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三个世界的碰撞,第五章:三个世界决定

授权和转载须知

安科大步走进主会议室;虽然他的步伐像个体力消耗殆尽的人,但是至少他的表情是坚决的。在他身后跟着阴影般的告解师。

指挥会议成员抬头看向他,然后交换了几个眼色。

“你看起来好些了。”同人大师试探道。

安科把一只手放在自己椅子的后背上,然后顿住了。少了一个人。“飞船的工程师呢?”

程序爵皱起了眉头。“他说他得去做一个实验,我的大人。他拒绝进一步解释,但是我想一定是跟食婴人发来的文件有关——”

“你开玩笑吧,”安科说,“我们的飞船工程师跑去寻梦诺贝尔奖了?在这时候?整个人类的命运悬于一线的当口?”

程序爵耸了耸肩。“他似乎认为那很重要,大人。”

安科叹了口气。他拉开椅子,半跌半坐下来。“飞船的市场还没稳定下来吧?”

程序爵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你自己看吧。”

安科颤了颤,召唤出了一面屏幕。“哦,明白了。飞船的市场分析师的原话是这么说的:‘我的市场里每一个标的资产都像个天杀的溜溜球一样大起大落,同时飞船上的对冲员正在试图对一个能砍掉他们整个星球百分之九十八风险资本的黑天鹅状态做出调整。就连这艘飞船上的现货价格都疯了;要么我们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冒泡沫贸易商,要么有人真心认为性交相比橘子汁来说估值过高。有一个衍生工具交易员说她能搞出一份哪怕人类被外星人全灭了都具备绝对价值的合同,不过她说她要搞上几个小时而我说她是抽毒品抽高了。实际上我觉得在这种环境中还在做交易的大多数人都抽得比太阳风层顶还高。买卖价差之间的距离大的能踢一个足球场进去,没有哪笔交易成得了交,而且我全身都爬满了未分离条件依赖性。我完全不知道这个见鬼的市场相信什么。谁给我来一杯。’引言结束。”安科抬头看着同人大师:“有没有什么建议贴被其他船员们给人工置顶了?”

同人大师清了清嗓子,“大人,我们擅自筛选掉了任何从物理上来说不可能、纯粹一厢情愿、还有明显误解了自然元伦理学的内容;我可以给你看明细列表。”

“那么还剩下什么?”安科说,“哦,算了,我明白了。”

“嗯,不完全是那样,”大师说,“如果把最好的主意综合一下的话——”他做了个手势,一个小型显示跳了出来。

问超级幸福人它们的生物技术能不能胚胎改造食婴人孩子们的智能,让它们长大之后不会想吃自己的孩子们。给现在的食婴人成年人们做绝育手术。如果食婴人成年人不能被绝育而且不肯投降,那么囚禁它们。如果那太过昂贵,将它们大部分杀死,但是保留足够的人口在狱中,能将它们的文明传授给它们的孩子。向超级幸福人提议建立联盟,一起进攻食婴人星系,我们负责提供资金和人员,它们负责提供技术。

“还不错,”安科说。他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讽刺的意味。“但是好像没有提到超级幸福人应该如何对待我们这个问题。与这份建议相对应的待遇——”

“是的,我的大人,”同人大师说,“回帖里面广泛指出了这一点。还有另一个问题,超级幸福人并不需要我们的人力或者我们的资金。”大师看向程序爵,外星心理学家和感应姬的方向。

程序爵说:“大人,我认为超级幸福人的思维速度比我们快得多。如果它们的思维系统真的是以类似DNA的东西建立而不是以神经元建立,那么它们会具备高速思维就不奇怪了。实际上,奇怪的是它们的加速度只有——”程序爵停下了,吞咽了一下;“大人。超级幸福人对我们的信息做出答复时极为迅速,但是,仍然有一段有限的延迟。这段延迟大概跟答复的长度成比例,加上一个常数。按照比例来看,大人,我认为它们的思维速度比我们快上十五到三十倍,虽然这种比较有局限性。如果我试图用摩尔定律之类来估量它们飞船的可见技术的话——安德森通量,功率密度之类——那么我能得出一个相对收敛的估测,说外星人比我们先进两百年——这是按照人类发展来说的相对时间。这意味着它们的科学革命发生在一千两百年的相对时间前。”

“这是假设,”外星心理学家说,“它们的历史发展得和我们一样慢。事实多半不是这样。”外星心理学家深吸了一口气。“大人,我怀疑外星人真的能用三位切嗣就掌控整艘飞船。大人,这可能不仅显示出它们像翻译软件那样高超程序技能,还显示超级幸福人很可能可以通过性交来交换知识和技能。它们种族中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承载了它们的爱因斯坦和牛顿的记忆,还有一千个专精领域,都像DNA在人类中那样广泛分布着。大人,我怀疑它们的伽利略出现在客观时间的二十年前,按照星辰时间计算,而它们进行宇宙航行的时间大概是二十年左右。”

感应姬说:“它们的飞船有一个对称平面,飞船正在以对称平面为中心变得更宽,一面变大一面吸收超新星的灰尘和能量。它增长的速度是每小时百分之二的平滑指数,这意味着它在这个环境中每过三十五个小时就可以分裂一次。”

“我完全无法估计,”外星心理学家说,“超级幸福人的繁殖速度——它们每一代生育多少个孩子,或者它们的孩子要多久才能性成熟。不过,考虑到一切因素,我不认为我们能指望它们要花二十年才能读完高中。”

一阵沉默。

安科恢复语言能力之后,说:“你们都说完了吗?”

“如果它们允许我们活下去的话,”程序爵说,“而且,如果我们能按照李嘉图比较优势定律拟出一份贸易协议的话,利率会变得——”

“让利率死到下水沟里去吧。超级幸福飞船发来过新的通讯吗?”

感应姬摇了摇头。

“好吧。”安科说,“打开一条通向它们的通讯频道。”

会议桌周围一阵骚乱:“我的大人——”同人大师说,“大人,你打算说什么?”

安科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我要问它们,有没有选择提供给我们。”

感应姬望向飞船告解师。戴着兜帽的身影无声地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失去理智。

感应姬吞咽了一下,打开了一条频道。全息影像先是显示出一个字体屏幕:

第三切嗣姬

游戏玩家临时联合主席

语言翻译软件第九版本

文化翻译软件第十六版本

这个版本的第三切嗣姬显得稍微不那么苍白,表情看起来更为关切和同情。她看见安科的样子时惊异地睁大了眼睛:“大人,你在受苦!”

“只是累了而已,我的女士。”安科说。他清了清嗓子。“我们飞船做决策一般是依靠市场交易的,而现在市场极不稳定。我很抱歉将这作为共情痛苦施加于你,我会尽快结束这次谈话。无论如何——”

安科用眼角的余光看见飞船工程师回到房间里来;他看上去好像有事情想说,但是看见全息影像的时候僵住了。

现在没有时间管这个。

“无论如何,”安科说,“我们确定了,关键决策取决于你们的技术能力。你们认为你们能对我们或者食婴人们做什么?”

第三切嗣姬叹了口气,“我真的应该等你们先做出独立判断,再把我们的判断给你们——你们至少应该先想到它——但是看来不能指望了。我就直接告诉你,我们目前计划怎样做,如何?”

安科点了点头,“这样最好,我的女士。”他一部分紧绷的肌肉开始放松;第十六版文化翻译软件对他的大脑来说仁慈的多。他漫不经心地好奇他自己是否有个模拟化身正在技巧娴熟地和第三切嗣姬做爱——

“好吧,”第三切嗣姬说,“我们认为,想进一步会谈的话,最明显的切入点就是综合三个种族并彼此妥协,直到我们令彼此满意,一切被要求的改动都会有所补偿。食婴人必须妥协它们的价值观,早在它们的孩子还不具备自我意识时吃掉它们——达成这个目的的最有效手段可能是让我们直接改动孩子们的生理周期。我们甚至可以让没有自我意识的孩子们有逃跑和尖叫的本能,并且发出简单的抗议话语,但是不让它们的大脑发展出自我意识,直到狩猎结束。”

安科直起身子。这听起来其实——相当仁慈——从某种层面上来说——

“而你我两个种族,”第三切嗣姬说,“因为我们希望食婴人们做出这一改变,所以作为对它们的补偿,我们会采纳食婴人的价值观,好让我们的文明在它们的观念中更有价值:你们和我们都会改变自己,生育更多的孩子,然后在他们获取自我意识之前的最后一刹那,将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吃掉。” 

会议室彻底冻结了。没有一个人做出动作。就连他们的脸都没有改变表情。

安科的大脑突然回忆起他见过的那些蠕动,互相穿插,光看着就觉得痛苦的脓包。

一个文化翻译软件能够改变形象,但是不能改变现实。

“尽管如此,”第三切嗣姬继续说,“食婴人拒绝这一提案的可能性依然很高;这些改变将会用暴力强行实施。至于你们,人类,我们希望你们会更明理一些。但是,无论是你们,还是食婴人,都必须放弃身体上的痛苦,羞耻心,和浪漫情感上的问题。作为补偿,我们会向你们的方向修改我们的价值观。我们愿意改变,愿以更复杂的方式追求愉悦,只要我们享受的愉悦总值没有显著降低。我们会学习制作对你们来说有价值的艺术。我们会学习你们的幽默感,虽然我们不会说谎。从人类和食婴人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文明会变得比以前更有价值。这就是我们提供给你们的补偿。我们进一步要求你们接受我们的礼物无法翻译2,我们认为这礼物本身就能优化你们称之为‘爱’的价值。这同时会允许我们两个种族通过机器的协助来做爱,我们非常渴望如此。在这一切改变完成之后,我们三个种族将满足彼此的价值观,具备更多的共同点,我们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一个联合文明。”

安科慢慢地点了点头。这一切都文明得难以置信。这甚至可能是几个文明相撞时无可争议的最佳通用规程。

第三切嗣姬的眼睛亮了:“你点头了——这是同意了吗,人类?”

“这是表示理解,”安科说,“我们必须考虑一下。”

“我明白,”第三切嗣姬说,“请尽量迅速地考虑。就在你思索的同时,食婴人的孩子还在巨大的痛苦中死去。”

“我明白,”安科答道,然后做了个切断通讯的手势。

全息影像闪灭了。

一阵长长的,可怕的沉默。

“不。”

驾驶爵说。冰冷,平静,决绝。

又是一阵沉默。

“我的大人,”外星心理学家说,声音极为轻柔,就好像她害怕带来坏消息的人会遭到车裂。“我不认为它们是在让我们选择。”

“实际上,”安科说,“超级幸福人打算给我们的要比我们打算给食婴人的多。我们可没有去思考怎样补偿它们。”很奇怪,安科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很平静,几乎是死一般的平静。“超级幸福人真的是一个很公正的种族。刚才它们给我的印象是,无论它们在这个局面中是否占上风,它们都会给出完全相同的提案。如果是我们人类占了上风的话,我们可能就直接将我们的意志强行施加在食婴人身上,然后叫超级幸福文明滚蛋。但是我们没有占据上风。我想,就是这样了。”

!”驾驶爵大吼。“这不是——”

安科看着他,还是死一般的平静。

驾驶爵在深呼吸,不像是在努力恢复镇静,而像是在某个不复存在的非洲草原上准备作战。“它们想把我们改造成一种非人的生物。这——不能——我们不能——我们决不能允许——”

“要么给我们更好的选择,要么闭嘴,”程序爵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超级幸福人比我们聪明,技术比我们强大,思维比我们快,而且很可能繁殖的比我们快。我们想在军事上对抗它们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的飞船试图逃脱,超级幸福人只会用更快的飞船追击。一个星际航线一旦打开,就不可能再关闭,也不可能掩饰它的存在——”

“呃。”飞船工程师说。

每个人的目光都移向他。

“呃,”飞船工程师说。“我的管理爵大人,我必须私下向你报告。”

告解师摇了摇头。“这件事你处理得不够好,工程师。”

安科私下对自己点头。告解师说的没错。飞船工程师已经泄露了这个秘密的存在。在现有条件下,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来秘密源自食婴人发来的数据。这就已经是秘密的百分之八十了。如果再跟星际航线物理有关的话,秘密剩余的部分又出来一半了。

“工程师,”安科说,“既然你已经泄露了这个秘密的存在,我建议你干脆告知整个指挥会议。我们需要保持同步。两个人的思想不能算是一个群体。我们可以之后再考虑对这个秘密保密的事情。”

工程师犹豫着,“呃,大人。我建议我先给你报告,然后你再决定——”

“没有时间了,”安科说。他指向刚才展示全息影像的地方。

“没错,”同人大师说,“我们总是可以听完之后割喉自尽的,如果这个秘密那么可怕的话。”同人大师发出笑声——

——然后停下了,看着工程师脸上那个表情。

“如你所愿,我的大人。”工程师说。

他深吸了一口气。“我委托程序爵,将食婴人数据库中的科学公式和常数跟人类的数据做对比。当然,大多数互相对应的数据都是一样的。有些地方我们的数据更精确,这符合我们,呃,更高的技术能力。但是出现了一个异常:食婴人计算出的安德森耦合常数比我们的大十个数量级。”

驾驶爵吹了声口哨:“星辰在上,它们怎么能搞出这种乌龙——”

然后驾驶爵突然住嘴了。

“安德森耦合常数,”安科重复,“那是...安德森相互作用与....”

“安德森相互作用与强相互作用力之间的耦合,”驾驶爵说。他慢慢露出一个笑容,十分严峻的微笑。“那是标准模型中的一个自由参数,所以只能用实验来测量。但是因为相互作用是那么不可思议的......微弱......他们不得不建立了一个超级巨大的安德森发生器来寻找这个数据。发生器的体积相当于一颗小型的月亮,就是为了提供一枚数据。肯定不是你能在家自己动手核实的东西。这就是物理书里给出的官方说法,我的女士、大人们。”

同人大师皱起了眉头。“你是说......物理学家们伪造了数据,好......为一个巨大项目集资?”他看起来很困惑。

“不,”驾驶爵说,“不是出于对权力的欲望。工程师,如果耦合的相互作用那么强大的话,我们自己飞船的安德森驱动机就可以检验食婴人给出的数据。你已经这样做了吧?”

飞船工程师点了点头。“食婴人给的数据是正确的,我的大人。”

飞船工程师脸色苍白。驾驶爵咬着牙关,笑容讥讽。

“请解释,”安科说,“是不是宇宙再过个几亿年就要终结了之类的?因为那样的话,这件事可以等到——”

“我的大人,”飞船告解师说,“假设一下,如果我们宇宙中的物理法则能让古希腊人可以从随手可得的材料中建造出核武器来。想象一下,如果物理规则允许一个跟制作火药一样简单、但是可以摧毁整个国家的方式存在。那样的话,历史会很不一样的,不是吗?”

安科点点头,很困惑。“呃,没错,”安科说,“那样的话,历史会短的多。”

“我们难道不是很幸运吗,物理实际上不是那个样子的?在我们的时代中,侥幸地,物理规则不允许方便廉价而令人难以抗拒的超级武器的存在?”

安科皱起眉头——

“可是,我的大人,”飞船告解师说,“我们真的知道我们认为自己知道的事情吗?如果事情并不是这样的话,我们会看到什么不一样的证据?说到底——如果你是一名物理学家,而且发现了一个用家常材料就可以轻易制作超级威力武器的方法——你会跑出来大告天下吗?”

“不会,”安科说。他感觉到肚子里有一团沉甸甸的东西坠了下去。“我会试图把这个发现隐藏起来,然后编造一个掩饰性的故事,阻碍任何其他人往这里看。”

驾驶爵发出一声尖锐的声音,其中一半是笑声,另一半则比笑声阴暗的多。“编造得太完美了。我是一个驾驶爵,而我到现在都没有起过疑心。”

 

“那么?”安科问,“它到底是什么?”

“呃,”飞船工程师说,“嗯......简单来说....如果跳过技术性细节的话.....”

飞船工程师深吸了一口气。

“任何一艘安装了中级规模的安德森驱动机的飞船都可以把一颗恒星引爆成超新星。”

死寂。

“总体上来说好像是件坏事,”驾驶爵说,“但是从我们目前的处境看来,这正好就是我们需要的东西。普通的新星是不够的,但是如果能把整颗恒星给炸掉——”他再次发出那种尖锐而苦涩的笑声。“没有恒星,就没有星际航线。我们可以使这个星系的主恒星爆发超新星——不是那颗白矮星,那颗伴星。然后超级幸福人就触摸不到人类了,就是说,它们触摸不到通向人类航线网的道路。我们会死掉。如果你在乎这种无关紧要的细节的话。”驾驶爵环视会议桌。“你们在乎吗?顺便说一句,正确答案是‘不’。”

“我在乎,”感应姬轻声说,“我非常在乎。可是...”她将双手叠在桌上,垂下了头。

会议桌周围的人纷纷点头。

驾驶爵望向飞船工程师:“要改动飞船的安德森驱动机需要多久——”

“已经做好了,”飞船工程师说,“可是......我们应该等到,嗯,超级幸福人离开以后,好让它们探测不到我们做了什么。”

驾驶爵点了点头。“计划不错。嗯,这可放心了。我还以为整个人类都没救了,而不光是我们。”他探询地看向安科。“大人?” 

安科双手捧着头,突然觉得比这辈子任何时候都还累。桌子对面,告解师注视着他——至少看起来如此;至少兜帽是朝着他的方向的。

我早告诉你了,告解师没有这样说。

“你的计划中有一个问题,”安科说。

“什么问题?”驾驶爵问。

“你忘了一样东西,”安科说,“极为重要的一样东西。你曾经发誓要保护的东西。”

几张困惑的面孔注视着他。

“如果你要说‘飞船的安全’之类荒唐的话——”驾驶爵说。

感应姬倒吸了一口冷气,“哦,天啊,不,”她低语道,“哦,不。食婴人的孩子们。”

驾驶爵看起来像是肚子上被打了一拳。桌子周围开始蔓延的严峻微笑突然变成了惊恐的神色。

“是的,”安科说。他把目光从会议桌上挪开。他不想看众人的反应。“超级幸福人将无法触及我们。而且它们也将无法触及食婴人们。我们也一样。所以食婴人们将一直继续吞噬它们的孩子。孩子们将继续缓慢地在它们父母的腹中死去。一直这样下去。人类值得这个代价吗?”

安科回头看向会议桌,就看了一眼。外星心理学家一脸痛苦,同人大师落下了泪水,而驾驶爵看起来好像他正在被缓慢地撕成两半。程序爵的表情很抽象,感应姬双手掩着脸。(而告解师的脸还是隐藏在银色的兜帽下面。)

安科闭上了眼睛。“超级幸福人会将我们变成一种非人的东西,”安科说,“不,我们就摊开来说吧。变成一种低于人类的东西。但是并没有相差那么多。我们仍然会有艺术,有故事,有爱。我曾经几个小时都没经受痛苦,并没那么糟糕——”字句卡在他喉咙里,跟巨大的恐惧卡在一起。“好吧。无论如何。如果对我们来说保持自己的完整有那么重要的话——我们有这个选择。问题只是我们愿不愿意付出代价。牺牲食婴人的孩子们——”

真的,它们很像人类的孩子。

“——来拯救人类。”

黑暗中有人在尖叫,一种尖细窒息的声音,安科以前从未听过这样的声音,也从来不想听到。安科想那可能是驾驶爵发出的,或者是同人大师,或者是飞船工程师。他没有睁眼确定是谁。

有叮的一声。

“从——从超——超级幸福飞船发来,”感应姬将话吐出来,好像那些字句是硫酸一般,“通讯,我的大人”

安科睁开眼睛,不知怎么的,他仍然感觉自己在黑暗之中。

“接听。”安科说。

第三切嗣姬出现在他面前。她看见他的模样时睁大了眼睛,但是什么都没说。

没错,我的女士,我看起来可不是超级幸福的样子。

“人类,我们必须得到你们的答复。”她简单地说。

管理爵掐了一下自己的鼻梁,并揉了揉眼睛。太荒唐了,让一个人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他想把决策推给一个委员会,一个飞船上的集体投票,一个市场——某个不会要求任何人担任全部责任的东西。但是正常情况下飞船不适合那样运行,也没有什么理由认为非常情况下就会更好。他是一个管理爵;他必须倾听所有意见,结合它们,然后下决定。实验表明,没有任何非管理者组成的组织能与受训做这些事情的他匹敌,与有动力做这些事情的他匹敌;任何有效系统都已经被吸收进管理者所考量的建议中。

唯一的决定。如果他错了的话也是唯一的责任。绝对的权力和绝对的问责,大人,永远不要忘记后者,否则你一回来就会被解雇。如果你无可饶恕地搞砸了,大人,那么,你一百二十年的薪水履约保证,那份可爱的稳定收入源头,就会在你来得及下一次呼吸之前就蒸发掉。

哦,对了,这一次整个人类也会跟着付出代价。

“我不能为整个人类代言,”管理爵说,“我可以决定,但是别人可能会做出不同的决定。你理解吗?”

第三切嗣姬做了个轻飘飘的手势,似乎这一点完全不重要。“你在人类决策者之中特别异乎寻常吗?”

安科歪了歪头。“不是...很异乎寻常...”

“那么你的决定在很大几率上会代表其他人类决策者的决定,”她说,“我很难想象你的决定天秤正好就是水平的,无论承认你们的倾向性有多么困难。”

安科慢慢地点了点头,“那么.....”

他吸了一口气。

任何能够在星海中遨游的种族一定能理解囚徒困境,一定得是这样。如果你不能合作的话,你只会摧毁自己的恒星。现在看来这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情。按照这个标准来评判的话,人类站在食婴人和超级幸福人边上像是个冒牌货。人类把这作为一个秘密隐瞒着不让自己的同类知道。其他两个种族只是——没有去干蠢事。否则你在星海中就不会遇到任何人了。

超级幸福人尽它们的全力去摁下‘合作’键了。它们已经尽量公平地合作。

人类只能做一样的事情。

“以我个人而言,我倾向于接受你们的提案。”

他没有环顾四周看其他人对这句话是什么反应。

“可能会有一些其他事情,”安科补充道,“当我们的代表们会面的时候,人类会想向你们的种族提出一些要求。你们的技术比我们的先进。”

第三切嗣姬露出微笑:“我们当然会倾向于满足这些要求。就像我们最开始向你们发送的那条信息那样——‘我们爱你们并希望你们超级幸福。’你们的快乐会为我们带来快乐,我们将一起取悦。”

安科无法使自己露出微笑,“还有别的事情吗?”

“这艘食婴人飞船,”第三切嗣姬说,“没有向你们开火,虽然是它们先看见了你们。有据于此,你们是否跟它组成了联盟?”

“什么?”安科未经思索地说,“不是——”

大人!”告解师大叫。

太晚了。

“大人,”感应姬说,她的声音破碎了,“超级幸福人对食婴人飞船开火,摧毁了它。”

安科骇然地看着第三切嗣姬。

“我很抱歉,”切嗣姬说,“但是如我们预测的那样,我们的谈判失败了。我们自己的飞船不欠它们任何东西,也没有对它们作任何承诺。这样,等我们回来之后扫荡它们星际航路网就会容易得多。任何延迟都只会导致食婴人孩子们遭受更多折磨。你理解吧,我的大人?”

“是的,”安科说,声音颤抖,“我理解,我的切嗣女士。”他想抗议,想尖叫。但是战争才刚刚开始,而这——这确实会拯救——

“你会警告它们吗?”切嗣姬问。

“不会。”安科说。这是实话。

“改造食婴人的任务比改造你们人类急迫。我们估计食婴人改造行动要花你们的几个星期才能结束。我们希望你们不介意等待。就是这些。”切嗣姬说。

全息影像消失了。

“超级幸福飞船启动离开,”感应姬说。她一边无声地哭泣,一边履行她汇报的职责。“它们正在退回它们来时使用的星际航线出口。”

“好的,”安科说,“我们启程回家。我们必须汇报谈判的事务——”

一声动物般的嚎叫,好像他试图用喉咙炸裂会议室的墙壁,驾驶爵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挣裂了所有的自制,向前扑去。

但是,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站在目标身后,告解师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小小的昏迷枪——在整个飞船上,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使用这个武器,如果他确认有人失去理智的话。告解师的手臂迅速地抬了起来......

可能性1......麻醉了驾驶爵。

可能性2......[只在有人在回贴中提出了这个选择的情况下,第二个可能性才会变成真正的结局。否则,第一个结局将会是真正结局。]

 ---------------------------

*译者注:在原文连载期间,这个故事是分裂成两个不同结局的。翻译组会在一两周之内发出本文的第一个结局《正常结局》,然后无论读者是否猜出人类的另一个选择,翻译组都会在再之后的一两周之内发出本文的第二个结局《真正结局》,在此期间,欢迎大家猜测本文的走向。

----------------------------

传送门:[上一章][英文原著][下一章]

翻译: LilyLu

校对: 潜水艇君

评论(20)
热度(39)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