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第八十九章:时间压力,第二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冰凉的蓝火小团小团,紧紧附着在地板上,围绕着一个耀眼的池子,池里燃烧着更致命,更灼热的蓝。

一个狭小的圆圈里,大理石瓷砖被某种爆破咒烧焦了,炸得粉碎,这咒语只有最强大的一年级女巫才能施展,用她最后的力气。

在阳台上,站着一个巨大而粗笨的、暗花岗岩灰色的生物,暴晒在阳光下,仍然在动。它的身体像一块巨型卵石,顶端有个石头一样的头,又小又秃,像树干那么粗的短腿连着一双扁平而粗硬的大脚。它一只手拿着一根巨大的石头棒,棍棒的长宽足有一个成人的尺寸,而另一只手拿着

韦斯莱双胞胎尖叫起来。

哈利的守护神粉碎了。

巨怪喷着鼻息,转过来面对他们,举高大棒,手中的

掉进它脚下漫延开的红色池子里。

此时一个韦斯莱大声喊出个咒语,令大棒从巨怪手上脱落,狠狠砸进了它的脸,令巨怪退后了一步,这当头一棒可能会使一名麻瓜致死。巨怪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它的鼻子被砸扁,血迹斑斑,然而那鼻子重新挺立起来,再生了。巨怪伸出双手在空中挥舞,想抓回大棒,但它迅速飞开了,勉强躲过了巨怪的抓取。

“把它引开,别让它靠近我。”一个声音说。

受漂浮咒控制的大棒从巨怪那里倒退回来,从阳台退到天花板下开阔的地板上;巨怪猛地一跃,差点就够到大棒了。然后巨怪又猛地一跃,因为大棒移动到另一侧去了;扫帚向前移动,哈利跳下来,径直跑向血泊里的赫敏·格兰杰,她大腿以下的部分被吃掉了。

哈利的手撕开从莫克袋里拿出的急救包,扯了条自紧式的止血带,把它们包扎在一条留有参差不齐牙印的残肢上,他的手在鲜血里滑了一下,没有颤抖,它们没有颤抖的余地。止血带形成一个闭合的环带,它强力地收紧,更多的血涌出,但接着那条残肢停止了流血,哈利转向另一条。他脑中的某部分在尖叫,尖叫,尖叫,连他捡起另一条自紧式止血带的那个部分都听见了,但这也是不被允许的。

两位韦斯莱忙着念咒,一个接一个连珠炮似地施咒,这样的战斗六十秒内就能把哈利放倒,有时双胞胎会默契配合,两人同时念出咒语,然而大部分咒语只在巨怪的皮肤表面散裂成了无害的火花雨。另一条止血带在涌出的一阵鲜血中自动收紧时,哈利仰头看到,一对“四分五裂!”/“粉身碎骨!”咒使巨怪脆弱的眼睛爆裂,形成两股玻璃状液骤雨,可巨怪只是再一次地咆哮着,它的眼睛已经开始再生。

“火和酸!”哈利叫道,“使用火和酸!”

“火焰灼灼!”/“火焰熊熊![1]”哈利听到,但他没看,他忙着拿盛满发光橘色液体的注射器,那是氧化剂,他把它从赫敏的脖子注射进去,希望自己找对了颈动脉,让她的大脑在心肺停止工作的情况下也能活下来,只要她的大脑完好无损,其他的一切都可以被修复,魔法肯定有办法修复,魔法肯定有办法修复,魔法肯定有办法修复,哈利将注射器的活塞一推到底,在她脖颈苍白皮肤下,催生出微弱的光辉。继而向下挤压她的胸膛,在她心脏大概所处的位置进行猛烈的胸部按压,希望这样能促使含氧血循环,到达她的脑部,哪怕她的心脏可能已经停止跳动,他没真想过要检查她的脉搏。

然后哈利盯着急救包里的其他物品,试图找找还有其他什么,其他任何能用的东西,他的意识一片空白。他脑海中,遥远角落里的尖叫声在变大,比之前大多了,因为他的手已经停下了狂乱的忙活。他忽然感到身上湿漉漉的,血浸透了他的长袍,漫过了他裤子的膝盖。

在哈利背后,传来又一声巨怪的怒吼,他听到韦斯莱双胞胎中的一个喊“择者现身!”紧接着是,“帮帮我!做点什么!”

哈利扭头看,看到韦斯莱双胞胎之一不知怎的头上带着分院帽,对抗着双手握巨大石棒的巨怪,现在巨怪看上去有些被烧焦了,手臂上有一两道冒烟的伤疤,但仍旧完好无损。

正当时,分院帽发出了一声洪亮的咆哮,似乎震颤了墙体:

格兰芬多!”

一股强劲的力量灼烧着空气,即便是哈利年轻的感官,也能感知到那魔力近乎于有形,伴随着惊诧的鼻息声,巨怪后跃了一步。弗雷德或是乔治,脸上表情古怪,像变魔术一样,动作流畅地把分院帽从脑袋上扫掉,只手从中抽出一柄剑,剑柄顶端镶着一颗光芒四射的红宝石,柄身是宽十字型护手,以发亮的白色金属铸就,剑刃则是与高大孩童等身的长度。宝剑显身时,空气中仿佛充斥着无声的狂怒嘶吼。

剑刃上铸刻着金色字迹,『在他之上,空无所有』。

接着,韦斯莱兄弟之一高高举起宝剑,仿佛那巨刃毫无重量,高喊着向前冲去。

哈利张着嘴,想说点什么,说些长句,比如,不,停下,你不知道怎样用剑,但连一个单音节都没能从他嘴里蹦出,宝剑就将巨怪的右臂齐肘砍下,切穿皮肤,血肉,骨头,如割果冻;与此同时,那根早已挥出的石棒,砸在冲锋的韦斯莱身上,将他撞飞,穿过大理石地板上空,越过他们骑扫帚而穿升的出口,直到那位韦斯莱撞上了另一侧的墙壁,轰然倒塌在地,一动也不动。

夺目的宝剑掉进了地板上的出口,消失无迹,随着它跌落,远远传来咔嗒声响。

“弗雷德!”乔治·韦斯莱惊叫道,然后他高喊“呼呼神风!”

一阵无形的风抓住巨怪,猛地将它侧掷出去,扔到空中。

“呼呼神风!”

巨怪再次被击中,被刮到地板边沿,那通往下方的出口旁。

“呼呼神风!”

但巨怪已经向下抠住了地板,仅剩的那只手将大理石地板攥得嘎吱作响,试图牢牢抓作依傍。第三轮强风使巨怪的身躯掉下出口;可它的手仍旧抓着边沿。然后,巨怪单手引体,将自己拽回地板上,咆哮声轰鸣怒狂。

乔治·韦斯莱步履蹒跚,摇摇欲坠,手垂落在身侧。“哈利——”这位韦斯莱勉强说道,“快跑——”

这位还没倒下的韦斯莱往旁边踏了一步,身体倚墙滑下,跌在地上。

时间在哈利脑中断裂,他周围的世界似乎缓慢移动,变形,或许是他自己的意识正在扭曲,折叠。他本应动一动,做些什么,但一阵奇怪的麻痹突袭了他的肌肉,令他动弹不得。没时间废话,思绪中电光般闪过一堆念头:如果哈利逃开,巨怪会像吃了赫敏一样,也吃了韦斯莱兄弟,如果游走球无法杀死巫师,那么弗雷德应该还活着,韦斯莱兄弟是比他更强大的施咒者,连他们都他们无法阻止巨怪,时间不够变形出他手头没有的东西,巨怪似乎很敏捷,不会被引诱到阳台边沿,从霍格沃茨城堡的边缘掉下去,把巨怪当谋杀武器的人施过魔法,使它不再害怕阳光,或许还增强了其他方面的力量。随后,他脑中浮现出赫敏逃离巨怪的画面,她跑向阳光,巨怪紧追其后,最终她跑上明亮的阳台,却只是发现其他人早已考虑到了这个可能性。

他心中尖利刺耳的恐惧被另一种情绪淹没。

哈利站了起来。

房间的另一端,敌人同样站了起来,被宝剑砍伤而无法再生的胳膊仍然血肉模糊。

杀戮意向

巨怪剩下的那只手抓起掉落在地的大棒,发出巨响的怒号,将大棒砸向地板,溅起乱飞的大理石碎片。

纯粹地想要杀戮

巨怪开始笨拙地向乔治倒下的方向移动,嘴里垂下一细条口水。

尽一切办法杀了它

哈利向前迈了五大步,敌人发出又一声咆哮,从乔治那儿转过身,眼睛聚焦,直直地盯着他。

撤销屏蔽,不要犹豫

自然界中第三完美的杀人机器跳跃着向他袭来。

杀戮。

哈利左手已握住他戒指上变过形的钻石,右手已握住他的魔杖。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哈利的魔杖将那枚小巧的珠宝送进巨怪口中。

“咒立停。”

石头膨胀到它原本大小时,巨怪的脑袋从他脊柱上掉落下来,哈利往旁边一退,敌人的身躯在他原来站立的地方轰然倒地。

敌人的头已经开始再生,下巴和脊柱上参差不平的断面正在痊愈,嘴巴在自我修复,牙齿也正被替换成新牙。

哈利弯下腰,拎着左耳拾起巨怪的脑袋。他的魔杖捣进巨怪的左眼,插入胶状物质,戳穿头骨上的宽眼窝。哈利在敌人的大脑里具象化了一个一毫米厚的横截面,把它变作了硫酸。

敌人停止了再生。

哈利把尸体扔出了阳台边沿,返回赫敏身边。

她的眼睛动了动,聚焦在他身上。

哈利急忙在她身旁蹲下,不顾鲜血再次浸透了他的长袍。你会没事的,他脑海中组成了这句话,但他的嘴唇却动弹不得。你会没事的,我们会找到某种魔法治好你,让你变得和平常一样,就坚持一下,别——

赫敏的嘴唇动了动,很轻微,但它们确实在动。

“你的……错……”

时间冻住了。哈利本该告诉她别说话,省点力气,只是他无法张嘴。

赫敏又吸了口气,她的嘴唇轻声喃道:“不是你的错。”

然后她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哈利半张着嘴盯着她,他的呼吸梗在了喉咙里。

“别这样。”他说。他只不过晚了两分钟。

赫敏突然抽搐起来,她的胳膊颤搐着伸向天空,仿佛要去够什么东西,她的眼睛猛地再次张开。一股不止是魔法的东西,一声比地震轰鸣更甚的呼喊,涵盖着数以千计的书册,一千座图书馆,全部被一句呼喊诉说着,那就是赫敏;太浩瀚以至于无法解读,哈利只是突然意识到,赫敏摆脱了痛苦,她很高兴死时并不孤独。有一会儿,释放出的魔力仿佛会停驻,扎根于城堡的石块中;不过紧接着魔力释放停止了,魔法消退,她的身体不再动弹,一切动作都停止了,因为赫敏·简·格兰杰,不复存在了——

不。

哈利从尸体旁站起来,摇摇晃晃。

不。

一簇火焰生起,邓布利多站在那里,肩上停着福克斯,他的眼中满是惊惧。“我感受到了一个学生的死亡!什么——”

老巫师的眼睛看到了地上的一切。

“噢,不。”阿不思·邓布利多喃喃说。福克斯发出一声悲伤,凄绝的哀吟。

“带她回来。”

阳台上陷入了一阵沉默。弗雷德·韦斯莱随着邓布利多魔杖的动作升到空中,向他们漂浮而来,周身环绕着令人安心的粉色光芒。

“哈利——”老巫师开始说话。声音沙哑破碎。“哈利——”

“让福克斯在她身上哭之类的。快点。”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极其平静。

“我,我做不到,哈利,太迟了,她已经死了——”

“我不想听见这种话。如果躺在那儿的是我,你就会像变戏法那样救我的命,对,因为故事结束前,主角不许死。好吧,她也是主角,所以无论你为这类极端特殊的场合准备了什么,尽管来吧,现在就用上它。我保证我会报答的。”

“我什么都做不了!她的灵魂已经逝去,她已经走了!”

哈利张嘴,想要大叫出他所有的愤怒,然后又闭上。叫喊没有任何意义,无法解决任何事。他身体中升腾的难以承受的压力,无法通过它排解。

哈利离开邓布利多,低头看着血泊里赫敏的残骸。他大脑的一部分正锤打着他周遭的世界,试图让它消失,从噩梦中醒来,发现他回到了拉文克劳的寝室里,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然而鲜血仍然存在,哈利没有醒来,他的另一部分已经明白了这就是现实,是那个满是缺陷的世界的一部分,有着阿兹卡班和威森加摩议院和

分裂的感觉袭来,仿佛他身边的时间仍然被撕裂成碎片,哈利转身背对邓布利多,低头看着血泊里赫敏的残骸,大腿的残肢上系着两条止血带,他决定

不。

我不接受这种事。

没有任何理由接受这事,尤其是这个世界存在魔法的时候。

哈利将会去学习任何他需要学的,发明任何他需要发明的,从黑魔王的脑袋里撕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知识,探索亚特兰蒂斯的秘密,打开任何一扇门,破除任何一道封印,寻找所有魔法的根源,重新设计。

他将扯开现实本身的根基,把赫敏·格兰杰带回来。

---------------------------------------------------------------

“危机解除,”防御术的教授说。“你可以下来了,女士。”

特里劳妮一直坐在他身后,那柄两座式的扫帚刚刚燃烧着穿过霍格沃茨,径直烧毁了挡他们路的一切墙体和地板,她仓促地下来,重重地坐在地板上,仅与墙上新被制造出的裂痕那红光闪耀的边沿一步之遥。女人仍旧粗喘着呼吸,弯着腰,濒临呕吐,仿佛要吐出什么比她大的东西一般。

通过两人之间的连结和魔法的共鸣,防御术教授感知到了男孩的惊恐;他意识到那个男孩搜寻巨怪,并找到了它。防御术教授曾试着送去一波撤退的冲动,催促男孩披上隐形衣逃走;但他从未做到通过共鸣对男孩施加影响,这一次同样也没成功。他感知到男孩将自己完全交付给了杀戮的意图。就是这个时候防御术教授开始焚烧构成霍格沃茨的物质,试图及时赶上那场战斗。

他感知到男孩几秒内消灭了敌人。

他感知到了男孩因朋友之死的伤悲。

他感知到男孩把愤怒的矛头指向某个令人厌烦的东西,很可能是邓布利多;接着是一股未知的决心,其固执的坚决连他亦觉得足够。幸运的话,男孩刚刚抛弃了他愚蠢的小顾忌。

没有任何人看到,防御术教授的嘴唇弯曲成一个微笑。尽管有些小波折,但是从总体上来说,今天真是个出乎意料的好日子——

他在这里。那个会撕裂苍穹中星辰之人。他在这里。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终结。”

-----------------------------------

[1] 这里的咒语原文为 Incendio,动词形式,88章的同词根咒语原文为Incendium,名词形式,经讨论统一翻译成“火焰熊熊”。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Arcturus

校对:LaNieve,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106)
热度(109)
  1. 喵苏鲁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