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一百零七章:真相,第四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哈利踏着巨型花叶万年青螺旋排列的叶子,感觉它像森林的沃土;不像水泥一样坚硬,却也能承担他的重量。哈利警惕地看着藤蔓卷须,但它们一动不动。

当哈利走到覆满叶子的螺旋楼梯底部时,藤蔓猛然抽出,缠住了他的手脚。

稍微挣扎一会后,哈利让自己放松下来。

“有意思,”奇洛教授从上边飘浮下来,完全没碰着植物的叶子和藤蔓,“我注意到你向一棵植物认输时倒是没啥困难。”

哈利更仔细地观察防御术教授,这时他的审视不再受恐慌影响。奇洛教授能够站立和移动,飞行时也没有明显困难;他周身大难临头的感觉很强。但他的眼窝还是深陷下去,手臂瘦弱无力。他的病不是装出来的;显而易见的猜测是:防御术教授最近又吃了一只独角兽,所以暂时恢复了部分力量。

而且,防御术教授是戴着奇洛教授的面具说话的,而不是作为伏地魔讲话;这对哈利可能不是件坏事。哈利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除非防御术教授还由于某种原因需要他——但继续陪他演戏显然对哈利有利。

“是你特意让我走进陷阱的,教授,”哈利用他和奇洛教授交谈的语气回答。角色,面具,提醒他我们之间曾是怎样的关系……“如果是我自己来的话,我本会使用我的扫帚。”

“也许吧。普通的一年级生会怎么应对这个挑战,如果他们手里有魔杖?”植物的藤蔓正在向奇洛教授探去,但奇洛教授悬浮在它们恰好够不到的地方。

哈利现在记起,斯普劳特教授讲到过一种叫做魔鬼网的植物,草药学课本说它喜爱凉爽黑暗的地方,比如山洞——不过为何这种多叶植物居然会喜爱阴湿,那就是谁也说不准的事了。“我猜这是魔鬼网,可能会在光或热面前退缩。所以一年级生也许会用荧光闪烁?如今我会用烈火熊熊,但我五月才学到这个咒语。”

防御术教授魔杖一旋,一股液体像喷雾剂一样从杖尖喷出,击中了植物藤蔓基部,发出啪嗒一声轻响,接着发出很轻的嘶嘶声。所有触碰到哈利的藤蔓狂乱地抽了回去,开始拍打植物表面逐渐扩大的伤口,像是想赶走疼痛;植物仿佛正在无声地尖叫。

奇洛教授向下飘完了全程:“现在它畏光,畏热,畏酸,还有我。”

仔细看看自己的长袍和地板,以确保酸液没溅到其他地方后,哈利踩过最后几片叶子,踏上地板。哈利已经开始怀疑奇洛教授是不是意有所指,但哈利不知道他是想表达什么。“我以为我们是在执行任务,教授。我无法阻止你,但花这么长时间折腾我真的明智吗?”

“噢,我们有的是时间。”奇洛教授似乎被逗乐了,“如果有人发现我们在这里,守卫已经换成了阴尸,肯定会有一场大骚动。如果你在魁地奇比赛的时候得知发生了这么一场骚乱,你回到这一时间跟斯内普说话时的表现就会不同了。”

当哈利领会了这段话时,他感到一阵轻微的寒意。他尝试打败奇洛教授的举动绝不能惊动学校,或者至少不能惊动魁地奇比赛,因为魁地奇比赛没有被扰乱。即使可以召来足够的力量制服伏地魔,在麦格教授、弗立维教授以及所有魁地奇比赛上的人都不能被惊扰的情况下,这事可能也不容易办到……

跟聪明的敌人作战确实艰难。

即便如此……即使这样,哈利还是感觉如果站在奇洛教授位置上的人是他,他不会悠闲自在地跟他对话,也不会玩心理战术。奇洛教授的不紧不慢,是在挣得某种优势。但是他能挣得什么优势呢?他需要等什么其他事情完成吗?

“顺便一提,你背叛我了没?”奇洛教授问。

“[蛇]还没有背叛你。[蛇毕]”哈利嘶嘶地说。

防御术教授用左手握着的枪明确地比划了一下,于是哈利走向房间尽头的大木门,把门打开。

-------------------------------------

下一个房间直径小一些,而天花板更高。拱形壁龛射出的是白光而不是蓝光。

在他们周围,成百上千长着翅膀的钥匙嗖嗖飞过,在空中疯狂振翅。观察几秒之后,很明显只有一把钥匙染着飞贼一样的金黄色——不过它比真实魁地奇比赛里的飞贼动得更慢。

房间另一头有扇门,门上有个显眼的大钥匙孔。

左边墙上倚着一只扫帚,是学校坚固耐用的横扫七星。

“教授,”哈利说,抬头望着成群结队、嗖嗖飞过的钥匙,“你说你会回答我的问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觉得你关好了一扇门,没有钥匙它就打不开,那你会把钥匙存放在安全的地方,钥匙拷贝只交给受到信任,被批准进门的人。你不会给钥匙插上翅膀,然后在墙边倚个扫帚。所以咱俩到底在这干什么鬼,这又是什么情况?很容易猜到,魔法镜子是魔法石唯一一层真正的防护,但为啥要有其他这些措施——还有,为啥要鼓励一年级生来这儿?”

“我真的不太确定。”防御术教授回答。他已经进了房间,站到了哈利右边挺远的地方,维持着他们之间的距离。“但我会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答应你了。邓布利多的风格是,做十二件看起来很疯的事,其中只有八九件事是有内在含义的。我的猜想是,邓布利多试图让我以为我可以派遣个学生来,作为我的傀儡。这样一来,伏地魔就更可能觉得这么干不够聪明,至少邓布利多预测他会这么反应。想象一下邓布利多最初考虑该怎么守护魔法石的时候。想象一下他斟酌着要不要布下真正的危险来守护魔法石。想象他想象某个年轻学生在我的命令下笨拙地闯过奇险。我觉得这正是邓布利多试图避免的情况。通过假装邀请我采取这个策略,来让这个策略显得很不巧妙。除非,当然了,我误解了邓布利多觉得伏地魔会怎么想。”奇洛教授露齿而笑,他脸上的笑容和以前他给哈利的所有笑容一样自然。“邓布利多不是天生擅长计谋,但他不得不使用计谋,因此他还是尽力去用。为了完成这个任务,邓布利多发挥智能,坚持不懈,从他的错误中学习,还表现出他的毫无天赋。单单因为这一点,他就极其难以预测了。”

哈利转身,看向房间对面的门。这对邓布利多可不是游戏,教授。“我的猜想是,一年级生的标准解决方案是忽略扫帚,直接用漂浮咒抓住钥匙,鉴于这又不是魁地奇比赛,并没有规定禁止使用漂浮咒。所以这一关你又要爆出什么强大到荒唐可笑的咒语呢?”

短暂的寂静。只有钥匙嗖嗖作响。

哈利从奇洛教授身边退开几步:“我大概不该说这话的,对吧。”

“哦,你应该说的。”奇洛教授回答,“我觉得当世界上最强大的黑巫师站在你旁边几步远时,说这话是相当合理的。”

奇洛教授把魔杖收回另一只手——有时持枪的手——的袖口里。

然后防御术教授的手探进嘴里,拿出一个像是牙的东西。他高高抛起假牙,假牙落下时变成了一支魔杖;哈利的意识中燃起一丝奇异的熟悉感,仿佛他的某一部分认出了这根魔杖,感觉它是……他的一部分……

十三英寸半,紫杉木。凤凰尾羽杖芯。哈利当初记下了魔杖制作人奥利某某给出的信息,因为它似乎与情节相关。那件事和它背后的思考都像隔了一辈子那么遥远。

防御术教授扬起那根魔杖,在空中画出一个燃烧的魔文符号,边缘参差,形貌邪恶;哈利又本能地后退一步。接着,防御术教授开口道:“Az-reth. Az-reth. Az-reth.”

火红的魔文开始倾泻出……扭曲的烈焰,就好像魔文嶙峋突兀的边角变成了火焰本身的属性。明亮的火焰呈现猩红色,比鲜血更深的红,发出像电弧焊机一样灼人的强光。如此辉煌的光却是这种颜色,感觉是不对的,因为如此之红的东西不该发出这样强烈的光芒;烧灼的深红被漆黑的纹理贯穿,黑纹仿佛在吸走火光。黑化的火焰中,交织的猩红与黑暗勾勒出动物的轮廓,从一种掠食者扭曲变形为另一种,眼镜蛇变成鬣狗,鬣狗变成毒蝎。

“Az-reth. Az-reth.Az-reth.”奇洛教授把这个词重复念出六次时,倾泻出红黑色火焰的体积也有了小灌木丛的六倍那么大。

奇洛教授的目光锁定诅咒之火时,火焰的变形减缓了,定格在单个形象上:一只燃烧着鲜血的黑化凤凰。

哈利有种可怕的确定感:如果黑焰凤凰碰到了福克斯,真正的凤凰会死去,再也不会重生。

奇洛教授用魔杖示意一下,黑焰就翱翔至房间对面。它面对大门和钥匙孔,燃烧的深红翅膀只是一挥,门的大部分和拱道的一部分就毁灭殆尽。玷污的猩红烈焰继续向前飞去。

哈利只来得及透过洞口瞥到巨大的雕像刚开始举起刀剑棍棒的样子,紧接着黑焰就降临到它们中间,令它们焚烧崩裂。

结束之后,黑焰凤凰从洞口振翅飞回,盘旋在奇洛教授左肩之上,太阳一般炽烈的绯红利爪悬停着,离他长袍只有一英寸远。

“接着往前走吧,”奇洛教授说,“现在安全了。”

哈利往前走去,需要激活自己黑暗面的认知模式才能保持足够冷静。他跨过大门残骸炽热的棱角,注视着占据一整个棋盘的被毁掉的巨型棋子。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砖从距毁坏的门道五米起开始延伸,一路铺展到对墙,消失在离房间对面的下一扇门五米远处。天花板比这些雕像原本达到的高度都高得多。

“我会猜,”哈利说道,用黑暗面的认知模式保持着声音镇静,“标准答案是用前一个房间的扫帚飞越这些雕像,鉴于并不需要拿到钥匙?”

在他身后,奇洛教授笑了;他发出的是伏地魔的笑声。“继续前进。”一个变得更冷更高的声音说,“去下一个房间。我想看看你怎么解读那个房间里的东西。”

这是由邓布利多为一年级生准备的,哈利提醒自己,这肯定很安全。于是他走过损毁的棋盘,握住门把手,向内推开了门。

---------------------------------------

半秒钟后,哈利猛地撞上门,跳了回来。

哈利花了好几秒才控制住呼吸,夺回了自控。门后继续传来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和石棒砰击地板的撞击声。

“我推测,”哈利的声音也变冷了,“由于邓布利多不太可能在那里放了只真巨怪,下一个挑战实际上是我最糟糕记忆的幻象。像是摄魂怪,只不过把记忆投射到了外部世界中。很好笑啊,教授。”

奇洛教授走近大门,哈利远远站开。现在教授周围大难临头的感觉很强,哈利的黑暗面——或者只是清晰的本能——告诉他,绝不能靠近盘旋在奇洛教授肩头的红黑色火焰。

奇洛教授转开门,往里看去。“唔,”奇洛教授说,“就像你说的,只是那只巨怪。啊,好吧。我本希望能了解到你更有意思的一面呢。房间里放着的是一只柯柯赫库斯,俗称博格特。”

“博格特?它能干什——不,我猜我知道它能干什么了。”

“博格特,”奇洛教授说,他的语气又像是霍格沃茨教授上课的声调了,“喜爱不常被打开的、黑暗封闭的空间,例如阁楼里的废橱柜。它想要独处,所以它会具现成任何它认为可以把你吓跑的形态。”

“把我吓跑?”哈利说,“我杀掉了那只巨怪。”

“你想都没想就跳出房间,退了回来。博格特想要的就是让对方本能地退缩,而不是给对方经得起推敲的威胁。否则,它之前就会选择变形成更可信的事物了。无论如何,对付博格特的标准反咒,当然,是厉火。”奇洛教授做个手势,黑焰从他肩头一跃而起,穿过大门。

房间里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然后一片寂静。

他们进入了曾经放着个博格特的房间,这次由奇洛教授打头。巨怪的幻象消散后,这个房间不过是又一个巨型厅室,被壁烛发出的蓝色冷光照亮。

奇洛教授的目光遥远,若有所思。他不等哈利跟上就穿过房间,自己打开了对面墙上的门。

哈利远远地跟在他身后。

----------------------------

下一个房间里放着一只坩埚,一架子瓶装原料,案板,搅拌棒,以及其他用于魔药制作的设备。拱形壁龛射出的是白光而不是蓝光,想必是因为熬制魔药时色觉很重要。奇洛教授已经站到魔药熬制设备旁,仔细检视着他手中的长卷羊皮纸。通往下一房间的门被一帘紫色火焰守卫着,紫火本该显得更加骇人,但它在奇洛教授肩头悬停的黑焰面前相形失色,看起来不堪一击。

到了这个地步,哈利对荒唐设定的忍耐系统已经去度假了,所以他没说出自己的想法:真实世界里的安保系统意在区分得到授权的人员和未被授权的人员,因而需要设置让被许可的人和不受许可者表现不同的任务。比如说,适宜的安保措施可以是,测试一下企图进入者是否知道只有得到授权者才被告知的解锁密码,而糟糕的安保措施可以是,测试一下企图进入者能不能依照被贴心提供的书面说明来熬制出一种魔药。

奇洛教授把羊皮纸抛给哈利,羊皮纸颤动着落到他们之间的地上。“你怎么看?”奇洛教授问着,往回踏了一步,以便让哈利上前捡起羊皮纸。

“没门。”哈利略读一遍羊皮纸之后说,“检测入场者能不能解决一个简单到滑稽的逻辑谜语,以搞清原料排列的顺序,这种任务还是不能辨识出得到授权和未经授权的人员。即使用了个更有趣的逻辑谜语,比如三神祇或帽子颜色问题[1],那还是完全不得要领。”

“看看背面。”奇洛教授说。

哈利把两英尺长的羊皮纸翻过来。

羊皮纸背面,用小小的字母写出的,是哈利平生见过的最长的熬制指南。“这到底是——”

“那是光辉魔药,用来熄灭紫火。”奇洛教授答道,“制作时需要一遍又一遍加入同一种原料,每次加入的方式略有不同。想象一下,某些迫不及待的一年级生通过了所有其他房间,以为他们就要抵达魔镜所在时,却遭遇了这个任务。这个房间确实是魔药大师的作品。”

哈利直截了当地瞥向奇洛教授肩头的黑焰:“火不能打败火吗?”

“能。”奇洛教授回答,“但我不确定该不该用它。万一这个房间有陷阱呢?”

哈利一点也不想被困在这个房间里,为了消遣熬制魔药,或者为了其他什么让奇洛教授不紧不慢地带他穿过这些厅室的理由。魔药配方写着,吊钟花要分别加入三十五次,“一绺亮丽的头发”要加十四次…“也许这种魔药会散发出对成年人致死而对儿童无害的毒气。或者藏着成百上千种其他致命诡计里的任何一个,如果咱们现在突然严肃起来了的话。咱现在是认真了吗?”

“这个房间是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作品,”奇洛教授说,又显得若有所思了,“斯内普可不是这一游戏的旁观者,不完全是。他缺乏邓布利多的智能,却拥有邓布利多从来没有的杀戮意向。”

“嗯,不管这一关是什么情况,它实际上挡不住孩子。”哈利评论道,“好多一年级生都通过了这关。而且如果你能用某种手段,只允许孩子通过,那么从邓布利多的视角来看,这就会强迫伏地魔附身于一个孩子来进入下一个房间。鉴于他们的目标如此,我看不出这一关的意义。”

“确实。”奇洛教授揉着鼻梁说,“但是你看,孩子,其他房间都有触发装置和旅标,但这个房间没有。没有需要破除的精妙结界。简直像在邀请我跳过魔药熬制,直接进下一间屋子——但斯内普知道伏地魔会看出这一点。如果确实针对不制作魔药的人设置了陷阱,那么更明智的做法是设下结界,让这个房间显得与其他房间并无不同。”

哈利皱眉听着,聚精会神。“所以……不在这儿设下探测网路的唯一目的是防止你强行通过这个房间。”

“我预计斯内普预测我能把这一点也推理出来。”奇洛教授说,“但再往后推,我就不能预测出他会以为我在玩哪一个级别的游戏了。我很有耐心,给自己留了足够的时间来做这件事。但斯内普不了解我,他只了解伏地魔。他见过伏地魔有时挫败地尖叫,凭冲动行事,结果适得其反。从斯内普的视角来看:这是霍格沃茨的魔药教授在告诉伏地魔,有点耐性、遵循指示才能进入,就好像伏地魔不过是个学童。我能够轻易地微笑着服从,之后再实行报复。但斯内普不知道伏地魔能够轻而易举地采取这个思路。”奇洛教授看着哈利,“孩子,你在魔鬼网那关看见我飘在空中了,对吧?”

哈利点点头。然后他注意到了自己的困惑。“我的魔咒课本说,巫师不可能把自己悬浮起来。”

“没错,”奇洛教授答,“魔咒课本确实这么说。没有巫师能够悬浮自己,物体也不可能支持自己的重量;就好像你不能拽着鞋带把自己提起来一样。但唯独伏地魔可以飞行——这是怎么做到的?尽快回答。”

如果这个问题能被一年级生答出来——“你让别人给你的内衣施上飞天扫帚咒,然后把他们一忘皆空了。”

“不完全是。”奇洛教授说,“飞天扫帚咒只能施展在坚硬的细长条状物上。布料是不行的。”

哈利皱起眉头:“物体需要多长?能不能把短扫帚棒系在布料做成的保护带上,然后用它来飞?”

“的确,我刚开始时在手臂和腿上绑好施过咒语的短棒,但那只是为了学会以新的方式飞翔。”奇洛教授捋起长袍袖子,露出光裸的手臂,“你能看到,现在我袖子里可没藏什么东西。”

哈利把这个附加约束条件考虑进来:“你让别人给你的骨头施了飞天扫帚咒?”

奇洛教授叹了口气:“而这就是伏地魔最令人恐惧的能力之一,至少我听说如此。过了这么多年,不情不愿地做了不少摄神取念之后,我还是没搞清普通人的脑子到底是断了哪根弦……但你不是普通人。你也该开始给这次探险做做贡献了。你认识近年来的斯内普。跟我讲讲你自己对这个房间的分析。”

哈利犹豫着,一边试图装出沉思的样子。

“我要提醒你,”奇洛教授说,他肩头的黑焰凤凰仿佛伸长脖颈,怒视着哈利,“如果你蓄意让我失败,也会算作背叛。记住,魔法石是格兰杰小姐复活的关键,而且我还持有数百名学生人质。”

“我会记得的。”哈利富于创造性的神奇大脑紧接着就有了个想法。

哈利不确定自己该不该说出来。

沉默在延伸。

“你想到什么了吗?”奇洛教授说,“用蛇语回答。”

不行,隐瞒想法可没那么容易;对手很聪明,随时都有能力强迫你说实话。“西弗勒斯,或者至少是现在的西弗勒斯,非常敬重你的智能。”哈利转而说,“我觉得……我觉得他可能预期伏地魔会相信西弗勒斯不认为伏地魔能够通过这场耐心的考验,但西弗勒斯实际上预计伏地魔会通过。”

奇洛教授点点头:“说得通。你自己相信这个理论吗?用蛇语回答。”

“[蛇]相信。[蛇毕]”哈利嘶嘶地说。明知信息而不报可能有危险,甚至连隐瞒想法和主意也不安全……“因此,设立这个房间的意图是把伏地魔拖住一小时。如果我想杀你,并且相信邓布利多所相信的,那么我明显应该试图使用摄魂怪之吻。我是说,他们以为你是个无实体的灵魂——顺便一问,你是吗?”

奇洛教授一动不动。“邓布利多不会想到那个办法的。”过了一会,奇洛教授说,“但西弗勒斯可能会。”奇洛教授的手指敲着脸颊,眼神遥远。“你能支配摄魂怪,孩子,附近有摄魂怪吗?”

哈利闭上眼睛。如果摄魂怪这种世界的空洞确实就在附近,他现在感觉不到它们。“没有我能感觉到的摄魂怪。”

“用蛇语回答。”

“[蛇]感觉不到噬命者。[蛇毕]”

“但你暗示有这个可能时,你说的是实话?你没想耍聪明把戏?”

“[蛇]是实话。不是诡计。[蛇毕]”

“也许有办法藏匿摄魂怪,命令它们一旦看到附身魂就跳出来吃掉它……”奇洛教授还在敲脸颊,“也许我确实能被看做附身魂。也可以命令摄魂怪吃掉所有太快地通过这个房间的人,或者吃掉所有不是孩子的人。牢牢记住,我掌控着赫敏及数以百计的其他学生的性命,他们是我的人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只摄魂怪跳出来,你会使用你支配摄魂怪的能力来保护我吗?用蛇语回答。”

“[蛇]不知道。[蛇毕]”哈利嘶声答。

“[蛇]噬命者不能毁灭我,我觉得。[蛇毕]”奇洛教授嘶嘶地说,“[蛇]如果它们太过接近,我只会抛弃这个身体。这次我会迅速回归,势不可挡。会把你的父母折磨多年,作为你妨碍我的惩罚。几百个学生人质会死,其中有你称为朋友的人。现在我再问一遍。如果噬命者到来,你会使用控制噬命者的能力保护我吗?[蛇毕]”

“[蛇]会。[蛇毕]”哈利低声说。哈利压下的悲伤和震惊又浮了上来,可他的黑暗面并没有用来处理这些情感的既定方式。为什么,奇洛教授,为什么你是这样……

奇洛教授微笑了:“这倒提醒了我。你背叛我了吗?”

“[蛇]还没有背叛你。[蛇毕]”

奇洛教授走到魔药器材跟前,开始单手切碎根茎,刀速快到刀子几不可见,显得毫不费力。厉火凤凰缓缓飞向房间对角,在那里守候。“考虑到所有这些不确定的可能性,明智的举动应该是延长通过这关的时间,像一年级生一样。”奇洛教授说,“我们等待时不妨聊聊天。你有问题吗,孩子?我说过我会回答的,所以问吧。”

--------------

[1]三神祇或帽子颜色问题:著名的逻辑谜题http://cambodiacalling.blogspot.com/2009/08/logic-puzzle-three-idols.html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isoners_and_hats_puzzle

--------------

译注:作者EY在本章的评论:“你们这群为了防御术教授的秘密吵得天昏地暗的人该下注的抓紧时间下注,否则就永远把嘴闭上吧。”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Ravens

校对:王婆的一千零一夜,潜水艇君,Lily Lu

评论(50)
热度(110)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