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六十四章:OMAKE文件4,平行世界

授权和转载须知

       你要是已经过了入睡时间五个小时却还在这里读这段话的话,不如去睡觉吧?这部小说明天还会在这……好吧,除非明天早上这个网页出了什么事变成404[1],你只剩下一份渐渐消逝的记忆,并且终生悔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多撑一会再去睡,在还能读到的时候先把这个读完。不过这概率能有多少?

       《理性之道》的传播得益于博客、推特、口头推荐、点赞、论坛、以及推荐书单。要记住,如果你之前的读者们没有花时间做这些事,你恐怕就没机会发现这部小说了。要是你听了这些还是没动力推广,那我就说你要是不想帮助传播理性思想的话,赫敏会伤心的。你不希望赫敏伤心,对吧?

       也别忘了到LessWrong.com读上面的系列文章。这部小说只不过是一个影子,那些文章才是真实的存在。我推荐从《如何真正改变你的思想》系列开始。

       那么,所有世界都属于它们原始的创造者所有。请欣赏:

-----------------------------------------------------------------

番外4:你正在读的这部同人还可能是

-----------------------------------------------------------------

  • 理性之戒[2]

       佛罗多看着所有人,但没有人看着他,会议现场的每个人都低下头,彷佛在努力地沉思着。他觉得心头沉重,彷佛自己在等待着死刑的宣判,却又暗自希望永远不要听到结局。他心中只想要永远地待在比尔博身边,在瑞文戴尔好好享受平静的气氛。最后,他十分勉强地开口,自己也怀疑究竟能不能听到口中发出的声音。

       “我们不能这么做。”佛罗多说,“绝对不能。你们看不出来么?这正是魔王所期望的。所有这些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所有人的脸都转向了他。矮人面色疑惑,精灵面色阴郁,人类的眼神坚毅,而爱隆和甘道夫目光尖锐得弗洛多几乎无法忍受。这让他很难不把理戒握在手里,更难的是不把戒指戴上,只作为佛罗多面对他们。

       “你们就没有怀疑过么?”佛罗多说,他的声音轻如微风,在空气中摇曳,“你们在所有的可能性中选择将理戒送回魔多;你们就不应该思考一下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会不会在所有选项中选择了敌人最希望的那一项?可能末日火山有足够强的守卫,就连甘道夫、爱隆和葛罗芬戴尔三个人加起来都挡得住。可能魔多之主已经给熔岩降了温,让理戒只是陷进去,这样他只需要等戒指扔进去之后再捞出来。”这时,一段异常清晰的记忆流进了佛罗多的脑海,还有一阵黑暗的大笑。他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念头:这正是魔王会做的事。只是这个念头是以这样的形式出现的:如果我真的想统治世界的话,这么做确实会很有趣……

       与会的人们疑惑地交换着目光。葛罗音、金雳和波罗莫对精灵的目光中带上了更多的怀疑,好像自己刚从词句构成的梦境中醒来一样。

       “魔王诡计多端,”甘道夫说,“会时常将一切的事物在他邪恶的天秤上衡量着、算计着。但他内心只有欲望,也因此用欲望衡量世间众生。他绝对不会想到有人竟然能够拒绝魔戒,手中握有魔戒的我们竟然想要摧毁它——”

       “他会想到的!”佛罗多喊了出来。他竭力寻找着词汇,想要传达出自己曾经理解得非常透彻,却像冰雪融化般渐渐消失了的事。“如果魔王认为所有敌人都只会因为欲望而行动——那么他就会猜错,一遍一遍地猜错。然后理戒的铸造者就会看出这一点,他会意识到自己在哪里犯了个错误!”佛罗多恳求一般地伸出双手。

       波罗莫动了动,他的声音充满了怀疑。“作为魔王的敌人,”波罗莫说,“你对他的评价很高啊。”

       佛罗多陷入了绝望的混乱,嘴一张一合;因为佛罗多知道,他知道这名人类疯了,但他想不到任何能说的话。

       然后比尔博开口了,他苍老的声音让整间屋子都安静了下来,就连正要讲话的爱隆都因此保持了沉默。“恐怕佛罗多是对的,”老哈比人小声说,“我还记得,记得那是什么样子——用黑暗的眼睛看东西的感觉。我还记得。魔王会认为我们可能无法彼此信任,我们当中的弱者会提出摧毁理戒,让强者无法拿到它。他知道即使不那么善良的人也可能会喊着要摧毁理戒,作出善良的假象。而且魔王不会排除会议作出这种决定的可能性。你看,他不信任我们足够聪明。”老哈比人的喉咙里升出一声轻笑。“即使他真的排除了——哈,他还是会把末日火山保护起来,毕竟成本很小。”

       现在就连精灵和智者的脸上都露出了不详的预感。爱隆皱起眉头,甘道夫的锐利的眉毛中也露出了沟壑。

       佛罗多盯着他们所有人,感觉内心出现了一阵冲动,一阵绝望。正当他的内心变得懦弱时,一片阴影进入了他的视野,一片黑暗,一阵动摇。佛罗多透过阴影看到了甘道夫:看出他的长处其实是短处,智慧其实是愚蠢。因为佛罗多知道——他胸前的戒指变得有些沉重——甘道夫说魔王内心只有欲望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所有的历史和传说,并没有想起索伦是如何让辉煌时期的努曼诺尔人走向衰亡和堕落的。同样,甘道夫也没有想到魔王可以通过观察理解善良的敌人们。

       佛罗多的目光转向了爱隆,但那里并没有希望。影翳的视野里看到的不是答案,也不是出路。因为爱隆让埃西铎将本应销毁的理戒从末日火山带走了,代价是现在这场战争。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埃西铎好,也不是出于友谊。因为理戒最终导致埃西铎死去,而且他可能会陷入更悲惨的命运。但埃西铎的行为所导致的灾难对当时的爱隆来说是飘渺而且遥远的未来;而用剑柄砸向埃西铎的后脑的代价却是眼前的必然……

       佛罗多无力地转向亚拉冈,这名久经风霜的人类为这次会议换上了在他的旅途中变得破烂不堪的衣服。他是王的子嗣,却对哈比人柔声细语。但佛罗多的眼中现出了第二个画面,在这张阴影下的画面里,佛罗多看到了一个在少年时期和精灵相处过太多时间的人类,并学会了在身着金缕玉衣的人群中穿上卑贱而破旧的服饰:他知道自己无法在智慧上与他们匹敌,因此只能希冀于用他们不愿模仿的外表胜过他们……

       在理戒的视野里——也就是理戒之主的视野里——所有高尚的事物都变成了诡计和谎言,变成了一片无光的灰黑色世界。无论是甘道夫、爱隆还是亚拉冈,他们作出的选择都不是出于自觉,而是出于藏在自身黑暗的角落里的冲动。理戒则将这黑暗的藏身所清晰地展示到了佛罗多的眼中。如果他们连自己或是自己行动的理由都无法理解,又怎能胜过魔多的黑影呢?

       “佛罗多!”比尔博严厉地悄声说道。佛罗多恢复了理智,停住了移向胸前戒指的手。戒指像一块大石,沉甸甸地挂在他的脖子上。

       只要抬起手,抓住理戒。所有的答案都在那里。

       “你是怎么忍耐这么久的?“佛罗多悄悄问比尔博,就好像整间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一样,虽然会议上所有人都看着他们,“这么多年?我都无法想象。“

       “我把它锁到了一间屋子里,只有甘道夫有钥匙,“他叔叔答道,“每当我开始想该怎么撬开屋门的时候,我就想想咕噜。“

       佛罗多打了个冷战,想起了那个故事。迷雾山脉中那个恐怖的生灵,一直在思考,在黑暗中思考;从阴影中统治着哥布林,在洞穴里设满陷阱。 要不是比尔博第一次戴上了戒指,没有一个矮人可以逃出生天。现在,精灵勒苟拉斯告诉过他们,咕噜已经放弃向夏尔派遣手下,到头来还是拾起了勇气离开山脉,亲自寻找理戒。这就是咕噜。如果不摧毁理戒的话,佛罗多也会经历相同的命运。

       但是他们找不到办法摧毁理戒。

       魔王已经预测到了他们可能采取的每一步行动。他几乎——佛罗多还是无法想象这是怎么做到的,魔王怎么设计出了这种局面——几乎让会议把理戒直接送进了魔多,而且只有一小队人护送。要不是佛罗多和比尔博在场的话,他们就已经这么做了。

       即使不选择这种通向毁灭的最快方法,距离失败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甘道夫拖延太久了,过了这么长时间才组织这次行动。如果比尔博八十年前就出发的话事情会容易得多。要是甘道夫告诉过比尔博他的怀疑,要是甘道夫的内心没有默默逃避难堪地犯错的可能……

       佛罗多的手在胸前抽搐了一下。他的手指又一次不自觉地抬起,向胸前链子上挂着的那个沉甸甸的东西移去。

       只需要把戒指戴上就行了。

       只要这样,一切就都清楚了。他的思想会脱离迟缓的泥沼,所有的可能性和未来都会出现在他面前。他会看透魔王的计划,并设计出一种无法应对的反击方式——

       ——而他就再也摘不下戒指了。他身体里还会剩下的意志是不可能让他第二次摘下戒指的。戴上戒指的那段时间对佛罗多已经变成了消逝的记忆,但他知道那种感觉和死亡一样:思考的巨塔会瞬间崩溃,只剩下佛罗多。那种感觉和死亡一样:即使他对风云顶的事只有一点点印象,这件事他是能记住的。如果他真的第二次戴上了这枚戒指,那他宁可戴着戒指死去,在他还拥有自我的时候就结束生命。因为佛罗多知道自己承受不了第二次戴上戒指的后果,在那看透一切的感觉突然失去之后……

       佛罗多环顾会议的每一个人,看向了可怜无助,失去了主心骨的智者。他知道这些人靠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打败魔王的。

       “我会最后戴它一次。“佛罗多说,他的声音支离破碎。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最终会说出这些话,“最后一次,用来为会议找到答案。之后就靠其他哈比人了。“

       “不要!“山姆尖叫,从藏身的地方冲了出来;佛罗多的动作像戒灵一样迅速而准确,已经把理戒从衣服里面掏了出来;但比尔博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已经来到面前,把手指插了进去。

       甘道夫还没来得及举起手杖,亚拉冈还没来得及抬起断剑柄;矮人们吃惊地大叫起来,精灵们茫然失措。

       “当然,“比尔博开口了,佛罗多开始流泪,“我明白了,我终于什么都明白了。听着。听好了,而且要快,你们要做的就是——“

 -----------------------------------------------------------------

  • 女巫·魔衣橱[3]

       彼得审慎地看着扎营的动物们:持弓的人马,持长匕的海狸和身着链甲会说话的熊。他领导着这些人,因为他是神话中的亚当之子之一,还登上了纳尼亚最高的王位。但事实是,他对于安营扎寨,武器和巡逻安排了解得并不多。他能看到的只有己方所有人都自豪且自信而已。彼得只能希望他们是对的:如果你连自己的人民都不相信,那也就没什么人可以相信了。

       “如果他们要对付的是我的话,我是会觉得害怕的。“彼得最终说道,“但我不知道这够不够打败……她。“

       “你觉得那只神秘的狮子会不会现身来帮我们?“露西说。她的声音非常低,不想让周围的动物们听到,“它要是真能来就好了,你不觉得么?而不是让别人以为我们是他派来管事的。“

       苏珊摇了摇头,她背后箭袋里面的魔法箭也跟着摇晃起来。“要是它真的存在的话,“苏珊说,“他就不会放任白女巫让整个世界陷入一百年的寒冬了,不是么?“

       “我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露西说。她的声音更小了,“梦里我们不需要组织这些动物说服他们参战。我们走过来的时候狮子已经在这里了,整个大军也已经整装待发。他直接救出了爱德蒙,然后我们在他身边一起迈向了一场宏大的战争,他杀死了白女巫……“[4]

       “这个梦有什么寓意么?“彼得问。

       “我不知道,“露西眨了眨眼睛,看起来有点迷惑,“梦里我们做的事看起来没什么意义。“

       “我觉得可能纳尼亚这片土地想要告诉你,“苏珊说,“或者也可能是你自己的梦想要告诉你:如果真的有狮子那样的人的话,我们就没什么用了。“

-----------------------------------------------------------------

  • 小马宝莉:友情就是科学[5]

       “苹果嘉儿,你直接告诉了我我的错误。这代表了诚实的精神!“紫悦把头抬得更高了,马鬃像夜空中的风一样在她的颈部飘扬,“柔柔,你接近蝎狮,找到了它爪上的刺。这代表了调查的精神!碧琪,你意识到了那些可怕的鬼脸只是树影作祟。这代表了提出备择假设的精神!珍奇,你为蟒蛇解决了它的困境,这代表了创新的精神!云宝,你看透了那次能实现内心的渴望的机会实际只是个幻象。这代表了分析的精神!玛丽苏珊[6],你同意和我们一起出发之前,先要求我们说服你我们的看法是正确的。这代表了同行审议的精神!当我们用心中都有的好奇心点燃所有这些元素,就会产生第七种元素——科——“

       一阵能量的波动如无月的夜空中的风一般袭来。玛丽苏珊连动都没来得及动就被击中了。其他小马还来不及吃惊地扬起前蹄,玛丽苏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从所有元素破碎的王座中间,一个勉强能认出马形的黑影发出了声音。那声音似乎穿过了所有人的耳膜,像冰冷的火焰一般燃烧起来,在所有小马的脑内出现。

       你们以为我会呆站着看你们做完么?

       紫悦盯着独角兽玛丽苏珊刚才所在的那片空地,那里一点痕迹都没有。她—她刚刚—她——在她的脑海深处,她知道珍奇在尖叫,虽然她根本没有听进去。

       那不是解离。梦魇的声音说,我只是把她送走了。

       珍奇的尖叫戛然而止。

       紫悦却感觉她自己的尖叫才刚刚开始。七匹。想使用探求的元素必须要七匹小马。所有人都知道,不管你多么诚实,多努力调查,多能创新,分析得多精准,多么好奇,真正会让你的研究变成科学的还是在著名期刊上发表文章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知道。同一时间里会有不止一个同行审议元素存在么——找到另外一个要多久——而且梦魇也不会站着看她们去找——

       “哪?“云宝大叫,“你把她送到哪了?“

       我把那匹小马送到了我困住可悲的姐姐的地方,就在她那颗可悲的太阳中心。

       “她会死的!“柔柔惊恐地看着梦魇,喊了出来,“那里太热了,她会烧起来的!“

       哦,不用担心。梦魇的力量包住了你们的小朋友,能让她保证安全,保持凉爽,而且不需要食物和水。她只是会无聊而已。

       幽黑的轮廓从王座上踏了出来,缓慢、夸张地走着每一步,走过剩下的六只小马。

       ……只要梦魇之力没被破坏。比如,因为我姐姐的一些你们可能知道的备用计划。要是那样的话,她就会立刻被蒸发掉。友情,真是个可爱的概念。多么好用的要挟材料。保管好探求的元素。你们可不希望谁拿它来对付我,不是么?

       “不想。“紫悦小声说。恐怖在她的心里渐渐明晰起来。

       她的皮肤上好像有什么爬过去一样。梦魇从她身边走过,致命的力量冰冷地抚过她地身体。

       那我先走一步,小马驹们。我要去统治永恒的黑夜了。

-----------------------------------------------------------------

  • 理影忍者[7]

       “想想操控一百多个影分身所需要的计算量吧,“宇智波家的天才冷静地说,“要是你觉得说了‘运气好‘就能解释一切的话,小樱,那可就在理性思考上犯了大错了。‘运气好‘只是大家给忽略掉的数据所起的名字。“

       “但这只能说是运气好!“小樱大叫。她努力把话稳定到了理性忍者应当采用的精确发音上。要是让她喜欢的人觉得她是个笨蛋就糟糕了,“就像你说的,操控一百多个影分身所需要的计算量十分可怕,可以称得上是大型的超级智能。鸣人是班上的吊车尾。他的头脑连上忍都比不上,更别说超级智能了!“

       宇智波的眼睛闪出了光芒,和他启动智轮眼[8]的样子差不多:“鸣人可以操控一百多个能独立行动的分身,他必然拥有足够的原始脑容量。但是,通常情况下,有什么东西让他无法有效率地利用这些运算力,就好像……大脑里有什么在和自己打架一样?我们现在有理由相信鸣人通过某种方式连接着一个超级智能。而作为一个刚毕业的下忍,他和我们一样只有十五岁。小樱,十五年前发生过什么?“

       小樱过了一会才理解了这些,然后回忆,于是她明白了。

       九脑妖狐的攻击。

       它只是一只雪白色的小动物,有长长的耳朵,长长的尾巴和鲜红的眼睛。它的力量不比普通的狐狸更大,也不会喷火或是射出什么激光。它没有查克拉,也没有任何魔法,但它的智力是人类的九千倍。

       数百人丧生,一半建筑倒塌。几乎整个谜数村都毁了。

       “你觉得丘比[9]藏到了鸣人体内?“小樱问,又过了一会,她的头脑中自动为这个理论填上了显然的推论,“而鸣人一半时间都表现得像个胡说八道的蠢货,却又能操控一百多个影分身就是因为他们之间有软件冲突。这其实……挺有道理的……实际上……“

       佐助作为一个没经别人提示就独立得出这项结论的人,傲慢地微微点了一下头。

       “呃……“小樱开口了。只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的理性训练,她才能把惊慌得快叫出来的心情转化成了实用的行为选项,“我们是不是该……跟别人说一下?比如,五秒钟之内?“

       “大人们早就知道了。“佐助面无表情地说,“从他们对鸣人的处理来看,这是显然的解释。不,真正的问题是这件事在宇智波的策略里起到了什么作用。“

       “我看不出这能起到什么——“小樱开口。

       “肯定能!“佐助的声音里显示出了一点疯狂的情感,“我问过那个男人他为什么那么做,他说当我知道答案的时候就能明白一切!这件事肯定也在那一切当中!“

       小樱悄声叹了口气。她个人的假说是,鼬只想让弟弟变成偏执狂患者而已。

       “呦,小子们,“他们理性老师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来,“波忍村想要建一座桥,但不知道为什么桥总是垮掉。正午十二点在村口集合,这是你们的第一次C级分析任务。“

(Velorien受此启发写下了一部加长版的同人作品,《Lighting Up the Dark》)

-----------------------------------------------------------------

  • 链缚的埃尔德什[10][11]

       “安尼塔,你怎么能这样?“理查德声音紧逼,“你怎么能和简-克劳德合写论文?你是研究不死生物的,不是和他们合作写文章的!“

       “那你呢?“我向他吐了一口唾沫,“你和希尔维合写了一篇论文!就你可以四处合作,我就不行?“

       “我是她学院的院长,“理查德咆哮起来。我能感觉到从他身体里散发出的科学气息,他生气了。“我必须和希尔维合作,但这不意味着什么!安尼塔,我以为我们的研究课题是特别的!“

       “是特殊的。“我感到十分无助,因为我没办法向他解释清楚。他不理解成为博学者有多刺激,看不到我面前出现的新世界。“我又没和其他人分享过我们的课题——“

       “但你想过。“理查德说。

       我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我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好吧,安尼塔。你变了。“理查德说,他看起来瘫成了一团,“你知道怪物们已经开始开玩笑说布莱克数了么?我曾经是你在所有事上的搭档,但现在——现在我只是一个布莱克数等于1的狼人了。“

-----------------------------------------------------------------

  • 机灵猫[12]

       “我受够了!“狮猫大吼,“受够每周[13]都得来这么一回了!猛猫,我们的种族连星际旅行都能做到,我知道这要消耗多少能量!你不可能没办法造出个核弹或是让个小行星撞过去或是用其他随便什么方法把那该死的金字塔炸掉!“

-----------------------------------------------------------------

  • 理性的巨人——希曼[14]

       我可以为自己召来神秘的知识,只要举起我的魔法书,念一声咒语:“贝叶斯定理显灵!”

-----------------------------------------------------------------

  • FATE/SANE NIGHT[15]

此身为思想之核。

信仰为身,

而选择为血。

修正之判断已达千余。

不惧所失。

亦不知所得。

伴常痛以修自身,

候真理之来。

此乃未知路途。[16]

此生即为

“无限贝叶斯之理!”

-----------------------------------------------------------------

  • 理性之名[17]

       将会成为传奇——屠龙者,弑君者——的十一岁男孩走近分院帽,开始他对神秘的修习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不要是拉文克劳不要是拉文克劳哪都可以千万不要是拉文克劳……

       但这顶古老的毡制魔法道具的帽檐才刚滑上他的额头——

       “拉文克劳!“

       蓝色桌子周围的人开始为他鼓掌,他走向了接下来七年都会就坐的可怕长桌。科沃斯内心里有点畏缩,等待着那件不可避免的事。而这件事几乎立刻发生了,和他害怕的一样。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坐好。

       “嘿!“一个年长的男生的脸上露出了好像想到了什么机灵点子的开心表情,“‘可我是’只小乌鸦[18]了呗?“

-----------------------------------------------------------------

  • 天元突破 红莲理性40K[19]

       我确信已作出了一篇美妙的穿越同人[20] ,可惜这里空白的地方太小,写不下。

-----------------------------------------------------------------

  • 功利主义的暮光之城[21]

(我是在听说Alicorn正在写《暮光之城》的同人文,但还没读过《Luminosity》之前写下这一段的。如果你是同道中人,自然会懂的。)

       “爱德华,”伊莎贝拉温柔地说。她伸出手抚摸了他冰冷而闪耀的脸颊。“你不需要在任何事情下保护我。我已经列出了所有的优势和劣势,分配了一致的相对权重。很显然变成吸血鬼的优势大于劣势。”

       “贝拉,”爱德华绝望地吞咽了一下,说道,“贝拉——”

       “不朽。完全的健康。觉醒心灵异能。只要试过,就很容易靠着动物血液生存。还有美貌,爱德华。有人为了美貌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可别说他们浅薄,你没尝过丑陋的滋味。你觉得我会被‘吸血鬼’这个词吓到么?我已经厌倦了你那种毫无理由的义务伦理学[22]约束了,爱德华。整个人类种族都该和你享受到同样的乐趣,在你犹豫的这个时刻里就有成千上万人死亡。”

       恋人手里的枪冰冷地抵住了他的额头。虽然不会杀死他,但却可以让他无法行动足够长的时间——

-----------------------------------------------------------------

  • 茉莉与神灯[23]

       阿拉丁有些不舍,但面色坚决。这名焕然一新的街童正在向强大的蓝色生物说出最后一番话,准备为了自己的朋友而放弃他暂时享有的财富和希望。“精灵,我要许下第三个愿望了。我希望能让你——”

       茉莉公主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半张着嘴看着这一切。她惊到勉强没有呆住,在男孩说完这句致命的话之前从他手里抢过了神灯。

       “对不起,”茉莉说,“亲爱的阿拉丁,你知道么?你很可爱,却是个笨蛋。难道你没意识到,贾方把神灯拿到手之后就会得到自己的三个愿望么?——唉,算了。精灵,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永葆青春,健康永驻;我希望不愿意死的人都可以始终活下去;我还希望所有人的智商按照每年1点的速度增长。”她把神灯扔回阿拉丁手上,“你继续吧。”

-----------------------------------------------------------------

  • 理性主义哈姆雷特[24]

(原作者是LiveJournal上的Histocrat,帖号13389。他在LessWrong上的id是HonorDB。)

(原作者已授权。)

   不速之客啊,停止这奇怪的把戏。不要再利用我的悲痛带来的盲目,与我的挚友何瑞修的善心。否则,若你的名字真能配得上这至亲的样貌,回答我:在我六岁那年玩完弹弓之后,向哈姆雷特王呈上了什么涂鸦?

   一只全副铠甲的独角兽。

哈   天啊。

鬼   听我说。

哈   父亲,我听。

鬼   我必须投身到惨痛的硫磺火焰里去的时候差不多快到了。

哈   你在遭受折磨?

鬼   是,所有未做忏悔就死的人都是。

哈   和所有丹麦人一样,我也学过这些。但据我想,如此任性的做法不该是万能的主所为。死时无人照看,也未得上帝选召的牧师照顾的人,会因世界的不公而遭受惩罚?

鬼   我被杀不是因为世界的不公,也不是因为意外。

哈   什么?

鬼   假如你真曾爱过你的父亲,你要为他的顶悖人道伤天理的被杀报仇。

哈   啊上帝呀!

鬼   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你要听这故事么?

哈   不听。

鬼   什么?

哈   对父亲的爱要求我为你报仇,可今天我听到了更深的罪行。要是所有被杀的,和只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没能忏悔的人都去了地狱,要是大体算是善良的人也会在上帝手中经受惨痛的苦难,那我就要反对上帝的计划。亲爱的鬼魂,你在帷幕那边居住,你知道我们凡人几乎无法想像的事。告诉我:有没有什么药剂或是机器,不属于自然的范畴但可以在自然中实现,能让人逃脱死亡的魔爪?

鬼   你要逃避地狱?

哈   我要让所有人逃避地狱!天堂亦然。既然上帝已经疯了,我怀疑天堂也没什么意义。我会把地球变成天堂的邻居,而我是它永生的君王。

鬼   我不关心这些。死亡和地狱已经夺走了我所有的欲望,只剩对杀我那人的复仇。

哈   我不会为你报仇,除非你向我发誓:若我除去杀你的凶手,你就会许诺给我可以杀掉死神的方法。你的凶手会在地狱里陪你,也就如此了。我不会再增加地狱的人数。

鬼   我答应你。当我兄弟受戮之后,如同他将毒汁倒进我的耳朵里一样,我也会将宝贵的真实倒进你的耳朵里:制造贤者之石的方法。使用这枚石头可以制造出一种药剂,让任何人免受死亡之苦,还可以将贱金属变成黄金,资助你把这种药剂分配给所有人类。

哈   确实,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这哲人所梦想的东西。等等。我必须杀死的人——是我的叔父,现任的王?

鬼   唉,就是那乱伦通奸的畜类。他有的是蛊惑的机智和奸佞的才干——

哈   不错。他的才干让我几乎不抱希望。我要杀死他,还要继承他的王位。这场战斗可真是厉害,奖品也不一般哩。你有什么建议么?

(鸡鸣。鬼下。)

(HonorDB已经将这一篇扩展成了一部完整的作品)

(标题是《A Will Most Incorrect to Heaven: TheTragedy of Prince Hamlet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可以在makefoil.com上花$3买到)

(没错,是真的)

-----------------------------------------------------------------

  • 白鲸记与理性之道[25]

(此文是基于Eneasz在LessWrong上的回复)

       “复仇?”装着义腿的男人说,“向一条鲸鱼?得了,我还是好好过日子吧。”

-----------------------------------------------------------------

  • 爱丽丝漫游比现实更奇的境记[26]

(此文最初是braindoll在本章评论中的回复,有修改)

       爱丽丝陪着她姊姊坐在河边上读书。人们都觉得适合她这个年纪的书里该多些插图儿,多些对话。可她有几个年纪大些的朋友,要是礼貌地问她们借的话,就能借到没那么多插图和对话的书。

       热天经常热得她昏昏地要睡,所以爱丽丝细心地润湿了一块手帕,放到后脖颈上。可她的头脑还是忍不住四处乱晃(就像是一只主人没留神的小猫一样)。她刚刚算好,做一枝野菊花圈带来的愉悦感大概等于找花的麻烦的4/3倍,可这还是比不过放下书本的机会成本。她正在想的时候,忽然来了一只淡红眼睛的白兔子,在她身边跑过。

       就是看见一只淡红眼睛的白兔子,本来也不是件怎么大了不得的事情,并且就是爱丽丝听见那兔子自言自语地说,“哎呀,啊噫呀!我一定要去晚了!”,她也不觉得这算什么十二分出奇地事情。但是等到那兔子当真在它背心袋里摸出一只表來,看了一看时候,连忙又往前走,爱丽丝突然明白起来,觉得一阵后怕,僵在那里。因为爱丽丝心里忽然记得她从来没有见过兔子有背心袋的,并且有只表可以从袋里摸出来的。“天哪,”爱丽丝自言自语说(虽然没有大声说出来。她很久以前就已经改正了这个习惯,要不然别人就会更小看她了),“要是我没有立刻觉出来那只兔子比平常的兔子更值得好奇,那肯定是有什么影响了我的好奇心,这可是最值得好奇的了。”所以,她忍不住了这么多问题,就紧追着那兔子,快快地跑过一片田场,刚刚赶得上看见它从一个篱笆底下的一个大洞里钻进去。

-----------------------------------------------------------------

  • 欢迎来到现实世界[27]

(感谢dsummerstay提醒我把这个加上来)

莫菲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相信。但我亲眼看到了这个阵列,看到它们把尸体液化,然后静脉注射到活人体内提供营养——

尼奥(礼貌地):抱歉,我可以发言么?

莫菲斯:怎么了,尼奥?

尼奥:我已经尽量没有开口了,但到这个时候我觉得必须要发言不可。人的躯体是你能想到的效率最低的能源。将热能转化成电能的电厂效率会随着汽轮机的温度降低而降低。不管你给那些人吃的是什么,直接扔进炉子里直接烧掉也比喂给人类的效率要高。现在你又告诉我他们的食物是死者的尸体,拿来喂活人?你就没听说过热力学定律么?

莫菲斯:你又是在哪听说热力学定律的,尼奥?

尼奥:任何一个在高中学过一学期理科课程的人都该听说过热力学定律!

莫菲斯:那尼奥,你是在哪上高中的?

(稍停)

尼奥:……在矩阵内部。

莫菲斯:电脑会编织精巧的谎言。

(稍停)

尼奥(小声地):能给我一本真正的物理课本么?

莫菲斯:没有这种东西,尼奥。推动宇宙的并不是数学公式。

-----------------------------------------------------------------

  1. 404: 网络术语,试图访问不存在的网页的时候返回的错误代码是404。

  2. 致敬《魔戒》。本译稿参考了朱学恒的译本。本篇对应原作第二篇第2章,或是在分为三部出版的书中是第一部14章。在原作里,爱隆所组织的会议上达成了派出魔戒远征队,将魔戒送入魔多末日火山摧毁的意见

  3. 致敬《纳尼亚传奇》中的《狮子·女巫·魔衣橱》。原作讲述彼得、露西、爱德蒙和苏珊兄弟姐妹四个通过衣橱穿越进入魔法的土地纳尼亚之后的冒险故事。在故事中,爱德蒙被反派白女巫抓走,另外三位在狮王亚斯兰的帮助下救出了他。

  4. 这个梦描述的基本就是原作剧情。

  5. 致敬《小马宝莉:友情就是魔法》。这一部分似乎修改过一次:我第一次看到的版本里提供资金的玛丽苏珊直接被解离掉了。在本文对应的原作剧情里,六只小马用诚实、怜悯、欢笑、慷慨、忠诚五个元素组合出了第六个元素魔法,击败了试图为世界带来永夜的梦魇之月。又被称为《彩虹小马》,但大陆的官方翻译是《小马宝莉》。

  6. 这里提到的其他小马都是原作中出现过的主角,只有玛丽苏珊的名字来源于玛丽苏的说法,意即完美的空想女主角。

  7. 致敬《火影忍者》。这里对应原作波忍村之前一段剧情。主角漩涡鸣人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禁术影分身,使用时被发现,受到了大家的讨论。

  8. Smartingan,原作写轮眼为Sharingan。

  9. 《火影忍者》里面的九尾直译是Kyuubi,而这里提到的名字是发音类似的Kyubey。结合上文的形象描述,指的实际上是《魔法少女小圆》中的白色狐狸状外星生物丘比。

  10. 致敬《安尼塔布莱克:吸血鬼猎人》系列中的第10本《链缚的水仙》。理查德是安尼塔的爱人,是一个狼人。这一段对应原作的贵圈真乱剧情。

  11. 埃尔德什是匈牙利数学家,以多产闻名。由于与他合作的数学家众多,埃尔德什数是一个用来描述和他合作距离的数字:埃尔德什本人的埃尔德什数为0,和埃尔德什合写过论文的人的埃尔德什数是1,没和埃尔德什合写过但和埃尔德什数为1的人合写过论文的埃尔德什数是2,以此类推。后文所说的布莱克数即为此。

  12. 致敬《霹雳猫》。原作是讲述霹雳猫一族逃出母星来到地球后面对变种人和地球恶灵木乃伊的威胁的战队动画。

  13. 原作是每周一集的动画片。

  14. 致敬《宇宙的巨人——希曼》。此处对应原作开场白,借鉴了广西电视台版的翻译。

  15. 致敬《Fate/Stay Night》。此处对应原作无限剑制的发动咒语。此译本参考了http://baike.baidu.com/view/1341103.htm的译法。

  16. 按《Fate/Stay Night》原文,此句前有“了无遗憾”一句。

  17. 致敬《弑君者传奇(第一日)风之名》。原作讲述孤儿科沃斯进入魔法学院就读,并最终成为传奇的故事。

  18.  原文这里是Kvothe the Raven,音同Quotes the raven,是爱伦坡一首《乌鸦》诗中的名句。是个冷笑话。拉文克劳原文Ravenclaw直译即为乌鸦之爪,乌鸦也是拉文克劳学院的象征。

  19. 标题表示这是《天元突破 红莲螺岩》/《战锤40K》的穿越作品,内容则戏仿费马关于费马大定理的标注。《天元突破》讲述人类驾驶大型机器人对抗克苏鲁神话中古神的故事,《战锤40K》是一个战棋游戏,有着哥特式科幻的背景。这两部作品的共同点是超能打。

  20. Crossover,指结合两篇不同作品背景的同人文。

  21. 致敬《暮光之城》。原作讲述人类伊莎贝拉和吸血鬼爱德华的禁断之恋。《暮光之城》中的吸血鬼和奇幻作品中的经典吸血鬼不同,并不是邪恶的而且身上会闪耀着光芒。功利主义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5%88%E7%9B%8A%E4%B8%BB%E7%BE%A9,认为道德即最大化总效益。

  22. 认为道德即为遵守规范。详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9%89%E5%8A%A1%E4%BC%A6%E7%90%86%E5%AD%A6

  23. 致敬《阿拉丁》。从贾方和茉莉的名字可以看出,本文致敬的是迪斯尼的版本。原作中阿拉丁用了第三个愿望许愿让灯神获得自由,但神灯之后还是被邪恶的宰相贾方夺去了。

  24. 致敬《哈姆雷特》。这一段对应着哈姆雷特父亲的幽灵拜访哈姆雷特,告诉他自己死亡的真相,并让哈姆雷特杀死篡位的叔叔,为自己报仇的一节。本译稿参考了梁实秋译本。

  25. 致敬《白鲸记》。原作讲述船长亚哈被白鲸莫比迪克咬断了一条腿,决心向白鲸复仇的故事。

  26. 致敬《爱丽丝漫游奇境记》。这一段对应原作开始,爱丽丝追着会说话的兔子掉进树洞,因此进入奇境的部分。本译稿参考了赵元任的译本。

  27. 致敬《黑客帝国》。原作中巨型电脑矩阵将人类囚禁作为能量来源,同时使人类陷入了生活在20世纪内的虚拟现实之中。男主角尼奥在莫菲斯等人的带领下回到了现实世界,看到了世界的真相。关于这部分所提出的问题,最初的剧本使用的是“母体使用人类的大脑作为并行处理机”而非作为能源,亦有人体只是作为核能的起始能量源的解释法。参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91%E5%AE%A2%E5%B8%9D%E5%9B%BD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BobbyLiu

校对: 林海雪原,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21)
热度(184)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