密?”

“把进入结界的密码设置成一个用蛇语说出的词很简单。为什么要花大功夫创造斯莱特林的怪物?创造一个生命长达数个世纪的生灵恐怕并不容易。拜托,波特先生,这应该很明显;只能被从一个活着的思想传到另一个,却不能写下来的秘密是什么?”

哈利这时想通了,一股肾上腺素让他的心狂跳起来了,他的呼吸变快了。“噢。”

萨拉查·斯莱特林确实十分机智。机智到了想出绕过梅林禁令的办法的程度。强大的魔法无法通过书籍或是鬼魂传递,但如果你能创造一个寿命足够长的有自我意识而且记忆力足够好的生物——

“我觉得很可能,”奇洛教授说,“神秘人是利用他从斯莱特林的怪物那里得到的秘密,开始攀向力量的高峰。萨拉查失传的知识是神秘人特别强大的魔法的来源。我对密室和海格先生案件的兴趣就是这么来的。”

“我明白了,”哈利说。而如果他,哈利,能够找到萨拉查的密室……那么伏地魔得到的所有失传的知识也都将是他的了。

是的。这正是故事应该的走向。

加上哈利超凡的智力、一些原创性的魔法研究以及一些麻瓜火箭发射器,最后的战斗将完全是一边倒,这正是哈利所希望的。

哈利现在开始咧嘴笑了,笑容非常邪恶。新的优先事项:寻找霍格沃茨内任何有一丝一毫像是蛇的东西,试着对它说话。从你已经试过的地方开始,这一次注意用蛇语而不是英语——让德拉科帮你进入斯莱特林的宿舍——

“不要太激动了,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他自己的脸现在变得毫无表情了。“你必须继续思考。黑魔王对斯莱特林的怪物的告别语是什么?”

“什么?”哈利说。“我们怎么可能知道?”

“想象那场景,波特先生。让你的想象力填充细节。斯莱特林的怪物——可能是什么巨大的蛇类,这样只有蛇佬腔能够与他对话——结束了将它所有的知识传授给神秘人的过程。它向他传达了萨拉查最后的祝福,警告他密室必须重新关闭,直到萨拉查的下一名后裔证明自己机智到能够重启它的时候。而那将要成为黑魔王的人点了点头,对它说——”

“阿瓦达索命。”哈利说,忽然觉得胃里边犯恶心。

“第十二条规则,”奇洛教授安静地说,“绝不将你的力量源泉留在别人能够找到的地方。”

哈利的目光落到了桌布上,桌布上的装饰变成了表示哀悼的黑色花朵和阴影的图案。不知为何这看起来……悲哀得无法想象,斯莱特林的巨蛇仅仅想要帮助伏地魔,而伏地魔就……这让人难以忍受的悲哀,哪一种人会对一个对他倾注的全然是友谊的生物那么做……“你觉得黑魔王会——”

“是的,”奇洛教授平板地说,“神秘人的身后留下了很多尸体,波特先生;我不认为他会忽视这个。如果那里留下了任何能够被移动的东西,黑魔王也都会带走的。密室里也许仍然有什么值得一瞧的东西,找到密室会证明你是真正的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但别把你的希望提得太高了。我怀疑你仅仅会发现在坟墓里安息的斯莱特林的怪物的遗体。”

他们安静地坐了一会儿。

“我可能是错的,”奇洛教授说,“说到底这只不过是个猜想。但我确实希望警告你,波特先生,好让你不至于太过失望。”

哈利简短地点头。

“你在婴儿时期的胜利甚至或许是件憾事,”奇洛教授说,他的微笑扭曲着,“如果神秘人活着,你也许能够说服他教你一些本来应该属于你的遗产,从一个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传给另一个。”笑容更加扭曲了,就像是在嘲讽那明显的不可能性,即使前提是真的。

备忘录,哈利想,心中带着一丝寒冷和尖锐的愤怒,一定要把属于我的遗产从黑魔王的头脑中取出来,无论用什么方法。

又是一阵寂静。奇洛教授像是在等着哈利提问一般地看着他。

“这样,”哈利说,“既然我们说到这里了,我能不能问一下,你觉得蛇佬腔这档子事情到底——”

这时,门被敲响了。奇洛教授举起一根手指表示警戒,然后一挥手开了门。女服务生走了进来,举着装有他们食物的巨大托盘,就好像整个托盘轻如鸿毛一般(很可能真的如此)。她给了奇洛教授绿色的汤,一杯他通常的基安蒂红葡萄酒;然后在哈利面前放下了一盘被浓厚酱汁覆盖的小肉条,再加上一杯他习惯的糖浆苏打。然后她鞠躬,显得像是真正的尊敬而不是敷衍的礼貌,然后离开了。

她离开之后,奇洛教授再次举起手指让他安静,然后抽出了魔杖。

然后奇洛教授开始施放一系列哈利认识的魔咒,这让他猛吸了一口气。那咒语的系列和顺序是贝斯特先生用过的,当你想要讨论什么真的重要的事情之前要施放的全套二十七个魔咒。

如果讨论密室的重要程度都达不到这种级别——

当奇洛教授结束之后——他释放了三十个魔咒,其中三个哈利此前没有听说过——防御术教授说,“现在我们有一段时间不会被打扰了。你能保守一个秘密吗,波特先生?”

哈利点点头。

“一个重要的秘密,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他的双眼专注,脸十分严肃。“一个可能把我送进阿兹卡班的秘密。在回答之前要三思。”

一时间,哈利甚至不觉得这是多大的问题,考虑到他所收集的秘密已经越来越多。但是——

如果这个秘密能够将奇洛教授送进阿兹卡班,这意味着他做了什么不合法的事情……

哈利的大脑在进行一些计算。无论秘密是什么,奇洛教授不认为他的非法行动会在哈利的眼中留下坏印象。不听这秘密可没什么好处。而如果那确实暴露了奇洛教授的什么问题的话,哈利知道它是很有好处的,即使他保证不告诉任何人。

“我对权威从来就没有多少尊敬,”哈利说,“法律和政府权威也包括在内。我会保守你的秘密的。”

哈利没有费心去问揭开秘密是否值得它对奇洛教授造成的危险。防御术教授并不愚蠢。

“那么我必须验证一下你到底是不是萨拉查的真正后裔。”奇洛教授说,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哈利,更多的出于反射和本能,而不是计算,也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来了。

一片模糊,变形,一个突然的动作。

哈利半途停止了自己惊恐的向后跳跃,挥舞着双臂试图不要摔倒,一股肾上腺素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

在房间的另一端,一条一米高的蛇左右摇晃,白色和蓝色的条带精致地点缀在亮绿色的底色上。哈利对蛇的研究不足以让他认出这种蛇,但他知道“鲜艳的颜色”意味着“有毒”。

足够讽刺的是,在霍格沃茨的防御术教授变成一条毒蛇之后,一直都有的大祸临头的感觉消失了。

哈利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说,“致意——啊,不,啊,”他用蛇佬腔说,“致意。”

“这么说,”那蛇用蛇佬腔嘶嘶道,“你说话,我能听懂。我说话,你能听懂?”

“是的,我能听懂,”哈利用蛇佬腔嘶语,“你是阿尼玛格斯?”

“当然,”蛇嘶语,“三十七条规则,第三十四:成为阿尼玛格斯。只要可能,所有明智的人都会如此。因此,十分罕见。”蛇的双眼如同黑暗的深洞中安置的平面,锐利的黑色的眼珠嵌在深灰色的眼白中。“这是最安全的谈话方式。明白吗?其他人都无法理解我们。”

“即使他们是蛇类阿尼玛格斯?”

“除非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希望如此。”那条蛇发出了一系列简短的嘶声,哈利的大脑将之翻译为讽刺的笑声。“斯莱特林不傻。蛇类阿尼玛格斯与蛇佬腔不同。否则会是计划中的巨大漏洞。”

好吧,这绝对说明蛇佬腔是个人魔法,而不是蛇类作为一种有自我意识的生灵,拥有一种可以学习的语言——

“我没有注册,”蛇嘶嘶地说。它眼睛中的黑洞盯着哈利。“阿尼玛格斯必须注册。惩罚是两年的监禁。你会保守我的秘密吗,男孩?”

“是的,”哈利用蛇佬腔嘶语,“绝不违背承诺。”

那条蛇看上去停住了,就好像被震惊了一样,然后又开始晃动。“我们七天后再来这里。带上能不被看见的斗篷,带上能穿越时间的沙漏——”

“你知道?”哈利震惊地嘶语,“怎么——”

再一次,简短的一系列嘶嘶声被翻译成了讽刺性的大笑。“你到达我的第一堂课的时候还在其他的课堂里,用馅饼击倒敌人,两个记忆球——”

“别在意,”哈利嘶语,“愚蠢的问题,忘记你很聪明。”

“忘记这个很愚蠢。”蛇说,但他的嘶声似乎没有受到冒犯的意思。

“沙漏被限制了,”哈利用蛇佬腔说,“在第九个小时之前无法使用。”

蛇头扭动了一下,做出一个蛇类的点头。“很多限制。只能你用,不能被偷窃。无法运输其他人类。但被放在口袋里的蛇,我怀疑可以。我认为,当你转动沙漏的时候,不惊动保护魔咒地将沙漏保持在壳里不动,是可能的。我们七天后会实验。对于计划不会说得更多。你不要对任何人说任何事。不要漏出期待的表现,一点儿也不。明白了吗?”

哈利点头。

“用语言回答。”

“好的。”

“会按照我说的做?”

“是的,但是,”哈利发出了一个颤动的摩擦音,那是他的大脑将一个犹豫的“啊啊”翻译成蛇语的结果,“我不保证去做任何你还没有说的事情——”

蛇颤抖了一下,哈利的大脑将之翻译成了一个严肃的瞪视。“当然不。下一次会面的时候会讨论细节。”

模糊与运动反着来了一次,奇洛教授再一次站在了那里。一瞬间,防御术教授本人似乎在摇晃,就好像蛇在摇晃似的,而他的眼睛看上去冷酷而又毫无感情;然后他的肩膀直了起来,他又是人类了。

而大祸临头的感觉回来了。

奇洛教授的椅子为他向后挪了挪,他坐了下来。“没理由浪费这个,”奇洛教授一边拿起勺子一边说,“尽管现在我更喜欢一只活老鼠。一个人无法完全将思想从他所在的身体里边解脱出来,你看……”

哈利慢慢地回到座位上,开始吃饭。

-------------------------------------------------------------------------------

“这么说,萨拉查的血统并没有跟着神秘人一起完蛋,”奇洛教授过了一会儿说道,“看上去,在我们优秀的学生群体中间,已经开始流传你是黑巫师的谣言了;我想知道,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个的话,会怎么想。”

“或是他们知道我干掉了一个摄魂怪,”哈利耸耸肩说,“我觉得一切大惊小怪都会在我下一次做出什么惊人之举的时候结束。但是赫敏现在遇到麻烦了,我想知道你对她有什么建议。”

防御术教授安静地喝了几勺汤;当他再次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平淡得古怪。“你真的关心那女孩。”

“是的。”哈利安静地说。

“我猜这就是为何她能将你从失魂中唤醒?”

“差不多吧。”哈利说。这句话从某种角度上说是真的,仅仅是不够准确罢了;他被夺魂的自我并不关心,但被弄糊涂了。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没有过那样的朋友,”仍然是毫无感情的声音,“我想知道,如果你是孤独的话,你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哈利不禁颤抖了一下。

“你一定很感激她。”

哈利仅仅点了点头。并不准确,但是事实。

“那么,如果我在你的年龄时有任何人值得我这样的话,这就是我可能会做的——”

-------------------------------------------------------------------------------

[1]先验信息:指获得样本的试验之前获得的经验和历史资料,见:http://baike.baidu.com/view/3935034.htm

[2]Odd在英文中是个双关语,可以指“奇怪”,也可以指奇数。

[3]“泰诺曼的家庭风味辣酱汤”(Tenorman's family chili)是著名美国动画片《南方公园》中的一个关于吃人肉的梗。在第五季的《斯科特·泰诺曼必须死(Scott Tenorman Must Die)》一集中,十几岁的少年泰诺曼嘲弄了卡特曼(Cartman),为了报复,卡特曼设计杀死了泰诺曼的父母,并骗泰诺曼吃下了包含着他父母遗体的辣酱汤。

[4]洞悉错觉(illusion of transparency),指人们倾向于高估自己被理解的程度的错觉,参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Illusion_of_transparency

[5]这里边有两个梗。纳威·张伯伦(Neville Chamberlain),或译内维尔·张伯伦,是1937-1940年的英国首相,以对希特勒实施绥靖政策,容忍对方吞并捷克斯洛伐克,养虎成患而备受批评。这里将二战中的这一史实解释成了格林德沃的混淆咒。关于张伯伦,参见:http://baike.baidu.com/view/559361.htm?fromtitle=%E5%86%85%E7%BB%B4%E5%B0%94%C2%B7%E5%BC%A0%E4%BC%AF%E4%BC%A6&fromid=1954838&type=search

而阿曼达·诺克斯(Amanda Knox)是最近的一个著名国际案件的女主角之一。她是美国公民,被控于2007年在意大利留学期间,伙同她的意大利男友Raffaele Sollecito和德国酒吧老板Rudy Guede,杀害了她的英国室友Meredith Kercher。她的案件在西方媒体折腾得很大,她先是被判有罪,上诉后被释放回美国,现在意大利的最高法院又判她有罪。美国媒体普遍为她喊冤,她在美国自然也不会自己跑去意大利服刑。这一案件引起国际反响的原因之一么,自然就是阿曼达是个美女,她被称为“天使面孔的谋杀犯”,她的被害室友也算是美女,她男友是帅哥,然后这案件牵扯的人的国籍特别多。关于阿曼达·诺克斯,参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Amanda_Knox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猩猩

校对: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潜水艇君


评论(16)
热度(128)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