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一百二十章:值得守护之物,德拉科·马尔福

授权和转载须知

原作者按:再见了,特里·普拉切特,1948-2015[1]。你塑造的人物形象启迪了我,现在我意识到他们教导了我许多关于一级和三级的智慧角色[2]的知识:即自我意识经常以幽默或是剧情人物了解剧情老梗[3]的形式表现出来;内在的优化光辉能够通过被形容为(而不是被表现出来)卑微和愚蠢的角色同样闪现光芒;聪慧的角色能够在整个故事中表现得善良而又光明,而不是愤世嫉俗。我希望我曾经与你相识,能够与你谈论你的方法。爱戴你的人如此之多,我敢肯定,其中至少会有一个人会撕开现实的基础来把你带回来;但你的大脑已然死亡而且温热,故而你的故事结束了。

即使群星在天堂中会熄灭,
我们的罪永远无法消除。
没有任何一例死亡会被原谅,
当最后燃烧的太阳最终黯淡。
而在冰冷和沉寂的黑暗之中,
当光和物质结束,
我们将最后回顾自我,
为一位缺席的朋友举杯。

-------------------------------

男孩坐在距前任女副校长过去的办公室很近的一间办公室里。他的眼泪在几个小时之前就已经流干了。现在他剩下的只有等待,看看他,霍格沃茨的孤儿被监护人,一个生命和幸福被放在了他的家族的敌人手中的孩子,将会被如何处置。男孩被通知来这间屋子,他就来了,因为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可做,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文森特和格雷戈里离开了他的身边,他们被母亲们叫回去参加他们的父亲们的仓促的葬礼去了。也许这男孩应该与他们一同离开,但他无法让自己如此做。他无法在其间出演一名马尔福应有的角色。他心中充斥的空虚感浓郁得甚至让他没办法再假装礼貌。

所有的人都死了。

他的父亲死了,他的教父麦克纳尔先生死了,他的后备教父艾弗里先生也死了。甚至西里斯·布莱克,他的母亲的表弟,不知为何也死了,而布莱克家仅剩的成员与任何的马尔福都不是朋友。

所有的人都死了。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然后,当男孩没有回答的时候,门开了,露出了——

“走开,”德拉科·马尔福对大难不死的男孩说。他无法在词句中使出任何力量。

“我很快就会的,”哈利·波特一边进屋一边说,“但有一个决定需要做,而且只有你能够做出。”

德拉科将头转向墙壁,因为仅仅是看着哈利·波特就带走比他身体里残留的力气更多的力量。

“你必须得决定,”哈利说,“此后德拉科·马尔福身上将会发生什么。我不是在表达什么不祥的意思。无论如何,你都将长大成为高贵和最古老的家族的富有的继承人。问题是,”哈利的声音现在颤抖了起来,“问题是,你不知道一个可怕的事实,而我一直在想如果你知道了,你就会告诉我不要再与你做朋友了。而我不想停止与你为友。但仅仅是——永远不告诉你——一直维持着那谎言来让我能与你继续做朋友——我做不到。这也是错的。我不……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我不想操纵你。我已经伤害你太多了。”

那就别再试图当我的朋友了,反正你也不擅长。这些词句涌进了德拉科的意识中,但又被他的嘴唇拒绝了。他觉得因为哈利对他们的友谊所玩的游戏,因那些谎言和操纵,他几乎已经失去了哈利;但独自回到斯莱特林的想法,也许连文森特和格雷戈里都不在身边——如果他们的母亲们结束了安排的话……德拉科不想要如此,他不想回到斯莱特林,他不想回到斯莱特林,终此一生都只有那些同意被分进斯莱特林学院的人们在他身边。德拉科仅仅理智到勉强记得有多少他的真正的朋友也是哈利的朋友的地步,记得帕德玛是一名拉文克劳,即使是西奥多也是一名混沌军团的军官。现在,马尔福家族所剩下的仅仅是传统了;而那传统告诉他,叫战争的胜利者走开、也别试图与你做朋友了是不明智的。

“好吧,”德拉科空洞地说,“告诉我。”

“我会这么做的,”哈利说,“我离开之后女校长就会进来,然后封闭你最后半个小时的记忆。但在那之前,得知了所有的真相之后,你有机会决定你是否还想要和我交往。”哈利的声音开始颤抖,“嗯。根据我来这里之前所读的记录材料,故事其实开始于1926年一名叫做汤姆·莫芬·冈特的混血巫师的出生。他的母亲死于生产,而直到邓布利多教授将霍格沃茨的来信带给他之前,他都在一家麻瓜孤儿院长大……”

大难不死的男孩接着说了下去,词句如倒塌的房屋一样砸进了德拉科大脑中的残余部分。

黑魔王是一个混血。他连几分之一秒都没有相信过纯血论。

伏地魔是汤姆·里德尔造出的一个品味低下的恶作剧。

食死徒们本来应该输给大卫·门罗,以便让门罗掌控一切。

在放弃那个计划之后,汤姆·里德尔继续玩着伏地魔的游戏,而不是试图获胜,因为他喜欢对食死徒作威作福。

伏地魔试图利用我来在我被谋杀未遂这件事上去诬陷父亲,然后又利用我去获取魔法石。德拉科不记得这部分了,但他已经被告知他和斯普劳特教授一起被利用了,故而他们不会被起诉。

然后是最终的恐怖。

“你——”德拉科·马尔福小声说,“你——”

“我是昨晚杀死你父亲和其他所有食死徒的那个人。他们被告知我做出任何事的时刻就向我开火,因此我不得不杀死他们,以获得一个对抗伏地魔的机会,而那个人是整个世界的危险。”哈利·波特的声音紧绷绷的,“我不曾想到你、西奥多、文森特和格雷戈里,但如果我想到了,我也会那么做的。我的大脑不知怎么的在事后才意识到白先生是卢修斯,但即使我想到了,我仍然无法冒险让他活着,以防他会无杖魔法。很久之前,我就曾想过,就政治版图而言,如果所有的食死徒都突然死了实在是件好事。自从我们第一次见面起,我一直认为食死徒们是很可怕的人,这种想法比我透露给你的要强烈得多。但如果你的父亲当时不在那里,而我有一个能杀死他的远程按钮的话,我不会仅仅因为政治原因就按下按钮的。我对我做出的事情的感觉,我是否后悔……好吧,我的一部分在尖叫着表达着对杀死任何人这件事上就一般意义而言的恐怖。而我的另一部分从道德角度上表示,食死徒们在加入伏地魔的那天就已经签下他们的死亡通告了。他们先向我举起魔杖,等等如此。但现在我仅仅为我对你做出的事情觉得难受。再一次地。我觉得,”哈利·波特的声音有一丝抖动,“我做的每一件事只是伤害了你,不管我是出于多么好的意图,你在我身边一直只是在失去,所以如果你叫我永远都不要再接近德拉科·马尔福的话,我会那么做的。而如果你想要我这一次真的做你的朋友,再也不试图操纵你或者冒伤害你的风险的话,那么我会的,我发誓我会的。”

在他的敌人面前,未来的马尔福阁下痛哭流涕,抛弃了礼仪和镇静,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值得他维持那些东西的人了。

谎言。

谎言。

一切都是谎言,谎言叠加在谎言上边,谎言谎言谎言——

“你该去死,”德拉科勉强说,“你该为了杀死父亲去死。”这些词句仅仅令他的内心更加空虚,但他必须得说。

哈利·波特仅仅摇了摇头,“如果这不是一个选项呢?”

“你应该痛苦。”

哈利仅仅再次摇头。

大难不死的男孩坚持要求马尔福阁下做出抉择。

马尔福阁下拒绝选择。无论是哪个选项,他都不能说,不能让自己说出来。他不想让战争的胜利者和他们共同的朋友们抛弃他,而他也不想让哈利得到他想要的宽恕。

因此德拉科·马尔福拒绝回答,然后他的这一个自我的记忆时间结束了。

-----------------------------------

男孩坐在距前任女副校长过去的办公室很近的一间办公室里。他的眼泪在几个小时之前就已经流干了。现在他剩下的只有等待,看看他,霍格沃茨的孤儿被监护人,一个生命和幸福被放在了他的家族的敌人手中的孩子,将会被如何处置。男孩被通知来这间屋子,他就来了,因为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可做,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文森特和格雷戈里离开了他的身边,他们被母亲们叫回去参加他们的父亲们的急促的葬礼去了。也许这男孩应该与他们一同离开,但他无法让自己如此做。他无法在其间参演一名马尔福应有的角色。他心中充斥的空虚感是如此地浓郁,他甚至无法撒谎。

所有的人都死了。

所有的人都死了,而一切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徒劳的。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在礼节性的停顿之后,门开了,衣着与她当教授的时候十分相似的麦格校长出现了。“马尔福先生?”与他家族为敌的胜利者说,“跟我来。”

无精打采地,德拉科站起来,跟着她出了办公室。看到等在一旁的哈利·波特让他停了一下,但他的大脑很快将其置之不理。

“还有最后一件事,”哈利·波特说,“我在一张外边写着它是对付马尔福家族的最终武器的被折起的羊皮纸里发现的,它告诉我不要读下去,除非整场战争的胜败悬于一线。我在之前不想告诉你是因为我觉得它会不公平地影响你的决定。如果你是一个从来没有杀过人、也没有说过谎的好人,但你不得不在这两者之间选择,哪种更糟呢?”

德拉科忽略了他,继续跟着麦格校长走,将悲伤地看着他的哈利留在身后。

他们来到了女校长从前的办公室,她一挥魔杖点燃了飞路火,对绿色的火焰说了声“古灵阁旅行办公室”,在坚定地朝他的方向看一眼之后踏进了炉火。

没有其他的选择,德拉科·马尔福跟了上去。

-------------------------------------

她躺在床里,觉得这个早晨比平时更加无精打采,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她就过早地醒来了——尽管阳光被遮蔽着她的房子的摩天大楼挡住了。轻微的宿醉抓挠着她的太阳穴,让她的嘴发干;她曾经试图节制饮酒(尽管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费心这么做),但昨天她觉得……比平时更加抑郁,不知为了什么,就好像她失去了什么东西似的。这不是第一次了,甚至不是第一百次了,她想要搬家——去阿德莱德、珀斯或者是珀斯安博伊,如果那能行的话。她一直觉得她应该在其他什么地方;可是,尽管她能够用保险公司给她的钱过着舒适的生活,她无法负担奢侈品。她无法负担漫无目的地环游世界,以寻找能够满足她的失落的归属感的地方。她看过足够长时间的电视,她租过足够多的旅游纪录片,故而她知道录像机没有展示过任何能够让她感觉比悉尼更加正确的地方。

自从那场偷取了她的记忆的车祸之后,她觉得被冻住了,时间停滞了——她失去的记忆不仅仅是如今对她来说毫无意义的死去的一家人,也包括炉子是如何工作的。她怀疑,不,她知道,无论她的心灵在等待着什么,无论那能够让她的生活继续下去的必须的钥匙是什么,那一定是那辆肇事逃逸的面包车带走的另一样东西。她几乎每天早晨都在思考这件事,试图猜测她的生活和心灵中丢失、丢失、丢失了什么。

有人按响了她的门铃。

她发出了一声呻吟,将头转过了足够的角度,看向她床旁边的电子显示闹钟。它显示着6:31,“上午”的指示灯也亮着。说真的?好吧,那么,在她以她自己的节奏起床的时候,就让那白痴等去吧。

忽视着再次响起的门铃,她摇摇晃晃地起了床,晃进了洗手间, 穿上了衣服。

她跌撞着走下楼梯,忽视着那种其他什么人应该替她应门的感觉。“谁呀?”她对关着的门说;门上有个门孔,但它模糊了。

“你是南茜·梅森吗?”一个女人用清楚的苏格兰口音说。

“是的,”她小心地回答。

“忆河回流[4]。”苏格兰口音说,在一道光从门而来击中她的时候,南茜惊讶地向后跳,然后……

南茜摇晃着,一只手捂住了前额。光简单地穿过门然后击中人,这……这……这其实并不怎么让人吃惊……

“你能开门吗?”那苏格兰女人说,“战争结束了,你的记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有人理应见你。”

我的记忆——

南茜的头开始觉得堵住了,就好像她将要开始从她的脑子里敲出什么东西似的,但她挣扎着伸出手将门拽开了。

在她面前的是一名打扮得如一名(完全正常的)女巫一样的女人,无论是黑色的袍子还是高高的尖顶帽——

——而站在她身边的那名男孩,留着短短的白金色头发,穿着(完全正常的)带着绿色镶边的黑袍子,瞠目结舌地看着她,眼睛里开始涌现泪花。

绿边的袍子和白金色头发……

温暖的某样东西搅动着她的记忆。当她意识到她过去十年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可能此刻就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觉得她的心脏提到了她的喉咙。她体内深藏的某处,她心脏周围的坚冰碎裂了,她停滞了良久的某处自我准备再次前行了。

男孩瞪着她,他的嘴无声地移动着。

一个神秘的名字进入了她的脑海,涌出了她的嘴唇。

“卢修斯?”她轻声道。

-----------------------------------

[1] 特里·普拉切特(Terry Pratchett)是著名幻想小说作家,主要作品有《碟形世界》系列。作者发布本章时正逢普拉切特辞世。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3%B0%E7%91%9E%C2%B7%E6%99%AE%E8%90%8A%E5%A5%91

[2] 作者曾写过关于如何创作智慧型角色的文章,详见:http://yudkowsky.tumblr.com/writing 

[3] 关于剧情人物了解剧情老梗(Genre-savviness),参见:http://tvtropes.org/pmwiki/pmwiki.php/Main/GenreSavvy 

[4] 忆河回流(Eunoe):原创咒语。原意是但丁的《神曲》中提到的河流,人死后经Eunoe河水洗礼,美好的记忆会被增强,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Eunoe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猩猩

校对:Lily Lu,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33)
热度(117)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