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九十四章:角色,第五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第一次会面:

1992年4月17日早上6点07分,从霍格沃茨城堡远眺,太阳刚刚从地平线升起,透过拉文克劳一年级男生宿舍拉上的窗帘洒下柔和的光线,覆盖在窗子上的白色织物几乎没有改变黎明橘红色的光,没有弄醒那些习惯了冬季作息的男孩们。

很多床中的其中一张上,哈利·波特精疲力尽地熟睡着。

静静地门开了。

静静地一个身影从地板上走过来。

那个身影来到哈利·波特床边。

身影一只手搭在熟睡的男孩肩头,男孩一惊,尖叫起来。

没有其他人听到。

“波特先生,”矮小的男人吱吱地尖声说道,“校长要你立马去见他。”

慢慢地男孩从床上坐起身,他的手指在被单下摸索了一会儿。他本以为早上醒来会感觉更糟的。这感觉……可太不对,他的大脑现在在运作,他的思维还在运转,他并没有无能为力地哭上至少一个礼拜。男孩知道,这不是适应性反应[i]下,大脑能够进化到的状态。他的黑暗面肯定也不会这么做。即便如此,这个早上活着并且清醒的状态仍然感觉不对。

但是他要复活赫敏·格兰杰的决心感觉还是——很充分,就好像他已经开始做正确的事,一心走在正确的道路,而她将会被带回来,就这样;悲痛将被放下。不需要再做决定,没有模棱两可,没有将他撕裂的冲突,没有必要记得他看到了——

“我这就换衣服。”哈利说。

弗立维教授看上去相当不情愿,但还是尖声说,“校长特别指明要将你毫不停顿地直接带到他的办公室,波特先生。我很抱歉。”

不到一分钟之后——弗立维教授已经通过霍格沃茨内部飞路网将他直接送到校长办公室——哈里发现自己仍然穿着睡衣,面对着阿不思·邓布利多。副校长坐在另一把椅子上,而魔药大师潜伏在附近,隐于一堆古怪的小玩意当中,哈利从壁炉里从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他在打呵欠。

“哈利,”校长直接问道,“在我说接下来必须说的话之前,我要告诉你赫敏·格兰杰确实死了。结界记录到了,并且通知了我。那些石头说一名女巫死了。我检测了她躺在那里的尸体,那确实是赫敏·格兰杰真正的遗体,不是人偶之类的。已知的巫术中还没有能让死亡逆转的。说了这么多,赫敏·格兰杰的遗体现在从停放着它的、你守护过的储藏室中失踪了。你带走了遗体吗,哈利·波特?”

“没有。”哈利说,眯起了眼睛,余光中看到西弗勒斯正在专心地看着他。

邓布利多的凝视同样是锐利的,但不是不友好。“赫敏·格兰杰的遗体在你那里吗?”

“不在。”

“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不知道。”

“你知道谁把它带走了吗?”

“不知道,”哈利说,然后犹豫道,“除了并不基于我的具体知识的明显的概率猜测。”

年老的巫师点点头,“你知道为什么会被带走吗?”

“不知道。除了明显的猜测。”

“猜测都是什么?”古老的眼睛十分锐利。

“如果敌人能注意到赫敏被逮捕之后,你在韦斯莱双胞胎上课时跑去咨询他们,并且发现你说被偷走了的魔法地图的话,那么敌人就可能想要知道为什么我要守护赫敏·格兰杰的尸体。轮到我了。你有没有安排赫敏的死亡,为了从卢修斯那里拿回钱?”

“什么?”麦格教授说。

“没有。”年老的巫师说。

“你知道或者猜测过赫敏·格兰杰会死吗?”

“我不知道。对于猜测,我尽我所能保护她不受伏地魔伤害。我不希望她死,也没有坐视她死,更不打算从她的死亡中获益,哈利·波特。现在给我看看你的袋子。”

“在我的箱子里——”哈利说。

“西弗勒斯,”年老的巫师说,然后魔药大师向前一步,“也检查一下他的箱子,每个隔层。”

“我的箱子有结界。”

西佛勒斯·斯内普阴森地露齿一笑,然后大步走进绿色的火焰。

邓布利多拿出他长长的深灰色的魔杖,然后开始在哈利的头发周围挥舞,看上去像个使用金属探测器的麻瓜。在检查到哈利的脖子之前,邓布利多停下了。

“你戒指上的宝石,”邓布利多说,“不再清澈了。现在是棕色了,是赫敏·格兰杰眼睛和头发的颜色。”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绷紧了。

“那是我爸爸的石头,”哈利说,“就像从前一样被变形了,我这么做是为了纪念赫敏——”

“我必须确定。摘下戒指,哈利,然后放在我的桌子上。”

缓缓地,哈利照做了,移除了宝石,摘下戒指放在桌子的另一边。

邓布利多用魔杖点了点宝石,然后——

膨胀之力突然的作用下,一块巨大的普通石头出现在半空,碰到了空中隐形的屏障,然后发出一声巨响,掉在校长的桌子上。

“我还要再花半个小时的功夫,把它再次变形。”哈利平淡地说。

邓布利多继续他的检查。哈利不得不脱下左脚的鞋子,摘下趾环,这是他对付紧急情况的门钥匙,以防有人把他绑架带出霍格沃茨结界之外(而且没有设立反幽灵,反门钥匙,反凤凰,反时间循环结界,西弗勒斯警告过哈利,任何高层食死徒都会这么做)。经过证实,趾环发出的魔法射线确实是来自门钥匙,而不是来自变形术。哈利的剩余部分通过检查了。

之后没过多久,魔药大师回来了,带着哈利的袋子,还有原来在哈利箱子里的其他魔法物品,校长也都逐个检查了,甚至连急救包里剩下的每项物品都没错过。

“我现在能走了吗?”一切结束的时候哈利说,语气中尽量带着冷酷。他拿起袋子,然后开始把灰色石头喂进去。空空的戒指又回到了他手指上。

年老的巫师呼了一口气,将魔杖顺回袖子里。“我很抱歉,”他说,“我得知道。哈利……看来,黑魔王带走了赫敏·格兰杰的遗体。我想不出他能得到什么好处,除了将她的尸体变成阴尸对付你。西弗勒斯会给你特定药剂保护你。现在要提高警惕,准备好,当你必须做的时候做你必须做的。”

“阴尸会有赫敏的思想吗?”

“不——”

“那么它就不是她。我能走了吗?至少换下睡衣。”

“还有个消息,我会简短说。根据霍格沃茨的结界记录,没有校外生物进入,是防御术教授杀死了赫敏·格兰杰。”

“嗯。”哈利说。

想法一:但是我看到了巨怪杀了赫敏。

想法二:奇洛教授篡改了我的记忆,然后布置了校长赶来时看到的景象。

想法三:奇洛教授做不到,他的魔法和我的魔法相触,我在阿兹卡班看到了——

想法四:我能相信那些记忆吗?

想法五:阿兹卡班肯定出了某种混乱,如果奇洛教授没有陷入昏迷我们就不需要火箭,他为什么会陷入昏迷,如果不是——

想法六:我真的去过阿兹卡班吗?

想法七:很明显我在某个时刻练习过控制摄魂怪,在我吓走威森加摩那只摄魂怪之前。而且那上过报纸。

想法八:我准确记得那份报纸吗?

“嗯,”哈利又说道,“那个咒语真的应该归在不可饶恕的一类。你认为奇洛教授可能篡改了记忆——”

“不。我回溯了时间,然后放置了特定的装置记录赫敏的最后一战,我自己都不忍心观看,”年老的巫师看上去确实十分凝重,“你的猜测是正确的,哈利·波特。伏地魔破坏了我们给赫敏用来保护她的一切。她的扫帚在她手上毫无反应。她的隐形衣不能隐匿她。巨怪走在太阳下不受伤害;那不是个意外闯进来的生物,而是个有针对性纯粹的武器。而且确实是巨怪杀了她,单凭力量,所以我侦测恶意魔法的结界和网络毫无用处。防御术教授从未遇到她。”

哈利吞咽了一下,闭上眼睛,想,“所以这是故意陷害奇洛教授。以某种方式。看起来是敌人的惯用伎俩。巨怪吃了赫敏·格兰杰,检查结界,哦看上去确实是防御术教授干的,和去年一样……不。不,那不可能是对的。”

“为什么不呢,波特先生?”魔药大师说,“对我来说很明显——”

“那正是问题所在。”

敌人很聪明。

慢慢地哈利的睡意消散了,而且经过一整晚的睡眠,他的大脑能够看出昨天还不明显的事情。

在标准文学惯例下……敌人本不该看出你做了什么,破坏你提供的魔法道具,然后放出一只以某种方法使之无法被探测到的巨怪,英雄们连在事后都想不出用的是什么方法,以至于你等于没有任何防御。在书中视角通常都是主角的。让敌人跳出文学视角来谋划行动,最终绕过主人公所有的工作,可真是个天外邪星[2],而且戏剧性的令人不满。

但是现实生活中,敌人会认为他们才是主角,而且他们也很聪明,会预先思考,即便你没看到他们思考。这就是为什么一切都感觉如此不连贯,有着未能解释的、看上去莫名其妙的部分。当哈利威胁邓布利多闯进阿兹卡班的时候,卢修斯是什么感觉?看到飞天扫帚带着一团火焰向上飞起来的时候,阿兹卡班的傲罗们是什么感觉?

敌人很聪明。

“敌人完全清楚,你会回溯时间,查看赫敏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特别是因为巨怪闯进霍格沃茨这件事会让我们明白有人能糊弄结界。”哈利闭上眼睛,努力思考,试图让自己站在敌人的角度思考。为什么他或者他的黑暗面,做出了像是——“敌人想要我们做出结论,认为他们能够控制结界告诉我们的事情。但那实际上是敌人很难做到,或者在某种特定条件下才能做到的;他们试图制造出无所不能的假象。”就像我也会这么做,“之后,假设,结界显示出辛尼斯塔教授杀了某个人。我们认为结界又再次被愚弄了,但是实际上,辛尼斯塔教授被摄魂取念了,而她真的杀了人。”

“除非那就是黑魔王期待我们想的,”西弗勒斯·斯内普说,他的眉毛皱在了一块,“那种情况下他控制了结界,而辛尼斯塔教授会是无辜的。”

“黑魔王真的会使用那么多层的谋略——”

“是的。”邓布利多和西弗勒斯说。

哈利淡淡地点点头,“那么这可能是一个骗局,要么让我们认为结界在说真话,而实际上在撒谎,要么让我们认为结界在撒谎,而实际上在说真话,这取决于敌人希望我们推理的等级。但如果敌人打算让我们相信结界——无论如何我们也会相信结界,如果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的话。所以,没有必要花费那么大工夫,陷害奇洛教授,而且是以一种我们会意识到自己被引导着发现的方法,仅仅是为了把我们骗入多层——”

“不是这样的,”邓布利多说,“如果伏地魔没有完全掌握结界,那么结界就必须相信这些行为是出于一个教授之手。否则他们会在格兰杰小姐受伤时出声,而不是在她死的时候。”

哈利伸手揉着头发下方眉毛。

好吧,严肃的问题。如果敌人真的那么聪明,我为什么还见鬼的活着?给某个人下毒真的有那么难吗,难道有咒语,魔药或者牛黄能够治疗投放到我的早饭里的字面意义上的任何东西?结界会将其记录下来,追踪凶手的魔法吗?

我的伤疤中是否含有能让黑魔王联系这个世界的灵魂碎片,所以他现在不想杀我?他反而试图驱赶我所有的朋友来弱化我的灵魂,以便他占据我的身体?这倒是解释了蛇佬腔。分院帽可能不能侦测到巫妖命匣[3]之类的东西。明显的问题1,黑魔王应该是在1943年制作了他的巫妖命匣,通过谋杀了记不得她叫啥,然后陷害了海格先生。明显的问题2,没有灵魂这回事。

不过邓布利多也认为,我的血液是黑魔王恢复全部力量的献祭仪式中一个重要元素,需要让我活到仪式的时候……这现在倒变成了个令人愉快的想法。

“好吧……”哈利说,“我能确定一件事。”

“是什么?”

“纳威需要马上被带出霍格沃茨。他明显是下一个目标,没有一年级学生能在这种级别的攻击中幸免。我们很幸运,纳威昨天傍晚还没有刺杀,敌人没必要等我们哀悼结束之后再进行下一步。”敌人为什么没有在我们分心的时候攻击?

邓布利多和西弗勒斯交换了眼神,然后麦格教授突然露出了紧张的表情。“哈利,”年老的巫师说,“如果你把你所有的朋友都送走了,那就和伏地魔……一样了——”

“我会好好的接下来几个月没有纳威我也能行这又不是你打算让我的朋友们待在这里过暑假而且也没有足够正当的理由让他送命!麦格教授——”

“我很同意,”苏格兰口音的女巫说。她皱着眉,“非常同意。同意到…该怎么说呢,阿不思……”

“同意到你会亲自把他拽出学校,而不管别人说什么。因为万一纳威死了的话,‘只是服从命令’可不是个好借口?”哈利说。

麦格教授短暂地合了合眼。“是的,但是一定有某种方法,让人在没有单方面行动的威胁的情况下负起责任来。”

校长叹了口气。“不需要。去吧,米勒娃。”

“等等,”魔药大师说,此时麦格教授移动地相当敏捷,从飞路粉罐子里捏了一点绿色的粉末,“我们不应该引起对那个男孩的注意,就像校长引起对韦斯莱双胞胎的注意。如果隆巴顿先生的祖母把他从霍格沃茨带走,我想这样应该高明点。现在让他待在公共休息室;黑魔王似乎还不能这么公开地行动。”

四个人又是长久地交换了一下目光,最后哈利点点头,然后是麦格教授。

“既然如此,”哈利说,“我还确定了另一件事。”

“是什么事?”邓布利多说。

“我十分需要造访一下盥洗室,而且我也要换一下睡衣。”

 ------------------------------------------------ 

“顺便一提,”哈利在他和校长通过飞路网进入拉文克劳院长空空的办公室时说道,“最后一个我只想问你的小问题。韦斯莱双胞胎从分院帽里抽出来的剑,那是格兰芬多宝剑,是吧?”

年老的巫师转身,面无表情,“是什么让你这么想呢,哈利?”

“分院帽大喊着格兰芬多!就在掉出宝剑之前,宝剑剑鞘上镶着红宝石,剑刃上刻着金色的字符,拉丁铭文写着没有更好的了。只是猜测。”

“Nihil supernum,”年老的巫师说,“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哈利点点头,“嗯,你打算怎么处理它?”

“我从它掉落的地方得到了它,然后把它放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年老的巫师说。他严厉地看了哈利一眼,“我希望你不要对它贪心,年轻的拉文克劳。”

“一点都不,只是确认一下你不会向正确的使用者永远隐藏它。所以韦斯莱双胞胎是格兰芬多的继承人?”

格兰芬多的继承人?”邓布利多说,看上去很是吃惊。然后年老的巫师微笑着,蓝色的眼睛愉快地眨了眨,“啊,哈利,萨拉查·斯莱特林可能在霍格沃茨建立了一个密室,但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可不会做这么过分的事。我们看到的只是戈德里克将他的宝剑留下守卫霍格沃茨,如果一个值得信赖的学生遇他们不可能独自战胜的敌人。”

“那可和否认不是一回事。别以为我没注意到你实际上没有否认。”

“我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哈利,而且我不知道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有没有——”

“事实上你有没有分配超过50%的主观概率,认为有格兰芬多继承人这回事,以及韦斯莱双胞胎中的一个或者他们俩都是继承人。是,还是不是,回避就意味着是。你别想成功转移我的注意力,不论我有多么想去盥洗室。”

年老的巫师叹了口气,“是的,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是格兰芬多的继承人。我恳求你不要对他们说,还不是时候。”

哈利点点头,转身要走。“我很惊讶,”哈利说,“我读过一点有关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生平。韦斯莱双胞胎……好吧,他们在很多方面都棒极了,但是他们和历史书中的戈德里克可不太相似。”

“只有极度骄傲虚荣的人,”邓布利多静静地说,转身面向再次腾地燃起绿色火焰的飞路网,“才会相信他的后代会像他自己,而不是像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的人。”

校长踏进绿色的火焰,离开了。

 ------------------------------------------------ 

第二次会面:(在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的的一个小房间)

纳威·隆巴顿对着空无一人的空气说话,脸因为痛苦皱了起来。

“认真的,”虚空回应他说,“我为了走过走廊,穿着附加了额外反侦测魔法的隐形衣,就因为我不想被杀。如果校长允许,我父母会立刻把我带出霍格沃茨。纳威,你给我离开霍格沃茨是个常识,这不关乎——”

“我背叛了你,将军,”纳威说,他的声音就和任何一个普通的十一岁男孩能够努力控制的一样空洞,“我甚至不是以混沌军团的方式背叛你。我遵从权威,然后试图让你也遵从权威。你经常说什么来着,在混沌军团,一个只能服从命令的士兵是无用的?”

“纳威。”虚空坚定地说。单薄的衣服下,两只手的压力坚实地施加在纳威的肩膀上;声音离他更近了,“你不是盲目地服从权威,你是在试图保护我。确实在这个混沌的世界,只能遵守规则和章程的士兵是没有价值的。但是,为了保护朋友而遵守规则的士兵是——”

“比毫无价值好一点?”纳威苦涩地说道。

“比毫无价值好得多[4]。纳威,你判断失误。这浪费了我大概6秒钟。也许因为这6秒赫敏的伤势刚好几乎致命,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6秒钟真的足够巨怪再多咬一次赫敏。在一个你没有上前挡我去路的虚拟世界中,赫敏还是死了。现在我能站在这列出第一打如果我不犯蠢赫敏就会活着的方法——”

“你?你直接追着她跑出去了。我才是那个想要阻止你的人。如果是任何人的错误,那也是我的错。”纳威苦涩地说。

这次虚空沉默了一会。

“哇哦,”虚空终于说道,“哇哦。我得说,那可是个看待事物相当不同的视角。下次我有为某件事责备自己的冲动的时候,我会回想起这个的。纳威,文学中有个术语描述,把这个叫做‘自我中心偏差’,意思是,你经历了自己生命中的一切,但是你没有经历世界上发生的一切其他东西。当时发生的事情远远不止你挡在我面前这一件。我敢说你要花好几周不断回忆你在那6秒钟做的事情,但是没有其他人会费心想这件事。其他人用比你少得多的时间想着你过去的错误,就是因为你不是他们的世界中心。我向你保证,除了你,甚至没有人考虑过因为赫敏发生的事情而责备纳威·隆巴顿,连一瞬间都不会。你简直是个,恕我直言,小傻瓜。现在闭嘴,然后说再见。”

“我不想说再见。”纳威说。他的声音颤抖,但他还是忍着没有哭出来,“我想待在这,和你一起战斗,对抗——对抗无论现在正在发生的什么事。”

虚空离他近了一点,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哈利·波特的声音低语着,“时运不佳。”

 ------------------------------------------------ 

1. 机体面对不同的环境影响的干扰,为了抵消部分不良影响,做出的适应性反应

http://www.baike.com/wiki/%E9%80%82%E5%BA%94%E6%80%A7%E5%8F%8D%E5%BA%94

2.天外邪神Diabolus Ex Machina:天外救星Deus ex machina(简称强行HE)的邪恶版本,简单地说就是强行BE

http://tvtropes.org/pmwiki/pmwiki.php/Main/DiabolusExMachina

3.巫妖命匣:DND龙与地下城系统中,巫妖将灵魂储藏于命匣中,巫妖不会被摧毁,可以重新再造肉体,除非毁掉其命匣。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i9nAqPamM9lpHpRz9jtl5hWa43_KwGYepzA1IJO6lHucXtoWRQdwht-or0UKZF-D30hPI5zGxGOaPJOIyzgpyyKCETI0-UGmAaRS6pykI73

4.火影忍者梗:  卡卡西老师语:打破忍者世界规则跟铁律的人,我们都叫他废物。 ...可是,不懂得重视同伴的人,是最最差劲的废物!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林海雪原

校对: 潜水艇君,大大糖

评论(16)
热度(119)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