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九十章:角色,第一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校长用一个简单的快快复苏让弗雷德·韦斯莱苏醒过来,随后一个初级治疗咒语施展在折断的手臂和肋骨上。哈利的声音恍惚地告诉校长巨怪头部里面有被变形的酸液(邓布利多向下看了看天台的边缘,在返回之前做个了手势),还有韦斯莱双胞胎的记忆被篡改了,他的嘴巴独自继续说着,大脑只能提供记忆但却无法处理。

哈利仍旧站在赫敏的尸体旁边,他在那里一动不动,尽快地思考,经历着解离感和碎片般的时间。现在还有任何他应该做的事情,任何不可逆转的机会正在流逝吗?某些可以降低今后需要的魔法难度的方法。用一个时间的信标标记这一刻,以备之后的时间旅行,如果他有一天发现了能够回到超过6个小时前的方法。在广义相对论下有一些时间旅行的理论(在哈利使用时间转换器穿梭之前看起来不是太可行),那些理论认为你不可能回到时间机器发明前的时间——相对论的时间机器在时空中保持着连续的路径,它不能传送任何东西。但是哈利并不觉得他掌握的咒语能帮上任何忙,邓布利多不是特别合作,而且无论如何,离时间线上的关键时间点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

“哈利,”邓布利多低声说,他的手放在哈利的肩膀上。他从站在韦斯莱双胞胎旁边的地方消失,在哈利身旁出现;乔治·韦斯莱从坐着的地方忽然出现在他弟弟身旁,跪下来,弗雷德直挺挺地躺着,睁着眼,痛苦地喘息。“哈利,你必须离开这里。”

“等一下,”哈利说,“我在试着思考,还有没有任何我能做的。”

年老的巫师声音听上去很无助。“哈利——我知道你不相信灵魂——但是无论赫敏现在是否在看着你,我不认为她会希望你这个样子。”

……不,这很明显。哈利向赫敏的尸体举起了魔杖——

“哈利!你在——”

——然后他将一切从手臂倾注到手中——

“冰寒霜冻!”

“——做什么?”

“低温,”哈利踉跄了一下,冷冷地说。这是他和赫敏试验过的咒语之一,就好像是上辈子那么久,所以他能够精准的控制它,尽管作用在那么大的物质消耗了很多力量。赫敏的身体现在应该几乎刚好5摄氏度。“在冷水中超过30分钟没有呼吸的人还可以复苏。寒冷防止你大脑受损,你看,它将一切都慢下来。麻瓜医生有句话说,除非你的身体温暖死去,否则你就还没有死[1]——我认为在某些手术中,如果他们要将病人的心脏停跳一会,甚至会将病人冷却。”

弗雷德和乔治开始抽泣。

邓布利多的脸上已经布满泪水。“我很抱歉,”他低声说,“哈利,我真的很抱歉,但是你要停下来。”校长扭过哈利的肩膀,把他拉开了。

哈利任由自己被转离赫敏的尸体,在校长将他推离血迹时向前走。冷冻咒会为他争取时间。至少有几个小时,也许几天,如果他能持续在赫敏身上施咒,或者他们将她的尸体放在冷的地方。

现在有时间来思考了。

------------------------------------------------ 

米勒娃一看到阿不思的脸,就知道有事情不对劲;她好奇了一会儿发生了什么事,甚至是谁死了;她的大脑中闪现过阿拉斯托,奥古斯塔,亚瑟和莫莉,所有伏地魔第二次崛起之初最有可能的目标。她以为自己已经变得坚强,她以为自己为最糟糕的事态做好了准备。

然后阿不思开口,所有的坚强都离她而去。

不是赫敏——不——

阿不思给了她一点空间哭泣,然后告诉她,哈利·波特眼睁睁地看着格兰杰小姐死去,他坐在保存格兰杰小姐遗体的储藏室外,拒绝从那里离开,并告诉所有和他说话的人走开,以便他思考。

唯一能引起那个男孩反应的,是福克斯试图向他歌唱;哈利·波特尖叫着让凤凰不要那样做,他的感受是真实的,他不想让魔法治愈它,就好像它是种疾病似的。那之后福克斯拒绝再次歌唱。

阿不思认为,现在她最有可能接近哈利·波特。

所以她只好控制情绪,整理仪容;之后会有时间留给个人悲痛,当她活下来的孩子们不再需要她的时候。

米勒娃·麦格拼凑起支离破碎的自己,最后一次擦拭眼睛,将手放在医疗室的门把手上,这是这个世纪以来的第二次,也是霍格沃茨城堡建立起来之后的第五次,医疗室后面的储藏室被用作一名有为的年轻学生安息的地方。

她打开了门。

哈利·波特的眼睛瞪着她。男孩在后储物室门前的地板上坐着,握着的魔杖搁在腿上。即便那双眼睛曾经悲痛过,空洞过,甚至绝望过,男孩的脸上也看不出来。那脸颊上没有干涸的泪水。

“你为什么在这,麦格教授?”哈利·波特问道,“我告诉过校长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她想不出要说什么。来帮助你——你不太好——但是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想不出说些什么能让事情好一点。她进入房间之前没有提前计划过,不在她最好的状态。

“你在想什么?”米勒娃问。这是她唯一想到的一句话。阿不思告诉他哈利·波特一直在说,一遍又一遍地在说,他在思考;无论怎样,她得让哈利开口讲话。

哈利眼神游移地看着她,他的脸绷了起来,她屏住了呼吸。

过了一会哈利才说话。

“我在试图思考有什么是我现在能做的,”哈利·波特说,“尽管,这很难。我的大脑一直在想象如果我当时思考的快一点,就能使过去变得不同的方法,而且我也不能排除其中有关键见解的可能性。”

“波特先生——”她颤抖着说,“哈利,我不认为你——这样想是健康的。”

“我不同意。让人被杀的不是思考。”语气单调,就像是从书中背诵句子。

“哈利,”她说,说话的时候甚至几乎没有思考,“当时没有你可以做的——”

哈利脸色一变,他的眼睛盯着她,就好像第一次见她。

“没有我可以做的?”哈利的声音在最后一个字徒然拔高,“没有我可以的?我记不清我能有多少种不同的方法救她!如果我要求让我们都拥有通讯镜。如果我坚持要求赫敏被带离霍格沃茨,去一个没有疯了的学校!如果我立刻出发而不是试图和那些普通人争辩!如果我能早一点想起来守护神咒!如果我想过可能发生的紧急事件,训练我自己早点想到守护神咒!即便是在最后的几分钟,也可能不是太晚!我杀死了巨怪回到她身旁,她还活着,而我就跪在她身边,像个傻瓜一样听她的遗言,而不是再次施放守护神咒,让邓布利多把福克斯送过来!或者如果我只是换个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如果我去找拥有时间转换器的学生,及时把消息送回我发现她出事之前,而不是以一个不能更改的结果结束——我请求校长回到过去救赫敏然后伪造一切,伪造尸体,修改所有人的记忆,但是邓布利多说他曾经试过那样的事情,并不成功,而他又失去了另一个朋友。或者如果——如果我跟着——如果,那个晚上——”

哈利把手捂在脸上,当他再次移开手的时候,他的脸又再次冷静而沉着了。

“不管怎么说,”哈利说,语气再次变得单调,“我不想再重复这个错误,所以我要一直思考到晚饭时间,思考是否有任何我应该做的事情。如果那时候我还没有想出来,我会去吃晚饭。现在请离开。”

她意识到眼泪再次顺着脸颊流下来。“哈利——哈利,你要相信这不是你的错误!”

“这当然是我的错误。这里没有其他人能够对任何事情负责。”

“不!神秘人杀了赫敏!”她几乎没有意识到她说了什么,以至于她没有检查房间有谁可能在听。“不是你!不管你本应该还能做些什么,不是你杀害了她,是伏地魔!如果你不能相信这一点,你会疯的,哈利!”

“责任不是这样运作的,教授。”哈利的声音很耐心,就像他在给一个肯定不明白的孩子解释。他不再看她,只是盯着她右侧的墙。“当你做错误分析的时候,把错误归于你事后无法改变的一部分系统是毫无意义的,就好比掉下悬崖责怪重力,重力下次也不会改变。试图把责任归结给不打算改变行为的人们是毫无意义的。当你从那个角度看问题的时候,你会意识到追究责任永远不会有用,除了责怪你自己,因为你是唯一会因为责备而改变行为的人。那就是为什么邓布利多有一间放满了折断了的魔杖的屋子。至少,他明白这一部分。”

她大脑深处的部分做了个标记,等到很久之后,她要严厉地和校长谈谈他给容易受影响的年幼孩子们所展示的东西。她这次甚至可能会朝他尖叫。反正她也正想朝他尖叫,因为格兰杰小姐——

“你没有责任,”她说,尽管声音颤抖,“是教授们——是我们对学生的安全负责,不是你。”

哈利的视线转回到她身上,“你负责?”声音中有一种绷紧,“你想让我向你追究责任,麦格教授?”

她扬起下巴,点了点头。这至少,比哈利责备自己要好。

男孩从地板上站起来,向前走了一步。“那好吧,”哈利声音单调地说,“当我发现赫敏失踪,而且没有教授知道的时候,我试着做明智的事情。我让一个七年级学生跟我骑着扫帚一起走,在我们寻找赫敏的时候保护我。我请求帮助。我乞求帮助。没有人帮助我。因为你给了他们绝对的命令:呆在一个地方,否则他们就会被开除,没有借口。无论邓布利多其他什么地方错了,他至少把学生当做人,而不是必须关在笼子里防止跑出来的动物。你知道你不擅长军事思考,你最开始的想法是让我们穿过大厅,你知道有些学生比你擅长战略和战术,但你仍然没有任何酌情判断就把我们关在一个屋子里。所以当你没有预见到的事情发生,有充分理由让一个七年级学生骑着快速扫帚出去寻找赫敏的时候,学生知道你不会理解或者原谅。他们不害怕巨怪,他们害怕你。你灌输给他们的纪律、服从和怯懦,恰好耽误我去救赫敏。当然了,我不应该向普通人寻求帮助,我会改的,下一次不那么蠢。但如果我傻到将责任归结到别人而不是我自己身上,那就是我要说的。”

泪水从她脸颊上流过。

“那就是如果我认为你能为任何事负责的话,我要告诉你的。但是普通人不会根据结果而做出选择,他们只是扮演自己的角色。你的大脑中有一幅严厉纪律执行者的形象,然后你会做任何那幅形象会做的事,无论是否合理。一个严厉纪律执行者会要求学生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即便走廊里晃悠着一只巨怪。一个严厉纪律执行者会要求学生不要离开大厅,违者开除。而你大脑里那个麦格教授的小形象不能吸取经验或者改变自己,所以这场对话毫无意义。你这样的人不对任何事负责,我这样的人才负责,当我们失败了,没有其他人可责备。”

男孩走向前,直直地站在她面前。他的手忽然从袍子底下拿出一个金色的球体,那是魔法部发给他的时间转换器保护壳。他毫无生气而平稳的声音毫无起伏。“这本可以救赫敏,如果我能使用它。但是你认为你有责任控制我,干涉我。霍格沃茨已经有50年没人死去了,这是你锁上它的时候说的,你还记得吗?我应该在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从阿兹卡班逃走的时候再要求一次的,或者在赫敏被陷害谋杀未遂的时候。但是我忘了,因为我的愚蠢。现在请打开它,在我再有任何一个朋友死亡之前。”

无言以对,她取出魔杖,照办了,解除了之前绑定在外壳上的时间限制咒语。

哈利·波特转开金色的外壳,看了看那之中小小的玻璃沙漏,点了点头,然后啪的一下地将外壳合上了,“谢谢你。现在走开,”男孩的声音再次沙哑,“我要想一想。”

------------------------------------------------ 

她关上身后的门,喉咙发出一阵糟糕的,依然十分压抑的声音——

阿不思在她身边闪现。幻身咒语消失的时候,出现一团鲜艳的色彩。

她并不吃惊,“我告诉过你,不要那么做,”米勒娃说。她的声音在她听来十分木然,“那是私人谈话。”

阿不思的手指了指她身后的门,“我担心波特先生可能伤害你,“校长停顿了一下,然后静静地说,“我很惊讶你就那么站着接受了。”

“我只要说一句‘波特先生’,他就会停下来,”她的声音小到近乎耳语,“仅仅是那样,他就会停下来。然后就没有人能让他讲出那些可怕的话了,一个人都没有。”

“我认为波特先生的评论完全是不公平,不恰当的。”阿不思说。

“如果是你,阿不思,你不会威胁着开除任何离开房间的人。你能实话告诉我你不会那样做吗?”

阿不思扬起眉毛,“你在这场灾难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很小的,在那个时候你的决定是明智的,只是哈利·波特完美的后见之明在让他产生别的假设。你当然足够明智,不至于为此责备自己,米勒娃。”

她当然知道阿不思会在他那间糟糕的房间里放上赫敏的画像,占据重要的一席。她确信,尽管阿不思那时甚至不在霍格沃茨,他会认为该对此负责的是他,而不是她。

所以你也认为不值得让我负责……

她靠着最近的墙滑下去,努力不让泪水再涌出来;她只见过阿不思哭过三次。“你永远信任你的学生,而我从来没有。他们不会害怕你。他们知道你会理解。”

“米勒娃——”

“我不适合继任你成为校长。我们都知道这一点。”

“你错了,”阿不思静静地说,“当时机成熟,你会成为霍格沃茨第45任校长,而且你会做得很出色。”

她摇了摇头。“现在怎么办,阿不思?如果他不听我的,还能听谁的?”

------------------------------------------------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男孩依然守着门口,那里通向他最好的朋友尸体安放的地方。他低头盯着手上的魔杖。有时他的脸沉思着,皱成一团,其他的时候则放松下来。

尽管门没有开,悄无声息,男孩还是抬头看去。他的面容沉静下来。当他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闷闷的,“我不想有人作伴。”

门开了。

霍格沃茨防御术教授进了屋,关上身后的门,小心地选了两面墙之间的一个角落,在房间允许范围内尽可能离男孩远远的。他们两个之间的空气中升起了一种强烈的灾难感,挥之不去。

“你为什么在这?”男孩说。

男人微微转头。淡色的眼睛打量着男孩,就好像他是来自遥远星球的生命标本,而且相当危险。

“我是来道歉的,波特先生。”男人静静地说。

“为了什么道歉?”男孩说,“为什么,你能做什么阻止赫敏的死亡?”

“我本应该想到去查看你自己、隆巴顿先生和格兰杰小姐是否在场,很明显你们是下一个目标,”防御术教授毫不犹豫的说道,“海格先生智力上不足以随机应变命令学生。我本应该无视副校长让我闭嘴的要求,然后告诉她留下弗立维教授。他更能保护学生不受威胁,而且能通过守护神保持联络。”

“正确,”男孩的声音十分犀利,“我都忘了霍格沃茨还有人能够对事情负责。所以,为什么你没有想到呢,教授?因为我不相信你会犯蠢。”

一阵停顿,男孩握着魔杖的手指都发白了。

“你也没想到,波特先生,在当时。”防御术教授的声音中带有一丝疲倦,“我比你聪明,比你思考的快,比你有经验。但是你我之间的距离与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同。如果你漏过了什么事,我也可能漏过,”男人撇了撇嘴,“你看,我立刻推测出那只巨怪只不过是障眼法,它本身并不太重要。所以只要没人把学生送到走廊里漫无目的地乱晃,或者毫不在意地把年轻的斯莱特林们送回恰好目击到巨怪的地窖,它就不重要。”

男孩似乎没有放松,“我想那大概说得通。”

“不管怎么说,”男人说道,“如果有任何人可以说对格兰杰小姐的死负责,那就是我,不是你。是我,而不是你,应该——”

“我感觉你和麦格教授谈过了,她给了你一个剧本,”男孩懒得压抑声音中的挖苦,“如果你要对我说点什么,教授,不要戴着面具。”

一个停顿。

“如你所愿。”防御术教授毫无感情地说。淡色的眼睛依然敏锐又锐利,“我确实对那个女孩的死很遗憾。她在我的防御课上是个好学生,未来本可以成为你的盟友。我希望自己能为你的损失而安抚你,但是我想不出该怎么做。不用说,如果我发现该负责的人,我会杀了他们。如果条件允许,欢迎你加入。”

“真感人,”男孩声音冰冷,“那么,你并不是在声称喜欢过赫敏?”

“她的魅力对我不起作用,我怀疑。我不再那么容易产生牵绊了。”

男孩点点头,“感谢你的诚实。就这些,教授?”

一个停顿。

“城堡现在伤痕累累了。”站在角落里的男人说。

“什么?”

“当我拥有的一个特定的古老仪器通知我格兰杰小姐濒临死亡时,我释放了我曾经提到过的诅咒之火。我烧穿了一些墙和地板,给我的扫帚一条更直接的路径。”男人仍旧毫无声调地说,“尽管如此,霍格沃茨城堡没这么容易修复这种损伤,很可能根本无法复原。我估计得用一些低阶的咒语来修补漏洞了。我现在后悔了,反正不管怎么说我都太迟了。”

“啊,”男孩说,他闭了一会眼,“你想要救她。你如此强烈地想要救她,以至于付出了一些实际努力。我想你的大脑,而不是他们的,是能做到这些的。”

男人一个干笑。

“感谢你,教授。但是现在我想一个人待着,一直到晚饭时间。在所有人中,你应会理解的。还有事么?”

“也不尽然,“男人说。声音中又带上一丝嘲讽般的干涩,“要知道,根据最近的经历,我担心你现在可能想要做些极为愚蠢的事情。”

“比如什么?”男孩说道。

“我不太确定。也许你认为一个没有格兰杰小姐的世界毫无价值,应该为它对你的侮辱而被毁灭。”

男孩毫无幽默地笑了,“你自己的问题暴露了,教授。我真的对那类事情不感兴趣。你想过吗,在某些时候?”

“并没有,我对这个宇宙没有很大的好感,但我生活在这里。”

一个停顿。

“你有什么计划,波特先生?”男人在角落里说道,“你已经下了某种重大的决心,尽管你在试图向我掩饰。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男孩摇头,“我还在思考,而且更乐于一个人思考。” 

“我想起你曾经给我的一个提议,几个月前,”防御术教授说,“你想不想找个聪明人说说话?如果你不愿意有人在身边,我可以理解。”

男孩再次摇头,“不,谢谢你。”

“那好吧,”防御术教授数道,“一个强大而不太被幼稚的道德顾忌束缚的人呢?”

犹豫了一下,然后男孩再一次摇头。

“一个通晓很多秘密传说,和被一些人们认为是非同寻常的魔法的人呢?”

男孩微微眯起眼睛,如此不引人察觉,以至于其他人可能不会——

“我明白了,”防御术教授说,“那么尽管问我吧,我承诺我绝不会对其他人重复你的话。”

男孩用了一些时间张开口,当他开口时,声音沙哑。

“我打算将赫敏带回来。因为没有死后世界,而我不打算就让她——不要就这样——”

男孩用手捂在脸上,当他移开手的时候,他再一次和角落里站着的男人一样冷静了。

防御术教授的眼神淡漠,隐约有些困惑。

“如何办到?”男人最终问道。

“无论如何。”

又是一个停顿。

“不管有多少风险,”角落里的男人说道,“不管需要多么危险的魔法来实现。”

“是的。”

防御术教授的眼神充满沉思。“但是你有什么大致思路吗?我想将她的尸体变成阴尸[2]可不是你想——”

“她能思考吗?”男孩说,“她的身体还会腐烂吗?”

“不能思考,会腐烂。”

“那么,不。”

“卡德摩斯·佩弗利尔的复活石呢,如果能给你弄来的话?”

男孩摇头,“我不想要我记忆中提取出的赫敏的幻象。我想她能够过自己的生活——”男孩的声音沙哑,“我还没有决定要从哪个具体角度下手。如果我必须通过获取足够的力量和知识就这么暴力解决问题,我会的。”

又是一个停顿。

“为了实现那一点,”角落里的男人说,“你会使用你最喜欢的工具,科学。”

“当然。”

防御术教授呼着气,几近叹息。“我想就说得通了。”

“你到底愿不愿意帮忙?”男孩说。

“你寻求什么样的帮助?”

“魔法。它从哪来?”

“我不知道。”男人说。

“也没有其他人知道?”

“哦,情况比那糟糕得多,波特先生,几乎不存在没有解开魔法本质的奥术学者,而每个人相信的理论都不同。”

 “新的咒语从何而来?我总是读到有人发明了一个咒语做这样那样的事情,但是没有提到方法。”

穿着袍子的肩膀耸了耸,“新书从哪里来,波特先生?那些读过很多书的人有时候也能够自己写作。怎么办到的?没人知道。”

“有教授怎样写作的书——”

“读这些书不会让你变成一个著名的剧作家。就算把所有这些建议计算在内,这仍然是个谜。发明新咒语也是类似的谜,只是形式更纯粹。”男人的头偏了偏,“那种努力是危险的。用通俗的话讲,要么就别生小孩,要生就保证自己活到他们长大。那么多发明家似乎都来自格兰芬多,而不是预期中的拉文克劳,这是有原因的。”

“更有力量的那类魔法呢?”男孩问。

“一个传奇的巫师一生中可能发明一个祭祀仪式,然后将知识传给他的后裔。试图发明五个这样的仪式就是自杀。这就是为什么拥有真正力量的巫师都是从古老的传说中获取力量。”

男孩淡淡地点头,“这么说,是没有直接解决的方式了。发明一个‘死者复活’,‘变身上帝’或者‘召唤控制台’本来挺好的。你知道关于亚特兰蒂斯的事吗?”

“只有所有学者都知道的那么多,”男人干巴巴地说道,“如果你想要听听前18种常规理论——不要瞪我,波特先生。如果那么简单,我自己很多年前就已经完成了。”

“我明白。抱歉。”

一阵安静。防御术教授凝视着男孩,男孩似乎盯着虚空。

“有些我准备学的魔法。如果我曾想过提前学习,今天早些时候本可以使用的咒语。”男孩的声音冷冷的,“如果这类事情持续发生,我会用得上的咒语。大多数我想我能查到,有些我想不能。”

防御术教授点点头。“我会教授你绝大多数你想要知道的魔法,波特先生。我是有一些局限,但你随时可以提问。但你到底要找什么?使用死咒,你的魔力还不够,而其他大部分咒语是禁忌的——”

“那个诅咒火焰的咒语。它是不是个连孩子都能使用的祭祀仪式,如果他敢的话?”

防御术教授的嘴角扭曲了一下,“它需要永久献祭一滴血;你的身体,从那一天起,会因为少了那一滴血而变轻。不是人们想要经常做的那类事情,波特先生。诅咒火焰需要意志的力量,否则就会背叛你,吞噬你;常用的方法是先在弱一些的仪式中测试一个人的意志。尽管魔力不是仪式中的主要因素,我恐怕需要的魔力还是会比你几年内所掌握的更多。”

“真遗憾,”男孩说,“在敌人下次试图使用巨怪的时候,看看他们脸上的表情还是很愉快的。”

防御术教授点点头,嘴角又扭曲了一下。

“记忆咒语呢?韦斯莱双胞胎举止古怪,校长说他认为他们被一忘皆空了。看上去是敌人最喜欢的把戏之一。”

“规则八,”防御术教授说,“任何强到打败了我一次的工具都值得我学习。”

男孩毫无幽默感地笑了,“而且我曾经听说过一个成年人在她魔力几乎完全枯竭的时候释放了一忘皆空,所以应该不会使用太多魔力。它甚至都没有被认为不可饶恕,尽管我不能想象出为什么。如果我当时能让海格先生记住另一套不同的命令——”

“不是那么直截了当,”防御术教授说道,“你没有足够的力量使用篡改记忆咒语,而且即便是一个简单的一忘皆空也能让目前的你精疲力尽。它是门危险的技艺,没有魔法部授权使用是非法的,而且我会警告你,在有些情况下不要使用,比方说一不小心意外地消除一个人10年生活会给你带来不便的情况。我但愿我能对你说,我会潜进神秘事务司,把某本受到严密守卫的巨著偷出来,用伪装过的封面交给你。但实际上我必须告诉你的是,你将在霍格沃茨主图书馆西北偏北角的一摞书中找到一本标准入门图书,归档在M字母下。”

“你认真的吗。”男孩干脆地说。

“千真万确。”

“感谢你的引导,教授。”

“你的创造力变得越来越实用了,波特先生,从我认识你开始。”

“谢谢你的夸奖。”男孩再次低头凝视起手中握着的魔杖,没有抬头,“现在我想回去思考了。请替我向他们解释如果我被打扰了会发生什么。”

------------------------------------------------ 

储藏室的门咔哒一声开了,奇洛教授走了出来。他的脸死气沉沉,毫无表情;她会说这让她想起了西弗勒斯,尽管西弗勒斯看上去从未如此。

尽管门咔哒一声又关上了,米勒娃还是无声扔出了一个静音屏障。她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你在那待了好一阵子——现在哈利开始讲话了吗?”

奇洛教授迅速地走过房间,来到靠近入口的最远处的墙边,回头看向她。他的脸上出现了表情,就好像摘掉了面具,露出了下面非常严肃的人,“我说了波特先生期望我所说的话,而且避免了会惹恼他的话。我并不认为这能安慰他。我不认为我有这个本事。”

“谢谢你——他终于说话了,真是太好了——”她犹豫着,“波特先生说了什么?”

“恐怕我答应过他不会讲出来。而现在……我想我必须去一趟霍格沃茨图书馆。” 

“图书馆?”“是的,”奇洛教授说,声音中带着异常的紧张,“我打算用我设计的特定预防措施,加强禁书区的安全。现在的防御就是个笑话。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波特先生进入禁书区。”

她瞪着防御术教授,心突然跳到嗓子眼。

奇洛教授继续说,“你不能告诉那个男孩我告诉了你这些。你要和弗立维、维克多确认,如果那个男孩问起有关发明咒语的问题,要用常规的借口转移话题。尽管这不是我自己擅长的范围,副校长,如果你能想到任何能够说服那个男孩不要沉湎于他的悲伤与疯狂的方法——任何能够打消他决心的方法——那么我建议你立刻采取行动。”

------------------------------------------------ 
[1] 临床死亡http://en.wikipedia.org/wiki/Clinical_death

[2] 阴尸http://harrypotter.wikia.com/wiki/Inferius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林海雪原

校对: 潜水艇君,大大糖,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23)
热度(116)
  1. 喵苏鲁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