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八十七章:享乐意识

授权和转载须知

1992年,四月十六日,星期四。

学校里现在空空荡荡,九成的学生都回家过复活节了,她认识的人几乎都不在。苏珊留了下来,她的姑婆很忙,罗恩也留了下来,但她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韦斯莱家里已经穷到连多养所有孩子一星期都会觉得吃力的地步?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因为罗恩和苏珊几乎是目前仅存的还愿意和她说话的人了。(至少她也愿意和他们说话。拉文德对她还是很友好,而特蕾西,呃,也还是特蕾西,但是和她们一起打发一小时空闲的时光并不轻松;而且无论如何,这俩人在复活节假期都没有留在学校。)

如果她不能回家——他们不许她回家,骗她的父母说她得了闪亮疹子——那么几乎没人的霍格沃茨就是余下的选择中最好的一个了。

她甚至可以去图书馆,都没有人盯着她看了,因为不上课,没人在那里做作业。

如果你以为赫敏成天躲在走廊里哭,你就错了。哦,头两天她当然是哭了很多,但是两天也就够了。哈利借给她的书里解释过这一点。在六个月以后,连因为交通事故瘫痪的人都远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难过,而赢了彩票的人也远远没有他们预期的那么快乐。人会调整,他们的幸福度会回到从前的水平,生活会继续。

一个影子落在赫敏的书上,她飞快地转过身,抬起藏在腿上的魔杖,对准了一张惊讶的的脸——

“对不起!” 哈利·波特说道,急忙举起双手,他的左手是空的,右手拿着一个小小的红色天鹅绒袋子,“对不起。我没想吓你。”

一阵尴尬的沉默,哈利·波特只是看着她,而她的心跳加快了,手心开始出汗。在她的余生的第一个早晨,她差点就和他说话了;但是当她下来吃早饭的时候,哈利·波特的脸色那么可怕——因此她没有坐到他旁边,而是躲在她小小的“没有一个人坐在她旁边”的气泡中, 静静地吃完了早饭,感觉糟透了,但是哈利没有过来找她,后来…… 从那以后,她就没再和他说过话。(想躲开每个人并不难,只要避开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而且一下课就跑掉,不给人和你说话的机会就好。)

从那以后,她一直在疑惑哈利会对她怎么想——会不会因为失去了所有的钱恨她 —— 还是真的爱上了她,所以才这么做——还是他已经放弃了,认为她无法跟上他的脚步,因为她不会吓唬摄魂怪——如今她无法面对他了,无论如何都无法面对,她整夜整夜地睡不着,担心哈利现在会对她怎么想,而她很怕,她一直躲着这个花掉所有的钱去救她的男孩,她是个可怕的忘恩负义的坏人,一个糟透了的人,而且——

然后她向下一瞥,看到哈利把手伸进红色的天鹅绒袋子里,拿出一颗红色糖纸包着的心形糖果,她的大脑像太阳下的巧克力一样化掉了。

“我原本想多给你一点空间,”哈利·波特说道,“但是我读了克里奇的享乐理论[1],如何训练你内心的那只鸽子,以及微小的即时正/负反馈是如何在事实上悄悄控制着我们的绝大部分行为,所以我想到,你躲开我也许是因为看见我会让你有一些负面的联想,而我真的不希望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而无所作为,所以我从韦斯莱双胞胎那里弄来了一袋巧克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在你每次看见我的时候给你一颗,作为一个正反馈——”

“呼吸,哈利,” 赫敏不假思索地说道。

自从审判那天以后,这是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两人看着对方。

周围书架上的书看着他们。

他们继续看着对方。

“你应该把巧克力吃掉,” 哈利说道,把心形的糖块像情人节礼物一样递过来,“除非被赠予巧克力的感觉已经足够作为一个正反馈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也许需要把它放在口袋里什么的”。

她知道如果试图再次说话会失败,所以她没有去试。

哈利的头垂下去了一点。“你现在恨我了吗?”

“不是的!” 她说,“不是,你不该这么想,哈利!只是——只是——只是一言难尽!”她意识到自己的魔杖仍然指着哈利,于是放下了,拼命努力不哭出来,“一言难尽!”她重复道,找不出任何更好的描述,虽然她确定哈利会想让她说具体一点。

“我想我能理解,”哈利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在读什么?”

她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哈利已经向图书馆的桌子弯下身,去看她正在读的那本书,在她想到把书抢走之前把头探了过去——

哈利瞪着打开的书页。

“世上最富有的巫师和他们的发家史,” 哈利从上面读出了书名,“第六十五名,加雷斯爵士,拥有一家运输公司,是十九世纪运输战的赢家…… O-T-3的垄断巨头……[2]我明白了。”

“我猜你会对我说,我什么都不用担心,你会全部搞定,是不是?” 这话说出来比她预想的刺耳得多,她又为自己是如此可怕的坏人而感到一阵痛苦的愧疚。

“不会,” 哈利说道,听起来奇怪地很开心,“我能从你的立场考虑并且理解,如果你花了钱来救我,我也会设法还你的。我会知道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发傻,但是我仍然会努力自己付清。这我不可能不懂,赫敏。”

赫敏的脸皱了起来,她感到眼角湿润了。

“不过,公平警告一下,” 哈利继续说道,“如果我比你先想到办法的话,我也许会自己解决和卢修斯·马尔福的债务。和由我们当中的哪一个来解决这个问题相比,更重要的是尽快把它解决掉。有什么有意思的发现吗?”

四分之三的她在琢磨哈利刚才说的每句话的弦外之音,时而在原地绕圈子,时而碰壁,(他还像敬重女英雄那样敬重她吗?还是这些话意味着他认为她无法独立完成这件事?)同时赫敏的一个明智得多的部分把书翻回了三十七页,上面是她目前见过的最有希望的一项(不过在她的想象中,她总是自己完成的,让哈利吓一大跳)——

“我觉得这个挺有意思,”她的声音说道。

“第十四名,’权杖’,真实姓名未知,”哈利读道,“哇,这是…… 这是我见过的最花哨的棋盘格礼帽了。财产,至少六十万金加隆…… 所以是大约三千万英镑,在麻瓜当中还没法出名,但在人数比较少的巫师中已经很可观了,我猜。据说是活了六个世纪的尼古拉斯·勒梅在这个时代的别名,目前所知唯一成功完成了无比困难的炼金程序,造出了魔法石的的巫师,可以将便宜的金属变成金银,以及…… 长生不老药,无限延长服用者的青春和健康…… 呃,赫敏,这看起来显然是假的。”

“我读过其它提到尼古拉斯·勒梅的书,”赫敏说道,“《黑魔法的兴盛和衰落》说他曾经秘密训练邓布利多,以对抗格林德沃。有很多书认为这个故事是真的,不仅仅是这一本…… 你认为不会有这样的好事吗?”

“不,当然不是,”哈利说道。哈利拉开她身边的椅子,在她的小桌边坐下了,仍像平常一样坐在她右边,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她不得不抑制住喉头的哽咽。“所谓‘太好的事不会发生’并不是因果推理,宇宙不会根据一个方程式的结果是‘太好了’还是‘太坏了’来决定它能否成立。大家曾经以为不会有飞机和天花疫苗这样的好事。麻瓜已经想到办法,不用魔法就能去别的星球,而你我用魔杖可以做到麻瓜科学家认为决不可能的事。我甚至无法想像真正的魔法定律做不到什么。”

“那么问题在哪里呢?”赫敏问道。她感到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了。

“啊……”哈利说道。这个男孩越过她伸出的手臂,袍子拂过她的,用手敲了敲书里的插画;画上的石头发出不祥的血色光芒,鲜红的液体正往下滴。

“第一个问题是,没有任何符合逻辑的理由让同一个魔法宝物能把铅变成黄金,同时又制造令人永葆青春的长生不老药。不知道这种现象在文学里有没有正式的名字?也许类似于‘把音量开到11档’[3]?如果每个人都能看到一朵花,而你说花像房子那么大,就会被人抓住错处。但是如果你信奉飞碟邪教,因为反正谁都没见过外星人的母舰,你就可以说它像一座城市那么大,或者像月亮那么大。可观测的事物会受到证据的限制,但是在编故事的时候,无论编得多极端都可以。因此魔法石能给你无穷的黄金以及永恒的生命,不是因为某个魔法方面的发现可以同时制造出这两种效果,而是因为有人编出了这么一个特别令人开心的东西。”

“哈利,魔法里的很多东西都是不合情理的,”她说。

“没错,”哈利说道,“但是赫敏,第二个问题在于,连巫师也不会疯狂到这种地步,会随便忽略这件事的意义。每个人都会试图重新找到魔法石的配方,各个国家都会试图抓捕这位永生的巫师,把秘密从他那里撬出来——”

“这不是秘密。”赫敏翻过一页,让哈利看上面的图解。“指令就在下一页。它只是很困难而已,以至于只有尼古拉斯·勒梅真正做成了。”

“那么各个国家都会试图绑架勒梅,逼他制造更多魔法石。得啦,赫敏,连巫师都不可能听说了永生,还,还,”哈利·波特停住了,平时的口若悬河似乎消失了,“还置若罔闻。人是疯子,但还没有疯到那种地步!”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哈利。”他说得确实有道理,但是…… 她见过多少本不同的书提到尼古拉斯·勒梅?除了《黑魔法的兴盛和衰落》,还有《中古时代轶事》和《名至实归的名人传记》……

“好吧,那么奇洛教授会绑架这个名叫勒梅的家伙。无论是恶人还是好人或者只是自私的普通人,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会这么做。防御术教授知道很多秘密,他不会漏掉这一个的。” 哈利叹了口气,抬起头;她随着他的视线望去,但他看起来只是在望着整个图书馆,那一行又一行的书架。“我没有干涉你的项目的意思,”哈利说道,“也绝对不想让你泄气,但是…… 说实话,赫敏,我不确定你能在这种书里找到挣钱的好办法。就像那个老笑话,如果一个经济学家看到地上有一张二十英镑的钞票,他是不会费心去捡的,因为如果是真钞的的话,其他人就应该已经把它捡起来了。任何众所周知到了被收录到这种书里的挣大钱的办法……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不可能有简单的三个步骤让每个人每月挣一千加隆,否则所有人都会这么做了。”

“那又怎么样?那也拦不住你,” 赫敏说道,声音又刺耳起来,“你一直在做不可能的事,我敢说你上个星期就做过什么不可能的事,而你都懒得告诉别人。”

(略微的停顿,如果格兰杰小姐知情的话,就会知道如果你在八天前和疯眼穆迪战斗还赢了,就会正好停顿那么长的时间。)

“不,在最近七天里没有,”哈利说道,“你看…… 想要做到不可能的事情,其中的一个诀窍是仔细选择挑战哪些不可能的事情,只有在你拥有特别优势的情况下才去尝试。如果这本书里有什么挣钱的方法对一个巫师感觉很困难,但是用爸爸的旧苹果电脑很容易做到的话,那我们就有办法了。”

“这我知道,哈利,”赫敏说道,她的声音只是微微发抖,“我是来看看这里有没有我能够设法做到的事情。我想过,也许炼制魔法石最困难的部分在于炼金环必须非常精确,那么我就可以使用麻瓜的显微镜来完成——”

“太了不起了,赫敏!”男孩飞快地拔出魔杖,说道“无声无息,”然后在那些吵闹的书发出的声音消失之后继续说道,“即使魔法石只是一个神话,同样的技巧对于其它困难的炼金程序也可能有用——”

“呃,不会有用的,”赫敏说道。她当时飞奔到图书馆去翻阅了唯一一本不在禁书区里的有关炼金的书。然后—— 她还记得那极度的失望,所有忽然生出的希望都像烟雾一样消散了。“因为所有的炼金环都必须画成‘孩子的头发那么细’,并不是在某些炼金程序中更细一些。而且巫师有全景望远镜,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法术需要使用全景望远镜来放大物体以便精确操作。我本该想到的!”

“赫敏,”哈利严肃地说道,再次把手伸进红色天鹅绒的袋子里,“不要因为一个好主意没有成功而惩罚自己。你必须筛除很多有缺陷的想法,才能找到有可能成功的想法。如果你在想到有缺陷的想法的时候感到不开心,给你的大脑发送负反馈,而不是意识到提出想法是很好的大脑行为,应该鼓励的话,很快你就不会有任何想法了。”哈利在书边放下两颗心形的巧克力,“来,再来块巧克力。我的意思是,除了刚才那块。这块是奖励你的大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备选策略。”

“我想你说得对,” 赫敏小声说道,但是没有去碰巧克力。她开始把书翻回167页,哈利进来的时候她正在读那一页。

(赫敏·格兰杰自然用不着书签。)

哈利微微靠了过来,头几乎碰到了她的肩膀,在她翻书的时候看着那些书页,就像他在翻页的四分之一秒里能看到什么宝贵的信息一样。早饭过去还没多久,从他呼吸的依稀气味中,她可以清楚地辨认出哈利甜点吃的是香蕉布丁。

哈利再次说话了。“所以总之…… 请把这句话当成正面的鼓励…… 你真的在试图发明大规模生产长生不老药的办法,好帮我还清卢修斯·马尔福的债?”

“是的,” 她的声音更小了。即使她努力像哈利那样思考,看来她还没有找到诀窍。“那你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呢,哈利?”

哈利做了个鬼脸表示恶心。“设法为‘谁陷害了赫敏·格兰杰’之谜收集证据。”

“我……” 赫敏抬头看着哈利,“可是,难道我…… 不该自己试图解开这个谜吗?” 这不是她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她认为最重要的事,但是既然哈利都这么说了……

“这是行不通的,”哈利冷静地说道,“有太多人愿意和我说话而不愿和你说话…… 而且遗憾的是,他们当中的有些人要我保证不把谈话的内容告诉别人。很抱歉,但我不认为你在这件事上能帮上什么忙。”

“好吧,我想,”赫敏语气沉重地说道,“那就这样吧。全都由你来。你去搜集所有的线索,和所有嫌疑人谈话,我就在图书馆这儿呆着。等你发现是奇洛教授干的时候请记得告诉我。”

“赫敏……” 哈利说道,“为什么由谁来做那么重要?把所有的事情解决掉,难道不比由谁来解决更重要吗?”

“我想你说得对,”赫敏说道。她抬起手,按住了眼睛。“我想这已经不重要了。所有人都会认为——我知道不是你的错,哈利,你是在——你是在做好事,你是完美的绅士——只不过现在无论我做什么,他们都会认为我只是——你的营救对象。”她停顿了一下,然后用发抖的声音说道,“也许他们是对的,哈利。”

“喂,喂,等一下——”

“我不会吓唬摄魂怪。我能在魔咒课上得到优异的分数,但是我不会吓唬摄魂怪。”

“我有一个神秘的黑暗面!”哈利转头向图书馆的其余部分扫视了一遍,然后激烈地小声说道。(在遥远的角落里有一个男孩,偶然确实会向他们这边望望;但是距离太远了,就算没有静音法术也不可能听到什么。)“我的黑暗面绝对不是个孩子,而且天知道我的头脑里还有什么其他疯狂的魔法——奇洛教授声称我想扮演谁就能扮演谁——这些全是作弊,你不明白吗,赫敏?学校的管理层为我做了特别安排——我不能告诉别人——好让大难不死的男孩每天拥有比别人更多的学习时间,我在作弊,而你的魔咒课成绩仍然比我好。我——我恐怕不是——大难不死的男孩恐怕根本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孩子——但是你仍然能与之竞争。你难道没有想到,如果大家没有关注我的话,就会发现你可能是本世纪最强大的女巫?比如你能一个人和三个高年级的恶霸战斗,而且还能赢?”

“我不知道,”她说,再次用手按住眼睛,声音在发抖。“我只知道——即使那些都是事实——再也没有人会看到真正的我了,永远不会了。”

“好吧,”过了一会儿以后,哈利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是著名的波特-格兰杰研究团队,而是哈利·波特和他的实验室助手。嗯…… 我有个想法。不如我暂时不关注赚钱的事,怎么样?我的意思是,这笔债务要等到我从霍格沃茨毕业的时候才需要清偿。所以你可以自己完成,让这个世界知道你依然像以前那样强。如果你顺带发现了永生的秘密,我们就把它当作意外收获好了。”

想到哈利要靠她想出解决的办法,就像…… 无比沉重的担子压在了一个可怜的精神受创的十二岁女孩肩上,但她想拥抱哈利,为他给了她一个恢复作为女英雄的自尊的机会;她原本是活该的,她是个可怕的坏人,老是对哈利凶巴巴地说话,而他却自始自终是她忠诚的朋友,比她对他忠诚得多,而她很高兴他仍然认为她可以完成一些事,而且……

“你在思绪纷乱的时候有什么神奇的理性方法可用吗?” 她终于问道。

“我个人的做法通常是把不同的想法区分开来,给他们起名字,把他们当成独立的个体,让他们在我的头脑里争辩清楚。目前主要的永久性个体有:我的赫奇帕奇,拉文克劳,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特质,我内心的批评家,以及仿真模拟的你,纳威,德拉科,麦格教授,弗立维教授,奇洛教授,爸爸,妈妈,理查德·费曼[4],和道格拉斯·郝夫斯台特[5]。”

赫敏考虑了一下要不要试试,然后她的常识警告她这种角色扮演可能很危险。“你的头脑里有一个我的副本?”

“当然有啊!” 哈利说道。这个男孩忽然显得有点受伤。“难道你的头脑里没有我的副本吗?”

这时她意识到,确实有;不仅如此,它说话的时候用的还是哈利本人的声音。

“这么一想怪瘆人的,”赫敏说道,“我的脑子里确实有一个你的副本。它现在就在用你的声音对我说话,争辩为什么这是完全正常的。”

“很好,” 哈利严肃地说道,“我是说,否则我都不知道大家怎么能算朋友。”

然后她继续读书,而哈利似乎满足于越过她的肩膀和她看同一本。

她一直看到第七十名—— 凯瑟琳·斯科特,她似乎发明了一种把小动物变成柠檬塔的方法——才终于鼓足勇气开口。

“哈利?”她说道。(她略微朝远离他的方向靠了靠,虽然她自己没注意到。)“如果你的头脑里有一个德拉科·马尔福的副本,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和德拉科·马尔福是朋友?”

“啊……”哈利说道。他叹了口气。“是的,我原本就想和你谈谈这件事。我有点后悔没有早跟你说。无论如何,该怎么说呢…… 我在腐蚀他?”

“腐蚀他是什么意思?”

“把他引诱到原力的光明面来。[6]”

她的嘴巴合不上了。

“你知道,就像皇帝和达斯·维德那样,只不过是反方向。”

“德拉科·马尔福,”她说,“哈利,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

“——马尔福说过我什么话?说他找到机会的时候会对我做什么?我不知道他对你是怎么说的,但是达芙妮·格林格拉斯把马尔福在斯莱特林说过的话告诉我了。那些话简直令人难以启齿,哈利!完全是字面意义上的难以启齿,因为我都说不出口!”

“那是什么时候?”哈利问道,“是在今年年初吗?达芙妮有没有说是什么时候?”

“没有,”赫敏说道,“因为什么时候不重要,哈利。任何说出这种话的人——说出马尔福说的那些话的人——都不可能是好人。你再怎么引诱他也没用,他坏透了,因为好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

“你错了。”哈利说道,笔直地望着她的眼睛,“我能猜到德拉科威胁要对你做什么,因为我在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说要对一个十岁的女孩做同样的事。但是你难道不明白吗,德拉科在进入霍格沃茨之前,一直是由食死徒抚养长大的。以他所处的环境,除非有超自然的力量,才能让他的的道德标准和你相同——”

赫敏在拼命摇头。“不是这样的,哈利。根本用不着别人来告诉你伤害他人是不对的。你不去做的理由不是老师不允许,而是因为——因为你能看见别人受伤,你难道不知道吗,哈利?” 她的声音在发抖,“这不是——这不是一个需要遵守的规则,像代数规则那样!如果你看不见,如果你这里感受不到,”她用手拍了拍胸脯中间,和她心脏的位置不太一样,但是无所谓了,因为这一切反正实际上都在大脑里,“那你就是没有!”

这时她才想到,哈利也许就没有。

“有些历史书你还没读过,”哈利静静地说,“有些书你还没读过,赫敏,那些书也许会给你一个大局观。在几个世纪以前——我想在十七世纪的时候肯定还是有的——乡下的一个大众娱乐是把一打活的猫咪装在柳条篮子或者包裹里面,然后——”

“别说了,” 她说道。

“——放在篝火上烤熟。只是普通的庆祝。有趣,文明的娱乐。我的看法是,这比起烧死他们认为是巫婆的女人确实文明些。因为人的构造就是这样的,赫敏,人类感受情感的方式——” 哈利把一只手放在自己心口,在正确的解剖学位置上,接着顿了一下,又把手向上移到头部,指着大概与耳朵平齐的位置,“——是看到朋友受伤时会感到受伤。他们关心范围内的人,本部落的成员。这种感觉有一个切断开关,开关上标注着‘敌人’,‘外国人’,或者有时只是‘陌生人’。如果没有学习的话,人就是这样的。所以不,这不意味着德拉科·马尔福没有人性,甚至不意味着他特别邪恶。如果他的成长环境教他相信伤害敌人很有趣——”

“如果你相信这个的话,” 她的声音在发抖,“如果你能够相信这个的话,那你就是邪恶的。人永远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不管是谁让你去做的,你才是那个行动的人。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

“不,他们不会!你是在二战后的社会里长大的,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坏人才会说’我只是在执行命令’[7]。在十五世纪,这种行为会被称为高尚的忠诚。”哈利提高了声音,“你是不是认为,你在基因方面比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每个人都强?比如,假设你在婴儿时期穿回十五世纪,你自己就能想到烧死猫咪是不对的,烧死女巫是不对的,奴隶制是不对的,所有拥有自我意识的生灵都应该在你的关心范围之内?你是不是认为你在霍格沃茨入学的第一天就能完成这个认识过程?没有任何人告诉过德拉科,他有责任比他成长的社会环境具有更强的道德心。而即使这样,他也只花了四个月就会抓住一个麻瓜出身的巫师,不让她从屋顶掉下去。”她从没见过哈利的眼神比现在更激烈,“我还没完成对德拉科·马尔福的腐蚀,但是我觉得迄今为止他做得很好。”

拥有出色记忆的问题在于,她的确记得。

她记得在她从霍格沃茨屋顶掉落的时候,德拉科·马尔福紧握着她的手腕,握得那么用力,后来她的手腕都起了乌青。

她记得有人用恶咒将她绊倒,让她摔到斯莱特林魁地奇队长的餐盘上时,是德拉科·马尔福扶她站了起来。

她也记得——实际上,这原本就是她提起这个话题的原因——她听到德拉科·马尔福在吐真剂下的证词时的感受。

“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赫敏说道,情不自禁地提高了声音,“如果我知道——”

“我没法告诉你,这不是我的秘密,”哈利说道,“如果给他父亲知道了的话,危险的是德拉科。”

“我可不傻,波特先生。你不告诉我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你到底在和马尔福先生做什么?”

“啊。嗯……” 哈利躲开她的视线,低头去看图书馆的桌子。

“德拉科·马尔福在吐真剂下告诉傲罗,他想知道能否打败我,于是要求和我决斗,好通过实践来测试。根据笔录,这是他的原话。”

“是啊,”哈利说道,仍然没看她的眼睛,“赫敏·格兰杰。当然她会记得准确的措辞。哪怕是被捆在椅子上,在威森加摩的所有成员面前因为涉嫌谋杀受审——”

“你到底在和德拉科·马尔福做什么?”

哈利畏缩了一下,说道,“恐怕和你猜的不太一样,不过……”

恐怖在她的心里层层升级,终于爆发了。

“你在和他做科学研究?”

“呃——”

“你在和他做科学研究?你应该和我做科学研究的!”

“不是那样!我又没有和他做真正的科学研究!我只是,你知道,教给他一些无害的麻瓜科学,比如物理学基础和代数之类的——我没有像跟你那样,和他做独创性的魔法研究——”

“我猜你也没把我的事告诉他了?”

“呃,当然没有?”哈利说道,“我从十月起就开始和他做科学研究了,那时他还不适合听说你的事——”

那种无法言喻的受到背叛的感觉在她心里一直向上涌,向上涌,接管了一切,她的声音在升高,眼里喷着怒火,她确定她的鼻子已经开始流鼻涕了,她的喉咙像火烧一样。她推开桌子站起来,退后一步,定睛看着背叛了她的人,用尖锐刺耳的声音怒吼道,“那是不对的!你不能同时和两个人做科学研究!”

“呃——”

“我是说,你不能同时和两个人做科学研究,还让彼此互不知情!”

“啊……” 哈利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确实想到了这一点,我很小心,没有把你的研究和我跟他做的任何事混在一起——”

“你很小心。” 她几乎是嘶嘶地说出这句话,只可惜这句话里没有哪个字可以让她嘶一下。

哈利抬起一只手,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这让她更想对他尖叫了。“格兰杰小姐,”哈利说道,“我认为这个谈话已经越来越像一个隐喻,嗯……”

“什么?”在静音屏障里,她拼尽了所有力气对他尖叫起来。

然后她意识到了,不禁面红耳赤,如果她的魔力达到成人水平的话,她的头发会自燃的。

图书馆里唯一的另一个人——坐在远处另一头的那个拉文克劳男孩——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俩,同时用一本书蹩脚地挡住了脸的下半部分,作为掩饰。

“好吧,”哈利微微叹了口气,“那么,请你牢牢记住这只是一个很坏的比喻,真正的科学家会随时互相合作,我不认为我的行为是欺骗行为。科学家经常会对他们的工作保密。你和我的研究是保密的,尤其不能告诉德拉科·马尔福——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如果知道我是你的朋友而不是对手的话,根本就不会接近我。而如果我把德拉科的事告诉别人的话,危险的是德拉科——”

“真的只是这样而已吗?” 她问道,“真的吗,哈利?你难道没有希望我们俩都感到自己很特别,就像你只想和我们在一起,只有我们能和你在一起?”

“这不是我那么做的原因——”

哈利停住了。

哈利看着她。

当她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内容时,所有的血液都涌回到她脸上,那样的高温原本该让她的耳朵冒出蒸汽,把她的头熔化掉,血肉都会化成液体,沿着脖子流下来。

哈利盯着她,脸上是恍然大悟的全然的恐怖。

“嗯……” 她尖声说道,“这是…… 哦,我不知道,哈利!这只是比喻而已吗?如果一个男孩花了十万金加隆把一个女孩从厄运中救出来,她当然有权疑惑,你说呢?这就像给她送花,只不过,你看,实际上更多——”

哈利推开桌子站起身来,踉跄后退了一步,开始拼命摇手。“我那么做不是因为这个!我那么做是因为我们是朋友!”

“只是朋友?”

哈利·波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开始向大声喘气发展。“很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特别的朋友!也许永远是最好的朋友!但是不是那种朋友!”

“这么想真的那么糟吗?” 她的声音有点哽住了,“我是说——我不是在说我爱上了你,但是——”

“哦,你没有吗?谢天谢地。” 哈利用袍袖擦了擦前额的汗水,“赫敏,你看,你别误会,我知道你是好人——”

她战栗地后退了一步。

“——但是——即便是我的黑暗面——”

“是这个问题吗?” 赫敏说道,“但是我——我不会——”

“不,不,我是说,我有一个神秘的黑暗面,身上也许还有其他奇怪的魔法,你知道我不是正常的孩子,不完全正常——”

“不正常也没关系啊,”她说,感到越来越着急和迷惑,“我不介意——”

“但是即使所有这些奇怪的魔法让我比其他孩子更像大人,我仍然没有进入青春期,我的血液里没有荷尔蒙,我的大脑还没有爱上任何人的能力。所以我没有爱上你!我不可能爱上你!就我目前的所知来看,六个月以后我的大脑就会苏醒,说不定会爱上斯内普教授!呃,我能据此认为你已经进入青春期了吗?”

“咦噗,”赫敏尖声说道。她站立不稳,摇晃了一下,哈利立刻冲到她身边,扶她坐在地上,用稳定的双手支撑着她的身体。

事实是,在十二月的时候她确实跌跌撞撞地跑到了麦格教授的办公室,并没有特别吃惊,因为她在书上读到过,但是仍然感到相当反胃,在得知女巫可以用法术处理由此而来的种种不方便之后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而哈利怎么能这样,问一个可怜的无辜女孩这种问题——

“你看,我很抱歉,” 哈利狼狈地说道,“我真的不是刚才听起来的那个意思!我敢肯定,任何人如果从外人的角度纵观全局,据此打赌我最后会和谁结婚的话,都会给你分配比任何其他人都高的概率——”

她的理智刚要开始恢复,又立刻爆炸成了火花和火焰。

“——但是恐怕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我的意思是,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还有很多其他可能,而我在青春期之前喜欢的对象恐怕很难用于判断我七年以后会和谁在一起——我不想让我听起来像在承诺什么——”

她的喉咙发出了某种尖细的声音,但她没有注意去听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她的整个宇宙都聚焦在哈利可怕,可怕的声音上。

“——而且我读过进化心理学,而且,嗯,里面多次提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恐怕是例外而不是常规,而在那些以捕猎和采集为生的部落里,更普遍的情况是一对夫妇在一起生活两三年,抚养孩子度过最脆弱的阶段——而且,我的意思是,考虑到多少人在传统婚姻里感到极不幸福,这个制度也许需要一些聪明的改革——特别是如果我们真的解决了永生问题的话——”

——————————————————————————————

塔诺·沃尔夫,一个五年级的拉文克劳,慢慢从图书馆的桌前站了起来。在这个便于观察的有利地形,他看见格兰杰啜泣着从图书馆跑了出去。他听不见争吵的内容,但毫无疑问是那一种。

塔诺慢慢走向大难不死的男孩,膝盖都在发抖;后者正瞪着图书馆的门,还在因为刚才被猛地甩上的力量颤动不已。

塔诺其实并不想这么做,但是哈利·波特确实被分到了拉文克劳。严格地说,大难不死的男孩要算他的拉文克劳同学。这就意味着有一个不成文的法则。

塔诺走过来的时候,大难不死的男孩没说什么,但他的目光可不怎么友好。

塔诺咽了口口水,把手放在哈利·波特的肩膀上,用微微发抖的声音背诵道,“这些女巫!简直不可理喻,是吧?”

“把你的手拿开,不然我就把你扔到外面的黑暗里去。[8]”

图书馆的门再次猛地打开,又有人出去了。

——————————————————————————————

[1]克里奇的享乐理论:作者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发布的写作笔记中说道:“此处引述的安德鲁·克里奇关于享乐意识的理论并非经过发表的科学。这是他在加大柏克莱的一门为数学家开设的心理学课上得到的私人研究成果。… 因为HPMOR中的文学理论认为科学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因此假定MOR中的克里奇在1987年就发表了这个成果,而哈利读到了它。”http://acritch.com

[2]O-T-3: 根据网友考证,此处是作者的恶搞,运输(shipping)在网上有支持文学作品人物配对的意思,而运输战(shipping wars)则指代大家对于文学作品人物的配对之争(比如哈利/赫敏还是哈利/德拉科)。O-T-3(one-true-threesome)是O-T-P(one-true-pairing)的引申,也就是从真爱配对衍生出真爱三人行的概念,比如哈利/赫敏/德拉科:http://lesswrong.com/lw/g1q/harry_potter_and_the_methods_of_rationality/

[3]把音量开到11档:指极端/夸张/过度努力的举动:http://en.wikipedia.org/wiki/Up_to_eleven

[4]理查德·费曼:美国物理学家,1965年诺贝尔物理奖,著有《费曼物理学讲义》《物理之美》等:http://baike.baidu.com/view/119118.htm

[5]道格拉斯·郝夫斯台特:美国学者,作家,中文名侯世达,《哥德尔、埃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别名《GEB——一条永恒的金带》的作者:http://baike.baidu.com/view/747664.htm

[6]原力的光明面:《星球大战》里的设定,指正义一方:http://zh.wikipedia.org/wiki/原力

[7]我只是在执行命令:原文有德语口音,描述德国士兵在战后对自己行为的托辞。

[8]外面的黑暗:圣经《新约》多处提到过,是一个令人哀哭切齿的地方。http://cclw.net/gospel/asking/xinyueshenjinnanti/1/chapter020.html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林海雪原,大大糖


评论(60)
热度(173)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