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六十一章:斯坦福监狱实验,保密性与开放性,第十一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他们旋过绿色的火焰,转过飞路网络,米勒娃的心已经有十年零三个月没有像这样因恐惧而怦怦直跳了;连接着空间的走廊咳嗽了一下,把他们吐进了古灵阁大厅(对角巷最安全的飞路网接收点,最难干扰的连接,除了凤凰以外离开霍格沃茨的最快方式)。一只妖精服务员转向他们,睁大了眼睛,然后开始微微弯下腰,礼貌地鞠躬——

目标,决心,从容![1]

然后他们俩出现在了玛丽居背后的小巷,魔杖已经握在手中,竖了起来;他们背靠背地旋转,审视四周,西弗勒斯的唇边已经吐出了反幻身咒。

巷子是空的。

当她回过身看向西弗勒斯时,他已经把魔杖敲到了自己的脑袋上,发出一声鸡蛋破裂的声音,与此同时,他的嘴唇咏出了隐身的咒文;他换上了周围环境的颜色,成为了背景中一个模糊的形状,模糊的形状在移动,身上的颜色随着背景不断变化着,于是这里看上去什么都没有了。她垂下魔杖,走上前,准备接受自己的幻身咒——

她的身后发出一声不可能被错认的火焰爆裂声。

她转过身,看见了阿不思,他已经抽出了长长的魔杖,用右手举了起来。他半圆眼镜下的双眼神色冷酷,而福克斯在他的肩膀上张开了火焰色的翅膀,做好了飞翔和战斗的准备。

“阿不思!”她说,“我以为——”她刚刚才看见他出发去阿兹卡班,她以为就算是凤凰都不可能轻易从那里回来。

随后她意识到了。

“她跑了。”阿不思说,“你的守护神找到他了吗?”

她的心跳得更厉害了,恐惧凝固在了血液里。“他说他在这儿,在洗手间——”

“但愿他说的是实话吧。”阿不思说,魔杖敲在了她的脑袋上,伴随着一种像是水淌过全身的感觉。过了一会儿,他们四个(就连福克斯都被隐形了,虽然有时他所在的那片空气中能看见火焰似的东西一闪而过)冲到了餐厅面前。他们在门口顿了顿,阿不思念了些什么,然后过了一会儿,有一个能从窗外看见的顾客带着茫然的神情站了起来,然后打开门,像是要瞟一眼外面的朋友;他们三个穿了过去,匆匆经过那些不知情的顾客们(米勒娃知道,西弗勒斯在记他们的脸,而邓布利多能看见任何用了幻身咒的人)走向洗手间的标志——

画着厕所标志的老旧木门被砰地一声打开了,四个隐身的援救者闯了进去。

木房小小的,但是很干净,房间是空的,水槽里有新鲜的水滴,但没有哈利的影子,只有一张纸放在合上的马桶盖上。

她无法呼吸。

那张纸升到了空气中,是阿不思把纸条拿了起来,然后过了一会儿,纸条递向她。

M:帽子叫我告诉你什么?

——H

“啊,”米勒娃惊讶地大声说,她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的是什么,这不是那种会被忘记的事,但她现在不在思考那种事的状态,真的——“我是个冒失的小鬼,应该少管它的闲事。”

“呃?”空气中传出阿不思的声音,就好像连他都被吓了一跳。

随后哈利·波特的脑袋出现了,悬在马桶旁的半空中,表情冰冷而警戒,是她有时会看见的过于成人化的哈利;他的眼睛前后上下地打量着。

“出了什么——”男孩开口道。

阿不思连着她和福克斯一齐再次显形。他立刻走上前,伸出左手,从哈利的脑袋上扯了一根头发下来(男孩惊讶地痛叫一声),米勒娃接过了头发;片刻后,阿不思将大部分都还在隐形状态的男孩揽到自己怀里,金红色的火焰一闪而过。

这样哈利·波特就安全了。

米勒娃向前走了几步,靠在阿不思和哈利刚刚还在的那堵墙上,试着镇静下来。

她……失去了一些习惯,在凤凰社解散十年之后。

在她身边,西弗勒斯闪烁着显形了。他的右手已经从袍子里拽出了一个烧瓶,左手已经索取似地伸向她。她将哈利的头发交给了他,片刻后,头发被扔进了瓶内尚未完成的复方汤剂之中,液体开始发出嘶嘶声,冒着泡泡,这样它就能发挥出效力,让西弗勒斯扮演好诱饵的角色。

“这是意料之外,”魔药大师缓缓道,“我在好奇,如果我们的校长已经走到了扭曲时间的那一步,他为什么不早点把波特先生找回来?不应该有什么东西能阻拦他……诚然,你的守护神应该已经发现了波特先生是安全的……”

她没想这件事,因为另一个发现占据了她的大脑。这比不上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逃出阿兹卡班那么恐怖,但还是——

“哈利有一件隐身衣?”她说。

魔药大师没有回答;他在缩水。

------------------

嘀嗒嘀嗒,滴答滴答,叮铃铃——

这些声音还是会让她烦躁,虽然一会儿过后,这些声音会逐渐消失在注意力范围之外;要是等她当上了校长,她要把这些东西统统静音掉。她好奇到底是霍格沃茨的哪一任校长如此不顾别人的感受,第一次创造出会制造噪音的仪器传给他们的继承人?

她坐在校长办公室,带着一张快速变形出来的桌子,正做着上百份必要的文书工作以维持霍格沃茨的运转;她很容易就会工作到忘我,这样就不用去想别的事。阿不思曾评论过——听上去很是啼笑皆非——说每当外界发生令她拒绝去思考的危机时,霍格沃茨似乎反而会运转得更加顺畅……

……十年前,是阿不思最后一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铃声响起,有访客在接近。

米勒娃接着看她手头的羊皮纸。

门砰地一声打开了,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他三步上前——中间没有一丁点停顿——问,“疯眼汉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阿不思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她将羊皮纸收了起来,驱散了变形出的桌子。“穆迪的守护神向身在阿兹卡班的那个我报告说,”阿不思说,“他的眼睛什么都没看见;而要是连万斯之眼[2]都看不见什么东西,那这件东西就不存在。你呢?”

“没人试图强行取我的血,”西弗勒斯说。他飞快地做出一个扭曲的笑容。“除了防御术教授。”

“什么?”米勒娃说。

“他在我张口之前就识破了我,然后立刻非常合理地展开了攻击,要求知道波特先生的下落。”又是一个微笑,“不知为何,吼出我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似乎没有打消他的疑虑。我相信付他一银西可他就愿意来杀我,还能倒找你五个铜纳特。我必须得击晕我们亲爱的奇洛教授,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但他对咒语的反抗很弱。‘哈利·波特’自然惊慌了起来,他跑出去告诉店主,然后防御术教授被带到了圣芒戈——”

“圣芒戈?”“——那里的人说他可能这几个星期都操劳过度了,所以才会精疲力竭地倒下。你宝贵的防御术教授很好,米勒娃,昏迷咒也许还可以帮助他,强迫他休息几天。之后我推掉了用他们的飞路网飞回霍格沃茨的邀请,回到对角巷四处游荡;但今天似乎没人想要波特先生的血。”

“我很肯定我们的防御术教授会受到最好的照料。”阿不思说,“我们得把注意力放在更重要的事上,米勒娃。”

她费了好大劲儿才把注意力转回来,但她坐下了,而西弗勒斯也为自己变出了一张椅子,他们三个互相靠拢,开始开会。

坐在那两个人身边,她感觉自己就像用了复方汤剂的冒牌货。她既不擅长战争,也不擅长阴谋诡计。要比韦斯莱家的双胞胎抢先一步她都很吃力,而有时她还会失败。她坐在这里的原因,归根结底,只是因为她听到了预言……

“我们所面对的,”校长先开口了,“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谜团。能策划出这次逃跑的巫师我只想得到两个。”

米勒娃倒抽了一口凉气。“有可能不是神秘人?”

“我恐怕是的。”校长说。

她向旁边瞟了一眼,看见西弗勒斯和她一样困惑。恐怕黑魔王没有东山再起?为避免此事成真,她可以放弃几乎所有的一切。

“所以,”阿不思沉重地说,“我们的第一个嫌疑人是伏地魔,他再次崛起,想要让自己起死回生。我研究过许多我希望自己根本没有读过的书,寻找所有他有可能归来的途径,我只找到三个。他最强的复活途径是魔法石,勒梅向我保证过,就算是伏地魔都不可能自己造一个出来;通过这个方法复活,他会比从前更强大,更可怕。我没有想过伏地魔能抗拒石头的诱惑,更何况这么明显的陷阱是在挑衅他的智商。但他的第二个途径几乎同样强大:仆人的肉,自愿捐出;敌人的血,被迫献出;先祖的骨,无意捐出。伏地魔是完美主义者——”阿不思看了一眼西弗勒斯,后者点头赞同,“——所以他肯定会追求最强的组合: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的肉,哈利·波特的血,以及他父亲的骨头。伏地魔最后的途径是引诱一个受害者,长期吸取他们的生命;在这种情况下伏地魔会比从前虚弱。他偷偷带走贝拉特里克斯的动机很明确。而如果他是留着她备用,只有在拿不到石头的情况下才会使用她的话,那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今天哈利没有遭受绑架。”

米勒娃又瞄了一眼西弗勒斯,他听得很用心,但并不吃惊。

“而不明确的地方是,”校长接着说,“伏地魔是如何策划出这次逃跑的。有一个死亡人偶被留在了贝拉特里克斯的牢房内,她的这次逃跑在计划中本不应有人发现;即使这一部分出了岔子,摄魂怪在第一次警告过后也找不着她了。阿兹卡班固若金汤了那么多个世纪,我完全无法想象伏地魔是用什么方法达成此事的。”

“这毫无意义,”西弗勒斯面无表情地说,“黑魔王要做出我们想象不到的事,只需要有比我们更丰富的想象力就行了。”

阿不思严肃地点点头。“不幸的是,现在又有另一位巫师嘲笑着不可能。在不久之前,有一位巫师发明了一个强大的新咒语,可能可以蒙蔽摄魂怪,让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逃跑。也有其它一些理由指向了他。”

米勒娃的心跳漏了一拍,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会知道,但有一种恐怖的忧虑让她开始理解了,那个人是——

“那又是谁?”西弗勒斯说,听起来很迷惑。

阿不思向后仰靠了一下,然后说出了致命的话语,应验了她的恐惧:“哈利·詹姆·波特-伊万斯-维瑞斯。”

“波特?”魔药大师反问道,他平日那种如丝般顺滑的声音中表达出的震惊是她闻所未闻的。“校长,你又在开玩笑吗?他才在读霍格沃茨的一年级!发一次脾气和几次用一件隐身衣搞出来的幼稚恶作剧不会让他——”

“这不是玩笑,”米勒娃说,她的声音微不可闻,“哈利已经在变形术上有原创性发现了,西弗勒斯。虽然我不知道他也在研究魔咒。”

“哈利不是普通的一年级,”校长郑重地说,“他被黑魔王标记为平等,而且他还拥有黑魔王不知道的力量。”

西弗勒斯看向她,要足够熟悉他的人才能识别出他眼神中的恳求。“我得把这个当真吗?”

米勒娃只是点了点头。

“还有其他人知道这种……强大的新咒语吗?”西弗勒斯追问道。

校长抱歉地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何,她知道了,她在他开口前就知道了,她想嘶声尖叫。

——然后说,“奎里纳斯·奇洛。”

“为什么,”她说,她的声音可以溶化掉办公室里的一半仪器,“波特先生会告诉我们的防御术教授,他可以用来逃狱的聪明的新咒语——”

校长疲惫、满是皱纹的手盖过他同样满是皱纹的额头。“奎里纳斯只是碰巧也在那里,米勒娃。那时就连我都不觉得会有什么危害。”校长犹豫了一下,“哈利说他的咒语太危险了,不能解释给我们俩听;而我今天再次询问他的时候,他坚持说他没有给奎里纳斯解释,也没有在防御术教授在场时卸下大脑封闭术的屏障——”

“波特先生是大脑封闭术师?你给了他一件隐身衣,他免疫吐真剂,他还是韦斯莱家双胞胎的朋友?阿不思,你知道你往学校放了什么东西吗?”她的声音现在几乎是尖叫了。“到他七年级的时候,除了一个在地上冒烟的大洞,霍格沃茨什么都不会剩下了!”

阿不思靠回他铺满了软垫的椅子上,然后微笑道,“别忘了时间转换器。”

她确实尖叫了,但是是悄悄的。

西弗勒斯拖着声音说,“我是不是该教他熬复方汤剂呢,校长?我问的原因只是为了完整性起见,以免你对自己养的小灾厄的灾难级别还不够满意。”

“可能等明年吧。”阿不思说,“我亲爱的朋友们,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是不是哈利·波特将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偷偷带出阿兹卡班的。就算是以我宽容的标准来看,这也不仅仅是年轻高昂的兴致了。”

“等一下,校长,”西弗勒斯对校长笑了笑,这笑容比她见过的他对校长露出的任何一次都要冷淡,“但我要申明一下我的观点——答案为否。这是黑魔王的杰作,纯粹而又直白。”

“那为什么,”阿不思说,他的声音里现在没有一丝一毫的幽默了,“当我计划在哈利到达对角巷的那一刻立即将他带回时,我发现这个举动将导致悖论?”

米勒娃让自己在椅子中陷得更深,把左手手肘放到没有软垫的硬扶手上,手支着额头,然后绝望地闭上眼。

在他们内部的小圈子有一句格言,三十个傲罗中,只有一个有能力调查卷入了时间转换器的案子;而在这么少的人里面,其中一半还没有疯掉的人迟早也会疯掉。

“所以你怀疑,”西弗勒斯的声音说,“波特从对角巷去了阿兹卡班,之后穿越时间,回到了对角巷,让我们接走——”

“一点不错,”阿不思的声音说,“不过也有可能是伏地魔或他的仆从们在看着,保证哈利到达了对角巷,然后才开始他们在阿兹卡班的计划。他们中会有人使用时间转换器送回逃狱成功的消息,然后再开始实施绑架。诚然,正是对这种可能性的怀疑让我在去阿兹卡班之前派遣你和米勒娃执行你们自己的任务。我那时以为他们的逃狱计划会失败,但要是带走哈利·波特意味着目击到他们最终失败的事实,那我自己就不可能在和他互动之后去阿兹卡班,因为阿兹卡班的未来无法触碰到过去。我在阿兹卡班的时候没有收到你或者米勒娃的报告,我告诉了弗立维试着联系你们俩,但也没有收到他的报告,因此,我知道了你们和哈利·波特之间的互动就是在和阿兹卡班的未来互动,意味着有人在通过时间传递信息——”

阿不思的声音停住了。

“但是校长,”西弗勒斯说,“你来自阿兹卡班的未来,然后与我们互动……”

魔药大师的声音低了下去。

“但西弗勒斯,如果我确实收到了你和米勒娃保证了哈利安全的消息,我一开始就不会穿越时间——”

“校长,我觉得我们必须画张图。”

“我同意,西弗勒斯。”

一阵羊皮纸被铺在桌子上的声音,然后是羽毛笔的摩擦声,然后是更多的争论。

米勒娃坐在椅子上,手扶着额头,紧闭着双眼。

她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一个罪犯,拥有神秘事务所授予的时间转换器——神秘事务司在他是否需要时间转换器这件事上作出了极其糟糕的判断——然后有一位傲罗被派去追捕这位不明身份的时间犯罪者,他也有时间转换器;最后故事的结局是他们俩都因为完全不可治愈的疯狂被送进了圣芒戈。[3]

米勒娃坐在那里,闭着眼睛,试着不要听,不要想,不要变疯。

过了一会儿,当争论似乎纾缓下来时,她大声说道,“波特先生的时间转换器有限制,只有从九点到午夜这段时间才能用。外壳被动过手脚吗,阿不思?”

“我最敏锐的咒语没有辨识出来,”阿不思说,“但外壳是新东西;而破解缄默人的保护措施,并不留一丝破解过的痕迹……也不是不可能。”

她睁开眼,看着西弗勒斯和校长正聚精会神地瞪着那张羊皮纸,上面弯弯曲曲的线条乱成一团,毫无疑问,如果要她理解,她一定会疯掉。

“你们有什么结论了吗?”米勒娃说,“以及请不要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得出来的。”

西弗勒斯和校长面面相觑,然后转向她。

“我们的结论是,”校长沉重地说,“哈利有可能参与了,也有可能没参与;伏地魔有可能用了时间转换器,也有可能没用;而无论阿兹卡班里发生了什么,在我自己的过去之中,穆迪已经在看守小汉格顿的墓地了,而没人会造访那里。”

“简单地说,”西弗勒斯拖长了声音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亲爱的米勒娃;虽然看上去至少可能有另一个时间转换器以某种方式介入了。我个人的怀疑是波特被人收买,欺骗,或是威胁,穿越了时间向过去传递消息,也许甚至和这次越狱有关。我不会做些显而易见的提议,猜是谁能够说动他。但我建议在今天晚上九点整的时候,测试一下波特能不能穿越整整六个小时的时间,回到三点,这样我们就能知道他有没有用过时间转换器。”

“无论是哪种情况,这么做看上去都是明智的。”邓布利多说,“搞定这件事,米勒娃,然后告诉哈利,之后在他方便的时候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但你们还是怀疑哈利直接参与了这次越狱本身?”米勒娃说。

“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西弗勒斯说,而同时阿不思说,“是的。”

米勒娃捏了捏鼻梁,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呼气。“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先生怎么可能会有理由做出这种事!”

“我也想不出来,”阿不思说,“但我了解的所有方式中,只有哈利的魔法有可能——”

“等等,”西弗勒斯说。他脸上所有的表情都褪去了。“我有一个想法,我必须验证一下——”

魔药大师抓了一撮飞路粉,大步踏向房间里的壁炉——阿不思急忙挥了挥魔杖将壁炉点亮——随后是一道绿色的火光,以及“斯莱特林院长办公室”,然后西弗勒斯消失了。

她和阿不思面面相觑,两人都耸了耸肩;随后阿不思接着回去研究那张羊皮纸。

只过了几分钟,西弗勒斯从飞路网里转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好吧,”魔药大师说,又摆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我恐怕波特先生有动机。”

“讲!”阿不思说。

“我发现莱萨斯·莱斯特兰奇在斯莱特林的公共房间学习,”西弗勒斯说,“他对上我的眼睛时没有犹豫。看上去莱斯特兰奇先生不太喜欢去想他阿兹卡班里的父母,在冰冷和黑暗之中,被摄魂怪吸取着生命,每一天每一秒都在忍受痛苦,而他把这些话告诉了波特先生,然后乞求他把他们带出去。因为,你知道,莱斯特兰奇听说大难不死的男孩能做到任何事。”

她和阿不思交换了一下眼神。

“西弗勒斯,”米勒娃说,“就算是哈利……肯定……都应该比这有常识……”

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波特先生觉得自己是上帝,”西弗勒斯面无表情地说,“而莱萨斯·莱斯特兰奇在他面前跪下来求他,真心诚意地哭着向他祷告。”

米勒娃瞪着西弗勒斯,她的胃直犯恶心。她研究过麻瓜的宗教——这是需要对麻瓜出生巫师的父母用记忆咒的最常见的理由——所以她的了解足以让她理解西弗勒斯刚刚所说的话。

“无论如何,”魔药大师说,“我读了莱斯特兰奇先生的心,检查他知不知道关于他母亲逃跑的事。他什么都没听说过。但要是他知道了,他立刻就会得出结论,需要对此事负责的人是哈利·波特。”

“我明白了……”阿不思缓缓地说,“谢谢,西弗勒斯。这是个好消息。”

“好消息?”米勒娃脱口而出。

阿不思看向她,他的脸现在和西弗勒斯一样面无表情了;然后她惊讶地想了起来,阿不思自己的——“这是我所能想象到的、将贝拉特里克斯带出阿兹卡班最好的理由,”阿不思轻声说,“而如果不是哈利,让我们回想起来吧,那就一定是伏地魔本人走出了第一步。但让我们都不要草率地下结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很多事,但很快我们就会知道了。”

阿不思从桌后站了起来,大步走向还升着火的壁炉,又抓起一撮飞路粉,然后将头伸到火里。

“魔法法律执行司,”他说,“司长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博恩斯夫人清晰尖锐的声音传了出来,“怎么了,阿不思?我有点忙。”

“阿米莉亚,”阿不思说,“我恳求你分享一下关于这个事件的任何发现。”

一阵停顿。“哦,”博恩斯夫人冷酷的声音从熊熊燃烧的火焰中传了出来,“那这就是双向分享咯,阿不思?”

“也许是吧。”老巫师冷静地说。

“如果有哪个傲罗因为你的沉默而死去,我会让你负全责,多管闲事的老头。”

“我理解,阿米莉亚。”阿不思说,“但我不希望触发不必要的警戒和怀疑——”

“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从阿兹卡班逃跑了!在这个事实上,你认为有什么警戒和怀疑是我觉得不必要的?”

“我想请求你记住这些话,”绿色火焰里的老巫师说,“如果我觉得我的担心没有必要,我会告诉你。现在,阿米莉亚,我乞求你,如果你知道关于这件事的任何东西,请与我分享。”

又是一阵停顿,随后博恩斯夫人的声音说,“我有从四个小时之后的未来那里拿到的信息,阿不思。你还想听吗?”

阿不思顿了顿——

(米勒娃知道,他在掂量自己想立刻从现在回到两小时之前的可能性;因为从未来向过去传递信息不能超过六小时,任何时间转换器的连锁都做不到这一点。)

——最后说,“是的,请告诉我。”

“我们运气不错,”博恩斯夫人的声音说,“其中一个目击了逃跑过程的巫师是麻瓜出生,她告诉我们那个被我们称之为飞行火焰的咒语也许根本就不是咒语,而是麻瓜技术。”

就像肚子上被打了一拳,这就是米勒娃的感觉,而她腹部的恶心感加剧了。任何看过混沌军团战斗的人都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博恩斯夫人的声音还在继续,“我们把亚瑟·韦斯莱从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带了过来——他比现存的任何巫师都要了解麻瓜技术——然后给了他在场傲罗的描述,他想出来了。这种麻瓜技术叫做振荡器[4],取这个名字的原因是因为你疯了才会去乘坐这种东西[5]。六年前,他们所拥有的其中一个振荡器爆炸了,有上百个麻瓜被杀,还差点烧着了月亮[6]。韦斯莱说振荡器使用了一种名为反作用力的特殊科学技术,所以我们计划在阿兹卡班建立防止这种科学技术起效果的诅咒。”

“谢谢你,艾米利亚。”阿不思沉重地说,“这就是全部了吗?”

“我会查看我们还有没有来自六小时之后的发现。”博恩斯夫人的声音说,“如果有的话,他们还没有告诉我,但我会让他们告诉你的。你有什么想告诉我的事吗,阿不思?两个可能性里哪一个比较有可能?”

“还没有,阿米莉亚,”阿不思说,“但我会尽快答复你。”

随后,他从火焰里站直了身子,火焰褪色成了普通的黄色火焰。这位老巫师这些年所经历的每一分钟,从他出生开始与时间转换器额外加上的每一秒,再加上几个世纪额外的压力,所有的一切都写在了他满是皱纹的脸上。

“西弗勒斯?”老巫师说,“它实际上是什么?”

“是火箭。”混血的魔药大师说,他在麻瓜小镇的蛛尾巷长大。“最让人惊叹的麻瓜技术之一。”

“哈利有多大可能知道这种技术?”米勒娃说。

西弗勒斯拖长了声音说,“哦,像波特先生这种男孩知道关于火箭的一切;这是肯定的,亲爱的米勒娃。你必须记住,在麻瓜世界里,事情都是不一样的。”西弗勒斯皱起了眉,“但是火箭很危险,而且非常昂贵……”

“哈利从他的古灵阁金库里偷藏了一笔钱,数量未知,可能有上千加隆,”校长说,随后回应他们俩共同的瞪视,“这不在我的计划内,但我犯了个错误,让防御术教授监督哈利去取那五加隆买圣诞礼物……”校长耸了耸肩,“是的,我同意,回头来看这纯粹就是在犯傻。让我们继续吧。”

米勒娃静静地用头撞了几下椅子上的头垫。

“尽管如此,校长,”西弗勒斯说,“就因为食死徒在第一次战争没有使用过麻瓜技术,这不代表他不懂。在麻瓜界对格林德沃的战争中,火箭被当作武器投射在了英国[7]。如果像你说的那样,他那些年的暑假都是在麻瓜孤儿院度过的,校长……那么他也听说过火箭。而他要是听说了波特先生在模拟战斗中使用了麻瓜技术,他肯定会学习敌人的长处,并试着自身加倍。这就是他的思考方式;他会试着攫取他所见到的任何力量。”

老巫师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就连胡须都好像金属丝一般冻结在了原地;然后米勒娃冒出了一个念头,这是她产生过的最可怕的念头:阿不思·邓布利多被吓呆了。

“西弗勒斯,”阿不思·邓布利多用几乎是嘶哑的声音说,“你意识到你刚刚说了什么吗?如果哈利·波特和伏地魔动用麻瓜武器来打这场战争,这个世界就只会剩下一片火海了!”

“什么?”米勒娃说,她当然听说过枪械,但对一个老练的女巫来说枪械并没有那么危险——

西弗勒斯开口了,就好像她没在这个屋子里似的:“那么也许,校长,他是刻意给哈利·波特传递警告;任何麻瓜武器的攻击都会被以牙还牙。命令波特先生在战斗中停止使用麻瓜技术;这就能告诉他信息收到了……不要再给他灵感了。”西弗勒斯皱了皱眉,“虽然,细想一下,马尔福先生——当然,还有格兰杰小姐——好吧,再转念一想,看上去全面禁止科技是更加明智的——”

老巫师将双手都按在了额头上,他的嘴唇吐出颤抖的声音,“我开始希望这次逃跑的背后是哈利了……哦,梅林在上,我都做了些什么,我都做了些什么,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西弗勒斯耸耸肩,“从我听到的传言来看,校长,麻瓜武器只比……巫术更深奥的方面糟一点——”

“还要糟?”米勒娃抽气道,随后强迫自己闭上了嘴。

“比魔法界逐渐衰弱的这些年头发生的任何灾难都糟,”阿不思说,“不会糟过将亚特兰蒂斯从时间中抹消掉的那个事件。”

米勒娃瞪着他,她感到汗水顺着脊椎冒了出来。

西弗勒斯接着说,还是对着阿不思:“如果他手里捏着那么危险的力量还如此莽撞,那么,所有救出贝拉特里克斯的食死徒都会背叛他,他所有的支持者都会反对他,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力量都会集中起来消灭他。这与之前相比又会有什么不同呢?”

老巫师的脸上恢复了一些动作,一丝血色。“也许不会……”

“而无论如何,”西弗勒斯露出一丝居高临下的笑容,“麻瓜武器没那么容易到手,无论你是有一千金加隆,还是一百万金加隆。”

哈利在战斗中不都是自己把设备变形出来的吗?米勒娃想,但在她问出口之前——

壁炉迸发出绿色的火苗,随后,皮尔斯·辛克尼斯的脸在火焰中出现了,他是博恩斯女士的助理。“首席巫师?”辛克尼斯说,“我有事要报告,是从——”辛克尼斯扫了一眼米勒娃和西弗勒斯,“六分钟之前传来的。”

“你的意思是六个小时之后,”阿不思说,“他们俩应该听;报告吧。”

“我们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了,”辛克尼斯说,“在贝拉特里克斯的牢房角落藏着魔药瓶;剩下的液体显示这是阿尼玛格斯魔药。”

一阵长长的停顿。

“我懂了……”阿不思沉重地说。

“对不起?”米勒娃说,她没懂。

辛克尼斯把头转向她,“麦格夫人,在动物形态下的阿尼玛格斯要少受些摄魂怪的关注。所有囚犯在抵达阿兹卡班之前都会接受检查;如果他们是阿尼玛格斯,那么他们的动物形态会被摧毁。但我们没有想过,如果一个被守护神咒保护着的人喝了魔药,然后冥想一会儿,或许就能够在被关进阿兹卡班之后变回阿尼玛格斯——”

“在我的理解里,”西弗勒斯说,又带上了他一贯的讥笑,“阿尼玛格斯的冥想得花很长一段时间。”

“好吧,斯内普先生,”辛克尼斯厉声道,“记录显示贝拉特里克斯在她被关进阿兹卡班之前就是个阿尼玛格斯,她的动物形态被摧毁了;所以也许她第二次冥想所花的时间不会像第一次那样长!”

“我不觉得有哪个阿兹卡班的囚徒有可能做到这一点……”阿不思说,“但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在被逮捕前是最强大的巫婆,她也许能做到其它女巫做不到的事。阿兹卡班能够抵御这种方法吗?”

“能,”皮休斯·辛克尼斯的脑袋自信地说,“我们的专家说他无法想象阿尼玛格斯冥想能够短于三个小时,无论有无经验。从此以后,所有允许探视的囚犯的探视时间都会限制在两小时之内,如果有守护神咒维持的时间超过两小时,摄魂怪会通知我们。”

阿不思看上去不太开心,但是他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当然,这类尝试之后应该不会再发生了,但不要放松警惕。等你通知过阿米莉亚后,告诉她我有话要跟她说。”

皮休斯·辛克尼斯的脑袋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便消失了。

“不会再发生……?”

“因为呀,亲爱的米勒娃,”西弗勒斯拖长了调子说,还没有摆脱他惯常的讥讽,“如果黑魔王计划要把其他仆从从监狱里带出来,他就不会留下魔药瓶,告诉我们他是怎么做到的了。”西弗勒斯皱起眉,“我坦白……就连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瓶子会被丢在那儿。”

“这是某种信息……”阿不思缓缓地说,“而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完全不知道……”他的手指敲在了桌子上。

在长达一分钟,或者是三分钟之后,老巫师从空无一物的空气中收回视线,皱起眉头;与此同时,西弗勒斯也沉默地坐在原地。

随后阿不思灰心地摇摇头,说,“西弗勒斯,你能理解这个吗?”

“不,”魔药大师说,然后露出嘲讽的微笑,“也许这样对我们来说更好;无论他想让我们从中得出什么结论,他计划的一部分出岔子了。”

“你们现在肯定是神秘……是伏地魔了吗?”米勒娃说,“不会是其他食死徒构思出来的吗?”

“然后他们也知道火箭?”西弗勒斯冷淡地说,“我不相信会有其他食死徒那么热爱麻瓜研究。就是他。”

“是啊,就是他,”阿不思说,“阿兹卡班在那么多个世纪里都固若金汤,就因为一瓶普普通通的阿尼马格斯药剂沦陷了。这过于聪明,过于不可能,从伏地魔还是汤姆·里德尔的时候,这就是他的特色。任何能够伪造出这种特色的人必须和伏地魔同样机智。而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其他人意外高估我的智慧,留下我完全无法理解的信息。”

“除非他估量你估量得非常精准,”西弗勒斯沉闷地说,“在这种情况下,这就正是他想让你思考的。”

阿不思叹了口气。“没错。但就算他完美地骗过了我,我们至少还可以相信一个结论,至少不是哈利·波特。”

她本应该松一口气,然而,米勒娃感到寒意正顺着她的背脊,血管,肺和骨头扩散。

她记得像这样的谈话。

她记得像这样的谈话,十年前,当英国血流成河的时候,当她曾在课堂上教导过的男巫女巫被成百成百地屠杀的时候,她记得熊熊燃烧的房子、尖叫的孩子和绿色的闪光——

“你要和博恩斯夫人说什么?”她喃喃道。阿不思从桌子背后站了起来,踱步到房间正中,他的手微微触碰着仪器们,一会儿是发光的仪器,一会儿又是发出声音的仪器;他用一只手扶正眼镜,用另一只手将长长的银色胡须摆到袍子正中,最后,终于,古老的巫师转过身,面向他们。

“我会告诉她我所知甚少的一种叫做魂器的黑魔法,灵魂会被从死亡之中剥夺,”阿不思·邓布利多说,轻柔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然后我会告诉她仆人的肉可以用来做什么。”

“我会告诉她我要重新召集凤凰社。”

“我会告诉她伏地魔回来了。”

“第二次巫师战争开始了。”

----------------------------------------------------

几小时之后……

挂在副校长办公室墙上古老时钟的盘面是由金色的指针和银色的数字所构成的;时钟无声地走着,因为上面被施了静音咒。

金色的时针在接近银色的数字九,金色的分针也是,两个时间的组成部分相互靠近,很快就到了同一个位置,没有撞在一起。

现在是晚上8:43,哈利时间转换器打开的时间临近了,有一个测试方法,他们想象不出有什么咒语能糊弄过去,除非咒语能够回避时间本身的法则。没有人或是灵魂,没有信息或是物质,能够在一天之内多拉出七个小时。她会在这个时候制造一条信息,然后告诉哈利将信息带回六小时之前,带给下午三点的弗立维教授,然后她会问弗立维教授是否在那个时候收到了信息。

然后弗立维教授会告诉他他确实在下午三点收到了信息。

然后她会告诉西弗勒斯和阿不思下次稍稍多信任哈利一点。

麦格教授施展出守护神咒,然后告诉她闪闪发光的猫咪,“去找波特先生,然后这样告诉他:波特先生,听到这句话之后请不要再做任何其它事,尽快到我的办公室来。”

-----------------------------------------------------------------

1.目标,决心,从容(Determination, Destination, Deliberation):幻影移形的3D原则。

2.万斯之眼(Eyes of  Vance):疑似出自幻想小说《灵界之眼》,作者名杰克·万斯(Jack Vance)。详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Eyes_of_the_Overworld

3.出自超低成本科幻小电影《Primer》,其中详细地探讨了实现时间旅行可能会导致的后果。详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Primer_%28film%29

4.振荡器(rocker):亚瑟把rocker(振荡器)和rocket(火箭)搞混了……

5.你疯了才会去乘坐这种东西(you'd have to be off your rocker to ride one):双关。off xxx’s rocker是一个惯用语,指某人神经错乱。

6.根据时间来看,可能指的是1986年探索者号爆炸事件。

7.二战时期1944年9月6日,V2火箭曾被发射到伦敦。详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V-2%E7%81%AB%E7%AE%AD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潜水艇君

校对: 大大糖,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22)
热度(182)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