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一百一十五章:绝地反转,第二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哈利的脑子好像处在一种神游状态。那种明确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的状态差不多都消失了,也许还残留了那么一点。组成他大脑的成分都呆滞着,也许是被大脑中某个聪明到能预测如果不这么做会发生什么的部分故意麻痹了。他刚刚都做了什么——

这些想法被清空了,需要腾出足够空间来感知其它的事情。

哈利站在一片荒芜杂乱的墓地中央,墓碑四处散布。

借着月光和星光,可以看到散乱在地上的黑袍子被一种和墓地土壤质感截然不同的东西围绕着,那是在月光下湿淋淋的血红。一些头颅从斗篷的兜帽里滚落,露出了头发,或长或短,或浅或深,然而其他的细节在暗淡的月光中无法分辨。银色的面具依然罩在脸上,让这些头发看起来更像是从骷髅而不是活人的头上长出来的——

这些想法被清空了,需要腾出足够空间来感知其它的事情。

祭坛上,一个穿着红色镶边霍格沃茨校服的女孩在沉睡。祭坛旁,哈利的东西堆成了一堆。

地上躺着一个极高的人,他的脸不像人类,他的手腕切面血流如注。

只要黑魔王醒来,他就会把你所爱的一切都毁灭。邓布利多已经不能阻止他了。

他不能被关进监狱,因为他可以随时扔下身体逃走。

他不能被完全杀死,除非毁掉那一百多个魂器,其中有一个魂器还是先驱者号上的镀金铝板。

可用工具:一根魔杖,这次允许用它指东西,也允许说话。

你有五分钟时间。

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蹒跚着走向祭坛,在旁边跪下,捡起了他的莫克袋。

他向着伏地魔躺着的地方走去。

那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在伏地魔被击昏后本已消失,而现在,随着哈利越来越近,那种感觉变得强得可怕,他的伤疤也仿佛被灼烧般疼痛。

哈利没有理会理会脑子里的尖叫。那是汤姆·里德尔烙进哈利脑子里的最后一段记忆,同时也是汤姆里德尔在爆炸前转移给那个小婴儿的最后一种认知模式:共鸣完全失控时那种越来越深的恐惧和惊慌。哈利现在终于明白了它的意义,那种难以名状的恐惧,这也让忽略这种感觉变得容易了一些。他之前猜想这种共鸣会主要影响施咒者,且施咒者越强影响越大,现在这个猜想被证实了。

哈利俯视着伏地魔的身体,深深吸了口气——用嘴吸的,因为那种哈利并不想思考的铁锈味正在钻进他的鼻腔。

哈利跪在伏地魔身旁,从莫克袋里取出他的急救包,将一个自动系紧的止血带放在伏地魔的左腕上,然后又在右腕上放了一个。

关心伏地魔的死活感觉像在做不正确的事。哈利脑子里的某一部分明白,对有些人来说,刚刚有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发生在了他们身上。一个公平、公正的结局本该是毫不犹豫地让伏地魔和他们下场相同。现在哈利做的事就像是蝙蝠侠更关爱小丑,而不是小丑害的人;像是一本作者明知道早该让臭名昭著、滥杀无辜的恶棍伏诛,却一直绞着双手、焦虑地拖延他的伏诛,放任无辜的人不停死去的漫画书一样。更关注甚至关爱恶首而不是他的追随者,更关注恶首的命运而不是他手下的人们,这是人性的弱点。

所以,当哈利从伏地魔旁边站起来的时候,他觉得那已经紧紧绑住伏地魔手腕的止血带如此碍眼,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从道德的角度看来罪大恶极的事情。

尽管如此,所有理性的策略都指出伏地魔的身体绝不能死去。他为自己创造的灵魂必须被绑在这个脑子里,一定不能让它自由逃窜。

哈利从伏地魔失去知觉的身体旁边退开了一步,用嘴深呼吸了几下。他走向他的那堆东西,穿上袍子,收好其他东西,把时间转换器重新挂在颈间,为之后逃回学校做准备,如果需要的话还能再回来……

那可是超过一百个魂器啊。

这一定是疯了,完全没有其他词可以形容这一切,是伏地魔扭曲的生死观的一个具体表现。一个麻瓜安全专家会把这种情况叫做围栏安保,就像在沙漠中央修一道一百米高的栅栏。只有最盲目的攻击者才会试着爬过这围栏。脑子清醒的人只会绕过它,即便围栏再高也无法阻挡他们。

一旦你忘记恐惧,忘记害怕任务有多么不可能,解决它就甚至算不上不困难了,特别是和之前的那个相比。

比如说纳威的父母,他们被钻心剜骨折磨疯了。两百个先进的魂器也没法留住他们的理智,魂器里的灵魂碎片会和他们本人一样疯狂。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永远阻止伏地魔的话,使用钻心剜骨完全不违背道义。这样的结局才公平公正,这样小丑的性命才不会看起来比他最卑微的仆从更有价值……

哈利只需要施展守护神咒,让守护神去找……阿拉斯托·穆迪?……然后让他来这里。嗯,不太可行,很可能抱着这样的目的根本没法召唤出守护神。或者就决定这么告诉穆迪,一逃脱伏地魔的结界就用时间转换器回去找他。

然后伏地魔就可以被钻心剜骨永远地夺去理智。

这甚至不是最不仁慈的做法。最残忍的应该是把伏地魔的魔杖扔到阿兹卡班的深处,如果无论他的灵魂逃到哪里,这魔杖都和伏地魔的生命以及魔法连接在一起的话。

哈利转过头,面对着伏地魔躺着的地方。他向前走去,继续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努力无视喉咙里灼烧的感觉。他的某一部分知道伏地魔其实也是奇洛教授,尽管现在他在一个不同的身体里。就算鉴于人格的改变如此完美,代表了奇洛教授其实只是另一个面具……

然而伏地魔并没有打算让哈利死得很痛苦。在之前哈利令他恼火的时候,他并没有让他的仆人对哈利施钻心剜骨。这是有意义的,如果你的对手是伏地魔的话。也许他心里终究还是残存了一星半点对另一个汤姆·里德尔的惺惺相惜。

……把这也考虑进来是不对的。

不是吗?

哈利再次把目光投向天际。星星在大气层外闪烁,装饰在并不存在的作为夜空的穹顶上,聚集起来伸展成长长的、丝带般的银河,近得就好像可以骑着扫帚飞上去摸摸它们。

后世的子孙们会希望他现在怎么做呢?

如果不只是哈利仍然在乎奇洛教授的那部分在做决定的话,答案看起来也很明显了。

哈利刚做的事无疑是必须的,这的确阻止了更恐怖的邪恶,如果食死徒抢占先机,哈利肯定无法阻止伏地魔。但是这并不能抵消一个并不必要的悲剧降临到又一个智慧生灵上,就算那是伏地魔也不行。这只会为很久以前,死亡还存在时的古老地球的哀伤再增加一个元素而已。

已经发生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那时别无选择,之后也没有造成任何其他的伤害。甚至都没有以公平的名义伤害另一边,让两边受到的伤害相同。

人类的子孙不会想让伏地魔死去,尽管他的仆人们都死了。如果伤害他能带来的好处无法和不伤害他带来的相比,他们不会想要伤害他。

哈利深深呼吸,放下了——并不是他的恨意——并不完全是——他直到最后也还是没法憎恨他的创造者——不过即便如此,哈利依然放下了某些东西。也许放下的是那种他本该憎恨伏地魔的感觉,那种憎恨的义务,毕竟伏地魔曾经无缘无故地犯下了不可胜数的罪,甚至不是为了让自己高兴……

这没关系的,星星从空中向他低语。你不恨他也没关系,不恨他并不代表你是个坏人。

最终,哈利只有一个选择,鉴于哈利已经知道这一点,那就没有什么理由再挣扎犹豫了。只有时间才能证明这是不是最佳的选择。

哈利深深呼吸,积聚着体内的魔力。他将要施展的那个魔咒并不需要很精确,不过依然是他掌握的最强大的魔咒之一了。

哈利再次想到,伏地魔不能和他的追随者们同时伏诛是一件多么不公平的事情,感觉到他血液里由那些残忍的想法带来的一丝微弱的寒意。然后他放下了它们,让它们在星光下流逝,因为他的黑暗面只不过是他继承的认知模式,只是另一个需要改掉的思维的坏习惯。

哈利转而看向赫敏在祭坛上的一呼一吸,终于让泪水自由地流下。赫敏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她之后会选择什么样的路,这些哈利猜不到;不过她可以活着为自己做这些选择,他们的友谊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摧毁她的存在。他之前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希望有多么渺茫,直到他发现自己在希望成真时是如此的惊喜,才有所察觉。有时,事情的发展确实会好得出人意料。

哈利把这个念头也注入到他正在积聚的魔力里。

他积蓄的力量在体内跃跃欲试,好像他的整个身体都是魔杖的一部分,要么是哈利眼花了,要么是眼前的冬青木魔杖上有明亮的白光在颤抖。哈利思考着他将要施的咒语,他并不能很精细地控制一切,不过他需要的模式并不复杂,只需要包括——

所有的一切,忘掉一切,汤姆·里德尔,奇洛教授,忘掉你的整个人生,忘掉你所有波澜壮阔的记忆,忘掉你的失落,你的痛苦,你所有的错误,忘掉伏地魔——

在施展魔咒前的最后一个瞬间,哈利加上了最后一条,充满善意的一条——

但是如果你曾经拥有过任何真正快乐的记忆,不是伤害别人或者嘲笑别人的痛苦,而是那种帮助别人或者被帮助带来的温暖,也许不会有很多,可能只零星存在于你的童年,不过如果你真的有那种真正快乐的记忆那就只保留它们吧——

在决定的瞬间,他心里仿佛有什么明亮的东西被打开了,他明白自己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哈利把这些也注入他的魔杖——

一忘皆空!”

所有的一切都如洪水般倾泻到这个魔咒里。


哈利倒向一旁,再也拿不稳魔杖,喉咙里发出粗粝的尖叫,他的手下意识地捂住伤疤,尽管那突如其来爆裂般的疼痛已经开始减弱。他的眼睛模糊地看到空气中充满发光的雪片,那些漫天飘洒的银色光点看起来就像无数微缩的守护神。

下一个瞬间,银色的光点全都消失了。

奇洛教授消失了。

只余下一片残迹。

而那残余的灵魂,并不会和哈利自己的灵魂有太大的不同。

预言实现了。

他们都按自己的样子重塑了对方。

哈利蜷在地上,开始抽泣。

他哭了好一会儿。

随后,终于,哈利挣扎着站起来,捡起他的魔杖,因为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全部做完。

------------------------------

哈利把魔杖点在伏地魔手腕的断口;这让他的伤疤一跳一跳地疼,不过他的魔杖和伤疤都没有爆炸。

然后哈利开始变形。

慢慢地——不过比哈利上次变形赫敏的身体要快些——长得像蛇一样的男人被击昏的身体逐渐改变,变成一个新的东西。在变形的过程中,尤其是当那个似蛇男人的头开始缩小、并变得透明时,哈利伤疤的疼痛渐渐褪去了。

哈利将一直维持这个魔咒,无论昼夜;然后某一天,当哈利更年长、更强大、也许在有别人帮助的情况下,他会把失忆的汤姆·里德尔变回原形,用魔法石使他的身体恢复原状,在未来的哈利想出应该怎么安置一个几乎完全失忆,不过依然有一些坏的思维习惯和非常负面的情绪模式——一个黑暗面,就像之前的那样——和大量强大魔法的咒语以及仪式的巫师之后。哈利尽量没有抹掉那些记忆,因为有一天他也许会需要那些知识。

同时,就像魔法并没有认定变形的独角兽死了而触发监测系统的反应一样,伏地魔的魂器并不会认定变形的伏地魔死了,然后尝试让他复活。

希望如此吧,无论如何。

哈利的伤疤在那个钢戒指戴上小指时最后刺痛了一下,戒指上碧绿的翡翠紧贴他的皮肤。然后他的伤疤沉寂了,再也不痛了。

一块凸起的岩石成了哈利的座椅,他跌跌撞撞地坐下,一动不动地休息了一会儿,努力抵抗侵袭他意识边缘的倦意。还没完,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哈利又深吸了口气,依然是用嘴吸气,说道:“荧光闪烁”,然后环视墓地。

黑色的袍子、被斩落的骷髅面具,周围血泊片片——

赫敏·格兰杰,在祭坛上沉睡。

伏地魔的空袍子和血淋淋的双手静静躺在黑魔王倒下的地方。

奎里纳斯·奇洛袍子破碎,倒在他被死咒击中时所在的那堆乱石中。

哈利尝试用其他人的眼光来审视这个场景,试图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摇了摇头,因为这样不行,根本不行。

然后哈利龇牙咧嘴地从那块石头上站起来,不顾他的脑子,也许是身体的抗议。他今天并没有流血或者被打,但是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直接被所有的压力直接打中过一样。

哈利蹒跚着走向之前伏地魔倒下的位置,从地上捡起伏地魔的左手。

就算只看这只左手,蛇鳞依然隐约可辨;它一眼看上去就是伏地魔的手。这很好。

哈利走到沉睡的赫敏躺着的祭坛旁边,轻轻把断手放在赫敏的颈边,小心翼翼地把手指弯成掐住她脖子的姿势。这个过程很艰难,因为熟睡的赫敏看起来如此平静而无辜,可是伏地魔的手是如此的丑恶;哈利粗暴地无视了他脑子里正在这么想的那部分,因为这种想法于此情此景毫无意义。

几个弱的切割咒让那个纳米管造成的近乎完美的切面变得乱七八糟,这至关重要;如果手和颈部看起来是同样的东西切断的,哈利编造的解释就可能会露出马脚。几个四分五裂让伏地魔手腕落下的碎肉在赫敏衬衫上掉得到处都是,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哈利这么提醒自己。

哈利用同样的方式处理了右手,让它看起来和左手对称。

哈利用火焰熊熊在伏地魔的袍子上制造了一些灼烧的痕迹,然后把那些烧剩下的布片在赫敏周围摆好。

伏地魔的魔杖和枪都被装进了莫克袋。哈利把魔法石放在了一个普通的口袋里,他不知道这块石头会对莫克袋造成什么影响。

奇洛袍子里的那堆东西也在祭坛旁边,里面也有防御术教授还是奇洛的时候用的魔杖。哈利走向奇洛躺着的地方,尽力把他的身体摆端正,然后把魔杖塞到他手里。泪水不出所料地流出了哈利的眼睛,他用袖子抹去了。

哈利又深吸了一口气,依然是用嘴吸的,再次说道:“荧光闪烁”,然后又一次环视周围的墓地。

黑色的袍子、被斩落的骷髅面具,赫敏·格兰杰在祭坛上沉睡,伏地魔的双手掐住她的咽喉,四周有伏地魔袍子烧焦的残片。奎里纳斯·奇洛的尸体躺在一旁,衣服破烂不堪,他的魔杖握在右手里。

这就差不多了。

还需要做的就只有让人们注意到这一切了。

这时哈利的魔力几乎已经耗尽。不过残余的魔力还可以让他把一片树叶变形成一个还没充气的三米的气象气球。

哈利从莫克袋里拿出了一瓶氧乙炔,一根炸药棒和一卷导火线。时刻准备着,就像男童军军歌里唱的那样,时刻准备着迎接有巨怪和鬼知道什么东西的生活……

哈利在气象气球里充满氧乙炔。这会让它爆炸的时候产生极大的过压,可能会和声爆一样响。

他把那根炸药棒也系了上去——把它作为引爆装置有些大材小用,不过系上去也无妨。

他在炸药棒上接了一条60秒的导火线,不过并没有点燃它。

哈利穿上他的隐形衣,它刚刚在祭坛旁的那堆东西里。

他从莫克袋里拿出扫帚骑上。

哈利在赫敏·格兰杰周围布置了一个静音咒——这也许不能完全挡住噪音,远远不能,而且就算她的鼓膜被震裂了,也不会造成什么永久的伤害,不过这么做还是礼貌一些。

这样就搞定了。静音咒作为最后一步也已经完成了。接下来,起码一个小时之内哈利都没有足够的魔力施咒了。

哈利骑上扫帚,慢慢升到空中,手上举着装满氧乙炔的气象气球。当哈利渐渐升得比树梢更高时,几公里外的霍格沃茨开始隐约可见,在月光中闪烁着微光;哈利尽最大的努力估测霍格沃茨和这里之间的距离,以及从霍格沃茨看向这里的角度。

当他升到森林上方很远后,哈利用打火机点燃了连在绑着充满氧乙炔气球的炸药棒上的导火线。然后哈利调转扫帚,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并不是直接向着城堡的方向,不然可能会太过靠近过去的哈利以及奇洛教授经过的地方,如果过去的教授发现了另一个哈利,这个计划就可能没法奏效——

哈利感到心如刀绞,然后压抑住了这种痛苦。

1031,1032,1033……

哈利数到40的时候,为了不让自己的耳鼓膜冒险,他看了一眼手表,记下了准确的时间,然后转动了一次时间转换器。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哈密瓜

校对:林海雪原,潜水艇君

评论(73)
热度(104)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