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三个世界的碰撞,第七章,真结局:牺牲之焰

授权和转载须知

但是,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站在目标身后,告解师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小小的昏迷枪——在整个飞船上,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使用这个武器,如果他确认有人失去理智的话。告解师的手臂迅速地抬了起来……

……麻醉了安科大人。

安科几乎是立刻就垮了下去,仿佛牵引着他的线绳早已被剪断了大半,只剩下最后几根勉强拉着他的四肢摇摇欲坠。

恐惧,惊骇,沮丧,纯粹而茫然的震惊;整个指挥会议骇然地瞪着告解师。

兜帽下面发出了绝对禁止从那片阴影中发出的话语:命令的声音。“驾驶爵,开启星际航线,带我们回到惠更斯星系。现在就启动,你处在关键路径上。感应姬,我需要你锁死这艘飞船上所有的通讯系统,只留一条通讯频道,由你亲自控制。同人大师,给我估算出这艘飞船上所有成员的资产总价值。我们将会需要本金。”

有那么一瞬间,整个指挥会议都冻结了,纹丝不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等待别人做点什么。

然后——

“遵命,大人,现在启动‘不可能号’,”驾驶爵说。他的神色现在恢复了理智,“你的计划是什么?”

“他不是你的大人!”同人大师叫到。然后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对不起,告解师——我不认为我们的管理爵失去理智了。而且你,在所有人之中尤其是你,最没有资格就这么篡夺权力——”

“不错,”那个人说,“安科的理智是清醒的。但是他同时是一个品格正直的人,一旦给出承诺就不会食言,而这是我决不能允许的。而至于我——我已经三次背叛我的誓言,所以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告解师了。”话音未落,前告解师摘下了他的兜帽。

如果换作其他任何时候,这些话还有兜帽下露出的脸将会令人震惊晕倒。而在今天,在整个人类的命运悬于一线的当口,这只能算是有点意思而已。一切已经陷入混乱,世界已经沦落为疯狂,所以再更疯狂一些似乎也无关紧要。

“祖先,”同人大师说,“有双重禁忌禁止你在这里行使任何权力。”

前告解师露出了不冷不热的笑容。“你知道的,那样的规则只存在于我们的头脑中。何况,”他补充道,“我并不是在任何意义上的替人类的命运掌舵,只是挺身挡在一颗子弹的前面。这根本不是建议,更谈不上是命令。而且,这样很好,是我,而不是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来命令这件事发生——”

“操你的蛋吧,”驾驶爵说,”我们到底要不要拯救人类?“

大家花了一点时间来寻找正确答案。

然后同人大师叹了口气,向着前告解师低下了头以示同意:“我会遵从您的命令……切嗣大人。”

闻言,就连切嗣本人都露出了被刺痛的神情,但是他们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时间则所剩无几。

------------------------------------------------------

在惠更斯星系,‘不可能可能世界’从它饱受期盼的考察远航中返回,出现在了那条出现前所未见异常的星际航线中。没有一分一秒的延迟,‘不可能号’立刻开始广播一条市场订单。

这已经触犯了十几条法律。如果‘不可能号’做出了一项科学发现的话,它应该先把结果公布于众,然后再试图用它来做交易。否则的话,结果将不会是利润而是混乱,因为整个市场的交易家都会拒绝跟你交易;对他们来说,你想跟他们做买卖本身就是拒绝你的充分理由。对冲员们会试图猜测那些被隐藏的科学结果是什么,还有他们的哪些对手有私下消息,于是整个市场就会陷入瘫痪。

‘不可能号’无视了所有的规则。它广播的是一条新的预测性合约的细节,上面打了紧急优先权迫切威胁还有告解师盖戳——这些标签如果滥用的话都有极度严苛的惩罚,包括彻底没收资产;但如果使用了任何一个,就会保证贴着这个标签的合同会以光速出现在预测市场上。

‘不可能号’将差不多飞船全体成员的资产都押在这个合约上。

预测合约的明文是这么写的:


再过三个小时四十一分钟,惠更斯与地球之间的星际航线将会无法通过。

再过三十分钟,所有还留在这个星系里的人都会死。

在那之后,人类将再也无法通过这个星系。

(以下明文并不是要描述合约的细节,但是能够解释为什么对此主张的概率估计会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用。)

是外星人。任何拥有飞船的人,把飞船装满孩子就跑!立刻离开惠更斯星系!


在惠更斯星系中,差不多有倒抽一口气的时间。

然后市场就疯了,每一个单身的交易员都在试图计算概率,每一个成了家的交易员都抛弃了自己的岗位,试图将自己的孩子带到星际航行港去。

------------------------------------------------------ 

“六,”同人大师喃喃道,“七,八,九,十,十一——”

指挥会议面前出现一个全息影像,发自惠更斯交流中心主席,申请(其实更接近于强求)与‘不可能可能世界’的管理爵谈话。

“接通吧。”驾驶爵说,他现在坐在安科的椅子里,是切嗣指定的代表领袖。

“外星人?”主席责问,然后她注意到了驾驶的制服。“你不是管理者——”

“我们的管理爵大人现在服了休息的药物,”切嗣从一旁说;他再次穿上了告解师的袍子,以避免浪费时间来解释。“他承担的压力比我们所有人都多——”

主席做了一个突兀的切割动作。“解释这个——合约。如果这是一个操纵市场的骗局的话,我会保证你们到星辰冷却的那一天还在吃罚单!”

“我们跟随了那条显示出异常的星际航线,”驾驶爵说,“并发现初始星系刚刚爆发超新星。换句话说,主席女士,异常是超新星造成的,并且影响了初始自那个星系的所有星际航线。我们之前没有发现过外星人——但那代表的是我们所探索的任何一个单一星系被殖民的几率。也许这个星系就有航线通向外星人世界——但是我们无法知道是哪一条,而开拓新星际航线的是很贵的。超新星无意中成为了一个通用的碰头信号,主席女士。它代表的不是我们和外星人直接探索而相遇的概率,而是我们共同拥有至少一个相邻星系的概率。”

主席面色苍白。“而那些外星人是恶意的。”

驾驶爵不由自主地看向切嗣。

“我们的价值观无法兼容。”切嗣说。

“不错,可以这样说,”驾驶爵说,“而且,不幸的是,主席女士,它们的技术要比我们先进得多。”

“驾驶爵,”主席说,“你确信外星人立意要灭绝全人类吗?”

驾驶爵露出了一个非常浅,非常僵硬的微笑。“无法兼容的价值观,我的主席女士。它们的生物技术非常发达。我想说到这里就够了。”

主席的额头上流下了汗水,“那么,它们为什么放你们回来了?”

“我们安排了一个可信的谎言给它们,”驾驶爵简单地说,“它们比我们先进的原因之一是它们不擅长欺瞒。”

“这一切,”主席说,现在她的声音颤抖了,“这一切都无法解释为什么惠更斯和地球之间的星际航线会被切断。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外星人一定会通过我们的星系涌向地球,再涌向整个人类的星际网。你为什么会认为这一条星际航线会幸运地关闭呢?”

驾驶爵吸了一口气。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想隐瞒的话,精确地描述真相是个好手段。“我的主席女士,我们在超新星那里遇见了两个外星种族。第一艘外星飞船跟我们交换了科学信息。我们正在逃避的是第二个外星种族。但是,从第一个种族那里,我们得知这艘飞船能够使用一种手段来切断通向地球的星际航线。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主席女士,我们不想公开透露这个讯息。我们这一部分的报告将会密报给科学研究星系联盟主席,其它密码都不能读取。”

主席开始大笑。那是失控的,歇斯底里的大笑,使得切嗣的兜帽转向了她。从屏幕的一角,一只戴着手套的手出现了,那是主席自己的告解师。“我的女士……”一个柔和的女声说道。

“哦,好极了。”主席说。“哦,简直太棒了。那么,是你的飞船要引起这场大灾难。你承认这一点,是吧?我好震惊啊。你多半绕开了所有的谎言。你计划炸掉我们的恒星。杀掉一百五十亿人,而且你试图讲字面意义上的实话。”

驾驶爵慢慢地点了点头。“当我们对比第一个外星种族的科学档案的时候——”

“不,不要告诉我。我被告知一艘飞船就能做到,但是我不应该知道是怎么做的。令人震惊,一个外星文明能够和平到连这件事都不当做秘密的地步。我想我会乐意遇见这些外星人,它们听起来比另外那些要可爱得多——你为什么笑?”

“我的主席女士,”驾驶爵说,控制住了自己,“很抱歉,我们经历了不少事情。请允许我问一下,你到底要不要疏散整颗行星?”

主席的目光突然像星辰之焰那样激烈而尖锐。“当然,收到广播后立即就开始了。如果你们错了的话,相对来说没有大害。但是三个小时四十一分钟都不够用来撤离这颗行星上十分之一的孩子。”主席的目光瞄向屏幕之外的什么东西。“如果有八个小时的话,我们能从地球合流点调遣来飞船,将整颗行星上的人都撤离。”

“我的女士,”主席身后传来柔和的声音,“现在是整个人类命悬于一线。不仅是地球之后的全部星系航线网,而是人类的整个未来。增加任何这段时间内外星人会到来的几率——”

主席站起身来,椅子在她身后倒下,动作快得令聚集镜头差点跟不上她和她身旁那个戴着阴影兜帽的人影。“你难道是在告诉我,”她的声音尖锐地拔高,“闭上嘴做乘法?”[1]

“是的。”

主席转回来面对众人,简单地说,“不行。你们并不确定外星人跟你们跟得那么紧,不是吗?我们甚至都不确定你们能切断星际航线!无论理论是怎么说的,都没有真正实践过,不是吗?如果你引起的恒星骤燃足以烤焦我们的星系,但是不能引发超新星爆发?几十亿人就白死了!如果你不能保证我,嗯,九个小时来完成整颗行星的撤离,那么我就命令在你的飞船能行动之前摧毁它。”

‘不可能世界’上的人都没有说话。

主席一拳砸向她的办公桌。“你听明白了吗?回答我!否则,惠更斯为我见证,我会毁掉你的飞船——”

主席的告解师接住了她昏迷倒下的身体,动作很轻柔。

就连驾驶爵都面色苍白地沉默着。但是,至少是合乎法律和传统的。没有人能说主席的想法是理智的。

屏幕上,告解师低下了她的头。“我会告知市场,主席女士因你们带来的消息而失去理智了,”她安静地说,“并且向政府建言,继续撤离行动,并不要再问你们的飞船其他问题。有没有什么事情是你希望我告知他们的?”她的兜帽稍微转了一下,面向着切嗣,“或者告诉我的?”

有一阵奇异而短暂的沉默,两个兜帽下面的阴影彼此凝视着。

然后:“没有,”切嗣回答,“我想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告解师的兜帽点了点头,“再见了。”

------------------------------------------------------

“弄好了,”飞船工程师说,“我们有一个完整、稳定的反馈回路。”

屏幕上是惠更斯恒星的壮丽景色,这是惠更斯第四行星的主星。上面用合成彩色显示着‘不可能’号正在稳定哺喂的安德森能源循环。

安德森能源令核屏障分解,让恒星内的聚变逐渐增强;而聚变越强,就会产生更多的安德森能源。这个过程一次次循环。‘不可能号’星际驱动器竭尽全力的努力,本来仅仅是轻微地调整巨大能量中的一部分,让它形成一个环,而不是一条线。可是到了现在——

恒星有没有变得明亮了一些?他们知道这只是他们的想象。在普通情况下,光子要花几百年才能穿越出太阳。恒星的核心正在努力膨胀,但是膨胀的速度太过缓慢,不可能逃离这个已经开始的正反馈。

“倍数是一点零五,”工程师说,“现在上升的速度变快了,循环看起来还是稳定的。我想我们可以确定这个工程将会……成功。一点二。”

“测试到星际航线的不稳定性。”感应姬说。

在通向地球的星际航线中,一大批一大批的飞船仍然在逃脱、消失。细微的安德森能量力场仍然连接着地球和惠更斯文明,将会维系到最后一刻。

“呃,如果谁想在我们的最终报告上面添点什么的话,”飞船工程师说,“那么大约还有十秒钟的时间。”

“替我告诉全人类——”驾驶爵说。

“五秒钟。”

驾驶爵一手攥拳,胜利地高高举起,高呼到:“活下去,偶尔不快乐地活下去!”


不可能可能世界’的最终报告

到此结束

------------------------------------------------------

[1]‘闭上嘴做乘法’是理性主义针对人类感知障碍的一个道德概念,《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哈利与赫敏猜测植物有没有自我意识的时候提到过这个概念。比如说,如果你见到一个灾民的惨状感到同情,那么得知有十万灾民的时候应该感受十万倍的同情,无论这多么违背直觉。详见:https://wiki.lesswrong.com/wiki/Shut_up_and_multiply

--------------------------

传送门:[上一章][英文原著][下一章]

翻译: LilyLu

校对: 潜水艇君

评论(18)
热度(47)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