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中文粉丝站点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为何寻求真实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为何寻求真实?以及……》

博客克服偏见下有些评论谈到了为何要寻求真实(幸好没多少人问我何为真实)。我们将想法纳入理性框架(它决定了既定思维模式的优劣)的动机,正是始于探索真实的初心。

有人说,“好奇是第一美德。”好奇心的确是探寻真实的理由,虽说可能并非唯一,却有着独特而崇高的纯洁性。如果你是出于好奇寻找真实,那你将根据个人喜好来决定解决问题的优先顺序。更棘手的挑战,虽意味着更大的风险,却比简单的那些更值得努力,纯粹因为它们更有趣。

我估计有人会反驳说,好奇是种情绪,因而并不理智。如果某种情绪是基于错误的信念,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基于非理性的认知行为,那我会认为它是不理性的。“如果拿冷熨斗靠近你的脸,你却坚信它是烫的,现实就会与你的恐惧背道而驰。反之,如果你以为它是凉的,但实际上是烫的,你的淡定就会被现实打脸。”如果情绪源起于正确的信念或者理性认知思维,它就是“理性的情绪”;这种想法的优点是视冷静为情绪,而非有特权的默认状态。如果人们觉得“情绪”和“理性”是对立的,我猜他们其实想说的是一号系统和二号系统——快速感知判断和慢速慎重判断。慎重判断并不总是对的,感知判断也不总是错的,所以我们应该注意区分二者与“理性”的关系。两个体系都可以帮我们寻求真实,或有悖于真实,这取决于你如何利用它们。

除了纯粹的好奇情绪,还会有哪些渴望真实的动机呢?嗯,你可能会想完成特定的现实目标,譬如造架飞机,因此你需要知道关于空气动力学的真实。或者更俗些,你想喝巧克力奶,得知道附近的超市有没有,好决定你该去哪儿买。如果这是你寻求真相的理由,那么你解决问题的优先程度反应了信息的利用价值——得到的答案在多大程度上会影响你的选择,你的选择又有多重要,以及你有多希望找到能改变你默认选择的答案。

仅仅因为实用价值而追求真实似乎不纯粹:我们寻求真实不应该是为了真实本身吗?但这样的实用性研究却是极重要的,因为它们提供了检验真实的外在标准:如果飞机坠落了,或者你去超市没买到巧克力奶,那么意味着有地方出了问题。你得到了反馈:哪些思维方式有用,而哪些没有。单纯的好奇是很美妙,但三分钟热度一过,可能就等不到你验证答案的时候。人类情绪之一的好奇心在古希腊之前很久就存在。但特定思维方式所展现的操控世界的信念,才真正将人类引上了科学的道路。若仅仅为了满足好奇心,篝火边盘旋的神话和英雄传说同样可以,也没人会觉得它们有问题。

那么除了好奇和实用主义,还有其它寻找真实的动机吗?我能想到的第三个理由是道德:你坚信探求真实是高尚,重要且值得的。虽然这样的想法也暗含了真实的固有价值,但它与好奇心截然不同。你好奇藏在窗帘后的是什么,不等于坚信自己有去看看的道德义务。对于后者,你更有可能觉得别人也有义务去那样做,或是谴责他人的视而不见。因此,我也会说“道德”是一种认为寻求真实对社会有实用重要性的信念,因而是所有人的义务。在此动机下,你会优先选择更重要的真实(而非更有用或有趣的);或取决于在何时何境,你寻求真实的道德理想是最强烈的。

我常怀疑道德可否作为追求理性的动机,并非我否认道德理想,而是因为它会带来一定的问题。若是当作道德义务,一不小心就会习得错误的思维模式——舞蹈中危险的错步。想想星际迷航里的史波克,一个不成熟的理性形象。史波克的情感状态总设为“平静”,即便非常不合时宜。他常常给根本没有校准的概率附加很多位有效数字(譬如,“船长,如果你直接将企业号驶向黑洞,那么我们存活率只有2.234%。” 然而十有八九企业号都不会被毁。是多可悲的傻子才会给偏差了两个数量级的概率加四位有效数字啊?)。然而这个喜闻乐见的画面却被很多人奉为理性之圭臬——那他们不全心信奉理性也就不足为奇了。视理性为道德义务,就是可怕地将它限制为武断的部落风俗。当人们得到错误答案后,便愤慨地捍卫自己的劳动成果,而不是从错误中吸取教训。

然而,如果我们想要提升理性思维技巧,超越狩猎采集时期的行为标准,我们就需要仔细考虑那些关于如何理清思考优先级的信念。当我们为自己写下新的心理程序,它们首先在二号系统——慎重判断系统中运行,然后慢慢地(如果可能的话)转变为一号系统的神经回路。因此,如果说有什么我们想要避免的思维,比如说偏见,最终会在二号系统中被呈现为需要避免的思维方式。

如果我们想要真实,最有效的获取方式是通过特定的思维方式——理性的技巧,其中就包含了克服偏见这一障碍。

---------

翻译:糖颗颗

校对:潜水艇君

评论(3)
热度(36)

©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 Powered by LOFTER