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七十一章:自我实现,第六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好吧,” 达芙妮悄声说道,尽量把声音压到最低,“至少现在我不觉得自己是霍格沃茨里唯一理智的人了。”

“是因为你现在有了我们这些朋友吗?” 蹑手蹑脚地走在她左边的拉文德·布朗悄声问道。

“我不觉得她是这个意思,” 格兰杰将军在拉文德的左边低声回答。

他们缓慢而小心地悄悄穿过霍格沃茨的走廊,八个人都竖起了耳朵,倾听惹事生非的声音,就像这是一场战争,她们在寻找伏击敌方战士的机会;只不过在当前的情况下,她们寻找的是需要击败的恶霸和需要营救的受害人,利用的是早饭结束后,拉文德和帕瓦蒂去上草药学课之前的时间。

拉文德的观点是,如果一个一年级女孩可以打败三个高年级恶霸,那么根据乘法原理,八个一年级女孩就应该可以打败二十四个高年级恶霸。

从格兰杰将军的语无伦次和挥手的动作来看,她认为这没有什么说服力。

帕德玛在这场争论当中先是保持了沉默,然后深思地指出,即使在霍格沃茨,殴打一年级女生对恶霸来说恐怕也算不上多有面子的事。

帕瓦蒂听完以后站直了身体,宣布这就意味着她们是唯一能对霍格沃茨欺凌弱小的问题有所作为的人,这就让整件事变成确实和真正的英勇行为了。再说了,她们的父母之所以搬到英国来,唯一的原因就是让她俩能到这所世界上唯一的死亡率为零的魔法学校来上学,如果她们不利用这个条件有所作为的话,这一切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格兰杰将军对此评论道,帕瓦蒂完全误会了完美的安全记录是什么意思——

拉文德说道,如果她们确实是朋友,而不像奇洛教授以为的那样是赫敏的追随者的话,那么这种事情就应该通过投票决定。

达芙妮原以为在赫敏和苏珊和汉娜投否决票以后,她的一票会是决定性的一票。于是,在最初的热情褪去以后,达芙妮认真地考虑了一番。毕竟,她是个斯莱特林,这就意味着她有责任在大家忙着帮助别人的时候,小心地看顾她们自己的利益—— 她必须搞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有多危险,对于她们来说是不是值得,就像母亲在她的位置上会做的一样。一直像这样照顾你自己和你的朋友们,就是真正的斯莱特林的全部意义……

汉娜·艾博,这个胆小的赫奇帕奇的小姑娘,用小小的发抖的声音说道:“我赞成。”

现在达芙妮和苏珊和赫敏不得不留下来,陪着其他五个女孩,她们不可能丢下其他人不管,任由她们涉险。因为没有格兰芬多会堕落到去伤害博恩斯家族幸存的最后一个孩子,而没有一个斯莱特林会敢于攻击高贵的和最古老的格林格拉斯家族的女儿(至少达芙妮是这么希望的。)至于发起了这一切的格兰杰将军…… 你根本用不着问她。

霍格沃茨的走廊一条又一条地被她们甩在身后,她们的手一直紧张地放在魔杖附近,石头、木料和永燃火把进入视野又消逝了。有一次她们听见了脚步声,屏住呼吸,手几乎放到了魔杖上,但那只是一个高年级的拉文克劳,好奇地打量了她们一眼,吸吸鼻子,继续一边走一边埋头看书去了。

女英雄们蹑手蹑脚地经过一段镌刻着庄严的镀金壁画的橡木嵌板,走进一条通向男厕所的死路。她们转回头,再次穿过镌刻着庄严的镀金壁画的橡木嵌板,转进一条用砖块和陈旧的水泥铺成的布满灰尘的走廊,结果这条走廊其实是一个回路,于是她们向一副画像问了路,转进另一条砖块铺成的布满灰尘的走廊,向上走了几级大理石楼梯。如果这里不是霍格沃茨的话,她们的位置应该是在四层半,但是楼梯的尽头又变回了石板地面,而且这里虽然离顶层很远,却有天窗,一束束的阳光从天窗里洒下来;她们跟着走廊转了几个弯以后,走到了另外一间男厕所的门口,门上挂着一块显眼的标志牌,画着一个穿长袍的人正对着马桶尿尿。

八个人站在关着的门前面,有些疲惫地瞪着它。

“好没劲啊,” 拉文德说道。

帕德玛以一个戏剧性的动作从袍子里取出一块怀表,看了一眼。“十六分钟三十秒,” 她说,“打破了格兰芬多注意广度的记录。[1]”

“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用,” 苏珊说道,“我可是赫奇帕奇。”

“你们知道吗,” 拉文德若有所思地说,“我在想,也许真正让人成为英雄的是,他们在做这类事情的时候,有趣的事情真的会发生。”

“我打赌你说得对,” 特蕾西说道,“我打赌如果哈利·波特和我们在一起的话,我们不用五分钟就能碰到三个恶霸,还有一个装满了财宝的秘密房间。我打赌混沌将军只要上个厕所,他就能,比如说,发现斯莱特林的密室之类的——”

达芙妮实在没办法把这句话放过去。“你以为斯莱特林大人会把密室的入口放在厕所里——”

“我说的是,” 苏珊在特蕾西正要张嘴回答的时候说道,“我们根本没有真正发现恶霸的办法。我是说,他们只要随便哪里找个赫奇帕奇就能作案了,可是我们却必须刚好在恰当的时间赶到,你们明白吗?这个问题其实是件好事,因为我们如果真的发现了他们的话,会像虫子一样被全部碾死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按照大家的期望,去闯闯那个禁止进入的四楼走廊呢?”

拉文德轻蔑地哼了一声。“如果只去违反那些校长告诉你的禁令,你是不会变成真正的女英雄的!”

(达芙妮的大脑试图理解了一下这句话,同时暗暗感激分院帽没有把她分到任何靠近格兰芬多的地方。)

“这么一想的话……” 帕瓦蒂慢慢地说道,“我的意思是,哈利·波特在上学的第一天早上就偶然碰到五个恶霸的机率有多大?他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他们。”

达芙妮所在的位置恰好让她在看着帕瓦蒂的时候能看见赫敏,所以她注意到这个拉文克劳女孩的表情变了——这让她意识到,阳光将军也在最近发现过恶霸——

“哦!” 帕德玛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道,“当然了!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告诉他的!”

“什么?” 达芙妮和其他几个人同时说道。

“我相当确定,那个吓唬我的鬼魂就是他,” 帕德玛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是后来才想到的,但是…… 没错。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不喜欢斯莱特林学院的人欺凌弱小,他认为这对他的名望是一种侮辱,而这个鬼魂仍然可以使用霍格沃茨的监测系统,所以他知道这里发生的各种事情。我打赌是这么回事。”

达芙妮的嘴巴张开了;她看见汉娜把一只手放在前额上,靠着石墙,而特蕾西的眼睛像棕色的小星星一样在燃烧。

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 

和哈利·波特结成了同盟?

派赫敏·格兰杰去阻止德里克那帮人?

她愿意付一百个金加隆,看看德拉科·马尔福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不过按照霍格沃茨里谣言的传播速度,既然帕德玛说出了这个秘密,米里森也许在三十分钟以前就告诉他了……

实际上…… 达芙妮这么一想的话……

“所以,” 帕瓦蒂说,“我们必须去问大难不死的男孩,到哪里去找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哇,我竟然在大声说这样的话,感觉也许真的会变成女英雄——”

“没错!” 拉文德说道,“我们必须去问大难不死的男孩,到哪里去寻找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

“我们必须去问…… 大难不死的男孩…… 到哪里去寻找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 汉娜紧张地重复了一遍,似乎在逼着自己说出这句话。

“如果那样不行的话,” 特蕾西嚷道,“我们就把哈利·波特打昏,把他绑起来,带他和我们一起行动!”

-----------------------------------------------------------------

这很能说明问题,赫敏·格兰杰想道 ,而且是一个相当悲哀的问题 ——在她们用光了课前的时间,一个恶霸也没找到,八个人沿着弯弯曲曲的霍格沃茨迷宫往回走的时候—— 她真心不知道引导哈利·波特的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还是凤凰,还是什么别的东西。无论哈利做了什么,她都希望那种做法对她们不要成功。特别是,她希望其他人不要投票赞成特蕾西那个把哈利·波特打昏,用他失去意识的身体作为诱饵来吸引奇遇的主意。这在现实生活里是不可能成功的,或者说,如果这也能成功的话,她就决定放弃。

赫敏逐个看着身边的女巫,特蕾西在和拉文德聊天,其他人偶然插上一句;她的眼睛落到了一个安静消沉的女孩身上,在所有的人当中,她完全猜不到她的想法。

“汉娜?” 赫敏对走在她身边的女孩说道,尽可能地让声音显得柔和一些,“你不必回答,但是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对和恶霸战斗投了赞成票?”

赫敏以为她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可是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拉文德和特蕾西也停止了谈话,看着她们。

汉娜的脸颊已经红了,就在她张开嘴的时候——

“那是因为她比你想象的勇敢,显然的啊,” 拉文德说道。

汉娜张着嘴巴停住了。

她把嘴巴闭上了。

她用力地咽了口口水,脸颊更红了。

然后汉娜深深吸了口气,小声地说道,“我喜欢一个男孩。”

这个赫奇帕奇的小姑娘在说话的时候战栗了一下,她转头紧张地环顾着每个看着她的人,停顿和静默拉长了。

“呃,然后呢?” 苏珊终于说道。

“我喜欢五个男孩呢,” 拉文德说道。

“帕德玛和我知道我们喜欢的男孩都是一个类型的,” 帕瓦蒂说道,“所以我们列了个单子,靠扔硬币来决定由谁先挑。”

“我知道我将来注定要嫁给谁,” 特蕾西说道,“我才不管这个世界说什么,他命中注定是属于我的!”

这句话让所有其他女孩都期待地看着赫敏,而她的大脑决定自动忽略特蕾西的宣言,把心思集中在汉娜之前说的话上。

“呃,” 赫敏说道,小心地保持着温柔的语气,“汉娜,你参加女巫英雄平权促进会的原因是,如果你成为英雄的话,有个男孩可能会更喜欢你?”

这个赫奇帕奇女孩又点点头,脸颊更红了,低头瞪着漆黑的皮鞋上自己的倒影。

“实际上,她喜欢的是纳威·隆巴顿,” 达芙妮说道。这个斯莱特林遗憾地叹了口气。“然而对她来说不幸的是,他会和另外一个人结婚。十分不幸。”

这句话让汉娜发出了尖尖的咦的一声,她继续低头盯着自己的脚。

“等一下,你说什么?” 拉文德说道,“纳威要娶别人?你是怎么知道的?谁?”

达芙妮只是带着沮丧的表情遗憾地摇摇头。

“我说,” 赫敏说道,然后在大家再次转头看她的时候说道,“啊……” 她试着整理思绪,“我的意思是,嗯…… 汉娜…… 为了让男孩子喜欢你而去当英雄,这可不太女权主义哦。”

“实际上,正确的发音是女人味[2],” 帕德玛说道。

“你为什么说汉娜没有女人味呢?” 苏珊问道,“想吸引男孩的注意一点也不会没有女人味啊。”

“再说了,” 帕瓦蒂说道,听起来有点莫名其妙,“就算当英雄没有女人味我们也要去做,这才是关键,不是吗?”

接下来的讨论肯定不能算是赫敏·格兰杰在政治教育领域的最成功的的尝试。她试着解释,在之后引起的争论中又解释了一次,结果只让其他七个女孩看着她的表情越来越疑心。后来达芙妮以未来的格林格拉斯女勋爵的骄傲口吻宣布,如果女权主义意味着女孩子不能随心所欲地追求男孩子的话,那就让它留在它原本属于的麻瓜世界里好了。拉文德建议,也许女巫主义可以提倡女巫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听起来比女权主义有趣得多。最后帕德玛结束了这次讨论,她疲倦地指出她看不出这场争论有什么意义,因为S.P.H.E.W.原本就和女权主义没有任何关系,它只是要让更多的女孩子变成英雄而已。

赫敏在这时放弃了。

-----------------------------------------------------------------

当那天的魔咒课结束,一年级的拉文克劳学生开始离开教室的时候,赫敏的心里已经在不寒而栗了。她们在上课铃快响的时候才赶到,必须赶快坐到课桌前,所以那件可怕的事还没来得及发生;但是这只是意味着赫敏有整整一堂课的时间用来想象即将发生的灾难。

果然,在弗里维教授用尖细的声音宣布下课,大家从椅子上站起身的时候,哈利开始向她走来;赫敏把书塞进莫克袋,快步走向门口,推开门,向走廊走去;果然,哈利吃惊地紧跟在她后面,因为他们事先约好了在图书馆学习——

“赫敏?” 哈利关上身后的门问道,“出了什么事?”

哈利身后的门马上又打开了,哈利赶忙躲开,差点被撞到,帕德玛·佩蒂尔从教室里走出来,脸上显出可怕的坚决表情。

“劳驾,波特先生,” 可怕的话语出现了,小姑娘尖尖的嗓音在走廊里回荡,像是阴沉的厄运的钟声,“我可不可以问一下,有件事能否请你帮忙?”

哈利的眉毛扬起来了,他说道,“你当然可以问一下。”

“你能告诉我们怎样才能和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说话吗?我们想请他告诉我们到哪里去找恶霸,就像他告诉你的那样。”

教室外面的走廊出现了片刻的寂静。

门又打开了,苏好奇地探出头——

“对了,我们要去图书馆,” 哈利相当随意地说,表情很轻松,“你介意跟着我们吗?” 然后开始向图书馆在这个月的奇数日所在的方向走去,苏看上去也想跟过去,但是哈利的脸朝着她的方向停留了片刻。

哈利转了一个弯,拔出魔杖,准确地低声说道“无声无息”,这才转向帕德玛说道,“很有意思的猜测,佩蒂尔小姐。”

帕德玛的表情很得意;她说道,“其实我早该想到的。那个鬼魂的声音里有一种嘶嘶作响的调子,我本该马上联想到蛇佬腔的,在他提起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之前就该猜到了。“ 

哈利的表情没有变化。”我能不能问问,佩蒂尔小姐,你有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

“她是在S.P.H.E.W.的所有成员面前说的,” 赫敏说道。

哈利的眼睛看上去在迅速地计算着什么,然后他说道,“赫敏,有多大可能——”

“她是在拉文德和特蕾西的面前说的。”

“呃,” 帕德玛说道,“我不该这么做的,是吗?”

-----------------------------------------------------------------

“在这儿等着,” 高尔先生粗声粗气地对她说道,转过弯消失了;然后响起了敲门的声音,他在敲德拉科·马尔福私人房间的门。

特蕾西的胃里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她再次提醒自己,既然帕德玛说出了这个秘密,肯定有人会告诉德拉科·马尔福,那还不如由她来告诉好了,她又不欠哈利·波特什么,而且斯莱特林必须为了成就自己的抱负做必要的事情。

自从被奇洛教授奚落以后,她一直在收集抱负,到目前为止她已经决定要拥有自己的光轮2000扫帚,变得超级出名,嫁给哈利·波特,每天早上拿巧克力蛙当早饭,还要至少打败三个黑魔王,让奇洛教授看看到底谁才是普通人。

“马尔福先生愿意见你,” 高尔先生在回来的时候用低低的带着威胁的声音说道,“你最好不要让他认为你在浪费他的时间。” 这个男孩稍微向她制造了一点压迫感,然后就让开了。

特蕾西把拥有自己的仆人加到了她的抱负单子上,进去了。

马尔福的私人房间看上去和达芙妮的差不多。她曾经暗自希望能看到钻石大吊灯,或者金碧辉煌的壁画——她从来没有当着达芙妮的面这么说过,但是马尔福家族的地位确实比格林格拉斯高一等。然而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卧房,和达芙妮的卧房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是马尔福的生活用品上装饰的是银蛇而不是翡翠植物。

当她进门的时候,德拉科·马尔福——即使在自己的卧房里也衣冠楚楚——从写字椅上站起来,友好地微微躬身向她问候,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就像她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物一样,这让特蕾西受宠若惊,以至于完全忘记了之前在头脑里排演过的台词,而只是脱口而出,“我有事要告诉你!”

“是的,格雷戈里告诉我了,” 德拉科·马尔福平滑地说道,“请坐,戴维斯小姐。” 他做手势请她坐在他自己的写字椅上,自己坐在了床上。

她小心地在马尔福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感到有点眩晕,她的手指在下意识地抚平袍子的膝盖部分,想让它看起来和德拉科·马尔福的袍子一样高贵笔挺——

“那么,戴维斯小姐,” 德拉科·马尔福说道,“你想告诉我什么?”

特蕾西犹豫了一下,然后,在马尔福的表情开始显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结结巴巴地全部倒出来了,帕德玛说过的一切有关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派哈利·波特去制止恶霸的话,还有达芙妮是如何告诉她赫敏·格兰杰也有份——

在她说的时候,德拉科·马尔福的表情毫无变化,一丝都没有,特蕾西忽然明白了,她的心里猛地一沉。

“你不相信我!” 她说道。

略微的停顿。

“哦,” 德拉科·马尔福说道,他的笑容不像之前那样迷人了,“我确实相信帕德玛和达芙妮说过这些话,所以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戴维斯小姐。” 男孩从床上站了起来,特蕾西下意识地跟着站起身来。

在他把她送到门口的时候,就在他伸手转动门把的瞬间,特蕾西想到 —— “你没有问我想用这个情报换取什么,” 她说。

德拉科·马尔福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她不清楚那是什么意思,而他什么也没说。 

“哦,无论如何,” 特蕾西说道,临时改变了她之前的计划,“我并不想用这个情报换取什么,我只是在表示友好。”

德拉科·马尔福的脸上掠过一个短暂的惊讶表情,接着又变回了扑克脸,说道,“和马尔福成为朋友不是那么容易的,戴维斯小姐。” 

特蕾西发自真心地笑了。“好吧,那么我会继续表示友好,” 她说道,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房间,也许是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斯莱特林,而且当即决定德拉科·马尔福也会是她的丈夫之一。

-----------------------------------------------------------------

在那个女孩离开以后,格雷戈里走了进来,再次关上门,说道,“你没事吧,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没有回答他的仆人和朋友。他的眼睛瞪着远方,好像想要瞪穿卧室的墙,穿过包围着斯莱特林地窖的霍格沃茨湖,穿过地球的地壳和大气层以及银河系的星际尘埃,一直看到星系之间,没有任何巫师或科学家见过的空无所有的黑暗真空中去。

“马尔福先生?” 格雷戈里说道,听起来开始有点担心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相信她说的每一个字,” 德拉科说道。

-----------------------------------------------------------------

达芙妮写完了变形学作业的最后一英寸,抬头看向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另一边,米里森·博斯德还在那里做作业。到了下决心的时候了。

如果 S.P.H.E.W.真去到处打击恶霸的话,恶霸是不会喜欢的,这一点非常肯定。他们会做一些令人不快的事情,这一点也很肯定。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这些恶霸真的很难缠的话,赫敏可以找哈利·波特帮忙,或者她们可以把所有人的奇洛点合在一起,向防御术教授求助……不,达芙妮真正担心的是这件事会不会得罪斯内普教授。你永远不想得罪斯内普教授。

但是自从她以最古老的决斗方式向纳威挑战以后,她发现大家看她的眼光不一样了。连那些曾拿她开心的斯莱特林看她的眼光都不一样了。达芙妮现在认识到,作为高贵和最古老的格林格拉斯家族的女儿,如果你是一个出身于古老家族的美丽女英雄的话,获得的尊敬要比一个漂亮的普通贵族女孩多得多。这其中的区别不下于扮演你的角色的人是女主角,还是两金加隆一个还笑得很难听的临时演员。

和恶霸战斗也许不是成为女英雄的最好办法。可是父亲曾经对她说过,放弃机会的问题在于它会形成习惯。如果你对自己说你要等下次更好的机会,哎,下次机会来的时候,你很可能又会对自己说同样的话。父亲说道,大部分人一辈子都在等一个足够好的机会,然后他们就死掉了。父亲说道,虽然抓住机会确实会意味着引起各种麻烦,但是那比成为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要强得多。父亲说道,她先要养成抓住机会的习惯,然后才可以开始从中挑选。

但是另一方面,母亲曾经警告过她不要听从父亲的所有建议,她说,达芙妮在至少三十岁之前都不许去问父亲在霍格沃茨六年级的时候做的事。

然而最终父亲确实让母亲嫁给了他,成功地依靠智谋走进了一个最古老的家族,所以就是这样了。

米里森·博斯德的功课做完了,开始收拾东西。 

达芙妮从自己的桌前站起来,走了过去。

米里森抬腿离开桌子,站起身来,把书包扔在肩上。这个女孩在看见达芙妮向她走来的时候,表情很迷惑。

“嗨,米里森,” 达芙妮走近了,用兴奋的声音低声说道,“你猜我今天发现了什么?”

“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在帮助格兰杰那件事吗?” 米里森问道,“那个我已经听说了——”

“不是,” 达芙妮悄悄说道,“比那个还要棒。”

“真的吗?” 米里森也兴奋地小声说道,“是什么?”

达芙妮四下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到我的房间里来,我告诉你。”

她们走向向下的楼梯,私人房间在湖里的位置比七年级宿舍还要低……

很快,达芙妮坐在了她的舒适的写字椅上,米里森蹦蹦跳跳地在她的床边坐下了。

“无声无息,” 在她们都坐下以后,达芙妮说道;达芙妮没有把魔杖放回袍子里,而是让她的手自然地垂下,仍然握着魔杖,以防万一。

“好了!” 米里森说道,“是什么?”

“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达芙妮说道,“我发现你听到闲话的速度太快了,其实你在那些事情实际发生之前就知道了。”

达芙妮原本以为米里森会脸色发白地晕过去,不过她并没有,但是这个女孩确实猛地战栗了一下,才开始结结巴巴地否认。

“别担心,” 达芙妮带着她最甜美的微笑说道,“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是先知的。我是说,我们是朋友,对不对?”

-----------------------------------------------------------------

瑞安·菲尔松,一个七年级的斯莱特林,正在用功地写又一篇两英尺的论文(除了预言课和麻瓜研究课以外,她把其他所有课都选了,她的终极巫师考试学年似乎只有作业而已),这时她的学院院长来到她的桌前,吼道,“跟我来,菲尔松小姐!” 然后在她急急忙忙地收拾羊皮纸和书和羽毛笔的时候就走开了。

当她赶上斯内普教授的时候,他正在房间外面等,半眯着眼睛看着她,目光似乎太过强烈了;她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事,他又一言不发地转身向前走,她只得匆匆忙忙地跟在后面。

他们走下一段楼梯,然后又是一段,比她印象中斯莱特林的地窖底层位置还低。走廊显得古老起来,建筑的年代往回倒了好几个世纪,变成了凸凹不平的石头和原始的灰浆。她开始疑心斯内普教授是不是要带她去谣言中真正的地窖,在霍格沃茨禁止进入,只对教职员开放的地下城[3];还有是否斯内普教授也许会在那里对纯洁无助的年轻姑娘做些可怕的事情,不过那恐怕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他们又下了一层楼,走进一个房间,其实根本不是房间,只是装了一扇门的一个空荡荡的石洞,很多黑暗的裂口刺穿了洞穴的石壁,一个式样古老的火把在他们进门的时候燃烧起来。

斯内普教授取出魔杖,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施展魔咒,她都数不清一共施展了多少个;当魔药学教授完成了以后,他转回身,盯着她的眼睛,用平稳的声音而不是平常那种拉长的调子说道,“你对这件事一定要保密,菲尔松小姐,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如果你接受的话就点点头。如果不接受,我们现在就回去。”

她点点头,在害怕的同时有一个奇怪的希望从心里升起(哎,严格地来说不是从心里)。

“我要给你的任务非常简单,菲尔松小姐,” 斯内普教授用毫无表情的声音说道,“五十金加隆的极高额报酬只是对你事后被一忘皆空的补偿。”

她情不自禁地吸了口气。她的家庭也许是很有钱,但是他们不止她一个女儿,而且对她管得很严。这对她来说是很大的一笔钱了。

然后她的耳朵听到了一忘皆空这个词,有一会儿她感到一阵屈辱的愤怒,如果她不能拥有回忆的话这一切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斯内普以为她是什么样的女孩啊?

“你当然认识,” 西弗勒斯·斯内普说道,“赫敏·格兰杰小姐,阳光兵团的将军吧?”

“什么?”  瑞安·菲尔松大吃一惊,嫌恶地说道,“她才一年级啊!变态!”

-----------------------------------------------------------------

[1]注意广度:一个人在单项行为中可以集中注意力之时间。http://zh.wikipedia.org/wiki/注意广度

[2]“实际上,正确的发音是女人味”:女权主义(feminist)和女人味(feminine)在英文中很接近,帕德玛对女权运动不太了解,所以误以为赫敏说的是女人味而去纠正她的发音。

[3] 地下城:dungeon在建筑上指城堡的地牢,人文版翻译成地窖。但在游戏中dungeon指冒险时探索的巨型迷宫,通常翻译成地下城。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猩猩, BobbyLiu


评论(17)
热度(109)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