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五十五章:斯坦福监狱实验,第五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在伤痕累累,破败不堪的走廊里,在煤气灯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男孩蹑手蹑脚地缓步向前,手直直地探向那条一动不动的蛇,那是他老师的躯体。

离蛇只剩一米远的时候,哈利终于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

即使很微弱,那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那么奇洛教授还活着。

这个念头并没有让他感到欣喜,只激起了一种空洞的绝望。

哈利还是很快就会被抓住,无论他怎么解释,整件事看起来都不太妙。不会再有人相信他,他们会认为他就是下一个黑魔王,和伏地魔开战时他们不会再帮助他,赫敏会放弃他,可能就连邓布利多都会去另找一个主角……

……也许他们会就这么将他遣送回家,扔还给他的父母。

他失败了。

哈利看向倒在地上的那个人,那是被他弄晕的警官,他身上的小伤口和划伤流出的血已经凝固了,精致的红袍上满是烧灼的痕迹。

他太蠢了。他不应该弄晕警官,他本应该就这么坚持他原来的说法,说他被奇洛教授绑架了……

也许还不算太晚,他的脑内响起一阵私语。你也许还能弥补一下这个失误。傲罗看见你了,他记得是你弄晕他的……但要是他死了,要是奇洛教授死了,要是贝拉特里克斯死了,那就没人会有和你矛盾的说辞了。

哈利缓缓抬起手,将魔杖指向那个警官,然后——

哈利的手停住了。

他有一种模糊的感觉,不知为何,他表现得不像是他自己。就好像他忘了什么东西,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是他记不起自己到底忘记什么了。

哦,没错。他相信人类生命的价值。

这个想法伴随着一阵疑惑,他不太记得为什么其他人的生命很宝贵了……

好吧,负责逻辑的那部分说,为什么你的想法和以前不一样了?

因为他在阿兹卡班……

而且他忘了重新施展守护神咒……

不知为何,无论他要做的事有多么微不足道,感觉都要费很大的精力,就好像行动这个想法本身就已经沉重地让人举不起来了;但重新施展守护神咒看上去是个好主意,因为他还是会害怕摄魂怪。虽然他已经记不起来快乐是什么感觉,但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快乐。

哈利将魔杖举到面前,摆好了起手式。

然后哈利停了下来。

他……不太记得……他用了什么快乐的记忆了。

太奇怪了,这明明是很重要的事,他真的应该记得起来的……是关于死亡的?但死亡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东西……

他的身体在颤抖。阿兹卡班从未那么冷过,当他想到这一点时,周围好像变得更冷了。已经太迟了,他已经陷得太深了,他现在已经无法施展出守护神咒了——

刚才的想法可能是摄魂怪的影响,不是什么准确的评估。他负责逻辑的那部分观察到。这个习惯已经变成了纯粹的条件反射,不需要能量也可以启动。把对摄魂怪的恐惧想成是认知偏差,然后试着用你克服其它认知偏差的方法克服它。你绝望的感觉也许并不代表着整个情况真的很绝望,也许只代表你暴露在了摄魂怪的影响下。直到证实之前,所有负面情绪和悲观评估现在都必须被视为可疑的,不可信的。

(如果你看着这个正在思考的男孩,你会看到在眼镜和闪电般的伤疤下,他的脸上掠过了一个淡漠、超脱而困惑的皱眉。他的手还停留在守护神咒的起手式,没有动。)

摄魂怪的存在干扰了你运行快乐的那部分。如果你没法由快乐这个关键词回想起你快乐的记忆,也许你可以用其他方法想起来。你上次和其他人谈起守护神咒是什么时候?

这件事哈利似乎也想不起来了。

一阵压倒性的绝望向他碾来,然后被他负责逻辑的那部分驱逐,将其标志为不可信的外部影响,是不属于哈利的部分,有什么模糊的重量还在继续压迫着他,但他已经开始思考了,思考并不需要费很大精力……

你最近一次谈起摄魂怪是什么时候?

奇洛教授说他已经能感觉到摄魂怪了,然后哈利对奇洛教授说……他告诉奇洛教授……

……用星星的记忆,用在宇宙中无形坠落的记忆,让这份记忆就像大脑防御术的屏障一样覆盖住整个思想。

他今年上的第二节防御术课,星期五的时候,奇洛教授给他看过了星星,在圣诞节又给他看了一次。

想起这一切不需要费多大精力,那如烧灼般闪耀的白色小点映衬着完美的黑暗。

哈利想起了银河巨大云雾状的波流。

哈利想起了那份宁静。

他四肢边缘的寒冷似乎褪去了一些。

在他第一次施展出守护神咒时,他曾大声喊出了一些话,即使感觉很模糊,他的脑子也能回忆起那些声音,那些话语了……

……我想的是,我绝不接受死亡是自然规律。

真正的守护神咒是通过思考人类生命的价值施展出来的。

……但是仍有其他活着的生命需要我们为之战斗。你的生命,我的生命,赫敏·格兰杰的生命,所有地球上和地球之外的生命,都值得我们去保护,去捍卫。

因此,杀了所有人这种想法……并不是真实的他,这是摄魂怪的影响……

绝望是摄魂怪的影响。

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有希望。那个傲罗还活着。奇洛教授还活着。贝拉特里克斯还活着。我还活着。目前还没有人死掉……

哈利现在可以想象出地球的样子了,蓝白交融的行星悬在星空之中。

……而我不会让他们死的!

“呼神护卫!”

吼出的词句有点结巴,而再次出现的人形一开始显得很黯淡,就好像月光而不是日光,是白色而不是银色。

但在刻意调整过节奏的呼吸下,随着哈利的恢复,光芒在慢慢加强。光驱逐了他脑内的黑暗。他回忆起差点就被遗忘了的东西,然后将其注入回守护神咒。

银色的光芒再次闪耀起来,压过了昏暗的煤气灯,将走廊照亮,洗去了所有的寒冷,即便如此,哈利的四肢还是感觉不对劲。只差一点他就万劫不复了。

哈利深深地吸了口气。好了。现在他的思想已经不会再被摄魂怪人为染黑了,是时候重新审视局面了。

哈利重新审视了一遍局面。

……好吧,看上去还是很没救。

虽然不像之前那种压倒性的绝望,但就算往轻了说,哈利还是觉得很不妙。他不敢切换成黑暗模式,而他的黑暗面才有能力从容处理这种级别的问题。他的黑暗面会轻蔑地嘲笑,就因为他失去了奇洛教授,被困在了阿兹卡班,被警官目击,他竟然就产生了放弃的念头。平常的哈利没有能力从容处理这类型的事。

但无论如何,除了继续前进外,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在还没有真的失败之前,无论他做什么,都比现在放弃强。

哈利环顾四周。

昏暗的煤气灯照亮了走廊灰色的金属,两边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布满了刮痕,坑坑洼洼和被融化过的痕迹到处都是,只要是个人留心一瞅,都知道这里曾发生过战斗。

奇洛教授可以轻而易举地修正这一切,如果他……

随后,被背叛的感觉重重地击中了哈利。

为什么……为什么他……为什么……

因为他是坏人,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伤感地轻声说道,我们早告诉过你了。

不!哈利拼命地想,不,这说不通,我们要做到的是完美犯罪,那个傲罗会被一忘皆空,走廊会被修复,一切都还没有太迟,但要是他死了的话,这一切就真的太迟了!

但是奇洛教授从来就没有真的计划要完美犯罪,斯莱特林用肃穆的声音说,他想让犯罪被注意到。他想要每个人都知道有人杀了傲罗,还将贝拉特里克斯劫出了阿兹卡班。他会准备某种证据,某种可以揭示你参与其中了的证据,这样他就可以勒索你,你就会永远和他绑在一起了。

这么想着,哈利的守护神差点就消失了。

不是这样的……哈利想。

就是这样,他的其它三个部分悲哀地说。

不,还是说不通。奇洛教授肯定知道,在我看见他杀死傲罗后,我马上就会倒戈。我很可能会直接去找邓布利多坦白,试图阐述真相,说我被骗了。而且……要说勒索我,那他不顾我的意愿杀死一个傲罗,真的会给在我的自愿帮助下将贝拉特里克斯劫出阿兹卡班这件事增加多少分量吗?更聪明的做法应该是将我有参与过劫狱这场犯罪的证据留下来,但依然尽可能伪装成我的盟友,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再来勒索我……

合理化而已,斯莱特林说。那奇洛教授为什么要这么做?

哈利的思绪染上了一丝绝望——在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知道这种想法其实是因为自己想要拒绝现实,他是在滥用这种技巧——我发现我很困惑。

哈利的脑子里一阵沉默。他其它的组成部分看上去都无话可说了。

然后哈利接着估量眼下没那么无可救药了的局面。

哈利需要重新计算贝拉特里克斯是坏人的可能性吗?

……这和任务无关。贝拉特里克斯现在是坏人,这是已知条件。无论她是被折磨,被摄神取念,被一些让人说不出口的仪式逼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是自愿选上这条路,和现况都没什么关系。关键在于贝拉特里克斯觉得哈利是黑魔王,她会服从他。

那么这就是一个资源。但贝拉特里克斯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

“哦,我现在感觉好一点了,真奇怪……”

在哈利的守护神的光芒失控地迸发后,贝拉特里克斯曾用支离破碎的声音这么说过。

哈利想,他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也许他的脑子只是在想当然,但是……看上去摄魂怪很久以前夺取的东西可能已经永远消失了。但摄魂怪最近夺取的东西,真正的守护神咒也许能找回来。就像倒空一个杯子,和不再使用的杯子消失了之间的区别。那么,贝拉特里克斯也许取回了她上个星期左右所失去的东西。不是快乐的记忆,这种东西几年前就被吃掉了。但像是上个星期才被吸走的力量和魔法,说不定已经被她取回了。就像是她休息了一个星期,用一个星期的工夫再次提升了自己的魔力……

哈利看向奇洛教授的蛇形态。

……也许足以施展出快快复苏。

如果叫醒奇洛教授真的是个好主意的话。

想到这里,哈利又有几分绝望了起来。他没法相信奇洛教授,在刚刚的一切发生后,他没法相信让奇洛教授醒过来是什么聪明的选择了。

冷静,哈利对自己想,然后看向瘫倒在地的傲罗。

贝拉特里克斯可能也可以设法施展出记忆咒语。

那这可以是第一步。算不上是把每个人都安全地弄出了阿兹卡班,而且傲罗们事后肯定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他们也许会怀疑起贝拉特里克斯的尸体,然后做尸检。但这算是走出了一步。

……而且从阿兹卡班逃出去真的有那么难吗?如果他们到达阿兹卡班顶楼的速度够快,在那个傲罗应该开始汇报的时间之前,在有人注意到他失踪之前,他们可以就这么直接从奇洛教授弄出来的洞飞出去,飞到离阿兹卡班足够远的地方,然后启动哈利手里的门钥匙。(奇洛教授和哈利都有门钥匙,两把都足以支撑两个人类传送,顺带一条蛇。就像他们离开玛丽的房间时所做的双重伪装一样,奇洛教授所做的安全裕度连哈利都不由得为之惊叹。)

贝拉特里克斯可以拿着奇洛教授的蛇形态,因为哈利不敢碰,也不敢用漂浮咒。

哈利转过身,快步向贝拉特里克斯所在的楼梯走去。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恢复了一点。计划看上去有点靠谱了,时间不等人,他要赶快执行。

至于奇洛教授——说起来还有贝拉特里克斯——在用了门钥匙,按照原计划把贝拉特里克斯交给精神治疗师后……好吧,哈利可以边做边想。哈利可能得哄骗治疗师做点什么——还得费上好多工夫,哈利甚至都没想好他想让治疗师干嘛——但他和贝拉特里克斯必须现在马上开始行动。

哈利在脑海中快速梳理了一遍整个流程,然后发现主要问题会出现在他们到达屋顶的时候。本来应该是隐了形的奇洛教授偷偷用迷惑咒黑掉周围的监测器,让这些原本会监视阿兹卡班周围空域的监测器在数分钟内都看着同一段循环影像。奇洛教授说他没办法将哈利的守护神隐形,要是他们驱散了守护神,摄魂怪就会发现贝拉特里克斯消失了,然后警告傲罗……

哈利的思路啪地一下中断了。

有些时候,“要命”听上去完全无法形容整个情况。

--------------------------------------------------------------------

即使有肾上腺素的影响,李的双手依然稳稳地打开了消失柜上的门闩,这个消失柜连接着阿兹卡班和一个位于魔法法律执行司内部的严密房间。(当然,是单向消失柜。禁区允许一些进入阿兹卡班的快速通道,所有这些通道都被严格限制了。没有出去的快速通道。)

李退后一步,用魔杖对准柜子,念出咒文“门户开启”,然后过了不到一秒——

柜子门碰地一声打开了,一位女巫大步流星地踏入了房间,她的身材魁梧,下巴方正,一头灰色短卷发贴在脑袋上。她没有戴勋章,也没有戴首饰或其他装饰品,只穿着一件普通的傲罗袍——她认为这足以体现自己的威严:司长阿米莉亚·博恩斯,魔法法律执行司第一人,同时也是传闻中魔法法律执行司里唯一一个可以在公平战斗中和疯眼穆迪过招的女巫(虽然他们俩对公平战斗都没什么兴趣)。李还听说过一些流言,说阿米莉亚可以在魔法法律执行司内部幻影移形,他算是知道这种谣言是怎么来的了。从他发出警告到现在还不到五十秒。

“马上升空!”阿米莉亚回头向跟在她身后提着警用扫帚的女性傲罗三人小队吼道,这些人肯定是匆匆忙忙赶到这儿的,就等着李启动柜子。“我想要更多的空中覆盖!记得保证一直维持反幻身咒!”随后她把头转向他。“报告情况,李傲罗!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吗?”

在李开始说话的时候,又有一队提着扫帚的傲罗三人小队出现在了消失柜,然后大步向前,跟上了前面的那个小组。

他们身后跟着一组全副武装的打击手。

然后又是一组打击手。

然后又是一组扫帚队。

--------------------------------------------------------------------

当哈利过来时,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削瘦的身形正一动不动地躺在楼梯上,双眼紧闭。哈利用冰冷尖利的声音小声问她是不是醒着,但没有得到回应。

一阵惊恐,然后哈利想到应该是奇洛教授把她搞晕了,免得她听见黑魔王战战兢兢的仆从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怙恶不悛的罪犯,一会儿又变成了一个专业的战斗法师。这样很好,她刚才没有听见哈利的声音喊“呼神护卫”。

哈利把隐形衣的兜帽戴了回去,魔杖指向贝拉特里克斯,然后尽可能温柔地轻声念道,“咒立停。”

从贝拉特里克斯的身体抽动的样子来看,哈利觉得自己刚才还不够温柔。

凹陷黯淡的双眼张开了。

“亲爱的贝拉,”哈利用冰冷尖利的声音说,“恐怕我们碰到了一点小麻烦。你恢复到足以施展一些小魔法的程度了吗?”

一阵停顿,随后贝拉特里克斯苍白的头点了点。

“很好,”哈利冷淡地说,“我不会要你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行走,但我恐怕你还是必须自己走路。”他将魔杖指向她,“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哈利将魔力输出降低,好让自己能够多维持一段时间,然而魔咒依然浮起了她目前约三分之二的体重。她……很瘦。

就好像是这么多年后的头一次,贝拉特里克斯缓缓站了起来。

--------------------------------------------------------------------

阿米莉亚大步走进值班室,傲罗李和他银色的獾跟在她后面。在听到警报后,她转了一圈时间转换器,然后用了紧张的一个小时准备进入这里的部队。在阿兹卡班里,时间不能循环,阿兹卡班的未来无法和过去相互作用,所以她无法在魔法法律执行司收到信息前到达,但她应该能及时赶到……

她直直地瞪着那具飘在窗前,脱下了袍子,看上去已经死透了的躯体。

“贝拉特里克斯在哪里?”阿米莉亚质问道,在恐惧的聚合体面前,她没有露出一丁点儿怯意。

躯体张开嘴,即使是她,此时血液也立刻冻结了。那具躯体咕噜道,“不知道。”

---------------------------------------------------------------

哈利再次完全隐身,看着贝拉特里克斯缓缓弯下腰,捡起奇洛教授的魔杖(哈利不敢碰),然后慢慢站直。 

随后贝拉特里克斯用魔杖指着蛇,她的声音很小,但发音精准,“快快复苏。”

蛇没动静。

“要再试一次吗,主人?”她小声说。

“不用了。”哈利说。他压下一阵反胃。在发现摄魂怪现在可能已经警告过傲罗后,哈利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试着把奇洛教授弄起来再说。他冰冷尖利的声音没有受到干扰,继续说了下去,“你觉得你能用记忆咒了吗,亲爱的贝拉?”

贝拉特里克斯顿了顿,然后犹豫地说,“我觉得没问题,主人。”

“清除那个傲罗半个小时前的记忆。”哈利命令道。他还想了一下要不要将这一命令正当化,如果贝拉特里克斯问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哈利就会解释道他们是在假装成另一股势力,然后叫她闭嘴——

但贝拉特里克斯只是简单地将魔杖指向那个傲罗,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终于小声念道,“一忘皆空。”

随后她的身子晃了晃,但没有倒下。

“很好,我亲爱的贝拉,”哈利轻声笑了笑。“然后我要求你带着那条蛇。”

这个女人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没有要求解释,没有问为什么哈利或隐了身施展守护神咒的那个人不带。她只是蹒跚地走向蛇所在的地方,慢慢地弯下腰,把蛇捡起来,挂在了肩膀上。

(哈利的一小部分发现,拥有一个绝对服从他命令的跟班让他有多么放松,甚至还进一步肖想了一下他完全可以习惯于拥有一个像贝拉特里克斯这样的跟班,然后被其余受到严重冒犯的部分集体吼停了。)

“跟上。”男孩对跟班命令道,然后走了起来。

-------------------------------------------------------------------

执勤室已经开始变挤了,几乎让人喘不过气,虽然阿米莉亚身边还有些空间;要是必须和博恩斯司长挤才能喘匀气,那还是不要呼吸算了。

阿米莉亚看向奥拉,她正在摆弄傲罗麦卡斯克的镜子。“韦恩巴赫专员,”她咆哮道,年轻的女巫吓了一跳,“独臂的镜子有回应吗?”

“没有,”奥拉焦虑地说,“我是说……我的意思是,镜子肯定是被屏蔽了,不是坏了,屏蔽做得很小心,因为警报没有启动,但是整个线路简直是一片空白,镜子也有可能是被打碎了……”

阿米莉亚没有让自己的表情变化,虽然她已经开始为独臂哀悼的那一部分变得有点悲伤,而更多的是愤怒。七个月,还有七个月,他就会在干满整整一个世纪之后就此退休了。她还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个充满热情的小傲罗的时候。而且,在他的整个事业生涯里,他对魔法法律执行司都是绝对忠诚的,至少在大事上都是如此……

有人会为此被烧死。

摄魂怪还飘在窗外,为他们的行动笼罩上百无一用的恐怖阴影;当被问起诸如“贝拉特里克斯逃走了吗?”和“为什么你找不到她?”和“她是怎么藏起来的?”之类的问题时,这东西就只会咕噜说它不知情,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回答。阿米莉亚开始担心犯人是不是已经逃跑了,然后——

“我们在C区螺旋楼梯上的屋顶发现了一个洞!”有人在门口吼道,“洞还开着,禁区内的伪装还在激活状态!”

阿米莉亚咧咧嘴,笑得就像张开嘴准备开饭的狼。

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还在阿兹卡班。

而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会永远地留在阿兹卡班。

她大步走向窗户。这次,她忽略了摄魂怪,直接看向天空,用自己的眼睛审视着扫帚巡逻队。从这里她看不见整个天空,但是她能看见有十只扫帚正在排阵巡逻,这已经足以抓到任何人了,虽然她真的很想将她弄得到的所有扫帚都放到天上去。她的傲罗们装备的是现在市场上最好的竞速扫帚,光轮2000;没有她的手下追不到的人。

阿米莉亚从窗前转过身,然后皱了皱眉。这屋子实在是太挤了,有三分之二的人根本不需要出现在这里,他们只是想要离行动中心近一点。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是阿米莉亚无法容忍的,那就是那些做自己想做的,而不是需要做的事情的人。

“好了,你们这群人!”阿米莉亚向他们咆哮道。“别在这里闲晃了,给我去守每栋螺旋楼梯的顶楼!没错,”她朝那些投来惊讶目光的人们说,“所有三栋!如果你们还不知道为什么的话,他们可以从地板或牢房墙壁打洞,在楼层之间穿来穿去!我们一层一层地搜,直到抓到为止!我去C区,斯克林杰,你去B……”随后她顿了顿,想起疯眼汉去年已经退休了,她还可以用谁……“沙克尔,你负责A区,再把最强的打手都带上!经过的每一间牢房都要检查,毯子下面也要查看,每一条走廊都要过所有的侦查咒!在抓到犯人以前,所有人都不准离开阿兹卡班!所有人!然后……” 人们惊讶地看着阿米莉亚,因为她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犯人发明了某种方法,让摄魂怪找不到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了。

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思及此处,她的血都凉了。这简直就像……

阿米莉亚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再次开口,声音中带着钢铁般的命令。“然后,在你们抓到犯人的时候,要见鬼地确认他们真的是犯人,而不是被强行灌了复方汤剂的自己人。任何表现得奇怪的人,检查他们是不是中了夺魂咒。保证队友随时都在自己的视野内。如果不认识脸的话,不要觉得穿着傲罗制服就一定是自己人。”她转向联络专员。“告诉扫帚队。如果有一把扫帚无故离队降落,拨一半的人去追,剩下的接着巡逻。改掉所有能改的谐振模式,他们可能偷了我们的密码。”随后她回头看向屋子里剩下的人。“没有傲罗是无可怀疑的,除非他们的家人已经全部死光,没有被威胁的余地了。”

她看见了,那些老面孔的脸上都露出了冰冷的表情,而一些年轻一点的傲罗畏缩了一下,她知道他们明白了。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大声说了出来。

“所有人都听好了,我们今天要打的是那场古老的巫师战争。神秘人死了并不意味着食死徒就忘记了他的那些花招。现在开始行动!”

-----------------------------------------------------------------

隐了身的哈利默默地走过点着瓦斯灯的灰色走廊,贝拉特里克斯走在他身边,银色的身形跟在他们身后。哈利一边走,一边试着想出一个好一点的计划。

首先,他发现傲罗可能已经知道了,然后,奇洛教授还醒不过来……

他的思路之前就在这一步冻结了整整一秒。

现在还是冻着的,在此期间,他和贝拉特里克斯开始朝下走,尽可能地争取时间;哈利估计傲罗会从顶楼开始一层一层往下搜。傲罗耗得起,他们可以慢慢地、安全地移动;他们知道猎物没有逃出去的方法。

哈利没想出来怎么逃出去。

直到哈利对自己说,好吧,如果只是战争游戏的话,混沌联盟会怎么做?

答案立刻就浮出水面了。

随后哈利想,但要是有那么简单,为什么之前没人从阿兹卡班逃出去过?

然后他发现了可能的问题:好吧,混沌将军会对此采取什么行动?

于是混沌将军提出了他第一个计划的改良方案。

这……

这是哈利做的最疯狂、最格兰芬多的事情……

于是现在他正在试着想一个好一点的计划出来,但运气不佳。

挑,还挑,叫你挑,格兰芬多说,一分钟之前是谁在抱怨什么计划都想不出来?你该庆幸我们还想得出来什么,“现在我们都死定了”先生。

“主人,”贝拉特里克斯被领到下一段楼梯时,吞吞吐吐地小声说,“我要回牢房里去吗,主人?”

哈利的大脑在想其它事,所以他反应了一下才理解这些词是在说什么,随后又恐慌了一会儿,与此同时,贝拉特里克斯还在继续讲话。

“我……求求你,主人,我宁可去死,”她的声音说。随后,她的声音变小了,变成了微不可闻的私语,“但如果你要求的话,我会回去的,主人……”

“我们不是在回你的牢房。”哈利自动嘶声道。他没有让自己的感受影响到表情。

呃……赫奇帕奇说,你刚刚不是认真地在想,“你应该过来为我工作,我会赏识你的”?

面对这种忠诚,就连石头都会有反应的,哈利想,就算她忠于我只是一场误会,我不由自主地就——

她是黑魔王忠实的杀手和施虐者,她那么忠诚可能就是因为一个无辜清白的女孩被毁成了碎片,而她是从这些碎片中诞生的,赫奇帕奇说,你忘了吗?

如果有人向我展现出了这种忠诚,就算是误会,我心中也会有一部分被不由自主地触动。黑魔王肯定是……用邪恶来形容都不够了,他肯定是空的……对此竟然都无动于衷,无论这份忠诚是不是人工塑造出来的。

大部分的哈利都无话可说。

正在这时,哈利听见了什么声音。

声音很小,但他们每前进一步,声音就会变得大一点。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遥远而又模糊。

他的耳朵自动竖了起来,想听清她在说什么。

“……请不要……”

“……不是故意……”

“……不要死……”

随后他的大脑知道他听见的是谁了,而几乎同时,弄清了他听见的是什么。

因为奇洛教授没有在这里维持寂静了,而实际上,阿兹卡班并不是寂静的。

女人微弱的声音重复道:

“不,我不是故意的,请不要死!”

“不,我不是故意的,请不要死!”

哈利每走一步,声音就变得更大一点,他现在能听清言语中的感情了,那份恐惧,那份内疚,那份绝望……

“不,我不是故意的,请不要死!”

……那个女人最糟糕的记忆,他一遍又一遍地听着……

“不,我不是故意的,请不要死!”

……那桩把她送进阿兹卡班的谋杀……

“不,我不是故意的,请不要死!”

……摄魂怪给她的判决是让她看着那个被她杀死的人在无尽的轮回中死上一遍又一遍。虽然从她声音中剩下的精力来看,她肯定是最近才被投入阿兹卡班的。

这时哈利冒出了一个念头,奇洛教授经过这些门,听着这些声音,却连一点动摇的迹象都没有;要不是哈利必须在贝拉特里克斯的面前保持安静,他会将其当作奇洛教授是坏人的证据。他的呼吸仍然平稳,但体内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尖叫,尖叫,尖叫。

守护神亮了起来,没有失控,但哈利每走一步,守护神就亮上一分。

在哈利和贝拉特里克斯下楼后,守护神更亮了一点;贝拉特里克斯晃了晃,哈利将左手伸出隐形衣,一边顶着因为离蛇太近而产生的大难临头的感觉,一边将手递了过去。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接过了手,什么都没说。

能够帮助贝拉特里克斯让哈利好受了些,但还不够。

因为他看见了位于这一层走廊中央的金属门。

因为他们走近了的时候女人的声音安静了下来;现在有守护神在附近,她再也不用接着体验自己最糟糕的记忆了。

很好,他的体内响起一个声音。这是第一步。

哈利的脚步不可避免地向那扇金属门走去。

然后……

现在把门打开——

……哈利接着走……

你以为你在干嘛?快回去把她弄出来!

……接着走……

救救她!你在干什么?她在受伤你必须救救她

哈利手头的门钥匙可以传送两个人,只有两个,再顺带捎上一条蛇。如果他们还有奇洛教授的那把门钥匙的话……但是他们没有,门钥匙在奇洛教授的人类形态身上,没办法拿出来……哈利今天只救得了一个人,位于阿兹卡班底层的唯一一个人,最急需帮助的……

不要走!”金属门后的声音尖叫道。“不,不,不,不要走,不要带走它,不要不要不要——”

走廊里的光亮了一些。

“求求你,”女人的声音哽咽道,“求求你,我再也记不起来我孩子的名字了——”

“坐下,贝拉,”哈利说,不知为何,他的声音依然维持着冷酷的私语,“我必须处理一下。” 悬浮咒渐渐减弱,然后解消。贝拉顺从地坐下了。在明亮的空气中,她骨瘦如柴的身躯形成了一块黑影。

我会死的,哈利想。

空气接着变亮。

毕竟,哈利也不一定会死。

他只是可能会死,而难道有些事不是值得冒着生命危险去做的吗?

空气接着变亮,大一点的守护神开始在他身边凝形,明亮的人形在如烧灼般发亮的空气中逐渐模糊,与此同时,哈利正在将生命作为能量填进咒语里。

如果我抹杀了摄魂怪,那就算我还活着,他们也会知道是我,是我干的……我会失去我的支持,输掉战争……

是吗?体内催促他的那个声音说,在你摧毁了阿兹卡班所有的摄魂怪之后?实际上,我觉得他们会倾向于将这个当成你是光明王的凭证,所以救救她救救她你必须救救她——

人形已经不能被视为单独的个体了。

走廊已经看不见了。

在隐形衣下,哈利自己的身体是隐形的。

只有一个无形的点,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银光。

哈利能感受到生命正在离他而去,成为咒语的燃料;在远方,他能感受到死亡的阴影开始紧张起来了。

我这辈子还打算做其它事,不止这件事……我还要和黑魔王对抗,我还要融合巫师和麻瓜界……

高尚的目标看上去那么遥远,那么抽象,比起一个恳求他帮助的女人,比起他此时此地就可以做的这件事来说,哈利不确定还会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要做了。

哈利吸了口气,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呼吸了,然后想:

在阿兹卡班外可能还有其它的摄魂怪……如果我要这么做的话,我应该在离中央大坑更近的地方行动,少消耗一点生命,这样才能提高存活的可能性,接着消灭其它的摄魂怪……就算假设这是最优选项,如果最佳的时间和地点存在的话,也不应该是此时此地,不是此时此地

什么?他的另一部分义愤填膺地说,一边寻找不存在的反驳论据——

光芒慢慢地褪去了,哈利将精神集中在那个无可辩驳的事实上,那个最明显的真相上,他们所在的地方不是最佳地点,也不能是现在……

光芒慢慢地褪去。

哈利的一部分生命回流了。

一部分像辐射一样消散了。

但哈利还有足够的生命,足以支撑他的身体,维持银色人形的光芒;当他拿着魔杖轻声念“羽加迪姆,勒维奥萨”时,魔力还是顺从地输了出来,帮助贝拉特里克斯站起身。(因为他耗费的不是魔力,他的守护神咒消耗的从来就不是魔力。)

我发誓,哈利想,在贝拉特里克斯面前尽量稳住呼吸,泪水淌过了他隐形的双颊,我用我的生命和魔力和我作为理性主义者的能力发誓,我用所有我视为神圣的东西和所有快乐的记忆发誓,总有一天,我要终结这个地方,所以拜托,拜托了,请原谅我……

于是,在那个犯人的尖叫声以及请求谁回来救救她的声音中,他们接着前进。 

哈利本应该花更多时间,经过一个仪式再牺牲这一片自己,但贝拉特里克斯就在他旁边,所以哈利必须接着毫不停顿地向前走,一言不发,呼吸平稳。

所以哈利接着走,将那一片自己留在了身后。他知道,这一片自己会永远地留在此时此地。就算之后有一天,哈利带着其他能够施展出真正的守护神咒的人回来,消灭所有的摄魂怪;就算他将三棱建筑物融化掉,把整个岛屿烧低到足以让海淹没它,不留一丝这个地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就算如此,他也永远找不回这一片自己了。

--------------------------------------------------------------------

一群闪闪发光的生物不再盯着下方,又开始巡逻起金属走廊,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像上次一样?”博恩斯司长向傲罗李的方向厉声问,而年轻的傲罗回答道,“是的,夫人。”

司长猛地向摄魂怪发问,问它们现在找不找得到目标,几秒后摄魂怪给出了否定答案,司长看上去不是很意外。

艾米琳·万斯觉得要被自己的忠诚心给撕裂了。

艾米琳已经不是凤凰社的成员了,他们在上一次战争结束后已经被解散了。而在战争当中,她知道,他们都知道,克劳奇司长已经默许了他们私下进行的战斗。

博恩斯司长不是克劳奇。

但他们现在正在追捕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她曾经是个食死徒,同时肯定也是被食死徒救出去的。他们的守护神表现得很奇怪——所有明亮的生物都停了下来,盯着下方,然后又回到了主人身边。而且摄魂怪还找不到目标。

在她看来,这实在是咨询邓布利多的大好时机。

她是不是应该暗示一下博恩斯司长让他们去联系邓布利多?但要是博恩斯司长还没有联系他的话……

艾米琳动摇了一会儿,也许是好一会儿,然后终于决定了。管他的,她想,我们都是一边的,无论博恩斯司长高不高兴,我们都必须团结一致。

思及此处,她银色的麻雀飞上了她的肩膀。

“吊在队伍后面,守住我们的背后,”艾米琳轻声嘀咕道,嘴唇几乎没动,“等到没有人看着你的时候,去找阿不思·邓布利多。如果他不是独自一人,等到只有他一个人为止。然后这么告诉他:贝拉特里克斯正要闯出阿兹卡班,摄魂怪也找不到她。”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潜水艇君

校对: Dr. ∅,BobbyLiu

评论(7)
热度(142)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