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六十八章:自我实现,第三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赫敏现在感觉自己既不善良,也不正义了,她的心里有一团滚烫的怒火在燃烧,她怀疑哈利的黑暗面是不是就像这样(虽然恐怕还差得远),她不该为一个愚蠢的游戏生这么大的气,但是——

她的整个军队。两个士兵打败了她的整个军队。在她醒来以后,大家是这么告诉她的。

这有点太过分了。

“好吧,”奇洛教授说道。从近处来看,防御术教授看起来不如她上次去他办公室的时候健康了;他的脸色更苍白,动作也慢了一些。但是他的表情仍然和平时一样威严,目光也同样锐利;他严厉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啪-啪。“我猜你们三人当中,只有马尔福先生猜到了我为什么叫你们过来。”

“是和高贵和最古老的家族有关吗?” 哈利在她身边疑惑地问道,“我不会因为攻击达芙妮违反了什么疯狂的法律吧?”

“那倒没有,”男人用充满讽刺的口吻答道,“格林格拉斯小姐没有启动正确的决斗仪式,所以她无权要求把你从你的家族中除名。不过自然,我也不会允许正式的决斗。战争里没人遵守这些规则。” 防御术教授向前靠去,下巴放在合拢的双手上,似乎端坐的姿势都会令他感到疲倦。他的眼睛盯着他们,目光锐利而危险。“马尔福将军。我为什么叫你们过来?”

“波特将军对抗我们两人已经不是势均力敌的战斗了。” 德拉科·马尔福静静地答道。

“什么?”赫敏脱口而出,“我们差点就把他们搞定了,如果达芙妮没有晕倒的话——”

“格林格拉斯小姐不是因为法力耗尽晕倒的,” 奇洛教授干巴巴地说道,“就在你的士兵因为将军撞到墙上的情景分心的时候,波特先生在她背后施展了一个昏睡咒。但是无论如何还是祝贺你,格兰杰小姐,只用区区二十四位阳光战士就差点打败了两位混沌士兵。”

她的脸颊更烫了。“那——那只是——如果我发现他穿了盔甲——”

奇洛教授把手指并在一起,凝视着她,“当然,你原本是有可能赢的,格兰杰小姐。每场输掉的战斗都有获胜的方式。我们周围的世界充满了机会,多到爆炸的机会,但是几乎没人注意到,因为这需要他们改变思考的方式;在每场战斗中,都有一千根赫奇帕奇的骨头等着被磨尖。一般地说,如果你想到试试让大家合力施展咒立停,你就可以卸掉波特先生身上的链甲以及所有其他衣物,只有内裤除外;这让我疑心波特先生没怎么意识到自己的弱点。或者你也可以让你的士兵一拥而上,用武力推倒波特先生和隆巴顿先生,把魔杖从他们手里抢下来。马尔福先生的反应不能算思路严密,但是他至少没有完全忽略他的上千种选择。” 一个讽刺的微笑,“但是你,格兰杰小姐,很不幸地记得如何施展昏迷咒,所以没有在你优异的记忆里搜寻十几个可能有效的更简单的魔咒。而且你让你的军队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本人身上,所以他们在你倒下之后就失去了斗志。之后他们继续徒劳地施展着昏睡咒,被训练出来的战斗习惯支配着,没能像马尔福先生那样打破规律。我不太理解人们在反复执行失败的策略时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显然,意识到你可以另寻他法的领悟是惊人地稀有。就这样,整个阳光兵团被两个士兵消灭了。” 防御术教授冷冷地笑了。“这就有点像,五十个食死徒是如何控制了整个魔法英国,以及为什么我们钟爱的魔法部还能维持它的统治。”

防御术教授叹了口气。“尽管如此,格兰杰小姐,事实仍然是,这样的失败对你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上一场战役中,你和马尔福先生联合作战,但是仍然打成了僵局,以至于你和马尔福先生不得不爬到屋顶上去追波特先生。混沌军团已经接连两次证明,它的军事力量和其他两个军团加起来一样强大。我已经别无选择。波特将军,你必须从你的军队里选出八名战士,其中必须至少包括一名混沌中尉,分给飞龙战队和阳光兵团——”

“什么?”赫敏再次脱口而出,她瞥了一眼另外两位将军,看见哈利和她一样震惊,而德拉科·马尔福只是一副认命的样子。

“波特将军比你们俩加起来还强,” 奇洛教授平静地以准确的语气说道,“你们的比赛结束了,他赢了,现在到了重新平衡三支军队实力的时刻,好给他一个全新的挑战。”

“奇洛教授!” 哈利说道,“我没有——”

“这是我作为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战斗魔法教授的决定,没有商量的余地。”用词仍然很准确,但是奇洛教授的眼神让赫敏的血都凉了,尽管他瞪着的是哈利,而不是她。 “而且我觉得很可疑,波特先生,你一希望把格兰杰小姐和马尔福先生分离开来,让他们追你到屋顶,就正好能准确地杀死那么多他们的联合部队。这正是我在今年开始的时候对你的期望,我很生气,你在我的课上居然一直没尽全力!我看到了你真正能做到的事,波特先生。你已经远远超过了马尔福先生或者格兰杰小姐可以和你公平战斗的水平,你不许假装不是这样。波特先生,我要以教授的身份对你说:为了激发你全部的学习潜力,你必须竭尽全力,不可以因为任何原因有所保留——特别是不能孩子气地顾虑你的朋友会怎么想!”

-----------------------------------------------------------------

她离开防御术教授的办公室的时候,军队扩大了,尊严却变小了,她像一只被踩扁了的可怜的小虫子,正在非常非常努力地不要哭出来。

“我没有留有余力!” 在他们离开奇洛教授的办公室,拐过第一个弯之后,办公室的木门刚刚消失在石墙后面,哈利就赶紧说道,“我没有假装,我从来没有让过你们任何一人!”

她没有回答,无法回答,如果她试着说话,一切就会土崩瓦解。

“真的吗?”德拉科·马尔福说道。飞龙将军仍然是一副认命的表情。“因为奇洛教授说得对,你知道,确实很可疑,你一决定要让我们爬上屋顶追你,就忽然打败了我们两个军队的几乎所有人。而且你当时不是说了吗,波特,我们必须在你认真战斗的时候打败你?”

灼烧的感觉漫上了她的喉咙,等漫到她的眼睛的时候,她就会痛哭失声,从此以后她在他们面前就只会是一个爱哭的小姑娘了。

“那——”哈利急迫地说道,她没有看他,但是从他的声音听起来,他的头好像转向了她。“那是因为——我那次要努力得多,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是迫于无奈,所以我用掉了平时攒的很多妙计——而且——”

她一直都是竭尽全力的,每次都是。

“——而且我,我释放了在防御术课上很少使用的一面——”

所以即使她就快赢过哈利了,如果这件事真正重要的话,他只需进入他的黑暗面就可以碾压她,是不是这样?

……当然是这样。当哈利变成那种吓人的样子的时候,她连看他都不敢,怎么可能真正打败他?

走廊在前面出现了分岔,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走向了左边通往三楼的楼梯,而她转向了右边,她都不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但是她现在宁可在城堡里迷一会儿路。

“抱歉,德拉科,”哈利说道,然后她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别管我,”她说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显得很严厉,但是她必须闭上嘴,把嘴唇紧紧地抿着,屏住呼吸,才能阻止泪水汹涌而出。

那个男孩坚持跟了上来,跑过她,拦在她的前面,因为他是个傻瓜,这就是为什么,然后哈利说道,声音变成了绝望的尖声低语,“你在除了扫把飞行课以外的所有课程上都比我强的时候,我可没有跑掉!”

他不懂,他永远不会懂,哈利·波特永远不可能明白,因为无论他输掉什么比赛,他仍然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如果你是哈利·波特,而赫敏·格兰杰打败了你,那么所有人都会期待你因为这个挑战强大起来,而如果你是赫敏·格兰杰,而哈利·波特打败了你,那就只能证明你什么也不是。

“这不公平,”她说道,声音在发抖,但是没有哭,仍然没有,“我不应该需要和你的黑暗面战斗,我只有——我才——”我才十二岁,她当时是那么想的。

“我只用过一次我的黑暗面,而那次是——是迫于无奈!”

“所以你今天是作为哈利打败了我的整个军队吗?”她仍然没有哭,她很想知道她的脸现在是什么表情,到底是一个愤怒的赫敏,还是悲伤的赫敏。

“我——”哈利说道,声音放低了一点,“我没有……当时并没有想到真的会赢,我知道我说了我是不可战胜的,但那只是在吓唬你们,我真的只是想稍微拖住你们一下——”

她继续向前走,直接走过了他身边,当她走过哈利的时候,他的脸绷紧了,就好像他要哭了。

“奇洛教授说对了吗?”从她身后传来一个绝望的尖声低语,“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我就要一直害怕比你强,因为我知道否则就会伤害你的感情?这不公平,赫敏!”

她吸了口气,憋住,跑掉了,双脚飞快地踏过石板地面,在模糊的视线中尽可能飞快地跑掉了,她一直跑,好让别人听不见她的哭声,而这一次哈利没有跟上来。

-----------------------------------------------------------------

米勒娃正在批改星期一交上来的变形术作业;她刚刚在一个五年级学生的羊皮纸上扣掉了两百分,因为那个错误可能导致有人死亡。在她成为教授的第一年,她对高年级学生的错误感到义愤填膺,但是如今她已经认命了。有些人不仅从来不会吸取教训,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可救药的,一直积极乐观地继续尝试。有的时候,当你在他们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前告诫他们,永远不可以尝试任何不寻常的实验,必须放弃自由变形,从此只使用变形魔咒时,他们会相信你;但是有的时候……他们不会。

她正在分析一个特别复杂的答案的时候,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现在不是她的答疑时间,但是在担任格兰芬多的院长以后,她很快学会了不要过早下结论。你总是可以在事后扣学院分。

“请进。”她干脆地说道。

走进她办公室的小姑娘明显哭过了,而且在之后洗了把脸,希望别人不要看出来——

“格兰杰小姐!”麦格教授说道。那哭红的眼睛和浮肿的脸颊令她过了一会儿才认出这张脸。“怎么回事?”

“教授,”小女孩用发抖的声音说道,“你曾经说过如果我觉得担心,或者对任何事感到不舒服的话,我应该立刻来找你——”

“没错,”麦格教授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女孩开始解释——

-----------------------------------------------------------------

赫敏静静地站在旋转的楼梯上,这个旋转的螺旋体原本不应该能带她去哪里的,但在事实上却带着她一直上升。赫敏觉得这似乎是永无止尽的楼梯法术,于1733年由阿拉姆·萨贝提巫师发明,他住在当时麻瓜还爬不上去的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只是这是说不通的,霍格沃茨要古老得多——也许这个法术被发明了不止一次?

她本该感到害怕才对,本该为和校长的第二次会面感到紧张。

事实上,她确实为和校长的第二次会面感到害怕和紧张。

只不过赫敏·格兰杰想过了;她想了很多,当她的肺部像火烧一样,再也跑不动了以后,她靠着墙倒下了,蜷成了一团,用背靠着冰冷的石墙,抱着双腿一边大哭,一边想。

就算她输给了哈利·波特,她也永远永远不可以输给德拉科·马尔福,这是完全绝对不可接受的,而奇洛教授称赞了马尔福将军,说他没有忽视他的上千种选择;所以赫敏在哭完以后,想出了十四个她本该对哈利和纳威尝试的魔咒,然后开始怀疑,她会不会在其他事情上也犯了同样的错误;这就是为什么她最终过来敲了麦格教授的门。并不是来请求帮助的,赫敏目前还没有什么计划需要人帮助;只是把所有的事告诉麦格教授,因为她想到,这似乎就是奇洛教授说的上千种选择中的一种。

于是她告诉麦格教授,哈利·波特是如何在凤凰停在他肩上的那天之后就变了,大家如何越来越把她看成是哈利的附属品,还有哈利是如何跟同一学年的所有其他人越来越疏远,有的时候,他带着一种悲伤的表情走来走去,就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而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麦格教授告诉她,他们需要和校长谈一谈。

赫敏原本感到担心,但是她接着想起来,哈利·波特就不会害怕校长。哈利·波特只会横冲直撞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想她或许也应该试试这样子,不去害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然后看看会怎样,反正也不可能更糟了。

永无止境的楼梯停了下来。

没有人触碰,镶嵌着古铜狮鹫的橡木大门自动开启。

办公室里有一张黑色的橡木桌子,上面镶嵌着面向各个方向的成打的抽屉,而且抽屉的里面似乎还有抽屉,银胡子的霍格沃茨校长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坐在桌子后面的王座上,赫敏和那双和蔼而闪亮的眼睛对视了三秒种,就被房间里的所有其他东西吸引住了。

一段时间以后——她不确定过了多久,但是她已经把房间里的东西数了三遍,仍然得不到相同的答案,虽然她的记忆坚持没有东西被加上或者减去——校长清了清喉咙,说道,“格兰杰小姐?”

赫敏猛地把头转了回去,感到脸颊有点发烫;但是邓布利多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不耐烦,只是很安详,半月形眼镜后面的眼睛露出温和的询问神情。

“赫敏,”麦格教授说道,老女巫的声音很温和,一只手鼓励地搭在赫敏的肩膀上,“请告诉校长你对我说过的有关哈利的事。”

赫敏开始说了,即使在她的新决心下,她的声音仍然因为紧张有些发抖。她描述了自从福克斯站在哈利的肩上之后,他在最近几个星期的变化。

当她说完以后,校长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我很抱歉,赫敏·格兰杰,”邓布利多说道,那双蓝眼睛在听她说话时变得悲伤了一些,“这很……不幸,但我不能说是意料之外的。你所看见的是英雄的负担。”

“英雄?” 赫敏说道。她紧张地抬头看着麦格教授,发现变形术教授的脸绷紧了,但是她的手仍然鼓励地握着她的肩膀。

“是的,”邓布利多说道,“在我成为神秘的老巫师之前,在我对抗格林德沃的日子里,我也曾是一个英雄。你读过历史书吧,格兰杰小姐?”

赫敏点点头。

“嗯,”邓布利多说道,“这就是英雄必须做的事,格兰杰小姐,他们有自己的使命,必须坚强起来才能完成这些使命,这就是你看到的正在哈利身上发生的事。如果有人能做些什么,让这条道路不是那么艰难的话,那么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是你,不是我。因为很遗憾,我不是哈利的朋友,我只是他神秘的老巫师。”

“我——”赫敏说道,“我不确定——我还想当——”她的声音停住了,这样说出来似乎太可怕了。

邓布利多闭上了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看上去比之前苍老了一些。“如果你选择不再做哈利的朋友的话,没有人能阻止你,格兰杰小姐。至于这对他会有什么影响,你可能比我更清楚。”

“这——不公平,” 赫敏说道,声音在发抖,“就因为他没有别的朋友,所以我只能做哈利的朋友吗?这不公平。”

“友情是无法强迫的,格兰杰小姐。” 蓝色的眼睛似乎看透了她的内心,“感情要么在,要么不在。如果在的话,你可以选择接受或者否认。你的确是哈利的朋友——选择否认会严重地伤害他,也许永远无法治愈。但是格兰杰小姐,你怎么会走到这样的极端呢?”

她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她总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如果你离哈利太近的话——你会被吞没,再也没有人能看见你了,你只是他的一件附属品,大家都认为整个世界是围着他转的,而且——” 她无法描述。

年老的巫师缓缓地点了点头。“我们确实生活在一个不公正的世界里,格兰杰小姐。整个世界的人都知道是我打败了格林德沃,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是伊丽莎白·贝克特牺牲了自己,打开通道让我进去。但是人们仍会纪念她。哈利·波特确实是这出戏的主角,格兰杰小姐;这个世界确实在围着他转。他注定要做伟大的事;我预见在将来,大家会记得阿不思·邓布利多这个名字是因为我是哈利·波特的神秘的老巫师,而不是我本人做过的什么事。大家或许也会记得赫敏·格兰杰是他的同伴,如果在你的日子里,你的事迹能配得上这个荣誉的话。我告诉你一句实话:你独自获得的荣耀绝不会超过作为哈利·波特的同伴所能获得的荣耀。”

赫敏很快地摇摇头。“但是这不是——” 她知道自己无法解释清楚,“这不是荣耀的问题,这是存在的问题——作为其他人的附属品存在!”

“所以你觉得,你宁可自己做英雄?” 年老的巫师叹了口气,“格兰杰小姐,我也曾经是一个英雄,一个领袖;如果我能成为像哈利·波特这样的人的附属品的话,我会比现在快乐一千倍。一个比我更坚强的人,去做那些困难的决定,并且仍然配得上领导我。我曾经以为我找到了这样的人,但是我错了…… 格兰杰小姐,你根本不知道和英雄比起来,像你这样的人是多么幸运。”

火热的灼痛感再次涌上喉头,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无力感,她不懂麦格教授为什么把她带到这里来,校长又不准备帮她。她瞥了麦格教授一眼,从她的表情来看,好像她也开始怀疑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了。

“我不想做英雄,”赫敏·格兰杰说道,“也不想做英雄的伙伴,我只想做我自己。”

(几秒钟以后,她意识到她其实也许确实想做一个英雄,但是她决定不收回之前的话。)

”啊,”年老的巫师说道,“这是很苛刻的要求,格兰杰小姐。” 邓布利多从王座上站起身,来到办公桌外面,指向墙上的一个标志;这个标志太常见了,以至于赫敏的眼睛之前自动忽略了它。这是一面褪了色的盾牌,上面刻着霍格沃茨的纹章,狮子和蛇,獾和乌鸦,用拉丁文镌着她不懂的话。然后,当她意识到盾牌所在的位置,以及它看起来多么古老的时候,赫敏忽然意识到,这恐怕是原版——

“赫奇帕奇会说,”邓布利多说道,用手指敲了敲褪色的獾,令赫敏为这种不敬的行为畏缩了一下(如果真是原版的话),“人们没有成为真正的自己,是因为他们太过懒惰,没有完成所有的工作。而拉文克劳,” 他敲了敲乌鸦,“会引述比苏格拉底还古老的哲人的格言,认识你自己;[1]他们会说,人们没有成为真正的自己,是因为他们的无知和缺乏思想。而萨拉查·斯莱特林,”邓布利多皱着眉头敲了敲褪色的蛇,“呃,他说人要成为真正的自己,就必须追逐自己的欲望,无论这些欲望通向何方。他也许会说,人们没有成为真正的自己,是因为他们拒绝去做为了实现他们的野心必须做的事。但是我们知道,几乎所有出身于霍格沃茨的黑巫师都是斯莱特林。他们成就了真正的自己吗?我不这么想。” 邓布利多用手指敲了敲狮子,转过身来面对她。“告诉我,格兰杰小姐,格兰芬多会怎么说?我不用问也知道,分院帽向你建议过这个学院。”

这问题似乎不难。“格兰芬多会说,人们没有成为真正的自己,是因为他们胆怯。”

“大多数人确实是胆怯的,格兰杰小姐,”年老的巫师说道,”他们一辈子都被极其严重的恐惧约束,无法完成原本可能完成的事,成为原本可能成为的人。害怕说错话,做错事,害怕失去身外之物,害怕死,尤其是,害怕别人对他们的看法。这样的恐惧是极为糟糕的,格兰杰小姐,知道这一点非常重要。但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并不会这样回答。人要去做正确的事,格兰杰小姐,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 老巫师的声音很温和,“那么告诉我,格兰杰小姐,你认为正确的选择是什么?因为那才是真正的你,无论那条道路通向何处,那才是你应该成为的人。”

长长的停顿,中间只有那些数不清楚的仪器发出的声音。

她在思考,因为她是一个拉文克劳。

“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 赫敏缓缓说道,“让一个人像这样生活在别人的阴影里,是不对的……”

“世上有很多事都是不对的,” 年老的巫师说道,“问题是对你来说,正确的应对是什么。赫敏·格兰杰,我会破例不像一个神秘的老巫师通常会做的那样隐晦,而是直白地告诉你,如果哈利·波特身边的事出了岔子的话,你无法想像事态会糟糕到什么地步。如果你知道他的使命,你连做梦都不会想到离开他。”

“什么使命?” 赫敏问道。她的声音在发抖,因为校长想要的答案很明显,但是她不想给他这个答案。“哈利当时怎么了,为什么福克斯会站在他的肩膀上?”

“他长大了,”年老的巫师说道,眼睛在半月形的眼镜后面眨了几下,面容忽然显得格外苍老。“你看,格兰杰小姐,时间的流逝不会让人长大,让人长大的是成年人的境遇。这就是那个星期六在哈利·波特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他被告知——你不能把这个信息透露给任何人,懂吗——他被告知,他必须和某人战斗。我不能告诉你这个人是谁。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但是这就是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以及他为什么需要朋友。”

一个暂停。

“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赫敏说道。即使有人把电线插到她的耳朵里,她也不至于这样震动。“你准备让哈利去和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战斗?”

“不,”年老的巫师说道,“不是她。我不能告诉你是谁,或者为什么。”

她又考虑了一会儿。

“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赶上哈利吗?” 赫敏问道,“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说我会这么做,但是——如果他需要朋友的话,我们能做平等的朋友吗?我能也成为英雄吗?” 

“啊,”年老的巫师说道,笑了,“这件事只能由你决定,格兰杰小姐。”

“但是你不会像帮助哈利那样帮助我。”

年老的巫师摇了摇头。“我并没怎么帮助他,格兰杰小姐。如果你在向我要求一个使命的话——” 年老的巫师苦笑了一下,“格兰杰小姐,你才霍格沃茨一年级呢。不要那么着急长大;今后做这些事的时间长着呢。”

“我十二岁了。哈利才十一岁。”

“哈利·波特和别人不同,”年老的巫师说道,“这你是知道的,格兰杰小姐。” 半月形眼镜后面的蓝眼睛忽然犀利起来,让她想到在摄魂怪的那天,邓布利多的声音曾经在她脑海里说过,他知道哈利的黑暗面。

赫敏抬起手,碰了碰麦格教授一直有力地握着她的肩膀的手。然后赫敏说道,很惊讶她的声音没有破碎,“我想走了,现在,好吗。”

“当然可以。”麦格教授说道,赫敏感到肩上的手轻柔地带着她转过身,转向了橡木大门。 

“你已经选好了你的道路吗,赫敏·格兰杰?” 就在大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永无止境的魔法楼梯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点点头。

“是什么?”

“我会,”她说道,声音哽住了,“我会,我会——”

她咽了口口水。

“我会做——正确的事——”

她没有说其他的话,她做不到,然后永无止境的楼梯开始再次在她身边旋转。

在下楼的时候,她和麦格教授都没有说话。

当水流石制成的石像鬼让开路,她俩走进霍格沃茨的走廊的时候,麦格教授终于悄声说道,“非常非常抱歉,格兰杰小姐。我没想到校长会对你说这些话。我想他真的已经忘了身为孩子的感受。”

赫敏抬头看着她,看见麦格教授似乎要哭出来了……不过并没有,但是她的脸绷得很紧,让人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如果我也想做一个英雄,” 赫敏说道,“如果我也决定做一个英雄,你能帮我什么忙吗?”

麦格教授很快摇了摇头,说道,“格兰杰小姐,在这一点上我不觉得校长错了。你才十二岁。”

“好吧。”赫敏说道。

她们向前走了一会儿。

“对不起,”赫敏说道,“我可以自己回到拉文克劳高塔吗?我很抱歉,这不是你的错或者任何事,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当然可以,格兰杰小姐。”麦格教授说道,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赫敏听见她的脚步停了下来,在她身后转身离开了。

赫敏·格兰杰走开了。

她走上一层楼梯,随后又上了一层,寻思着在霍格沃茨还有谁能给她一个成为英雄的机会。弗立维教授的回答会和麦格教授相同,即使不同,他恐怕也帮不上忙,赫敏不知道谁能帮上忙。好吧,如果她花掉足够的奇洛点的话,奇洛教授会有一些聪明的点子,但是她有种感觉,问他不是一个好主意——防御术教授无法帮助任何人成为值得成为的那种英雄,而他都无法理解其中的分别。

就在快要走到拉文克劳高塔的时候,她看见了一抹金色的光芒。

-----------------------------------------------------------------

[1]认识你自己:相传是刻在德尓斐的阿波罗神庙中的三句箴言之一:http://zh.wikipedia.org/wiki/认识你自己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林海雪原,潜水艇君

评论(6)
热度(137)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