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一百零三章:考试

授权和转载须知

1992年6月4日

达芙妮·格林格拉斯正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给她的母亲大人写信(虽然她根本不在霍格沃茨内实行控制,但她却惊人固执地拒绝分享权力)。就在这时,她看见德拉科·马尔福踉踉跄跄地穿过了肖像画门,怀里抱着差不多有十几本书,文森特和格雷戈里紧跟在后,每人也捧着十几本书。负责护送他们的傲罗把头探进来张望了一下,就消失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德拉科环视了一周,似乎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踉跄地走向她,身后的文森特与格雷戈里跟了上来。

“你能帮我读这些书吗?”马尔福一边走近一边问道,声音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课程已经结束了,现在剩下的就是考试了,而且马尔福家的人什么时候向格林格拉斯家的人请教起作业了?

“这些,”马尔福郑重其事地说,“是4月1日到4月16日之间格兰杰小姐从图书馆借出的书本。我想把它们检查一遍,以防遗漏任何线索,直到刚才我才想起来:既然你更了解格兰杰小姐,也许你能帮得上忙。”

达芙妮瞪着那些书本,“将军在两个星期内把这些书全都读完了?”她感到心中一阵刺痛,但她抑制住了。

“啊,我不知道格兰杰小姐是否把它们都读完了。”德拉科说道,举起一根手指以示谨慎,“事实上,我们根本不知道她有否读过这里的任何一本书,或是她是否真正借走了它们。我是说,我们只是观察到图书馆记录上写着她借出了这些--”

达芙妮忍住了一声哀嚎。马尔福已经连着几个星期像这样说话了。有些人明显就不应该涉足到神秘谋杀案之中,因为它会给他们的头脑带来奇怪的影响。“马尔福先生,就算我一整个暑假什么事都不做,也没法把这么多书全部读完。”

“那就略翻一遍吧,行吗?”马尔福说,“特别是那些,你懂的,用她的笔迹写下的神秘语句,或是书里夹的书签,或是--”

“我也看过那样的戏剧,马尔福先生。”达芙妮翻了个白眼,“我们现在不是有傲罗来处理--”

“我们完蛋了!”米里森·伯斯德尖叫着,从下层的房间冲入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人们都停下了手中的事,转向她。

“是奇洛教授!”

气氛一下子因大家集中的注意力紧张起来,因为存在已久的争议终于要尘埃落定了。“啊,总算来了,”在米里森正试着平复呼吸时,有人说道,“他还剩下几天,十天吧,就该变坏了?” 

“十一天。”开赌盘的七年级学生说。

“他身体突然好转了一点然后他准备召集所有一年级学生进行防御术期末考试!突击测试!就在50分钟后!”

“防御术期末?”潘西茫然地说,“但是奇洛教授从不给我们考试。”

“是魔法部防御术统考!”米里森尖叫道。

“但是魔法部教程上的内容奇洛教授一点都没有教啊!”潘西抗议道。

达芙妮已经逃进了她的房间,奔向9月以来从未碰过的一年级防御术课本,脑中尖叫着各种诅咒。

-------------------------------------------------------

在她身后的一张课桌上,有人正在哭泣,他们低声的抽噎成为了教室中背景般绝望的吟唱。达芙妮向后看了一眼,做好看到一个赫奇帕奇的准备,并希望那不是汉娜,结果发现那是一个拉文克劳,这让她一开始有些诧异(尽管思考片刻后便不再如此)。

他们身前放着羊皮纸试卷,背面向上,等待着铃声。

五十分钟对于准备时间来说根本不够,但至少比没有强。达芙妮此时觉得很羞愧,因为她没有想到给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学院送信警告他们。三天前,即6月初,他们重新开始向各学院奖励学院分,但是辅助护卫特别委员会仍应当继续促进学院间的团结。

另一个拉文克劳,在她左边隔着四张课桌,也哭了起来。那是飞龙战队的凯瑟琳·董 --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曾见过她以一敌三个阳光士兵,毫不退缩。

在起初几分钟抓狂般地阅读之后,达芙妮冷静了下来。这只是一场考试,不是一场谋杀或是别的什么。要是所有一年级学生交上的都是近乎白卷,那没人会感到羞耻也就合乎情理了。但是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们也许不会这样看——达芙妮能够理解他们,虽然还没有上升到同情的程度。

“他是个邪恶的人,”另一个拉文克劳女巫用颤抖的声音说,“黑到骨子里的百分之百的黑巫师。黑魔王格林德沃也不会对孩子们做这种事。他比神秘人还要可怕。”

达芙妮条件反射般看向奇洛教授坐着的地方,他的身体瘫向一边,但目光警觉;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刹那间看到了防御术教授的笑容。不,那只可能是她的想象,防御术教授没有可能听到刚才那些话。

铃声响起。

达芙妮把羊皮纸翻了个面。

顶上盖着魔法部、霍格沃茨董事会和魔法教育司的印章,以及侦测作弊的符文。往下是一条用来写她名字的横线,考试规章的列表以及琳赛·加尼翁 -- 魔法教育司司长的照片,对每个人摇着告诫的食指。

试卷中间是第一道考试题目。

题目是:为什么让儿童远离奇怪的生物至关重要?

停顿了一下。

一个学生开始大笑起来,她觉得应该是从格兰芬多那一块传来的。奇洛教授没有制止,于是笑声传了开来。

没有人出声说话,但学生们都面面相觑,随着笑声渐渐减弱交换着眼神。好像达成了某种无声的协议一般,他们一起看向奇洛教授,他正向他们仁慈地微笑着。

达芙妮俯向她的试卷,脸上挑衅的邪恶笑容一定会让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或是格林德沃感到自豪。她写道:因为我的昏迷咒,我的上古之剑和我的守护神咒不是什么都能抵抗的。

-------------------------------------------------------

哈利·波特翻到了他防御术试卷的最后一页。

在读完第一道真正的问题(“你该如何让一条尖啸鳗鱼[1]安静下来?”)后,就算是哈利也需要压下一丝紧张感,遗留自他童年的一丁点恐惧。对于某些蠢货想象出的“防御术课”应该教的一些令人吃惊、然而一文不值的琐事,奇洛教授的课程在这上面花费的时间几乎为零。理论上说,哈利本可以在得知突击考试这一消息后利用时间转换器通读一遍一年级防御课本,但那也许会很不公平地改变别人成绩曲线的偏度[2]。在盯了题目几秒后,哈利写下了“静音咒”,然后又添上了施咒手法,以防魔法部的评分员不相信哈利能够施展它。

当哈利决定仅仅把每个问题都答对后,考试便进行得快多了。一大半问题最实际的答案都是“昏迷咒”,其他很多问题的最优解差不多都是“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或是“把奶酪扔掉,然后买一双新鞋”之类的答案。

考试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如果你怀疑你的床下有一条妖怪蛇[3],你该怎么做?”魔法部赞成的答案,哈利还记得是在年初时第一次通读课本时看到的,是告诉你的父母。哈利一看到答案就意识到了其中存在的问题,这也是哈利现在还能记得的原因。

一番斟酌之后,哈利写下了:

尊敬的魔法部评分员:恐怕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是一个秘密,但请放心:一条妖怪蛇会给我带来的麻烦不会大于一个巨怪、一个摄魂怪,或是神秘人。请通知您的上司,我认为你们的标准答案对麻瓜出生的巫师有失偏颇,我希望这一错误可以在我进一步直接介入前被改正。

真诚地,大难不死的男孩。

哈利在最后一张羊皮纸上用粗花体签下了名字,把反面朝上,放下羽毛笔,然后坐直了。

环视四周,哈利看到奇洛教授似乎正看向他的大概方向,尽管防御术教授的头已经垂向了一侧。其他的学生还在奋笔疾书。有一些人正在无声哭泣,但他们仍在写着。不断抗争也是奇洛教授教过他们的一课。

过了似乎无限漫长的时间之后,正式考试时间结束了。一个七年级学生代替奇洛教授从一桌走向另一桌收集考卷。

当最后一份羊皮纸试卷被收上后,奇洛教授坐直了。

“我年轻的学生们,”他轻声说。那位七年级学生把她的魔杖指向防御术教授的嘴,这样他的声音听上去就好像是在学生们的耳边发出的,“我知道……那对于你们中的一些人也许十分可怕……不同于面对敌人的魔杖……你们必须分别克服这二种恐惧。所以我……现在就告诉你们。霍格沃茨的惯例……是在六月的第二个星期批改出成绩。但就我的情况而言……我觉得,他们可以破一次例。”防御术教授脸上的微笑是熟悉的干笑,这回带着像是要忍住痛楚的表情,“我知道你们很担心……你们还未准备好这次考试……担心我的课程没有涵盖这些内容……而我也忘了提到……考试将近……虽然你们本应知道……它总要来的。但我刚才已经用魔法检查过……那个特别,特别重要的期末考试上……你们作出的回答……当然,尽管魔法部给出的才是正式成绩……并且给出了包括这次成绩的学期总成绩……然后用魔法把你们的总成绩写在了羊皮纸试卷上,”奇洛教授轻敲了他桌边的那一叠羊皮纸,“并且现在会把它们发给你们……一个极好的魔咒……不是么?”

拉文克劳那侧有几个学生看上去有些愤愤不平,但大多数学生看上去都松了口气,还有一些斯莱特林在轻笑。如果不是痛苦地看着奇洛教授喘息着挤出那些语句的话,哈利本来也会跟着大笑。

奇洛教授身边站着的七年级学生指了指她的魔杖,念了一句类拉丁语的咒文。羊皮纸升了起来,在空中飘过,在半道上分开飞向了各个学生。

哈利等着自己的羊皮纸飞向他的课桌,然后打开了它。

羊皮纸上写着EE+,意思是优于预期。这是第二高的成绩等级——最高是优秀。

在另一个世界,一个远去消失的世界中,一个叫做哈利的小男孩会愤慨地大声抱怨为何只得到了第二高的分数。这一个哈利静静地坐着,思考着。奇洛教授正在通过这个分数说明什么观点,再说准确的成绩等级在其他方面又没什么用。奇洛教授是想说哈利做得相对不错,但还没有发挥他的全部潜力?或者这成绩就应该按字面解读,哈利实际上超出了防御术教授的预期?

“你们所有人……都通过了。”正当学生们都在看着他们的最终成绩时,正当课桌前传出一阵阵安心的叹气,而拉文德·布朗紧握着她的羊皮纸胜利地高举时,奇洛教授说道,“一年级战斗魔法课的全部学生都通过了……除了一位。”

一些学生在突然而来的恐惧中抬起了头。

哈利静静地坐着。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而且就算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他也知道永远,永远没人能说服奇洛教授不把这个观点说出来。

“这个教室里的你们所有人……都至少得到了‘合格’的成绩。纳威·隆巴顿……在隆巴顿家中接受了这次考试……并获得了‘优秀’的成绩。但另一位不在场的学生……在她的记录上拿到了‘糟糕’的成绩…….只因考砸了唯一重要的考试……今年她遇到的考验。我本应给她一个更低的分数……但那会很不得体[4]。”

教室里很安静,虽然有很多学生正愤怒地盯着教授。

“你们也许觉得‘糟糕’这一成绩……并不公平。因为格兰杰小姐面对的考试……她的课程……不足以让她做好准备,或是因为她没有被告知……考验会在那一天来临。”

防御术教授颤抖地吸了一口气。

“这就是现实,”奇洛教授说,“唯一重要的考试……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你们比她……要准备得更加充分。至于你们剩下的……获得了‘超出预期’或以上成绩的同学……会收到我写的推荐信……给英国以外的某几个组织……在那里你们能够完成你们的训练。当你们年纪足够大时……如果仍然配得上……如果没有考砸一场重要的考试……那时他们会联系你们。记住……从今天开始……你们必须磨练自己……你们不能依赖……未来的防御术教授。你们第一年的战斗魔法课结束了……下课。”

奇洛教授闭着双眼坐了回去,似乎无视了他身边爆发出的兴奋的嘈杂声。

在大部分学生都已离开后,一个学生停留了下来,跟防御术教授隔了一段距离。

防御术教授睁开了眼睛。

哈利举起他写着EE+的羊皮纸,一语不发。

防御术教授笑了,笑容一直延伸上他疲惫的眼睛。

“是一样的分数……和我在自己一年级时得到的。”

“xi, xi, xi,”哈利没法说出那一句谢谢,话语堵在了他的喉咙口。防御术教授歪了歪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他,于是哈利趔趔趄趄地鞠了一躬,离开了教室。

-------------------------------------------------------

[1]尖啸鳗鱼,出自《公主新娘》,1986年拍成电影

[2]一种打分体制,学生的成绩用相对分数算,而不是绝对分数,所以HP才担心自己要是考得太好可能会给别的学生的分数造成不良影响

详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Grading_on_a_curve

偏度,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1%8F%E5%BA%A6

[3]Bogeyman的梗,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Bogeyman 

[4]在原作中,比“糟糕”更差的最低分数是“巨怪(Troll)”。赫敏被巨怪杀死之后,Reddit上曾有网友说过“呀,赫敏得了个巨怪。”作者EY在下面感慨“这是我见过最丧病的评论”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大大糖

校对:潜水艇君,LaNieve,王婆的一千零一夜,Lily Lu



评论(26)
热度(124)
  1. 喵苏鲁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