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语义停止信号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四部分:神秘的答案-语义停止信号


孩子问:

Q: 石头是怎么来的?

A:在村子的中心,从石块上凿下来的。

Q:那石块是哪里来的呢?

A:大概是从山上滚下来,立在我们村子里的。

Q:那山是从哪里来的呢?

A:和所有的石头一样:是原始巨人伊米尔的骨。

Q:那原始巨人伊米尔是哪里来的呢?

A:从金伦加鸿沟而来。

Q:从金伦加鸿沟是哪里来的呢?

A: 永远不要再问这个问题。[1]

-------------

考虑关于「第一因」的相似悖论。科学追踪事物的起源直到宇宙大爆炸,不过为什么发生了大爆炸?时间的零点始于大爆炸这个说法没有问题——在大爆炸之前没有时间的正常流动。但我们所谈论的物理规律,其本身高度结构化;它需要解释。物理定律是从哪里来的?你可以说我们都是计算机模拟的,不过模拟是运行在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的物理定律是哪里来的?

说到这,有人说:“God!”

是什么让人——哪怕是一个十分虔诚的人——认为这可以帮助回答「第一因」的悖论?为什么你不下意识地问问:“上帝是从哪里来的?”回答“上帝是自存的”或者“上帝创造了自己”和回答“时间开始于大爆炸”一样。我们是在问最开始这个元系统为什么存在,或者为什么理所当然的是这些,而不是另一些。

这里我的目的并不是讨论与「第一因」相似的悖论,而是想问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God!”这句话可以解决这个悖论。“God!”这句话是属于某个阵营的标志,鼓励人们尽可能这么说——有些人甚至会用它来回答“为什么飓风袭击了新奥尔良?”即使这样,你也希望人们注意到关于「第一因」的特殊谜题,只说“God!”没有用。即使这是真的,也不能使这个悖论看起来不那么自相矛盾。怎么可能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呢? 

Jonathan Wallace 认为“God!”像是一个「语义停止信号」——它并不是一个命题的断言,而像是一个认知上的交通信号:到了这里就过不去了。“God!”这句话并没有解决悖论,就像立了一块交通信号灯,阻止问答链条的自然延续。

当然,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你不会这么干。不过“God!”并不是唯一一个语义停止信号,仅仅是显而易见的一个例子。

那些超人技术——分子纳米技术,高等生物技术,基因工程,人工智能,等等——引出了难以解决的政策问题。父母为他们的孩子筛选基因的时候,政府应该扮演什么样的监管角色?父母会故意选择精神分裂症的基因吗? 如果提升孩子的智力十分昂贵,政府要不要介入,来防止智力精英的出现?你可以列出很多机构来回答这些政策问题——比如说私人慈善机构会为提高智力提供经济援助——不过,下一个显然的问题,“这样的机构起作用吗?”我们可以依靠产品责任诉讼来阻止公司开发有害的纳米技术吗?

我知道有人面对这类问题的回答都是“自由民主”。就这样,就是这样的回答。当你问出一个自然的问题“历史上,自由民主在这类问题上的表现如何?”或者“如果自由民主做了蠢事呢?”就会被打成独裁者,或者极端自由派,要不然就是非常非常邪恶的人。任何人都不能质疑民主。

我曾经称这种思维模式为“民主的神权”。不过,更准确的说法是“民主!”对他来说是一个语义停止信号。如果有人告诉他:“把这件事交给可口可乐公司!”他就要问:“为什么?可口可乐公司打算怎么做?我们为什么相信他们?面对这类棘手的问题他们之前表现怎样?”

或者,假设有人说:“墨西哥裔美国人密谋清除掉大气层所有的氧气。”你可能会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墨西哥裔美国人不呼吸么?墨西哥裔美国人是一个统一的阴谋团体么?”如果有人说:“大公司正密谋着清除掉地球的氧气”,而你不问这些自然的问题,那么“大公司!”对你来说就是一个语义停止信号。

但是这里小心,不要用这种通用方式对你不喜欢的事物提出反对论点——“Oh,这仅仅是个停止信号!”没有什么词语本身是停止信号;问题在于是否一个词语对一个特定的人有效。对某件事怀有强烈的感情并不使这件事成为一个停止信号。我并不完全喜欢恐怖分子或者害怕私人财产;这并不意味着“恐怖分子!”或者“资本主义”对我来说是认知上的交通信号。(“智能”这个词曾经对我有效,但是过去的事情了。)区分一个语义停止信号在于是否能想到下一个自然的问题。

-----------------

[1] 伊米尔(Ymir),金伦加鸿沟(Ginnungagap)均出自北欧神话。

-----------------

翻译:yzhaobk

校对:潜艇


评论
热度(6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