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完结后作者访谈记录[1]

授权和转载须知

EY:那么,有什么问题吗?有给听众准备麦克风吗?

屏幕外的某人:我们没给听众准备麦克风啊,有吗?

另外一个人:我们有这个毛茸茸的麦克风,哦等下,不这个没连上。当我没说。

EY:好嘛。过来,到麦克风这边来。

穿着“伯克利实验室”衫的某个男的:那么,这个问题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代表理性之道reddit社区[2]问的。你说你不会故意误导读者,但是……这人什么表情啊……(笑声)你说你不会故意误导读者,但是他在看魁地奇比赛的时候,想着他可以带谁一起,他盯着塞德里克·迪戈里,然后他就一脸,“这人带着会有用诶!”,可是他一直没出场。为什么塞德里克·迪戈里不在?

EY:真正的塞德里克·迪戈里活在我们所有人心中。(笑声)也活在镜子里。(笑声)还有哈利的眼镜里。(笑声)还有,呃,我是说,这里的想法是,你会看着这段然后想,“嘿,他要带塞德里克·迪戈里当援军,然后他就要挂了!对不对?”然后呢,莱斯特·莱斯特兰奇出现了,本来应该是个笑点之类的。我觉得我不擅长搞笑。(笑声)

打扮成女巫的某个男的:奇洛对莽撞麻瓜科学家的态度,跟你对除你之外的人工智能研究员的态度有关系对不对?(笑声)

EY:这不公平吧。地球表面上有安全意识的AI研究员至少有一打啊。(笑声)其中至少有一个是受尊重的。(笑声)话又说回来,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一版脑子灵光的伏地魔,好像在到处杀麻瓜出身的巫师,而且对麻瓜相当地怀恨在心……就像是,为什么会有人到处杀麻瓜出生的巫师呢?我是说,这种情况下有不止一个合理化的借口,但最明显的一个是你反对他们在核武器方面的所作所为。从汤姆·里德尔的视角来看就是这样。

我是觉得我确实有努力避免不看场合地提及我整天都在念叨的事,而且有句话说得好,“所谓狂教徒,就是那些既不能改变想法,又不肯转换话题的人。”然后我就想,好嘛,既然我不打算改变我的想法,那至少得争取能够转换话题吧。(笑声)就像是,到了故事的最后,我们都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任何小心翼翼的理性人在面对全球性灾难时都会有的共识,然后发现自己作为理性主义者实在是烂到家了,必须重新再来,这一次要真正努力。这些东西在某种程度上影射了故事之外的故事,但除了“棋盘上只有一个王”,和“我需要提升我的游戏级别,否则就会输掉”之外,可能还要加上,像有些人提出的,关于连续推断意志之镜的小谈话。

除了这些东西之外,我得说,我对待这个故事的态度更偏向于趋同进化[3],而不是什么寓言故事,或者借奇洛教授之口表达一些我的观点。他一般都不是……(笑声)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一点……(笑声)我是说,你知道……我该怎么说呢。有些政治立场偏右的人偶尔会跟我说他们希望我就像奇洛教授那样思考和行动。他们是字面意义上拥护神秘人的共和党派的人。情况就是这样。下一个问题!……没问题了,好嘛。(笑声)我看没人还有问题了;哦,给你。

扭扭捏捏的某个人:最终考试那章你不是让所有人都头脑风暴怎么解决哈利的困境吗。除了你书里写的那个方法,你还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解决方案吗?

EY:那么,我尽量不要把答案剧透给还没看到那一章的人,尽管你们横竖会被剧透个体无完肤,这其实是根本没法避免的。所以,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最漂亮的一个解决方案,就是哈利预先决心变形出某个东西,能制造出从魁地奇观众席上都能看见的巨大爆炸,但那个时候魁地奇观众席上并没有看见爆炸,所以必须有援军通过时间转换器过来,从而保证了最简单的时间线并非是他没有拿到时间转换器的时间线。这样自洽的事件集合就保证了会发生什么事,让他无法将爆炸继续下去。至于我呢,你们要知道,我觉得我可能会判定这个方法不能用,因为牢不可破誓言会禁止哈利这么做,因为这可能,实际上,算作是试图摧毁这条时间线,或者筛选它,因此算作是试图毁灭世界,或者说算是冒着毁灭世界的风险,诸如此类的,但是这个点子太漂亮了!(笑声)我就盯着电脑屏幕,“我简直不敢相信这群人那么天才!”“你不是经常说这种话啊。”布蕾妮说。“我也不是经常看着上百人的集体智慧想出一些比我想到的任何解决方案都要好的方法啊!”我对她说。

然后,某种程度上来说最有趣的横向思维解决方案是对奇洛教授的身体说“起!”,或者把奇洛教授的身体用变形出来的纳米碳管和衬垫拉过来,然后说“起!”然后骑着他的飞天扫帚骨头跑路。(笑声)这个肯定会收录进“Omake文档#5:集体智慧”!下一个问题!

穿得一身黑的家伙:在镜子那一章,有一个剧情是邓布利多说了句“我从一开始就在镜子这边,一直都在。”之类的话。据我所知这句话一直没解释。我在想你能不能澄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EY:这个是在引用同人小说“第七魂器”,那篇虽然写得要早一点,但却偷走了HPMOR的很多点子……(笑声)出这事的时候我狠狠拍了一下额头。那篇文里有一句是“可能阿不思·邓布利多真的一直都在镜子里。”之类的标志性台词。我觉得邓布利多只是用了镜子的一个高级功能,一种能按照位置所产生的效果,陷阱可以随时触发,无论汤姆·里德尔什么时候出现在镜前都会被困住。下一个!

某个黑人:那么,穆迪和其他人是怎么拿回邓布利多在连续推断意志之镜里扔掉的东西呢?

EY:邓布利多把这些东西扔出了镜子的范围,因此镜子里邓布利多的分身版本被封印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在与之相对的真实世界,没有被封印。所以无论邓布利多那个时候在哪里,很可能是在调查尼可·勒梅房子的时候,他突然就消失了,然后梅林的传承和老魔杖就这样掉在了他之前所在之处的地板上。

某个亚洲人:在“值得守护之物,西弗勒斯·斯内普”里,你说他笑了,我很好奇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笑声听起来是什么样子?(笑声)

某听众:表演一下!

EY:嘿嘿嘿。(笑声)

听众里的某个女孩子:再来一次,大家一起来!

听众们:嘿嘿嘿。(笑声)

穿蓝衬衫的家伙:我很好奇你把西里斯重新塑造回坏人,然后把彼得又塑造回好人的动机,还有他们之间的关系。动机是什么?

EY:角色之内还是之外?

穿蓝衬衫的家伙:呃,都说吧。(笑声)

EY:好吧,呃,从角色上讲的话,彼得如果他想的话可以变得相当迷人,而西里斯还是个少年。还是说你是想问转换阵营[4]那部分?

穿蓝衬衫的家伙:对,换阵营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EY:关于换阵营呢,我判定他们的阵营一直以来就是这样。我是这么看的——西里斯·布莱克那一票事就是个谜题。原作的谜底作为儿童读物来说很合适,而且这里我要再声明一次,这种情节需要用到的技巧其实比写给成年人看的书所需要的技巧要求要高,但是在文中环境下不合理。所以我就看着谜题,然后想,好吧,这个谜题真正的谜底会是什么呢?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这件事必须发生。哈利·波特有太多太多同人小说了。一年前就已经超过五十万篇了。而“理性之道”与其说是建立在原作之上,不如说是建立在哈利波特同人小说宇宙之上。其中有很多很多同人都是某个人穿越回七年前改写历史,他们知道斑斑其实是彼得·佩蒂格鲁,然后他们就把斑斑弄晕,然后交给邓布利多,首席傲罗,魔法局局长,让他们检查老鼠,然后揭穿彼得·佩蒂格鲁。每次我读到这一幕——这种情节我看了至少有十二次——从来都没有一次是像现实生活中一样,那就是只老鼠,是你疯了。(笑声)而这就种下了一个想法,“好吧,我们这一手来明的,这种疯到家的阴谋论是假的,但其中真相依然有一丝阴谋在里面。”于是呢,我就在介绍西里斯·布莱克那一堆破事的同一章里又让赫敏偶然提起了在赫奇帕奇里有一个易容马格斯的事,然后在第二十八章的回复里,恰恰就有那么一个人,根据同一章提到了易容马格斯这个线索写道,“啊哈!我来给你讲彼得·佩蒂格鲁的故事,他就是一个不幸的易容马格斯。”(笑声)看吧!你们本来能解开这个谜题的,你们本来可以解开的,但是你们没解开!有人解开了,你们没解开。下一个问题!

穿白衣服的家伙:首先,(拿出魔杖)阿瓦达索命。你觉得自己的安全保障如何啊?(笑声)然后,你有没有想过,下次你需要一大群非常聪明的人努力解决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的时候,就把这个问题写进小说里给他们看?

EY:嗯,当然了,我一直在体内维持着守护神咒。(感动的声音/笑声)而且如果守护神咒不行的话,我其实还有一个护身符,可以弹射我的紧急小猫咪肉盾。(笑声)然后没错,我在考虑下一步有可能去做的更高级、更有意思的大型工程之一就是:“被精确束缚的灯神及其行为”。主题是有那么一群人能够召唤灯神,或者使用灯神的能力。你可以用灯神语和他们协商,但他们总会用最糟糕的方式诠释你的愿望,或者你也可以给予他们精确的数学指令,而他们显然能以无穷的计算力来执行命令,显然这会很快毁灭世界,让我们的主人公陷入轮回,一遍又一遍地试着重新设定外部条件,让世界不要在几个月内又终结了,好让他们有机会完成一些研究,同时还要想出该怎么命令灯神。而且,你们要知道,我觉得吧,要是有人能给出与人类价值观一致的高级代理的定义,并且在不限制复杂度的情况下可计算的话,那故事就结束了,故事角色们就胜利了,很有可能我还能设法给这个人搞到一大笔奖金,世界也更安全了,然后我就可以继续我的下一部小说计划,探索有复杂度限制(笑声)且与人类价值观一致的高级代理。

打紫色领带的家伙:魔法的源头是什么?

EY:好嘛,所以,理性之道在文字上造成了一些误解。我在文中全力暗示揭露魔法本质以及其所有附加工作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不会在哈利在霍格沃茨一年级的时候就完成。(笑声)你要知道,就算有人帮你,对于这种工程来说,耗时35年已经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时间了。而要是非常困难的事,比如人工智能,你可能得需要不止两个人才行。(笑声)至少如果你想要与人类有相同价值观的友善版本的话。总而言之,我说到哪了?

嗯,实际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和谜团背后的真相相吻合的。你可能已经注意到这类原则在理性之道的文学理论中无处不在:发生的事和你已经看到的事是彼此吻合的。但是关于魔法呢,其初始材料并没有设计得像硬科幻小说那样。魔法,一开始作为一种现象被我们观测到,并没有被设计成可以解开的谜题。文中角色确实想到了一些实验,而我,作为宇宙这个角色,也在思考其中的答案。如果他们达到了某一个点,只剩下一个解释,那么魔法就会有规则,他们也会自然而然地以让我满意的方式得到答案,而不是忽然就,“啊哈!我明白了!那我就揭开这个你们完全猜不到的答案吧!”

现在我可以猜测一下了。我甚至试着写了一点哈利找到了邓布利多留下的书信的情节——邓布利多写了一些他自己的推测,但是最后一章找不到地方放。但是也许晚一点我能……最后的编辑老实说是有点草率,凌晨三点,困得要死。但是如果等到第二次编辑之类的时候,我就能把这段插进去。在邓布利多的办公室里,邓布利多思索着。他基本上只是在总结他读过其他人著作中的精华部分。也就是说,似乎不存在魔法的宇宙有多么广袤。邓布利多亲历过二战,他知道麻瓜有望远镜。他和麻瓜科学家聊过一点,那些麻瓜科学家看上去非常自信,他们所有可见的宇宙看上去都不存在魔法。然后邓布利多就想,为什么会有一小块魔法的部分,还有一块大得多的凡尘的部分,或者说,大得多的麻瓜部分呢?在邓布利多看来,正如某位魔法哲学家所写的那样,如果要思考这个问题的话,现实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呢?是由凡尘开始,而魔法起源于凡尘?还是由魔法开始,后受到限制成为凡尘?只凭凡尘显然不可能造成魔法的诞生,然而魔法却能受到压制,从而成为凡尘,于是,另一位魔法哲学家写道,由此推论宇宙是由魔法开始,凡尘的部分是受到了限制。而邓布利多自己则推测——在持有梅林的传承那么久之后——正如梅林禁令限制了拥有强大魔法的人的数量,也许平凡的尘世本身,就是在试图为濒临崩溃的亚特兰蒂斯,或者是为亚特兰蒂斯之前文明的某个部分带来秩序。也许像梅林禁令这种事曾发生过一次又一次。人们想要将法则强加在现实之上,但法则本身有漏洞,然后对于这些漏洞的利用愈演愈烈,直到这股力量形成毁灭世界的威胁,而最擅长利用这股力量的人就会再度努力加强限制。

我还想评论的是,尽管邓布利多不可能知道,而我觉得哈利可能也还不知道,因为他还不懂染色体互换,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的并不是巫师基因,而是麻瓜基因,而麻瓜基因有时候会被宇宙射线击中失灵,从而产生非麻瓜等位基因,那么在巫师群体中,麻瓜出生巫师用于压制巫师基因的等位基因会通过染色体互换修复,因此造成两个巫师生出哑炮来。进一步来讲,对那些有麻瓜出生祖先的巫师们来说,他们生出哑炮的频率会变高。我在想卢修斯在德拉科和他讲哈利的基因理论时有没有告诉他这一点。无论如何,我的个人推断就说到这里吧。这些话没有写在正文里,在正文中出现之前这都还不算事实。“神的想法”,不是“神的谕示”[5]。但这就是我对魔法起源和“巫师基因”本质的个人推断了。(掌声)

----------------------------------------------

[1] 这段作者问答记录是从3/14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庆贺理性之道完结聚会时的录像摘录下来的: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T8Mcsde5xc(27:17 - 49:00)

[2] 理性之道reddit社区:类似于国内贴吧一样的地方,链接:https://www.reddit.com/r/HPMOR/

[3] 趋同进化:在演化生物学中,特指两种不具亲缘关系的动物长期生活在相同或相似的环境,因相似的需要进而发展出相同功能器官的现象。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趋同演化

[4] 龙与地下城(DND)术语。在游戏中,玩家可以选择改变自己的道德倾向,比如从守序邪恶转换到绝对善良之类的。详见:http://www.dandwiki.com/wiki/Let's_all_Change_Alignment_(3.5e_Variant_Rule)

[5] 神的谕示(Word of God):这里的神喻指小说作者,通常指作者剧透笔下小说的剧情或设定。这里作者是想说这个设定目前还只是一个想法,并不是小说中的正式设定。

---------------------------------------

翻译:潜水艇君

校对:Lily Lu,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4)
热度(68)
  1. Homo Bulla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