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九十六章:角色,第七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作者语:给没看原作的人:木头上的印记做了些许变动,但这里的引言和J·K·罗琳的原文是一模一样的。

---

第四次会面: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四点三十八分)

男人身穿破烂、温暖的外套,三道浅浅的永久性伤疤刻蚀在他的脸颊上;他尽可能密切地观测着哈利·波特,与此同时,这个男孩正礼貌地环顾着一排排小屋。对一个昨天死了最好朋友的人来说,哈利·波特冷静得有些奇怪——虽然并不是会让人联想到无情或是常态的那种冷静。我不希望谈这件事,无论是和你还是和别的什么人;男孩曾这么说过。说“希望”而不是“想”,就好像是在强调,他已经有能力使用成年人的词汇,也可以像成年人那样做决定。在收到麦格教授和那个叫奎里纳斯·奇洛的奇怪男人的猫头鹰后,莱姆斯·卢平只想到一件事也许能有所帮助。

“这里有好多空房子。”男孩说,再次环顾四周。

莱姆斯·卢平有十多年没怎么来过这里了。这十几年里,戈德里克山谷改变了。许多古老的、带着屋檐的小屋都荒废了,茂密葱翠的藤蔓爬满了窗户和门。在巫师战争的创伤里,不列颠收缩了许多。失去人口的原因不仅仅是死亡,还有逃逸。戈德里克山谷曾受过重创。而之后,还有更多的家庭搬去了别处,去了霍格莫德或是伦敦魔法界;荒废房屋所引起的回忆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其他人留了下来。戈德里克山谷比霍格沃茨还要古老,比以其名字命名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还要古老;而有些家族会一直留在这里,直到世界与其魔法的终结。

波特就曾经是这些家族中的一员;如果波特家的末裔也如此选择的话,波特又会再次回到这些家族当中。

莱姆斯·卢平试着解释这一切,尽可能地为年幼的男孩简化。这位拉文克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就好像他不用问就已经完全明白了一切。也许确实如此;詹姆·波特和莉莉·伊万斯的孩子,霍格沃茨的男女级长,恐怕不太可能是愚钝的。就他们在一月交谈时那短短的时间来看,这个孩子似乎确实聪慧过人,虽然那时大部分时间都是莱姆斯在讲话。

(莱姆斯也听说过威森加摩那档子事的谣言,但他一个字都不信,对他来说,这些谣言的可信度不比“詹姆让他的儿子跟茉莉最小的孩子订了婚”更高。)

“纪念碑在那里。”莱姆斯说,指了指前面。

--------------

哈利跟在卢平先生身边走向黑色大理石方尖碑,默默地思考着。在哈利看来,这场冒险从根本上就走错了方向;悲伤辅导对他来说没有用处,这不是哈利所选择的路。就哈利关心的范围来说,哀恸的五个阶段是愤怒,懊悔,决心,研究和复活。(并不是说哈利听说过平常所说的“哀恸的五个阶段”就有任何实验性证据[1]。)但卢平先生看上去太真挚了,难以拒绝;而且哈利觉得,造访詹姆和莉莉的家是自己不应该拒绝的那种事。所以哈利走了过去,感到一种奇异的疏离;默默地走过一场他没有兴趣读剧本的戏剧。

哈利之前已经被告知在这场旅行中不能穿隐形衣,这样卢平先生才能掌握他的踪迹。

虽然无法证实,但哈利确定邓布利多——或者邓布利多与疯眼汉穆迪两人——肯定都隐了身跟着他们,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咬钩。哈利不可能在只有莱姆斯·卢平一人看守的情况下被放出霍格沃茨。不过,哈利并没有指望会发生什么。所有的危险都以霍格沃茨为中心,也只以霍格沃茨为中心:他还尚未发现反对这一假设的事情。

当他们俩走近镇中心时,大理石纪念碑变成了——

哈利吸了口气。他原本预期看见詹姆·波特举着魔杖,摆出英勇的姿势对抗伏地魔,而莉莉·波特伸出手挡在婴儿床面前。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头发乱糟糟、带着眼镜的男人,和一个放下了头发的女人,臂弯里抱着一个婴儿,这就是全部了。

“看起来……很普通。”哈利说,喉咙里有一种奇异的哽咽感。

“隆巴顿女士和邓布利多教授非常坚决,”卢平先生说,比起纪念碑,他更多地看向了哈利,“他们说波特一家应该以活着的样子被铭记,而不是死的时候。”

哈利看向雕塑,思考着。看见用石头做成的婴儿的自己,额头上没有疤痕,感觉很奇怪。这是向平行宇宙的一瞥,一个哈利·詹姆·波特(名字里没有伊万斯-维瑞斯)变成一个聪慧,但普通的巫师学子的宇宙,也许会像父母一样被选进格兰芬多。一个哈利·波特成长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年轻巫师的宇宙,尽管他的母亲是麻瓜出身,却对科学几乎一无所知。最终会改变……也不会改变太多。詹姆和莉莉不会带着奇洛教授称之为野心,维瑞斯-伊万斯教授称之为普世奋斗目标的东西养育他们的儿子。他的生父生母会非常地爱他,而这帮不到世界上除了哈利之外的任何人。如果有什么人撤销了他们的死亡——

“你是他们的朋友。”哈利说,转眼看向卢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从你们都还是孩子的时候开始。”

卢平先生默默地点点头。

奇洛教授的声音在哈利的大致记忆中回响:最有可能的区别是,并不是你在乎得更多。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作为一个比他们更符合逻辑的生物,只有你意识到朋友这个角色应该会要求你这么做……

“当莉莉和詹姆死的时候,”哈利说,“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什么魔法能让他们回来?就像俄耳甫斯和欧利蒂丝?或者是,那什么来着,艾力克兄弟?”

“没有魔法可以逆转死亡。”卢平轻声说。“有一些奥秘是法术无法碰触的。”

“你有没有在心里检查过,你觉得自己知道什么,你是怎么觉得自己知道的,这个结论正确的可能性有多大?”

“什么?”卢平说,“你能重复一遍吗,哈利?”

“我是说,你有没有情不自禁地想了想?”

卢平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

“因为这件事已经发生了,结束了。”莱姆斯·卢平温和地说,“因为无论詹姆和莉莉现在在哪里,他们都会希望我为了还活着的人努力,而不是死去的人。”

哈利默默点头。他在问之前就已经非常确定答案是什么了。他已经读过了剧本。但他还是问了,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卢平先生在这件事上纠结了一星期,因为哈利本可能是错的。

防御术教授柔和的声音在哈利的脑子里响起。当然了,如果卢平真的在乎,他就不会还需要特别指导一番,才能学会“在放弃前先想上五分钟”这么简单的东西……

不,他需要,哈利在心里说。人类不会仅仅是因为他们在乎就突然学会什么技巧。我知道这些是因为我读了图书馆里的书,由一个庞大的科学体系所创造——

然后另一部分的哈利用那种柔和的声音说:但还有另一个假设,波特先生,并且能够以远没有那么复杂的方式贴合数据。

不,不是的!如果从来没有人在乎过,那人们要如何才能知道他们该假装成什么样?

他们不知道。这就是你所观测到的。

两人继续走向某个特定的房子,走过一排长长的、有巫师居住的小屋,以及其它爬满了藤蔓的小屋。

最后,他们终于抵达了房子:半个屋顶都被炸飞了,绿叶长了进去;房子位于一道沿着道路生长,高度及肩的野生树篱,以及一道狭窄的金属大门背后(海格先生可能是跨过去的,他没办法钻进去)。屋顶上的空隙就好像是有一张巨大的嘴在房子上呈环状咬了一口,余下也许曾经是支撑梁的木刺支了出来。在右侧,一根孤零零的烟囱还站得笔直,没有被巨大的嘴咬掉,但在没有以前的支撑的情况下岌岌可危。玻璃都粉碎了。本来应该是前门的地方只有一些木头的碎片。

伏地魔曾来过这里,悄声无息,动静比枯叶滑过道路还要小……

莱姆斯·卢平一只手放到了哈利的肩膀上。“摸一下大门。”卢平先生催促道。

哈利伸手这么做了。

就好像一朵快速绽放的花,一个印记从大门前纠结的野草中炸裂开来,一个木质的印记,带着金色的字符,上面写着:

 

在此地,在一九八一年十月三十一日的夜晚,

莉莉与詹姆·波特失去了他们的生命

 

遗下了他们的儿子,哈利·波特,

唯一一个在死咒下生还的巫师,

大难不死的男孩,打破了神秘人的力量。

 

这所房子会保持在废墟的状态,

作为致波特的纪念碑,

作为他们牺牲的记忆。

 

在金色字符的空白处写着另外的信息,有好几打,魔法墨水浮至表面,发出足以让人阅读的亮光,随后消失,给其他信息腾出位置。

 

我吉迪恩的大仇已报。

谢谢,哈利·波特。无论你在哪里,请保重。

我们会一直承波特们的恩情了。

哦詹姆,哦莉莉,我很遗憾。

我希望你还活着,哈利·波特。

总会有代价。

我希望我们最后一次谈话时能温和些,詹姆。我很抱歉。

夜晚之后,黎明总会到来。

安息吧,莉莉。

祝福你,大难不死的男孩。你是我们的奇迹。

 

“我猜——”哈利说,“我猜这就是人们会做的——而不是试着做得更好——”哈利停下了。这个念头似乎和这个地方并不相称。他抬起头,看见莱姆斯·卢平正注视着他,他的表情过于温柔,以至于哈利猛地转离了视线,看向爆炸后破裂的屋顶。

你是我们的奇迹。哈利以前总是听见“奇迹”这个词,在自然宇宙中是如何不存在这种东西的情况下。然而看着屋子的废墟,他突然准确无误地明白了这个词的含义,一个完全无法解释的天恩的符号,一个受到祝福的不解之谜。黑魔王几乎就要赢了,随后,一夜之内,所有的黑暗和恐惧都结束了,缺少正当理由的救赎,一个源自黑暗之外突如其来的黎明,即使现在也没人知道为什么——

如果莉莉·波特在对抗伏地魔的时候活了下来,之后,在她发现她的孩子活下来了以后,她就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们走吧。”那个男婴低语道,在十年之后。

他们离开了。

墓地的入口是一道没有锁的大门,用来防止动物入内的那种,当你站在一侧移动门时,你就会跟着门从一侧走到另一侧。莱姆斯拿出魔杖(哈利已经抓住了自己的魔杖),当他们踏入时,有一瞬间的模糊。

石碑立在地上,其中一些看上去就和牛津的墙壁一样古老——他的父亲曾说过,那些墙壁大概有一千岁左右了。

海莉· 弗莱明,哈利看见的第一块石头上写道,刻痕被时间不留痕迹的侵蚀,消失。维也纳·伍德,另一块石头上写道。

离哈利上一次造访墓地已经隔了很长一段时间。上次造访墓地时,他的大脑还和孩子一样,离他看透死亡的阴影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到这里来感觉有些……奇怪,以及悲伤,以及迷惑,以及这种事已经发生了那么久,为什么巫师们还没有试着阻止,为什么他们没有像麻瓜做医疗研究那样汇聚他们所有的力量,尤其是巫师还有更多的理由抱有希望……

“邓布利多一家也在戈德里克山谷住过?”哈利在他们走过一对相对要新一点,上面刻着凯德拉·邓布利多和阿里安娜·邓布利多的石头时说。

“住了很久,很久。”卢平先生说。

他们在墓地中走了更远,远远地走向尽头,经过了许多被铭记的死亡。

随后卢平先生指向一块互相连接着的墓碑,大理石还是白的,没有变陈旧。

“这里也有信息吗?”哈利说。他不想再跟任何其他人处理死亡的方式打任何交道了。

卢平先生摇了摇头。

他们走向相互连接着的白色石头。

然后站在——

“这是什么?”哈利低语道,“是谁……是谁写的这些?”

 

詹姆·波特

生于一九六零年三月二十七日

死于一九八一年十月三十一日

 

“谁写的?”卢平先生迷惑的说。

 

莉莉·波特

生于一九六零年一月三十日

死于一九八一年十月三十一日

 

“这个!”哈利大叫道,“这句铭文!”哈利的双眼开始涌出泪水,为这个地方所发出的光亮,这未加解释的谜题,这本不应存在的恩赐的碰触,这神秘的祝福,他热泪盈眶——

 

死亡是最后将要被摧毁的敌人。

 

“那个?”卢平先生说,“那是……祖训,我想你可以称其为波特家族的祖训。虽然我不觉得是这么正式的东西。只是说是从很久,很久以前一路传承下来的……”

“这——那是——”哈利匆匆跪在了坟墓面前,颤抖的手抚上铭文。“怎么回事?像这样的东西不可能仅仅是,仅仅是基因——”

随后哈利透过被泪水模糊的视野看见了,那淡淡的刻痕,三角形里有一个圆,圆圈里有一根线。

死亡圣器的标志。

然后哈利明白了。

“他们试过了。”哈利低语道。

佩弗利尔三兄弟。

他们是否也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人,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终其一生,他们都在尝试,并取得了一些进展——”

隐形衣,可以屏蔽摄魂怪的视野。

“——但他们的研究并没有完成——”

躲过死亡的阴影并非击败死亡本身。复活石无法真正地带回任何人。老魔杖无法在暮年时保护你。

“——所以他们将任务传给了他们的孩子,他们孩子的孩子。”

一代又一代。

直到落在我的头上。

时间可以像这样带着韵律,在遥远的未来与遥远的过去之间回荡吗?这不可能是偶然,是吗?不可能在这条信息上,不可能在这个地方。

我的家族。

你们真的是,我的父母。

“这并不意味着起死回生,哈利,”卢平先生说,“这意味着接受死亡,这样就能超越死亡,主宰它。”

“是詹姆跟你说的吗?”哈利说,他的声音有些奇怪。

“不是,”卢平先生说,“但是——”

“很好。”

哈利缓缓从他跪着的地方站起身,感觉就像是他正将太阳扛在肩膀上,将黎明从地平线上拉起。

当然有其他的巫师试过了。我不是独一无二的。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人。在我心中的这种感觉,它们没有那么特别,无论是在巫师的世界还是麻瓜的世界。

“哈利,你的魔杖!”卢平先生的声音中突然带上了一丝激动,而当哈利举起魔杖仔细查看时,他发现上面闪烁着一丝银白色的光芒,从木头中涓涓流出。

“施展守护神咒!”卢平先生催促道,“再试着施展一次,哈利!”

哦,没错,据卢平先生所知,我不能——

哈利微笑起来,甚至有一点笑出声。“最好还是别,”哈利说,“如果我以现在这个心理状态施展这个咒语,这个咒语可能会杀了我。”

“什么?”卢平先生说,“守护神咒没有这种效果!”

哈利·詹姆·波特-伊万斯-维瑞斯抬起他的左手,还在哈哈大笑,然后抹去了一些更多的眼泪。

“你要知道,卢平先生,”哈利说,“想着某个人走来走去,仔细琢磨着死亡要如何仅仅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接受的东西,然后用‘死亡是最后将要被摧毁的敌人’来表达他们的心理状态,这种理解真需要一点巴洛克风情[2]。也许有其他人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挺诗意,学了这种措辞,然后试着把它解释成另外的意思,但第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可不怎么喜欢死亡。”哈利有时会迷惑,大多数人在把什么东西从其原先十分明显的本意扭曲180度,成为相反的意思时,怎么会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不可能是纯粹的脑力问题,人们都可以理解其它大多数句子最明显的意思,“再说了,’将要被摧毁’代表着未来情况的改变,所以肯定不会是指事物现在的样子。”

莱姆斯·卢平睁大了眼睛盯着他。“你确实是詹姆和莉莉的孩子。”男人说,听上去十分震惊。

“是的,我是。”哈利说。但这还不够,他必须再做点什么,于是哈利将魔杖举到空气中,然后尽可能平稳地说,“我是哈利·詹姆·波特-伊万斯-维瑞斯,莉莉和詹姆的儿子,来自波特家族,我接受我的家族使命。死亡是我的敌人,我会击败它。”

 

Thrayen beynPeverlas soona ahnd thrih heera toal thissoom Dath bey yewoonen.

 

 “什么?”哈利大声说。这些词句冲进了他的意识,就好像是来自于他自己的思维,不加解释。

“这是什么?”莱姆斯·卢平在同时说。

哈利转过身,搜寻着墓地,但他什么都没看到。在他身边,卢平先生也在做同样的事。

他们俩都没有注意到,在高高的、仿若穿越了千年的老旧石头上,在上面三角形里有一个圆,圆圈里有一根线,正闪烁着暗淡的银光,就好像从哈利魔杖里涌出的光芒;银光在这个距离,在依旧明亮的太阳下隐没了。

-----------

过了些时间:

“再次感谢你,卢平先生。”哈利说,高高的、带着淡淡伤疤的男人要再次离开了,“虽然我真的希望你没有——”

“邓布利多教授说,如果有任何不寻常的事发生,我就要用门钥匙将我们俩都传送回霍格沃茨,无论看起来是否像是袭击。”卢平先生坚定地说,“这十分明智。“

哈利点点头。随后,小心翼翼地将这个问题留到了最后,”你对这些话意味着什么有任何思路吗?”

“如果我有的话,我不会告诉你的。”卢平先生说,看上去更严肃了,“肯定不会在没有邓布利多教授允许的情况下告诉你。我可以理解你的热情,但在你成年之前,你不应该去试着揭开任何波特家族的古老秘密。这意味着要等到你过了高级巫师等级考试之后,哈利,或者至少在过了普通巫师等级测试之后。而且我还是觉得你完全搞错了你家族格言想要表达的意思!”

哈利点点头,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和卢平先生告辞了。

-----------

哈利回到了霍格沃茨,去了拉文克劳高塔,感觉有些奇怪,还有些被激励了。这一切都出乎了他的意料,但这些都是好事。

他穿过了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走在回寝室的路上。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闪闪发光的生灵靠近了他,在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的烛光下闪烁着柔和的白光,就好像是凭空滑行出来的,一条银色的蛇。

-----------

Þregen béonPefearles suna and þrie hira tól þissum Déað béo gewunen.

三之数为佩弗利尔之子,三之数亦其造物,而死亡将负于此。

——语出佩弗利尔三兄弟,在市郊一间小小的客栈之中,此地之后被称之为戈德里克山谷。

------------------------- 

1 哀恸的五个阶段:原本是“否定,愤怒,讨价还价,抑郁,接受”。详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库伯勒-罗丝模型

2 巴洛克(Baroque):一种建筑风格,在意大利语里有“奇特,古怪,变形”的意思,详见: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9875/7765527.htm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潜水艇君

校对:林海雪原,大大糖,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27)
热度(99)
  1. 喵苏鲁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