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五十四章:斯坦福监狱实验,第四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簇黯淡的绿光领头向前,后面跟着一个闪亮的银色身影,其它东西都隐形起来了。他们穿过了五条走廊,向右转了五次,上了五次楼梯;贝拉特里克斯喝完第二瓶巧克力牛奶,手里就又被塞了几块固体巧克力吃。

在吃完第三块巧克力后,贝拉特里克斯的喉头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哈利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声音,他从未听过这种声音;声音的节奏支离破碎,几乎无法识别,他听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那是贝拉特里克斯在哭。

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在哭,黑魔王最可怕的武器在哭,虽然她隐了形,但可以听到她的声音,听到她一直在努力克制的小小的、惹人哀怜的声音,就是现在声音也没有消失。

“这是真的吗?”贝拉特里克斯说。她的语调又有了起伏,不再是死一般的喃喃自语。末尾上扬的语调说明这是个问句。“这是真的吗?”

是的,哈利模拟黑魔王的那一部分说,现在安静——

他不能让这些话从他的唇边溜出去,他做不到。

“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来——找我,”贝拉特里克斯小声抽噎着,支离破碎的声音在颤抖,“我知道——你还活着——你会过来——找我——我的主人……”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就算——你来找我——你还是不会爱我——绝不会——你绝不会回应我的爱——这就是为什么—它们无法夺走——我的爱——就算我不记得了——很多事我都不记得了——就算我不知道我忘记了什么——但我记得我有多爱你,主人——”

这些话像一把刀直插哈利的内心,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可怕的事,光是为了这个他就可以去追杀黑魔王……

“你对你——还有用吗——我的主人?”

“不,”哈利不假思索地嘶声道,就好像是在自动运转,“我一时兴起就了进阿兹卡班。你当然还有用!不要问些蠢问题。”

“但是——我很虚弱,”贝拉特里克斯说,然后发出了一声完整的啜泣,在阿兹卡班的走廊里听起来格外响亮,“我不能再为你杀人了,我的主人,我很抱歉,它们都吃掉了,它们把我整个人都吃掉了,我太虚弱了,无法战斗,对你来说我现在还能有什么用处——”

哈利的脑袋在拼命地运转,想要从黑魔王这张绝不会说出关心之辞的嘴里找到办法安慰她。

“丑,”贝拉特里克斯说。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这个词是她棺材上最后一根钉子,最后的绝望。“我那么丑,它们也把这个吃掉了,我,我再也不美了,你甚至,不可能,再把我,当成,送给仆人的,奖赏——就连莱斯特兰奇兄弟,也不会想,再,伤害我——”

闪闪发光的银色人形停下了脚步。

因为哈利停下了脚步。

黑魔王,他……哈利内心脆弱柔软的那部分正在带着难以置信的恐惧尖叫,试着抗拒现实,拒绝理解,而尽管如此,他更冷酷更坚强的部分已经得出了结论:如果连这种命令都会遵从,那其它命令根本就不在话下。

绿色的闪光迅速地上下跳动了一下,向前一蹿。

银色的人形停在原地。

贝拉特里克斯啜泣得更厉害了。

“我,我再也,没有,没法有,什么,用处,了……”

一双巨大的手正在挤压哈利的胸,像拧毛巾一样拧着他,想要压碎他的心。

“求求你,”贝拉特里克斯喃喃道,“杀了我……”她的声音在说出这句话后似乎冷静了下来。“求求你,主人,杀了我,如果我对你再无用处,我就没有活着的理由了……我只想停下来……请最后再伤害我一次,我的主人,伤害我,直到我停下来……我爱你……”

这是哈利听过的最悲伤的话。

哈利守护神的银色身形开始摇曳——

颤动——

变亮——

哈利的心中涌起一股怒气,这股怒气针对做出了这一切的黑魔王,反对摄魂怪,反对阿兹卡班,反对这个允许如此悲惨之事发生的世界,怒气似乎直直流过了他的手臂,冲进魔杖,无法阻挡,他想用意志阻拦,但毫无作用。

“主人!”奇洛教授用伪装后的声音耳语道,“我的咒语失控了!帮帮我,主人!”

守护神在变亮,越来越亮,充盈的速度比哈利摧毁摄魂怪的那天还要快。

“主人!”黑色的轮廓惊恐地耳语道,“帮帮我!所有人都会感觉到的,主人!”

所有人都会感觉到,哈利想。他可以清晰地想象出,那些被关在牢笼里的囚徒们开始缓缓动作,因为黑暗和寒冷被驱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治愈的光芒。

每一个暴露在外的表面现在都反射出了白色太阳一般的光芒,贝拉特里克斯骨瘦如柴的身躯和面色蜡黄男人的身影在强光下清晰地显现了出来。幻身咒无法跟上这种超自然的光芒;只有死亡圣器中的隐形衣没有被累及。

“主人!你必须停下!”

但哈利再也不愿停下了,他再也不想停下了。他感觉得到,在阿兹卡班里,越来越多的生命之光被罩入了守护神的庇护之下,就好像守护神展开了阳光的翅膀,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空气完全变成了银色,哈利知道他必须做什么了。

“求求你,主人!”

他无视了乞求的声音。

坑中的摄魂怪离他很远,但哈利知道,只要光芒足够明亮,即使是这个距离他也可以消灭它们。他知道,只要他全力以赴,死亡本身就无法直视他,所以他打开了自己所有的通道,将咒语力量的来源沉入到他灵魂的最深处,他所有的意识与所有的意志,然后将这一切都毫无保留地注入了咒语中——

而在太阳的中心,一个稍稍黯淡一点的影子向前走了一步,伸出了一只恳求的手。


错误

不要

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撞上了哈利钢铁般的意志,恐惧与不确定对上了光明的意向,这是唯一能够动摇他的东西。黑色的轮廓又走近了一步,又是一步,那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上升到了恐怖的灾难级别;被泼了一盆冷水后,哈利发现了,他意识到了自己所作所为的后果,这是一场危机,一个陷阱。

如果从外面观察的话,就可以看见太阳内部正在忽明忽暗地闪烁……

忽明忽暗……

……最后终于开始褪去,褪去,褪成了普通的月光,和之前的光芒相比就好像变成了漆黑一片。

在黑暗中月光的照耀下,一个面色蜡黄的男人正祈求似地伸出一只手,而骨瘦如柴的女人躺在地上,一脸困惑。

依然保持隐形状态的哈利跪倒在地。一场大危机刚刚过去,现在的哈利只是试着不要崩溃,让咒语在低一点的水平继续维持下去。他消耗掉了一些东西,希望不是永久失去——他早该知道的,早该想起来的,守护神咒的燃料不只是魔法——

“谢谢你,主人。”脸色蜡黄的男人低声说道。

“白痴,”男孩用伪装成黑魔王的冷酷声音说。“我不是警告过你吗?如果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这个咒语可能会致命。”

奇洛教授当然没有惊讶地睁大眼睛。

“是的,主人,我明白了。”黑魔王的仆从支支吾吾地说,然后转向贝拉特里克斯——

她已经从地板上坐起来了,动作很慢,就像一个苍老的麻瓜女人。“真有趣,”贝拉特里克斯喃喃道,“你差点被守护神咒杀死了……”她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听上去就像从咯咯笑烟斗里喷出来的灰尘,“也许我可以惩罚一下你,如果主人把你冻在原地,我手里又有刀的话……也许我还是有点用处的?哦,我感觉好些了,真奇怪……”

“安静,亲爱的贝拉,”哈利森然道,“我让你说话的时候你再说话。”

没有回答,贝拉服从了。

仆从让骨瘦如柴的人形飘了起来,再次将她隐形,然后随着一声鸡蛋破掉似的声音,他自己也消失了。

他们穿过了阿兹卡班的走廊。

而哈利知道,在他们穿过走廊的时候,在恐惧褪去的宝贵的一瞬间,牢笼中的囚徒们都纷纷活跃了起来,也许在他的光芒经过的时候甚至能感到一点治愈。随后寒冷与黑暗压了回来,他们再次倒下。

哈利正在非常努力地试着不要去想这件事。

否则他的守护神就会开始变亮,直到烧尽阿兹卡班所有的摄魂怪为止,他的守护神会亮到即使在这个距离也能摧毁它们的地步……

否则他的守护神就会开始变亮,直到烧尽阿兹卡班所有的摄魂怪为止,而哈利所有的生命都会成为燃料。

--------------------------------------------------------------------

在阿兹卡班顶端,傲罗的房间里,三人傲罗小组中一个在寝室里打呼噜,一个在休息室休息,还有一个在指挥室里执勤。指挥室很简陋,但是很大,后墙放了三把椅子,有三个傲罗正坐在椅子上,他们的手一直摸着魔杖,维持他们的守护神,银色的身形离打开的窗户之间只有一步之遥,替他们挡住摄魂怪的恐惧。

他们三个经常坐在后面玩扑克,从不往窗外看。你当然能看到些天空,每天甚至会有一两个小时能看见太阳,但从那扇窗户也能俯瞰地狱池的正中心。

就是以备摄魂怪想飘上来和你说话的不时之需。

要不是需要养活一个家庭,李傲罗绝不会答应这份差事,无论薪水是不是三倍。(他的真名是晓光,但是所有人都叫他迈克;他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叫苏和高,希望这两个名字能好用些。)除了钱,他唯一的安慰只剩下至少他的飞龙扑克[1]打的很好。虽然过了这么久以后,想打得不好都难。

这是他们第5366场游戏,李的手上可能是他这5300局以来最好的牌。今天是二月里的一个周六,玩家有三个,所以他可以把一张2,3,7以外的底牌随意换一个花色,这样就可以用独角兽,龙和七凑一个比翼三飞……

桌子对面,杰勒德·麦卡斯克从牌桌上抬起了头,瞪向窗外。

李的心重重一沉。

如果他的红桃七受到摄魂怪修正的影响,变成了六,他就只有两对了,麦卡斯克可能会赢——

“迈克,”麦卡斯克说,“你的守护神怎么了?”

李回头查看。

他银色的獾离开了自己负责看守的地方,正盯着下面某样只有它才能看见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巴瑞泛着月光的鸭子和麦卡斯克明亮的食蚁兽也跟着盯向了同一个方向。

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叹了口气。

“我和他们说一声。”巴瑞说。流程要求派遣三个现在没有值班,但也没在睡觉的傲罗去调查异常情况。“也许和其中一个换一下,负责C区的螺旋楼梯,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

李和麦卡斯克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两人都点了点头。如果你富有到足以雇上一个强大的巫师,而目的又好到能请上一个可以施展出守护神咒的人,要闯进阿兹卡班不是什么难事。有朋友进了阿兹卡班的人会这么做,他们闯进来,只是为了给某人提供半天宝贵的守护神时间,一个让美梦取代噩梦的机会,并在他们的牢笼里偷偷留一些巧克力,提高他们活着熬过刑期的可能性。而站岗的傲罗……好吧,就算被抓到了,也有可能说服傲罗网开一面,只要贿赂的数额足够。

对李来说,足够的贿赂数额一般在两个铜纳特到一个银西可之间。他恨死这个地方了。

但是独臂巴瑞有一个妻子,他的妻子还需要支付治疗师的账单。如果你雇得起一个有能力闯进阿兹卡班的人,那你也负担得起从巴瑞剩下的那只手里溜走的高昂代价,假如他是抓到你的那个人的话。

在无言的默契中,他们没有一个人率先放水。李赢了,因为摄魂怪没有出现。而那时守护神已经没有在盯着那个方向了,它们回到了平时的巡逻中,所以可能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但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

在李把赌金收走之后,巴瑞向他们点了点头,站了起来。他的年纪很大了,长长的白发划过精致的红袍,袍子拖在指挥室的金属地板上。

巴瑞出了房门,去找之前下班的傲罗们了。

李是赫奇帕奇出身的,他有时候觉得这类勾当让人作呕。但巴瑞给他们看过照片了,你必须让这个人为他卧病在床的可怜妻子做点什么,尤其是在他还剩七个月就要退休的时候。

--------------------------------------------------------------------

黯淡的绿色闪光飘过金属走廊,而银色的人形——看上去略微黯淡了一些——紧跟其后。有时,尤其是在经过巨大的金属门时,闪耀的人形会突然变亮,但光芒总是会重新黯淡下去。

光靠眼睛看不见其他那些隐了形的人:十一岁的大难不死的男孩,骨瘦如柴的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以及经过伪装之后的霍格沃茨防御术教授,正在一齐穿过阿兹卡班。如果这是什么笑话的开头,至少哈利猜不出结尾。

他们在上完第四节楼梯的时候,奇洛教授用粗厉的声音简扼道:“傲罗来了。”

哈利愣了一下,可能过了有整整一秒才反应过来,肾上腺素冲进了他的血液,他想起奇洛教授已经和他讨论过,告诉了他在这种情况下要怎么做了。于是哈利转过身,飞快地沿着原路退了回去。

哈利跑下楼梯,猛地卧倒在从上往下数的第三层楼梯上,即使隔着袍子和隐形衣,他也能感觉到身下冰冷而坚硬的金属。哈利试着抬头望向楼梯边缘,他看不见奇洛教授;这说明哈利已经出了流弹范围。

明亮的守护神跟着他,在他下面的那一层楼梯卧倒了,因为守护神也不能被看人见。

一阵微弱的声音响起,好像是风声,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快速跑过。然后是贝拉特里克斯隐了形的身体躺在更下面一级台阶的声音,她没有什么能做的,只有——

“不要动,”冰冷的尖细耳语说道,“不要出声。”

于是她不再动弹,不再出声。

哈利把魔杖按在自己上面那层金属台阶上。如果是其他人,现在还需要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纳特……或者从袍子上撕一块……或者咬下一点指甲……或者找一个小碎石子,得大到能让他看见,并成形到在他用魔杖施法时都能不改变位置和方向。但在哈利部分变形术无所不能的威力下,不用这么大费周折;他可以跳过这一步,使用离他最近的任何材料。

三十秒后,哈利自豪地得到了一个崭新的曲面镜,然后……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哈利尽可能小声地说。

……把曲面镜飘到台阶的正上方,然后通过弯曲的镜面看到了隐形的奇洛教授等待着的那整条走廊。

随后,哈利听到远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他看见了一个身穿红袍的人影(镜子里看不太清楚)走下楼,走近了看上去空空荡荡的走廊;他的身边跟着一只小小的守护神动物,哈利看不太清是什么。

傲罗被一层蓝光保护着,哈利看不清细节,但就从他所能看到的部分而言,傲罗已经竖起并强化过防护罩了。

糟了,哈利想。防御术教授曾说过,决斗的核心技术就是试着展开能挡掉别人可能会抛向你的任何东西的防御术,并在同时试着用可能穿透他们目前防御的方式攻击。目前为止,在任何类型的实战当中,最简单的胜利方法——奇洛教授强调了一遍又一遍——就是在敌人展开护罩之前击中他们,可以从背后偷袭,也可以把距离拉近到他们无法躲开或反击的地步。

不过奇洛教授可能还是可以从背后偷袭,如果——

但是傲罗在离走廊入口三步远的地方停下了。

“幻身咒不错,”走廊中响起了一个粗声粗气的男声,哈利不认识。“现在给我出来,否则你就真的会有麻烦了。”

于是一个面色蜡黄的大胡子男人出现了。

“那个带着守护神的,”粗厉的声音说。“也给我出来。现在。”

“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面色蜡黄的男人说,声音肃穆。他的声音不再战战兢兢,不再属于黑魔王的仆从;这个声音听上去突然变成了出自某个技术高超的罪犯之口的专业威胁。“你不会想知道我背后是谁的。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五百金加隆,现款现付,只要你转身走开。要是不照做,你的职业生涯就会有大麻烦了。”

一阵长长的停顿。

“你看,不管你是谁,”那个粗厉的声音说,“你好像搞错这一套是怎么来的了。我才不在乎你的背后是卢修斯·马尔福还是天杀的阿不思·邓布利多。你们统统给我出来,我把你们挨个检查一遍,然后我们再来谈你要付多少——”

“两千金加隆,这是最终报价。”那个肃穆的声音说,语气中有了警告的意味。“这是现在行价的十倍,比你一年的工资还多。而且相信我,如果你看到了你不该看的东西,你会后悔没有现在就拿着——”

“闭嘴!”那个粗厉的声音说,“五秒内放下魔杖,否则我就拿下你了。五,四——”

你在搞什么呀,奇洛教授?哈利抓狂地想。抢先进攻啊!至少先上个盾吧!

“——三,二,一!昏昏倒地!”

--------------------------------------------------------------------

巴瑞瞪着眼睛,脊背划过一丝寒意。

这个男人挥舞魔杖的速度太快了,就好像魔杖是幻影移形到位的,而巴瑞的昏迷咒正在这支魔杖的尖端闪烁着温驯的光芒。这个男人没有阻拦,没有反制,没有偏转,他接住了咒语,就好像用蜂蜜黏住了一只虫子。

“我的出价跌回五百金加隆。”这个男人用更加冷酷,正式的声音说。他冷淡地笑了笑,看上去和那张大胡子脸毫不相配。“而且你还需要接受记忆修改。”

巴瑞已经切换了护罩的谐振模式,所以他自己的咒语不会穿透回来,他已经将魔杖摆成了防御姿势,已经举起他更坚硬的人造手,准备挡住任何挡得住的东西,并且已经开始用无声咒给护罩再多上几层——

这个男人没有在看巴瑞。他好奇地戳了戳巴瑞的昏迷咒,后者还挂在他的魔杖尖上。他用手从咒语中拉出一连串红色的闪光,然后用手指将闪光弹开,慢慢地解除了咒语,就好像在玩小孩子玩的木棍谜题一样。

这个男人没有给自己上任何护罩。

“告诉我,”这个男人漠不关心的声音和他粗厉的嗓子不甚相配——用了复方汤剂,巴瑞想,如果真的有人能在其它人的身体里使用如此精细的魔法的话——“上一次战争中你在做什么?投身其中,还是置身事外?”

“投身其中。”巴瑞说。他的声音带着钢铁般的冷静,作为一个已经在职将近一百年,还有七个月就会强制退休的傲罗,就连疯眼汉穆迪都不可能将话说得更坚定。

“和食死徒战斗过吗?”

巴瑞露出了大无畏的笑容。“一对二。”两个神秘人直属的战斗型杀手,由他们黑暗的主人亲自调教。两个食死徒对巴瑞一个人。那是巴瑞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次战斗,但他挺住了,而且只失去了一只左手。

“你杀了他们吗?”这个男人听上去只是随便好奇一下,与此同时,他还在继续从黏在魔杖尖端、快要消失的昏迷咒里拉出一连串火花,他的手指现在正在用巴瑞的魔法编一些小花纹,随后才抖抖指尖,将魔法驱散。

巴瑞袍子底下的肌肤开始冒汗。他的金属手掌向下一挥,从腰带上取下一面镜子——

“巴瑞呼叫迈克,我需要支援!”

一阵停顿,然后是沉默。

“巴瑞呼叫迈克!”

镜子死气沉沉地躺在巴瑞的手里。他缓缓地将镜子挂回腰间。

“我很久没有严肃地和动真格的敌人战斗过了。”这个男人说,还是没有看向巴瑞。“试着不要让我太失望。你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进攻。或者你可以拿着五百金加隆离开。”

一阵长长的沉默。

随后巴瑞的魔杖向下一挥,空气发出了金属划过玻璃般的声音。

--------------------------------------------------------------------

哈利几乎看不见,几乎无法从光影交织的影像中看出任何东西。他的镜面曲线很完美(在混沌军团的时候他们练过这种战术),但影像太小了,而且哈利觉得就算他站在一米之外观战,他也没办法理解这一切。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红色的冲击波被蓝色的护罩改变了方向,一大堆绿光撞在了一起,朦胧的形体出现又消失,他甚至没法分辨出是谁施展了什么咒语。他只知道那个傲罗正在一边咆哮出一个又一个咒语,一边疯狂地闪避;而与此同时,伪装后的奇洛教授只是站在原地,抖抖魔杖,大部分时间都不说话,只会时不时吐出一些无法辨认的语言,然后整面镜子都会被一片白光所笼罩,当镜面的影像恢复时,他可以看见那个傲罗踉跄着退后了一步,而他的半面护罩都被撕裂了。

哈利曾参观过两个最强的七年级学生决斗,而眼下这场战斗比那高端的多,哈利的大脑都麻木了,只能想着他还有多长的路要走。没有一个七年级学生可以在这个傲罗手下撑半分钟,而三支七年级的军队加起来可能都摸不着防御术教授……

傲罗单膝跪倒在地,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正在疯狂地比划,嘴里绝望地大叫着什么,哈利能认出的少数几个咒语全都是护罩咒。一大群阴影绕着他旋转,就好像剃刀组成的旋风。

然后哈利看见伪装后的奇洛教授刻意将魔杖对准了跪在地上做最后抵抗的傲罗。

“投降。”肃穆的声音说。

傲罗骂了些脏话。

“既然如此,”那个声音说,“阿瓦达——”

时间的流动似乎变得非常缓慢,就好像每一个音节都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卡,然后是达,然后是瓦,然后看见傲罗拼命朝旁边躲去;然而即使这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缓慢,不知为何,却没有让人做点什么的时间,没有让哈利张开嘴大叫不的时间,没有行动的时间,也许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他只来得及拼命地祈祷,因为这个无辜的人不应该就这么死掉——

一个闪耀的银色身形站在了傲罗面前。

几乎在同一时间,绿色的光芒撞了上来。

-----------------------------------------------------------------

巴瑞疯狂地扭向一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他的眼睛都集中在敌人和他来势汹汹的死亡上,所以巴瑞只是匆匆瞥到了一眼那个银色身影的轮廓;他从没有见过那么亮的守护神,而在这匆忙的一瞥中,他意识到了守护神根本不可能是这个形状。绿色和银色的光芒撞在了一起,然后两道光都消失了,两道光都消失了,死咒被挡下了,随后巴瑞的耳朵一阵刺痛,他看见他可怕的敌人正在尖叫,尖叫,尖叫,抱着头尖叫,然后开始倒下,而巴瑞已经在倒下了——

因为动作太急,巴瑞倒在了地上,他错位的左肩和断掉的肋骨都在尖叫抗议。巴瑞无视了痛楚,设法跪起身,拿起魔杖,击晕他的敌人,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昏昏倒地!”

红色的光射向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然后在半空中分离消失了——不是因为护罩。巴瑞可以看见,那个倒在地上、放声尖叫的敌人周围的空气中有什么在摇晃。

巴瑞感觉得到,致命的压力几乎顶破了他的皮肤,不稳定的魔力正在增加,增加,增加,直直冲向某个可怕的爆发点。他的直觉正在尖叫,要他在爆炸之前快跑,这不是咒语,不是诅咒,这是失控的魔力,但在巴瑞还没站起身来之前——

这个男人丢掉了他的魔杖(他丢掉了他的魔杖!),不一会儿,他的身体融化,完全消失了。

一条绿色的蛇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甚至在巴瑞条件反射似地用另一个昏迷咒射向它时,它也没有动弹,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击中了。

当可怕的不稳定魔力和压力开始褪却,失控的魔力渐渐消失,巴瑞迷茫的大脑注意到尖叫还在继续。只不过这次听上去不太一样,像是小男孩发出的尖叫,是从通向楼下的那段阶梯发出的。

这个尖叫也戛然而止了,随后只剩下巴瑞急促的喘息声。

他的思绪很慢,又迷惑,又混乱。他的敌人强得和疯了似的,这不是一场决斗,这就像是他还在第一年傲罗实习期时,试着和塔玛夫人战斗的那种感觉一样。食死徒的实力不及他的十分之一,疯眼穆迪都没有那么强……而看在梅林的份上,到底是谁,用什么东西,什么方法挡下了死咒?

巴瑞设法振作起来,将魔杖按在肋骨上,小声念叨着治疗咒语,然后将魔杖按在了肩膀上。这个动作所耗费的精力比平常要多,消耗了他太多能量,他的魔力已经见底了;他已经无法治疗自己小一点的擦伤、淤青,甚至是加强他剩下的护罩碎片。这已经是在维持守护神情况下的极限了。

巴瑞深深地,重重地吸了口气,尽可能稳住呼吸,然后开口。

“你,”巴瑞说,“无论你是谁。出来。”

没有回答。巴瑞想到无论这个人是谁,可能也已经失去意识了。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听见了尖叫……

好吧,有个方法可以测试一下。

“出来,”巴瑞说,让声音更严厉了一点,“否则我就用大范围的诅咒了。”虽然可能就算他试了也用不出来。

“等等,”响起了一个男孩的声音,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尖细的声音在发颤,就好像是在拼命试着不要脱力倒下或者哭出来。声音听起来已经接近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方。“请等等,我——出来——”

“解除隐形。”巴瑞吼道。他太累了,已经用不出反幻身咒了。

过了一会儿,一张小男孩的脸出现在隐身衣下,巴瑞看见了一头黑发,绿色的双眼,眼镜,以及红色的闪电型伤疤。

如果他的阅历少上二十年,他可能会惊讶地眨眨眼。而现在他只是骂了些可能不应该在大难不死的男孩面前骂出的话。

“他,他,”男孩用颤抖的声音说,他稚嫩的脸庞看起来又害怕,又疲惫,眼泪还在一滴接一滴地顺着脸颊往下掉,“他绑架我,强迫我召唤守护神……他说我不照做的话就杀了我……但我不能就这么让他杀了你……”

巴瑞的大脑还是很混乱,但整件事开始慢慢浮出水面了。

哈利·波特,唯一一个在死咒下生还的巫师。巴瑞也许能躲开绿色的死亡射线,他肯定会努力去躲,但如果将这件事摆上威森加摩,他们会认为这是欠高贵家族的一条命。

“我明白了。”巴瑞的低吼变得温柔多了。他抬脚走向男孩。“孩子,我为你经历的一切感到遗憾,但我需要你脱掉隐形衣,然后放下你的魔杖。”

哈利·波特剩下的部分解除了隐形,他的身上穿着汗湿的蓝色镶边霍格沃茨校服,而他的右手紧紧捏着自己十一英尺长的冬青木魔杖,指关节都发白了。

“你的魔杖。”巴瑞重复道。

“对不起,”十一岁的男孩喃喃道,“这里。”然后他递出魔杖,尖端指着巴瑞。

巴瑞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不要骂人,这个精神受创的男孩刚刚才救了自己一命。于是他将骂人的冲动放到一边,叹了口气,伸出手接过魔杖。

“你看,孩子,你真的不应该把魔杖对着——”

魔杖的尖端在巴瑞手中晃了晃,男孩私语道,“昏昏入睡。”

------------------------------------------------------------

哈利盯着傲罗倒下的身体,并没觉得有多得意。他只感到一阵压倒性的绝望。

(即使在这个时候也不算太晚。)

哈利转过身,看向那条一动不动的蛇。

“老师?”哈利嘶声道。“朋友?拜托,你还活着吗?”巨大的恐惧攥住了哈利的心;在这一瞬间,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才目击到这位防御术教授想杀死一个警官。

哈利将魔杖对准蛇,刚刚准备开始念快快复苏,他的大脑就反应了过来,然后开始朝他尖叫。

他不敢对奇洛教授使用魔法。

哈利感觉到了,他的头痛得就像是在燃烧,像是要裂开,像是要分成两半。他感觉到了,他的魔法和奇洛教授的魔法相互匹配,频率相互抵消,完成了整个大难临头的诅咒。如果哈利和奇洛教授靠的太近,或者他们对彼此使用魔法,或者他们的咒语互相接触,就会有一些神秘的、可怕的事情发生,他们的魔法会共鸣,失去控制——

哈利盯着蛇,他不知道蛇还有没有呼吸。

(最后几秒钟过去了。)

他转过身瞪向傲罗,那个已经看见了大难不死的男孩的人,那个已经目击了一切的人。

沉甸甸的失败感向哈利袭来,仿若千钧重负。他设法弄晕了傲罗,但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了,他没有办法弥补,任务失败了,一切都失败了,他失败了。

震惊,气馁,绝望,他没有思考,没有意识到最明显的东西,没有想起这种绝望的感觉是从何而来,没有发现自己还需要重新施展真正的守护神咒。

(而现在已经太晚了。)

-------------------------------------------------------------------

傲罗李和傲罗麦卡斯克将椅子摆回了桌边,所以他们俩同时看见了,那个赤裸削瘦的恐怖东西升到了窗前,他们俩光是看见那玩意儿就开始头痛了。

他们俩都听见了那个声音,听起来就好像一具已经死了很久的尸体说的话,就好像这些话本身都已经上了年纪,死掉了。

摄魂怪吐出的每一个字都让他们耳朵生疼,“贝拉特里克斯从牢房里出来了。”

在不到一秒钟的恐怖寂静后,李挣扎着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向通信装置,向魔法部呼叫支援,与此同时,麦卡斯克抓起了他的镜子,开始疯狂地试着呼叫出去巡逻的三个傲罗。

-------------------------------------------------------------------

[1]飞龙扑克:http://en.wikipedia.org/wiki/Dragon_Poker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潜水艇君

校对: Dr. ∅,BobbyLiu


评论(14)
热度(105)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