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七十章:自我实现,第五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即使已经当了三十年的副校长,之前还是变形术教授,你也很少能看见阿不思·邓布利多完全措手不及的样子。

“……苏珊·博恩斯,拉文德·布朗,和达芙妮·格林格拉斯,”米勒娃念完了名单,“我还想说一下,阿不思,格兰杰小姐对你貌似不支持的态度的描述——我相信她的用词是‘他说我应该满足于做一个配角’——在高年级的女生中引起了相当多的关注。她们当中有好几个人来问我格兰杰小姐的指控是不是真的,因为格兰杰小姐说我也在场。”

年老的巫师靠回他的巨大的椅子,仍然凝视着她,半月形眼镜下面的眼睛好像在出神。

“这就让我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局面,阿不思,”麦格教授说道。她脸上的表情显得不置可否,她很当心地保证了这一点。“我现在知道你并不是真想挫伤这个女孩的热情;实际上完全相反。但是你和西弗勒斯常常告诉我,为了保守秘密,我的反应必须和完全不知情的人没有区别。所以我别无选择,只能承认格兰杰小姐的描述是准确的,然后假装有些担忧的样子,和一点点不满。毕竟,如果我不知道你是在故意操纵格兰杰小姐的话,我也许会很不爽的。”

“我……明白了,”年老的巫师慢慢说道。他的双手心不在焉地玩着他的银胡子,动作很小很快。

“谢天谢地,”麦格教授继续说道,“目前教职员中只有辛尼斯塔教授和维克多教授戴上了格兰杰小姐的徽章。”

“徽章?”年老的巫师重复道。

米勒娃拿出一只印着缩写字母S.P.H.E.W.的银色小徽章,放在阿不思的办公桌上,用手指点了一下徽章的表面。

赫敏·格兰杰,帕德玛·佩蒂尔,帕瓦蒂·佩蒂尔,拉文德·布朗,苏珊·博恩斯,汉娜·艾博,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和特蕾西·戴维斯的声音一齐嚷道,“我们不甘心只当第二名,请给女巫一个使命!”

“格兰杰小姐在以两西可一个的价格卖这种徽章,她告诉我她已经卖掉五十个了。我相信是尼法朵拉·唐克斯,一个七年级的赫奇帕奇,帮她们在徽章上加持了这个法术。报告的最后一条是,”麦格教授轻快地说道,“我们八个新出炉的女英雄申请了许可,要在你的办公室入口外面举行一场抗议活动。”

“我希望,”阿不思皱起眉头说道,“你跟他们解释过了——”

“我跟他们解释过了,星期三晚上七点就可以,”米勒娃说道。她从校长桌上把徽章拿回去了,甜甜地对阿不思笑了笑,转身向门口走去。

“米勒娃?”年老的巫师在她身后叫道,“米勒娃!”

橡木大门在她身后牢牢地关上了。

-----------------------------------------------------------------

通向校长办公室,用石墙隔成的前厅并不宽敞,所以虽然有很多人希望参观这次抗议活动,真正能来的并不多。只有辛尼斯塔教授和维克多教授,她们戴了徽章,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罗丝·布朗和杰奎琳·普里斯,也戴了徽章。在她们身后是麦格教授,斯普劳特教授和弗里维教授,没有戴徽章,在监督这次活动。哈利·波特和霍格沃茨的男学生主席也来了,还有男级长珀西·韦斯莱和奥利弗·比特森,都戴着徽章表示支持。当然还有八位S.P.H.E.W.的创始成员,在石像鬼的面前排成了一排,手里举着标语牌。赫敏自己的标语牌贴在一个木柄上,上面写着不做任何人的配角,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似乎变得越来越沉重。

还有奇洛教授,他正靠在较远的那面石墙上旁观,眼里的表情深不可测。防御术教授弄到了一枚她的徽章,可是她从来没卖给过他;他没有戴上,而是在懒洋洋地用一只手扔着玩。

这整个主意在四天以前看起来比现在强多了,那时义愤填膺的怒火还在她的心里熊熊燃烧,而且当时的情况是抗议活动要在整整四天以后才会开始,而不是马上。

但是她必须坚持,因为英雄都会这么做:他们总会坚持下去。而且也因为如果跟大家说她决定取消的话,感觉实在太糟糕了。赫敏很好奇有多少英雄的行为是出于类似的原因。绝大部分的书上不会说“而他们拒绝放弃,无论放弃是多么理智,因为那样就太没面子了”;但是如果这么解释的话,很多历史就合理多了。

在七点十五分,麦格教授告诉她,邓布利多校长会下来和她们聊几分钟。麦格教授叫她们不要害怕——校长内心深处是个好人,而且她们的抗议活动得到了学校的官方许可。

但是赫敏非常非常清楚,即使这些所作所为都经过了书面许可,她仍然是在挑战权威。

在决心成为英雄以后,赫敏做了显而易见的一件事,去霍格沃茨的图书馆借来了如何成为英雄的书。随后她又把这些书放回了书架,因为很明显,这些作者本人没有一个是英雄。于是她只是读了五遍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三十英寸长的自传和关于人生的忠告,直到她把每一个字都背下来为止(至少是英文的译本;她还不会拉丁文)。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自传比赫敏通常读的书要紧凑很多,他会用一句话说完原本应该用三十英寸论述的事,然后接着又是这样的一句……

但是很明显,从她读到的内容来看,虽然反抗权威不是成为英雄的意义所在,但是不敢这么做就成不了英雄。赫敏·格兰杰现在知道大家对她怎么看了,她明白了别人认为她做不到什么。

赫敏把她的标语牌举高了一点点,专心地让自己有节奏地慢慢呼吸,好不至于上气不接下气地喘到缺氧倒下。

“真的吗?”普里斯小姐毫不掩饰声音里的兴趣,“她们连投票都不行?”

“没错,”辛尼斯塔教授答道。(天文学教授的头发仍然是乌黑的,她的黑色的脸上只是略微有点皱纹;赫敏原本猜她只有七十岁,不过——)“我记得很清楚,在妇女参选资格法案[1]宣布的时候,我妈妈是如何地欢欣鼓舞,虽然她其实并不符合法案的标准。”(这说明辛尼斯塔教授在1918年就和她的麻瓜家庭在一起了。)“而且这还不是最糟的呢。你们知道吗,在几个世纪以前——”

三十秒以后,所有不是麻瓜出身的学生,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极度震惊地瞪着辛尼斯塔教授。汉娜的标语牌掉到地上去了。

“就连那都不是最糟的,一半都不到,”辛尼斯塔教授总结道,“但是你们可以看到这种事可能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梅林保佑我们,”克里瓦特用快要窒息的声音说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没有魔杖保护自己的话,男人就会这样对待我们?”

“嗨!”一个男级长说道,“不是这——”

从奇洛教授的方向传来一声短短的,讽刺的笑声。当赫敏转头去看的时候,她看见防御术教授仍然在懒洋洋地把玩着手里的徽章,根本懒得抬头看人。他答道,“这是人性,克里瓦特小姐。你可以放心,如果女巫有魔杖而男人没有的话,你们也不会更仁慈的。”

“我才不这样认为!”辛尼斯塔教授抢白道。

冷冷的轻笑。“我猜测在最骄傲的纯血家族里,这种事发生的频率比大家敢于承认的要高。一个孤独的女巫看到了一个英俊的麻瓜;她想到给那个男人下一服迷情剂有多容易啊,从此以后他就死心塌地只爱她一个人了。因为她知道他无法抵抗,哎,她自然可以随意地从他那里拿走任何她想要的东西——”

“奇洛教授!”麦格教授严厉地说道。

“对不起,”奇洛教授温和地说道,眼睛仍然看着手里的徽章,“我们还在假装这种事不会发生吗?那么我很抱歉。”

辛尼斯塔教授怒道,“难道你们男巫师不会——”

“这里还有孩子呢,两位教授!”又是麦格教授。

“有些人会,”奇洛教授安详地说,像在讨论天气,“不过我个人不会。”

片刻的安静。赫敏重新举起了她的标语牌——刚才听这些的时候,标语牌滑到她的肩膀上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完全没有,而现在她正在努力不想这些,这让她的胃有点恶心。她望向哈利·波特的方向,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看见哈利的脸非常平静。她感觉脊髓一阵发凉,转开了目光,在那之前刚好看到哈利对她微微点了点头,好像他们在什么方面有了共识。

“公平地说,”辛尼斯塔教授在过了一会儿以后说道,“自从接到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以后,我就不记得受过任何源于性别或肤色的歧视了。不,如今的歧视都是针对麻瓜的出身。我相信格兰杰小姐说过,从目前来看,她发现的问题只限于英雄的方面?”

赫敏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是在问她,然后她用有点尖细的声音说道:“是的。”和她在发起这个活动时的想象相比,眼下这一切有点闹大了。

“你具体查了些什么,格兰杰小姐?”维克多教授问道。她看起来比辛尼斯塔教授要老,头发已经开始花白了;赫敏在这位算术占卜学教授向她购买徽章之前,还没有和维克多教授有过任何私人接触。

“嗯,”赫敏说道,她的声音有点高,“我去查过历史书,魔法部的女部长人数和男部长一样多。然后我查了国际巫师联盟的历届主席,男巫的人数比女巫多一些,但是差别不大。但是你如果去查著名的黑巫师猎人,阻止邪恶魔法生物入侵的人,或者推翻了黑魔王的人——”

“当然,还有黑巫师本身,”奇洛教授说道。现在防御术教授把头抬起来了。“你可以把这一项加到你的单子上,格兰杰小姐。在所有被怀疑是食死徒的人当中,我们只知道两位女巫,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和阿莱克托·卡罗。而且我敢说,除了雅加婆婆以外,大多数巫师都说不出一个黑女魔王的名字。”

赫敏瞪着他。

他不可能是在——

“奇洛教授,”维克多教授说道,“你究竟在暗示什么?”

防御术教授举起徽章,让金色的字母S.P.H.E.W.面对他们,说道,“英雄,”然后翻转徽章,出示银色的背面,说道,“黑巫师。这是由相似的人从事的相似的职业道路,你不能只问为什么年轻的女巫会避开其中的一条道路,而不考虑这条道路的镜像。”

“哦,现在我明白了!”特蕾西·戴维斯说道,她忽然开口,让赫敏惊跳了一下。“你参加我们的抗议,是因为你担心变成黑女巫的女孩太少了!”特蕾西咯咯地笑起来,现在哪怕给赫敏一百万英镑,她也笑不出来了。

奇洛教授在回答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那倒不是,戴维斯小姐。实际上我对这种事一点也不关心。但是当格林德沃、邓布利多和那个不能说名字的人都是男人的时候,去数魔法部里的女巫,或者其他过着平凡生活的普通人的数目是毫无意义的。”防御术教授的手指懒洋洋地转动着徽章,让它的正反两面反复翻转,“但是话说回来,只有极少数人会用自己的人生去做有趣的事情。如果你不是其中一个的话,他们是男巫还是女巫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猜你不会是其中的一个,戴维斯小姐;因为你虽然野心勃勃,却没有任何抱负。”

“才不是呢!”特蕾西愤慨地说道,“还有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奇洛教授站直了身体,不再靠在墙上。“你被分到了斯莱特林学院,戴维斯小姐,我估计你会抓住任何落到你手里的向上爬的机会。可是你没有任何驱使自己完成的伟大抱负,你也不会替自己创造机会。在最好的情况下,你也只能爬到魔法部长的位置,或者什么其他无关紧要的高位上,永远不会打破你存在的局限。”

然后奇洛教授的凝视从特蕾西身上转开了,他在看着她,浅蓝色的眼睛以可怕的专注盯着她——“告诉我,格兰杰小姐。你有抱负吗?”

“教授——”弗里维教授的尖细的声音严厉地说道,然后她的学院院长的声音停顿了,她在视野的余光中看见哈利把手放在弗里维教授的肩膀上,正在摇头,脸上的表情非常成熟。

赫敏感觉自己像被汽车头灯照亮的一头小鹿。

“是什么驱使你打破了你的局限,格兰杰小姐?”防御术教授说道,仍然直接盯着她,“在课堂上拿到高分为什么不够了呢?你想追求的是真正的伟大吗?这个世界有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必须按你的意志重新整合吗?还是这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孩子的游戏?如果只是为了和哈利·波特竞争的话,那我可要失望了。”

“我——”赫敏说,她的声音太尖了,以至于变成了一种吱吱的声音,可是她想不出来还能说什么。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花点时间想一想,”奇洛教授说道,“假装这是你的家庭作业,六英寸,星期四交。我听说你在这方面相当能言善道。”

每个人都在盯着她。

“我——”赫敏说道,“我一点也不同意你刚才说的任何事。”

“说得好,”麦格教授的声音清脆地说道。

奇洛教授的凝视没有动摇。“这可没有六英寸,格兰杰小姐。某种原因驱使你违抗了校长的裁决,开始收集你自己的追随者。也许是你不愿意大声说出来的原因?”

赫敏知道正确的答案不会让奇洛教授满意,但这是正确的答案,所以她就说了。“我不认为有抱负才能成为英雄,”赫敏说道。她的声音在摇晃,但是没有断裂。“我认为只要做正确的事就可以。而且她们不是我的追随者,我们是朋友。”

奇洛教授又靠回了墙上。他脸上的浅浅的笑容消失了。“大多数人都以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格兰杰小姐。他们不会因此成为非凡的人物的。”

赫敏深深吸了几口气,尽量勇敢一些。“这不是为了成为非凡的人物,”她尽可能坚决地说道,“但是我认为如果一个人总是努力地去做正确的事,一次又一次地去做,而且不偷懒,完成所有必需的工作,而且用头脑去思考他们做的事,而且足够勇敢,在害怕的时候也继续坚持——”赫敏停顿了一下,她的眼睛看向了特蕾西和达芙妮,“——而且巧妙地计划如何达到目标——而且不盲目地去做其他人做的事——那么我觉得这样的人会遭遇的麻烦已经足够多了。”

有些女孩和男孩笑了,麦格教授也笑了,看起来既纠结,又骄傲。

“你也许是对的,”防御术教授半闭着眼睛说道。他把徽章丢给赫敏,她下意识地接住了。“这是我对你的事业的捐赠,格兰杰小姐。我听说它值两个银西可。”

防御术教授转身离开了,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差点以为我要晕倒了!”在他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以后,汉娜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她还听见一些其他女孩松了一口气的声音,有些人把标语牌放下了一会儿。

“我当然有抱负!”特蕾西说道,她似乎快要掉眼泪了,“我要——我要——我明天就会想出来,可我是有的,我确定!”

“如果你实在想不出来的话,”达芙妮说道,安慰地拍了拍特蕾西的肩膀,“就选那个经典老套的征服世界好了。”

“嗨!”苏珊尖锐地说道,“你们现在应该是英雄了!这意味着你们必须要做好人!”

“不,不要紧的,”拉文德说道,“我相当确定混沌将军也想征服世界,而他还算是个好人啦。”

警戒线的后方有更多人在谈话。“我的天啊,”佩内洛·克里瓦特说道,“我觉得这是所有的防御术教授里面最明目张胆的邪恶之徒了。”

麦格教授警告地咳嗽了一声,男学生主席说道,“巴尼教授的时候你还不在,”这话让好几个人抽搐了一下。

“奇洛教授只是这样说话而已,”哈利·波特说道,不过他看起来不像以前那么确定了,“我是说,你们想想看,他实际上没有做过任何类似于斯内普教授做的事——”

“波特先生,”弗里维教授用尖细的声音说道,他的语气很礼貌,但是脸色相当严厉,“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奇洛教授在测试赫敏,看看要不要做她的神秘的老巫师,”哈利说道,“这是完全不可能以任何方式,形状,或者状态成功的,但是这必须由她自己来回答。”

赫敏眨了眨眼睛。

然后赫敏又眨了一下眼睛,她意识到哈利·波特的神秘的老巫师正是奇洛教授,根本不是邓布利多,而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兆头——

小小的石头前厅出现了一阵轰鸣,赫敏原本就出于神经紧张的状态,她迅速转过身,另一只手本能地去拿魔杖,差点把标语牌掉在地上。

石像鬼让到了一旁,水流石像血肉一样灵活地移动,发出了轰隆隆的石头的响声。丑陋的巨大石像只等了一会儿,死气沉沉的灰色眼睛沉默地监视着。然后巨大的石像鬼又收起了翅膀,回归原位,水流石从灵活变回坚硬,外观却毫无改变,而在霍格沃茨的石头中间短暂出现的通道再次变成了一道石墙。

在他们所有人面前,出现了伟岸的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的身影,穿着也许只有麻瓜出身的人才会觉得难看的亮紫色袍子,这是霍格沃茨的校长,威森加摩的首席巫师,国际巫师联盟的主席,打败了黑魔王格林德沃的英雄,英国的保护人,找到了传说中的龙血的十二种用途的发现者,当今最强大的巫师;而他正在看着她,赫敏·简·格兰杰,新近扩军的阳光兵团的将军,霍格沃茨一年级的第一名,而她宣称自己是一个女英雄。

她连名字都比他的短。

校长慈祥地对她笑了笑,布满皱纹的眼睛在半月形的眼镜后面闪烁着愉快的光芒,说道,“你好,格兰杰小姐。”

奇怪的是,这远没有和奇洛教授谈话那么可怕。“你好,邓布利多校长,”赫敏说,她的声音只有一点点发抖。

“格兰杰小姐,”邓布利多说道,现在看起来严肃了一些,“我想你对我也许有点误会。我并没有意图暗示你不能,或者不应该成为一个英雄。我肯定没有意图暗示所有的女巫都不应该成为英雄。只不过你……还太小了,现在考虑这些事情还为时过早。”

赫敏情不自禁地看了麦格教授一眼,发现麦格教授正在鼓励地向她微笑——或者至少在给他们两人某种笑容——所以赫敏回头看着校长,用比之前更加发抖的声音说道,“自从你在四十年前成为校长以后,一共有十一个从霍格沃茨毕业的学生变成了英雄,我说的是像卢陂·卡萨瑞[2]这一类的人,而其中有十个是男孩。希莫琳·林德沃[3]是唯一的女巫。”

“嗯,”校长说道。他的脸上有一种深思的表情;他至少看起来在思考她的话。“格兰杰小姐,我从来不是会去计算这些数字的人。数数往往比理解要容易得多。霍格沃茨培养过很多好人,有男巫,也有女巫;那些享有英雄名望的人只是好人中的一种,而且不见得是最好的一种。你没有把爱丽丝·隆巴顿和莉莉·波特算进去……但是先不说那些。告诉我,格兰杰小姐,你有没有数过在我当校长之前的四十年,霍格沃茨出了多少英雄?因为在那段时间里我只记得三个被称为英雄的人物;而其中连一个女巫都没有。”

“我没有说只是你而已!”赫敏说道,“可是我想也许有很多人,比如在你之前的其他校长,甚至于你们整个的社会和所有人,也许都在向女孩泼冷水。”

老巫师叹了口气。他的半月形眼镜后面的眼睛专注地盯着她,就像在场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格兰杰小姐,你也许可以劝阻女巫不要成为魔咒大师,魁地奇队员,甚至傲罗。但是英雄是不一样的。英雄无论如何都会成为英雄。他们会踏过火焰,游过冰河。摄魂怪挡不住他们,朋友的死不会让他们止步,泼冷水也是没有用的。”

“嗯,”赫敏说道,停顿了一下,挣扎着寻找要说的话,“嗯,我的意思是……也许并不是这样呢?我是说,在我看来,你如果希望更多的女巫成为英雄的话,你就应该教她们如何成为英雄。”

“很多男孩和女孩在梦里都是英雄,”邓布利多静静地说。他没有看其他的女孩,只看着她。“在现实世界里就少多了。很多人在黑暗来临的时候没有退缩,勇敢面对。主动寻找黑暗,逼它面对自己的就少多了。这是艰难的人生,有时候会很孤独,常常都很短暂。我从来没有劝说任何人拒绝这个召唤,但我也不希望增加他们的人数。”

赫敏犹豫了一下;在那布满皱纹的脸上有什么让她停住了,像是一个线索,指出了那些没有表现出来的,积压了很多很多年的情感……

如果有更多的英雄的话,也许他们的生命就不会那么孤独,或者那么短暂了。

但是她不忍心说出来,不忍心对他这么说。

“然而这只是空谈罢了,”年老的巫师说道。他笑了,她觉得那是有点遗憾的笑容。“格兰杰小姐,你不能像教魔咒课一样教人如何成为英雄。你不能布置一篇十二英寸的作业,论述在所有的希望似乎都已经消逝的情形下应该如何继续。你不能让学生排练,什么时候应该站出来向校长指出他的错误。英雄是与生俱来的,不是教出来的。而不知道为什么,很多英雄生下来的时候是男孩,不是女孩。”校长耸了耸肩,好像在表示他在这件事情上是无能为力的。

“呃,”赫敏说道。她不由自主地往后看了一眼。

辛尼斯塔教授看起来有点气愤。而且,和她在听邓布利多说话的时候的想象不同,并不是所有人看着她的样子都好像她是一个傻瓜。

赫敏转过身,再次面对邓布利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也许英雄无论如何都会成为英雄。可我不觉得谁能真正证明这一点,除了事后这么说说而已。当我对你说我想做一个英雄的时候,你的态度可不怎么支持。”

“波特先生,”校长温和地说,眼睛仍然看着她,“请告诉格兰杰小姐,你对我们的第一次会面有什么印象。你会说我对你的态度很支持吗?说出真相。”

一个停顿。

“波特先生?”维克多教授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

“呃,”哈利的声音从更后面传来,听起来极为不情愿,“呃……好吧,实际上,在我那次,校长烧死了一只鸡。”

“他什么?”赫敏脱口而出,不过好几个人都在差不多同时发表了评论,所以她不太确定有没有人听见了她说的话。

邓布利多继续盯着她,表情仍然一本正经。

“我当时还不知道福克斯,”哈利的声音很快地说道,“他告诉我福克斯是一只凤凰,然后他指着福克斯的架子上的一只鸡,让我以为那就是福克斯,然后他把那只鸡烧死了——他还给了我一块大石头,说是我爸爸的,叫我到处带着——”

“可是那是发疯啊!”苏珊脱口而出。

四周忽然鸦雀无声。

校长慢慢转过头,瞪着苏珊。

“我——”苏珊说,“我的意思是——我——”

校长弯下身去,面对面地看着这个小姑娘。

“我没有——”苏珊说。

邓布利多把一根手指放在唇边打转,发出必剥-必剥-必剥的声音。

校长直起身来,说道,“好啦,我的好女英雄们,很高兴和你们谈话,但是很遗憾,我今天还有很多其他事需要处理。不过,请你们放心,我对每个人都同样神秘莫测,不只是对女巫而已。”

石像鬼让到了一旁,水流石头像血肉一样灵活地移动着,发出了轰隆隆的石头的响声。

丑陋的巨大石像等了一会儿,在那双死气沉沉的灰色眼睛的沉默监视下,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走上了永无止境的魔法楼梯,仍然像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那样带着慈祥的笑容。

然后巨大的石像鬼收起了翅膀,回归原位,只有短短的最后一声“噗哈哈哈!”在通道关上之前传了出来。

长长的沉默。

“他真的烧死了一只鸡?”汉娜问道。

-----------------------------------------------------------------

她们八个人之后又抗议了一会儿,不过老实说,她们已经没什么心思继续了。

弗里维教授小心地问了一些问题,确定哈利·波特没有闻到鸡被烧焦的味道。这就意味着它原本可能是一块石头之类的东西,被暂时变成了一只鸡,然后用边界魔法封闭起来,好让燃烧的烟雾不会逸出到空气里——弗里维教授和麦格教授一再强调说,绝不可以在没有他们监督的情况下自己尝试这件事。

但是无论如何……

但是无论如何……什么呢?

赫敏都不知道无论如何什么。

但是无论如何。

几个女孩面面相觑了很久,谁也不愿意先开口,最后赫敏宣布抗议活动结束了,那些大人和男生渐渐散去。

“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对邓布利多不太公平?”在女英雄们离开现场,八双脚的足音敲打着霍格沃茨的走廊的石头地面的时候,苏珊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他确实是对所有的人都发疯,而不止是对女巫而已,那就不算歧视了,对不对?”

“我再也不想向校长抗议了,”汉娜虚弱地说道。这个赫奇帕奇女孩的脚步似乎有点不稳。“不管麦格教授怎么说他不会记我们的仇,我的神经都受不了了。”

拉文德嗤之以鼻。“我猜你离斩杀大群阴尸的日子还远着呢——”

“别这样说!”赫敏严厉地说道,“你看,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学习怎样成为女英雄,对不对?如果有谁不是天生知道也没关系。”

“校长不认为这是可以学习的,”帕德玛说道。这个拉文克劳女孩的脸显出沉思的表情,她的脚步慎重地穿过走廊。“校长甚至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达芙妮的背挺得笔直,头扬得高高的,穿着霍格沃茨的制服的她看上去俨然是一位仪态端方的年轻女士,赫敏就算穿上最好的礼服也比不上。“校长,”达芙妮用准确的声音说道,她的鞋子踏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得得声,“认为我们只是一群傻女孩在玩游戏,认为赫敏有一天也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配角,但是我们其他人根本毫无希望。”

“他想得对吗?”帕瓦蒂问道。这个格兰芬多女孩的脸非常严肃,让她看起来和她的双胞胎妹妹像了很多。“我的意思是,必须要问——”

“不对!”特蕾西怒道。这个斯莱特林的女孩大步穿过走廊,一副想要杀人的样子,看起来活像一个迷你版的女斯内普。在所有的女孩当中,特蕾西是赫敏最不熟的。赫敏曾经和拉文德说过一次话,可是在这个斯莱特林从沙发上跳起来主动加入之前,她还没怎么见过特蕾西,只有一次以魔杖相向的战斗。“我们会证明给他看的!我们会证明给他们所有人看!”

“好吧,”苏珊说道,“这绝对是邪恶的——”

“不,”拉文德说道,“事实上,这是混沌军团的座右铭。她只是省略了疯狂大笑的部分。”

“没错,”特蕾西说道,她的声音又低又冷酷,“这次我不笑了。”女孩继续大步穿过走廊,就像正有激动人心的音乐在给她配音,虽然只有她能听见。

(赫敏开始担心混沌军团那些易受影响的孩子到底从哈利·波特那里学了些什么。)

“但是——我的意思是——”帕瓦蒂说道。她的脸上仍然若有所思。“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理解校长为什么认为我们只是一群傻女孩而已,对不对?在校长办公室外面抗议和变成女英雄有什么关系?”

“啊,”拉文德说道,她也显得若有所思了,“这倒是。我们应该去做些英雄做的事。我是说,女英雄做的事。”

“呃——”汉娜说道,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赫敏对这个话题的感想。

“好吧,”帕瓦蒂说道,“你们都去过四楼那条邓布利多禁止进入的走廊了么?我是说,每个格兰芬多如今都已经去过了——”

“等一下!”赫敏焦急地说道,“我不希望你们去做危险的事!”

一个停顿,所有人都看着赫敏,而她终于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为什么邓布利多并不希望其他人成为英雄。

“如果你永远都不做危险的事的话,我不认为你能成为一个女英雄,”拉文德通情达理地指出。

“再说了,”帕德玛说道,脸上露出权衡的神色,“每个人都知道霍格沃茨里不会发生真正可怕的事,对不对?我是说对学生而言,不是说防御术教授。我们有很多古老的结界之类的。”

“呃——”汉娜再次说道。

“没错,”帕瓦蒂说道,“最坏的情况不过是我们会丢掉几十个学院分而已,但是我们每个学院都有两人,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完全一样的。”

“天啊,太绝妙了,赫敏!”达芙妮啧啧惊叹道。“你的这个设计可以让我们逃脱任何惩罚!而我之前都没有注意到你的妙计!”

“呃——”赫敏,汉娜和苏珊说道。

“没错!”帕瓦蒂说道,“所以现在到了我们变成真正的女英雄的时刻。我们要去主动寻找黑暗——”

“逼它面对我们——”拉文德说道。

“教它学会害怕,”特蕾西·戴维斯面色严峻地说道。

-----------------------------------------------------------------

[1]妇女参选法案:英国国会在1918年通过了《妇女参选法案》,规定21岁以上的妇女可以参选国会议员。这意味着英国妇女获得参选权发生在获得投票权之前(1928年,《人民代表法案》),妇女获得参选权的年龄也比获得投票权的年龄要小(1918年稍早通过的《人民代表法案》令30岁以上的女业主或男业主配偶获得了投票权)。http://en.wikipedia.org/wiki/Parliament_(Qualification_of_Women)_Act_1918

[2]卢陂·卡萨瑞,《The curse of chalion》的主角: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Curse_of_Chalion

[3]希莫琳·林德沃,《Dealing with Dragons》的主角:http://en.wikipedia.org/wiki/Dealing_with_Dragons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猩猩, BobbyLiu


评论(10)
热度(121)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