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六十九章:自我实现,第四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赫敏·格兰杰是用眼角的余光看见它的,在两条走廊交界的地方,一座抛光的金属雕像上反射着金色和红色的光芒,像火焰的图案;只一转眼的功夫,它就消失了。

她站住了,愣了一下,几乎走开了,但那转瞬即逝的光芒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赫敏向前走到雕像面前,看着耀眼的光芒可能来自的那条走廊。

她听见了隐隐约约的一声凤鸣,一声召唤,仿佛来自很远的地方。

赫敏开始奔跑。

她跑了一段时间;每到路口的时候,她就会停下来,尽量喘口气,然后又会看见火焰的闪光出现在某个方向,或者听见遥远的召唤。如果不是受过军队训练的话,光像这样跑步就会让她精疲力竭地倒下的。

她一直没有见到那只凤凰。

然后她来到一个十字路口,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任何标志,她等了漫长的几秒钟,可是没有听见召唤,也没有看见火光,就在她开始感到反胃和难过,怀疑这一切都不过是她的想像的时候,她听见有人在大喊。

她的脚步飞快地转过了墙角,只一眼就明白了整件事的状况。三个身穿绿色镶边袍子的大个子男生正在转身看她,一个身穿黄色镶边袍子的矮小一些的男生被无形的手拎住了一只脚,倒挂在空中。

阳光将军根本没有思考,需要停下来思考的人在伏击方面是很差劲的。

她的魔杖已经到了手里,手指做出了转动的动作,说道,“昏昏入睡!” 那个最壮的恶霸倒下了,赫奇帕奇的男生咕咚一声掉在地上,另外两个恶霸开始用魔杖瞄准她,而她再次说道,“昏昏入睡!” 又一个大个子男生倒下了——她对着那个瞄准速度较快的男生开了火。

遗憾的是,像这样接连施展两个昏睡咒就连对她也很困难,所以她还没来得及施展第三个,就——

最后一个恶霸喊道,“盔甲护身!” 身周出现了蓝色的闪光。

如果换成二十四小时以前,赫敏一定会惊慌失措,真正的护盾法术能让男恶霸在护盾的保护下对她施放咒语。

但是如今她——

“昏昏倒地!” 那个男恶霸喊道。

向她飞来的红色闪电耀眼得可怕,比哈利的魔杖施展过的任何恶咒都明亮得多。

赫敏向左边略微闪了闪,躲过了那个闪电,这个恶霸的准头比哈利差远了;这令她想到,也许恶霸和奇洛教授的军队是泾渭分明的。

“昏昏倒地!” 男恶霸再次嚷道,“除你武器!昏昏倒地!”

无论如何,如今她刚刚花了整整一小时考虑可以对哈利和纳威施展的所有其它魔咒——

“腿松脚软!” 那个男恶霸嚷道,这是个范围攻击的恶咒,无形的咒语轨迹令它难以躲闪。她的膝盖忽然发软,撑不住身体了。这时,伴随着一声怒吼,更加明亮的红色火光迸了出来,“昏昏倒地!”

她主动倒在地上,躲过了这个魔咒,这时她的法力已经回复到可以施展下一个魔咒的程度了,而它是——

“滑道平平,” 赫敏说道,把魔杖指向了地板。

“哎呀,” 男恶霸说道,滑了一跤,魔杖居然掉到了地上。

盔甲护身的魔咒闪动了一下,消失了。

“昏昏入睡,” 赫敏说道。

她喘息着爬到那个赫奇帕奇的男生身边,而那个男孩正在坐起身来,一边呻吟一边揉着刚才头朝下摔在地上时被撞痛的脑袋。赫敏意识到,还好他不是麻瓜,不然恐怕脖子都折断了。她之前没想到这一点。

“呃,” 这个男孩说道。如果他是个女孩的话,他的发色可能会让他被归在“浅黑型”的一类;他的眼睛是普通的棕色,不知道为什么和赫奇帕奇的身份很相配。他没有哭,但是脸色有点发白。她估计他大概是四年级,或者三年级。

那双棕色的眼睛聚焦到她身上的时候睁大了。“阳光将军?”

“嗯,” 她说道,“是(吸气)我。” 她决定,如果这个赫奇帕奇的男生敢说她是哈利·波特的恋爱对象的话,就让他去死。

“哇,” 这个赫奇帕奇的男生说道,“这实在是——你刚才——我是说,我在圣诞节之前在屏幕上见过你,但是——哇!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刚才做的事!”

一个停顿。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刚才做的事,赫敏·格兰杰想道,忽然感到有点眩晕,一定是因为跑累了。“抱(吸气)歉,” 她说,“你能不能(吸气)解开我腿上腿松脚软的咒语?”

男孩点点头,站起身来,从袍子里拿出魔杖;赫敏纠正了一遍他的姿势,他才成功地解开了那个恶咒。

“我叫迈克尔·霍普金斯,” 赫敏从地上爬起来以后,这个男孩伸出手来,“在赫奇帕奇简称迈克,今年整个赫奇帕奇都没有第二个迈克,你信吗?[1]”

他们握了握手,迈克说道,“无论如何,谢谢你。”

赫敏没预料到她会感到如此快乐,毫不夸张地说,救人的感觉是她这辈子体验过的最快乐的感觉。

她转身去看那些恶霸。

他们块头很大,据她估计大概是十五岁左右;这时她忽然意识到,报名参加了所有奇洛教授的课外活动的霍格沃茨学生和多年来一直被史上最差的教授教课的学生相比,已经产生了多么巨大的差别。比如说,能够打中你瞄准的目标;或者,知道在战斗中应该对倒下的同伴施展快快复苏。而奇洛教授说过的其他的话,比如在现实生活里几乎所有的战斗都可以用突然袭击来解决,对她来说忽然合理多了。

她仍然喘着气,回头看着迈克。

“你能(吸气)相信吗,” 赫敏·格兰杰说道,“五分钟以前我还在(吸气)发愁应该如何变成一个(吸气)英雄?”

她真的曾经以为需要有人允许才能成为英雄,或者英雄会坐等别人把使命送到手上吗?其实很简单,你只要去邪恶所在的地方就行了,这就是成为英雄唯一需要做的事。她本该记得的,本来不该需要凤凰来告诉她,就在这里,在霍格沃茨,有时候也会发生坏事。

然后赫敏紧张地回头看了看这三个昏迷不醒的高年级男孩,意识到他们看见她了,也许知道她是谁,也许会偷偷跟着她,乘她不注意的时候发动攻击——而且真正伤害她——

赫敏停了下来。

她想到哈利·波特在上学第一天,连怎么使用魔杖都不知道,就走进了五个斯莱特林的恶霸中间。

她想到校长说过,处于成年人的境遇之中才会长大,大多数人都在局限着他们的恐惧中生活。

她也想到了麦格教授的声音,说道,’你才十二岁。’

赫敏开始深呼吸,一次,两次,三次。

她问迈克他是否需要去庞弗雷夫人的医疗室,他说不用;她又问了他这些斯莱特林男生的名字,以防万一。

然后赫敏·格兰杰从这堆昏迷不醒的恶霸身边走开了,坚决地让脸上一直带着笑容。

她知道她恐怕迟早会受伤。但是你如果因为害怕受伤而不敢去做正确的事的话,你就不能成为一个英雄,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你在那一刻把分院帽放在她的头上的话,它不用一秒钟就会喊出‘格兰芬多!’

-----------------------------------------------------------------

她在下楼吃晚饭的时候仍然想着这件事,救人的兴奋还没有消退,令她开始担心这件事是不是把她大脑里的什么东西弄坏了。

当她走近拉文克劳的桌子的时候,大家忽然纷纷窃窃私语起来,赫敏先是疑惑那个赫奇帕奇的男生是不是已经对大家说了这件事,然后才想起这些窃窃私语恐怕不是因为那个。

她在哈利·波特的对面坐了下来,他看起来紧张得要命,也许是因为她还在笑。

“呃——” 就在她为自己拿了新鲜吐司,牛油,肉桂,完全忽略水果和蔬菜,还拿了三份果仁巧克力方块蛋糕的时候,哈利说道,“呃——”

她不理他,径自倒了一杯柚子汁,才开口说道,“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波特先生。你觉得一个人无法成为真正的自己,是什么原因?”

“什么?” 哈利说道。

她看着他。“就当所有的事都没发生过,” 她说道,“你昨天会说什么,现在就说什么吧。”

“呃……” 哈利带着非常困惑和忧虑的表情答道,“我认为我们本来就是我们自己…… 我并不是别人的不完美的拷贝。但是如果按这个问题的思路,我会说,一个人无法成为真正的自己,是因为他们吸收了环境里各种疯狂的东西,又当作自己的意见灌输给别人。我是说,如果需要自己设计游戏的话,有多少玩魁地奇的人会去玩这样一个游戏?又比如,回到麻瓜英国,如果必须自己得出所有政治观点的话,有多少工党,保守党,或者自由民主党的人会形成一模一样的一套政治信仰?”

赫敏考虑了一下。她原本在猜测哈利会不会说出一些斯莱特林甚至或许格兰芬多的话,可是这个答案在校长的单子上似乎没有;这让赫敏意识到,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恐怕远远不止四种。

“好吧,” 赫敏说道,“换个问题。是什么使人成为英雄?”

“英雄?” 哈利说。

“是啊,” 赫敏说道。

“啊……” 哈利说道。他用刀叉紧张兮兮地切着一块牛排,越切越小,“我想,很多人在有外界引导的情况下可以完成一些事情…… 比如,如果别人对你有这样的期待,或者它只用到你已经掌握的技术,或者有上级在一旁监督,纠正你的错误,监督你完成工作。但是你要知道,这一类的问题多半都已经解决了,不需要英雄了。所以我认为,被称为’英雄’的人不多,是因为英雄在完成使命的时候必须自己开辟道路,而大多数人对此感到不适应。你问这个干什么?” 哈利用叉子挑起了三根细细的牛排丝,放进嘴里。

“哦,我刚刚打昏了三个高年级的斯莱特林恶霸,救了一个赫奇帕奇,” 赫敏说道,“我打算成为一个英雄。”

当哈利从咳呛中恢复过来以后(附近有不少拉文克劳还在咳嗽),他问道,“什么?”

赫敏讲述了这个故事,就在她讲的时候,这个故事已经一波波地悄声传开了。(她没有把凤凰的那部分说出来,因为这似乎是他们之间的私事。赫敏在事后回想的时候觉得有些惊讶,凤凰竟然会为想做英雄的人出现;从这个角度去想似乎有点自私;但是也许凤凰无所谓,对它来说,重要的是你愿意去帮助别人。)

当她讲完以后,哈利在桌子对面瞪着她,不发一言。

“我为早些时候的行为道歉,” 赫敏一边小口喝着柚子汁一边说道,“我本该想到,我的魔咒课仍然比你强一大截,所以你的防御术比我好也没关系啦。”

“请你一定不要误会,” 哈利说道。他的表情非常凝重,像大人一样。“但是你确定这是真正的你吗,而不是,坦白地说,我?”

“我非常确定,” 赫敏说道,“说起来,我的名字差不多就是‘女英雄’,只是多了个‘m’而已,我直到今天才注意到。”[2]

“当英雄并不只是好玩和游戏,” 哈利说道,“真正的英雄不是这样的,成人必须去做的那种英雄不是这样的,它不会这么简单。”

“我知道,” 赫敏说道。

“会很难,很痛苦,你必须在没有任何好的答案的情况下做出决定——”

“我知道,哈利,我也读过那些书。”

“不,” 哈利说道,“你不明白,即使书上警告过你,你也不可能真正理解,直到——”

“但是这也没让你改变主意啊,” 赫敏说道,“一点也没让你改变主意。我敢打赌,你甚至没有因为这一点考虑过不去做一个英雄。那么你为什么认为这会让我改变主意呢?”

一个暂停。

哈利的脸上忽然亮起一个大大的笑容,非常灿烂和男孩子气的笑容,就像刚才的皱眉非常凝重和成熟一样;他们又和好如初了。

“这件事终归会搅得一塌糊涂的,” 哈利说道,仍然在开心地笑,“你知道,对不对?”

“哦,我知道,” 赫敏说道。她又吃了一口吐司。“这倒提醒我了,邓布利多拒绝做我的神秘的老巫师,我能写信给哪里另外弄一个吗?”

-----------------------------------------------------------------

余波:

“…… 弗立维教授说她的决心似乎不可动摇,” 米勒娃用发紧的声音说道,怒视着造成了眼下这种局面的银胡子老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只是默默地坐着,眼里带着一种遥远的悲伤表情,听她说话。“弗立维教授威胁要把她转到格兰芬多去,但是格兰杰小姐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说如果要走的话,她会把所有的书一起带走。赫敏·格兰杰决定要当一个英雄,谁劝也不听。 我怀疑,即使你努力把她往这条路上推,结果也不过如此——”

米勒娃的大脑花了足足五秒种才反应过来。

阿不思!” 她尖叫起来。

“我亲爱的,” 年老的巫师说道,“当你遇到你的第三十个左右的英雄时,就会意识到他们对有些事情的反应很容易预测;比如跟他们说他们还太小,或者不是当英雄的命,或者当英雄并不愉快;如果你想非常确定的话,就把这三样全部告诉他们。不过,” 他轻轻叹了口气,“也不能太明目张胆,不然就会被你的副校长抓住。”

“阿不思,” 米勒娃说道,她的声音绷得更紧了,“万一她受了伤,我发誓这次我会——”

“她早晚会走到这一步,” 阿不思说道,眼里仍然带着遥远的悲伤,“一个人如果注定成为英雄的话,是不会听我们的警告的,米勒娃,无论我们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鉴于这一点,如果格兰杰小姐不落后哈利太多的话,对哈利也有好处。” 阿不思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打开的锡罐,里面是一些小小的黄色的糖块;她从来没弄明白这个锡罐之前在什么地方,也没感觉到他使用了魔法。“柠檬糖?”

“她才十二岁,阿不思!”

-----------------------------------------------------------------

余余波:

在窗外,傍晚的微光几乎看不见的地方,鱼在黑水里游动;当它们游近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的时候,会被房间里明亮的光芒照亮;在游走的时候又消失在黑暗里。

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坐在一张舒适的黑色皮沙发上,头埋在手心里,浑身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明亮的白色火花在她的身周忽明忽灭。

她原本已经准备好了被人笑话她喜欢纳威·隆巴顿。她还以为会听到很多有关赫奇帕奇的俏皮话。在回到斯莱特林地窖的路上,她已经想好了许多机智的回应。

她原本在暗暗期待被人笑话她喜欢纳威·隆巴顿。因为这类事情被人取笑意味着你已经长大了,是真正的女孩子了。

结果,谁也没想到她以最古老的决斗方式挑战纳威是因为她喜欢他。她还以为这是很明显的,但是不然,看起来谁也没往这方面想。

打中你的总是你没看见的恶咒。

她原本应该自称属于阳光的达芙妮,就像属于混沌的纳威一样。或者像阳光罗恩那样,阳光达芙妮也行。随便什么都好,除了属于阳光的格林格拉斯。

属于阳光的绿草。[3]

由此衍生出了属于阳光的绿草和湛蓝的天空。

随后有人加上了覆盖着白雪的山顶和在树林里嬉戏的小动物。

她目前的封号是来自高贵和最古老的闪亮粑粑家族的闪闪发亮的独角兽公主。

然后一个该死的六年级女生对她施展了一个闪闪发亮的法术,她以前都不知道还有闪闪发亮的法术,而且咒立停没有用,而且她已经求过那些她以为是她的朋友的高年级女生帮忙(在这一点上她显然搞错了),而且她也威胁了那个施展咒语的女生,说父亲会对她发动可怕的政治攻势,但是达芙妮·格林格拉斯仍然坐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中,头埋在手心里,耀眼地闪闪发光,奇怪她怎么会成了霍格沃茨唯一理智尚存的人。

晚饭时间都已经过了,他们还在寻她的开心,如果他们明天还这样的话,她就转学到德姆斯特朗去,成为下一个黑女魔王。

“嗨,诸位!” 卡罗家的双胞胎挥舞着一份《预言家日报》,戏剧性地说道,“你们听说了吗?威森加摩新近裁定,’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属于合法的挑战之列,你必须应战,直到挑战你的人躺下来睡着为止!”

“你怎么敢侮辱闪闪发亮的独角兽公主的荣誉!” 特蕾西嚷道,“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然后特蕾西倒在沙发上,大声打起了呼噜。

达芙妮把闪闪发亮的头在发光的手里埋得更深了。“等我的家族上台以后,我要对你们所有人施展不可换影移形的恶咒,然后用飞路网把你们送到大海里去,” 她没有针对任何人地说道,“你们全都无所谓,对不对?”

叩——叩,叩——叩——叩,叩。

达芙妮吃惊地抬起头;这是阳光兵团的暗号——

“我乃有人在敲!” 高尔先生大声嚷道,“在敲门!”

“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门!” 门边的一个高年级男生喊道,把门一把拉开了。

完全意外的一个瞬间。

“我来找格林格拉斯小姐说句话,” 阳光将军说道,好像想尽量显得自信些,“能不能请谁——”

从赫敏的表情来看,她直到这时才注意到达芙妮在闪闪发亮。

正当此时,米里森·伯斯德从楼下的宿舍冲上来,嚷道,“嗨,诸位,你们猜怎么着,如今格兰杰跑去把德里克和他剩下的那帮手下打了一顿,他父亲给他写信说,如果他不——”

这时米里森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赫敏。

一阵非常巨大的沉默。

“呃,” 达芙妮说道。什么?她的大脑说道。“呃,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将军?”

“是这样的,” 赫敏·格兰杰带着一个奇怪的微笑说道,“我决定,如果神秘的老巫师只给某些人成为英雄的机会,而不给其他人的话,这是不公平的,而且我读过历史书,里面的女英雄非常非常少。所以我想过来问问你想不想成为英雄。话说你为什么这样发亮?”

又一阵沉默。

“现在问我这个问题,” 达芙妮说道,“恐怕不是时候——”

“我加入!” 特蕾西·戴维斯喊道,从沙发上跳了下来。

-----------------------------------------------------------------

就这样,女巫英雄平权促进协会(S.P.H.E.W)诞生了。[4]

-----------------------------------------------------------------

[1]迈克(Michael, 昵称Mike)在英文国家是很常见的名字,重名的情况非常普遍;整个赫奇帕奇只有一个名叫迈克的人属于小概率事件。

[2]我的名字差不多就是女英雄,只是多了个‘m’而已:这里是指赫敏(Hermione)的英文和女英雄(Heroine)的拼写非常相近。

[3]属于阳光的绿草:达芙妮·格林格拉斯的姓是Greegrass, 在英文中的意思为“绿草”。

[4]S.P.H.E.W(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Heroic Equality for Witches):这里是在隐射原著里赫敏成立的家养小精灵权益促进会(S.P.E.W,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Elfish Welfare)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林海雪原,猩猩


评论(27)
热度(154)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