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感受理性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感受理性》

一个关于“理性”的普遍认识是,理性反对所有的感情——我们所有的悲伤,所有的快乐,都因为这属于感情而自动与理性对立。然而很奇怪,我在概率论中找不到任何一条定理,说我应该表现得冷酷且面无表情。

那么,理性是与感情针锋相对的吗?不;我们对现实的模型引发了我们的情感。如果我相信有人发现我死去的弟弟其实还活着,我会觉得开心;如果我醒来发现这其实是一场梦,我会觉得难过。P.C.霍德吉尔曾说过:“能够被真相摧毁的东西就应该被摧毁。”我在梦中的快乐与真实相抵触。我醒来后的悲伤是理性的;并没有真实来摧毁它。

理性始于我们对世界是什么样的寻求,但又像病毒一样扩散到基于我们对世界真相观念的任何想法。你对于“世界是什么样”的想法可能涉及任何你认为存在于现实中的事物,任何无论是否真正存在的事物,任何可归类为“会导致其他事情发生的事物”。如果你相信在你的衣柜里有一只小妖精把你的鞋带系在一起,那么这也是一个对于世界是什么样的想法。你的鞋子是真实的——你可以把它们拿起来。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会伸手把你的鞋带绑在一块儿,那它也一定是真实的,是我们称之为“宇宙”的巨大因果网的一部分。

对把你的鞋带系在一起的小妖精感到愤怒,这涉及到你的心态如何,而你的心态并不完全取决于世界是什么样。打个比方,如果你是佛教徒或做过脑叶切除的患者,甚至仅仅是一个非常淡定的人,发现鞋带被系在一起都不会让你生气。这并不会影响你对世界的预期——你还是会认为,打开衣柜的时候,你的鞋带是拴在一起的。你的愤怒或冷静不应该影响你对此事的最佳猜测,因为你的衣柜里发生了什么并非取决于你的情绪状态;虽然要如此清晰地思考可能要费点力气。

但愤怒的感情与对世界的认识所导致的心态是纠缠在一起的;你生气是因为你觉得有小妖精把你的鞋带拴在一起了。从最初的“小妖精到底有没有把你的鞋带拴在一起”到最后的愤怒,理性的标准无处不在。

变得更加理性——更好地估计世界的模样——可以减弱、也可以加剧你的感情。有时,当世界的模样会引发强烈的情感时,我们会通过否认事实,在世界面前退缩,以此逃避强烈的感情。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学习了理性的技巧,训练自己不要否认事实,你的感情就会变得更强烈。

年轻时,我一直都不确定自己可不可以对事物怀有强烈的感情——它是否被允许,是否合适。我认为这个困惑并不只是源于我年轻时对理性的误解。我观察到,那些连想都没想过要当理性主义者的人也有类似的烦恼:当他们开心时,他们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开心;当他们悲伤时,他们总是不确定要不要逃避这样的情绪。至少从苏格拉底开始,很可能在更早之前,表现得文雅又成熟的方法就一直是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特别在乎某样东西。拥有感情令人尴尬——在文明社会,这个样子就是不得体。你真应该看看当人们发现我是多么在意理性时,他们看我的眼神有多奇怪。我觉得这不是因为关心“理性”太过异乎寻常,而是人们就是不习惯看见心智正常的成年人如此明显地在乎任何事情。

但我现在知道了,拥有强烈的感情没什么不对。自从我开始应用“能够被事实摧毁的东西就应当被摧毁”的原则之后,我也渐渐发现“受事实支持的东西理应兴盛”。当好事发生时,我会开心,我的脑中不会疑惑我的开心是否理性。 当坏事发生时 [1],我不会靠寻找虚假的安慰或一线希望以逃避悲伤。我想象人类的过去和未来,在我们历史中死去的亿万生命,那些苦难和恐惧,对答案的寻觅,血海中向上伸出的颤抖的手,在我们将星辰当作我们城市的那一天我们可能会变成的模样,所有的黑暗和所有的光明——我知道我永远都无法真正理解,也无以言表。抛开我所有的个人信念,我依然会在坦白强烈的感情时觉得尴尬,而你在听我坦白时也会觉得不舒服。但我现在明白了,拥有感情是理性的。 

-----------------------------------

[1] 作者的弟弟于2004年去世,此处链接是他的弟弟去世后与三位朋友之间的书信。

-----------------------------------

翻译:潜水艇君

校对:Ravens,游灵,林海雪原

评论(6)
热度(78)
  1. If Walls Could Talk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能够被事实摧毁的东西就应当被摧毁,受事实支持的东西理应兴盛。”感情亦遵照这个法则
  2. An Exquisite Corpse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拥有感情是理性的”。而这就意味着它需要遵循理性的标准。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