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119章作者笔记:不情之请(又名打滚求推荐)

授权和转载须知

(因部分内容被吞,于2016/01/07重新补充编辑)

* 译注:此文发于2015年三月10日,与《理性之道》的119章同期发布

----------------------------

于是!《理性之道》就要完结了,现在,有两件我很久以前就决定要在《理性之道》完结时做的事。

第一件,是一个请求:我希望任何认为《理性之道》值得一提,并参加或资助了2015,2016,2017年世界科幻年会的读者,能在明年将《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提名为2016年雨果奖的最佳长篇小说。我不会直截了当地请求你们到时候给《理性之道》投票,因为我不知道还会有哪些小说在2016年参与竞争。在所有被提名的小说宣布之后,看看有哪些小说,然后投你觉得最好的小说就是了。

我在很久之前就决定了,在写完《理性之道》并发布全文之后,我会试着联系J·K·罗琳,看看《理性之道》能不能出版成书,也许把名字改成《哈利·詹姆·波特-伊万斯-维瑞斯与理性之道》,所有的利润都会捐赠给英国的慈善机构。我没抱什么希望,但我有这么一条原则:凡事都要试试才知道,不要觉得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就自动放弃了。如果有读者觉得自己可以给我和J·K·罗琳搭上线,或者就此来说,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我特此请求他们就此事与我联系:yudkowsky@gmail.com

我就顺便趁机再提一下,机械智能研究学院正在寻找至少一个有能力制定、管理、完全地自我引导复杂新项目的新主管。此外,尤其是在伊隆·马斯克[10]最近承诺拨款给未来生命学院一亿美元的预算,以改善人工智能的工作成果之后,我们正在非常急切地寻找对高级代理价值观校准的技术工作有兴趣的能干的数学家

-----------------------------

无论如何!《理性之道》要完结了,是时候决定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从我的角度来看,一个明显的答案是继续我对高级代理价值观校准的工作(也就是以前讲的友善人工智能的问题)我目前“真正的工作”计划是写一个入门小册子,或者建立一个维基式的介绍网站,介绍一下我认为那个问题的核心部分。

除了那个,我还会接着写小说给其他人看——我的大脑在这一点上那是相当有动力。我的小说创作现在面临着两个障碍,也许有读者可能可以就第二个障碍帮我一把。

障碍1:我需要一种写作文体,可以让我少烧点脑筋,不要让我“真正下的功夫”超出预算范围。

《理性之道》一开始写的很快,前365,000词是在九个月内写完的,那时候我还同时在搞其它事情。六十三章之后,我的写作速度大幅度降低了。回头来看,我觉得我犯了以下几个错误:

  • 不该阅读评论,然后让看评论的愉悦之情替代了写出好文的内在动机奖励。

  • 更大的错误是试图承诺按时放出章节,就为了让更多沉迷进小说的读者不要奋不顾身地一直按F5刷更新。回头来看,我认为按时更新对那些读者是不错,但严重损害了我的享乐情绪。

  • 试图拔高全文的立意标准;觉得《理性之道》是人们以高标准要求的某种东西,而不是我在闲暇时写的恶搞同人。

  • 卡在了回收所有伏线和前文暗示上,尤其是前期我文笔还不成熟的时候写的那些剧情点。

明显的教训是,下一次,我必须:

  • 以某种方式降低自己的标准——就算很多人把我的文捧成文学巨著,而我的本能冲动是配得上他们的盛誉。

  • 不要安排任何更新日程,自己觉得满意之后发出来就是了。用不可预测的更新来折磨我的读者并不是我喜闻乐见的折磨形式,但为了能让我真正写作,这也许是不可避免的代价。

  • 把剧情写得更开放[1]一点,这样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带着剧情走;只埋背景设定真相相关、可以随时揭开的伏笔,不指向未来会发生的特定事件。

我正在考虑一些优先选项:

  • 试着写写形式更传统的小说,就是能一口气读完的那种。

  • 把我以前写的电影剧本翻出来重新修订,让主人公变得更智能化、更聪明(以我现在的标准)。我未来还不准备动笔,除非有读者给我写信说 (a) 可能会把剧本拍成电影,背景特效的水平相当高级,或者 (b) 可能会把剧本做成动画电影。

  • 试着做一个读者决定走向的小说,由读者来为各个选项投票;我还是会按自己的意思选择走向(但会偏向于高票数的选项)。这需要软件支持,不过看起来软件是做得出来的。我喜欢《理性之道》读者社区版块里的集体智慧,我希望与集体智慧再做互动,而这一次,文中角色真的可以使用集体智慧想出来的好主意,并插入少量开放式情节,让我随时都可以决定“没错,他们还在VEC之镜里”[2]。有人能推荐一个胜过anonkun.com[3],专门用来为由读者决定走向的故事提供服务的软件吗?

对我来说,最后一件事很自然的就是试着写写比哈利·波特同人层次更低的小说,比方说,色情小说之类的,这样我的大脑就会停止努力认真对待它。(实际上,我并不觉得这样会降低写作质量;《理性之道》前五十章的质量就没有因此降低。)这件事情下的一号障碍是我担心自己可能会确实学到一条真理:非严肃向的文学体裁根本就不存在。但是针对这个策略,一个更大的问题是……

阻碍我写更多小说的二号障碍是:我的文章,到目前为止,对我的公共关系不止有着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我的作品倾向于富有争议性,踩爆所有特定领域的雷区。更糟的是,我的作品似乎有什么特质,能够吸引某种特定的嘲讽式的思维定势——不只是社交媒体上车轱辘式的嘲讽,还有来自主流媒体情绪激动的诋毁。(我有一套理论可以准确形容目前在发生的事,但用不着在这里提。)这会损害到目前跟我有所联系的项目计划在公众眼里的形象。我不觉得自己能够在不损伤小说的完整性和写作的愉悦之情的情况下写得“安全”一些。要是一边写还要一边瞻前顾后,写作的快乐就荡然无存了。

《理性之道》还剩一个尾声。我计划至少等一年之后再放出来,好让其它同人作者先自己给《理性之道》写续。《理性之道》的尾声很多年前就写好了,现在还需要再重写一下;我不觉得你们会想要让我因为这个而继续推迟最终章的发布。这两个理由已经足以让我不要马上发布尾声了……然而还有一个严重得多的问题是:尾声是发生在各个角色在霍格沃茨七年级的时候,这就意味着我的文章现在又要踩进一片令人激动的新雷区了。我可以试着去掉故事中所有这部分的内容,但这会给尾声的剧情留下一个巨大的空缺,你根本就看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要是能让我进入一个可以发布自己真正想写出来的文字的状态,我想你们也会更满意一些。

至于我能做些什么,好让自己可以再给你们写文……抽象地说,我必须结合以下几点:(a)在涉及重大课题的方面,改变人们对我的认识,(b) 改变外界对我这个人目前所扮演的“角色”的看法,和他们对这一角色的真正认识,以及 (c) 在本地或(d) 全球性地改善正在逐步恶化的社会状态,而这正是问题的核心所在。这个话题太复杂了,我没法简要概括我对这件事的想法,或是我目前正在思考的如何处理这类问题的各种计划;这个作者笔记的空间太小了。(想象一下我试着和某人解释,为什么花上两年写关于理性的博客是让一个非营利组织步入正轨,以此有能力在数学层面上校准高级代理价值观的最佳方法;或者为什么写哈利·波特的同人小说会是一个为这项计划招揽参加过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人才的好办法。)

不过,成为一个能够在未来写出更多小说的艾利泽·尤德科夫斯基,对目前的项目还是有些帮助的,虽然联系可能不太明显。这里的大方向太大了,我还在和朋友讨论……但是《理性之道》现在已经完成了,所以我就跳过很多间接干预的缓解,直接描述一些潜在或者正在进行中的项目,也许有些读者可以帮到我。我没抱什么希望,但我有这么一条原则:至少要试着寻求帮助,看看会发生什么。

首先,我之前设计了一个意图接替维基百科/Tumblr/同行审查的东西,有一个我的朋友正在全职做管理。要是这个项目有望成功(每次我在试什么事的时候,《理性之道》级别的“哇塞这好成功啊!”对我来说三次里最多发生一次),那它可能对直击核心社会问题有所帮助(他是故意说得那么模糊的)。

第二,如果有人认识约翰·保尔森,就是那个对冲基金经理,尤其是如果知道他波罗黎各岛建设项目[4]的相关信息的话,我有兴趣和他谈谈城市的高效设计,计划在硅谷之外的地方建立创业园区时所面临的合作问题,以及我对克服潜在能量势垒的一些想法。

第三,我现在相当确定大多数风险投资家和企业家目前都没有在使用我会用的思考方式分析创业,或者至少,他们说起话来不像是看见了我所看见的东西那样。我想试试我自认为可能拥有的这种能力,看看是不是真的能创造出高于天使投资所要求的回报。我还觉得目前传统风投资本所使用的二加二十系统[5]并没有很好地保持利益一致。如果资金回报率超过了S&P 500或先锋整体债券指数(以高的那个为准),我只要其中的百分之二十作为回报就可以了。有没有投资者愿意让我来协助做天使投资的?

以及,如果有人已经在做以下项目,我不介意被抄送进电邮会话当中(尤其是如果我成功晋升为天使投资人的话):

  • 全自动驾驶汽车队列(在周围只有全自动驾驶车辆的情况下运行的汽车)

  • 在美国和欧洲监管机制外,针对药物研究和开发的廉价化。

  • 不受美国股权法律监控,或是加密资产[6]的风投金融化。

  • 针对肥胖症的直接攻击,是直接杀死肥胖细胞的那种,而不是徒劳地试图扰乱细胞环境的代谢过程。

  • 可移动式房屋,可以在设计好的房屋地基之间通过模块镶嵌移动。

  • 努力说服其它有可用土地的可居住国家划一片特区,使用经济化[7]的税务与金融法律(比如说,使用消费税和土地价值税,而不是资本利得税[8]和营业税[9],同时使加密金融合法化)。

  • 结合了通货膨胀指数目标或名义经济增长级别目标的加密货币。

  • 连续审计的银行账户。

  • 装载了杀蚊激光的四轴飞行器,相同系统最好还适用于胡蜂/大黄蜂/等其它害虫。

我不会特别推荐尝试通过猜测如何将这些事结合到一起来推测出我可能的计划。不是所有这些元素都属于同一计划的。

我的联系方式,一如既往,是:yudkowsky@gmail.com.

---------------------------

[1] 此处的链接为作者在访谈中提到过的下一部小说计划:《被精确束缚的灯神及其行为》。详情可以参考EY在作者访谈的透露。

[2] 《理性之道》连续推断意志之镜(简称VEC之镜)出场后风靡一时的剧情猜测。109 - 110章放出后,读者社区的很多人都坚信“邓布利多不可能那么轻易地被打败”“对伏地魔来说也太顺利了”“这都死局了还能怎么玩”,以此派生出VEC之镜理论:“其实现在发生的剧情都是假的,是镜子的特效,是万能的老邓把两个汤姆·里德尔都关进了VEC之镜的伪·平行宇宙。”

[3] 网站名直译就是“匿名君”。如前文所述,是一个以作者读者互动与群体创作为中心的写作平台。作者可以开设投票参考读者意见,可以与读者实时聊天,也可以有多个作者参与接龙。目前使用创作类型最多的是类似于文字冒险游戏,以“你”(读者)为主角进行冒险或探索的故事。

[4] 2014年波罗黎各岛启动了一系列投资建设计划,以低廉的税收吸引全球富豪。投资人之一约翰·保尔森对此的评价是“波罗黎各岛将会变成加勒比海的新加坡”。详见: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4-04-25/paulson-as-cheerleader-for-puerto-rico-sees-rich-influx

[5] 对冲基金的收费标准一般是2%的基础管理费加上20%超出规定回报率的总数。这一举措很容易导致基金管理人员不成比例地抬高资金风险(抬高投资风险可以提高预期收益,但资产受损的额度也会相应增加。然而,由于承受可能风险损失的是客户而非管理人员(管理人员不会因为未达到预期收益而倒给客户钱),管理人员将会更倾向于抬高风险,罔顾客户的利益。)目前有一些办法试着抑制这类倾向(目前比较流行的方式是“超出规定回报率”按累积数算,不按时段算;基金利润必须在填补亏空之后才能进一步收取费用),但由于对冲基金的账目不透明以及高度灵活性(比如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直接解散基金重组以洗刷亏空数据),目前尚未有成熟的方案解决此类问题。

[6] 泛指基于特定算法,可以对应到实体货币,但可以绕过许多针对资产设定的法律限制的网络加密虚拟货币系统。典型代表为比特币。后文的加密金融、加密货币均为同类产物。

[7] 这里经济化(econoliterate)直译为“有经济学能力的”,联系上下文应该是指基于自由经济,排除所有技术障碍的理想化金融结构。

[8] 资本利得税在经济效率上存在严重争议,有学者认为资本利得并不符合广泛使用的所得概念(详见:http://wiki.mbalib.com/wiki/%E8%B5%84%E6%9C%AC%E5%88%A9%E5%BE%97%E7%A8%8E)举例来说,房价上升并不等于房子突然多出了一块,只是房子的相对价值变了,在不将价值兑换成所得收入之前(例如卖房或是再融资)不应以此收税。

[9] 营业税是因为技术原因而产生的间接税。理论上来说,政府应该向消费者征收消费税,然而由于消费总额不便统计,只好向商家征收营业税,以间接征收消费税。

[10] 伊隆·马斯克:SpaceX创办人,特斯拉汽车和PayPal(原X.com)的联合创办人。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C%8A%E9%9A%86%C2%B7%E9%A9%AC%E6%96%AF%E5%85%8B

-------------------

翻译:潜水艇君

校对:大大糖,林海雪原,LaNieve,Lily Lu

评论(20)
热度(114)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