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九十七章:角色,第八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那一天,哈利的双眼又一次充满了泪水。他无视了公共休息室里拉文克劳们困惑的眼神,将手伸向了德拉科·马尔福派来的银色生物,将它抱在怀里,好像它真的有生命一样;他跌跌撞撞地向他的宿舍的方向走去,近乎盲目地向他箱子的底部走去,那条银蛇在他的怀抱中安静地等待着。

---------------------------------- 

第五次会议:4月19日,星期日,上午10:12

因哈利·波特欠卢修斯·马尔福58203挂零个金加隆,马尔福阁下要求哈利·波特根据不列颠的法律参加的负债人会议,在古灵阁中央银行举行。

首席魔法师邓布利多试图阻止哈利离开霍格沃茨的安全保障(这个词组让哈利·波特举起手指,安静地在空气中画了个双引号)。而就大难不死的男孩本人而言,他看上去安静地衡量了一阵利弊,然后同意了这次会议,很奇怪地在他的敌人的要求面前十分合作。

魔法不列颠眼中哈利·波特的合法监护人,霍格沃茨校长,否决了他的被监护人的同意。

威森加摩债务委员会否决了霍格沃茨校长的决定。

首席魔法师否决了债务委员会的决定。

威森加摩否决了首席魔法师的决定。

因此,大难不死的男孩在疯眼汉·穆迪和一队傲罗三人组的严密保护下前往了古灵阁中央银行;穆迪的亮蓝色眼睛疯狂地向每一个方向转着,仿佛是在给任何潜在的袭击者发出信号:他在守卫而且一直保持警惕,同时,不管是谁,只要胆敢向着大难不死的男孩所在的大体方向打个喷嚏,他都会开开心心地将那个人的肾脏烧成灰烬。

当他们穿过古灵阁大开的前门,走过“力量来自忠诚”的箴言时候,哈利·波特比从前更加注意观察了。在哈利前三次来到古灵阁的时候,他只来得及欣赏那些大理石的梁柱,燃烧的金色火炬,和那些不同于魔法不列颠中人类使用的建筑。那之后就是阿兹卡班事件和其他的事情;而现在,在他第四次到来的时候,哈利在思考着妖精叛乱和妖精们对于不被允许拥有魔杖这件事长久以来的怨恨之情,以及某些没有写入一年级历史教科书的事实,哈利用模式匹配法猜到了,而弗立维教授对此极小声的作出了肯定。伏地魔杀死巫师,同样不放过妖精——除非哈利真的忽略了什么事情,这是一个从伏地魔的角度看难以置信的愚蠢的举动——但妖精们对大难不死的男孩是什么态度,哈利一无所知。妖精因有债必偿、有失必取而声名远扬,同时也有以某种偏颇的方法理解这些账目的名声。

今天,以固定间距笔挺地站在银行周围的穿着盔甲的守卫们都在面无表情地看着大难不死的男孩,而对穆迪和傲罗们怒目而视,还时不时地对他们翻几个轻蔑的白眼。在银行门厅里的台子和柜台边,妖精出纳员一边把大把的加隆递到巫师手里,一边对他们所有人投以同样轻蔑的眼神;一名出纳咧开嘴,笑得露出了锋利的尖牙,它面对的那位女巫看上去愤怒又绝望。

如果我对人性的理解是正确的话——如果我对所有类人魔法生物都仅仅是有着人类的基因加上一种可遗传的魔法效果的猜想是正确的话——那么你们不会仅仅因为我礼貌相待,或者我说我同情你们,就成为一名巫师的朋友。但我怀疑如果我保证事后推翻魔杖法律的话,你们是否会帮助大难不死的男孩推翻魔法部……或者如果我悄悄地给你们魔杖和魔咒书,来交换你们的支持……这就是为什么魔杖制造的秘密被局限在类似于奥利凡德等少数人中间的原因吗?不过如果你们真的是人类,仅仅是普通的人类,那么妖精的国度可能也有它自己内在的恐怖之处,它自己的阿兹卡班,因为那也是人性;如果那样的话,早晚我也要推翻或是改革你们的政府。唔。

一个上年纪的妖精出现在他们面前,哈利讲究礼貌地点了一下头,那上年纪的妖精生硬地抬了抬下巴表示回应。这次没有狂野的火车旅行;相反,年长的妖精将他们带进了一条短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小等候室,那里有三张为妖精准备的凳子和一张为巫师准备的椅子,椅子都空着。

“别签卢修斯·马尔福给你的任何东西,”疯眼汉·穆迪说,“任何东西,你明白吗,小子?如果马尔福给你一本《大难不死的男孩的美妙奇遇记》,让你在上边签名,告诉他你的手指骨折了。当你在古灵阁里的时候,一秒钟都别碰羽毛笔。如果某人递给你一只羽毛笔,折断它,然后折断你自己的手指。我还需要继续解释吗,小子?”

“不怎么需要,”哈利说,“在麻瓜不列颠我们也有律师,他们会觉得你们的律师很可爱。”

一会儿之后哈利·波特将他的魔杖交给了一个身着盔甲的妖精守卫,那守卫用各种看上去颇有趣的探测器对哈利捅来捅去,然后哈利将他的莫克袋交给穆迪保管。

然后哈利穿过了另外一扇门,和一道小型的防贼瀑布,打湿他皮肤的水在踏出瀑布的瞬间就蒸发了。

门的另一端是一间装修豪华的较大的房间,一张巨大的金色长桌横贯其间;桌子的一边是两张巨大的豪华皮椅,而另一边是一个小木凳,那是债务人的坐席。两个全副武装的妖精站在那里监视房间,它们戴着装饰华丽的耳塞和眼镜。任何一边都不被允许拥有魔杖或是任何其他魔法物品,如果任何人敢于在这古灵阁见证的和平的会议中使用无杖魔法,妖精守卫会马上发起攻击。妖精守卫戴着的装饰华丽的耳塞能防止妖精守卫听到会谈,除非它们被直接指名,而眼镜则让巫师们的脸在它们眼中一片朦胧。简而言之,至少当你是大脑封闭术师的时候,这接近了真正的安全。

哈利爬上了他那张不舒适的木凳,在头脑中讽刺地想道“真含蓄”,然后开始等待他的债主。

仅仅一小段间隔之后——时间比法律能够强迫一名债务人不得不等待的时间短得多——卢修斯·马尔福就走进了房间,以一种久经锤炼的娴熟动作坐进了他的皮椅。他的蛇头拐杖不在手里,他长长的白色头发一如既往地飘在身后,他脸上的表情无法解读。

他身后安静地跟着一名浅金色头发的年轻男孩,这个男孩现在身着的黑色袍子比任何霍格沃茨校服都精致得多,他追随着父亲的脚步,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因为四十金加隆的债务,那名男孩也是哈利的债主,同时也属于马尔福家族,因此,从技术上讲,也被这次威森加摩决议许可的会议包含在内。

德拉科。哈利没有大声叫出来,也没有改变表情。他没法想出该说什么。连“对不起”这句话看上去都不合适。之前当他们以几次简短的联络来确定这次会面的时候,哈利也不敢对德拉科的守护神道歉,而那不仅仅是因为卢修斯可能在一边听着。知道德拉科的快乐想法仍然快乐、而且他仍然能够希望哈利知道这一点,这就足够了。

卢修斯·马尔福先开了口,他的声音平稳,板着面孔。“我不理解霍格沃茨正在发生的事情,哈利·波特。你介意向我解释一下吗?”

“我不知道,”哈利说,“如果我理解,就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了,马尔福阁下。”

“那么回答我这个问题。你到底是谁?”

哈利平静地看着他的债主的脸。“我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神秘人。”哈利说。哈利不完全是个傻瓜,他终于想明白了卢修斯·马尔福认为在威森加摩面前与他交谈的那个人是谁。“很明显,我不是一名寻常的男孩。同样明显地,这也许与大难不死的男孩那一套有点儿关系。但我对于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或是一切的起因知道得不比你多。我曾经问过分院帽,它也不知道。”

卢修斯·马尔福冷淡地点了点头。“我想不出任何你愿意付十万金加隆来拯救一个泥巴种生命的理由;只除了一个理由之外。这个理由也能很好地解释她的力量和嗜血。但之后她死在了巨怪的手上,而你活了下来。而且我的儿子告诉了我关于你的很多事情,哈利·波特,那些事情完全不合情理,我曾经听见过圣芒格里的疯子的胡言乱语,而与我的儿子在吐真剂的作用下告诉我的你所做的事情相比较而言,那些疯话反而更加合乎情理,而这荒谬的癫狂中你亲自执行的那一部分,我要求你向我解释,现在就说。”

哈利转而看向德拉科,德拉科回望过来,表情先是扭曲,接着被克制住,然后再次紧绷了起来。

“我也,”德拉科·马尔福的声音尖锐,而且在颤抖,“想要,知道,为什么,波特。”

哈利闭上了双眼,看也不看地说。“一个被麻瓜们养大的自作聪明的男孩。你看到了我,德拉科,而你想到了如果在同年级的所有的孩子们中间,大难不死的男孩能够被指引见证一切的真相,和你成为朋友,那该多么有用。而我对你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你我二人相信不同的真相。我不是说存在不同的真相,我的意思是说,信仰有所不同,但真相只有一个,只存在一个能决定那些信仰真实与否的宇宙——”

“你对我撒了谎。”

哈利睁开了双眼,看着德拉科。“我宁愿说,”哈利用不太平稳的声音说,“我告诉你的事情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真的。”

“从某种角度来说?”德拉科看上去与卢克·天行者同样义愤填膺,也同样完全没心情接受肯诺比的借口[1],“有个词可以表示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真实的东西。它们被称为谎言!”

“或是计谋,”哈利平静地说,“从技术上来说真实的、却能够让听者产生进一步的虚假的印象的陈述。我认为明确这一区别是有必要的。我告诉你的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你相信你无法欺骗自己,于是你就没有尝试。你学到的技巧都是真的,而如果你试图在心中与之抗争的话,那对你来说是很糟糕的。人们无法用信仰来让自己相信蓝色是绿色的,但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而这几乎同样糟糕。”

“你利用了我。”德拉科·马尔福说。

“我仅仅用使你变强的方式利用你。这就是被朋友利用的意义。”

“连我都知道那不是友谊的定义!”

现在卢修斯·马尔福再次开口了。“目的是什么?预期结果是什么?”连年长的马尔福的声音都不再那么平稳了。“为什么?”

哈利端详了他一阵子,然后转向了德拉科。“你父亲可能不会相信这个,”哈利说,“但你,德拉科,应该能够发现发生的一切都与这一假说吻合。而任何更加愤世嫉俗的假说都无法解释我为什么没有在你认为我更有优势的时候更用力地逼迫你,或者是为什么我教了你这么多。我认为曾在公开场合被目睹抓住一个麻瓜出生的女孩,让她不至于掉下霍格沃茨屋檐的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将会是一名在改革之后领导魔法不列颠的优秀折中人选。”

“因此,你试图让我相信,”卢修斯·马尔福刻薄地说,“你声称自己疯了。哦,让我们把这些放到一边。告诉我谁把那巨怪放进了霍格沃茨。”

“我不知道。”哈利说。

“告诉我你怀疑谁,哈利·波特。”

“我有四个嫌疑人。其中一个是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德拉科脱口而出。

“第二个,当然了,是霍格沃茨的防御术教授,仅仅因为他是防御术教授。”哈利本想省略奇洛教授,如果他是无辜的话,哈利不想让他引起马尔福家的注意,但德拉科可能会发现这一点,“第三个,你不会相信我的。第四个是一个包罗万象的类别,叫做除此以外的所有。”而第五个,伏地魔,我认为我不应当对你说出来。

卢修斯·马尔福的脸在咆哮中扭曲了。“你以为我认不出你的钓钩上的诱饵吗?告诉我这第三种可能性,波特,那个你想让我以为是真实的答案,别玩游戏了。”

哈利平静地看着马尔福阁下。“我曾经读过一本我不应该读的书,它教给了我这一点:交流是平等的人之间进行的活动。雇员们对老板们撒谎,与之对应的,老板们也预计雇员会对自己撒谎。我不是在玩欺诈游戏,我的论断是在我们目前的状况下,我不可能告诉你第三个嫌疑人,还能让你相信我的故事不仅仅是一个诱饵。”

德拉科这时开口了。“那是父亲,不是吗?”

哈利吃惊地看了德拉科一眼。

德拉科平静地说,“你怀疑父亲把巨怪放进了霍格沃茨去对付格兰杰,不是吗?这就是你的所思所想,不是吗!”

哈利开口,想要说“实际上,不是”,然后人生中难得有一次在开口之前想明白了,制止住了自己。

“我明白了……”哈利慢慢地说,“是这么回事啊。卢修斯·马尔福公开宣布赫敏不会逃脱她的罪责,然后你瞧,一只巨怪杀死了她。”哈利笑了,龇出了牙齿。“如果我在这里否认了,那么不是大脑封闭术师的德拉科就能够在服用了吐真剂之后作证,说大难不死的男孩不怀疑卢修斯·马尔福向霍格沃茨里边派出了巨怪杀死赫敏·格兰杰,而她曾经宣誓效忠高贵的波特家族,波特家族刚刚用十万加隆偿还了她的血债,如此等等。”哈利轻轻向后靠去,尽管他的木凳子没有靠背,没办法让他恰当地做出这一动作。“但既然现在被指明了,我发现这是很合理的。很明显,你杀了赫敏·格兰杰,就像你在整个威森加摩面前威胁过的那样。”

“我没有。”卢修斯·马尔福再次变得面无表情。

哈利再次呲牙,做出那并非微笑的表情。“那么,这样的话,一定有其他的什么人杀了赫敏,干扰了霍格沃茨的结界,而同一个人在早些时候试图诬陷赫敏谋杀德拉科·马尔福。要么是你在已经得到命债的偿付之后仍然杀了赫敏·格兰杰,不然就是你将针对你的儿子的未遂谋杀栽赃在一名无辜的女孩身上,然后用虚假的借口夺走了我家族的全部财产,其中之一必然是真的。”

“也许你杀了她,期待着以此为借口拿回你的钱。”卢修斯·马尔福向前靠着,紧盯着哈利。

“那么我最开始的时候就不会拿出我的钱来救她了。你已经知道了。不要侮辱我的智力,马尔福阁下——不,等一下,对不起,你仅仅是必须得那么说,如果德拉科不得不为此作证的话,别在意。”

卢修斯·马尔福坐回了他的椅子,目瞪口呆。

“我试着告诉过你了,父亲,”德拉科低声说,“但在遇见哈利·波特之前,没人能够想象是他什么样子的……”

哈利用一根手指敲着自己的脸颊。“这么说人们开始注意到了明显的事实了?实际上,我挺惊讶的。我还真没预见到会发生这种事。”哈利现在大致掌握了奇洛教授的愤世嫉俗的节奏,而且能够自己模仿出来了,“我不认为报纸能够报道类似于‘X或者Y之一必然有一个是真的,但我们不知道是哪一个’。我只会期待着记者们报道包含着一系列原子句子[2]的故事,比如说‘X是真的’,‘Y是假的’,或者‘X是真的,而且Y是假的’;而不是更加复杂的逻辑关系,比如说‘如果X是真的,那么Y也是真的,但我们并不知道X是否为真’。而你所有的支持者只能够在‘你无法证实马尔福阁下杀死了格兰杰,可能是其他别的什么人干的’和‘你无法证明是其他什么别的人构陷了格兰杰’之间快速转变立场;但是,只要事情还不确定,他们应该就会试图同时鼓吹这两个相互矛盾的假说……等一下,难道《预言家日报》难道不是你的财产吗?”

“《预言家日报》,”卢修斯·马尔福冷冷地说,“自然并非我的财产,而且值得尊敬的它是不会发表这样下流的胡言乱语的。不幸的是,并非所有具有影响力的巫师都这么通情达理。”

“啊。明白了。”哈利点头。

卢修斯瞥了一眼德拉科。“他说的其余部分——有什么重要的吗?”

“不,父亲,没有。”

“谢谢你,儿子。”卢修斯转而注视着哈利。一旦开口,他的声音接近了他平时拖长的腔调,冷静而又自信。“如果你在威森加摩面前承认你明确知道的事实,即我对此完全没有责任的话,我可能会被说服,给你些好处。我愿意大幅削减你仍然欠马尔福家的债务,甚至调整债务条款,允许推迟还款期。”

哈利坚定地看着卢修斯·马尔福。“卢修斯·马尔福。你现在完全知道赫敏·格兰杰实际上是被构陷了,而你的儿子是诱饵,她是被修改了记忆或是发生其他什么更糟的事情,而波特家族在此之前对你并无恶意。我的提议是你把我家的钱还回来,我在威森加摩面前宣布波特家族对马尔福家族毫无敌意,我们联合起来对抗做了这件事的人。我们决定让我们本来应该扮演的角色去见鬼,与彼此结盟而不是争斗。这将是出乎敌人意料的一件事。”

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只剩下了两名妖精守卫的呼吸声。

“你的确疯了。”卢修斯·马尔福冷冷地说。

“这叫做公正,马尔福阁下。当你用现在已经明知是虚假借口的理由占有波特家族财产的情况下,你无法指望我与你合作。我理解当时在你看来的情形是怎样的,但你现在知道真相了。”

“你无法提供给我什么比十万金加隆更值钱的东西。”

“我没有吗?”哈利淡淡地说,“我对此表示怀疑。我认为,与上一代失败的黑魔王个人偏爱的政治问题相比,你对马尔福家的长期利益更为感兴趣。”哈利若有所指地看了德拉科一眼,“下一代正在划定自己的战线,形成新的同盟。你的儿子可以被排除在外,或者他可以直达巅峰。这对你来说,难道不比你并未期待到手、也不是特别需要的四万金加隆更重要么?”哈利冷冷地一笑,“四万金加隆。两百万麻瓜英镑。你的儿子了解麻瓜经济的规模,它恐怕会让你吃惊的。他们会觉得一个国家的命运被两百万英镑决定这件事很有趣。他们会认为这很可爱。而我同样如此认为,马尔福阁下。这并非因为我觉得绝望。这关乎你得到一个公平的机会去以公平对人。”

“哦?”马尔福阁下说,“如果我拒绝你的公平的机会,然后如何?”

哈利耸耸肩。“那就看不包括马尔福家在内的联合政府是什么样子的了。如果政府能够被和平地改良,而其他行动会打乱和平的话,我会现金支付给你的。或者,也许食死徒们会因为过去的罪行而被重新审判并因正义而被处决,当然,一起都出于适当的法律程序。”

“你真的疯了,”卢修斯·马尔福低声说,“你没有权力,没有金钱,然而你对我说这样的话。”

“当然啦,觉得我能吓到你是很蠢的。说到底,你又不是摄魂怪。”

哈利继续微笑。他曾经查过,只要你能把牛黄及时地塞进某人的嘴里,牛黄似乎能够治愈几乎所有的毒药。也许它不能够治疗由变形了的钋造成的放射性伤害,但另一方面,也许它能。因此哈利查阅了各种酸的凝固点,发现硫酸能够在仅仅十摄氏度的时候凝固,这意味着哈利能够从麻瓜市场上购买一升的硫酸,将其冻成固体,然后把它变形成一片小到让人无法注意的由水凝结成的冰,然后扔进某人的嘴里让他吃掉。变形失效之后,牛黄可无法治愈这样的伤害。当然啦,哈利可不打算把这话大声说出来,但既然现在已经无法成功保证没人在他的历险过程中死去,他不再打算遵循法律、甚至是蝙蝠侠的行为准则了[3]。

这是你活下去的最后机会了,卢修斯。从道德上来说,在你为食死徒犯下第一宗暴行的那一天,你的生命就已经被买下并且付过款了。你仍然是个人类,你的生命仍然有内在价值,但你不再拥有无辜者才应得的道义保护了。现在,只要任何好人认为这样做可以在长期上拯救更多的生命,他们都有权力杀了你;而如果你挡了我的路,我对你也会有同样的结论。派巨怪杀死格兰杰的人一定也盯住了你,然后用什么能把前食死徒融化成一堆烂肉的诅咒击中了你。多么可悲。

“父亲,”德拉科小声说,“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父亲。”

卢修斯·马尔福看着他的儿子,“你开玩笑的吧。”

“这是真的。我不认为波特的那些书仅仅是他编造出来的,没人能够写到那种程度,而且其中有的事情我能够自己去核实。即使那其中只有一半是真的,那么他说得对,十万加隆算不得什么。如果我们把钱给他,他真的会再次与马尔福家族为友——无论如何,以他认为是朋友的方式。而如果我们不这样做,他将会是你的敌人,无论这对他是否有利,他会与你为敌。哈利·波特真的是这么想的。对他来说,这无关金钱,这关乎他心中的荣誉所在。”

哈利·波特倾了一下头,继续微笑。

“但让我们把这部分说明白。”德拉科说,现在直视着他。他的双眼中火焰熊熊燃烧。“你辜负了我。而且你欠我的。”

“我承认,”哈利安静地说,“当然了,取决于事情的其余部分。”

卢修斯·马尔福张开了嘴想要说些谁知道什么东西,然后又闭上了嘴。“疯了。”他再次说。

然后父子之间展开了长时间的争论,而哈利忍住了开口的冲动。

当情况到了似乎连德拉科都无法说服他的父亲的时候,哈利再次开口,提出了如果波特家族和马尔福家族能够联手的话,他的下一步计划。

然后卢修斯和德拉科之间又争论起来了,而哈利再次保持沉默。

最后,卢修斯·马尔福转头瞪向哈利。“而你相信,”卢修斯·马尔福说,“即使是在邓布利多反对的情况下,你仍然能够说服隆巴顿和伯恩斯同意这一主张。”

哈利点头。“当然啦,他们会对你的参与感到疑心。但是我会告诉他们这从一开始就是我的主意,这会有帮助的。”

“我假设,”卢修斯·马尔福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万一我真的配合了这个疯狂的主意,我能够起草一份合同,取消几乎所有尚未清偿的债务。它将要需要更多的保证,当然了——”

哈利及时将手伸进了他的袍子,取出了一张羊皮纸,展开了它,并将其推到了金色的桌子的另一边。“实际上,我自己起草了协议。”哈利说。他在霍格沃茨图书馆里好好花了一段时间研究那里所有能找到的法律书籍。谢天谢地,就哈利所知,以麻瓜的标准而言,魔法不列颠的法律简单到了迷人的程度。协议上写着原来的血债和赔偿被取消了,波特家族的财富和金库里的所有其他物品将被返还,而其余的债务被取消了,这些对马尔福家族来说都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大声说出来的时候需要再多几行字。“我不得不向我的保护人承诺不在你给我的任何东西上签字。因此,我自己起草了这个,并且在我出发之前就签名了。”

德拉科发出了一声被呛住的笑声。

卢修斯通读了那合同,毫无幽默感地一笑。“多么直截了当啊。”

“我也保证过当我在古灵阁的时候决不会碰羽毛笔的。”哈利说。他再次将手伸进了袍子,拿出了一只麻瓜钢笔和一张普通的纸。“这些用词得当吗?”哈利快速写下了一条法律文书式的宣言,表明波特家族不认为马尔福家族对赫敏·格兰杰的谋杀事件负任何责任,也不认为他们与之有任何相关,然后举起了那张纸,让马尔福阁下审阅。

马尔福阁下看着那张纸,略微翻了个白眼,然后说,“我觉得,还算不错。但如果想要表示正确的涵义的话,你应该使用法律术语‘弥偿’而不是‘赦免’[4]——”

“不错的尝试,但是不行。我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个词的涵义,马尔福阁下。”哈利取过他的羊皮纸,开始更仔细地抄下他原来的词句。

哈利写完之后,马尔福阁下将手伸过金色的桌子,拿起了钢笔,若有所思地看着它。“你的麻瓜玩意儿之一,我猜?儿子,这是干什么的?”

“不需要墨水瓶,它就能写字。”德拉科回答道。

“我能看出这一点来。我猜某些人会觉得这是个有趣的小玩意儿。”卢修斯在桌上展平了写有合同的羊皮纸,手放在签名线上,若有所思地在起始点敲着钢笔。

哈利将眼睛转开,看着卢修斯·马尔福的脸,强迫自己平稳地呼吸,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肌肉完全放松下来。

“我们的好朋友,西弗勒斯·斯内普 ,”卢修斯·马尔福说,继续在等待着他的签名的那条线上敲着钢笔,“自称为奇洛的防御术教授。现在我再问一次,哈利·波特,你的第三个嫌疑人是谁?”

“如果你无论如何都会签字的话,我强烈建议您先签字,马尔福阁下。如果你不认为我在试图诱导你相信什么的话,你会从这信息中获益更多。”

又是一个毫无幽默感的微笑。“我愿意冒这个险。现在就说,如果你希望谈判继续的话。”

哈利犹豫了一下,然后平静地说,“我的第三个嫌疑人是阿不思·邓布利多。”

在羊皮纸上敲击的钢笔停住了。“一个奇怪的指控,”卢修斯慢吞吞地说,“邓布利多因为有霍格沃茨的学生在任期内死去声望大跌。你觉得仅仅因为他是我的敌人,我就会相信关于他的任何事吗?”

“他是数个嫌疑人中的一个,马尔福阁下,而且并不一定是可能性最大的。但我能够杀死一只成年的山怪是因为我拥有一件邓布利多在学年初时给我的武器。这并非有力的证据,但这很可疑。如果你认为谋杀他的学生并非邓布利多的行事风格,我也曾这么想过。”

“这不是他的行事风格?”德拉科·马尔福问。

卢修斯·马尔福以一种有板有眼的谨慎的动作摇了摇头。“不完全是,我的儿子。邓布利多的邪恶与众不同。”马尔福阁下靠回了他的椅子,然后坐直了身子,“告诉我是什么武器。”

“我不确定是否应该在你的面前解释细节,马尔福阁下。”哈利吸了一口气,“让我说明白了,我并非在试图诱导你接受邓布利多是幕后黑手这个想法,我仅仅是在提出这种可能性——”

这时德拉科·马尔福说话了。“邓布利多给你的装置——它是一种杀死巨怪的武器吗?我的意思是说,仅仅针对巨怪?你能告诉我们这个吗?”

卢修斯有些惊讶地扭头看着他的儿子。

“不……”哈利慢慢地说,“它不是什么专杀巨怪的宝剑,或是什么类似的东西。”

德拉科的眼神专注。“那装置对刺客有效吗?”

如果他们竖起防护咒的话就无效了。“没有。”

“校内争斗?”

在喉咙里变大的石头当然是致命的。“不,我不认为它的目标是任何人类。”

德拉科点点头。“那么,仅仅是魔法生物。它是对抗一只愤怒的鹰头马身有翼兽,或者是什么类似的东西的有效武器吗?”

“昏迷咒对鹰头马身有翼兽有效吗?”哈利慢慢地说。

“我不知道。”德拉科说。

“有效。”卢修斯·马尔福说。

与试图瞄准羽加迪姆勒维奥萨和咒立停相比——“那么用昏迷咒对抗鹰头马身有翼兽会是更好的方式。”这么一说,一块变了形的石头似乎越来越像是只有在对抗一只有着血肉之躯、并且皮肤有抗咒能力的魔法生物时才是上佳武器。“但是……我是说,也许它的原意并非是一种武器,我用它的方式很古怪,那也许仅仅是一个发疯的异想天开——”

“不,”卢修斯·马尔福慢慢地说,“并非异想天开。并非巧合。邓布利多身上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那么,就是他了。”德拉科说。他慢慢地眯起双眼,然后恶狠狠地点了一下头。“从一开始就是他。法庭的摄神取念师说过有人对格兰杰用过摄神取念。邓布利多承认了那就是他。而我打赌当格兰杰诅咒我的时候,结界确实发出了警告,而邓布利多只是对警告视而不见。”

“但是——”哈利说。他看着卢修斯,思考着质疑这一想法是否对他有利。“但动机是什么?我们难道只要说他是邪恶的,那就够了吗?”

德拉科·马尔福从他的椅子上跳起来,开始在房间里踱步,黑色的袍子在年轻的男孩身后飘荡,妖精守卫们在施过咒的眼镜后略带惊讶地盯着他。“要分析一个古怪的阴谋,就看看发生了什么,然后想想谁会得利。除了邓布利多没打算让你在格兰杰的审讯中试图解救她,他试图阻止你那样做。如果格兰杰确实去了阿兹卡班会发生什么?马尔福家和波特家会永远憎恨对方。在所有嫌疑人中,希望这一点发生的只有邓布利多。因此这是合理的。一切都是合理的。真正的犯下这一谋杀罪的是——阿不思·邓布利多!”

“嗯,”哈利说,“但他为什么会给我一个针对巨怪的武器?我说过这颇为可疑,但我没有说这有什么合理的。”

德拉科若有所思地点头。“也许邓布利多认为你能够在巨怪杀死格兰杰之前杀了它,然后他就能指控父亲说他派出了巨怪。如果大家认为父亲甚至试图在霍格沃茨做那种事情的话,很多人会对父亲极为愤怒。就像父亲说过的那样,当人们发现一名学生真的在霍格沃茨死去的事实,邓布利多一定丢了很多脸面,因为霍格沃茨以安全闻名。因此这一部分可能是计划之外的。”

哈利的大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当邓布利多看见赫敏·格兰杰的尸体的时候,他双眼中的震惊。

如果韦斯莱家的双胞胎的魔法地图没有被偷走的话,我能够及时赶到吗?那会是计划的本来面目么?然而,尽管邓布利多不知道,某人偷走了他们的地图,结果我到得太迟了……可是不然,这一点儿也不合理,我发现得太晚了,邓布利多怎么可能猜到我会用飞天扫帚呢……哦,他确实知道我有一把……

这样的计划完全没可能成功。

结果它就没有。

但某个有一点点年老昏聩的人可能会期待着它能够顺利实施,而一只凤凰可能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或者,”德拉科·马尔福仍然起劲地踱着步子,继续说道,“也许邓布利多一直养着一只被施了咒的巨怪,而他期待着你在其他的什么时候、在其他的什么阴谋中打败它,然而他将巨怪用在了格兰杰身上,我无法想象邓布利多在开学后的第一周就计划好了一切——”

“我能够想象,”卢修斯·马尔福低声说,“我曾经见过邓布利多如此行事。”

德拉科坚决地点点头。“那么在第一个阴谋中我在计划里本来就不应该死去。邓布利多知道奇洛教授在监控着我,或者邓布利多计划着让其他什么人及时发现我——如果我死了的话,我就无法做出不利于格兰杰的证言了,而且如果我死了的话他会很丢面子的。但我离开霍格沃茨并且无法领导斯莱特林却正合他意。而下一次,哈利本应该在巨怪杀死格兰杰之前及时阻止它,而每一个人都本应该怪罪你,父亲,只是这一次,事情没有按照邓布利多的计划发生。”

卢修斯·马尔福从他原本盯着的地方抬起灰色的双眼看着他的儿子,毫无掩饰地显露出了惊讶之情。“如果这是真的——但我怀疑哈利·波特是否仅仅是在假装不愿意相信如此。”

“也许,”德拉科说,“但我确定他并非如此。”

“那么,如果这是真的……”卢修斯·马尔福的声音消失了。怒火缓缓地在他的双眼中点燃了。

“我们到底要怎么做?”哈利说。

“这我也很清楚。”德拉科说。他转身面对着他们,然后将一根手指高高举起,“我们将找到证据证实邓布利多确实犯下了这一罪行,然后将他绳之以法!”

哈利·波特和卢修斯·马尔福面面相觑。

他们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的儿子,”片刻之后卢修斯·马尔福说,“今天你真的做得很好。”

“谢谢你,父亲!”

“但是,这不是一幕剧,我们不是傲罗,而且我们不相信审讯。”

德拉科双眼中的一些火花熄灭了。“噢。”

“我,啊,确实对审讯有一种情绪化的喜爱之情。”哈利插嘴道。不敢相信我正在参与这样的对话。他需要回家拿出纸笔来,然后试着分析德拉科的推理是否真的合理。“还有证据。”

卢修斯·马尔福转眼看着哈利·波特,他的双眼中纯粹的灰色的怒火闪烁。

“如果你骗了我,”卢修斯·马尔福带着低燃的怒火说,“如果这一切都是谎言,那么我不会原谅的。但如果这不是欺骗……把能够在威森加摩面前证实邓布利多的罪行的证据给我,或是足够让他下台的证据,那么马尔福家族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哈利·波特。任何事。”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他需要分析一切,算出真正的可能性,但他没有时间。“如果真的是邓布利多,那么把他从游戏中踢开将会在不列颠的权力结构中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

“确实如此。”卢修斯·马尔福狰狞地微笑。“你有野心亲自填补这个空位吗,哈利·波特?”

“你的某些反对者可能不喜欢那样。他们会反对的。”

“他们会输。”卢修斯·马尔福说,此刻面容刚冷如铁。

“那么如果邓布利多因为我被踢开的话,这将是我希望马尔福家为我做的,马尔福阁下。当反对派最害怕的时候——这时他们将被提供一个为了避免内战的紧急协议。你的某些同盟也许不喜欢它,但会有很多中立者乐见稳定。这份妥协将是你不会马上统治一切,德拉科·马尔福在成年之后将会得到权力。”

“什么?”德拉科说。

“德拉科曾经在吐真剂的作用下证实他试图帮助赫敏·格兰杰。我打赌反对派中的很多人更愿意寄希望于他而不是战斗。我不确定你将如何保证它的实施——牢不可破誓言或是古灵阁的合同之类的——但对在德拉科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得到权力必须有某种可执行的强制部分。我将用大难不死的男孩的全部影响力来支持这一妥协方案。比如说试着说服隆巴顿和伯恩斯什么的。如果你在这一次公正对待隆巴顿和伯恩斯的话,我们的第一个计划将为后来的计划铺平道路。”

“父亲,我发誓我没有——”

卢修斯的脸扭曲成了一个狰狞的微笑。“我知道你没有,儿子。好吧。”白色头发的男子盯着巨大的金色桌子对面的哈利·波特,“我可以接受这些条款。但如果你在我们的协议中的任何一部分失约,不管是第一部分,还是第二部分,你将会倒霉的,哈利·波特。花言巧语是不会有用的。”

然后卢修斯·马尔福在羊皮纸上签下了名字。

-------------------------------

疯眼汉·穆迪以一名总是能够看向所有方向的人能够盯着某一事物的方法,一直在盯着古灵阁会客室的铜制大门,时间感觉上就好像过了几个小时一般。

怀疑一个像是卢修斯·马尔福这样的人的麻烦之处,穆迪想,在于就算花上一整天思考所有他可能在计划的事情,都思考不完。

门慢慢打开,哈利·波特拖着脚步走出来了,他的额头上还有着小小的汗珠。

“你在什么东西上签名了吗?”疯眼汉立刻质问道。

哈利·波特安静地看着他,然后伸手进了袍子,拽出了一张折好的羊皮纸。“妖精们已经在执行这个了,”哈利·波特说,“他们在我离开之前复制了三份。”

见鬼的梅林,小子——”当哈利·波特慢慢地,仿佛是不情愿地开始将羊皮纸的上端展开向上的时候,穆迪在他的眼睛看到文件的另一半的时候停下了。那一眼就足够让他看清用清晰的笔迹写下的段落,和在哈利·波特的签名下边的卢修斯·马尔福的优雅的签名。然后就在文件的上半部分开始进入他的视线的时候,穆迪爆炸了。“你赦免了马尔福家在赫敏·格兰杰的死中的任何牵连?你对你做了什么有一星半点儿的概念吗,你这个小白痴?以梅林的名义,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什么——”

------------------------------

[1] 卢克·天行者和肯诺比都是《星球大战》系列里的人物,他们的生平见:http://baike.baidu.com/view/741761.htm 和http://baike.baidu.com/view/740496.htm 

[2] 原子句子:见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E%9F%E5%AD%90%E5%8F%A5%E5%AD%90 

[3] 蝙蝠侠的行为准则之一是“不杀人”。

[4] 在法律术语中,‘弥偿’意味着哈利作为责任人要为合同中的任何漏洞负责,而‘赦免’则意味着哈利可以免责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猩猩

校对:王婆的一千零一夜,LaNieve,Lily Lu,潜水艇君

评论(10)
热度(140)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