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七十二章: 自我实现,合理推诿,第七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晚饭结束的时候,冬天的太阳早已沉落,所以当赫敏和她的学习伙伴哈利·波特动身走向拉文克劳的高塔的时候,大厅的魔法天花板已经洒下了宁静的星光。哈利·波特最近用在学习上的时间多得出奇。她完全想不出哈利真正的作业是在什么时候做的,只知道这些作业都做完了;也许是家养小精灵在他睡觉的时候替他做的。

他们走出餐厅的雄伟大门时,整个大厅里的每双眼睛几乎都在注视他们;大门看上去不像学生吃完晚饭以后该走的路,倒像一座城堡的坚固的城门。

他们默默无言地出了门,继续向前走,直到远处学生谈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听不见了;两人又沿着石廊往前走了一段,赫敏才终于开口说话。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哈利?”

“做什么?”大难不死的男孩心不在焉地说道,好像他的心思在很远的地方,正在思考重要得多的问题。

“我是说,你为什么不否认呢?”

“哦,”哈利说道,他们的鞋子敲打着脚下的地砖,“我不能在每次被问到我没做的事的时候都老老实实地否认呀。我是说,假设有人问我,‘哈利,那个隐形油漆的恶作剧是不是你干的?’我说‘不是’,然后他们问,‘哈利,你知不知道是谁动了格兰芬多找球手的扫把?’而我说’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这就有点漏馅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赫敏小心地说道,“你对所有人说……”她集中精神,回忆着哈利的原话,“如果真有阴谋存在的话,你不承认也不否认这个阴谋的真正策划者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而事实上你甚至无法确认阴谋的存在,所以请大家不要再问你这方面的问题了。”

“对,”哈利·波特淡淡一笑,说道,“这会给他们一个教训,不要对假想的情况过分认真。”

“你还叫我也别回答任何问题——”

“即使你否认,他们也不一定会相信你,”哈利说道,“所以还不如什么都别说,除非你想让他们认为你是个骗子。”

“但是——”赫敏无可奈何地说道,“但是——但是现在大家都以为我在替萨拉查·斯莱特林做事!”那些格兰芬多看她的样子——那些斯莱特林看她的样子——

“当英雄就是这么回事,”哈利说道,“你还记得《唱唱反调》是怎么说我的吗?”

在短短的一瞬间里,赫敏想象她的父母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她的报道,但不是因为她获得了全国拼字比赛的冠军,或者其它在她的想像中会登上报纸的原因,相反,报纸上的标题赫然是“赫敏·格兰杰让德拉科·马尔福怀孕了”。

这足够让你重新掂量掂量还要不要当女英雄了。

哈利的声音变得正式了一些。“说到这个,格兰杰小姐,你最近的历险怎么样?”

“哦,”赫敏说道,“除非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真的出现,告诉我们去哪里寻找恶霸,否则我觉得我们不会有多大运气的。”而且她一点也不觉得遗憾。

她瞥了哈利一眼,发现这个男孩正在非常专注地看着她。

“你知道吗,赫敏,”男孩小声说道,好像不想让世上的任何其他人听见一样,“我认为你是对的。我认为有些人在成为英雄方面得到了比别人多得多的帮助。而且我也认为这样是不公平的。”

哈利抓住了她的袖子,拉着她拐进了所在走廊的一个侧厅,就在她吃惊地张开嘴巴的时候,哈利的魔杖已经到了手里,他们拐过侧厅的一个弯,到了一个很窄的地方,让她和哈利几乎挤到了一起,这时哈利朝他们来时的方向轻柔地说道“无声无息”,然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再次说道“无声无息”。

男孩警惕地检查了一下周围,不只是四面而已,连头上的天花板和和脚下的地板都没有放过。

然后哈利把手伸进莫克袋里,说道,“隐形衣。”

“咯咦?”赫敏说道。

哈利已经从变形蜥蜴皮制成的魔法道具里(译注:指莫克袋)拉出了一叠闪光的黑色布料。“别担心,”男孩微微一笑,“这东西非常稀有,所以还没人费心去制定禁止它的校规……”

然后哈利将这件黑色丝绒的织物递给她,用一种奇怪的正式声音说道,“我并非给予,而是借出我的隐形衣,给赫敏·简·格兰杰。请好好保护她。”

她瞪着这件闪光的丝绒斗篷,除了那些闪烁的小小的奇怪的反光以外,布料吸收了所有落在上面的光线,织物的颜色是非常完美的黑色,原本应该能看见落在上面的灰尘或者毛绒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然而没有,你看着它的时间越长,越会觉得那里什么都没有,但是等你再次眨眨眼,它又只是一件黑色的斗篷。

“拿着吧,赫敏。”

赫敏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伸手握住了眼前的布料;这时她的大脑苏醒了,开始把手缩回去,哈利在同时松开了手,斗篷开始往下掉,她下意识地把它接住了。在她的手指碰到隐形衣,握住它的一刻,她感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震动,好像第一次拿起魔杖的感觉;好像听见了一首歌,在她的脑海深处隐隐约约地吟唱。

“这是我的任务道具之一,赫敏,”哈利轻柔地说道,“这是我父亲的遗物,万一弄丢了的话是无法替代的。不要借给任何人,不要拿给任何人看,不要告诉任何人它的存在……但是如果你想借用一段时间的话,来找我就是了。”

赫敏终于把她的目光从深不见底的黑色衣褶上移开,抬头瞪着哈利。

“我不能——”

“你当然能,”哈利说道,“因为这样一点都不公平,我在某天早上发现有人把它包在礼品盒里放在我的床头,而你却……没有。”哈利若有所思地暂停了一下。“除非你也有自己的隐形衣,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当我没说。”

这时她终于明白了隐形衣意味着什么,她震惊地用手指着哈利,虽然他们靠得太近,她连手臂都伸不直了,她相当愤慨地提高了声音,“原来你是这样从魔药学教室里的壁橱消失的!还有那次——”她顿住了,因为即使有了隐形衣,她还是看不出哈利怎么可能……

哈利若无其事地把指甲在袍子上擦了擦,说道,“咳,你知道肯定会有一些秘诀的,对不对?现在女英雄也可以神奇地知道在什么时候,去哪里找到恶霸了——就像她亲耳听到了恶霸的计划一样,虽然在她的年龄是不可能做到隐身监视他们的。”

一个停顿,一阵沉默。

“哈利——”她说,“我——我不再认为和恶霸战斗是多好的想法了。”

哈利的眼睛稳定地盯着她。“是因为其他女孩可能会受伤吗?”

她点了点头,只是点了点头。

“这是她们的选择,赫敏,就像这是你的选择一样。我决定不去做所有书里的人会做的那种明显的蠢事,试图让你安全,保护你,把你当做柔弱无助的孩子对待,让你对我很生气,把我赶走,独自行动,惹出更多的麻烦,然后还是英勇地成功了,而那时我才终于明白过来,意识到诸如此类等等等等。我知道我的这部分人生的故事会怎样发展,所以我就把它跳过去了。如果我可以预测我将来会怎么想,我还不如现在就开始这么想。总而言之,我的意思是,你也不该为了保护你的朋友们而害得她们透不过气来。你可以从一开始就告诉她们,这件事势必会惹出可怕的麻烦,如果她们在听了你的话以后仍然决定去做女英雄的话,那就接受。”

在这一类的情况下,赫敏怀疑她永远都无法习惯哈利的思维方式。“哈利,我是真的,”她的声音哽住了一秒,“真的,真的不希望她们受伤!尤其是这还是我发起的!”

“赫敏,”哈利严肃地说道,“我相当确定你做的是对的。我看不出任何现实的可能,会让她们的遭遇在长期看来,比不去尝试还要糟。”

“如果她们受了很严重的伤怎么办?”赫敏说道。她的声音在喉咙里哽住了;她想起厄尼上尉说过,哈利是怎样在恶霸把他的手指向后弯的时候,仍然直视着那个恶霸的眼睛,然后斯普劳特教授及时赶到救了他;接着另一个念头出现了,是汉娜和她的纤细的手,她每天早上都仔细地把指甲涂成象征赫奇帕奇的黄色,但是那是不可想象的。“那样的话——她们就再也不会做勇敢的事了,再也不会了——”

“我不觉得会变成这样,”哈利平稳地说道,“即使最后一切都搅得一塌糊涂,我也不觉得人脑的思考方式是这样的。重要的是相信自己,相信你能够打破自己的局限。去努力,然后因此受伤,决不可能比…呆在原地更糟。”

“万一你是错的呢,哈利?”

哈利停顿了一下,然后有点悲哀地耸耸肩,说道,“万一我是对的呢?”

赫敏低头看着手里的黑色衣料。在她的手心里,斗篷的内侧感觉奇怪地既柔软又坚定,像是一个令人安心的拥抱。

然后她再次抬起胳膊,把斗篷递还给哈利。

哈利没有伸手来接。

“我——”赫敏说道,“我的意思是,谢谢你,非常感谢,可是我还想再考虑一下,所以你先拿回去好了。还有……哈利,我觉得监视别人是不对的——”

“就连监视恶霸,以便营救他们的受害人都不可以吗?”哈利说道,“我从来没有被恶霸欺负过,但是我接受过一次相当真实的模拟,感觉可不怎么好。你被恶霸欺负过吗,赫敏?”

“没有。”她安静地说道,继续把哈利的隐形衣递还给他。

最后哈利拿回了他的隐形衣——她在那首无声的歌从脑海里消失的时候感到一丝小小的失落——开始把黑色的布料塞回到他的莫克袋里。

当莫克袋吃完了最后一点衣料的时候,哈利背过身去,准备结束无声无息的领域——

“还有,嗯,”赫敏说道,“这不是那件终极隐形衣吧?我们在图书馆里读过的那本戈特沙尔克著,宝拉·维埃拉译的《失落的法宝图卷》第十八页里的那一件?”

哈利转回身微微一笑,用今天在晚饭桌上对其他同学说话时一模一样的语气说道,“我不承认也不否认我拥有无比强大的魔法宝物。”

-----------------------------------------------------------------

那天晚上,赫敏在上床的时候依然犹豫不决。她的生活在晚餐的时候比现在简单,那时她们反正也没有实际可行的方法可以找到恶霸;而现在她必须再次选择了;这一次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她的朋友们。在她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邓布利多的苍老的脸,和脸上掩藏不住的痛苦,而在她的耳边,哈利的声音却一直在回响,‘这是她们的选择,赫敏,就像这是你的选择一样。’

而她的手一直在回味隐形衣贴在手里的感觉,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放。那种感觉有一种力量,令她不由自主地一直回想到它,回想到在她的心灵深处听见/没有听见的歌,和如今已经再次沉默了的魔法。

哈利对隐形衣说话的口气就像它是一个人,请它好好照顾她。哈利说这件隐形衣是他父亲的遗物,万一弄丢了是无法替代的……

但是……哈利不会真的那样做的,对不对?

比霍格沃茨还古老的三件死亡圣器中的一件,就这样简单地递给她?

她可以说她备感荣幸,但是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备感荣幸的范畴,令她开始疑惑她对哈利到底意味着什么。

或许哈利就是这样,会把古老的传奇魔法宝物随便借给任何他当作朋友的人,可是——

可是当她想到哈利说他跳过的是人生的哪个部分,那试图让她安全,保护她的部分……

赫敏瞪着拉文克劳宿舍的天花板。在离她的床不远的地方,曼迪和苏正在聊天。她的静音器设置让她听不清她们谈话的内容,但是仍然可以听见隐约的话语声;和其他的女孩一起睡在宿舍里会让她感到安心。哈利的静音器一直是调到最大的。她知道。

她开始疑惑是不是也许哈利确实真的,嗯……

你知道……

喜欢她。

那天晚上赫敏·格兰杰过了很久才睡着。

当她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枕头下面露出了一小块羊皮纸,上面写道,在十点半的时候,你会在魔药课教室外面的走廊,左边的第四条岔道发现一个恶霸。-S。

-----------------------------------------------------------------

赫敏在那天早上走进大厅的时候,胃里有一群河马那么大的蝴蝶在飞舞;直到她走向拉文克劳的早餐桌的时候,她仍然没有下定决心怎么做。

帕德玛身边有一个空位,她看见了。如果她决定告诉帕德玛,请帕德玛通知达芙妮和特蕾西的话,她就应该坐到那里去。

赫敏走向了帕德玛身边的空位。

要说的话就在嘴边,帕德玛,我收到了一个神秘的字条——

但是她的喉咙堵着一块大石头,让这些话无法出口。那会让汉娜和苏珊和达芙妮陷入危险。牵着她们的手把她们带到麻烦里去,这是错的。

或者她也可以瞒着她的朋友们,独自去料理那个恶霸,但是这显然也是错的。

赫敏知道她像故事里的很多巫师和女巫一样,正面临着一个道德上的两难选择。但是故事里总会有一个正确的选择和一个错误的选择,而不是两个错误的选择,这好像不太公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感觉——也许是因为哈利常常提起以后的历史书会如何评价他们——她所面临的是一个英雄的选择,而且她在现在,在今天早上做出的选择,很有可能会让她的整个人生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赫敏目不斜视地在桌前坐下了,盯着面前的盘子和刀叉,就像里面会藏着答案似的,拼命地思考着,在几秒钟以后,她听见帕德玛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达芙妮说她知道今天十点半的时候有个恶霸在哪里。”

-----------------------------------------------------------------

死定了。

苏珊·博恩斯认为,她们都死定了。

姑姑的有些故事是这样开头的,有人明知是蠢事还要去做,这些故事的结尾通常是有人注定成为地上的一大滩,墙上的一大滩,还要沾到姑姑的鞋子上。

“嗨,帕德玛,”八个女孩蹑手蹑脚地穿过通往魔药学教室的走廊的时候,帕瓦蒂低声说道,她的声音在轻轻的足音中几不可闻,“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赫敏一上午都在叹气——”

“不要说话!”拉文德严厉地小声说道,责备的声音比帕瓦蒂之前的低语大声多了。“你不知道有没有坏人偷听!”

“嘘!”另外三个女孩更加大声地制止道。

完全地,绝对地,相当极度地死定了。

当她们接近魔药学教室左边的第四条岔道,也就是达芙妮的神秘消息提供人所说的地点的时候,八个人放慢了速度,脚步声更轻了,终于,格兰杰将军用手势打出了“停下,我去看看前面”的暗语。

拉文德举起一只手,然后在赫敏转过来望着她的时候,带着迷惑的表情指指走廊,又指指她自己,做了个苏珊看不懂的手势——

格兰杰将军摇摇头,放慢了速度,用更夸张的手势再次打出“停下,我去看看前面”的暗语。

拉文德的表情更迷惑了,她指了指她们的来路,用另一只手做了个蹦蹦跳跳的手势。

现在其他人的表情比拉文德还莫名其妙了。苏珊有些尖刻地想道,显然在两天前训练一个小时是不够记住一套新暗语的。

赫敏指了指拉文德,然后指了指拉文德脚下的地板,脸上的表情非常清楚地表现出她的意思是:你。留在。这里。

拉文德点点头。

灾灾灾,混沌军团的行军曲的歌词在苏珊的脑海里反复回荡,灾灾灾灾灾灾……

赫敏把手伸到袍子里,取出一面有手柄的镜子和一个目镜。这个拉文克劳的女孩悄无声息地摸到了墙边,站在岔道和走廊交界的地方,把目镜的顶端伸出了转角一点点。

然后又往前伸了一点。

然后又往前伸了一点。

然后格兰杰将军很小心地把头伸出去看了一下。

格兰杰将军向她们转过身,点点头,打出了“跟着我”的暗语。

苏珊在蹑手蹑脚地往前走的时候感觉稍微好了一些。显然,比恶霸提早三十分钟到达现场的计划倒是成功了。也许她们只有一点点死定了……?

-----------------------------------------------------------------

在十点二十九分,恶霸准时出现了。如果有人在场倾听的话——虽然走廊里似乎是空的——一定会听见他的鞋子的声音稳稳地踏过走廊,走进岔道,走向岔道的第一个转角,走过这个转角,然后惊讶地停了下来,因为这个岔道现在被一道实心的砖墙堵住了,原本这里是没有墙的。

然后恶霸耸了耸肩,走开了,靠在岔道转角的地方,窥视着外面的走廊。

毕竟,这里是霍格沃茨城堡嘛。

在这堵用匆忙变形出来的薄板搭成的假砖墙后面,女孩们静静地等着,没有说话,没有移动,几乎屏住了呼吸,从预留的窥视孔里偷看着外面的情况。

当苏珊的视线落到这个恶霸身上的时候,她感觉从胸口到脚底都一阵抽紧。这个男孩看起来已经七年级了,说不定还更大,而且他的袍子镶边是绿色的,不是她们希望的红色,而且他还有很多肌肉,而且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以后,苏珊意识到他平衡的站姿意味着他学过决斗。

然后她们都听见了更多人经过走廊的脚步声。四年级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魔药课刚刚下课了。

脚步声经过了他们,渐渐变轻,消失了,然而恶霸什么也没做。有那么一会儿,苏珊松了一口气——

这时,又一群人数较少的脚步声走近了。

恶霸依然什么也没做,脚步声又过去了。

这样反复发生了几次。

接着,当最后一双几不可闻的脚步声渐渐接近的时候,七个女孩听见恶霸用冷酷的声音清楚地小声说道,“盔甲护身”。

那时有人真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好声音非常非常小。如果她们连攻击一次的机会都没有——

这些恶霸已经吸取了教训,苏珊想道,她原本也没指望S.P.H.E.W.能在恶霸们学乖之前成功很多次——但是——赫敏已经打败过三个恶霸——而在昨天,整个学校都在对那个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的传言议论纷纷——

他预料到我们会在这里!

苏珊想悄声叫大家放弃,中止这次行动,但是这个信息无法传递给——

“无声无息,”恶霸用魔杖指着过道,用一种轻柔,刻意的声音说道,护盾法术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蓝色的光罩,“受害人飞来。”

当那个四年级的男孩飞进她们的视线的时候,他已经被倒吊了起来,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高举着,拎着他的一条腿。他的红色镶边的袍子滑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裤子。他的嘴巴无助地开合着,可是发不出声音。

“我估计你在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七年级的斯莱特林用一种安静的声音冷冷地说道,“不必担心。这很简单,连格兰芬多都能明白。”

说完以后,斯莱特林的左手攥成了拳头,狠狠地打中了那个格兰芬多的肚子。这个四年级的男孩的身体疯狂地扭动着,但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你是我的受害人,”高年级的斯莱特林说道,“我是一个恶霸。我要揍你一顿。我们来看看会不会有人拦住我。”

苏珊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

就在几乎同时,一个小女孩的尖尖的声音嘹亮地说道,“停手,坏蛋!咒立停!”

拉文德,苏珊痛苦地想道。这个格兰芬多的女孩子自告奋勇地承担了吸引敌人注意的工作,好让其他人趁恶霸不注意的时候从侧面发动攻击。原本的计划是这样的,然而现在——

“以霍格沃茨的名义,”拉文德的声音嚷道,不过她们还看不见她,“以及世上所有女英雄的名义,我命令你放开咦!”

“除你武器,”恶霸说道,“昏昏倒地。愚蠢的女英雄飞来。”

当昏迷的拉文德被倒吊着飘进她们的视野的时候,苏珊愣了一下;这女孩穿着鲜艳的金红色上衣和裙子,而不是普通的霍格沃茨校服。

恶霸看着这个倒吊着的女孩,表情也很惊讶,他用魔杖指向她,说道,“咒立停。”可是衣服依然如故。

那个恶霸耸耸肩,仍然面朝着拉文德,而不是那个倒吊着的四年级男生,挥起了拳头——

“螺岩突破!”五个声音一齐喊道,从假砖墙的五个洞里,五根魔杖喷出了五个绿色的螺旋,紧接着赫敏的声音喊道“昏昏倒地!”

五个绿色的螺旋在蓝色的光罩面前无力地破碎了,赫敏的红色闪电被光罩反弹回来,打中了那个四年级的男孩,他抽搐了一下,不动了。

七年级的恶霸转过身来,露出了冷峻的微笑,一年级的小姑娘们尖叫着发起了攻击。

-----------------------------------------------------------------

苏珊的眼睛睁开了,她立刻从之前躺着的地方滚了开去,肺部的感觉仍然像火烧一样,刚才被打中的地方牵连得整个身体都在发痛,在她倒下的这段时间里,战斗好像只发展了几秒钟,汉娜的身体正在倒下去,她的手臂仍然指向苏珊,“滑道平平!”赫敏喊道,可是那个高年级的男生只是把魔杖向下一划,绿色的光芒闪过,赫敏的魔咒像一团蓝白色的火花一样散开了,然后几乎同时,恶霸说道“昏昏倒地!”赫敏被轰倒在地上,苏珊集中了所有余下的法力,对赫敏的身体喊道“快快复苏!”这时恶霸转过身来,把魔杖再次对准了她,而帕德玛喊道“虹光护盾!”,刚好赶在那个恶霸叫出“障碍重重”之前,一个彩虹色的球体包围了恶霸,恶咒反弹回来,打中了这个七年级的斯莱特林,让他踉跄了一下,然而只是一个瞬间的功夫,恶霸的魔杖飞了回来,点了他一下,接着帕德玛的虹光护盾就被恶霸的魔杖切断,像一个肥皂泡一样破掉了,然后,“快快复苏!”帕瓦蒂对着汉娜的身体喊道,而特蕾西和拉文德一起尖叫起来,“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

汉娜·艾博举着魔杖,手因为精疲力竭在发抖,她剩余的法力已经连一个快快复苏的魔咒都施展不出了。

走廊的其余部分悄无声息,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身体,帕德玛,特蕾西,拉文德,赫敏和帕瓦蒂一起倒在一面墙边,苏珊被石化了,僵直地站着,眼睛无可奈何地看着面前的一切,连那个格兰芬多的男孩也伸开了手脚,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赫敏之前复苏了他,他也参加了战斗,但是仍然不够。)

这是一场历时很短的战斗。

恶霸还在笑,只有身体周围的蓝色光罩摇晃了一下,前额上沁出了几滴汗珠,显出了一点疲倦的迹象。

恶霸举起手臂,擦去了前额上的汗,像一只活的人形伏地蝠一样向她走来。

汉娜转身跑掉了,她转回身,一边咳呛着尖叫一边逃跑,跳过了地上用来假装砖墙的木板,飞快地向岔道的出口跑去,一边跑一边尽量左右躲闪——

就在汉娜快要跑过岔道的转角的时候,恶霸的声音在她的身后说道,“腿痉脚挛!”然后她的腿可怕地抽起筋来,她倒在地上,滑了几步,头撞到了墙上,可是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头被撞到时的疼痛,而是因为肌肉的绞痛尖叫起来——

恶霸还在向她大步走来,汉娜在转过脸的时候看到了她,他慢慢地走近了,脸上仍然带着可怕的笑容。

她痛得只能在地上打滚,腿上的肌肉都互相打结了,但是她仍然坚持滚过了岔道的转角,同时尖叫起来,“走开!”

“我不这么认为。”恶霸说道,他的声音低沉可怕,好像成年男人的声音一样,听起来已经非常接近了。

就在这个恶霸转弯的时候,达芙妮·格林格拉斯把上古之刃直接插进了他的小腹。

闪电照亮了整个走廊——

-----------------------------------------------------------------

七个女孩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庞弗雷夫人的医疗室,她们当中的一个还留在医院的病床上。

医生说,汉娜的伤大概三十五分钟就能恢复;撕裂的肌肉是很容易修补的。

所有的话都是由达芙妮来说的,按她的说法,汉娜的运气不好,跑步魔咒让她的腿抽筋了。庞弗雷女士严厉地看了她们一眼,不过没有反驳,虽然跑步魔咒比她们目前的程度高出了整整六个年级。

庞弗雷夫人还给了达芙妮一份魔药,帮她从法力完全耗尽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并且警告她在接下来的三小时之内都不要施展任何法术。她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据说是因为她在对汉娜施展咒立停的时候用掉了太多法力,而不是因为上古之刃在刺穿盔甲护身的时候耗尽了她的所有力量。

其他女孩决定对衣服下面的淤青只字不提,等稍后再请高年级的女生为她们施展一下愈合如初。达芙妮的花言巧语也是有限度的。

整件事,苏珊想道,都太惊险了,实在太惊险了。如果那个恶霸在拐弯的时候看一眼——如果他花点时间重新施展一下护盾法术——

“我们到此为止吧,”苏珊在她们七个一走到医疗室里的人听不到的地方就马上说道,“我们不能再继续这么做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转头望着格兰杰将军,虽然这种事其实是应该由大家投票的。

阳光兵团的将军似乎没有注意到大家在看她,她只是笔直地望着前方,继续向前走。

过了一会儿,赫敏·格兰杰用一种沉思和有点难过的语气说道,“汉娜说,她不希望我们到此为止。我不知道如果我们为了她……变得比她还胆小,这样对不对。”

除了苏珊,所有其他女孩都在点头。

“我想再糟也不过如此了,”帕瓦蒂说道,“我们能应付。我们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苏珊不知道该对此作何评论。她不觉得放声尖叫,指出这是极度的愚蠢和她们死定了会很有说服力。但是她也无法丢开这些女孩不管。难道被诅咒努力工作还不够倒霉吗,赫奇帕奇为什么非要在所有的美德当中选择了忠诚?

“顺便说,拉文德,”帕德玛问道,“梅林在上,你刚才在那边穿的是什么啊?”

“我的英雄战衣。”这个格兰芬多的女孩说道。

达芙妮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她在说话的时候没有转头,仍然拖着脚步向前走。“这是《月球战士传奇》里格兰芬多战士的戏服[1]。”

“这是你变出来的?”帕瓦蒂迷惑地问道,“但是那个恶霸对你施展了咒立停——”

“不!”拉文德说道。“这是真的!你看,我事先把我的英雄战衣变成了普通的上衣和裙子,所以我只要在看见恶霸以后对自己施展咒立停就好了。你想不想要一件,帕瓦蒂?我这件是六年级的卡特林娜和约书亚昨天做的,花了十二个银西可——”

“我想,”格兰杰将军用小心的语气说道,“那会让我们大家看起来都有点傻乎乎的。”

“嗯,”拉文德说道,“我们应该投票决定要不要——”

“我想,”格兰杰将军说道,“不管别人怎么投票,我反正死也不穿这些衣服——”

苏珊不去理会这场争论。她正在苦苦思索一个聪明的策略,好让她们不要那么死定了。

-----------------------------------------------------------------

当她们七个人进去吃午饭的时候,整个大厅都静下来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

然后掌声开始了。

只是稀稀拉拉的掌声而已,不是那种同时的热烈的鼓掌。很多掌声来自格兰芬多那一桌,来自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的掌声要少些,斯莱特林那边则完全没有。

达芙妮感到她的脸绷紧了。她曾经希望——算了,也许等她们找到机会制止格兰芬多的恶霸欺负斯莱特林以后,她的斯莱特林的同学就会明白——

她看了看赫奇帕奇那一桌。

纳威·隆巴顿把双手高高地举在头顶上,正在鼓掌,但是脸上没有笑容。也许他听说汉娜受了伤,也许他在疑惑为什么汉娜没有出现。

然后,她不由自主地向教师席瞥了一眼。

斯普劳特教授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她和麦格教授把头凑向表情凝重的邓布利多校长,三个人的嘴唇都在飞快地移动。弗里维教授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别的,不如说是认命,而奇洛脸上的肌肉松弛着,用拳头握着汤勺,正在以一种发抖的动作试图从汤碗里舀汤。

斯内普教授正在看着——

她?

还是——站在她身边的赫敏·格兰杰?

魔药学教授脸上掠过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他把双手举了起来,合在了一起,不过速度太慢了,应该不是真正的鼓掌;然后魔药学教授又开始专心吃饭,对周围的谈话置之不理。

达芙妮觉得脊背有些发凉,赶快转身走向斯莱特林的桌子。苏珊和拉文德和帕瓦蒂离开了她们,向大厅另外一侧的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的桌子走去。

接下来的事是在她们经过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座位的时候发生的。

赫敏忽然踉跄了一下,猛地踉跄了一下,就像有人用力把她拉倒了,她跌跌撞撞地倒在了马库斯·弗林特和卢西恩·博尔的座位中间,然后是可怜兮兮的噗地一声,她的脸掉进了弗林特盛着牛排和土豆泥的盘子里。

接下来的所有事情似乎都发生得太快了,或者也许只是达芙妮的反应太慢了,弗林特惊叫一声,一手把赫敏拎起来,把她扔向了拉文克劳的桌子,她撞到一个学生背上,反弹回来,倒在地上——

静默在一波波地延伸。

赫敏用手撑着地,想要直起身,但是没能站起来。达芙妮看到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她的脸上仍然沾满了土豆泥和牛排的碎末。

在之后的长长的一刻,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移动。似乎整个大厅里的人都像达芙妮一样,完全无法想像下面会发生什么。

这时弗林特的洪亮的声音,斯莱特林的球队队长在魁地奇球场上发号施令的声音,危险地怒吼道,“你弄脏了我的晚饭,姑娘。”

又一阵冰冷的沉默。赫敏的头——达芙妮看到她在发抖——转了过来,望着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球队队长。

“向我道歉。”弗林特说道。

哈利·波特推开桌子,开始从拉文克劳的桌前站起身来,然后在半中间猛地停住了,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

然后又有五个人从拉文克劳的桌前站了起来。

整个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队员全体站起身来,拿出了魔杖,接着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学生也纷纷站了起来,达芙妮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教师桌,可是她看见校长仍然坐着,看着,只是看着,邓布利多只是看着,他伸出了一只手,像在拦住麦格教授——再迟一秒种,等到有人喊出第一句魔咒就太迟了,校长为什么什么也不做——

这时一个声音说道,“我很抱歉。”

达芙妮转身去看,目瞪口呆地张开了嘴巴。

“清理一新,”那个声音平滑地说道,土豆泥从赫敏的脸上消失了,露出了这个拉文克劳的惊讶的表情;这时德拉科·马尔福已经走到她的身边,收起了魔杖,单膝跪在地上,向她伸出了一只手。

“抱歉,格兰杰小姐,”德拉科·马尔福礼貌地说道。“我猜有人大概以为那样很幽默。”

赫敏扶住了德拉科的手,达芙妮忽然意识到了下面会发生什么——

但是德拉科·马尔福并没有把赫敏拉起来一半,再松手让她掉下去。

他只是把她拉了起来。

“谢谢。”赫敏说道。

“别客气,”德拉科·马尔福大声说道,不去理所有四个学院从两边投过来的目瞪口呆的目光。“请记住,足智多谋和野心勃勃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变成那样。”

然后德拉科·马尔福走回他的座位,在斯莱特林的长凳上坐下了,就像他没有——他刚才没有——他刚才——

赫敏走到离她最近的一个拉文克劳长椅上的空位,坐下了。

其他的一些人也慢慢地坐下了。

“达芙妮?”特蕾西说道,“你没事吧?”

-----------------------------------------------------------------

德拉科的心在胸口突突地狂跳,他担心它会从胸腔里迸出来,炸成一团血雨,就像阿米库斯·卡罗有一次对一只小狗施展的诅咒那样。

但是德拉科的神色仍然十分镇定,因为他知道(他被反反复复地训练过),哪怕表现出一丝害怕的迹象,他的学院同学就会像一群八眼巨蛛一样扑上来,把他撕成碎片。

没有时间和哈利·波特交流,没有时间谋划,没有时间思考,就在那一瞬间,意识到挽救斯莱特林的名誉的时机就在此刻。

在斯莱特林的长桌上,到处都有愤怒的脸瞪着德拉科。

但是相比之下,满脸迷惑的人数更多。

“好吧,我放弃,”在德拉科右边对面的第二个座位,一个不认识的六年级男生说道,“你为什么那么做,马尔福?”

德拉科感到口干舌燥,但是他没有咽口水。那是恐惧的表现。他只是咬了一口胡萝卜,这是他的盘子里水分最多的食物了,一边咀嚼和吞咽,一边飞速地思考着。

“你要知道,”德拉科尽量尖刻地说道——他的心在胸口跳得更凶了,周围的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听他怎么说——“比起攻击来自所有四个学院,齐心协力打击恶霸的八个一年级小姑娘,也许还有更让斯莱特林丢脸的办法,但是我反正想不出来。我这么做,就能让我们获得格林格拉斯的行为带来的利益。”

那些迷惑的脸上仍然是一副迷惑的表情。

“什么?”那个六年级的男孩说道,还有“等等,什么利益?”坐在他右边的五年级女孩说道。

“这对斯莱特林学院的形象有利。”德拉科说道。

他周围的斯莱特林莫名其妙地瞪着他,好像他在讲解代数。

“谁心里的形象?”那个六年级的男生问道。

“可是你刚刚帮助了一个泥巴种,”那个五年级的女生说道,“那怎么可能对形象有利呢?”

德拉科的喉咙卡住了。他的大脑正在发生一场严重的故障,他想不出来除了真相以外还能说什么——

这时,“马尔福大概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一个五年级的男孩说道,“你知道,就像在《月的悲剧》里一样,那些表面上的挫折其实都是计谋的一部分。最终的结局是格兰杰的头被挑在一根棍子上,却没有人怀疑是他干的。”

“这确实有道理,”有人在桌子远处说道,很多人纷纷点头同意。

-----------------------------------------------------------------

“你知不知道老大在搞什么?”文森特低声问道。

格雷戈里·高尔没有回答。他的脑海里非常清楚地响起了他的主人的声音,说道,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相信她说的每一个字,就在谣言开始传说萨拉查·斯莱特林在帮助波特和格兰杰寻找恶霸的那一天。

“高尔先生?”文森特悄声问道。

格雷戈里·高尔的口型似乎在说,唉糟了,但是没有声音出来。

-----------------------------------------------------------------

赫敏那天提前从午饭桌上离开了,出于某种原因她觉得不饿。那可怕的羞辱的几秒钟一直反反复复地灼烧着她的思绪,她的脸掉进土豆泥里的感觉,然后被扔飞出去,那个斯莱特林男生的声音说道“向我道歉”……这也许是她生平第一次觉得痛恨一个人。那个把她扔出去的男生(他们说他的名字是马库斯·弗林特),还有那个最开始用恶咒绊了她一跤的人……有那么一个可怕的瞬间,她感觉自己想去对哈利说,如果他开始代她发挥创造力的话,她不反对。

她走出大厅还不到一分钟就听见背后有奔跑的脚步声,她转过身,看到是达芙妮正在向她跑来。

然后听着她的阳光战士要说的话……

“你难道不明白吗?”达芙妮的声音几乎在尖叫,“对你友善的人不一定是你的朋友!他可是德拉科·马尔福!他的父亲是食死徒,他的所有朋友的父母都是食死徒——诺特,高尔,克拉布,他身边的所有人,你懂了吧?他们全都瞧不起麻瓜出身的巫师,他们想让每个像你这样的人死掉,他们认为你没有任何价值,只配用来在可怕的黑魔法仪式上作为祭品!德拉科是下一个马尔福阁下,他从生下来就被教育要恨你,他从生下来就被教育要撒谎!”达芙妮的灰绿色眼睛急切地凝视着她,要求她的同意和理解。

“他——”赫敏结结巴巴地说。她还记得那次在屋顶上,她开始坠落的那一瞬间的可怕心跳,然后德拉科·马尔福抓住了她的手,抓得那么紧,之后那块地方都起了淤青。她劝说了两次,他才终于松手让她落下。“也许德拉科·马尔福和他们不一样——”

达芙妮的低语几乎像在尖叫。“他刚才帮你的,如果以后不十倍地找还的话,他这辈子就完了,你懂吗?我是说卢修斯·马尔福真的会在法律上不认他这个儿子!你觉得他没有阴谋的概率有多少?”

“很小?”赫敏小声说道。

“零!”达芙妮急道。“我的意思是没有!我的意思是比零还小!我的意思是,这件事的概率小到,你哪怕用三个放大魔咒加上一个指南法术加上——加上——加上一张古代地图和一个半人马先知也找不到!每个斯莱特林都知道他有所图谋,所以才想洗清嫌疑,我听人说,有人看见他在你摔倒之前把魔杖对着你——你还不明白吗?这些全是马尔福计划的一部分!”

-----------------------------------------------------------------

德拉科端坐着吃他的牛排,小朵烤花菜和火灰蛇酱(不是真正的火灰蛇蛋做的,只是味道像火在烧一样而已),一边忍住不笑,一边忍住不哭。

他听说过合理推诿[2],但是从来没有意识到它有多么重要,直到他发现马尔福家族的人根本没有。

“你想知道我的计谋吗?”德拉科说道,“这是我的计谋。我什么也不会做,这样下次大家以为我在谋划什么的时候,他们就不会那么确定了。”

“呃……”五年级的男孩说道,“我不相信,这听起来还不够机智,不像真的——”

“他正是要让你这么想。”五年级的女孩说道。

-----------------------------------------------------------------

“阿不思,”米勒娃危险地说道,“这全是你策划的吗?”

-----------------------------------------------------------------

“好吧,就算我真的在桌子下面打了个响指,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

防御术教授的发抖的手又把勺子掉进汤里去了。

-----------------------------------------------------------------

“你是什么意思,存心害你们?”米里森说道。她俩盘膝坐在达芙妮的床上;她们吃完午饭以后就直接从大厅到这里来了。“当我的先知之眼透视时间的时候,我预见到你们赢了。”

达芙妮盯着米里森,她区区的凡人之眼现在眯起来了。“那个男生预料到我们会在。”

“哦,对啊!”米里森说道,“大家都知道你们在打击恶霸嘛!”

“汉娜被一个很痛的恶咒打中了,”达芙妮说道,“她不得不去看医生,米里森!如果我们是朋友的话,你就该事先警告我的!”

“你看,达芙妮,我告诉过你——”这个斯莱特林女孩停顿了一下,好像在回忆什么,然后说道,“我是说,我告诉过你,我预见到的未来必须发生。如果我试图改变它,如果任何人试图改变它,就会发生极为可怕,糟糕,不妙,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然后它无论如何还是会发生。即使我预见到你们挨了打,我也不能告诉你们,因为那样你们就会设法不去,然后——”米里森停了下来。

“然后怎样?”达芙妮疑心重重地问道,“我是说,如果我们不去会怎么样呢?”

“我不知道!”米里森说道,“但是相比之下,被伏地蝠吃掉也许都只能算小菜一碟!”

“得了,连我都知道预言的原理不是这样的,”达芙妮说道,停顿了一下,“至少在戏剧里,预言的原理不是这样的……”当然,确实是有各种各样的悲剧,逃避预言反而引起了预言的发生;或者反过来,遵守预言是令它实现的唯一原因。但是如果你足够机智的话,你可以让预言按照你的方式实现;或者有足够爱你的人会代替你的位置;或者如果足够努力的话,完全打破预言也是可能的……但是话说回来,戏剧里的先知从来都不记得他们预见到的事情……

米里森一定是注意到了达芙妮的犹豫,因为她看起来自信一点了。“好啦,”米里森尖锐地说,“这又不是演戏!这样吧,我会告诉你我预见到的战斗是简单的还是困难的。但是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你明白吗?而且如果我说’困难’的话,你不能不去!不然——不然的话——”米里森翻起白眼,用空洞的声音朗诵道,“那些企图篡改命运的人会得到阴暗和悲惨的结局——”

-----------------------------------------------------------------

斯普劳特教授绷着脸摇摇头。

“可是——”苏珊说道,“可是你上次帮过哈利·波特——”

“我收到了非常明确的警告,”斯普劳特教授的声音就像有人用缩小魔咒掐住了她的喉咙,“维护斯莱特林学院的秩序是斯内普教授的工作,不是我的——博恩斯小姐,我请求你,你真的不必去了,如果——”

“不,我真的必须去,”苏珊郁闷地说道,“我是个赫奇帕奇,我们必须忠诚。”

-----------------------------------------------------------------

“枕头下面的神秘字条?”哈利·波特说道,从他坐的地方抬起头。(他们正在一个施展了静音法术的角落里学习。)男孩的绿眼睛眯起来了。“不会是圣诞老人写的吧?”

停顿。

“好吧,”赫敏说道,“我不问,你也别告诉我,我们都假装你什么也没说,而我什么也不知道——”

-----------------------------------------------------------------

当那个高年级女生独自一人的时候,苏珊马上向她的桌子走过去,同时让视线在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绕了一圈,以确定没人在注意她(是按姑姑教她的方式去看的,好让别人注意不到她在观察四周的情况)。

“嗨,苏西,”那个七年级的赫奇帕奇说道,“你这么快就又要——”

“我可以和你私下谈谈吗?”苏珊说道。

-----------------------------------------------------------------

海弥·艾斯多加,一个斯莱特林的七年级学生,直到最近都被公认是青年决斗圈中潜力十足的新秀,此刻正在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里笔直地站着,咬紧了牙关,冷汗顺着脊背往下流。

“我清楚地记得,”他的学院院长讥讽地拉长声音说道,“就在今天早上我还提醒过你和其他一些人,如果身为战士却马虎大意,让自己遭到偷袭的话,某些一年级的女孩也许会很难缠的。”

斯内普教授绕着他慢慢地踱步。

“我——”海弥说道,额头上的汗珠更多了。他知道这听起来有多荒唐,是多么可悲的借口。“先生,她们不应该能做到——”一个一年级的小姑娘决不可能刺穿他的盔甲护身,无论她用的是多么古老的魔咒——格林格拉斯一定是有人帮忙——

但是非常明显,他的学院院长压根不信。

“哦,我相当同意,”斯内普低声说道,声音里充满了威胁,“她们不应该能做到的。我现在开始怀疑,马尔福先生是不是有些道理,艾斯多加,无论他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如果我们的战士不但没有展示自己的力量,还输给了一帮小女孩,这对斯莱特林学院的形象可没什么好处!”斯内普的声音提高了。“幸好你还有点品味,输给了一个斯莱特林学院的贵族小姑娘,艾斯多加,不然我就要亲自扣你的学院点了!”

海弥·艾斯多加的拳头在身体两侧握紧了,可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海弥·艾斯多加才被他的学院院长放出来。

在那以后,只有墙壁,地板和天花板看见了西弗勒斯·斯内普脸上的笑容。

-----------------------------------------------------------------

那天晚上,父亲的猫头鹰塔那许拜访了德拉科。塔那许不是绿色的,但那只是因为世上不存在绿色的猫头鹰。这是父亲找到的最好的一只,纯银色的羽毛,闪闪发亮的绿色大眼睛,鸟喙像蛇牙一般锐利残忍。绕在塔那许腿上的羊皮纸简短而切中要害:

你在做什么,我的儿子?

德拉科送回去的羊皮纸同样简短,上面写道,

我在阻止别人伤害斯莱特林的名誉,父亲。

在猫头鹰在霍格沃茨和马尔福庄园之间往返一次所需的时间之后,家里的猫头鹰又给德拉科送来了一封信,这一封上面只有:

你到底在做什么?

德拉科瞪着他从猫头鹰腿上解下的羊皮纸。当他把羊皮纸对准壁炉的火光的时候,他的双手在发抖。用黑墨水写下的七个字,本不该比死还可怕。

考虑的时间并不多。父亲很清楚猫头鹰在马尔福庄园和霍格沃茨之间往返一次需要多长时间;如果德拉科花时间小心地编造谎言,他会知道。

但是德拉科仍然等了一会儿,直到他的手不再发抖才开始回信,写下他想到的唯一父亲也许会接受的回答。

我在为下一次的战争做准备。

德拉科把羊皮纸绕在猫头鹰的腿上系好,把塔那许从房间里放了出去,它穿过霍格沃茨的走廊,飞进了茫茫夜色。

他等着,但是回信没有来。

-----------------------------------------------------------------

[1]月球战士传奇:影射《美少女战士》http://zh.wikipedia.org/wiki/美少女戰士

[2]合理推诿:指一个人声称自己与某件恶事没有牵涉,并且没有证据能否认这一点。参见: http://en.wikipedia.org/wiki/Plausible_deniability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潜水艇君, BobbyLiu


评论(10)
热度(131)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